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语呢喃
醉语呢喃 难蹈庸德逐万千 风流自古皆性癫 何恨我情成遗笑 但留狷语在人间
女人·金刚·闲扯
2007-1-29 星期一(Monday) 晴
偶然看一个女孩儿在天涯的影评,说及《金刚》。曰,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突然发现大多数女人看了这部片子都有如此感受,徐静蕾也在博客里说过,电影很感人,实在不忍心看下去。 男人和女人真的有很大的不同。电影最让男人兴奋的绝对是那场金刚大战暴龙的电脑特技。而女人们却更喜欢奥纳米.沃茨被带上悬崖看夕阳的温情。 只是这样一头四肢发达的禽兽(大猩猩),我想,其对女人泪腺最大的杀伤力不过是于心爱之“人”的一份惊世骇俗的执著与关爱而已(境界和作为并不比有话好好说里那姜文高出多少)。大概真的如古语有云那样: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在这个到处都充斥着种种诱惑与背叛的消费时代,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如此痴情的禽兽,虽然只是禽兽,也不免让众女子动容。 不过实在遗憾,金刚终于被开着战斗机的人类成员无情的歼灭了。最终把在帝国大厦楼顶与美丽的女主角拥抱的好事留给了阿德里安.布罗迪,这个面貌忧郁的家伙(如此看来做演员实在是有些好处)。 在我看来,这真是个完美的结局。虽然我们现在提倡保护野生动物,但理性的终止一场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人兽恋,还是非常必要的。况且,金刚给与奥纳米.沃茨的根本不是什么爱情,只是对于自己喜爱的玩物的一种宠溺。就像小女孩给洋娃娃梳头发喂糖水一样,有一天洋娃娃不见了,小女孩也会哭得睡不着觉,要是发觉被哪个小朋友拿走了,也会勇敢的把它抢回来。只不过金刚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巨兽,与其巨大的破坏力相比,其温柔的一面和在人类科技铁拳面前悲情的抵抗更容易博得一些同情而已。 如若金刚不是巨兽,而是人世间一个体魄彪悍,能力惊人,能给于女人足够的安全感与忠诚度的男人呢?(人猿泰山算一个,不过也是小说。) 估计结局更加惨烈。金刚式的忠诚与“爱情”是建立在对被“爱”者绝对的占有与操纵之下的。不知道有没有哪位女孩子愿意用自己所有的自由去换取一份金刚式的宠爱?(突然想到当年裴多菲写下为了自由宁愿抛弃生命和爱情的那首诗时难道有一个女人站在他的背后?)如果有的话,那将是世界上最有勇气的勇气。 唐敏写《女孩子的花》,说,男人在施爱中得到幸福。女人则完全相反,她只要接受爱就是幸福。女人仅仅是为了感受爱、接受爱和吸引爱而生成的(大意)。 如若真是这样,那将明晓女人所有悲剧的来源了。金庸说,他以为《神雕》写得不及《倚天》,因为抛去武功,杨过没有张无忌更加贴近一个男人的性情与好恶。杨过是悬在半空中让人高山仰止的,而张无忌却是我们繁华世界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杨过对小龙女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忠诚是小说化与程式化的。而张无忌在众多美女面前摇摆不定顾此失彼的窘态却是可信的和更逼近男人真相的。 男人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式的,所有的辗转反侧也只体现于求之不得之时的迫切(这也是人类得以延续千年的根本),而女人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式的,虽然他们也会面对诸多诱惑与挣扎,但她们于执子之手生死与阔的遐想,是与生俱来的情感诉求。以为,坚持到底就是胜利!然而,Forever is too long ! 浮生萧条悠悠岁月。 谁能意料,谁又是谁的谁? 想起两个人,梁思成和陆小曼。前者在所有文学传记与名人佐证之中,都是一个于妻子忠诚宽爱无可挑剔的男人。据说,徐志摩白马山殒难,梁思成特意从现场带了一块飞机的碎片给林徽因挂在床头,以示哀念,直到这位才女去世。这样的体恤与关爱,远比爬上悬崖看夕阳的温情要意味深远的多。 后者在与徐志摩的婚姻中处事轻浮风流妙曼,常与一个叫翁端午的戏子抽烟打牌,关系暧昧。然而真正动人的故事是发生在徐志摩与林徽因故去之后。前者勇敢的向比自己小27岁的清华女生林洙写了求爱之信,林洙终于与丈夫程应铨离婚,嫁于梁君。后者则戒了鸦片,远离情人,终日素服为丈夫守孝。以致后来经济困顿不得不卖掉志摩的《爱眉小札》手稿,也未做“失节”之事。于悲苦之中写下了“年来更识荒寒味,写到湖山总寂寥”的诗句。 多少有些奇怪,二者前一段爱情常为世人所附会与称道,后一段故事却大都闪烁其辞众说纷纭。 但无论如何,梁思成是深谙世间大爱的男子。他懂得爱情无需坚守,它来就来去就去,流水落花春去春来,到了最后,需要坚守的只是一份道德和责任罢了。而陆小曼不过是沉湎于凡俗小欲的女人,把一份心灵的祭缅奉做爱情坚守了半世。 如若在奴役与叛离之间真的是一个难以完成的悖论,天下女子该何去何从? 还是爱极《倚天》最后的落篇,无忌为赵敏画眉,突然听到周芷若“格格”的笑声......张无忌回头望着两位佳人,百感交集,手一颤,一枝笔掉在桌上......
Posted by 一壶好酒 @2007-01-29 13:57   评论(0)
北京老王
2007-1-22 星期一(Monday) 晴
