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混一蛋
最混一蛋
我就是一个混蛋,但没想到现在连做混蛋都他妈这么吃香了,居然在天涯还有人抢注这个名字,实在是意想不到啊。
<< 2019 八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栏目分类

最新日志
[文学]网络最红的名人-最混一蛋(2006-4-22)
[文学]网络最红的名人-最混一蛋(2006-4-22)
[文学]悲情玛蛋恋(2006-4-21)
[随感]新重庆好男人(2006-4-21)
[文学]老子是恐龙[重庆方言版](2006-4-21)
[文学]悲情玛蛋恋(2006-4-21)
更多>>>

最新评论
沙发噢///...(2007-9-29)

友情链接

[访问计数:7451]


昙花一现的青春 普通成员
易万 管 理 员



[文学]网络最红的名人-最混一蛋
2006-4-22 星期六(Saturday) 晴

眼瞅着文坛,歌坛,影坛每天不断冒出新的名人来,混蛋对着自家的泡菜坛暗暗发呆。怎么人家出名就这么容易呢?为了出名,偶现在已经是茶饭不思,形销骨立了。

俗话说得好,没有压力也就没有动力。今生我要不能出名,我就不是混蛋。。。。。。一天,我正在苦苦思索自己该往哪里发展时,突然看见窗外一户外广告上姚明的头像,啊哈,对啦,体坛俺还没去闯过。现在做体育明星一年挣个千把万像玩儿似的。再说啦,马上快到2008年奥运会了,偶如果去那里拿块金牌,全世界都出名啦,俺马上为自己这伟大的想法激动起来了。

俺去拿块什么项目的金牌呢?打篮球?不行,姚明那小子个太高了,他会遮住我的光环。
打足球吧?还是不行,俺虽然腿长,但太细了,看着别的足球运动员那牛犊子般粗的腿俺就发觫。

不行,这可是俺最后出名的机会了,一定得思量好。要充分结合俺自身的优势发挥自己的长处,一定要有十成的把握拿下这块金牌。

俺把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在体育方面做出的成绩都在脑海中思索了一遍,俺终于想起了俺的强项。小时候,俺跳绳可厉害啦,多少女孩子都不是偶的对手,曾拿过多次区上,市里的奖牌。

俺在自家门上挂了块闭门谢客的牌子,抛开了人间的一切俗务,专心的在家练了起来。直练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晚上做梦的时候双手都兀自不停的飞舞。早上睁开眼睛,床上,被子上满是俺晚间挥将下来的死蚊子。

就这样,俺在家苦练了一年。俺的绳技突飞猛进,一分钟跳个千儿八百个已经没有一点点问题了。俺对自己的这成绩相当的满意,感觉当世估计已经找不着俺的对手了。于是,俺收拾行装,怀着满腔的豪情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找到奥委会后,俺放下行囊,迫不及待的就准备展示俺神乎其神的绳技。一位奥委会的官员用很严肃的语调告诉俺,奥运会目前还没开展跳绳这项目的比赛。偶差点就当场一口血喷在这位奥委大人的脸上。啥世道啊?你咋不早点告诉俺啊?什么全民参与的奥运会哟?连这最最基本的群众项目跳绳比赛都没有?


这一桶凉水把俺泼得不轻,回家以后俺万念具灰,大病一场。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易万 @ 2006-04-22 11:31 评论(1)

[文学]网络最红的名人-最混一蛋
2006-4-22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是混蛋我怕谁? 时光如梭,岁月如流,恍惚中俺已在尘世间忽悠了三十余载,仍是碌碌无为。每次翻着手里厚厚的混氏族谱,不觉心潮跌荡;想我混氏家族,自盘古开混沌天地以来,上下几百代,延绵数千年,族人愈万数,却无一出类拔萃之人物能名动史册,万古流芳,实乃我混氏家族之一大恨事呀。而本混蛋自小就志存高远,振兴混氏家族之声威尽皆系于俺一身,每每念及此节,混蛋倍感历史使命之沉重,浑身迸发无穷之劲力,振臂高呼;俺要出名,俺要做名人。。。。。。。。。
  
