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李子的天空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用户:
密码:
·2006-12 ( 5 )
·2006-11 ( 122 )
·2006-10 ( 55 )
·2006-9 ( 48 )
·2006-8 ( 4 )
·2006-7 ( 39 )
访问:243100 次
日志:196篇
评论:108 个
留言:86 个
建站时间:2006-7-7
蘅山剑法 管 理 员




郁李子的天空
首页 | 留言板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今日心情
11、25深夜
2006-11-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读书损气,最易口干。躺在床上,读一千字文,反复读之数十遍,不觉口干难忍。吾师尝谓:“读”字二十余划,所以读诗诵文须要反复二十余遍方可。我深以为然,也每见诸实事,求其烂熟于心,与我俱化。所以常常口干舌燥,久而久之,虚火甚炽。可惜每拿起书来,便很自然的读出声来,常为旁人所笑,而自己也费水甚多,可谓两不得也。

今天又然。读得口干,欲喝茶,起来,颇冷,奈两水壶空空如,于是再躺,无奈越躺越干,想出去买点水果,一来已是夜十一点,二来怕冷,于是再躺。还是睡不着,起来,出去。忍一夜之口渴,何如忍一时之寒。此事虽小,也可以喻大也。

街上很冷清,孤独之余,反第一次觉得此城市甚至此世界却是属于我的。我可以极端自由的哼上一曲《水调歌》,声音高一点也无妨,只是怕口干更加,所以还是轻轻的自我陶醉吧。我也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到街路的中间去,并不用担心汽车来撞我,也无须在意所谓的道德批评。总之,深夜,一个人,走,自由极了,是的,孤独是最自由的。白天,千万亿人分一个世界,而现在,世界是我的。

走了很长一段路,没有发现水果摊。只有几个面店开着,热气和着路边......

蘅山剑法 发表于 2006-11-25 23:59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车成杰兄来电:请你吃酒。
2006-11-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一早起来,忽忽如失。破天荒的打扫卫生。坐着,读稼轩词,聊以解忧尔。

注稼轩词一首。车成杰兄来电:请你吃酒。我说:你来,我请你。车:你请,我就不来了。

车兄来,带来兔肉、黄酒等。俞翔兄来。戴先生携诸兆华老师来。诸,学绘事于戴先生门,现在欲向我学作诗词,我很惭愧.但很佩服其好学之志.

范宏杰短信:明日带一试卷来桐共赏之,展开长一米三,楷书书就,盖有两章,此卷或许是清末开开经济特科时的,或是清末民初的书院试卷,题名<元世祖立市舶司定双抽单抽之制论>,全文一千余字.

坐了一天,腿稍觉痛,逛街去,看看桐城夜色.

......

蘅山剑法 发表于 2006-11-25 10:58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49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11、24:新知旧识
2006-11-24 星期五(Friday) 晴 



 晚饭后,益智李春毛来,喝茶聊天。

李说:我的读书兴趣在近现代,所以自己也有意识的集中读这一段的书。最早的时候,读巴金,罗曼-罗兰等文学作品,后来渐渐转向思想性著作,读的多的是国外的。现在不想再回头读巴金,他留给我印象很好,我不想破坏这个印象,因为说实话,他的作品文字是一般的。罗曼-罗兰的作品傅雷翻译的好,大气。

李说:我比较喜欢王元化,像他这样既有学问又有思想的人很少。

20点30分,戴卫中先生来,与戴先生四年前相识,迄今没有联系。很开心。戴先生说到有人推荐他的朋友来我处学习,所以过来摸摸底,想不到是你,我放心了。李春毛兄说:可以尝试办个小型的国学培训班。

21点,李回。戴先生聊佛学、牛顿、爱因斯坦、波尔等。22时,戴先生回。
......

蘅山剑法 发表于 2006-11-24 22:11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张森生老师来
2006-11-24 星期五(Friday) 晴 

2时,张森生老师步行而来。带来《藏书报》2006年11、13第46期复印件。缘起即昨天与吾师说及此报,张老师来,说:“昨天晚上徐医师来电,说起,我今天复印好了”,我很感谢。张老师通过此报买《中国文学史大事年表》、《中国近代文学大辞典》、《明词纪事会评》三种。

张老师说:今天看电视,说于谦是桐乡晏城人,我以前编《桐乡市志》时,有晏城于氏寄来材料,但我觉得孤证,不足据为典要,没有编入市志。做考据,要讲究证据,不能凭孤证。

张老师又说:严格的说,我是青镇人,在河东。以前湖州那里编乡土资料,说茅盾是吴兴乌镇人,很不严格,茅盾是青镇的。这个现象就像是绍兴萧山一带“夺”西施一样。

又:49年开始,桐乡书店的开开关关,我基本都见着了。这个行业确实是不容易的。你开店,关键要坚持,要守住。

张老师说了很多鼓励的话,我很感谢。4点,张老回。

北京俞国林兄短信:阴历11月来桐乡.
......

蘅山剑法 发表于 2006-11-24 16:34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7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李建阳说:潘漠华是我老乡。
2006-11-24 星期五(Friday) 晴 



 上午,武义李建阳来。李,浙大信息管理系毕业,工作单位:杭州IDEA建筑景观设计有限公司。今天出差来桐乡,说:“我看到国学书林,就进来了。”

 聊天,甚契。李说:“我是武义县坦洪乡人,我们乡出了两个人物:潘漠华、潘洁滋”。按:潘漠华,湖畔诗社创始人之一,与应修人、汪静之、冯雪峰齐名。潘墓在坦洪中学旁边。潘洁滋,著名画家,解放前在北京,北方解放时,电报回家:把家里的田地卖了。按:两潘俱地方豪富。李建阳说:坦洪乡解放前属处州宣平县,解放后并入武义,属金华。

 又,武义云华乡陈方豪,为嘉兴沈均儒秘书。李说:我们武义最有名的应该是汤恩伯。

 李说:余光中的诗有调侃古人的味道,不是贬义的调侃,很有意思。譬如余有一诗,叫《与李白同游高速公路》。

 与李兄喝酒,真所谓倾盖如故者也。李说:我不写东西,只吃鸡蛋,但不下蛋.
......

