兰语悠悠
兰语悠悠
翠条多力引风长 点破银花玉雪香 韵友自知人意好 隔帘轻解白霓裳
 

2006-7-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曾看过一档名为“一字值千斤”的娱乐节目,先让选手玩“石头、剪刀、布”的游戏,再让赢者按词语填写一个空缺字,胜者获奖金千元。节目很受欢迎,观众也从中学到不少知识,因而参加者踊跃。有一女孩因老出石头剪刀第一轮就输掉了游戏,很不好意思,主持人却风趣地替她解围:女孩子是不是都爱撒娇啊,习惯抡一双粉拳边在爱人肩上乱捶,边娇嗔道:嗯,你真坏!没想到他的搭档一唱一和地接下去帮了一腔:也有河东狮吼的女人,看爱人睁大眼睛盯着漂亮女人,边伸出食指、中指做成剪刀状直刺男人那双色眼,边恶狠狠地嚷着:哼,让你色!看到此,我忍不住笑了,暗暗佩服主持人的即兴诠释,于是,一下子女人的手游戏仿佛在眼前演变成了一场幽默剧,与她们用十指在钢琴键上眼花缭乱地弹出优美的琴声相比,似乎更生动更富有生活气息。对于从没有注视过女人的手游戏会富有如此的内涵的我,隐约觉得从此以后决不可小觑自己的那双手了。

说实话,我小时候对玩“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农村的小孩更注重生活能力的“游戏”,比如,用双手在河床边沿摸田螺,去山上打猪草,农闲季节帮大人打草鞋、拧草要子,甚至学纳鞋子、做针线活等,那双稚嫩......


孤吟笔 发表于 2006-07-29 09:49 | 正常 | 分类:傻笑一回 | 评论: 0 | 浏览:595

2006-5-28 星期日(Sunday) 晴
“中国人之所饮者为淡茶,所食者为淡饭,而加以疏菜豆腐,此等食料,为今日卫生家所考得最有益于养生者也;故中国穷乡僻坏之人,饮食不及酒肉者,常多上寿。”,国父孙中山先生一生倡导素食,他于六七十年前已经对饮食的见解是如此地正确、精到而深刻,我不是素食广义者,浑浑噩噩地吃到现在,直到前不久去了一趟山西,狂吃了一周的面食后,猛然有所觉醒:世上不止鱼肉味甘,这清汤白面、生菜拌醋也一样地润肠养颜,令人神清气爽!

近年来,我越来越喜欢鱼肉之类的菜肴,这源于小时候家境的清贫。记得上学时带的咸菜,一周之内吃三罐头瓶,发霉后蒸了再吃,眼泪涮涮往下掉,和着饭粒扒进口里,食趣全无,心里暗暗地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报仇血恨,吃尽天下所有美食!于是乎,许多如我一样脸蛋呈菜色的乡下妹子面壁苦读,终于跳出了“农门”。但长期的菜色面容不是说变就变得了的,与朋友常开玩笑:茄子长蔫了,错过了生长期,再怎么施肥也是矮人一等的次品。有时也对父母嚷嚷退货,让自己重新来过,也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其实,谁都明白货是退不了了,那就只好退而求其次,踏踏实实地过好每一天,想吃嘛就吃,不再委屈自己。
......


孤吟笔 发表于 2006-05-28 23:43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52

2006-5-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时隔二十几年,我居然不知道眼前那一串串像银链,似玉朵,随风飘出淡淡清香的精灵儿就是槐花。五月,不期然走近数有“五岳之首”之称的泰山,一股股香气从车窗的缝隙使劲地涌了进来,触及人的鼻息,好奇地推窗寻源,只见蜿蜒崎岖的山路两旁耸立着无数颗大树,树间挂满凝脂般白色的“风铃”,嫩绿的树叶只是作为陪衬,间或,阳光会随枝叶的摆动颤抖着轻轻碰一碰那一串串玉朵,躲开,捉迷藏似地再碰碰另一串,惹得蜜蜂在花丛中嗡嗡乱窜,此间,暗香浮动,整座泰山好像都被花香浸润了。

这是什么花?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猜测着。
是槐花。本地导游肯定地作答。
我猛地想起中午就餐时就有一盘叫做槐花的菜,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我小时候在老家庭院见过的花,父亲也曾经说它可以用来充饥,并在我们睁大溜圆的眼睛求证时,父亲试范似地摘下一串送进嘴里,一会儿功夫就咽到了肚子里,感觉十分地奇特和佩服。
在我学会做饭后,咸菜和青菜实在吃得腻味了,那是麦子黄了的季节的一天,我去了后院喂鸡,一抬头,发现像挡风墙一样护卫着的这个农家土舍的槐树又是一片浓郁,那些缀满枝头的槐花庄雅素洁,飘散出淡淡清香,构......


