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霄鹤
徐霄鹤
blog日历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徐霄鹤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9708 次
  • 日志: -240篇
  • 评论: 27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7-8-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鸟人远
2008-7-4 星期五(Friday) 晴
鸟人远

文/徐霄鹤



七月到了,敲着门。其实,我可以写很长一段文字,万里长城,只是一个序言。我预谋写几段《武陵人远》,不为附和陶渊明的偏见,连那个名叫李清照的山东小姑娘也不沾边。后来思忖,不如叫武陵人下台,唤上鸟人,命题《鸟人远》倒是更切我意。于是,我咕噜片刻水酒,手擒一本宋词,眼观一位多情汉子周某某的《瑞鹤仙》:“叹西园已是花深无地,东风何事又恶?任流光过却,犹喜洞天自乐。”此时,夜幕正初开。

时光在逆流。1924年,朱自清和俞平伯合办了一本名叫《我们的七月》的文艺刊物,发上丰子恺的处女画作《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据说,此意来自谢无逸的《千秋岁—咏夏景》。丰子恺有言在先:“我觉得古人的诗词,全篇都可爱的极少。我所爱的,往往只是一篇中的一段,甚至一句。这一句我吟咏之不足,往往把它译作小画,粘在左右,随时欣赏。”

诚然,我非文抄公,上述总总均是假象,真实想法下展:

XX:

予我惊喜,予我快慰,予我慷慨,予我精彩,予我翼翼闪光,......

徐霄鹤 发表于 2008-07-04 03:33 | 正常|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90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灵山烟尘》
2008-6-27 星期五(Friday) 晴
《灵山烟尘》





 他拟了一组篇目,看上去毫无规律。如《一只鸟飞过》、《伪装》、《陋室里的女人》、《天使搬了家》、《彩信送来一片旗袍》、《灵山尘烟》……

 零乱了,仿佛春夏之交江南的雨。

 他想,等抽完手上的半支灵山烟再说。关于烟壳子的颜色,若在阳光下粗看,显然是墨绿色。要是在月光下细看,简直就是咸菜绿了。香烟壳子的色彩间,烟标是“一只佛手捏了一支莲”。原来,佛手不发烟,只敬莲。有位乡村女教师说过:“孩子们,手是用来写字的。”多年来,他一直用手写字,继续写下去。他在烟壳子的白肚皮上,用铅笔规规矩矩地写下《灵山尘烟》:

 “谢谢你的香烟

 我已全部吸入肺叶

 往后的尘烟

 呼吸将......

徐霄鹤 发表于 2008-06-27 03:03 | 正常|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8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鹤鸣集》
2007-12-14 星期五(Friday) 晴
《鹤鸣集》

6

成熟的季子,我一路攀上智慧的高峰,俯视远处枫林。

寒号鸟的叫声,是红色的。


7

左边的松针是深褐色的,右边的湖水是深褐色的。

我的水彩画终于找到深秋的家。


8

躺在湖滩晒太阳,想心中所想,要比梦中不停地哼呀哼来得光芒。


9

当你夸耀我,对于爱情同样有教养的时候。

那时,我已经老了。


10

假如你每一天都在空白等待,那么我通宵达旦向你飞来。


11

小小的花朵一绽放,就急急地宣告世界:

和谐的阳光真好呀,昨夜的灰暗快点儿走开。


12

最美的东西不是独来独往的,你要用最美的眼睛把她找出来。
......

徐霄鹤 发表于 2007-12-14 14:06 | 正常|分类:诗歌 | 评论: 5 | 浏览:159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鹤鸣集》 徐霄鹤/诗文
2007-11-5 星期一(Monday) 晴
《鹤鸣集》

1

我的那些想念天真呀,远方的远方,一个字缝合爱的断崖。

2

柳浪。蝶舞。点点渔帆。夺走了我的一天美好时光。

3

风从芦花丛中游来,轻轻对我说:秋天来了。

4

沙子里有只小虫呀?她的脸上写满惊讶和喜悦。

这是谁家甜蜜的小小姑娘?

5

顺着稚了的足印寻去,沙地里有孩童的欢语。

一双双诧异的眼睛,似乎在警告一个闯入的陌人。
......

徐霄鹤 发表于 2007-11-05 20:02 | 正常|分类:诗歌 | 评论: 1 | 浏览:12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爱经》
2007-10-15 星期一(Monday) 晴
《爱经》


嗡嗡嗡

我飞过门槛
遥望三千粉黛
水中花儿朵朵开
马儿跑得欢
妃子笑得灿
略输文采

我恐怕不能说爱了
一旦说出来
其他雄蜂怎么办



《白墙》


春天,翻开一本书
莺歌燕舞,莫忘暖风里
活脱脱的柳浪

岸,断了水
春在涨

秋天来了,秋天来了
一只晓蝉,清清唱
狼没来
狼还走在雪路上

七情六欲,最后的秋夜
放弃了夏和冬
统统放弃吧,所有的过去
无所谓过去现在和将来
好多东西,没有母语
只有白墙,倒影黑夜时光

今天,我们都已成年
最后一个秋夜
谁是灰姑娘?
她说
白墙已疯狂



......

