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 一 游         


<< 2017 九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25547 次
    • 日志: 141篇
    • 评论: 683 个
    • 留言: 5 个
    • 建站时间: 2005-5-20
    博客成员


    2010-1-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去年的一天,与菊菊闲谈,说起淘宝购物,我说一直想买一件品质好直身简洁的黑大衣。菊也热心,替我从她买过的店里挑了几件,我要不嫌口袋显形,还几个;要不嫌领子太大;要不嫌式样大得夸张,我需要合身的;要不嫌毛领拆不下来,我可以不要毛领;要不嫌风格甜美。菊那么耐烦的人,可能心里也觉得这家伙太挑剔吧。
    于有些时有些事,我是有些大大咧咧的,不肯精细地计较,所以有些人会惊觉,原来这个人还有另外一面。但另个时,我是有些宁缺勿滥的人。过了一年多,我仍没买到我想要的大衣,当然我也没有刻意去找,大衣其实穿的时候在南方也少。早一向菊又跟我说起大衣的事,亏她还记得,这世上有心的人总是有的。给了我几个样子,说她买了其中一件,上身很不错。样子确实还不错,但没黑的。而且我还是觉得空空的样子,我可能撑不起来。菊说她也瘦。但我还是放弃了,只是心里有点愧疚。难为菊了。
    
    有一天,偶尔去我以前买过几次的著名秒杀店逛了一下,正好有上新的预告,有件日系大衣除了价格高之外,除了是灰黑不是纯黑之外,其余全符合我的想法。叫玉也去看了下,她也说要一件。到第二天上新时,我准时蹲守,差一两分钟时,就刷呀刷呀的,还终于成功地秒杀了两件。等我秒杀完,我们要买的规格已没了,我留意了下其余的几种规格,全没了,总共有八十多件。前后应该不到一分钟,不得不叹这家秒杀店的著名。我看了下,拍这件衣服黄钻的多,有些居然是四黄钻了,我也就连带着有些成就感了。拿到手后,跟图片一模一样,做工与品质优良。试一下,既无惊喜,也无失望,就是本来的样子,是那种穿着也不会叫人发现是新衣的样子,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我姐说,你穿到八十岁都可以,意思是嫌我买衣太老气,太不时尚。夏天时,穿了件黑色的香云纱连衣裙,也被她嘲笑可以穿到八十岁。每次都会说你能不能穿点有颜色的衣服。打开柜子,我有颜色的衣服确实比较少,黑呀灰呀咖呀米呀占了大半大半,但我穿艳色,走在人群中,会不自在的,没法子。我是个有些自卑的人,就想融入人群中,谁也看不见我。
    
    向菊报告,我已买到了大衣,省她老为我挂心。她一看链接,留给我的话是“靠,这么贵”。菊的文字别人形容是从井水里拎出来的,原话不是这样的,可能是雪洞冰洞之类,那个比喻很得我心,觉得说到点子上了,可见其文字的干净与不染一尘,哪像我随便怎么写,都是满面烟火色。如今,这么一个人却忍不住说粗话了,照见我的奢侈,反省了一下,回她,是我发了个神经才买的。
    

    朱青桐 发表于 2010-01-06 14:25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1444 |

