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妖娆

独自妖娆

yqlinyuan.blog.tianya.cn
在无人处绽放芬芳。
<< 2018 十一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博客信息
博主:林媛_ 
栏目分类
家乡风景 (1)
学词日记 (1)
重读诗经 (4)
乱读史记 (2)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重读诗经——看山不是山(2009-8-5)
[野史乱弹][无责任巨坑]史盲读《史记》二(2009-8-4)
[野史乱弹][无责任巨坑]史盲读《史记》一(2009-8-4)
[书余文字]重读《诗经》——见山不是山。(2009-7-3)
[书余文字]重读《诗经》——见山不是山。(2009-6-22)
重读《诗经》——见山不是山。(2009-6-19)
流水如玉(2007-6-24)
青琐对芳菲(2007-6-24)
更多>>
最新评论
献洲也是同乡啊,幸会。巧笑倩然是特意这样...(2007-6-30)
哈,乐清人撞见乐清人的博客,幸会了。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9-8 ( 3 )
2009-7 ( 1 )
2009-6 ( 2 )
2007-6 ( 2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8860 次
日志: -86篇
评论: 2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7-6-20
博客成员
林媛_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1 13:06
流丽年华昧
2018-10-31 20:45
思念秋天窍
2018-10-27 18:41
思念秋天窍
2018-10-24 23:06
叶小琛挪
2018-10-22 09:13
小志先生生b
2018-10-19 10:16
jfsvwn17464
2018-10-18 10:11
九州神国阜
2018-10-18 09:58
深海悬崖
2018-10-18 08:39
叶小琛挪
2018-10-16 16:10
jfsvwn17464
2018-10-15 22:54
伊利冰淇凌淇汗
2018-10-15 22:46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2009-8-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重读诗经——看山不是山
  3、服之无斁
     记得小时候曾见祖父有一套景德镇瓷盘瓷碗,盘碗底下有他的名字,极宝贝,用尼龙带子绑得严严实实,藏在碗橱深处,日常舍不得拿出来用。后来分家搬家,许多东西不见,这套碗盘也失了踪迹。他心疼得紧,每每念叨起,总是思绪远走,神情木然。
    
     祖父是农家孩子,小时候一穷二白,给地主人家做长年(长工)。后来年岁渐长,娶了同村女子为妻,生养儿女,大大小小八九口,常常入不敷出。他是各行各业都做,却赚不到钱,整日为吃饭发愁。
    
     那一年,他听同村人说,贩卖私盐能赚钱。他同了他们一起,去海边晒盐人家偷偷收购私盐,高价买得二百余斤海盐。他一副箩筐扁担,一根包铁拄杖,翻山越岭,一路挑到江西。我敬佩祖父当年心志坚强。这样的风餐露宿,还要躲避查缉私盐的官爷,不敢走官道,专拣无人小径,从荒山野岭上过。那时山上虎蛇出没,一个不好就要出祸事。
    
     整整一月余,他竟平安到得江西,一担盐巴卖得好价钱,挣了银洋又在景德镇买了署名的好瓷器,一路欢喜要回家。
    
     只是穷人家总是坏事多过好事。......
# posted by 林媛_ @ 2009-08-05 21:16 | 正常 分类:重读诗经 |评论(0)| 浏览:18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8-4 星期二(Tuesday) 晴
[野史乱弹][无责任巨坑]史盲读《史记》二
继续八《史记》

黄帝自从打败了炎帝以后,基本上是大局已定,当然不是说万事大吉了,那些个诸侯也不是都乖乖听话的,特别是最牛B的那个蚩尤。天下是块大肥肉,谁都想咬一口。黄帝和炎帝三战,蚩尤估计觉得他们是两败俱伤了,腰杆子也硬起来了,“不用帝命”,根本不听你黄帝的指挥。

俺们现在都了解,做领导的是不可能允许手下特立独行的,你一个人特立独行了,其他人的工作怎么做?咱这皇帝的脸面往哪里搁啊,一点威信都没有这个皇帝还怎么当下去?于是嘛,黄帝就要去征讨这个蛮横的蚩尤了,据说是在涿鹿这个地方——俺一直以为是逐鹿,原来不是 = =!俺是历史盲,请无视这句吧……

