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言舒语

 

舒言舒语
想给自己听 本博客地址:http://yktynr.tianyablog.com  邮箱:ykliqing@QQ.com Msn:yarchina@hotmail.com

 

博客日历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6-10 ( 0 )
·2006-9 ( 1 )
·2006-8 ( 2 )
·2006-7 ( 1 )
·2006-6 ( 4 )
·2006-5 ( 2 )
·2006-4 ( 2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9232 次
日志:-234篇
评论:8 个
留言:6 个
建站时间:2006-4-22
博客成员
yktynr 管 理 员



首页 | 留言板 | 加为友情博客

2006-9-16 星期六(Saturday) 大雨

 依稀又见你-杉。还是在那个地方,你的老总,你的兄弟在我的面前,雷厉风行地催促你的远行。我胆战心惊地看着那两个人,不敢承认我们之间的故事,好象有点暧昧,甚至装得毫不相干,做这些只是为了不想让你为难。
  而你呢?你执拗的去了你认为我应该在的地方,你自然找不到我,你一遍遍地在寻找,不放弃。时间在流逝,只听到铜漏的滴嗒声声,你的老总已经怒发冲冠的发火,不住地给你打电话。电话那头的你还要火上浇油的承认,承认你一定要先送我走。你是那样的坦然,你说整个地球反对都没用。
  我们算是争取到在一起的机会,但是生存的巨大压力,总使你肝火特旺,动不动就发火,就骂人。我总是被你骂得满头满脑的尘灰吊子,真的感觉自己智商超级的低,不敢抬头,不敢看你的眼,不敢翻你的东西。在你面前我成了毫无价值的人,我们不得不分开,有多久没有再见面,再联系。就这样象风象雾象云蒸发不见,也不知道今生会不会再见面。
  总是相信你的话不定真实可信,商人的话永远是甜香温软,分不清那是真那是假的。以为忘了你,很久没有再想起你了,再见你的名字也不再泛起涟漪。但是今天突然发现,你是在的,唯有你一直在心里,很宝贝地藏着,我无数次地看见你不在乎的神态流盼出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你装着大度的眼神里流露的又是怎样的一种在乎啊!
  说我自做多情也好,说我发神经也罢!我还是相信,你的心里一定藏着一个我,此刻也一定在想我,念我,盼我!尽管你没有任何的消息给我,就象我也没有任何的消息给你一样。
  想见你,想吻你,想钻进你的怀,想枕着你的膀,闻着你的气息,听雨!听雷!可以么?不要再躲我,不要考虑很多,没有人可以代替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没有人,真的没有人能代替你。
  想你想得想哭的感觉,知道么?为什么上来也不和我打招呼?为什么把我踢出群了,还要来潜水?游客,我知道是你,不会错,为什么想见我,想念我又不理我?为什么?
  是你把我推上车的,你要我走。永康没有你,对我又有什么意义?没有爱人的故乡,对我又有什么意义?真想死掉好了,真想死掉好了,这是我当时分开的想法你知道么?我说:让我看着你走,好不好哟?你说:赶紧走,天黑了,照着我说的方向走。匆忙的分别,这就是我们全部的语言,反光镜上的你转身就没入人群里。
  面前的马路很大,我只见你的那双眼睛,那是两口深井,里面装满了温情,透出的是如X光一样的感应,暖暖的照着我的心。此刻的你坐在往南京的路上呢?还是去往苏州?我相信你的面前一定也有一个我的。是么?
......