上一期《南方周末》有王朔的专访,他说,今年50了,可以总结自己的一生了,以前扮演过很多角色,现在就演一个——北京老王(大意)。 毋庸置疑,从初中开始,这个人的作品参与了我的成长,和温瑞安、古龙、童话大王、四大天王、周星驰、郑智化、柏杨、路遥、通篇充斥着感叹词及省略号的色情读物一起,占据了我青春期美好时光的大半。 那个时候看他的小说,看《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文中一个小流氓骂一个女大学生:“......我受教育那会儿,你他妈还是液体”感觉很绝,很恶毒却不带脏字。后来看得多了,发现这个表面上以揭露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虚伪本质为己任的家伙,其实其内心柔弱而悲情,就像本期“南方”上老王的自白:“我是一个有美德的人,我的内心真的很美......” 就这么几年,老王老了,那个当年宣称自己写作动机只是为了光明正大的发一笔小财的青年作家,已经开始用长辈的口吻为下一代了指导工作了,他说,徐静蕾很有成为70后代表人物的潜质,但仍需努力;80后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作品,成不成气候,还得再过几十年评论。倒是一直以来喜欢柿子拣硬的捏的风格没变,依然不忘如当年《无知者无畏》中炮轰诸多大师一样,又把当前艺谋、凯歌、秋雨等文化偶像一一数落一翻。还是那套言辞刻薄的京骂,让人看着解气。 这个北京复兴路军属大院成长起来的孩子,历经了时代潮流的变革,不再书写自己所谓残酷的青春,性欲也不再旺盛,开始理解四十岁以前无法体味的人生之爱。开始鼓捣网络,要开中国作家在线收费阅读之先河。 这是北京老王的生活,其作品优劣及言论是非大概还要被争论很久。虽然那个堪称一腔废话的《梦想照进现实》的剧本真的很扯,但还是能看出来他的追求和努力。他还是那个藐视一切权威和秩序的侃爷,只是时光荏苒,那些他曾经“代言”的胡同里长大的“坏孩子”大都“改邪归正”。他们不再关心爱情,不再看着王朔小说由衷的说出:“真他妈孙子”。无论是老骥伏枥还是超人归来,北京老王对他们都不重要,他们开始关心蔬菜和粮食,他们渴望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Posted by 一壶好酒 @2007-01-22 04:16   评论(0)
百家之伤
2007-1-15 星期一(Monday) 晴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此语原创者不详,听说,是出自小崔之口。那个时候超女正做为05年最重要的一档电视选秀节目,惊动了地球另一端的美国。而06年的电视文化事件,执牛耳者,无疑是央视的“百家讲坛”。(大概是观众审美疲劳,看超女只要一到PK环节,就让认紧张,生怕失败者说出那句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不要哭哦”) 一个个走出象牙塔的文人,乘电视之东风,被冠以了学术超男的帽子,也是电视为大众文化推陈出新做的一大贡献。谁说只有低俗才能换来收视率?当观众被煽情的“甜点”搞酸了胃口的时候,来点百家这样的正餐压一压翻涌的胃液,是及时而必要的。 然而,物极必反。从收视率中尝到了甜头的百家制作人们,开始被一个个为之攻城拔寨的文史讲题冲昏了头脑。“百家”的理想化为乌有,从03年还算的上百家齐放的局面,直接走向了今天的文史独秀。记得早些年,在百家讲坛中还可以看到欧阳自远讲宇宙之奥秘;清华教授讲电动车的发展;生物学专家讲转基因的贡献;社会学者讲中国的社会保障问题等等,现在这些都看不到了,区区两百多年的清朝历史就有若干学者轮番上阵,从不同层面各种人物拨茧抽丝的讲了上百期,除却和现在热播的各类垃圾清宫戏做一比照之外,其意义和价值很让认怀疑。忘了在哪本书上看到的,有人说,1644年满清入关,为后世中国的电视剧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大概这话应该把那个“剧”字去掉了,就是为后世的中国电视做出了卓越贡献。原以为只有电视剧这样只重娱乐的文化产品才会抱住“阿哥”、“阿玛”、“格格”、“贝勒”谄媚到底。不想好好的一档科教节目也落入俗流。 叹之! 打开cctv的网页,有百家讲坛的在线调查,如下:《百家讲坛》栏目正在策划以下重点节目,您对其中的哪些话题感兴趣?《西游记》的秘密 / 千古一帝秦始皇 / 奇人东方朔 / 越王勾践 / 从商人到政治家——吕不韦 / 解说亡国之君 / 刘心武再解红楼梦 / 论语 / 金嗓子周旋 / 贞观之治 / 三十六计 / 易经 / 司马光 / 风云武则天 / 大话八仙 / 汉武大帝 / 岳飞之死 / 明亡清兴六十年 / 明十七帝疑案 / 清朝二十四臣 / 康熙大帝 / 明朝二十四臣 / 成吉思汗 / 春秋战国。清一色的文史,没有一个自然科学的题目,要知道,自近代以来,西方列强正是凭借着自然科学上的长足进步,才用短短百十年的时间摆脱了蒙昧,用坚船利炮打碎了大清帝国的幽幽长梦。 再叹! 妻学理工出身,我学文科,钟爱文史,然面对如今“百家”精神之垮掉,却只有叹息。只有易先生,而缺席了“赛先生”的百家讲坛,套用白先勇先生散文《树犹如此》最后落篇,正是:“......露出一块楞楞的空白来,缺口当中,映着湛湛青空,悠悠白云,那是一道女娲炼石也无法弥补的天裂”......
Posted by 一壶好酒 @2007-01-15 16:51   评论(0)
大账簿
2006-12-26 星期二(Tuesday) 晴
 是丰子恺先生写得一篇文章,大抵意思是说,宇宙中应该有一本记录着世间所有什物因果的账簿,无论什么,甚至是嘴边曾经遗落的一粒米饭,也应可以在上面查到它的下落与轮回......只是读过的时间太久,是不是这个题目,不敢确定了。

