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
余怒

2010-8-16 星期一(Monday) 晴

枝叶与诗经

黑光


一

在《向余怒致敬》一文中,我曾这样评价余怒的长诗《枝叶》:“长诗《枝叶》,精简凝练,意象纷呈,思维跳跃,清新自然,语意跌荡,是新诗语言得到创造性发挥的一个特殊案例,堪舆《诗经》比较一番”。为什么要说与中国诗歌的源头《诗经》比较呢?原因在于《枝叶》让我看见了源于《诗经》的中国诗歌语言的艺术特质。如果说《诗经》是中国诗歌的源头,那么《枝叶》可以说是中国新诗的诗经!
《枝叶》让我大为惊讶,惊叹:我们诗歌古老的传统复苏了!新诗与古诗气脉完全接通了,古老的血液获得新生了!余怒的尝试无疑为中国新诗开拓了民族语言的道路。
《枝叶》是对民族传统的重新涉足,更是一次崭新的考察。《枝叶》恢复了今人对传统的记忆,证明了今人具备对传统继承和拓展的能力。
《枝叶》的出现,无情地证实了新诗自胡适以来所谓闻名诗人能力的薄弱。
《诗经》,从爱情开始;其动人心魄的地方不外乎一个“情”字,朴素的透明的没有杂质的情。
《枝叶》,爱情贯穿始终,是枝叶丰满的现代人的情。
读《诗经》,我们为先民们朴素的单纯的真挚的无遮无拦的情感所感动,心向往之,并像被清澈的泉水濯洗过似的悦意。
读《枝叶》,感到的是先民的爱情或多或少地保留或复苏在中国安庆这所小城郊外的两个现代青年男女诗人的心里,感动之余不免慨叹。
《诗经》,基本的句式是四言,四字一句,四句一节,显得朴素而有节凑,是古代的歌谣,易于颂唱。
《枝叶》,基本句式是两句,两小句一节,两节一段,句式短小精简,节凑明显,易记,可谓现代的歌谣。
诗经《关雎》第一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诗歌首先呈现给我们的是那“关关”的声音,很符合人们认识自然的法则,等于一个人先听见“关关”鸟声,再循着声音望去,发现了一对雎鸠,在河中间的州上。这是面对自然景象时实时的表达,直接的表达,第一次表达。而一些学者把他翻译成白话文为:“一对雎鸠鸟相互和鸣,在河中间的州上”。雎鸠鸟在前,鸣叫声在后,在荒草萋萋的河洲上,路人先于声音发现雎鸠鸟实属不易。显然学者们的翻译更像是理性的书面的表达,是后来的描述,是再造句的过程。书面表达的惯常方式是启动理性审视思维,因为书面表达是在对认知对象经过重新思考后再表述出来的,自然反映出作者对待事物态度的轻与重、主与次,这是第二次表达,我视为理性表达,或知识性表达。这种书面的表达有助于对诗句的理解,但与古人那种道法自然的在场感的诗性表达却相去甚远。
《枝叶》之三十:
茎啊
露水啊

流年啊
你奈我何

诗人首先感觉到的不是花园里纷繁的花叶,也不是艳艳的花朵,而是直挺挺的花茎,这是一种向上生长的生命力,接着感受到的是湿润的露水,爱情的滋润甜蜜,其后感受到时间,而时间在真正的爱情和性爱体验中是无作为的,消失或停止的。这里的情感与经验的抒发,都是直接的,是对第一感觉的捕捉,对物象第一时间的把握,思维在物象上没有做丝毫的徘徊,而直取要津。这种诗性表达在中国古代诗歌中是常见的语言习惯,是中国诗歌的独特性之一,白话文兴起之后却流失了,好在余怒又为我们找回来了。
诗经《绿衣》第一句:“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现代学者翻译成白话文是:“绿色的上衣啊,绿上衣黄衬里”。对于“绿兮衣兮”的这种翻译,使“绿” 以定语的身份名正言顺地成为“衣”的修饰词,重点在说......