孤吟笔 发表于 2006-05-24 00:27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696

2006-5-12 星期五(Friday) 晴
刚操起锅铲准备晚饭,小妹打来电话,很兴奋的样子:“姐,你那时得的是胃肠官能症知道不?我可能得的是心脏官能症”。我一愣,不用问,生病在家的妹妹肯定又在查自己的病因了,如我前几年经历的一样,睡不着,还不断地捣腾自己直至精疲力竭,痛苦异常。

小妹是家里女孩中最小的一个,从小开朗、好强、泼辣、善良,根本看不出像我那样地多愁善感。今年清明节回家,大家都去给姥姥上坟,偏就少了她,不,好像每年都不见她的身影。我就笑她爱记仇,老人家都死那么多年了,她还常提起姥姥不喜欢她的情形,“她骂我死太婆,我就回敬她老妖怪”,她笑着唠叨道。80多岁的姥姥喜欢男孩子,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我们姊妹几个在家是夹缝中生存的花儿,待遇是差了点儿,可没让挨饿就行。姥姥有姥姥那个时代的观念,一辈子没儿没女的她对待抱养的妈妈也是苛刻异常的,但她也很善良,尽心尽力地将我们几个抚养长大,直到最后一刻也没能过上好日子。老人是爱我们的,小妹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只是她那有时候表现出来的特立独行的个性,带有几分顽皮,也附有几分犀利,让人恨的牙根痒痒,但又无可奈何。她见我们一窝蜂地起身去祭拜姥姥,冷不丁在你身后笑嘻嘻......


孤吟笔 发表于 2006-05-12 16:05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434

2006-4-10 星期一(Monday) 晴
我总记得钱钟书先生的那句“春天从窗外进来了,人在屋子里坐不住,就从门里出去”的话,感觉十分平实可信。当真地,我确信自己是行走在了那条闭着眼睛就能行走自如的故乡的路上了,心又开始驿动起来。满眼的黄色,四溢的清香,蜜蜂在其间嗡嗡乱叫地忙碌……一下地,家乡又一次幻化成了一幅熟悉的动感画,金黄夺目,那种强烈的色彩,那种扑面而来的恢宏气势,温润也似乎随着田野流淌。每一次,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揉揉双眼,想将眼睛擦亮些,急切地去触摸它的真实。

 只有回到三月的故乡,才会令我迷失在油菜花那醉人芬芳中。还是儿时的早晨,上学路上,寂静、萧索的田野一夜间突然丰满靓丽起来,脚下伸过懒腰的茅草舒展开嫩绿的小胳膊,没舍得抖落下身上的露珠儿,不知是不是被铺天盖地的菜花香所陶醉;初升的太阳也许是因为惬意的凉风的缘故,默契地故意慢慢释放出丝丝暖意,不急不缓地在那黄色的画面上悄然著色。中午,也是这片田野,一人多高的油菜花儿簇拥着田间小道,小小个头的伙伴们几乎淹没在了金黄的海洋中,那黄,因阳光的普照炫丽得令人眼花缭乱,配上蜜蜂的嗡鸣声,小伙伴们平日叽叽喳喳的戏闹一下子不见了,难得将这一路的嬉......


孤吟笔 发表于 2006-04-10 21:06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26

2006-3-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前天受儿子的班主任之邀,居然紧跟渔渣之后去了同一个学校“做秀”。当然,我是无名之辈,无“烦死”之扰,似乎不该有什么顾虑。然而,“感恩”的话题在外出开会时就随老师的一句“拜托了”扰得我几天不安,终于在去学校的头天晚上,我洋洋洒洒地在笔记本上敲完最后一个句号后,大吼一声:Thanksgiving(感恩,讲话题目),想想,明天得要过一回老师瘾,而且带着笔记本去,还是蛮惬意的。

 "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这是唐代诗人王维的著名诗句,动静相衬,有声有色,悦于耳而美于目,极富意境美,实为千古佳句。突然想起这句诗并非偶然,看过每晚央视十频道《百家讲坛》后,简直对全国顶级教授们渊博的学识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那感觉真是如临诗的优美意境中,羡慕之余,“恶奢”地感慨:可怜我的教师梦啊!

 从走上讲台的那一刻起,我一直微笑,得意地。

 “大家好!”我边打开笔记本,边跟少男少女们套近乎。

 齐唰唰的眼光聚焦在讲台上,我知道让他们倍感兴趣的并非是我,而是我放在讲台上的那......


孤吟笔 发表于 2006-03-23 12:41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93


页码:1/-38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