 还是上大学的时候,书的主人是鸭子的一个前女朋友。她知道我除了喝酒之外还有点喜爱读书的嗜好,就拉着我到中山书店帮她买书。因为她对佛家有一种虔诚,且常常向我们标榜她小的时候有高人给她算命说她是观音手中玉金瓶里一滴神水所化,所以我向她推荐了丰子恺的散文。我说,入门级的先看看丰子恺就行了,确定要落发的时候再看弘一法师。
 但买了书后,我先借着看了一个礼拜,后来还她。

 想起这个题目,是十几分钟前到书架上收拾那些被我随手涂抹几页就打入冷宫的笔记本,(我有这样的习惯,无论是想起什么就随便找点东西写下来,且喜欢用新的本子从头写起并半途而废。有一次LP要找一个记点东西,结果发现所有的本子上面都有我的墨宝,遂大怒□□□□□□□□□□此处隐去50字)居然发现线索,有用圆珠笔写的一首诗,应该是原......
Posted by 一壶好酒 @2006-12-26 17:04   评论(0)
寂静的盘点——我的2003
2004-1-1 星期四(Thursday) 晴
0点55分,这个塞外小城是寂静的,连平素里吹着窗外塑料纸呜呜作响的风,也消失了,只有几声零星的爆竹和间或进站的火车的鸣笛声从远初传来外,成为这个冬夜里的一点点缀。
家里的暖气不热,爸妈早就睡下了,我盖了两床被子在床上写这些东西,其实是幸福的。