蘅山剑法 发表于 2006-11-24 13:46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67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11、23
2006-11-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张振刚老师来,徐树民夫子来。

徐子讲到文革,说:杜诗所谓“丧乱多死门”也。

徐子邮购《中国医学大成续编》。2点,民盟有会议,徐子去。

......

蘅山剑法 发表于 2006-11-23 14:02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5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陈老师的话之二
2006-11-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 现在这个社会,凡事都不能按道理,我们以前都讲“按道理”,人家也跟你“按道理”,现在就不行了。譬如做生意的人,老底子时候,讲究信用和产品质量,胡庆余堂里就有“真不二价”和“戒欺”两块匾,现在呢,能骗就骗,被发现了,能赖则赖。

 现在做人比以前难多了,什么常识都要懂一点,比如到医院看病,什么都不懂,就要大吃其亏。动不动就名药贵药的开出来。

 我家以前有明版的《资治通鉴》,清金陵书局的《前四史》,清版的段注《说文》,我从小就读的。还有交交关关的旧书,文革时都被烧了。

 中国的毛病,都出在八年抗战。不可否认蒋介石是个专制者,但至少比某些人要好,他要是有点民主意识,不用武力,而给异己者参政的空间,中国应该会好的,就像狗一样,要给一点空间,它就不会跳,关门打狗,结果是自己吃亏。

 中国的事情,变来变去,要么老样子,要么变坏了。清朝的军机处,是议政王大臣变出来的,相当于常委。但容易机构老化。

 西方民选,中国古代是从民选到科举,现在是长官......

蘅山剑法 发表于 2006-11-23 13:10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7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陈老师说:许倬云《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提法草率
2006-11-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 陈老师,现年63岁。退休前为练市中学教师,现居桐乡。昨天来,与聊,甚契。今天来,说:昨天雨大,心情也不好,今天好。

 陈老师说:昨天读《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觉得其某些说法很草率、粗疏。譬如书中说东汉党锢的代表孔融和刘表,这就大错了,实际上应该是陈蕃、李膺、范滂等,又譬如说党锢以后知识分子中心转移到荆湘地区,此又大不然,因为荆湘算得上人物的无非是诸葛亮、庞统数人而已,但曹操手下却集中着一大批精英,还有东吴也是,顾雍、张昭等都是经学大家,这些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

 陈老师又说:曹操手下的知识分子多不在诸葛亮之下。

 陈老师说南怀瑾:不可否认其知识很广泛,但他的书都是一个套路。不过年轻读一读也好,总比不读书好。

 又说:香港版的四册本《金瓶梅》好在有注释,因为古小说的难解处就是当时的口语,有时候读古小说,真比读文言文难多了。文言文是有一个固定的程式的。
......

蘅山剑法 发表于 2006-11-23 12:10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4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杂感几则
2006-11-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 1、常常听到“鲁迅只破不立”的议论,以为称思想家不够格。当然世人自有他要妙的道理,但只并无妨于我之喜欢鲁迅先生,思想家不思想家,于鲁迅并不重要,但如果说“只破不立”便不能称思想家,却也未必,释门迦那提婆也只破不立,但谁能说他不是思想家呢?其实,身名乃大患之所本,众生常斤斤于一个名字,也许却正为鲁迅所笑呢。进一步说,称鲁迅为思想家或不称其为思想家者,都属佛家所谓的“边见”,于鲁迅并无损无益、不增不减。

 2、世俗逻辑恒因果颠倒,朋友说:尝闻村妇说,什么计划生育不计划生育,现在粮食多得吃不完。朋友觉得很可笑,但似此逻辑实大行于世俗中,鲁迅《阿Q正传》里,世人证明阿Q之为坏人也是如此。古与今真所谓将无同也。

 3、人皆知做加法,鲜有知做减法者。


......

蘅山剑法 发表于 2006-11-23 11:17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0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转车成杰兄:将饮茶
2006-11-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作者:梧桐树下车前草 提交日期:2006-11-23 7:55:00


将饮茶,是在郁兄书店里的一种微妙的感觉。因为每一次到那里,总是和接送儿子下围棋相联系,所以那段时间像白驹过隙一般,仿佛刚端起茶杯,就发现时间已到,只得起身离去。
适逢今天下班早,大约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支配,所以只身去了郁兄处。每次碰到郁兄,我只能乖乖地做个听众,因为除了缄默,任何一句话都可看作鲁班门前耍大斧。到了那里,原先招呼过来的强兄还未见踪迹。由于惧怕郁兄的学识,便打电话给俞兄,他们在一起定会发精彩议论。怎奈此兄的手机总让生活变得更加寻味,这一次也同样接不通。所幸,我这次乖乖地拎了瓶酒去,深知如果没有十二分的酒力,自己是不敢在他面前诳语。
果然,酒过三巡,尽管舌头有些呆滞,但放肆多了。不知不觉,就建议郁兄装部不必月租的电话。也情不自禁地讲到了综合与分析这两种思维的倾向,自己也胆大妄为地举了李商隐的《乐游原》,和博尔赫斯的《余辉》与《维拉·奥图萨尔的落日》两个例子进行比较。然后,又讲到了庄子的“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中......

蘅山剑法 发表于 2006-11-23 09:55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3/20  [1][2][3][4][5]:

本站域名:http://yulizi1977.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