# posted by yktynr @ 2006-09-16 10:13 |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 0 | 浏览:1465

2006-8-27 星期日(Sunday) 晴

 碧玉挽乌云,香深路难行。

 孤灯汲清泪,雨悲听蛙声。

 醉酣知已网,只为白头痴。

 暇思俯红烛,执子鸳鸯期。

 花落归坡冷,雨住林幽寂。

 心思落文字,垂却自己听。

 卑薄离异身,难受一夜情。

 多情遗古恨,长使泪沾巾。

 昨夜,闻听一位朋友问我:你上知己网的目的? 猛然间听得这个问题晃如隔世,尤如经过了几万光年。是张口结舌,语无伦次的不知该怎么讲。 放下电话扪心自问,亦不知自己现在上网所为何来? 一切的过往,令我思绪纷扰,重回眼前。

 起初上知己网,真的是希望找到一个好儿郎,有份好姻缘,可以执子之手,与子谐老;可以红烛洞烧到天明,共渡鸳鸯至百年。

 记得注册知己网的那晚,我参加了一个很民俗的婚礼。整个过程形式简单而情意浓烈,印象深刻的是那对烛影摇摇的龙凤红烛,听执事说“新婚之夜,红烛一定要彻夜燃烧,并且两只红烛要同时熄灭,以示夫妻恩爱,永结同心,白头谐老”。整个晚上,我一直静静地在看它,那里承载着我多少凡俗的热烈。

 为了心里那份奢望,我曾经广开门路,希望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真爱,但事与愿违,离婚带孩四字象恶毒的魔咒,来的都是猥琐的垃圾,不是找一夜情,就是找婚外性刺激,甚至还厚颜无耻地找上门来。

 危险!失望!很自卑!是我那时全部的内心独白。于是便来了知已网,给自己取了好听的名字叫太阳女儿,希望自己多些阳光,照亮别人也暖和自己。

 网上的世界,效率奇高,一天的留言不下二十条。而机会来得快去得也快,网客总是象一阵风空灵飘渺。而我所思慕的人儿,依然是凤毛麟角,甚至因为撕开了带着的面具,网友就更为直接简单,乏滥的色情和小日本进口的什么性虐狂组织,骗子还有同性恋的出现,使我终于净身出户,退出知己网。

 也不知过了多久,再次上网已经不再急于求成。用的是yarchina的网名,为的只是潜水,心血来潮也写写自己的心情。

 网友中有一位叫猪猪,是位编辑,他有着大兵雷恩一样的光芒,总是不断的对我鼓励,我强烈的自卑因为他而远离于我。有一位听阿杉,他内秀,耐心,坦然,真诚。是一面镜子,照出了我的自大与不足,知道该怎么提高自己。

 这样看来,知已网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有垃圾也有宝贝。我淘淘淘,淘的是宝贝,当然宝贝不能得,但远远地欣赏,感觉也是美妙的,所以就爱上这片天空。

 都说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缘份两字,总是透着一种不能解不能说的禅机,又岂是想要就要得了的呢?曾经有可遇不可求的无奈,曾经有无人配合的烦恼日复一日地超脱着我。如今,我一直固守心中“人定胜天”的不服已被“听天由命”取而代之;过去努力追求爱情的奢望,早转化为顺其自然的从容。

 那么你呢?亲爱的,你又为何上知已网呢?
......

# posted by yktynr @ 2006-08-27 18:47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99

2006-8-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有多久未见了?不重要。有多久未联系了?数不清。但是心里始终是掂念的。再见面,已经是几年,华发苍然的朋友,互指黑眼圈呵呵笑,洗手做羹汤,补水养颜侃大山。我依然跑题得厉害,你依然即时评点,老公挤一边去,孩子自已玩去,别打扰啊。别打扰。

 艳阳天高照,心情就飞翔,如小鸟,这是自由的气息。暖暖的是这个房间,和房间里的这个你,和你的浅笑。

 只裹条浴巾,发是湿的,犹有水滴,这是自然的感觉,轻松的感觉。我不能带给你什么,带给你的是单位花园的各种花瓣,它们浮在浴缸里。一片两片三四片。你说足够!