   唉,只是名人之路漫漫,一时茫然找不着方向。
  
   一日,无聊,逛街。路围大群人。好奇中,奋而挤进。见一白发白须之老叟满面笑容在那里签名售书。打听,知此老叟大有来历,曾获茅盾文学,诺贝尔之类大奖,想必奖金不会少,俺暗生妒意。突然,俺天灵突现,俺要做名人,俺好歹也混过几年私塾,好歹肚皮里也有点墨水晃荡,对,俺也出书,走文学创作之道路。出名以后,俺也来签名售书,名利双收。想到此处,俺浑身禁不住一阵乱激动。
  
   飞奔至文具店,买下纸笔。回家以后,闭门三月,埋头苦写,完成了一部惊天地,泣鬼神,英雄豪情,侠义壮烈的古代武侠小说[行者江湖奇侠传]。
  
   寄出。三月。渺无音信。倍感惶惑。难道自己选这题材有误?不合当今的潮流?
  
  
  
   痛定思痛之后,另起炉灶,搜肠刮肚,重新构思一现代爱情故事[蓝色玛蛋恋],把混蛋能想得起的古代的,现代的,老师没教过的,社会上听说的华丽的词汇尽皆用上。
  
   寄出。翘首盼望此呕心沥血之巨著出书之日。
  
   经月,渺无音信。奇怪中总结出,古代的文人高士历来皆为隐士,想来在这喧闹的俗世写不出盖世之文章。
  
  
   狠心,咬牙,穷数月光阴,费无数心力,在一僻静无人之高山处搭一茅棚,山泉为饮,野果当食,写出一绝世幽默搞笑之文章[大话西游]。为保险,郑重给编辑附一短信,阐明混蛋观点,言本混蛋只为出书,不计稿酬。
  
   混蛋一片苦心,终将上苍感动。两月后,邮差递上一信;混蛋吾兄,贵大作已拜读,只是在下才疏学浅,不能领悟混兄文章之深奥内涵。如确想出版,请既付翻译费两万,由我社负责请人翻译,另付印刷费十万。
  
   靠,这个什么破编辑哟?我这么华丽的语言,精妙的词汇,这么文学的文学他居然看不懂?还要请人翻译?他到底有没有文化哟?我要有十万我还找他?我自己不会印么?
  
   偶这样一个才华横溢,才高九斗,震古烁今的大好文学青年就这样被这些无知的编辑抹杀在创作的襁褓中了。
  
   每天对着电视里这个歌星那个歌星的,混蛋决定在歌坛上去闯出一片天地来。何况混蛋对自己的嗓音一向深为自信。俺的音调之高,穿透力之强估计连那高音之王帕瓦落帝也会大叹不如。其实我早想找他一较高下的,只是他一直避着我,一直没让我探听到他家的门牌号数。
  
   于是偶兴冲冲的参加了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易万 @ 2006-04-22 11:27 评论(0)

[文学]悲情玛蛋恋
2006-4-21 星期五(Friday) 晴

我是混蛋我怕谁? ( 三 )

   一连几天,玛雅都有点魂不守舍,工作上也老是出错,已经被办公室主任黄大姐批评过几次了.

   同事们都觉得有点奇怪,一向对工作认真负责的玛雅到底怎么回事呢?

   玛雅供职的是家装饰设计公司,待遇不算特别好,但和同事们的关系处得相当融洽.大伙最讨厌的就是那办公室黄主任.那黄主任四十来岁,胖乎乎的,架副眼镜,成天在办公室指手画脚的,像旧社会的监工一样监视着大家的一举一动,大伙背地里都叫她'格格巫'.
 
   这天,玛雅完成了手头的工作,百无聊奈中打开了电脑,看了会新闻,然后进了一个平时自己非常喜欢进的聊天室.

   公司有严格规定,上班时间是不容许聊天的.所以玛雅经常在无聊的时候挂在这个聊天室里,她最喜欢看那些幽默的人对话.

   忽然,屏幕那方有个网名叫'最混一蛋'的给玛雅发了条信息来;'我们好象聊过,还记得吗?'

   玛雅在脑海里搜索了半天,对这名字毫无印象,没加理会.

   那边却又很快的传了条信息过来;'不好意思,认错人了.剧烈滴脸红咧.'

   等了一会,那边见没动静,又发了条信息过来;'首先,是我错了,但如果你不理我,那你就将是错上加错.我们既然有了错误的开始,为什么就不能有个美好的结局呢?'

   玛雅觉得这人有点意思了,偷眼看了下,'格格巫'正好没在办公室,于是飞快的打了几个字回过去;'不好意思,我在上班,不方便,晚上见,好吗?'