    2009-12-13 星期日(Sunday) 晴
    
    8号,昙花来长公干。到长沙已下午三时许,俩人短信来短信去,她想不耽搁我上班,要来就我。我则不忍她大冷天的坐车碾转,又人生地不熟,坚持我去长沙,也是四五年不见了。遂与江月说知。江月说股市已散,心已安,可去宾馆接了昙花,看看桔子洲头,叫我尽可慢慢坐车来。
    打车回家的路上,恰好司机听我说要去长沙,给我一张名片,说是可拼车去长沙,还到指定地接的。回家取了些东西。打电话,结果等了半个小时,司机才来。又结果,还得另外接俩人,恰俩人各在城中的南与北。城内就转了一个小时,哪顾得我这厢心急如焚。再结果,还不走高速,又是一个小时有多。早知如此坐个大巴,不到一小时的事。七点钟,才在火宫殿与昙花、江月会合,昙花还差不多是老样子。俩人已吃了两份臭干子,还有两份葱油饼,只是一直等我,就没上菜。再上了一份葱油饼,好多年没吃过做得这么地道的,是小时记忆里的味。我试了臭豆腐,惊叹于昙花吃辣的本事,反正我是嫌辣,只能浅尝。当年她来时,湘地流行剁椒鱼头,她也吃得满口欢喜。江月点的几个菜倒是照顾外地人口味,又有湖南特色。我其实很佩服她,一个女子行止如男人般爽利,又不失女人的体贴周到。
    吃完,江月考虑昙花一路奔波,提议洗个脚,舒服一下。我说几个女人跑去洗脚,也不是太有意思的事,昙花马上附议。江月又说去尚书房喝茶,恰好也在河西,说是那个茶馆如何如何的独具一格。她开车,我和昙花坐在车上呱啦呱啦说个不停。到宾馆附近,江月忽然说,她已离文字越来越远,不如还是你们俩聊天,不去尚书房了。江月从来是个大忙人,做什么事都很投入,炒股也炒得像模像样,晚上还得复盘。所以也不想拖累她了。
    和昙花抵足而眠,联床夜话,好象有一辈子的话可说。她同屋是晚上十点来的,也是昆明的,见着我们,很是羡慕,还可以有这样好的朋友。
    
    9号,昙花开会。上午,我在屋里看书,喝茶,等她。那个宾馆在岳麓山脚底下,颇安静。中午,带她与同屋,游岳麓山。看了爱晚亭,可惜枫叶已红过了,不过仍美。亭子里坐着一个算命看卦的,时不时叫人几句,招揽生意,但游人仍没有拢他身的。看了书院,我一直喜欢书院,古树参天,沉静而大气,黄的落叶盖了一层在玄瓦上,也别有意境的样子。快三点时,昙花去会上点卯。我则回家。明日会上组织去韶山,我可以再上一天班。
    
    10号下午3点,昙花仍没拿好主意到底怎么办。快三点时,才说跟与会的同志们去岳阳。我跟她说岳阳于外地人来说确实是名气大,但冬天去,大块湖面成了湿地,八百里洞庭不知能余下多少。而且岳阳冬天给我的印象是阴晦寒冷的。我不大乐意她去,怕她失望。而且上次来,因为是节日,只与她走了些冷门的地方,没陪她去凤凰一直有些遗憾。便极力劝说她去凤凰,她经不起我舌灿莲花,终于动心。于是马上要江月替我们订晚上的票,江月这方面的能力确实不容置疑,而且难得她热心。
    晚上又赶去长沙,到时已近九点。我本来可以在我这上车的,但我不想丢着昙花一个人在异地上车,我觉得有我在,她会安心一点。夜里睡在车上竟然很安稳,我自己都要佩服自己,随便哪里,都可睡得好。
    
    在凤凰的两天一切很顺利。几乎没等过车,都是上车就走。住的客栈是沱江边上的,推开门,阳台里一河沱江两排吊脚楼,凤凰风情尽收眼底。吃的饭店,都是有黄永玉撰联的,小小门楣,几多故乡情义。饭馆也对得起黄老,果然物美价廉。一路上遇到的人都是厚道人,好心人特别多,我还认了个老乡,其实是宁乡的,昙花直赞凤凰的人情味很足,让我也很觉脸上有光。凤凰来过几次了,却是第一次冬天来,冬天有冬天的美,淡季其实更能从容领略,烟雨更添一份悠闲。我们在凤凰呆的两天,几乎没有急匆匆过,只是要是昙花的时间还能多出两天,哪怕一天,我会陪她去菜场去把那些平常人家的巷子都走一走,甚至还可去山江赶集,赶边边场也好呀。
    
    13号,火车清早过我城,天未亮。昙花一直劝我下车吧下车吧。我自是不肯,我怎么能在大清早里把她一个人丢在长沙城里?
    俩人在杨裕兴吃早点,离江月约的时间到了,出门,风大,站在人行道上避无可避,大清早的商铺多还关着。连我这本地人都有些觉得像流浪汉了。又跟昙花说,还是进杨裕兴吧,再随便叫个粥什么的,赖着等江月打电话吧。果然江月电话来了,说是临时加油,特意叮嘱我叫昙花不急,肯定不会让她误机。江月的周到,总是在细处。
    去机场,因为路边不方便停车,只在门口就告别了。等昙花一转身,我还是忍不住湿了眼睛。凤凰终去了。只是这次仍没能陪她去马王堆,昙花与江月都说,留点遗憾,下次再来。只是这一分手,下次可能又得四五年了。
    