 你又批评我了,总是批评。习惯不好,老样子,棒书不要命。黑白颠倒,不吃不喝,又把我头一扳说:唷,自己看看。老了多少。颈椎怎样?肯定不行。还要加重它吗?胃呢?就不觉着饿,有一顿没一顿的。我可受不了。记住以后早上八点到十一点,下午二点到五点工作,不要总是深更半夜孤灯单点,到底到这年龄了。

 QQ留言一直看的,知道,只是不想回,有时,想回的,思路一想到别的地方就忘了。

 我也是,只看留言不回的,一直挂着。有事电话联系。

 车已经开出老远,只看见后视镜中的你伸出大小拇指放耳边,只听见“打电话啊,打电话。”

......

# posted by yktynr @ 2006-08-12 08:17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318

2006-7-15 星期六(Saturday) 台风

 学校放假已有些日子,其实根本就和没放假差不多,天天参加素质提升工程培训,直到最近几天休息,才找到一点属于自己的放假感觉。一得空就往新华书店跑,希望趁假期把一些久闻其名的书都至少过一遍,谓为“积累”,就不写博客了。
 不想这种想法是幼稚的。首先是自己的生活没了写作的陪伴,反而失色不少,整天懒怠得很,到了今天是看书的第四天,居然福气出奇的好,没看几回就眼皮打架,不觉就睡到三点才醒,睁眼就吃东西,又逢家里的果子,甜点零食总是一应俱全,正好满足了我口福之欲。
 照照镜子,脸色比前红润光泽,精神了不少,而肚子也开始看涨,总之周身出现了福态,不时还自胃里往喉处打上几个饱隔来,若任其发展,是我不愿见的自己,于是又开始每日的运动锻炼,除保留原有的竞走和篮球项目外,新增了一个体育项目是游泳。
 说到游泳,还是拜朋友约伴所赐,买了泳装,女儿就等不及,急巴巴的要下水耍去。第一次入水,因为不会游心里很是害怕,牢牢抓着绳索,周围都是一般如鱼得水的小孩,好奇又虚心地向他们请教游泳的知识,忽啦啦立时围上来一帮小孩,有教我闷鼻子钻水的,有教我水下呼吸法的,。。。自己大着胆试了试,嘿!还真神了,人居然会直往上浮,在水下睁开眼,可见孩子美丽的泳装一摆一摆的,一股从未见过的新奇风景由然而升,望着周围欢腾雀跃的孩子们,我从此爱上的游泳。
 说到读书,最近倒了看了几本,有王小波的“我的精神家园”台湾水晶的“私语红楼梦”三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哭泣的骆驼”、“书城”“小说月报”、鲁讯的“阿Q正传”和“唐诗鉴赏辞典”,采取的是一目十行的囫囵呑食,现在正在看的是红楼梦,速度就超慢了。其中的诗词曲赋,国画知识,中医养生,戏曲及人物性格的刻画,涵盖之广,伏笔之远,草蛇灰线,不细品的话,太辜负雪芹老师留下的这部文化遗产了。
 另外还计划看一遍素质提升的书,反正要考试,早晚得看的,何况交了学费。假期还计划去海边看碧海金沙,只是不知是否有友人同行。
 其它暂时无事。......

# posted by yktynr @ 2006-07-15 22:59 |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 0 | 浏览:1217

2006-6-20 星期二(Tuesday) 晴

文:舒沁
柳眯眯是严建华之妻。严建华有次来我家搓麻将,这样评价柳眯眯的为人:她是听着象猫,实则虎的女人。正说着,一双手已经把一桌麻将稀哩哗啦尽数倒了一地。动静这么大,还有谁,自然是柳眯眯。
一向讨厌柳眯眯。不知怎样受了一点刺激。听吧,她由前院咆哮着赶到后院,由后院再咆哮着赶到前院,没结没完,而并没有什么理由;讨厌!有时,她不这样乱喊乱叫,可是细声细气的,一家一户的串门,扯长了音如怨如诉,使人心中立刻结起个小疙疸来。
她永远对别人的小康生活是如数家珍,到处攀比,经常噼啪噼啪地一边啪蚊子一边说:严建华怎么怎么不成器,她怎么怎么为他操心,可是她自己一天到晚不干事。每天上午十点过后,才见她开门,肥大的裤管,皱巴巴的睡衣,油光的脸,闪出来买早点。
她永远不反抗城里有钱人。可是,对一些乡下的穷亲戚总是异常的刻薄。五金博览会那天,严建华村里来人,提了一只活鸭,想放她家一下,去五金城赶热闹。眯眯干脃回绝。
柳眯眯娘家在上海,每年春节总要带着孩子回去住段时间。到了拜完年回来,孩子的手头多了不少的红包。她差不多是发了狂,逢人就说“幸亏娘家家底厚实,逢年过节的给一些红包,不然靠严建华那点死工资,早成饿死鬼啰!”恨不能使全世界都知道她这点成绩;就是聋子也会被她吵得受不下去。