   很快那边又回来信息;'好滴,不见不散,等你一万年.'
 ...................................  
   

   晚上玛雅却很晚才回到家,习惯性的打开电脑,就去洗澡去了.

   洗完澡回来,却见电脑里满屏幕都是那叫'最混一蛋'的信息.

   '来啦,你好吗.'

   '在吗?怎么不说话?'

   '很忙?是不是我打扰你啦?'

   '我是不是该安静的离开?但我好象没做到.'.......

   玛雅回了信息过去;'不好意思,刚才洗澡去啦,刚回来.'

   '呵呵,没关系,我仿佛也闻见了你头发上传来的香波清香.'

   '你来多久啦?'

   '呵呵,佳人有约,岂敢有误?我今天根本就没敢下过线'

   '你哪里的人啊?'

   '呵呵,查我户口啊?我是超生游击队的,没人给我上户口'
.........................................

   那叫'最混一蛋'的网友特别的幽默,玛雅完全被他高超的语言艺术折服了,浑然忘了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聊到了天亮,双方约好了下次聊天的时间,玛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电脑,不得不红肿着双眼去上班.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易万 @ 2006-04-21 12:05 评论(0)

[随感]新重庆好男人
2006-4-21 星期五(Friday) 晴

  我是混蛋我怕谁? 无论在bbs上或生活中,现在听得女人最多的感叹就是好男人难找。其实睁大你们的慧眼,你会发觉重庆的好男人无处不在,比比皆是,会是最适合做你们老公的男人。
  
  
   很多女人[包括重庆女人]会蹩蹩嘴,不以为然。不信?那你就嫁到东北去吧。成天做不完的家务活,吃大葱,睡大炕,稍不如你那大老爷门的意,你就等着一顿海扁吧。家里来个三朋四友,远房亲戚什么滴,你根本就没资格上桌,在厨房里给我忙活好啦,等着吃几个老爷门的残汤剩羹吧。本混蛋因为工作关系曾经在北方混过几年,每次和那些东北媳妇说起我们重庆男人下班后就系上围裙,为自己心爱的人和家人做上一桌精美可口的饭菜,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海吃猛喝时,那些东北女人顿时谗涎欲滴,眼里满是羡慕的神色。也不知道她们是羡慕重庆男人精美的菜点呢还是羡慕和重庆男人一起生活的那种情调。
  
  
   有较劲的重庆女人就说啦;我干嘛非要嫁到东北去啊?
  
   那好吧,我们把你嫁到经济条件发达的浙江和广东去。
  
  
   那里好啊,那边都是些阔佬,你一去了就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阔太太生活。只不过那里的男人都太精明,都很会算计,他只管你的吃穿用,让你衣食无忧,但他的口袋里,他的存折上有多少钱,他的生活中会出现多少女人对于你来说永远都是一个歌德巴赫猜想。他们整天那才叫个忙啊,连接个你的电话的时间估计也会损失三百万左右的生意。他们经常会忙得忘记家到底住哪里。而且因为地域概念的不同,那里的男人如果只有你一个女人会被讥讽为不时尚,会被朋友们瞧不起的。现在的小车别墅都不足以展示他们雄厚的财力了,拥有大把的女人,而且越有名越有姿色的女人更是他们追逐的目标,在社交场合搂着这些女人才更衬托他们的身份和地位。再不济的也得包个二奶三奶什么滴吧,实在不行的话,找个农村的年轻的小丫头小保姆什么滴也算赶得上时代的步伐了吧?这种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缺少精神交流的感情你会觉得幸福吗?
  
  
   回头再说说我们重庆男人。
  
   重庆的男人传承于巴渝市井文化的熏陶,带点江湖上的匪气,在社会上江湖中他算个痞子,但回到家在老人和小孩面前他又绝对是个君子了。套句流行的话说就是介于天使和魔鬼之间。
  
   重庆的男人大大咧咧,性格耿直,一般不存私房钱。每个月只要老婆不来搜他的兜,兜里的钱一般没剩的,很快花完,属于超前消费的人群。
  
   重庆男人耿直有口皆碑。不信?
  