下面这些不是历史事实,是纯谣言纯八卦。

蚩尤是什么人?九黎族的老大啊!传说他有81个兄弟,咱是佩服他的爸妈的,这也太能生了,都赶上人体制造机了,他老爹肯定不只一个老婆,至于他是不是只有一个爹,这也是个疑问,毕竟新石器时代还是很原始的说不定还有母系氏族的痕迹。咱们回头看他的81个兄弟,传说他们都是人面兽身——埃及的狮身人面像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跑去造的——铜头铁额,平时不吃饭吃沙子。这是人类吗?怪兽吧……不过传说嘛,就算是变形金刚也行啊。总之就是蚩尤有81个无比牛B的兄弟,光这81个兄弟出马估计都能一敌百了。

碰上这样的对手嘛也活该是黄帝倒霉了,虽然黄帝带着一群虎啊熊啊貔貅啊的野兽来打仗(传说啊,传说就是虎啊熊啊去打仗),结果当然没那么容易,蚩尤可没这么好打发。不过黄帝就是黄帝嘛,一声令下,派会飞的神龙——应龙去打仗,这个应龙可不只是会飞,他还会放洪水。好嘛,水漫金山,黎民百姓要死多少都不知道了。

蚩尤也不是这么好惹的,你会找神仙助阵我就不会?他也一声令下,把雨师风伯找来了,(这个故事是从山海经里面来的,不出几个神仙就对不起党和人民啊),战场上马上就是昏天黑地风雨雷天一起来。这下子那群熊啊虎啊的野兽们看不见了,没办法打了,怎么办?

没关系,黄帝听说那啥叫雷泽的地方住着雷神,长了个人头龙身,他有事没事就拍拍自己的肚皮,发出打雷的声音。黄帝马上就把这雷神给抓了过来,砍掉脑袋,剥了皮,做了一面大鼓(可怜的雷神就这样无辜的死翘翘了,可见黄帝也不是啥善良人士)。这面大鼓一敲,咚咚咚的就把风雨啥的都敲没了。那还有雾啊,怎么办?咱请得到应龙雷神还请不到其他的?咱们请旱魃嘛!旱魃是啥人?一个没有头发会发光发热的女神(估计很丑……),她往哪里一站哪里就是个旱灾。我把你地都烤干了,看你还来什么雾气!

其实看这个神话,俺就觉得黄帝这人不怎么样,先是水漫金山,跟白娘子似的,杀敌一百自损八十,敌人没杀几个,黎民百姓估计先死了不少,然后又请旱魃,又是涝又是旱的,百姓的地都白种了,还没战死估计也要饿死了。俺都怀疑他是不是练七伤拳的。

蚩尤这人的优势是兄弟多,请神的本领就没黄帝高了,他没辙了,对
付不了旱魃,吃了个大败仗,被黄帝抓起来杀掉了。

这里还要再提一下黄帝这个人的暴行。

蚩尤不是被黄帝抓住了吗?砍个脑袋杀掉嘛也就完了。可是他不。根据马王堆汉墓出土的《黄帝十六经•正乱》记载,黄帝在杀了蚩尤之后,“剥其皮革以为干侯,使人射之,多中者赏。翦其发而建之天,名曰蚩尤之旌。充其胃以为鞠,使人执之,多中者赏。”OMG,剥皮做箭靶给人练射击玩,剪掉头发做旌旗,最恶心的是把胃袋拿来当球踢……这是多么富有想象力的虐待方式啊……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林媛_ @ 2009-08-04 21:27 | 分类:乱读史记 |评论(0)| 浏览:23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8-4 星期二(Tuesday) 晴
[野史乱弹][无责任巨坑]史盲读《史记》一
我是历史盲,从小没学好历史,这当然主要是因为我那历史老师上辈子是和尚投胎的,这辈子当教师只学会了照本宣科的念经教学法。所以我绝不承认历史不好是因为我自己上历史课开小差,在课本底下藏武侠小说看,比如《鹿鼎记》、《射雕英雄传》……
  
  因为看《诗经》,顺便把《史记》也捞出来复习复习。《史记》以前当然看过,不过那时候是当古文来看,能把那些个生字生词查一遍就阿弥陀佛了,根本不记得这个太史公到底讲了些什么玩意儿。现在重新看,我不看啥生字生词了,我就当八卦消息看。其实太史公写史记还是很有八卦意识的,比如那谁谁谁吃个鸟蛋就生娃娃之类的八卦谣言他都记下来了,所以我当八卦看也没错。
  