    朱青桐 发表于 2009-12-13 20:37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846 |

    2009-12-7 星期一(Monday) 晴
    
    接玉电话,只说这么好的太阳,呆在家里很可惜。我说去哪呢。她说要不去南岳,我嫌太远,晒太阳还要跑那么远,多累。俩人想不起去哪,她又电话红,红说干脆到我家附近找一个有山的地方就行。
    
    三人会齐,买了甘庶,买了热咖啡,买了吊瓜子,买了南桔。我带她们去一个在建的公园,山其实不高,只有点山的意思。树林子里有有谈情的年轻人,也有将棉袄挂在树上锻炼的老人。却很安静,阳光安静地洒得满山满野。
    找个有阳光又有树荫的地方,坐下来。仨人嗑瓜子,还可以肆无忌惮地咬甘庶,说着以前。记起以前去一个公园拍照的事,那个时我有件黑白格子的呢子衣,样式很文艺,仨人轮流穿着照相。为了照得好看一点,仨人躲在花坛后,抹口红,给一个路人撞见,羞得一个个成了关公脸,待路人一走,仨人又笑作一团。我家里还有一些仨个女孩子仰着无比年轻的脸傻笑的合影。后来玉的男友将一张合影带在寝室里,说他有个同学想认识我。我那时年少,免不了对同龄的男孩子有些轻看,自然没有后文。其实他和玉最终也没能成眷属。
    这样老的朋友,什么都可以扯,想到哪说到哪,阳光又恰恰好。仨人脱了外套,从阳光下转移到树荫下,坐久,又从树荫下转移到阳光下。不知怎么说到衣服,玉要买件打底的毛衣。我说她肤色白,穿秋香绿的肯定很衬。她俩都不知道秋香绿是什么颜色,我也形容不出,指着阳光照着的树叶,这个就是秋香绿,不是单纯的黄也不是单纯的绿,也不是春天的绿,是秋天的绿(当然南方的初冬也算),那个绿还得是有阳光照着的。红笑说我们也是秋香绿的年纪了。红一向比我和玉乐观外向,其实在心底,我对自己定位的颜色还要更沉着一些的更没有色彩的也更是与香味无关的。
    
    仨人七七八八地扯谈,几个小时水一样就流走了。我说带她们去河边看一个正在修建的庙,庙叫资福寺,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了。民国时曾部分毁于战火,如今重迁于河边。三人步行而去,若在平时,几个人都是懒得走一步的人。这样好的阳光,不走走,简直就是辜负。资福寺已修了几进,路上遇着几个师傅。一个很英俊,一身玄衣,拿着手机边发短信,边往河边走,河边的风将他的衣角吹得微微而动,更显得玉树临风,他的短信是发给女孩子的?他的年纪可能就与我们抹口红照相时的年纪差不多吧。一个师傅普通话说得非常标准,听不出哪里人。我们指着墙上挂着的“止单”,低声讨论,他过来跟我们解释什么叫“止单”,意即寺庙额满,不接受云水僧投宿。又拓开来跟我们说“挂单”、“安单”,很热心与耐心的一个人。寺庙工程未完,堆着很多大树兜,有几个足有五六人环抱之大。师傅告我们,用来雕佛像的。并指着前边的庙说你过去看看,那个大佛像就是整木雕成的。
    再往前走一进,庙门重锁,门侧靠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了些弘扬佛教类的书与碟,我们凑近看。一个老一点的师傅端着一个饭钵过来,我瞄了眼,好象是青菜粥。他颜色和悦,声音怕是吓着人似的,你们尽管看尽管拿,都可以带回去的。红说不要钱?他笑笑,是不要钱的。然后拉开抽屉,再给我们推荐一些,这本很不错,看看。这本也很不错,值得看的。其意殷殷难却,各自拿了一些。我更是挑到一本写有工整笔记的心经阐义,有人曾来过,我或许可以由此知道些另个陌生人的心里,读时感觉会不一样。
    仨人有些不好意思,捐了些功德。绕到最后一进,是方丈的修行之所,自然止步,气都不敢出粗些。我不信佛,但我尊重一切由衷的信仰。
    