   好,你现在打我电话,我请你吃饭,哪怕我兜里只有一百个大洋,我也绝不会让你花上一分钱。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我兜里分文没有,请你吃完饭后,我也会找个借口把你先支走,然后电话朋友江湖救急。实在不行,为了你,我吃个跑堂也无所谓。
  
   一般来说,重庆的男人都好面子,喜欢死撑。一大群朋友吃饭,临结帐时,绝不会冷场,大家争先恐后的掏腰包,生恐自己掏慢了,落人话柄,说自己不够耿直云云。就算自己兜里没钱,但只要自己的女友或老婆在,都会理直气壮,大声武气,满腔英雄气概的对老婆说道;去把单买了。然后老婆会当面笑嘻嘻,背后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把帐结了,回家以后少不了一顿数落,但重庆男人哪会在乎这些?重庆男人讲的就是个‘情’字,亲情爱情友情缺一不可,轻财重义,千金散尽还复来。世间少有,男儿真本色。
  
  
   不知道是不是爱吃辣椒的缘故,重庆的男人女人都性格刚直,心直口快。对于自己的老婆无理取闹,大多数男人会采取忍让的态度,或者是装作充耳不闻。但重庆男人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老婆在自己朋友面前不给自己留面子,伤及自己男人的自尊。一旦女人们无知到这地步,重庆男人就会肝火大旺,但怪就怪在重庆男人对家里人和外边人分得特清楚,一般情况下不会对自己女人诉诸武力。但要是在外人谁欺负了自己的老婆和小孩的情况下,重庆男人肯定护短,不问青红皂白,大打出手,不挂个红出个彩什么滴绝不收兵。相对来说我觉得重庆的女人性格更刚烈些,我们经常在大街上看见被自己老婆追得满山跑的可怜重庆男人,一边跑还一边笑,嘴里不住的求饶,其实不是怕老婆,是痛惜自己的老婆,跟谁过不去也不爱和自己老婆过不去。
  
  
   重庆男人和成都的男人有很大的区别了。成都男人性格较柔,奶气太重。两个成都男人在街上较上劲了,双方你点着我鼻子,我指着你眼睛,脏话大话连篇,但就是不见谁出手,最后多半双方各撂上几句狠话各走各了。重庆男人就不同了,废话尽量不说,拳底下见真章,先下手为强,打赢的就是大哥。重庆人也怪,喜欢看这种热闹,而且一般不同情弱者,只见那打赢的人袖子是高高挽起,满眼趾高气扬的得色,旁观的人都用近乎崇拜的眼光看着这位‘英雄’。所以很多外地女子觉得跟着重庆男人有安全感。
  
  
   重庆男人外表看似刚强不羁,其实内心柔情似水。因为他们太好面子,怕别人听见会笑话自己,所以他一般不会对自己心爱的人说什么海枯石烂呀,我爱你呀之类的甜言蜜语,也很少有在你生日送上一束鲜花之类的浪漫举动。重庆男人的柔情体现在生活中点点滴滴,需要你去慢慢品味。天冷时,你在街上瑟缩,他会不动声色的脱下外衣披在你肩上。你生病时,他会日夜守在你病榻旁,耐心的喂你吃药,抽空还要回家给你煲个鸡汤什么的。平时他会抢着和你下厨,只因为他觉得自己做的菜更可口。当你遇见危险时,尽管他身体单薄,手无绋鸡之力,但他也会巍峨的勇敢的挡在你前面。
  
  
   重庆男人的好一时半会也说不完,不过我奉劝那些找不到好男人的姐姐妹妹们,注意一下你们身边的这些重庆好男人,好好把握,因为当我把这篇帖子发出去以后,重庆男人的身价肯定会暴涨,到时候全国各地的女人们蜂拥而来,好男人就未必是你们的了,尽管你们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最后我代表党中央和国务院对全世界谨存的重庆好男人至以亲切的问候和崇高的敬意。祝你们也能找到自己心目中最好的老婆。
  --------------------------------------------------------------------------------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易万 @ 2006-04-21 12:01 评论(0)

[文学]老子是恐龙[重庆方言版]
2006-4-21 星期五(Friday) 晴

  我是混蛋我怕谁? 12月16号,一个嘿们伟大的日子,历史会记到这一天的。
  
   为啥子呀?
  