  首先当然是看五帝本纪,第一段就粉碎了俺对历史的臆想。
  
  我一直以为三皇五帝嘛,那个黄帝和炎帝既然是咱们炎黄子孙的老祖宗,应该是你亲我爱兄友弟恭客客气气相互禅让的……当然,我前面承认过,这种错觉完全是因为我历史不好,只记得古代的禅让制,对具体情况完全一无所知。原来黄帝和炎帝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丫两个人就是个争权夺势的超级古董大标本。
  
  黄帝据说是啥“少典之子”。少典是谁?不认识,估计搞历史研究的也都不认识,所以他们有的说是一个诸侯国叫少典,有的说就是黄帝他爸叫少典。哪个对?不管他,谁知道啊,我又没有时光机器跑几千年前去看看。
  
  黄帝的名字叫公孙轩辕。但是这个轩辕嘛,究竟是咱们现在说的这种名字还是“轩辕氏”部落名称,咱也不清楚,不管他。这个公孙轩辕据说是个天才,别人还不会讲话的时候他就会讲话了,小时候就动作敏捷,长大了又敦厚又敏捷——还真是矛盾啊,估计是个武林高手,张无忌之类的人物吧。他成年了更是又聪又明的,能明辨是非。
  
  那时候天下还是炎帝的天下。那个炎帝就是传说尝百草的神农氏。俺一直以为这个神农氏肯定是个超级大好人,为了人民百姓,命都不要的,谁知道一看史记,又把俺的观念给打倒了。丫原来也是一暴君。炎帝可能后期武力渐渐弱掉了,压制不住那些割据一方的诸侯们,全国的诸侯又开始你打我我打你,打得一塌糊涂。其中最牛B的就是那啥蚩尤了,据说是少数民族九黎族领袖。(新石器时代嘛,人口不多,估计也就像我们这年头几个小村落联合起来打打杀杀什么的)。
  
  大概这个公孙轩辕也是个贵族诸侯啥的,应该是个厉害的武将,借口那些诸侯们不来向炎帝朝贡,努力练兵征讨诸侯。这个练武奇才大展雄风,把一帮诸侯都打的稀里哗啦的,全都乖乖的跟随他打天下了。
  
  我估计着炎帝,也就是神农啊,看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所以要去攻打那些轻视他的诸侯们。大概出兵理由也不怎么正当,所以太史公记载他是“侵陵诸侯”,不说征讨,说侵凌,这个性质是很严重的,属于暴行。这下子原本中立的那些诸侯们也归到了轩辕这边了。
  
  大概大家见风使舵的本事都比较高,估摸着神农没啥胜算了,一看风向不对就做墙头草。
  
  于是轩辕就养精蓄锐开荒种地啥啥的,还召集了“六兽之师”——熊罴貔貅貙虎,当然,轩辕是不可能带着一大队的熊啊虎啊貔貅啊去打仗的,他又不是百兽山庄的庄主,(其实俺比较喜欢黄帝带着一群野兽打仗的场面的,多有趣啊),这主要是说以这几种野兽做图腾的部落。这中间公孙轩辕花了多少时间俺是不知道的,反正肯定短不了,丫终于积累了足够的实力,在阪泉把神农给打败了。于是那个皇帝的宝座就风水轮流转今年到轩辕家了。于是咱们就成了炎黄子孙——咱这俩祖宗可是死敌啊,现在瞧咱们这些子孙们,那可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浑然一体。
  

[$FIRST_BANNER_AD$]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林媛_ @ 2009-08-04 21:21 | 分类:乱读史记 |评论(0)| 浏览:17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3 星期五(Friday) 晴
[书余文字]重读《诗经》——见山不是山。
5、《卷耳》的愁酒

   喜欢《卷耳》不是因为写得如何好,只是唯这首诗字意清晰,不论学者们对她的谋篇布局有怎样不同的见解,于字面意思却少有异议,即便有,也只是细枝末节。我喜欢这样,不必如《葛覃》一般,将打结不顺畅的思绪一点一点抽丝剥茧梳理开来,一个字一个字去咀嚼,每个字都是一个十字路口,迷宫一样,走错了就是死胡同。常常被困在这里或那里,走不出来,自己对自己生气、急躁,又无可奈何。深夜里一梦醒来,突然想着了什么,翻遍书架却没有资料可查,忍耐着等到天亮,去书店和图书馆,狠一顿翻查,却又是死路。
  
