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庵
止庵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791842 次
  • 日志: 19篇
  • 评论: 679 个
  • 留言: 34 个
  • 建站时间: 2007-8-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1-4-11 星期一(Monday) 晴
  谢其章:黄裳此文末云“我不用电脑,也不上网,所得信息多由朋友供给,得以随意使用,但必确有实据,方以入文”。我以前说的“告密者”,现在美化为“提供”啦,那么过去的劳模今天都成“劳工”啦。
  
  止庵:其人亦颇勤奋,竟连我的《五十自述》这种毫不相干的文章也提供给黄啦。不过也有不少错误信息,如“前后作《鲁迅与朱安》、《她也是鲁迅的遗物》两文”,其实是同一篇文章,误导黄啦。
  
  谢其章:黄裳云“这两年与我时有文字纠缠的是“书评人”止庵”。哈哈,止庵先生,纠缠是不是就是时下的时髦语“纠结”啊?
  
  止庵:此老犹如小孩打架,最后一拳非得是自家出手才解气,此所以为纠结也。我只觉得好玩耳。
  
  谢其章:我又觉得“书评人”倒是先生被重新定位了,像黄裳以前提到的陈福康,此回均冠以“陈福康教授”了,区别在于一个往低,一个往高,但蓄意是一样的,这与先生的“该人”“此老”“其人”就是不点名,都是一种技战术,哪个轻蔑的程度更高呢?
  
  止庵:这只能请那位提供者代为询问该人此老其人了。
  
  ......


止庵 发表于 2011-04-11 13:34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5 | 浏览:3051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4-10 星期日(Sunday) 晴
  朋友嘱我阅黄裳新作文,其中言及鄙人,谓我“希望”他“老老实实关在书房里埋头做‘学问’,少发‘代表集体’的‘左论’”,我前作《谈丐辞》已经言明: “对他我哪有什么‘没有说出来的建议’,说来其实是既缺兴趣,又没工夫。”不料该人仍一厢情愿,非认定我对他还有所希望,有所建议,可笑亦可怜也。......


止庵 发表于 2011-04-10 10:13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2762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3-1 星期一(Monday) 晴
问:先生看到黄裳发在《东方早报》上的《关于止庵》了么?其中有一句:“除非谷林先生患了老年痴呆症,尽管不喜欢还是非理性的每见必买。”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

答:《史记•伍子胥列传》:“申包胥亡于山中,使人谓子胥曰:‘子之报雠,其以甚乎!……今至于僇死人,此岂其无天道之极乎!’伍子胥曰:‘为我谢申包胥曰,吾日莫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


止庵 发表于 2010-03-01 11:50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5 | 浏览:336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2-8 星期一(Monday) 晴
  止庵先生对周作人文章或译作之推崇,多年来可谓不遗余力。然而,一版自编文集的白璧微暇又可见一二,不妨以后有心出个《订正集》,也可有益于拥有一版的书友们。近年来,止庵声名渐起,以止庵主编为名宜谨慎用之。前贤钱钟书主编,就用量甚少,或可一鉴。近读止庵新书上说由于读书时间少,对周作人张爱玲之辈的时代标榜,对于后辈不知青年也是小误。一者,读二流作家的作品,未尝不能有幸成为一流作家的。再者,读书本是私事,有趣为之,无趣舍之,不便特定标准,专美于前。对于止庵文章,只能说止于文会心处,不止于思不生疑是最好的。名作者也是迷信不得的。过客敬留
  
  谢谢过客兄。
  我迄今仅编过鲁迅、周作人、胡适、废名、张爱玲、杨绛、谷林和先父八人的书,亦止此而已。
  
  至于“主编”,曾写《我的笔名》一文说:
  譬如坊间有“隐蔽的大师”《雅堂笔记》、《顾随说禅》二种,冠以“止庵主编”,实未经我同意。我知道卖书不易,当下不愿声张,只在给朋友的私信中讲明与我无关。以后这信揭载出来,有记者来电话采访,我也但述事实,未作评论。现在时过境迁,不妨略说几句:我对连横全无了解,怎会编......


