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似玉
如花似玉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 记得那些天我正在中关村那边为程序的汉字显示问题到各处高手那里请教,等我有天到馆里上班才吃惊地发现,广场上竟然已经是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了。原先居中帮我寻到那间小屋做办公室的年轻同事给我介绍来一位杂志社的摄影记者,据说此人照得一手好相,在十几年前的“四·五”运动里很是出了一番风头。他看见我的小屋有扇窗户正对广场,就一定要在窗前架起高倍望远镜头的相机,而且连连叹道:从这里取景的角度简直绝佳,若是当年知道,还不晓得要拍出多少可以传世的摄影作品。

 见到老王,打个招呼,这才知道背后收集伟超先生材料的运作并没有因为广场上的热火朝天而停顿半步。我也清楚,酱缸不捣是做不成酱的。说来也怪,那些天,馆外的广场上是如火如荼,馆里也是暗涛汹涌。听着几个青年人在我的小屋里笑评着广场上的奇谈怪论,不知不觉之中,我也把在电脑上的心思渐渐懒了下来。那些天,我常常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窗前,透过窗户望见广场上令人目眩的红旗,听见声嘶力竭的呐喊,真是有些不知道当年归来的这步棋走得对错如何。

 没过多少天,窗外是一片死一般的静寂。等我事过十几天后穿过棘藜封锁的广场,来到办公室,最先听到的消息是文物界的一派人物居然也耐不住性子,联署签发了一篇支持学生的声明,接着就是故宫的院长张忠培先生去职的消息,然后又是伟超先生被人在背后插上一刀,“揭发”他曾经有同情学运的言论,而告发者竟还是先生一把提拔起来的人。告诉我这些消息的办公室同事正涛兄提醒我说,眼下伟超先生的处境微妙,只能静观待变,过几天免不了还要人人表态过关,凡是参加过声援游行的人一律不准出国,并说他这次是打定主意要到日本留学去。老王还是那副久经世故的神气,冷笑道:看来我也是呆不久了,反正搞不成,大家一起走掉算了。真是没有想到,刚刚才几个月的功夫,形势居然急转直下,想想酱缸文化的永无休止,种种的不如意在心头久久盘桓,不免心生去意。只是想想先生此时的处境,我实在不便抽身言辞。

 又过了月余,听说文化部上层有人力保先生,原先岌岌可危的形势可能会有转机,只是我的心绪却再也回转不来:时局如此反复无常,谁知再过一些时日是否又会翻江倒海?恰巧此时美国亚洲文化基金和德国洪堡基金相继寄来邀约。我想,或许这是个机会,能够让我暂时换个环境,静下心来重新考虑今后的出路。那天我踌躇再三,最后还是决心向先生告假,准备再度出洋。记得当时先生正在展厅里指挥着中国通史新展的陈列布置,这是他到历博以后最大的一项心愿。他仍然还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样子,仿佛一切风平浪静,这样反倒显得是我自乱了阵脚。递过报告去,他在报告上稍稍扫了一眼,跟我要过笔来,心照不宣地批准了我的请求。我不知道此刻先生是不是清楚自己的处境,但当他在报告上签字时,我看到他手上的断指,看到他签字时用拇指和中指夹笔稍稍吃力的动作,我忽然可以肯定,先生绝对心明如镜,只是不形于色罢了。这让我不免悲从中来,赶紧接过报告,告辞出来。

 那天天黑之前,我意兴阑姗地爬上三楼,进到我的小屋。那里如今已经是戒严指挥部的管辖区域,展览早已关闭,展室已由军队驻扎。前些日子一位瑞士的朋友来北京,冒失地闯到楼上找我,和军人唐突起来,险些引来麻烦。自戒严以来,我还一直没有来过这里,电脑上已布上了一层灰尘,满地是零乱的打印纸,这让我想起,还是六月三号下午匆匆离开办公室时没有来得及收拾。刚刚坐定,两个稚气未脱的小战士从外面急急走进来,嗫嚅地跟我说,他们是戒严部队的通讯兵,眼下就住在隔壁的展室里。只因当初开拔的命令下达得太急,东西都还散在那里。他们看见我的门口有几只大纸箱,就拿去盛衣物。他们问我,要是还需要,便立刻给我送回来。

