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马冰河的眼睛
饮马冰河的眼睛 远行边塞,饮马冰河,伤何且忧,唯我归心
首页 | 留言板 | 加为友情博客
阳光下行走,享受着少有的南国秋风,别是一种滋味。

张钰的录相---江湖告急
2006-11-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演电影、拍电影的,在解放前是没有多少地位的,可以统称“戏子”,成就大的,象梅兰芳、周信芳,就成了“老板”,因为他们戏好,成为各大戏院、高官的坐客,因尔有了受人尊敬的资格。还好,他们是男的,在咱们国家,有“断背”“龙阳”之好的毕竟是非常少数,他们有时只需要出卖一下自己的尊严并不需要出卖自己的肉体。但是,女戏子就可怜多了,周璇也好、蓝苹也好,即使是再大的成就,哪怕是头牌,白天要演戏,晚上要陪老板睡的,这是这个圈子的规矩。出去演戏,如果哪个高官、哪个有钱人看上了,去陪睡也是一定的。那个时候的女艺人,还继承着中国古代传统的地位低下的情况,如果年轻有姿色的时候,想出点名,一定是要付出肉体代价攀附达官显贵,否则是不可能出名的。即使出了名,仍然要继续出卖自己肉体的,否则可以马上让你无名消失。

中国解放前的情况现在在香港完整地继承了下来。香港在保留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确实是有功的。成家班完全是解放前的阵式,杨受成、邵老爷子捧红的那个些演员、艺人,当然是需要向老班回报的。香港虽然是受了多年的英式统治,但是,骨子里英美的商业法制的东西只到了上层,而中下层用的更多的是中国江湖的那一套。你看,香港电影里打打杀杀的特别多,江湖情、英雄义也特别强调,为啥,因为这些是香港中下层的规则。这个不是潜规则,而是显规则,港英政府是不管的。如果有人违反了这个规则,对不起,江湖规矩伺候,绝不含糊。梅艳芳出走美国,刘嘉玲惨被修理,都是因为他们违反了江湖的规矩。梅刘二人以为自己是个腕,想公然违抗江湖令,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江湖规矩不是给梅刘专门订的,也不是邵杨自己立的,而是几百年来传承下来,让这个江湖安然平稳运作的基石。为什么杨受成、向华强、向华胜他们必须加入洪门黑帮,因为这就是江湖的具体组织。

大陆解放后,变天了。江湖的规矩被毛泽民一把革了命,统统扫了四旧。为什么解放后这些艺人要欢天喜地地拥护毛主席,拥护GCD,真心诚意地接受延安文艺讲话,成为GCD的踏实鼓手,因为毛给了他们地位,艺人戏子开始被人尊重地称为:艺术家,并且享受政府给的津贴。无论是戏曲演员还是电影演员,无论是说相声的,还是说快板的,三教九流,居然都成了被人无限尊重的艺术家。过去受苦受难、端洗脚水、还陪睡的时代终于结束了。这对他们来讲,确实是天上地下的区别。常香玉就曾经极大地感叹GCD给了她们真正的尊严。

从1942年始,真正地从1949年始,“艺术家”这个头衔是无限光荣无限值钱的。当然,“艺术家”也不是随便给的,前提是是否接受GCD的领导,真心实地给GCD唱赞歌。如果是,OK,欢迎你进入他们的小圈子,就是“文联”和“作协”,进了才能封一个“艺术家”的头衔给你。否则,你啥也不是。而且,进了这个“文联”和“作协”,国家出钱养着你,男的不用折腰,女的不用陪睡。扬眉吐气啊。这个时候的艺术家是人数极少的,物以稀为贵,多了也不值钱。而且,艺术家不是给普通民众服务的,身子也不是自己的,并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唱什么就唱什么的,你是属于党的。这个时候的艺术家,为了让自己的形象符合党的要求,“高大全”,不要说想睡别的女人,就是有这个念头都是犯罪。当然,除了极个别跟高层有铁关系的,想睡谁还是可以的。其他的,想都甭想。“高大全”自然要求这些艺人德艺双馨,党的需要啊。为了党的需要,也为了自己的饭碗,忍着欲火,即使有女人说你需要就行,也得禁欲。那个时候作风一事,代价太大了。

92年以后,小平南巡,改革开放了,时代变了。党不管一切了。“艺术家”虽然一时还算荣鲜,但是,党给的那点吃饭太少了,并且随时可能有断餐的可能。需要自己找食吃了。于是乎,各种商业性的文艺团体、文艺演出层出不穷了。老一点的,干脆就扒了艺术家的头衔不要了,我要当艺人,我要挣口饭吃。年轻的,干脆就不知道还有文联一说,我只是个艺人,我只是个挣口饭吃的,不为国,不为党,只是我自己。这个时候,我们国家出现了二种“艺人”:一种仍然有着官封“艺术家”头衔的“艺人”,一种是真正从民间、从市场涌现的真正的“艺人”。大家都是唱歌的,演戏的,艺术家固然不用讨饭,可是挣不上钱,也令人烦。艺人要是挣不上饭,那后果就是饿死。党是不管的。那个时候似乎也没有最低保障一说。九十年代以后,这个市场上还出现了香港台湾的艺人来做这个市场的。他们共同繁荣和充拆着中国大陆出现不久的、市场容量巨大的商业演出市场。