   因为豆在这一天,有个嘿们幺不到台的东西,在地下沉睡了几亿年后,破土而出,重见天日了。
  
   事情是愣个回事;这一天,重庆歌乐山下有个哈戳戳的崽儿,叫莽墩,栳了把锄头到山上切刨地,想种点红苕。刨倒刨倒的,只听到‘哐’的一声,把这个莽墩黑了一大跳。他鼓起他那二筒一雀,土头冒出来一截白花花,圆不溜秋的东西来。
  
   莽墩这下以为拣到刨财了。于是,慢慢滴,嘿们小心滴用他的爪爪刨啊刨刨啊刨的,生怕把这个宝物伤到起了。
  
   豆愣个,不球晓得挖了好久,莽墩终于把它刨出来了。妈呀,莽墩当时豆糟黑了一坐墩。只看到长梭长梭的好大一个蛋哟,比莽墩的把把还大些,看起来快有一米八愣个长。
  
   莽墩长愣个大了,还从来没听说过也没看到过有愣个大的蛋,把个莽墩黑惨老。在那点发了嘿久的呆,终于还是嘿着嘿着的把这个蛋抱回家去了。。。。。。。。。。。。。。。。。。。。。。。。。。。。。。。。。。。。。。
  
   也不球晓得这一天是老子的幸呢还是不幸。
  
   老子这天正和平时一样没得耍事得,正在拽瞌打睡做美梦,梦里头正抱到一个漂亮妹妹啃得起劲的时候,那个背时砍脑壳的莽墩一锄头豆挖到了老子的脑门心上,一下子豆把老子的漂亮妹儿黑起跑球了,老子的脑壳也开始打旋旋了。老子心头一阵鬼火乱冲。
  
   还好,这个莽墩只挖了老子一锄头豆开始用手刨了,不然的话,愣个挖下去非把老子整成个脑震荡不可。
  
   老子在这个黑糊糊又潮湿的地下闷了也不晓得有好多年了,一天确实是没得耍事惨了。老子每天豆把古代到现代能想得起的美女都拉起来幻想,有嘿多美女我各人都不球晓得想了好多遍了,都想玉了,我都不晓得明天该想哪个了?豆在这个时候,莽墩把老子挖出来了。
  
   外头的世界真的是好精彩啊,花花绿绿的,一切的东西老子都觉得新鲜,我觉得各人的呼吸都顺畅多了。
  
   在莽墩屋头呆了没得几天。一天,外头涌进来好大一屋子人哟,有嘿多戴眼镜的,一看那个眼镜的厚度豆晓得这几副颜色最撇都是大学文化以上。还有嘿多穿绿衣服绿裤儿背枪的家伙,七手八脚嘿着嘿着的把老子装到一个四面都是玻璃的箱子里头。你还真的莫说,这个箱子睡起硬是舒服,下面霸了嘿厚几层天鹅绒,箱子的里头的温度也舒服,一成不变,暖容容的,害得老子在里头尽想拽瞌睡。箱子上面还巴了个标签,上面写着‘最混一蛋’几个字。尽管老子没读过书,但豆愣个几个字老子还是斗得拢的。
  
   浩浩荡荡的好大一个车队哟。前面还有闪红灯,一直‘呜拉呜’一阵乱叫的车车儿给老子开路。几个看起来莽呼呼,点都没得表情的家伙背着枪24小时眼睛都不得眨一下的守倒老子旁边。
  
   这下老子心头有点得意了,以前那些皇帝老儿最多也不过老子这排场。
  
   只是不晓得这些家伙要把老子带到哪点去?我心头还是有点忐忑。
  
   想了一阵也没球用,管它娘的哟,走到哪点黑豆在哪点歇,不切想愣个多。老子把脚杆扯伸了,迷迷糊糊的睡各人的觉觉了。
  
   让老子觉得有点奇怪的豆是戴眼镜那几爷子,不晓得是没得耍事吗还是啷凯的,隔一哈哈豆要过来把老子盯倒,一盯豆是一两个钟头。未必老子睡觉的姿势嘿好看所?老子觉得勒几副颜色真的有点怪糟糟的,老子才懒得张势勒几个宝器也。。。。。。。。。。。。。。。。。。。。。。。。。。
  
  
  
  
   朦朦胧胧中,老子正和杨贵妃手牵手耍朋友耍得高兴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嘿醒了。老子虚起眼睛一看,好大一间屋子,装起老子勒个箱子豆摆在屋子中间的一张大桌子高头。四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些人脑壳,像看西洋把戏儿一样的都把老子盯倒,嘴里七嘴八舌的闹麻求了,把一间屋子弄得乌烟瘴气的。
  