 我知道他们指的是墙角上那几只装电脑设备的包装葙,我留在门外一直没有处理是怕万一电脑出现故障,送去修理时还要用,如今看来是不需要了。

 我挥挥手,笑着对他们说:没有用了,都拿去吧,你们也不容易。

 
 一九八九年的年尾上,我到了哈佛。张光直先生一见面便告诉我,童恩正先生此刻正在匹兹堡,嘱我和他通个电话。我拨通了号码,真有劫后重逢的感觉。我知道,当初文物系统声援学生的倡议书就是出自童先生的手笔,他倒是办了签证来美国作客座教授,可惹得北京文物界一派人物事後个个灰头土脸。我对他佯嗔道:“你做的好事,连我出来都要逼着表态是否支持政府的‘平暴’”。童先生也就心领神会地笑了说:“是,是。争取说话的自由现在确实还不到时候,眼下应该先争取不说话的自由。”

 十几年过后,世事全非。我再次回到京城,到张忠培先生的府上看望了张先生。他告诉我,自我上次从美国给在小汤山疗养的伟超先生打过电话以后,先生的身体更不好了。目前托人转到广东去,嘱我有空给先生打个电话,并写给我电话号码。我答应了,回到美国就拨了电话,但久打不通,不知是号码有误,还是从海外驳接广东的线路有障碍。总之,没有听到先生的声音,那次往小汤山打的电话是我和先生最后的一次通话。

 再过几个月就传来先生过世的消息。

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让我突然想起我的那间在历史博物馆顶楼上,可以俯瞰整个天安门广场的小屋,以及小屋里的电脑和电脑硬盘上存储着的墓葬序列分析的软件。

 前些日子,我终于从旁得知:文革中,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的李姓教员动手打过俞伟超先生。不过我可以保证:先生绝对从来没有对我讲起过这个教员的行为。

手挥五弦 发表于 2008-10-13 08:35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国庆的书 2008-10-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一日昏沉。下午睡饱后见天朗气清,于是去书店,买书“庆”一“庆”。

此书在南京时便已见,因部头甚大而行路在即,也就没有买。

此书应该颇有人喜爱吧,至少我是。

05年上海辞书出版社曾出版过《刘坚文集》,薄薄一小册,定价奇昂。这本文集收录了目前所能找到的刘坚先生撰写的全部文章,却只要40元,性价比高啊。

劳榦先生的书不必多说,只是我很讨厌把“劳榦”写成“劳干”。

此书前面有篇序文,半文半白,不文不白,恶拙之至……此文作者与我颇有渊源,我不该这么说的,汗!
手挥五弦 发表于 2008-10-01 20:14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13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转】我本西溪女,所爱水云间 2008-9-28 星期日(Sunday) 晴
按,旧日我曾写过一篇关于西溪路的小文,那只不过是个人的一点小经历、一点小感触而已。今天无意中读到的《我本西溪女,所爱水云间》却描绘了西溪周遭的另一番风情。作者杨芳菲,也就是我的俞师母,实在是一位传奇女性。


