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批生活

 旁批生活
 一个人的生活感受,记录一段生命的真实过程。


  2007年4月15日 星期日(Sunday) 晴
 
好久没有来关天,忽然发现大家在所汉服的事情。提倡的人有提倡的道理,反对的人有反对的道理。但是大部分文章写得无趣,看了几段就看不下去了。

大家都是在说道理,我有个毛病,最讨厌别人跟我说道理。从小接受教育惯了,得出一个结论,越是逻辑严密滴水不漏义愤填膺的,越是不靠谱。因为道理如果本身没什么道理,不摆出一副架势别人信服不了。

汉服这事儿也是这样。去年就有人穿过,但是我看他们穿着皮鞋,西裤,带三块表,怎么看都像从舞台上下来的劣质龙套,一点也没有古风。大概束上头发,带上帽子,会感觉好一点吧。还看过一下在摄影棚里面拍出来的照片,的确很美很生动。

但是怎么没有在大街上见过呢?如果汉服真的那么好,应该会有很多人穿吧。也许是我们这些粗鄙之人没有见到过,那么,请让我见识一下吧。说那么多道理,不如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啊。

我想说的是,喜欢汉服的有志青年,请你穿上汉服说服我。我在上海,你穿上衣服之后发个站内信给我,我们约在人民广场见面,让我见识一下那衣服是什么样子的。当然,我应该请你去星巴克喝上一杯,让那些崇洋的人看看我们的衣服,如果你反美,见到美国店要砸,那么还有家功德林的素菜馆你一定喜欢。我也好久没有吃素食了。

可惜那边都是桌子凳子,没有汉朝时候的坐具,实在是有点不伦不类。席地而坐的地方大概是日本料理的店会有,但是我猜想你一定很反对日本吧。

YY汉服的朋友,请你穿上汉服说服我。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钟亮 @ 2007-04-15 22:43 评论(0)

  2007年4月12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现在骂王朔的人7年前大概还在初中高中吧

那么是不是来回忆一下,当时王朔出小说《看上去很美》,那本小说其实也不算王朔最好的小说(张元的电影倒是有点意思),这次出《我的千岁寒》,据说评价很差。(根据豆瓣的评价来看,的确很差)

《我的千岁寒》我没有看过,并且打算来看。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并不特别期待王朔能给我们特别的震惊。毕竟我们都长大了,80年代的那些小说,读起来的确过瘾,但那时候我们都还嫩,没见过这么调侃人生调侃社会主义的。但是现在呢,只要到网上随便看看,动不动就指着对方的生殖器骂。现在看王朔80年代的小说,还要嫌他说话太含蓄呢。

当年王朔出《看上去很美》,前后还写了两篇散文,得罪了两帮人。他写《我看鲁迅》,把“精英”们得罪了,他写《我看金庸》,把“草根”们得罪了。王朔只得抱头乱窜了。他太傻,有什么说什么,不懂要打击一批拉拢一批。其实现在去看看那两篇文章,王朔讲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对于鲁迅的作品评价还算中肯,对于金庸的语言的批评倒也有点意思。可是,大家就是不乐意了。

如今王朔以为自己学乖了,不骂人了,就说自己还不行么。他还是用他以前的逻辑,我是流氓,我怕谁。谁想到这次他又错了。虽然现在整版整版骂人的人很多,但是说到自己,都要装清高。从来不跟你玩我是流氓的游戏。

谁硬盘上没有几个毛片,谁没有买过5块钱的dvd,谁的winxp是正版的?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事儿么。怎么那么多人有道德洁癖,搞得很马英九的样子。

我想是有些人骂习惯了。他们的逻辑就是,只要出来说点话儿,做点事儿,就是炒作,就是抬高自己。揭发郭敬明抄袭是抬高自己,纪念王小波也是为了炒作。人家小精子搞点公益事业也被说成是炒作了。

被商业思想喂养长大的人眼里大概只有钱了。

这可真是没有办法。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钟亮 @ 2007-04-12 23:07 评论(0)

  2006年7月20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友人说要竞选此地的斑竹,让我来支持。我就过来看看,一贯我是在书话的。
说起斑竹,也不是好当的事情。后来我想,如果我当此地的斑竹,该如何是好。我想,我要定这么几个规矩

