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寄寒尘
影寄寒尘
今生,如果注定要错过;那么,就让我们在文字里相遇吧
博客信息
博主:影寄寒尘 
BLOG日历
<< 2020 六月 >>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更多>>>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7271 次
  • 日志: -251篇
  • 评论: 12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6-12-11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留言板 博客家园 注册 加为友情博客
2006-12-15 星期五(Friday) 多云
如果时光不会流逝,如果光阴可以永驻,如果不是那么多沧桑与流年,我就还会是当初的样子。
——题记


她搭错了去机场的车,可是却遇见了许多年不见的同学,这算不算上天给我安排的美丽的错误呢?
已经回到深圳许多天了,她还沉浸在重遇的欣喜中。然后,接到通知,十一假期回重庆参加同学聚会。他们在电话里大叫,凌小影,我们找了你多少年,你不来我们就跟你绝交。
再然后,他也在电话里问,凌小影,你回来参加聚会吗?我很想见你。
她的心轻轻一抖,不由自主的点头,我会回去的。

照片里的男孩子,挺拔出众,满脸的清新爽朗,旁边的女孩子,纤巧玲珑,清纯可人,微微的笑着。背后的石台里,是一排修剪整齐的红豆相思树,小小的叶片青翠欲滴。两人都微侧着身子,各向一方,却一样笑得腼腆而幸福。
幸福呵。
有一瞬间的怔忡,恍惚之间,又是当日。
那时班里的同学都在照相,轮到他上去,大家都起哄,把她也推了上去,正照着,不知谁狂喊一句:啊哈,李清林,凌小影,怎么看怎么那么有夫妻相呢?!
其他人都哄然大笑,所以,才会站得那么疏离,也才有了那样的表情,可是,分明都是笑着,眉梢眼底,是轻轻隐藏着的年少的心事呵。
那种细小而单纯的快乐,即使现在,也能清晰的感觉。
她看着照片,再看镜子里的自己,清丽的面容,漠然的双眼,还有这惯常的表情,镜子里的样子精致依然,只是除了那袭及腰的长发,再不复从前的清纯可人。

他是班上最抢眼的男孩儿,高大英挺,笑容如阳光灿烂,浑身朝气逼人,吸引无数女生的视线。不知怎么,竟都叫他做大哥。
聚餐时,他夹了她最爱吃的菜,她心里一急,大叫:大哥是我的,谁也不准抢!都先是一怔,然后又是满堂大笑。她的脸蓦然一红,慌忙看过去,他的视线也正看过来,只是微笑的,深深的看着她。
快乐并没有持续多久,她同宿舍的大姐在一次醉酒后大叫着李清林的名字。

晓寒轻衣 发表于 2006-12-15 22:51 | 正常 | 分类:散文 | 评论: 10 | 浏览:4205|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14 星期四(Thursday) 小雨
莫舞,莫舞……
他的字隔着冰凉的屏幕传递过来,藏蓝色的字体,在我眼前以轻缓的速度流转。
你是谁?我敲过去。
窗外凉风忽起,掠过我耳际的发丝,仿若唇畔的气息,伴了一声沉沉的低叹,犹似近在耳侧,隐隐的携了不容抗拒的温热。
我的头於瞬间晕眩。

君莫舞。
他握着她的肩说,忘掉你原来的的姓名,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君家的人,从此你的名字叫做君莫舞。
她的眼如秋水,安静的看浑身浴血的他,再扫回堂前,满目尸横遍地,十步之外的血泊里是她紧紧相依在一起的爹爹和娘亲。
她问,你的名字叫什么?她的声音脆而清冷。
他微微皱眉,君洛。她透明清澈的眼底有深切的恨意一闪,瞬间明净如初。
听见她温顺的回好。是他错看吗?手心不过是个只有七岁的小人儿。
七岁的女孩儿,犹如枝上含露初苞的花骨朵儿,清新柔嫩。
他手抱起她回头唤:之痕。翻身上马,策马扬鞭而去。
“少主。”孟之痕张口,欲言又止。这孩子,是不是太过清冷了些?不像一般七岁的孩子应该有的反应,回首看一眼这浴血的宅子,叹一口气,跟随而去。
  

爹爹无奈的叹气:舞儿,他总是王呵,我们又怎能违逆他的命令?
名门闺秀又如何?王命之下,也不过就是供人取悦的艺伶而已。
穿过长长的回廊,那如上九重天的长梯,长梯之上,便是那金碧辉煌的宫殿。

月色如莹,夜色凄凄,长长的荒草淹没了我的丝裙,山风吹起我的长发,在这昏黄而凄凉的荒冢里,除了逃,我早已忘子协记了害怕。怀里是我视若珍宝的月琴

(嘿嘿,先写着,脑子里几个版本,不知用哪个好,先放这里再说)

晓寒轻衣 发表于 2006-12-14 00:33 | 正常 | 分类:短篇小说 | 评论: 1 | 浏览:1680|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13 星期三(Wednesday) 小雨
有时候,的确不能不承认,有些东西,本来淡去了,可是千回百转,在一种机缘巧合之下,又翻上心头;有些人,原本以为忘了,今生今生或许再没有再见的可能,然而,命运的轨迹轮回无常,谁会知道,竟还有相逢的一天?
  
晓衣

小时候,我总是喜欢用左手来做事,吃饭,写字,做游戏。我的左手游刃有余,而右手灵活不足。
小时候,我爱上一个男子,我叫他哥哥,我用左手扶着他厚实的腰际,坐在他单车的后座,听铃声清脆如歌。
很小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她双手叉着腰瞪着我说,晓衣,你不要相信他们,你要对自己好好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长大了,我和她手挽着手,肩并着肩,一起唱“十个男人七个坏,八个傻,九个呆,还有一个人人爱。”然后我们回头,相视大笑。她是那么干脆而坚韧的女孩子,而我,就是她保护的对象。


晓寒轻衣 发表于 2006-12-13 23:57 | 正常 | 分类:短篇小说 | 评论: 1 | 浏览:1422|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