   老子最泼烦勒种闹山麻雀了。
  
   突然,一个又尖又细,激动得嗓子都变了调的声音响起来了;同志们,静一静,同志们,静一静。
  
   说话的是个脑壳高头毛都快掉光了的家伙,长得肥头二胖的,也戴了副起码看起来豆是个专家水平厚度的眼镜,因为太激动,一张脸涨得飞红,说话也都有点结巴了。
  
   勒个眼镜的旁边还有一副画,上面画了个张牙舞爪的东西。咦?老子觉得这个东西看起来啷个愣个面熟呢?粗壮的四肢,厚厚的铠甲,后面一个琐大的尾巴,脑壳高头还有两个角斑。看到勒副画,我心头不晓得啷个搞十起的,只觉得嘿亲切。
  
   眼镜清了下嗓子,还是用压抑不住的激动说道;‘同志们啊,这个最混一蛋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现啊。多少年已来,无数杰出的科学家都梦寐以求的想找到但一直没实现,今天,这个活宝被我们找到了,世界都会震惊的。’
  
   眼镜平息了下自己的心情,又继续说道;‘我们大家都知道,史前的恐龙基本上都灭绝了。但是,像什么暴龙啊,剑齿龙啊这些恐龙我们都纷纷找到了它们的残骸和蛋的化石,但惟独没找到的就是粪鼻龙和宝批龙,为这个问题,科学界也是争论不休,很多科学家甚至开始怀疑史前到底有没有这两种恐龙。但是,今天,我们可以很自豪的对全世界宣布,我们找到了,而且还是一只活着的恐龙蛋。’
  
   说到这里,眼镜激动的把手指向了老子,老子顿时明白了,原来他们愣大一屋子的人是在讨论我。‘根据我们的观察,这个恐龙蛋是活着的,是有生命的,我们暂时把它定名为最混一蛋。至于它是粪鼻龙还是宝批龙的蛋,我个人倾向于它是宝批龙。’
  
   刚说到这里,满屋子的巴巴掌都响起来了,把老子的耳朵都快震聋了。
  
    老子心头不觉是又好气又好笑,心想;你龟儿才真的是个宝批龙,老子明明是粪鼻龙舵嘛。
  
    眼镜听见满屋子的掌声,更得意了。手指着身旁那张画继续贩言;‘大家请看,这张画豆是我们用x光加红外扫描这个最混一蛋的画像。。。。’
  
    怪不得老子觉得愣个眼熟哟,原来是老子各人的像,没想到老子还蛮上镜的嘛,老子心头一阵偷笑。
  
    ‘粪鼻龙和宝批龙外形上是很相似的,但据我们分析,成年的宝批龙在体形上要大于粪鼻龙。你们再看,这个最混一蛋虽然还没破壳,但它的体形和身长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一般的粪鼻龙,所以我们判断这个最混一蛋应该是个宝批龙。。。。。。’眼镜泡沫子翻翻的说到这里,那一屋子的人都把脑壳点得像鸡啄米一样。
  
    靠,老子是独生子女,从小就是‘三好恐龙’,[吃得好,穿得好,耍得好],营养丰富,比别的粪鼻龙发育得早一点,发育得大一点,有啥子好大惊小怪的嘛?
  
    糟刮了,看见其他那些人赞同的表情,老子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了,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太妙了;‘这些瓜娃子准备要改老子的户口了,要是给老子扣上一顶宝批龙的帽子,那真是千古奇冤,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正在老子开始着急的时候,一个白胡子老头站了出来,把手杆举起压了压,屋子头顿时豆安静了下来。老子一看这架势,豆晓得勒个老头混得有点好。
  
    这个老头长得有点喜剧,嘿大一个酒糟鼻,又缺了瓣门牙,说话’嘶啦嘶‘的有点漏风;’我不同意刚才这个屎教授的意见。大家都晓得,宝批龙是群居动物,可是,我们在发现这个最混一蛋方圆十公里的地方都进行了挖掘,没发现它的同伴,说明它是独居的,这符合粪鼻龙的生活习性。而且,我提醒大家,粪鼻龙这名字的来源是因为它们都有个遗传的毛病,鼻炎,长年累月的都拖着两条清鼻涕。刚才我观察了一下,这个最混一蛋的上鄂部分有厚厚的鼻垢,说明它长期流清鼻涕。。。。。‘
  