    出了庙门,是晚饭时。带她们去一家鸭子做得很出名的家常小店去吃饭。这个店是几个下岗的中年妇人所开,几年做下来,门面仍然家常,却名声在外。所有去吃饭的人,鸭子是必点之菜。砂锅炖的,切得大大的块,又香又烂又入味。比我做的鸭子要好,其实我做鸭子用心点,也大不差的。其它菜炒得也好,就是家里的好。菜一上桌,俩人大夸,说小菜有乡下小菜的味道,鸭子就更不用说了。俩人问店家要名片,店家说没那个东西,各写了张电话条。店虽小,但妇人们个个干净素利,周到热情,是贤妻良母日常的训练有素。看着她们,很叫人愉悦。劳动的妥帖与欣悦尽在其中。
    
    三人撑得不能再撑,又走路一圈。陪红去商场买了双反皮休闲鞋,式样简洁,穿在脚上很干净的样子,其实是我喜欢的。红一向买衣物,只要我陪着,基本唯我是从。我说太花哨,转头就走。我说这个耐看,她就会郑重考虑。当然,我也并不以我那套来替她参考。
    我买了些酸奶,黄桃的,葡萄的,柠檬的,红枣的。晚上泡个脚,喝杯酸奶,窝在被子里看书,是一天里最自在的时光。
    

    朱青桐 发表于 2009-12-07 10:16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 | 浏览:810 |

    2009-10-26 星期一(Monday) 晴
    
    已是霜降了,仍没有寒气。夜里穿一件开衫毛衣走在月光下,也不凉,恰好。
    草丛里虫子唧唧有声,远远的偶有三两声犬吠,仍有蛙鸣。各种声音杂在一起,有层有次,却每样都清晰,不含混。
    夜里走在桂花树下的人,有福。像清夜一样的香味,不妖不艳,不粘不结,长长久久。人笼在香中,也觉清洁复清减,不再浊重一身。
    返坐灯前翻书,只觉夜长的美好,窗外奏来的声音,全是人世的安宁。
    

    朱青桐 发表于 2009-10-26 22:4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5 | 浏览:844 |

    2009-8-30 星期日(Sunday) 晴
    
    秋天说来就来了。 按民间所说,二十四个秋老虎也行将结束,也正好暗合。
    
    下午三点不到就起了风,我正在外边,风是热风,太阳迟迟不肯退出。四点风更大了,天也阴着,风括得有些飞沙走石之感,眼前只一片灰濛濛。仍觉有暑气。
    再一刻,呆在家里,只觉清凉,无须空调也无须风扇。我有几件晾在生活阳台里的衣物,吹得像群妖乱舞的样子,风来得很有架势。太久闷热,我就由着它们乱舞,看风的姿态,很是过瘾。
    吃完饭散步,风括了这么久,居然仍未下雨。但天已凉了,是秋天的凉。没听到蝉叫了。有一下,风特别大,括得耳旁呼呼作响,逆风而走,人都似乎有些站不稳,大树小树的叶子都急剧地翻卷着。有梧桐的地方,明天会落一地的叶子吧。
    很奇怪,风这般大,月亮却在。 毛茸茸的半个红月亮。没有星子,旁边有红光一点点地闪着,是飞机在云层中穿行,还可听到飞行的声音。
    照例经过那个跳舞处,今天人少一点,只十来个人。恰好听领头的一个叫住过身的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似乎是管物业的头头。领头的说天气凉了,以后下雨跳舞怎么办。男人手往右指,去那个帆下跳,不行吗,这个广场中央设置成帆状,其实有一块蛮大的地方不是露天的。女人们几个都齐声说,下毛雨还行,大一点就会打湿身。男人很好脾气地说,好好,我来帮你们想法子,保证让你们雨天里一样跳舞。女人们几个都笑成一朵花的样子,叽叽喳喳地拍着男人的马屁,男人在这些可以做他母亲的人的恭维话中,显得很有些功成名就的快乐。其实这个小区条件算是不差的,室内的运动场所上莫说二十来人跳舞,就再多些人,也能跳得展畅。只是我猜女人们到底喜欢在室外跳吧,有人围看,跳起来感觉会不一样的。
    