    谁不知道,她每次回娘家,都是大包小袋的——金华火腿,武义宣莲,永康滑板车。大家意识到她不好惹,都是远远的避着她。严建华正在衣柜里拿衣服,当即气得下颚抖抖索索的,好象快掉下来。拿脚狠劲地揣了柜门一下,真冲到眯眯脸上说“离婚”,摔门就走。真的一星期不回来,柳眯眯在家里坐不住,频频与人商量对策。人人皆敷衍她,
有说: “严建华这人真不是东西,离了好。”
有说:“一定是外头有女人了”
有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离了就是幸福的开始”
柳眯眯对于上述言论,一句没听进去。她穿得像侠女十三妹,守候在严建华的机关大院,早出晚归,开始对严建华忠实的尾随。有个女人和严建华走在一起,他们有说有笑。“这还了得!”柳眯眯瞪大眼睛,想要跳出来,先把那女子抓个大花脸再说。但是不行,这会惹得严建华反感,她可不想离婚,便宜了另一个女人。于是她一直按捺着,就当看场电影吧。女人和严建华拐进了一幢宿舍楼,201房的窗口亮了,柳眯眯拔通了110,“我举报,有人嫖娼…”借用政府的手来处理乘虚而入的坏蛋是最好的方法之一。柳眯眯胸有成竹的笑了。
一夜间,柳眯眯变了。她从门口买出一大叠报纸,每天象个猎犬似地搜寻招聘广告。顶着大太阳,带幅墨镜,披一袭海绵长发,黑的紧身T恤,松胯胯的牛仔裤,翻口的胶鞋,一家一户的面试去。晚上去了补习班,忙得没有时间扯谈。她充实了很多,学会了多思多想,脑子也便没以前无聊。
眯眯开始化心思做菜,开始对严建华家的亲戚礼貌,开始耐心地陪儿子玩耍,开始注重自己的形象…眯眯照例若无其事地打电话“建华,饭菜在桌上,我去学校了。”
大院子里的人都逐渐对柳眯眯改变了看法,严建华也改变了心思,他看见以前的那个柳眯眯回来了。不论是家里,家外,柳眯眯处理事情冷静,泰然。母亲的责任,妻子的娇羞,女儿的雅致,眯眯都负责任的完成。
她负责、慈爱、勇敢、辛苦、有主见,她是个美丽的女人。
我不敢再讨厌柳眯眯了。


......

# posted by yktynr @ 2006-06-20 12:54 | 分类:原创故事 | 评论: 2 | 浏览:1425

2006-6-9 星期五(Friday) 晴





文 /舒沁
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
夜市买菱藕,春船载绮罗。遥知明月夜,相思在渔歌。
 ----〖唐〗杜荀鹤