    听到这里我感觉嘿不好意思了,下意识的打了个环锤。
  
    酒糟鼻老头刚一说完,’轰‘,勒个屋子都差点遭巴巴掌震垮球了,老子也因为身份没被篡改,心头一顿乱激动。
  
    
  
    老子现在那个箱子上的标签也正式改成’粪鼻龙‘了,最近把老子忙惨了,坐飞机豆像你们坐公共汽车愣个频繁,世界各地一阵乱飞。每天都是些不同肤色,不同眼珠的人来打老子的望,老子也从来没虚过场合。凡是人群中有点乖的妹儿,老子是一个都没放过,秋波一顿乱嫜。唉。。。。只不过。。我觉得现在的妹儿比起我们猪猡纪那时候的迟钝多了,居然一个二个都没反应得。。。。。。
  
    老子没出土前,大熊猫那几爷子猖狂惨了,长期把各人封为国宝。现在没球得人甩事它们了,各大媒体都跟倒老子屁股后头打旋旋了,大熊猫那几爷子把老子恨死一滩血了,到处出老子的言语,还说要请人下老子的胳膊。
  
    来撒,谁怕谁?老子是恐龙。。。。。。。。。。。。。。。哈哈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易万 @ 2006-04-21 11:47 评论(0)

[文学]悲情玛蛋恋
2006-4-21 星期五(Friday) 晴

  我是混蛋我怕谁? ( 一 )
  
   快到下班时间了,办公室的几部电话却此起彼伏起来。今天是周末,办公室的几位同事好象反而比平时忙了。小丽刚接到老公的电话,叫她下班以后去接孩子。那边叶子的电话又响起来了,听语气好象是今晚上有人约她去解放碑看(七剑下天山)。办公室里唯一的一个男人晴天手捂着电话听筒,悄声的说着什么,从他的面部表情,眼角眉梢荡漾出的那一丝春色不难看出他正在和热恋中的女友谈话。。。。。。。
  
   玛雅伸了个懒腰,靠在沙发椅中意兴索然的看着同事们安排着周末的活动,右手无聊的转动着手中的签字笔。桌上的电话今天就像哑了般,从下午上班就没曾响过,仿佛全世界都把她遗忘了。
  
   自从上次恋情失败后,玛雅已两年没交过男朋友了。平时上班时间还好打发点,玛雅最怕的就是过周末,每次一到了周末,玛雅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单和寂寥。
  
   其实玛雅性格并不内向,朋友也挺多的,但她的朋友很多都是结了婚了,要不就是正处在热恋中。每次周末玛雅都孤零零的在自己的单身公寓里渡过。。。。。。。她实在很怕这种孤单的日子,但现实却又是那么的无奈。。。。。
  
   玛雅挺漂亮的,性格也迷人,这两年里身边也不乏追求者,其中一个还是什么外资企业的老总,可是在跟他们约过几次会后,玛雅就再也不愿意和他们见面了。好姐妹们都觉得奇怪,问她原因,玛雅但笑不语。
  
   玛雅是个爱情完美主义者,跟这几个粉丝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玛雅内心一点感觉都没有,所以她干脆就放弃了。姐妹们都笑她,说她准备做石女了。。。。。但其实在她内心渴望的是那种轰轰烈烈,爱得死去活来的那种爱情。
  
   终于挨到下班时间了。。。。。。。
  
   看着同事们像被囚禁的鸟一般欢快的冲出办公室,玛雅慢吞吞的收拾起桌上的东西来。
  
   晴天走到办公室门口回头问了句;‘玛雅,小茜今天约了我吃饭,然后晚上我们去好乐迪唱歌,你要去吗?’
  
   晴天刚交的女朋友叶一茜是玛雅大学时的同学,读书的时候关系还挺不错的,但毕业后就各奔东西,很少联系了。那次叶一茜到公司来找晴天的时候,玛雅挺意外的,感觉这世界真是小。后来她们又还在一起玩过几次。
  
   玛雅心想自己好久没去唱过歌了,再不练练估计真的可能要失声了,再说也有段时间没见到小茜了,于是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易万 @ 2006-04-21 11:36 评论(0)


页码:1/-23     

本站域名:http://yw701107.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