第一,要用白话文写。文言文写得再好也要删。

第二,要有出处,要有逻辑。写事情要有出处,看了什么书,用了谁的观点,要写明白,好让读者去查证。就算是骂人混蛋,也要证明别人是混蛋。讲问题,要有逻辑。

第三,文字通顺,不用欧化句子,不用艰涩词语。每个段落之间空一行,普通文章不超过3000字。看起来省力。

声明,我是不要做斑竹的,我提这么三个,是想给我们这里的斑竹参考一下,不知道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钟亮 @ 2006-07-20 22:10 评论(1)

  2006年7月11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理想的书店

很想在什么时候自己开一个书店。因为书店肯定不会很赚钱,所以不能在租金昂贵的闹市;也不能太偏僻,没人光顾也不好;四周一定要有树荫,这样到傍晚的时候可以搬张凳子出来纳凉;附近的居民不能太有钱,有钱人不会出没于书店;要有小孩和狗,要有老人和酒鬼。

店不大,一共两层。铺深色的地板。书橱也用深色。深色不会反光,待久了不会晃眼睛。进门放一张桌子,算是柜台。柜台上是用于记帐的计算机。木扶梯转至2楼,四面是书橱。中间摆一张桌子,几张凳子。附近的小孩要是因为大人晚归而没有地方去,可以在这里做作业。周末的时候,请一些老师来给孩子们上上课。自己来的客人,那是一定在下面门口站定,抱着茶杯闲谈的。

只卖自己喜欢的书。

自己喜欢的书,要么是喜欢的出版社。要么是自己喜欢的作者,讨厌的人的书一本都不卖。余秋雨就不卖,小四也不卖,呵呵。要么是那些名字起得很好听的书,还有那些装帧很好看的书,还有就是读起来很有味道的书了。

最难的难题是书怎么摆。一般都是按照大类分,但是有的书经常会被摆错类。还有就是一个作者的作品可能被放到不同的架子上去。应该按照相关程度分。在当当网上有这么一个功能,可以显示买这本书的读者还买了什么书。应该按照这个把书集中在一起。

能够站着看书么?可以的,最好坐下看。反正看书不是什么坏事情,实在买不起就在店里看吧。经常来的客人混得熟了,就拉着聊天,有什么心得可以记录下来。

要印一些好看的书签和包书纸,纸袋子。送给客人的。虽然店里折扣不多,利润微薄。

要卖一些特别的书。准备一个书架,专门卖一类的偏门书。比如明代的笔记啊,或者是汉学的书啊,或者是大学的黑幕啊。总之找个偏门,收集全。这样,开书店也就不无聊了,每天会有很多事情做。顾客也不仅仅限于附近的居民了。还摆个架子放teayang的书,呵呵。

天黑之后关门,下雪关门,台风关门,35度以上关门,生日关门,结婚纪念日关门,节日关门。

要什么时候才能开这个书店呢。当我不再是为了赚钱而工作的时候就可以了吧。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钟亮 @ 2006-07-11 11:28 评论(0)

  2006年6月29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原先的规矩沾“书”就算,那我这篇也可以算。呵呵,斑竹网开一面啦。
++++++++++++++++++



曾经很早就睡觉了,于是被人讥笑为老人家,似乎年轻人是不该在九点睡觉的。我本已经不年轻,却也耻于被列入老年人的队伍。睡得晚其实有诸般好处,这是老年人所不能领略的。

晚睡并不是熬夜。熬夜的“熬”字下面四点,原形是个“火”,被火烧着,并不好受。为了读书考试赶报告,用咖啡浓茶强支着身体,悬梁之,刺股之,这是作孽而不是享受。所以球迷并不是熬夜看球。那一场球赛,球迷的心情随着每一个传接,每一个冲刺,每一个射门奔腾,90分钟一晃而过,并没有“熬”的感觉。

晚睡也不是失眠。失眠的“失”字暴露出想睡觉而不得的神情,失眠是辗转反侧,寤寐思服,是因为思乡或者相思无可奈何得醒着,读不进书,吃不下饭,没有闲情把玩深夜的种种好处,只能不懈而无助地召唤瞌睡之神。

晚睡最多的时候是在看书。并不是正襟危坐于桌前,而是斜倚在床上看书。虽然医疗家们反复强调,在床上看书有害于视力,但是倚在床上看书的魅力实在难以抵挡。所看的书也不是政治经济,那些书只适合用来催眠。手中可能是一册扣人心弦的小说,反反复复告诫自己,看完这一章就睡觉了,但是看完这一章,却抵不过看看下面发生什么事情的好奇,接连看下去;手中的可能是一册清新寡淡的散文,正适合已过三更的夜里阅读,若是喧嚣热闹的下午,是断然读不进的。

