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泽民专栏

余泽民专栏

铁巷里的宁静海

余泽民 发表于 2014-01-02 12:08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铁巷里的宁静海

 

铁巷里的宁静海

 

余泽民

 

去找阿蒂拉,要逆行穿过一条时间的隧道。

他住在布达佩斯八区的铁巷里。那是一条不长的窄街,夹在大环路与小环路之间,是帝国时代的老城区。街里的房子大多有上百年历史,墙体很厚,门洞幽深,举架很高;由于......

百年不孤独

余泽民 发表于 2013-08-28 11:20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百年不孤独百年不孤独......

以文学的名义诱奸文学

余泽民 发表于 2013-01-14 09:2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以文学的名义诱奸文学

 

余泽民

 

    微博推出个热门话题,说国内某报纸公布了新的“中国作家首富排行榜”。

 

    首先,我对弄这个榜觉得厌恶,因为太具中国的“比富”特色。商界比富有合情合理,因为财富是商人成功的核心标志;可给作家比个什么富?意义何在?想来写作者的挣钱多少,说明不了写作的质量,市场价值不等于文学价值,流行价值不能于传世价值。打个通俗的比方,就像给数学家评一个“身高排行榜”,给画家评一个“肺活量排行榜”,给飞行员评一个“阳具长短排行榜”,这类比较能说明什么?

 

    当然,肯定说明了什么。不过说明的肯定不......

情人肉

余泽民 发表于 2012-12-20 13:18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情人肉

 

马利亚斯博士(匈牙利)

 

余泽民 译

 

 

温德尔是个敦实健壮、黑眼睛炯炯发光、蓄着八字翘胡子、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喜欢穿着体操背心、紧身裤和高筒皮靴坐在自家门前歇闲。他在城郊一座兵营里当副官,上司训他,他呵斥下属。

 

兵营里军纪异常严厉,不过到了周末,只要没有演习或值班,他就穿上擦得反光的皮靴,用发蜡将中分头向脑后抹平,身上喷了迷迭香型的科隆香水,买好鲜花,出门追猎漂亮女人。在公园或咖啡馆里看上哪个女人,就伺机凑过去自我介绍,跟她们玩笑,但很少能够把谁迷住。一旦有谁上了圈套,被他骗去看电影,他就会迫不及待地想要接吻,在公园里、楼道里头动手动脚,死缠硬磨。需要的话,他会动用暴力。“不管怎样,目的最......

由受难者到闯入者

余泽民 发表于 2012-11-16 11:49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前年我写了一个中篇小说《空城》,登在《小说界》上由《北京文学》转载。日前被收入张颐武主编的《全球华语小说大系·海外华人卷》中,网上看到这一卷的编辑师力斌先生写的一篇编辑体会很不错,贴到这儿。另外,好友毕亮的短篇小说《继续温暖》被收在《青春卷》里,推荐一下。

 

......

吃人婆

余泽民 发表于 2012-10-19 09:47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6
  

......

男人的频率

余泽民 发表于 2012-09-17 11:13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男人的频率

 

......

变男变女

余泽民 发表于 2012-07-30 15:58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变男变女
  
   余泽民
  
   只要提到变性人,我们都会习惯性地联想到泰国人妖、舞者金星、艺人河莉秀或竞相风骚的伪娘们。但前几天我跟一位搞心理学的匈牙利朋友聊天,从他嘴里得知了一个有趣的事实:全欧洲做变性手术的人越来越多,在西欧国家做男变女手术的多于女变男,而东欧国家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根据布拉格查理大学性学研究所公布的一项调查表明,在捷克和斯洛伐克,通过变性手术由女变男的人数,是由男变女的三倍。无独有偶,《性学百科全书》里说,尽管乌克兰社会的男女比例失衡到将近四比一的程度,但想做变性手术成为男人的女人比例远高于西欧。更不可思议的要数波兰,朋友告我,想变性的波兰女人居然是想变性的波兰男人的七倍!
  
   记得被称为“中国变性手术之父”的何教授曾把变形手术形容为“纠正上帝的错误”,可是同在欧洲大陆,为什么神的错误会这样地域鲜明?同信基督的欧洲人,为什么对性别倾向竟如此不同?东欧与西欧,想来不仅是地理性划分,它们曾被铁幕相隔了半个世纪,会不会在变性问题上还存在着人类社会自身的影响因素?
  
......

新话世界

余泽民 发表于 2012-04-17 09:20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7
  新话世界
  
  刘苏里
    
     对没有经历过《1985》所描述生活经验的读者,这是一部警示小说。对有类似生活经验者,作品中的诸多事件、人物,事件发生背景、人物活动形状,皆会似曾相识。


  
    此作的大哥篇,乔治•奥威尔的《1984》曾引起一些争论,比如奥威尔是左派还是右派,是社会主义者还是自由主义者。《1984》篇尾提到“新话”的定义、新话实施的具体步骤,以及新话辞典颁布的年代——2050年。《1985》延续了奥威尔关于新话的预言。在我看来,这才是作品值得反复品读......

1984后肯定是1985吗?

余泽民 发表于 2012-02-15 13:42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1984后肯定是1985吗?
  
  (*我新翻译的匈牙利作家道洛什•久尔吉的小说《1985》不久前由“世纪文景”出版,这本书是奥威尔《1984》的续写。这本书曾在冷战时期的匈牙利被禁,曾在冷战后的欧洲走红,现在似乎被遗忘了,因为欧洲的历史已经翻过了一页。不过,我们读起它来并不觉得过时,也许,因为历史还有那么多相似之处。书出版后,我应《中国新闻周刊》编辑之托,帮他们跟作者做了一个书面访谈,在这里转一下,值得一读。)


  
  “老大哥”死了,自由还远吗?
  
    如果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1984》是一出精彩的政治寓言,那么匈牙利作家道洛什•久尔吉续写的《1985》则是一部现实生活的政治讽喻:“老大哥”再也不能看着你。因为他死了。
......
页码:1/6  [1][2][3][4][5]:
博客简介

邮箱 vitreousbirdy@yahoo.com.cn 余泽民,北京人,现居布达佩斯。 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后在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攻读艺术心理学硕士研究生。90年代赴匈牙利,从事过医生、教师、翻译、编剧、记者、编辑、插图画家等多种职业。著有中篇小说集《匈牙利舞曲》、长篇小说《狭窄的天光》、文化专著《咖啡馆里看欧洲》《欧洲醉行》和散文集《欧洲的另一种色彩》等。翻译诺贝尔奖得主凯尔泰斯《英国旗》《命运无常》《另一个人》《船夫日记》,艾斯特哈兹《赫拉巴尔之书》《一个女人》等。多部作品发表于《当代》《十月》《中国作家》《大家》《文学界》《百花洲》等杂志,《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选》等多次转载,长期主持《小说界》“外国新小说家”栏目。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匈牙利记者协会会员。
今日心情

友情博客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