徐霄鹤 发表于 2007-10-15 23:42 | 正常|分类:诗歌 | 评论: 2 | 浏览:125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生活 NO:1》
2007-9-27 星期四(Thursday) 晴
 《生活 NO:1》


 现代诗人
 出版小说
 叫流行
 叫与时俱进

 也叫生活


 07-09-27......

徐霄鹤 发表于 2007-09-27 03:17 | 正常|分类:诗歌 | 评论: 2 | 浏览:8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徐霄鹤诗文之---虎皮鹦鹉》
2007-9-17 星期一(Monday) 晴
《徐霄鹤诗文之---虎皮鹦鹉》


吊带裙说:今天真是好茶
(嗓音亲近)
黄段子说:下回分解
(假模假样)
伪画家说:谁谁过来浇花
(原谅他,天生结巴)
银丝袜说:今夜怎不下雨呵
(纯粹暗语,别上当)

院子寂静容易闹鬼
(女鬼难缠)
虎皮鹦鹉失眠了
(一双监视器)

人鬼沉默2分钟

虎皮鹦鹉终于开口了
“夜宵时间到了
现在就出发-----啊”

开路开路:吊带裙
(再见鬼子,性别女)
泡吧不如飙歌:银丝袜
(鬼点子,银子倒霉)
明早要买毛边纸了:伪画家
(演技绝佳)
诗人居洗手间都用宣纸:黄段子
(口吐箴言)

虎皮鹦鹉憋不住了
“夜宵时间到了
现在就出发-----啊”


---------07-09-11《徐霄......

徐霄鹤 发表于 2007-09-17 12:08 | 正常|分类:诗歌 | 评论: 3 | 浏览:120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自画像》 诗文/徐霄鹤
2007-9-3 星期一(Monday) 晴
《自画像》

徐霄鹤
徐霄鹤的徐
云霄的霄
丹顶鹤的鹤

性别男
与伟大女性背道而驰

绰号小牛
或牛比或牛鞭或牛郎
或阿牛或徐院长或小虫
云云

年龄33
乱刀斩
抽刀断水水长流

星座天蝎
与恶毒有缘
与金钱美女糖衣炮弹无关

文化程度相当于大学
不敌古代秀才水准
受教院堂左耳朵进
右耳朵出
棉花球堵啊堵不住漏洞
仅存一丝糟粕
换取三餐

职业清道夫
扫除一切害人虫

职务九品小吏
七品芝麻官
约等于0.8颗芝麻

信仰共产主义
向马恩列斯毛邓江胡看齐
天天学习好好向上
夜夜叩问
没有信仰道德何来坚强

籍贯江苏常州
现居江苏无锡
......

徐霄鹤 发表于 2007-09-03 01:34 | 正常|分类:诗歌 | 评论: 8 | 浏览:104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龙光塔,鼻尖朝上
2007-8-28 星期二(Tuesday) 晴
《龙光塔,鼻尖朝上》
文/徐霄鹤