这是2004年了,半个小时前,央视以主流媒体的姿态盘点了身后一年的新闻、事件!虽然总嗅出一些作秀的味道,但作为一个普通人,还是被一些东西感动了,激励了。突然想到自己的2003,其实生活并没有太大起色,甚至还有些茫然,和许多人一样经历了人生的一些坎坎坷坷,分享了一些这个世界的喜怒哀乐,不过如此。
然而,还是愿意在这个静默的夜里,拿出一些时间慢慢咀嚼一下这转身而去的一年。也算是一点声音吧。涌动着的,漂泊于社会底层千万个如我般不足挂齿的小人物的一点声音!

一、招聘会
北京每年的春季招聘会。这是我第二次参加了,那个时候还没离职,但是电器厂的工作已然如同鸡肋。其实早就想好,离开是必然的。不过一个外乡进京的打工者,在没有更好的单位之前,轻易放弃一份工作,接下来的生活大概会是很被动的,所以,那个时候也想先选好了一只脚迈到哪,再撤出另一只脚!
投了好些简历,有文案的、有平面的、有AE。好象人到了那个场合更容易找不着方向。平面有点腻了,文案又没有准备现成的好的作品,AE更是从来都没有做过,那个时候是想,做客户就出来跑一跑,多接触一些人,多经历一些事大概总比坐班式的生活状态有些新意吧!
然而,虽然面试了好几家,但最终都没有达成,到是有一家做房地产广告的公司,要我去做AE。但后来想了想,还是没过去。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有了新的想法:好好把我们去年做的卷画机的项目做下去!既然都要做市场,为什么不直接给自己做呢?

当有一个人能和你一起去面对一些事情是时候,你就会坦然一些,因为我有秀秀。那次招聘会之后,没几天,我就提出离职了。将近一个月之后,我拿到了结算的工资,走出了电器厂,觉得天气很好,很轻松。我记得我把这种感觉告诉了秀秀。那天晚上正好银辉过来,我们在一个同事家吃饭,结果喝多了。第二天很难受,中午爬在饭馆的桌子上,看着秀秀和银辉吃饭,胃往上翻直想吐。
后来又过了一个礼拜,我们几个人一起去颐和园玩了一圈。那是快乐的一天,虽然我们已经看到好多南方游客都戴着口罩,但并没有多少介意。但是没几天,京城就被非典搅的沸沸扬扬了。

二、非典
其实,直到现在我依然认为,非典那段时间,是我在北京打工两年多,最快乐的一段日子,简直就象是在疗养!
每天起来跑跑步,打打球,有一段时间中午学着为秀秀做做饭。偶而搞个水果萨拉什么的小花样,秀秀中午进门就会高兴的亲我的脸,大概是为了鼓励我吧,似乎那段时间我真的成了大厨。秀秀从来没有对我做的菜提出批评,这是我心里有数的,我做饭其实更本就是蒙人。