若是看得累了,也可熄了灯。这时候,却还不想睡,可做的便是听。对我而言,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的歌,也是催眠的良药。而邻家的冷气机的隆隆声音,远处人家婴儿的啼哭,晚归的人开门关门的声音,倒是引人兴趣。夜里的航班从头顶经过,也有沉沉的声音,不似白日里悄然划过。不远处公路上,车流不息,也有隐隐的声音传来,却可以误听为阵阵海涛拍岸,生出无穷的乐趣。

住的虽不是茅舍村店,也可听取蛙声一片。这是在春夏之交,绿化林带里隐居着说不上名字的蛙类。白日里不知所踪,到了夜里,便齐鸣起来。似乎有指挥似的,一只叫嚷起来,其他的随着开腔,不一会儿,远远近近,高高低低,合成澎湃的交响。正在你听得起劲,忽然间,毫无征兆地,全部停止,刹那间又是一片静寂。片刻,又有一只低低地叫了一声,带动了新一轮的合鸣。

听听那冷雨。对的,有雨可听,也是深夜无眠的妙处。夏日里的雨,只在燥热的下午,噼噼啪啪下一阵子,来得快,去得也快。春天的绵绵细雨,可以一连下几天,夜间,听那雨落在地上树叶上,似乎也落在你身上心上。夏夜的雨,多半是和着台风,地动山摇,雨砸在玻璃窗上,铿然有声。还是春天,有春雷可听。先是远处隐隐的雷声滚动,不一会儿,似乎就响在你的耳边。猛然间,砸下一个巨响,街上汽车的报警器也被惊得一阵发作。忽然想起怕雷的女孩子,今晚也应难以入眠吧。

深夜也可看。披衣起身,有看没看的看一回。看万家灯火阑珊,看公路上的车辆像一根永远擦不着的火柴,看交通灯默默变换着信号。按理说可以夜观天象。但如果住在市中心,一生中也难得这样的机会,如我住得离市区稍远,如果运道好,也可以看到稍亮的几颗。现代人时不时拿星座说事,真正的星座却是不认得的,和古人叶公一般。不过,月亮是有的。月亮,可以寄愁心,可以思故乡。因为月亮所含的意蕴太浓,太容易让人思往事思古人,所以见着了也不去细想,想着了也不去默念。

深夜不睡,难免肚饥。北京的羊肉面是通宵营业的,台湾深夜也有走街串巷的“烧巴扎”(热肉粽),如果兴致好,可以上街一走。在上海的话,若不是住在闹市,只得上便利店买关东煮或者泡面。我是不喜上街的,怕出出进进惊扰了家人。吃食只是家里库存的饼干,牛奶,面包,或者自己煮点泡饭。不在于美味,只是求饱。随便吃了点,似乎真的饱了。这时又想着,不能马上睡觉,否则又要长肉了。无聊之中,可以想着做诗,可以想着写文。这一篇文章,便是在深夜构思而成的。但是深夜想着做的诗,若不是马上记下,第二天醒来,可能已经毫无印象了。

如果一拖再拖,晚睡得晚了,或许可以看见东方泛白,听得送牛奶的丁丁当当的瓶子的声音,闻到人烟的味道。那么,这也可以称得上“睡得早”了。

以上说的,是一个人独处的深夜。和朋友K歌的深夜,醉酒的深夜,打牌的深夜都有另一番味道,和这些是不同的。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钟亮 @ 2006-06-29 17:36 评论(0)

页码:1/-45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请穿上汉服说服我(2007-4-15)
人人得而骂之的王朔(2007-4-12)
论斑竹(2006-7-20)
理想的书店(2006-7-11)
晚睡(2006-6-29)
要剥开的伤口总是很残忍——评《王的男人》(2006-6-7)
可以发(马蚤)不可以发飙(外2篇)(2006-6-1)
若说没奇缘,偏又遇着她——查令十字街84号(2005-12-5)
这个是说哪里的斑竹?...(2006-8-29)
一本正经者,去从政捞选票的话,必败……...(2005-8-28)
其实,本来政治也未必就是一件严肃古板的事...(2005-8-28)
14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