止庵 发表于 2010-02-08 10:53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7 | 浏览:3124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
“藏书家”君:

 承示黄裳《谷林先生纪念》一文,拜读了。第六节中,“苏青用本名冯和遗”,“冯和遗”应作“冯和仪”,倘非手民之误,似乎仍是“作文仅凭记忆”也。

 又,第二节中,“听说还有抱怨我为何不在‘自编文集’出版之际批评而在几年以后突然袭击”,我从未写过或说过这话,什么“抱怨”、“突然袭击”,如非传讹,即系捏造。当然如无此语,则无法引出下面一节,此亦文人伎俩,不足为奇。

不过下面一节里有些意思,我看了却觉眼熟:“出版者为此书投入可观的人力物力,如初问世时即加批评,将产生不可预计的后果。语云,‘光棍不断财路’,在这种‘低级趣味’的习惯影响之下,批评推迟了。”将近四年前,我写小文题曰《我的笔名》,有云:“坊间有‘隐蔽的大师’《雅堂笔记》、《顾随说禅》二种,冠以‘止庵主编’,实未经我同意。我知道卖书不易,当下不愿声张,只在给朋友的私信中讲明与我无关。以后这信揭载出来,有记者来电话采访,我也但述事实,未作评论。”两相对照,亦有趣也。

其余恕不多谈。
......


止庵 发表于 2010-01-20 14:29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6 | 浏览:3077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5 星期二(Tuesday) 晴
今天偶然读到几年前某报载一文,乃是“回应”我的《关于“南玲北梅”》的。兹将二文贴在下面:

关于“南玲北梅”
(2005/12/2《中华读书报》)

 止庵


《梅娘近作及书简》中《北梅说给南玲的话》一篇有云:“一九四二年末,北平的马德增书店和上海的宇宙风杂志联合筹办了一项读者调查‘谁是最受欢迎的女作家’。结果,张爱玲和我双双名列榜首,从此,就有了 ‘南玲北梅’之说。”提及这个话题,论家多循此说,然而却有两点可议。第一,张爱玲在“一九四二年末”不可能被推举为“最受欢迎的女作家”,她甚至连“女作家”都不是,因为后来收入《传奇》、《流言》的作品,一篇还没有写出来。据陈子善编《张爱玲年表》,她一九四二年夏由香港返回上海,秋季插班入圣约翰大学文科四年级就读,十一月辍学,开始专事写作。一九四三年一月,首次在《二十世纪》月刊发表英文作品。五至六月,《紫罗兰》杂志连载《沉香屑:第一炉香》,是为《传奇》之第一篇。至于《传奇》单行本出版,则是一九四......


止庵 发表于 2010-01-05 22:39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8 | 浏览:3089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26 星期六(Saturday) 晴
讲到刘半农,有人会问这是什么人。当然未必不知道他是谁,是说怎么简明扼要地给下一个名义。恰恰简明扼要不得。这是五四人物与今日作家学者辈区别所在,而刘半农尤其如此。可能惟一合适的说法是“杂家”。然而也不是用的通常意思。查《现代汉语词典》,“杂家”指“知识面广,什么都懂得一点儿的人”。显然说的不是刘半农。如果说“知识面广,什么都懂得很多的人”还差不多。刘半农集许多“家”于一身,他是这样的“杂家”;用蔡元培的话说,就是“有兼人之才者”(《故国立北京大学教授刘君碑铭》)。

 刘半农的事业,大略地讲有学问和爱好两部。但却不大容易区分明确,因为对他来说,学问即爱好,爱好即学问。专门学问是实验语音学,也从事语法研究,词书编纂,汉字改革等。此外他又致力乐律研究,参与文物考古。这些我们外行人不敢妄谈,但是不能忽略他的重要成就。他还是一位教育家,又颇具办事才干,曾经担任一些院校的领导工作。大家一般较为了解的,是在刘半农的爱好领域。他是诗人,著有《瓦釜集》和《扬鞭集》;是散文家,著有《半农杂文》和《半农杂文二集》;又是翻译家,出版《茶花女》、《国外民歌译》和《法国短篇小说集》;还从......