我开始找满街的找卖音像的铺子淘碟,找到好的片子,就连夜的看完,不管几点。除去的时间,我开始做作品集,上网,就在那个是时候,我找到了天涯。
后来情况好一点以后,我们就开始在周末的晚上跑到小区外面喝啤酒,晚上回去打扑克。有时候兴致来了,会打到天亮。
虽然和所有的人一样,出门会戴好口罩,一进家第一件事会把手洗得干干净净。但总觉得非典更象是一种谈资与话题,充斥着报纸与电视,离生活越来越没有关系了!
后来我发现自己胖得都顶起了将军肚的,而已然囊中羞涩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要先找一份工作先挣点钱了!
在这期间死了两个人:孙志刚和张国荣,后者的死充满了强烈的戏剧性。但终于那是一幕悲剧。而前者的死,对飘荡于这个城市的外来族来说似乎更具有现实意义。国家《流浪行乞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取消了。也就是说暂住证可以不办了。省了一小笔开支,以及见了警察总会有的那一点恐慌感!

三、300
我开始接受并不太高的工资,在一家主要以设计为主的广告公司做平面。
这是非典后的上班高峰,城市的道路一下变的拥挤不堪,每一辆公共汽车上都塞满了人。而我每天从南五环奔波到北三环的路程,就是漂泊于这个都市的人们生存状态最好的缩影。在300路车上上下车的人们,让我在那些日子里更实在的体味到了一些东西。我亲眼看到一个矮矮的女孩子被挤掉了胸前的扣子,却腾不出一只手来把衣衫弄好;我亲耳听到北京的售票员扯着嗓子对站牌下的人群喊,车上人太多,身体不好的别上来!
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两个月。
不知道是哪一天,当汽车在三环上举步为艰的时候,我看到了远处夕阳下一些灰蒙蒙的建筑在城市的边缘,突然有一种悲哀,似乎整个城市在视线中慢慢坍塌。望着满街的车来与人往,我窒息了,就象机米说的那样:这座城市没有方向,不能呼吸。

四、上学、下海
秀秀也离职了,和以前个同学同事借了一些钱,决定去学英语,把外语水平加强一下。想出来也许可以应聘外企。
我也第二次离职了,和朋友重新搞了一个项目,决定回家乡去做做业务,也许能闯出一条路来。

我离开了300,但依然在飘着,我开始往返于西部几个城市之间,当我一个月之后,再回到北京的时候,天已经冷了。清晨,我坐在工交车上,驶过长安街。居然有种久违了的感动。似乎这里才有我的归宿感。我再次茫然了。
大概人总归是要漂泊的吧,有时候想停下来却停不下来;有时候想落脚在一个地方,你却发现他并不是你的归宿。而到了后来,你也不知道哪里是你摆脱枝头的地方了。或许偶尔会记起,但你已经没有摇摆的舞姿,而且也看不到脚下的土壤!

天越来越冷了,尤其是北方的冬天,业务刚开始还好,但总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两次从北京带过来的钱也几乎用光了,好在就要过年,现在在家,也不用花太多的银子。只是每天夜里深味着的思念一个人的滋味总是挥之不去,我知道,秀秀也在思念着我。每天的信息是少不了的,关心的话发了又发,好象还怕彼此没有好好爱惜自己。我关心她一咳嗽赶快吃药,她关心我少喝点酒。

大概就这些了,2003年已经过去,新的一年开始了。秀秀的短期学业就要结束了,正在找工作。我在家里等着过了年再回北京,既然选择了一条漂泊的路,就尽力在风中做出最美的舞姿。我会展转于几座城市;会与不同的人喝酒,说话;会在晚上失眠的时候看书写东西;会在见不着秀秀的时候至少给她发一条信息或打电话;会在颠簸的路上幻想自己的有钱后的模样!
Posted by 一壶好酒 @2004-01-01 23:05   评论(0)
页码:1/-7  

<< 2017 七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 女人·金刚·闲扯(2007-1-29)
· 北京老王(2007-1-22)
· 百家之伤(2007-1-15)
· 大账簿(2006-12-26)
· 寂静的盘点——我的2003(2004-1-1)



[访问计数:3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