以前喝茶,一年四季多是喝热白开,拎一热水瓶哗哗倒入杯中,白亮亮的水柱注入时动静很大,而后捧起杯子置于鼻尖,让热气哈着人的眼,一小口一小口的胛着,怎也喝不厌,那时的我独爱这不经雕琢的原滋原味。
一次和友人去茶艺馆喝茶。茶馆古色古香,茶艺小姐淡扫娥眉,颇具唐风宋韵;各式各样的茶点;琳琅满目的茶具,昏黄柔和的圈灯,镂空的花墙不时传进几声鸟啼,我与友人相对含笑,诉说着天地圆合与天人合一。友人说“茶是有韵的,会醉人”。
 喝的是功夫茶时,储水.起炭.候汤.备器.取茶.压茶.筛分.温壶.烫杯.置茶.注水.刮沫.合盖.淋眉.出汤.甩壶.摇晃.覆巾,工序极多。其中起炭是最耗时间的,须得火红透无烟才行.候汤却没想像中的慢。友人说:火一定要大. 水如果能活.三沸切火. 汤才鲜。
这等待的练习.茶人解释为修身养性,但对性格急燥又是门外汉的我,这些言论简直是对牛弹琴。我在心里直范嘀咕,这样喝茶的人真是闲得没事,浪费时间。友人继续煽风点火,吹嘘着茶汤的鲜。如饮江河湖泊.百味横生.滋味荡漾,入口爽朗温润.通体舒畅.仿若寒冬中的阳光.既沉着.也轻灵…
许是修养不够,天性愚顽吧!我体会不了友人夸张的意境,但是我却惊讶地发现一直疲惫紧张的身心,在悠悠等待的过程中,意外地拾回从前的安谧与平和。此刻正是雨季,窗外是珍珠雨织成的帘梦,一江绿水,杨柳靠岸,微风荡漾起的波纹远远的离去。曾经的不愉快和许多的伤害也在这抿然中消失而成为淡远。
也开始喝茶,也开始请器具,也开始练手法,也开始翻宋词。
友人是及时雨,送我一盒碧螺春,耐心地解说: 冲茶在于感觉,不必太看重手法、温度和用量。对于一个初喜喝茶的朋友来说,干茶可以少放些,碧螺春是比较嫩的茶叶,水温低些就好,比如70度,也就是手摸杯子微微觉得烫就可以了。
以一嫩三鲜著称的碧螺春,熬成这般黛栗的颜色,彼让人生出英雄迟暮,美人白发的感叹,自然而然,似此这般,悲欢离合既是来也是去,也可大也可......

# posted by yktynr @ 2006-06-09 23:45 | 分类:茶与人生 | 评论: 2 | 浏览:1274

2006-6-5 星期一(Monday) 大雨


文/舒心

别哭,女人的泪水应该珍存!
别哭,当你不再吻我,我还在执著!
别哭,女人的美丽不止是容颜!
别哭,当你不再想我、我还在忠诚!
别哭,女人的永远是流水的清唱!
别哭,当你不在身边,我还在感动!
别哭,快乐地度过每一天!
(献给天下所有的成为单身妈妈的女人们)
......

# posted by yktynr @ 2006-06-05 18:46 | 分类:诗絮飞扬 | 评论: 1 | 浏览:1158

2006-6-4 星期日(Sunday) 大雨

文/舒心

假如,这个世界,
我和你走过一遭,却无缘见面,
我愿意投入海水,用对你的神往
使咸涩变甘甜…
我愿意。

假如,这个雨季,
我和你淋了一场,却没有湿透,
我愿意葬身泥土,用对你的痴情,
使荒芜变绿地…
我愿意。

假如,这个梦里,
我和你爱上一次,却匆忙分手,
我愿意超度天宇,用对你的吻别,
使黑夜变白昼…
我愿意。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这个世界,这个雨季,这个梦里,
用神往,用痴情,用吻别,
回忆你!一遍遍,不说很累。
......