吴橘 发表于 2010-08-16 22:17 | 正常分类:评论 | 评论: 1 | 浏览:494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7-31 星期六(Saturday) 晴

《饥饿之年》

第一章



“不要捕捉飞着的绿东西”,一个四肢胡
乱缠绕在一起的残疾人对我说。我刚学会
走路观看嘟哝,对不同的形体感到好奇,
双手在空中乱抓,似有绳子在空中吊着。
飞着、绿,是什么意思?这些我不懂,但
房门开了一道缝,偶尔也会有突然泻进来
的光。我懂得类推:帽子上衣裤子鞋,可
以组成人体;蜷曲的毛弓起的脊椎翘着或
耷拉的尾巴,那是猫或狗。也许是残疾人
这个形体很有趣,我喜欢听他说话,喜欢
看他。他身上有一股面碱和瞌睡混合的味
道。他是衰老的,可又是柔软的。他曲膝
抱起矮小多病的我时,我相信,全世界被
濡湿的柔软总和也不过如此。请允许我这
么想,从窗户爬出去,这么不听话。他教
我练习抓东西,使用手腕和指关节,(你
得学习螃蟹,)启发我的触摸能力。直到
我的每一根指头都像夜间睁着眼睛的哨兵。
我不理解战争动物。有奇怪的东西悄悄潜
伏在我的身体里。“长大了你会懂得怎么
用它来安慰女人。”“是夜间的哨兵吗?
军人用以自慰的军需品?”“不,两只手
交替,像这样,这样。”他做了一个类似
滑翔的动作。他坐在轮椅上,身子往上伸
展,同时诱使我听命于他。



一个孩子和一个残疾人,他们之间有无肉
体上的瓜葛?木头架子和牵牛花。我喜欢
他身上的怪癖胜过喜欢三分钱一根的香蕉
冰棒。“你看,大象的鼻子那个长哪。”
它将细枝嫩枝囫囵地卷入口中,比我们一
个月咽下的食物还要多很多。早晨醒来的
大象啊,中午的牵牛花啊,我现在还没明
白过来。我刚刚哭过,眼屎糊了睫毛,无
法视物。我看不见你,尽管你的嗓门很大,
尽管你膘肥体壮浑身是肉。他经常将邻居
们比作大象,让我离他们远点。斑蝥的气
味好闻吗?当然不。可那个送信的高个子,
总是猛不丁出现在你的面前。眼珠朝上翻,
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嗨,你的信。”
“嗨,你这个下三滥的小太监。”我可不
管是谁的信,从他的裤裆下钻过去,噗哧
一声就撕开了信封。“嗨,我的信,我的
远方的小妻子。”她一定爱打扮又不尿床,
凸眼睛看人又多情,有着少数民族的大骨
架美。在我跑到你的轮椅后面藏好之前,
高个子总能准确地提起我的一条腿。我为
我有这样蹩脚的一条螃蟹腿而感到沮丧。
我宁愿成为小太监失去命根子永不生育也
要换一对高个子那样的腿。长颈鹿骑上大
象,再也不怕丛林和路途遥远,再也不会
赖在你的驼背上让快要散架的轮椅在水洼
遍布的巷道里吱呀地瞎转。




一双仅剩下七个指头的手还那么灵活,简
直是青蛙的天敌。它们翻腾着、绕着,在
菜刀剁下青蛙的头时哧地撕下它的绿兜兜。
我也有一件兜兜,幸好是红的。那双手曾
在里面抚摸过我的干瘦的肋骨根根的肚皮,
发育不良的汗涔涔的命根子。绽了线的兜
兜毛边在手指的拱动中轻拂着它们,使我
好痒。“叔叔,叔叔。”我有个奇怪的习
惯,一痒就喊叔叔,疼了反而不做声,不
叫任何人。我不要绿兜兜。绿家具绿房间。
任何绿。在八月铁丝网一样的热浪中,我
穿着这么一点点,抵抗着露天放映场里的
众多双手。肥胖的修长的毛茸茸的脏指甲
的。年轻的手与老人的......