  
  
   《葛覃》于我就如一件未破的谜案,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却仍困惑,正自烦闷以为绝望,又瞬间灵感,柳暗花明找到了真凶,然而凶手总不招供,到底对结果也还是怀疑不能明确。《卷耳》不是这样,她是覆着面纱的印度美人,即使面目未见、身份不明,到底是女人,浅棕色的明亮皮肤、透着檀香的曼妙身段。
  
  
  
   新鲜卷耳这样繁盛,我却连浅筐都未采满。嗟叹着念想的那个他,正走在遥远的官道上。(许多当代学者认为“寘彼周行”是指将装满卷耳的浅筐弃置在大路旁,我却认为是如古人所说,在周行的是被思念的人。)
  
   攀登那高高的土山,我的马儿已经疲惫,我且用青铜酒杯饮一口烈酒,只为叫思念不要这样长久。
  
   攀登那高高的山脊,我的马儿疲惫已极,我且用兽形酒杯饮一杯烈酒,只为叫伤心不要这样长久。
  
   攀登那高高的石山,我的马儿疲惫若病,我的仆人亦是如此,奈何我的愁绪仍不曾消散。
  
  
  
   借酒浇愁这件事,历史这样悠久,不知是愁思太烈不得不借助酒精来抵挡,还是烈酒太香甜需要愁绪来做个滥饮的理由。
  
  
  
   我父亲不滥饮,却喜欢白酒,晚饭时,他总要在陶制的敞口碗里斟上浅浅的小半碗,眯缝着眼睛呷上一口,捻一颗兰花豆,咧嘴呵气,神情甚是惬意。
  
  
  
   小时候过端午,父亲必要我们几个孩子喝一口白酒,吃一个蒜头,再添雄黄到白酒里,用手指搅拌几下,在我们额头画上黄点,以示辟邪。我不像父亲,不擅饮酒,只觉白酒过于凛冽,一口入喉,火烧火燎的,仿佛生吞了一团火球在肚里,心跳加速心慌意乱。然而端午是不得不喝的,我只得抿着嘴唇沾一下,假装是喝过了,大蒜逃不过,剥最小的一颗,闭紧眼睛整个吞下去,睁眼的时候眼泪汪汪,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这样的姿态与《卷耳》主人公的饮酒绝不一样。
  
  
  
   许多人说,那驱马登高的是远征的男人,一路疲敝思恋家中,才这样借酒浇愁。只是我却猜想,这是“嗟我怀人”的那个女子,登高望远,思念远方的人,才这样烈酒饮心。这不是无理由的猜想,征人在外,却是金罍、兕觥随身带,又有仆人跟随,虽说可能是艺术的夸张,到底太过。若说是家中留守的妇人,便说得通了。这女子怀思太甚,携仆从登高祭酒,一是望夫,二是祈福,所以将金罍兕觥这一类笨重酒器也带上山去,因在周时,这是礼器,必得这样才能祭天地祈求天神的护佑。
  
  
  
   她的思念如此强烈,她的马儿却在崔嵬的高山前累得玄黄病态。那人在远方望也望不见,不知他是冷是暖,饮食是否习惯?身体可是康健?这一路可都平安?这样的忧心愁思,怎样才能够暂时排遣?是如曹操说的“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曹操的忧是为天下的千万贤才不能为他所用,他要礼贤下士,他要一统四分五裂的大汉帝国,他的杜康浇的是熊熊燃烧的凌云壮志,这样“借酒浇愁”的清癯姿态是摆给天下人看的一场舞台秀,蟒袍底下翻出内里来,台下人窥见的是功利的私衣。
  
  
  
   而这西周的女子呢?她是一点心思也不能自己做主,浅浅一筐卷耳也不能采满,只能任凭这思绪像风筝长线一样随他而去,紧系在他一身。他的远近高低不由她来支配,她的眼底心底却全是他的身影。
  
  
  
   把自己遗落在爱情的征途上,却连战争都未打响,先竖起白旗。女人的通病就是这样,一旦陷入,万劫不复。哪怕心性薄凉如盛九莉,到底要千里追夫去找那风流成性的邵之庸。
  
  
  
   既然是愁丝难解,何不借这醇酒佳酿,醉里寻欢?
  