# posted by yktynr @ 2006-06-04 12:59 | 分类:诗絮飞扬 | 评论: 3 | 浏览:738

2006-5-19 星期五(Friday) 晴


常常一起纵情尽兴的同事又少了一个——红退休了。退休后的红我很少再见到她,我时常打电话邀请她多来学校走走。红说:退休了,就不能再随随便便“大头虾”一个往学校跑,引起骚动可不妙。
民师转正的红,满掌硬茧,是个闲不住的人,干活总是风风火火,走路总是匆匆忙忙。年轻时在“麻雀村”任教,那学校只有一位教师教两个班级,她自嘲:校长兼校丁,煮食兼敲铃。红的夫长年在外,她必须里外一把手全单挑,割稻,拾柴,带孩等等都干得有声有色。很多老师暗地里都叫她“男人婆”。随着学校规模的扩大,和公认的业绩,红连年被当选为人大代表,破格提升为校长。
其实只有我知道,红风光的背后是不幸的。她保持着令人啼笑皆非的婚姻,事实上却过着寡妇日子,她只能用疯狂的工作来消磨难耐的寂寞。红成了我的同事后,转变为普通的一名教师,紧张的工作节奏顿时舒缓,红开始到农民那里租地种菜,每天一有闲瑕便扛一锄头立于田埂,时间慢慢地磨着红急急的凌角,她逐渐习惯了这种慢半拍的生活,学会了搓麻将,看碟片,喝老酒和跳舞,开始发现了这种日子的另一面是自由,我们常常聚会闲谈。
红嘴恶心善,细心周致。有次我临时被派往......

# posted by yktynr @ 2006-05-19 16:26 | 分类:原创故事 | 评论: 0 | 浏览:709

2006-5-16 星期二(Tuesday) 晴



三皮哥哥是我的好朋友,我与他的友谊将尽有三十年了。在我的印象里,他爱钓鱼,爱说爱笑,很会宠我,烧得一手好菜,还是篮球场上的一把好手。小时候,常常让我骑在他的肩上看电影,看社戏和花灯。


三皮哥哥到电视台工作以后,我也就很少和他联系了,只是每每我有事,他就会来看我,出出主意,干干修修水龙头之类的杂活。


后来他和梅结婚了,梅是个在私企的小工。因为两人地位、收入上的差异,很多人都认为梅是攀高枝,三皮哥哥是亏了,有些愤愤不平的。但我始终认为梅是内秀的。


梅会烧一手好菜,每每周未会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去她家吃饭;梅平易近人又从不多嘴,是个可信赖的倾诉对象。梅还很会替人想,每次送客人下楼,总会给老人拦好出租车,打点好一切,但从不见她在人前炫耀自己的功德。


更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善良和大度。


三皮哥哥年轻时,也血气方刚不知怎的就与一小姑娘有染,不想那人物就怀上了。趁三皮哥出差期间,耀武扬威地打上门来,要梅退位让贤。也是老天有眼,小姑娘兴许是过于得意忘形,尽然一脚踩空,大出血。梅不但没幸灾乐祸,居然还急急地抱着她打的去医院。一查是胎位不正,得知她没亲人在此,梅又悉心照顾了陌生女孩半个多月。小姑娘非但不感恩反而更神气,那样子就像梅欠了她几十根金条,应该侍候她似的!


三皮回来后,面对小姑娘的不住闹腾和梅的疑问,他失口否认。三皮倚着门,冲着那女子恨恨地说,谁知道你肚子里是谁的种,神经病一个。后来他私下对我说,有时不得不违心说狠话,只有一清二白才能摆脱她的纠缠,实话实说有时没有好结果。


小姑娘还真较上劲,非生下来不可。十个月后抱着儿子再上三皮家。甚至还叫了邻县的一般姐妹,在路上栏住梅暴打,四周围着一圈看客,直到有人认出跪着的梅,赶紧打电话给三皮。当三皮哥来时,110正在处理,梅没有责怪,她对警察说,我信三皮,我们家的三皮不说谎。我只见三皮转过脸,眼是红的。


凶悍永远是败倒在善良之下。那个不该出生的儿子三个月后夭折。


......

# posted by yktynr @ 2006-05-16 15:39 | 分类:原创故事 | 评论: 0 | 浏览:687

  页码:1/-23  

本站域名:http://yktynr.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