     8、29
    

    朱青桐 发表于 2009-08-30 16:07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866 |

    2009-8-27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
    
    略
    
    二
    
    起先场面混乱。准备进场的人,已入场的人,挤来挤去地找自己的座位。卖瓜子的小贩甩两句顺口溜张罗着生意,凑热闹的小孩子在人缝里钻来钻去。闹哄哄的一堆,七乡八村走了几十里赶过来的,谁人不爱热闹?爱热闹怕也是爱世界的一个表现吧,只有怀着热望的人,才会觉得不管什么事,只要人多,总有人多的趣味,而不惜体力精力要来凑个数凑份兴。
    
      忽然里,后台锣鼓丁子响起来了,开场的紧锣密鼓急管繁弦预示着后边将有无数悲欢离合。随即幕布拉开,灯暗下来了,黑暗里的人也一瞬就安静下来了。戏台上一个个次弟登场,咿呀唱着别人的故事。油彩盛妆之下,看不清表情,更看不到内心。影影绰绰间,是华美的水袖一荡一荡,像能荡出风,是空的风。
    戏台下,听戏的人各色人等各色形状。或已投入,随悲欢的转转折折,流着自己的泪或欢喜着自己的欢喜,做戏的可能没疯,但看戏的却当了真。也有只当打发时日的,全不太当回事,你笑他笑,你哭他亦笑。还有人最快活,他把戏场当了自家的床,枕着靠背,歪了头,流着梦涎水,一脸幸福,台上悲欢全不知,只当梦里有人......

    朱青桐 发表于 2009-08-27 15:20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813 |

    2009-8-27 星期四(Thursday) 晴
    
    傍晚时在小区散步,邻居指着面前的树问哪是什么树。我看了看,说是紫荆。邻居恍然,是呀是呀,春天时,这里确有一棵紫荆。接着大笑,你看我,开花的时候,认得它是紫荆,现在这个样,就完完全全不认得了。我说蛮正常。这么不打眼的样子,哪个记得住。开花就不一样了。
    到别墅区,看到一家人花木种得几好,掩在浓浓密密的草木中的屋子立马不一样了。篱笆看不到铁栏杆,尽是爬过来的花花草草。转角处,栽了丝瓜。结的丝瓜肥嫩得很,有几条挂在栏杆外,伸手即可摘到,样子很诱人。秋丝瓜总给人干瘪的印象,在这全没有。它们于我是诱引,总叫我想,摘了回去开汤,会是怎样嫩滑的一碗汤。估计于主人来说,这里有些略微的炫耀,当然是收成的炫耀。这样的炫耀,谁也不会讨厌。
    他们家有棵很高大的树,里边有只蝉嘶着声叫,没有同类回应,只它一个叫。细微的响声,倒有,是虫子的,像在窃窃私语。
    
    听到有音乐声,俩人就循声而去。休闲广场有二十来个老人在跳舞,可能是新近才在这里摆场子的,人不多。但水准比外边大规模的跳舞要高很多。领头的那个大概只有五十多,身材还苗条,手脚灵动,跳得有几分妖娆。
    早晨傍晚,现在到处有中老年妇女跳舞。我们附近的一个公园门口,到晚上,几百人排着方阵跳,完全就是自发的。我看过一次,个个热情十足,即算跳得生硬,也很放得开。老年人置身其中,我觉得很好,心态会要好很多。连我这样不爱动的人,都喜欢看着她们跳,只看看都觉得快乐。
    天边有闪电,雷隐隐而来。她们也毫不在意,仍在旋律中旋着跳着。
    已入初秋,秋老虎的威力尽显无遗,总盼着下场雨。却仍是光打雷不下雨,今晚仍是。
    
     09-8-25
    

    朱青桐 发表于 2009-08-27 14:58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809 |

    2009-8-25 星期二(Tuesday) 晴
    今年年节前后,被人拉去菊斋参加活动,大玩了一场蒙面游戏。给人写过信,人也写过信给我。还接了一个龙,那个龙后来因为我的懒散,马虎地收了个尾。一场混乱,揭底时,很有趣,给我写信的和我写信给人的,全部是女子。当然其中昙花我是从一开始就认得的。也存个底,别人的不好代存,就存自己的,或有来无往,或有往无来。
    