吴橘 发表于 2010-07-31 15:25 | 正常分类:诗歌(2010年) | 评论: 0 | 浏览:461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7-3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不解诗歌论坛

诗生活专栏

总提醒有敏感字符,无法发出长诗全篇,只得链接网络版,存之——吴橘

吴橘 发表于 2010-07-31 15:23 | 正常分类:诗歌(2010年) | 评论: 0 | 浏览:50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6-11 星期五(Friday) 晴

《元旦之诗》

当我们还有呼吸时我们要明白
哪些东西容易使我们产生疲劳。
读书,醉酒驾驶,
一日三施的性生活。
戴着夸张的帽子,假装与
朋友谈心,非要熬到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才
起身告辞。“新年好,呵呵,新的一年
终于来了。”葡萄酒喝完了,还有啤酒。
礼花缤纷,好看着哩。有人带来
几个漂亮的街头女子以助兴,这下你不会
打瞌睡了吧?(有人甚至恶作剧地
牵来一头红眼睛的母狒狒)
总归是动物嘛,不说也罢。

像是很多天没睡觉似的,
感觉脑袋始终漂在水面上。
是不是因为
吃饭时听到的一首音乐?是不是走着
走着,突然感到没希望了?音乐很操蛋,
像一团猪下水。
连音乐都如此,更遑论其他。
相互做人工呼吸吧,或者吸一点氧瞧瞧。
实在不行我们可以用两根指头塞住
她们叽里呱啦的嘴。即使她们是小鸟
也不行。何况她们不是什么小鸟。

2010.1.1.


《时至今日》

时至今日,我知道已经没必要
仇视所有的没完没了。天上的
行星、树上的梨子、水中的螃蟹以及
令人头疼的逻辑学,
英特网和宏观经济。
世界这么大,我在其中,
一个小浪花似的IP(你对我感兴趣,
就人肉搜索一下)。行星与我
是相对的。旋转是负担。
被划破肚子的马哈鱼
在大海里,仍然想着
逆流去产卵。当然你也可以将这种事
视为精神上的一种诉求。
最近一段时间,我在训练如何感知别人,跟在
陌生家伙的屁股后面,从模仿他走路到
跟着他哭和笑——一次在外地,我甚至
试图改变我的安徽口音——如同你们
训练一只狗
如何去嗅客人的衣角,讨客人的欢心。
我希望有人与我合二为一,
在某个时刻,最好任何时刻。
但不同于做爱。
不同于她在草地上打滚。
在306国道上,货车一辆辆
驶过去,一路鸣着喇叭。
有时我也有招手的欲望。
此时一个压低嗓音的摇滚歌手,在路边
摇晃、唱:“我不帮你脱身,我不帮你脱身”。
就像他故意如此似的。

2010.4.20.


《我不在这......

吴橘 发表于 2010-06-11 01:01 | 正常分类:诗歌(2010年) | 评论: 0 | 浏览:36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2-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不是为了耳朵》

看见合唱我就
毫不客气地换频道,很多人,
荡呀漾,仿佛世界在他们的笼子里,
金丝雀啊?布谷布谷的布谷鸟啊?
好在电视
是数字电视,数字时代蛮好,困了不用
睁眼,厌烦了就说厌烦,
头脑简单,动动拇指。
也谈不上厌烦,总之,
是血液循环系统的问题,是空间和一个
不需要空间的瘦子的问题。诸多问题。
今天星期天,可以随意些,
沙发双人床,萝卜白菜,遥控器耳塞。
没必要火烧屁股似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我腾出一个晚上,不是为了
搬进更多的桌子椅子,
不是为了耳朵。
我是为了。不说了。你们
别叫醒我,别布谷布谷。

2009.1.22


《致儿子》


有时我想爬树,
和儿子一起,通过树枝树叶亲近儿子。
儿子长大了,他更喜欢独自爬树,
边爬边自个儿跟自个儿说话。
什么都可以遗传,孤独。
没有办法,
就看你如何安慰自己。
棒球迷爱棒球,喜......

吴橘 发表于 2010-02-27 14:46 | 正常分类:诗歌(2009年) | 评论: 0 | 浏览:429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2/3  [1][2][3]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