  
  
   只是天不从人愿,山仍是这样崔嵬,马已是寸步难行,仆人是疲惫已极,那愁思,仍这样绵长不可断绝。借酒消愁,只换得徒然一声叹息,奈何呀,这恼人的思念,竟这样驱之不散,不能控制,无法拒绝!
  
  
  
   北宋的张横渠仿佛与我同做一想,他解诗《卷耳》,说:“闺阃诚难与国防,默嗟徒御困高冈。觥罍欲解痡瘏恨,采耳元因备酒浆。”
  
  
  
   这样的酒,不是商纣王酒林肉池与妲己寻欢作乐的酒,不是庙堂之上供奉神佛的酒,不是李白斗酒诗百篇的酒,不是王羲之曲水流觞的酒……这样的愁酒,酿的是泪,喝的是泪,醉着是泪,醒来还是泪。
  
  
  
   世人喝酒,是常与愁作伴,但总要有些侠气,才能不让酒毒伤身。即便是女子,与其借酒消愁,不若,与酒结成朋友。易安的晚年凄惶若斯,她却诗画换酒,自有人世洒落的豪情。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叹天黑得太早/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歌在唱舞在跳/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
  
  
  
   《东方不败之东山再起》里,林青霞在篝火边自弹自唱,东瀛女子漫舞翩跹,无论多少年都烙印在记忆里,仿佛酒就要这样喝,才是对的。
  
  
  
   “想那红尘百转的你与我,颓垣断井边踉跄过,姹紫嫣红里贪恋过,这一刻,利名竭,是非绝,所有的欠缺与圆满,都在这杯酒里,澈为静默。‘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这一刻,你一觞,我一盏,没有言语,没有计较,没有纠缠,没有爱憎,也就,无关离伤。”
  
  
  
   安妮宝贝的书,我只看过《清醒纪》,记得的,唯是这一段。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林媛_ @ 2009-07-03 20:19 | 分类:重读诗经 |评论(0)| 浏览:30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22 星期一(Monday) 晴
[书余文字]重读《诗经》——见山不是山。
2、葛之覃兮

正文中无法显示的生僻字是草头下面做一亶字。

前些时天气尚好,不太闷热,周末正赶上家人都休息,于是一家子同去黄檀桐嬉游。

因是清早出行,山路上阳光清凉安静,草木都带水气,嫩色可爱。风从山坳中来,摩挲着枝叶沙沙作响,如东方朔说的“上葳蕤而防露兮,下泠泠而來風。”

母亲见山中野藤枝蔓,随口说道:“个野藤覃起恁密。”

彼时说者无心,听者无意。话过如风,却带着种子落到心底,自长自发。

近日重读《诗经》,读到“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那种子便如新笋着了春雨,簌簌抽条,结出新叶。

“覃”字在现代汉语中只做姓氏用,罕见别种用法,它在乐清方言中却新鲜活跃,用来形容藤蔓,做动词,取蔓延生长之意,真是“冷处偏佳,别有根芽”。时常挂在嘴边的方言俚语,竟是通向三千年前的古木幽径,我只觉心底有微亮的光,仿佛从车水马龙的城市街巷飘来清冽的笙箫,且喜欢且茫然。

我以为这方言中的覃字便是诗三百中的葛覃,不料竟不一定。

包文朴先生主编的《乐清方言词典》将这覃字写作“䕊”, 草头之下作一“亶”字,音与“覃”字相同,连字意都近,释为:“草蔓延覆盖”,他举例说“金瓜真会~藤”。

词典里说䕊字是“《集韵》寒韵唐干切:《正字通》:‘一日草蔓布地’”。我猜测他是取康熙字典的音义,因《正字通》原文不是如此,《正字通》中的说法是:徒寒切,音“壇”。草名。一曰草蔓布地。

想来是包先生误将“曰”字录作了“日”字。

《正字通》是明崇祯时张自烈所撰字书,现时常用的《康熙字典》即是在《正字通》的基础上编写的。

我只觉不高兴,不喜此字,因“䕊”字比“覃”根基浅薄,极生僻,少有书面记载,唯张家山出土的汉简《奏谳书》第五十六简“采鐵長山私使城旦田、舂女爲䕊,令內作”中出现。简中之字原释为饘(诸延切,音同“沾”),做稠粥之意。后日本学者池田雄一将此句中“爲䕊”二字释为人名,始释此字为“䕊”,取其草名之意,国内学者多有认同。