     之一
    
     阿黑,我们公司前天也吃了年饭,我也没喝酒,年味是越来越淡了。但大家聚作一团,热闹一下,总是必要的形式。好象只有这样,才确定一年过去了。说来也好笑,2009年已翻过23天,而这些天,我仍备受困扰,所有文书仍习惯性地落2008的日期。总是写下2008就惊觉,又写错了。日子过得真快,我又磋砣了一年。
    新年伊始,我们曾约定要好好努力,多看多记。你果然依言而动,一篇接一篇。而我仍找种种借口赖着。再赖不过时,我就郑重其事地跟你说,我是老派人,我总不自觉地以旧历来计取一年。聪明如你,自是晓得我在耍赖,而你仍纵容地对我说,那就休完假再开始。现在轮到你说你仍没翻开任一本书,我随即玩笑,大年......

    朱青桐 发表于 2009-08-25 16:40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8 | 浏览:1298 |

    2009-7-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我是听到一个孩子在下面叫:快来看,快来看,天好看得不像天了。是叫他的小伙伴。那个时是晚上七点的样子。
    我站阳台上看,果然。天空蔚蓝,那种蓝在我们这地方是很难看到的,干净高远,蓝莹莹的,照得清人影,云南的天西藏的天才能这样蓝吧。蓝的大背景上,是绯云朵朵,一边天都是妖娆的红,红得却不逼人,也不照眼。两种主色相融相洽,美得只叫我可惜没有词。
    后来下去看,起先叫的孩子已爬到一个高处盯着天看,不错一眼。站得高,他眼里的晚霞应是更美更无垠吧。
    几分钟后,蓝也渐淡,红也渐淡,一天的红云就散散地融了。
    散步时,天已微黑。天又变成一块钴蓝的大幕布了,蓝得一望无尽的深,是深蓝,却不暗,是有光的深蓝,光又是匀布的。我觉得像英雄的纯蓝墨水撒了一天,又深深地染了一天。那个时只有这一往情深的蓝,还没有星星。
    大概不过一刻钟,天空的蓝就变成平常夜晚的蓝了,星星出来了。孩子们可以出来数星星了,只是没什么风。
    
    我不知道这些格外美丽的景观是不是跟今天日食有关?

    朱青桐 发表于 2009-07-23 17:0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728 |

    2009-7-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早晨8点27分,弋碧就发消息来说,已看到一个昏黄的太阳的上边缺了一些,说是非常清晰。她用的工具是有机玻璃洗笔筒筒底。我那时正在外,手边没有工具,望一眼,仍是白晕晕的一团。后来只觉太阳光阴了些。隔一会,又如常。正巧旁边的店里有个女孩子拿了胶片在看,在她那蹭着看了会,果然已缺了些,不晓得是隔着胶片的原因还是什么,我看到的太阳是绿色的,光泽温润。
    司机说,我们快点开,赶回公司看。公司有得是胶片、焊工镜片之类。一路上,总看到翘首而望的人们,十来人一群,有拿医院拍照的底片看的,有戴墨镜看的,也有人手搭凉蓬从指缝里瞄上一眼的,甚有人拿了焊工面罩看。日子太平淡,几百年难遇的奇观,岂容错过。
    
    九点二十分,我们到公司。下车时,太阳已不晒人了,非常柔和,温度立降几度。天也灰灰的,暗了不少,像是黄昏已笼了下来。起风了,恻恻凉风,刚还嘶着声的蝉也停了叫了,可能也不想错过这一奇观。拿了胶片看,已只余一线月牙了。
    太阳光笼着的树,笼着的人,笼着的花,忽然都失了燥气,有种近黄昏的温柔。太阳光照在身上就像大月光一样,根本不能用晒字了,只是感觉并不澄澈,而是昏黄老旧的温柔。
    天上很多飞机飞过,却没有声响,留下一弧弧银线。
    我到办公室,特意关了灯,屋内就是这个天晚上七点多的样子。
    
    十多分钟后,一切复原。太阳光晒人了,在底下做事的人又显得辛苦万分了。蝉也出来叫了。观看的人也各归各位,继续日复一日。不同的是这一天可能会成为平淡无奇的生活中新鲜的谈资。
    

    朱青桐 发表于 2009-07-22 17:0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658 |


      
    页码:1/10  [1][2][3][4][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