许多事你不能细想不能联想,而一旦你浮想连翩了,那记忆深处的小小水滴也能汇成涓涓溪流,汇入历史的长河。
我家住在杭州西溪路的东头,至今已住了四十六年之久。西溪路是一条从松木场蜿蜒西行的小马路,一直通往“西溪且留下”(宋高宗语)的留下镇。西溪路两侧高大的“元宝”树枝叶婆裟,遮天蔽日,让我回家时获有几许清凉。盛夏时节,树上的知了声声聒噪,还不时有毛毛虫掉下来,吓得我东躲西避,大惊失色。
西溪路几经变迁,见证了城市的发展,最盛的时光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的一条龙街头服装裁缝摊吸引了无数杭城时尚女子的纷至沓来,前卫的传统的露脐装和旗袍等各式服装小店在这里成行成市,吸引了白领女孩和女大学生。家门口的西溪路上常常人潮如涌,车辆难行。我亲见一辆出租车压过一个老人的脚背,压断了老人的骨头和生活的希望。当时老人正坐在小木凳上为路人擦皮鞋,只见他痛苦地无声呻吟着,的士大哥则急出了一头汗,因为人太多了,他根本没看到车轮边还坐着一个老人。
少年时代,我沿着西溪河去上学,河边开满了紫色的蚕豆花,春风徐来时,我和小伙伴去河边挑马兰头、荠菜,回家清炒下饭,度过自然灾害的困难年月。
清晨常有装满大白菜的船只从西溪河一路摇来,停靠在八字桥头,大白菜腌制成冬菜,省钱又下饭,我奉母命,常挎着竹篮到河边去买菜越冬。
西溪河一拐弯,到了我家门口就变成了沿山河,足有二十多米宽,两岸的农田种满了地瓜、蚕豆、油菜、青菜。窗外小河上架设着一根很粗的水泥管,大人们从管子上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踏上田埂小路,淹没在油菜花中,到天目山路对侧的杭州大学上班。我们一群孩童则在水中嬉闹,打水仗,游泳,摸螺蛳,忙得不亦乐乎,西溪是条活水,大雨过后常有翻着白肚子的死鱼浮上河面。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每天走在西溪路上神情自然麻木,也不曾去追究“西溪”这两字的来龙去脉。
当西溪再次拨动我的心弦,让我为之惊讶,为之振奋的则是上个世纪末的某月某日。时值我从香港工作多年回归杭州之际。一位学历史的企业家来找我,说他有改造西溪湿地、开发西溪旅游度假区的宏图,希望我能找一些资金雄厚的港商,共论开发大计。从他大大小小的图纸中,我才知道,我家门前那条河流入的西溪湿地即将成为待嫁的新娘了。
于是我成了西溪的业余导游,呼朋唤友,坐上渔家简陋的水泥船,手划小木船,避开城市的喧嚣,五次深入西溪腹地,在茫茫云水间寻找这大自然的野趣幽情。
芦苇摇曳,荻花如雪,船娘带着我们一路划去。放眼望去,水巷纵横,绿满西溪,“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意境正扑面而来。垂钓的男子如雕塑般地坐在河边等鱼儿上钩,菜农大叔割下油汪汪的青菜,一边往小船上装,一边向我们兜售,一元钱一大把。开着紫色小花的水葫芦布满了河面,河堤上虬髯苍劲的柿子树镶缀着橘红色的晚柿,在夕阳的余晖中闪烁着金色的光斑。雪白的芦花正逆风飞扬,入夜,鱼逐月影,风送柿香……,来自纽约、香港这两个世界上最繁忙之城的朋友们无不被眼前这美丽而又充满野趣的风情画卷所震慑。
西溪委实是太大了,它非个人所能降服。西溪的整治呼唤着大手笔。最近,杭州市政府出资40亿元,拯救“杭州之肺”西溪湿地,一个“中国江南城市湿地公园”横空出世,令万众瞩目。
西溪湿地是杭州的天堂绿肺。古樟、芦苇、红柿、竹林、白鹭、河网、渔塘、湿地,那浓郁的田园水乡风情令人沉醉,它在杭州的绿地生态系统结构中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作用,它的旅游观光价值将进一步提升城市的人文品味,促进区域的经济繁荣。
西溪啊西溪,撩起你的面纱欲说还休,我与西溪同悲欢,只缘身在西溪中。

(2007年01月11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
手挥五弦 发表于 2008-09-28 10:30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61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还是关于书 2008-9-21 星期日(Sunday) 晴
这些天连续得了好几本书。
在卓越上买了《榴花西来--丝绸之路上的植物》、《俗字及古籍文字通例研究》、《隋唐医用古籍语言研究》、《敦煌写本类书<励忠节钞>研究》:

知道此书已很有些时日,但在书店一直不得见,作者和鄙校有些渊源。

此书作者与鄙校也颇有些渊源。

此书作者同样与鄙校颇有些渊源。我爱收集医籍,因为其中多有名物,实在颇可赏玩,不过呢,按照某人的说法,那不就是因为我对妇科感兴趣嘛。

对于“敦煌学”也有着浓厚的兴趣,身在鄙校,常为没好好学这门手艺而懊丧不已。
南大师弟给我寄来林明波的《唐以前小学书之分类与考证》,在港台资料室复印这八百多页的皇皇巨著,实在是难为了他。按规矩,每本书只能复印三分之一,而且要忍受那些只会高声电话的中年妇女的白眼和唠叨。可是我不得到这本书不行呀,出站报告准备写这方面的内容,不晓得对岸三十年前的成果是何模样,实在是放心不下的。
不过最让我欢喜的是身在美国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师妹帮忙复制了Denis Twitchett的“The Writing of Official History Under The T'ang”:

这可是让我朝思暮想的书啊!
手挥五弦 发表于 2008-09-21 08:11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144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广韵啊广韵 2008-9-12 星期五(Friday) 晴
中午去买羽毛球拍的路上,顺道去了晓风,买了书:

此书1974年台湾联贯出版社初版,1993年香港中文大学出修订版(2000年上海辞书出版社由香港中文大学授权出大陆版),现在这一版称作“定稿本”,看来余先生的名山事业已经完成啦。

这位蔡很能写,博士论文极厚,据云一位老先生愤愤地说这么厚的论文拿来叫我看……

嗯,这两本书倒是和专业有关,只是,上次买专业书那是在什么时候?
手挥五弦 发表于 2008-09-12 23:06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14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4/58  [1][2][3][4][5]:   
本站域名:http://zhendacheg.blog.tianya.cn/↑回到项部
博客信息
博主:手挥五弦 
博客日历
<< 2017 七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487245次
    ·今日访问:25次
    ·日志:286篇
    ·评论: 416个
    ·留言: 7个
    ·建站时间: 2005-2-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