在和真正的艺人较量之后,艺术家们终于不幸地发现,普罗民众的品味和品味是真正地庸俗的,是宁愿看脱衣舞也不看芭蕾舞,是宁愿看三级片,也不看主旋律。艺术家们为了吃饭,也纷纷脱下了衣服,露出了他们圣洁的屁股和嘴唇,做出各种香艳的动作供老百姓们意淫。私底下,他们也放弃了“德艺双馨”的要求,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女人要拍戏,可以,先睡了再说。拍好戏,那就要看漂亮不漂亮,奉献的彻底不彻底了。现在导演方是买方市场,肉多戏少,所以,导演们是可以挑三拣四的。

虽然好事者拿大陆的潜规则、演艺圈来和香港的比较。其实,这二者根本是不同的。香港是有江湖规矩的,女人也不是可以随便睡的。星爷睡黄圣依,那是规矩,就跟过去戏班子一样。TWINS、容祖儿陪杨老板睡,也是一样。规矩有的是有形的,有的是无形,睡有睡的规矩,睡完了有睡完了的规矩,无论是哪方,都不能违反,该干什么干什么,否则,后果是严重的。所以,睡和陪睡,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违反的后果是什么。所以,并不是随便就能睡的,也不是睡完了穿上裤子就可以翻脸不认帐的。 但是,在大陆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首先,大陆没有固定的成文不成文的规矩,还处在混沌阶段。睡谁不睡谁,睡了应该着,不睡应该着,完全没有规矩可言。掌握着权力的,权力大的,睡谁完全看心情,看自己的JJ能力。能一日三餐的,决不会一日一餐。所以,现在的市场完全是一个人肉市场,买方和卖方是赤裸裸的人肉交易,而且,这个市场是没有规矩的。春晚是一个大的交易市场,拍电影、拍电视又是一个大的交易市场。新鲜的人肉来源就是那些可怜的各类艺术院校了,包括电影学院、戏剧学院,舞蹈学院,音乐学院等等。

这个人肉市场何时能有点规矩呢?不知道。因为党是不管的,民是不管的,不违反法律,法律也是不管的。谁来管,或许只有江湖规矩了。

>>引用社区地址
饮马冰河 发表于 2006-11-22 10:51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不同的哲学环境造就不同的应用--我看当下的中医西医之
2006-1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不同的哲学环境造就不同的应用--我看当下的中医西医之争



最近的“中医存废”之争在网上是一片热闹。虽然卫生部给出了官方的态度,但这丝毫不影响这场争论。我个人认为,这场争论虽然是中医的存废问题,但是,根本来讲,是中国哲学、文化和思想是往何处去的大问题。因为,中医就是中国文明、文化、哲学的代表。

先简单说一下背景。这次争论是在“中医是否是科学”的背景下展开的。在经济观察报最近一期下,周其仁作为经济学家发表了他的见解,他是从经济的角度考察这个问题的,结论是,过多的政府干预扶持反倒是破坏了中医的发展。方舟子则论述了中医不是科学的命题。周先生的文章其实跟本次论述关系不大,而方舟子的论述,包括他在凤凰的辩论,都有很大的影响力。那么,这几个命题需要细致分析梳理方能理出个头绪来。这几个命题是:1、中医是不是科学?中医和科学的关系是什么?中医不是科学又如何?

先说第一个,中医是不是科学?
其实方舟子已经论述了很清楚了:中医不是科学。我也赞同他这个观点。中医本来就和科学是二回事。二者根本是井水河水。至于......
饮马冰河 发表于 2006-11-01 15:22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4 本站域名:http://yinmabinghe.blog.tianya.cn/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社会 (0)

用户:
密码:

· 张钰的录相---江湖告急(2006-11-22)
· 不同的哲学环境造就不同的应用--我看当下的中医西医之(2006-11-1)
copyValue=function(element) { if(isIE()) { element=$(element); switch(element.tagName.toLowerCase()) { case"input":element.select(); clipboardData.setData("Text",element.value); alert("您已经复制了此链接地址"); break; default:clipboardData.setData("Text",element.innerHTML); break; } } else { element=$(element); element.select(); copy(element.value) alert("您已经复制了此链接地址"); } } function isIE(number) { if(typeof(number)!=number) { return!!document.all; } } function $() { var results=[],element; for(var i=0;i1?results:results[0]; } //ie,friefox function CopyText(id) { copy(document.getElementById(id).value); } function copy(text2copy) { var flashcopier = 'flashcopier'; if(!document.getElementById(flashcopier)) { var divholder = document.createElement('div'); divholder.id = flashcopier; document.body.appendChild(divholder); } document.getElementById(flashcopier).innerHTML = ''; var divinfo = '';//这里是关键 document.getElementById(flashcopier).innerHTML = divinfo; } function addBookmark(strUrl,strTitle) { if(window.sidebar) { window.sidebar.addPanel(strTitle,strUrl,""); } else { 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strUrl,strTitl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