而且,汉时“䕊”字原不读 “坛”音。

最早收录“䕊”的字书是南朝时的《玉篇》,注为都阑切,音同“单”,这与《正字通》中的读音相差甚远。它作“唐干切”即“坛”音的记载,是从宋朝的《集韵》始。即是说,自宋朝始,䕊字才与覃字读音相同。

再说字意,䕊字在较早的《玉篇》、《集韵》、《类篇》等书中的解释都只“草名”一义,唯至明朝的《正字通》一书才有“草蔓布地”一说。

我又翻查各版字书、韵书中对“覃”与“䕊”二字的注释,发现这两字是音同意近,只是覃字比䕊字多义项。

“覃”字读音字义是一以贯之,诗经中便用蔓延生长之意,读音方面,大徐本《说文》、段注《说文》、《字汇》、《正字通》均注为“徒含切”,高丽本《龙龛手镜》中亦注为“徒含反”,他本虽用字不同,声韵却未有更改。

我猜想,方言原少书面文字的确切对应,“䕊”字极可能是在口语运用中吸收了“覃”字的读音,一路演化过来,连义项也吸收了去,至明朝始在字书中确认其“蔓延生长”之意。

乐清方言中常讲的“䕊藤”一词,究竟何字更确?恐怕是两说不能定。而我更爱“覃”字,因后者比前者,脉络明晰,身世清白。

我私心以为,“覃”字是因走过了华夏文明漫长的三千年历史,一路音讯渐杳,落下锦衣,却被“䕊”字捡了去。是正牌小姐在旷野风露中迷了路,茫然无着落,丫环来替她上了喜轿做了新嫁娘。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林媛_ @ 2009-06-22 15:28 | 分类:重读诗经 |评论(0)| 浏览:4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19 星期五(Friday) 晴
重读《诗经》——见山不是山。
1、时年渐远的关雎

  最早接触诗经,是在懵懂的幼时。

  彼时,家境贫寒,暑日常去外公家长住。我们这些小鬼白天聚在一块漫山遍野地玩,折竹枝掏鸟窝,日头落山才一阵风地冲回家。匆匆忙忙扒拉完米饭,又是捉迷藏玩打仗。偶尔聚集到有电视机的伙伴家里看一集两集《包青天》电视剧或《三个好小子》之类的电影。真正回到家已是夜色四合。外婆早已用大桶的水把水泥平台上泼得湿漉漉的,铺上草席帐幔,等我们这些小鬼头玩得累了,倦鸟归巢,回来休息。

  我们在草席上打滚,水汽隐隐地蒸腾起来,全身的皮肤都粘乎乎的,辗转都不舒服,干脆大字形俯卧着,把肚皮贴在湿漉漉的席子上迷迷糊糊地睡去。

  月色里,外公用慈祥老迈的嗓音念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外婆大大的蒲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拍打着几个小鬼赤条条的身子,驱赶蚊虫。小鬼们叠胳膊叠腿,挤在一起,张大嘴巴一边流口水一边呼呼大睡。

  四周都是稻田,蛙鸣一阵赛过一阵。

  星月在上,异常明亮。

  遥远西周的人们是不是也这样唱诵着“关关雎鸠”,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夜晚,任由时光一去几千年?想像着那个在河洲采摘水草的少女是怎样的亭亭玉立,想像着那个茶饭不思的少年是怎样的辗转难眠,人们从中得到了愉悦,仿佛自己就是歌词中的主角。

  好女就要配好男。不是富贵荣华的君子,怎么配得上窈窕美好的淑女?这么理想化。

  用今天的话来讲,那是“很傻很天真”!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

  西周的少女这样窈窕。西周的少年这样的痴情。他日夜追求,茶饭不思,醒着睡着,想的都是那求不到的少女。

  这少年是有富贵的底气,你不理我,我便日夜琴瑟伺候,丝竹管弦讨你欢心。人总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好的。轻易到手的东西容易随手丢弃。追求的路途越是荆棘遍地越是能觉出果实甜美。