止庵 发表于 2009-12-26 09:49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5 | 浏览:306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周建人在《鲁迅和周作人》(一九八三年十一月《新文学史料》第四期)中说:
“鲁迅没有讲过周作人的不好,只是对周作人有一个字的评价,那便是‘昏’。有几次对我摇头叹气,说:‘启孟真昏!’他在给许广平的信(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二十日)中,也说:‘周启明颇昏,不知外事……。’”
这番话常被人引用,乃至据以立论。然而鲁迅致许广平此信尚有后文,即周建人以“……”替代者:“废名是他荐为大学讲师的,所以无怪攻击我,狗能不为其主人吠乎?”“外事”与“废名”之间用逗号,本是一句整话。
《鲁迅全集》于信中“废名”下有注释:“冯文炳的笔名。参看300524信注[2]。”“300524信”是致章廷谦的,有云:“《骆驼草》已见过,丁武当系丙文无疑,但那一篇短评,实在晦涩不过。”“注[2]”系于“丙文”下:“指冯文炳(1901—1967),笔名废名,湖北黄梅人,作家。那一篇短评,即《‘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宣言’》,载《骆驼草》周刊第一期(一九三〇年五月十二日),署名丁武。”如此,则鲁迅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二十日致许广平信,乃是重提两年多前的旧事了。
实际上鲁迅另有所指,虽然对象仍是废......


止庵 发表于 2009-11-18 13:48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4 | 浏览:3125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我第一次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迄今已经二十四年了,其间读过不止一遍。每当有人问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时,我总是举出这本,因为觉得在中国从未受到足够重视,而它理应受到这种重视。记得一次朋友聚会,有位老先生非常兴奋地谈论《往事并不如烟》。当时我说,在您感兴趣的那个方向上,走到头是百分之百,《往事并不如烟》大概写了百分之一,藉此我们可以想到百分之五。我告诉您有一本书,早已写到了百分之百,就是奥威尔的《一九八四》。您一辈子都想不透的,它早已替您解决了。有关这个问题,真是不能再说有什么《一九八四》未曾揭示过的东西了。
我读《一九八四》,觉得最重要的不是具体写到什么,尽管那些描写惊心动魄;关键是它从本质上揭示了一切。《一九八四》的历史意义在于,当人们虚幻地以为看到了世界的希望时,奥威尔指出,那是一条极其危险的路。这本书涉及科学问题,而科学进步的速度和程度是包括奥威尔在内的所有人都难以想象的。如果只是盯着书中“电幕”一类东西,那么现实中没有“电幕”时,对人的监控就真的不存在了么。而现代科学技术早已把“电幕”完善到了无法察觉和不留任何死角。
《一九八四》出版......


止庵 发表于 2009-11-12 14:28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5 | 浏览:358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从前我写过一篇《四十不惑》,当时还不到那岁数;如今年满五十,可以谈谈“五十而知天命”了。《论语》里另有两处讲到“五十”,一处讲到“天命”。《述而》:“子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子罕》:“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季氏》:“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合而观之,大约可知“五十而知天命”之意。盖君子“畏天命”,“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是“知天命”落实于“畏天命”,由此“可以无大过矣”,此即孔子“学易”之用心所在。然而,若“畏”了以后什么都不做,落得“四十五十而无闻焉”,亦为孔子所看不入眼。是以“五十而知天命”应该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知”即明白其间区别也。

 还可看看《论语》他处所说。《宪问》:“公伯寮愬子路于季孙,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力犹能肆诸市朝。’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子罕》:“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


止庵 发表于 2009-11-04 14:25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7 | 浏览:2725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  [1][2]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