  你不能对我一见钟情,我便要你日久生情。

  再怎么铁石心肠的少女,也抵挡不住这样的追求攻势。你这样的君子,原是高高在上,却为我把姿态压得这样低。这是像张爱玲说的,“低到尘埃里”。

  女人的心思其实说简单也简单得很,只要男人摆出低姿态显示出她的金贵,满足了她的虚荣心,也就轻易心软了。心思活动了,感情也便像藤蔓一般,滋长蔓延开来,繁花绿叶,春意盎然。

  只是也有那样的一种女子,任凭你百般讨好,做尽一切可能的和不可能的傻事,她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You are not my cup of tea(你不是我的那杯茶)。关雎里的女子便是如此。不是你不够好,只是你不适合我。不是不喜欢你,只是对你没有爱情的感觉。不是跟你没有缘分,只是你不是我的那杯茶。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关雎的最后一句在清正端然的钟鼓声中结束,没有结尾的故事有残缺的美感。孔夫子评价它“哀而不伤”。那是故事走到了江南巷陌的幽深处,前路已尽,呆呆地怔了一怔,连悲伤亦没有。

  穿越漫长的三千年时光,西周的淑女修炼成了“白骨精”,西周的君子变成了钻石王老五。城市里花朵般娇嫩的女孩穿着一身时髦行头行走在街头顾盼生姿,嬉皮前卫的少年挂着MP4玩着PSP旁若无人。削薄身材的校服少年在公园的树荫下拥吻,肆意挥霍的青春苍白美丽。那一群泥地里打滚的小鬼头们也各走天涯,大步流星跨入而立之年。

  同学小聚,谈起莉仍是单身,她笑说她是“感觉至上”。不是没有人追求,只是总也找不到那样的感觉。又谈起另一位同窗,曾经豪气万丈地宣言:“随便哪个男人,只要有钱有房我就和他结婚。”临了又反悔,对父母介绍的对象说:“对不起你,不是你的条件不好,是我的要求太高。”

  前路已尽,却也没有悲意。

  偶尔去看望外公,20年前的那片稻田已经变成了别墅住宅,外公的平台也早早荒废了。我们习惯了空调,再不会去那里乘凉喂蚊虫。站在城市车来人往、霓虹不夜的繁华里,看自己西装革履之下,包裹的仍是赤脚跑过雁荡山头的小鬼,喜欢在草席上打滚,把肚皮贴在湿漉漉的席子上纳凉。时年渐远,而本心依旧。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林媛_ @ 2009-06-19 00:27 | 分类:重读诗经 |评论(0)| 浏览:25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6-24 星期日(Sunday) 晴
流水如玉

......
# posted by 林媛_ @ 2007-06-24 16:41 | 正常 分类:家乡风景 |评论(0)| 浏览:2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6-24 星期日(Sunday) 晴
青琐对芳菲
 夜读飞卿词,至《菩萨蛮·翠翘金缕双鸂鶒》却觉阻滞,寻来艾治平鉴赏之文观读,仍觉文气不通。
 “翠翘金缕双鸂鶒,水纹细起春池碧”。紫鸳鸯、碧池塘,微风徐徐,银纹粼粼,成双作对欢欢喜喜,一派活泼春色。“池上海棠梨,雨晴红满枝”,海棠梨便是海红也就是海棠,四月开花,花色嫣红,细细小小,雨后带露映在水中。流水碎红,绿枝紫鸳,天人也醉。
 绣衫华服的女子,巧笑倩然又或用扇或用袖羞遮笑靥,蔓草与蝴蝶也恋恋不去。艾治平说这笑靥是酒窝,倒是未必,唐时女子多在脸上酒窝处点上胭脂作靥妆,许是说这妆容也未必。盛装华容,游戏庭院赏花扑蝶,让这春色佳人只如天上人间,心意缠绵。
 然而,“青琐对芳菲,玉关音信稀”顿令人读来一窒。上一句方才婉转流长,下一句便成了征夫不归,大喜大悲,突兀异常,文理不通,实在不是飞卿笔气。多数人都将青琐解为富贵宅第,玉关解为玉门关,但却使这词失了颜色。
 几番查找,青琐二字,在唐时,不只是豪华富丽的庭院,也常借指宫廷。如陈子昂 《为陈舍人让官表》:“臣闻紫机务重,青锁任隆”便是宫廷的意思。而玉关,在唐时除了玉门......
# posted by 林媛_ @ 2007-06-24 12:41 | 正常 分类:学词日记 |评论(2)| 浏览:15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8     
本站域名:http://yqlinyuan.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