这夜,这孤零零的古塔,要是没了月光的渲染,他必死无疑!“我不认你的色彩,正如我不识你的韵律。”一颗满怀敬畏的心,说穿一句冷清的话,简直是疯了。
江南文脉,陶陶罐罐的零碎,我无意谈起。恰好,我的鼻尖正瞄向那年的暮春。周太王两个吊儿啷当的儿子泰伯、仲雍,逃奔南方部族荆蛮之地,今天的无锡梅村,建“句吴”国,自然是入了乡随了俗的,还刻意在白嫩的体肤上刺画花纹,削个短平快的革命草地式发型,昭示无意当国君之心,让避他俩可爱的小弟弟季历称王。泰伯、仲雍兄弟俩,不拖泥,不带水,直接送来了美丽江南人文的先声。不知是哪位老先生,竟然说了句:水为阴,泥为阳的鬼话!这下好了,阴阳媾和了,无边无际了,只剩下时光来见证一切了。
我撇开时光,耍起慢镜头,对镜头里的秦始皇说:嗨,伙计,开始!(镜头特写)秦始皇顿时从皇位上一拍而起,咬了咬上嘴唇,怒眉瞪目,(停顿3秒,或是演技或是忘词)决然振臂高呼——寡人攻楚!(口水喷射,镜头浑晕,糊了,糊了就好办了)
秦将王翦很乖,很听话,率秦军顷刻出征!
秦军征驻于锡山,军士甲和乙,一老一少,看上去象父子兵,没等众人缓过神来,第一时间就在山顶一凹地,欲将埋锅造饭。军士乙偶得一碑,掘出了一看,碑上刻的都是陌生的蚯蚓,便恭敬地喊来军士甲。军士甲摇头晃脑,看过来看过去,还用掌心摸了几次碑文,哀叹了一声,最后瘫坐在地。(原来也不识字)。军士丙正好赶来,顺口用秦腔唱起铭文:有锡兵,天下争;无锡宁,天下清。秦将王翦闻道:此碑出露,天下由此渐宁矣,今后当名此地为无锡。秦军众将士齐呼三声:无锡。无锡。无锡。
无锡临近有个昆山,昆山有个名士,学名顾鼎臣,他在明正德初年,游历到无锡。顾鼎臣在一个花好月圆之季,登上无锡锡山之巅,极目远眺:湖光缥缈,溪水涟漪,涤尽了心间的嚣尘,远山苍茫,渔池农舍,拓展了游人的胸襟,一派风光,欲将赞叹逸美之时,一阵紧风袭来,居然喷嚏起来。哎呀,莫非是蒋重珍公惦念我了?惘然语塞。自问,大好河山,兴文之地,无锡自南宋出过状元郎蒋重珍,时到明朝天下,没人再中状元,可是龙头上缺了角的因缘?
嗣后,无锡乡绅筹集资金,在锡山之巅,磊石成塔,以为象龙之角,振兴文风。时光急促,转眼五、六十年过去了,无锡人氏仍无状元及第。此年正是明万历二年,乡无锡乡绅们摆出不中状元誓不休的架势,再修此塔。巧了,真是巧了。这年风调雨顺,农桑丰腴,无锡士子孙继皋果然高中状元。两年后,常州郡守施观民自说自话,题名——龙光塔。
这下好了,龙光塔可以登记造册了。(造册如下)
姓名:龙光塔;性别:男;民族:汉;文化程度:状元;身份证号码:3202;户籍地:中国无锡锡山;职业:振兴文风,与佛无关;个人简历:明朝正德初年,实心无名石塔;明朝万历二年,修建七层八角无名砖塔;明朝万历四年,命名龙光塔至今。家庭成员:施一、顾二、蒋三、孙四、石头砖头五和六、黄沙水泥七八、木头九、灰尘十、蜘蛛和蜘蛛网十一、树叶十二、鸟粪十三等等等……
龙光塔,孤零零的古塔,要是再没了月光的渲染,他必死无疑!打个电话给月光,让她快点出来吧。月光答:我正洗澡呢,银河里的水忽冷忽热,毫无规律……
毫无规律,那只能写下来留作纪念了。写什么呢?写龙光塔的朝向?写七级八面的楼阁?写反翘的腰栏?写葫芦状坚挺的刹顶?写刹顶上的月光?写月光内核的月亮?写月亮外焰的鸟?写白的鸟、黑的鸟?写黑的白的鸟叫?写鸟叫下的林木葱茏?写林木深处的虫鸣?写虫鸣里的悲喜?写悲喜里嗬出的一口气?继续写,硬着头皮写下去!写到月光上来又下去,写到白茫茫水朦朦地一片,写到公元2007年某个春夜里……
一位画楼阁闻名于世的陈先生,他缓缓地告诫我:阳光明媚时分,东西南北,姿态各异,曲折中见雄壮,高低中见倾斜,力量中见端庄。哎呀,太奢侈了!那么色彩呢?声音呢?层层叠叠的,萦萦绕绕的,直接推上去?陈先生急促了,眼光酷似三更的猫。
我流鼻血了。坚硬的具象,我拿什么来征服!龙光塔,我预想的地方,画些柔媚吧?
让暗夜沉下去,让月光升起来,让群鸟翩舞(黑鹤漂白,孔雀涂蓝,北雁南归。麻雀被漏网,秃鹫被忽略,乌鸦一律留白)让林木葱郁,让水色奔腾,让云彩通通做梦去吧!
做梦的云彩,不出所料地美。某个陌生或重逢的女子,来自遥远的古代。是嫘祖吗?不!她太荣耀了,她是黄帝的大房。是西施吗?不!她过分娇美了,何况范大夫和我友善。是红拂吗?不!李卫公不找我拼命才怪。是?那是?别是了,什么都不是,是未知,是未知的月光,是月光的女子……略施粉黛,体态轻盈,妩媚多姿,体披粉白的轻曼罩衣,光洁照人,眉目含情,愉悦歌舞。
路到了尽头,我往哪里走?没路了,太艳了!我使劲地关闭预想的筏门,漏陷了,洋相百出了,又流鼻血了,鼻尖朝上了。
我从陈先生画室摆渡出来时,那瓶没来得及记住名字的法式葡萄酒,只剩下红色的最后一口。
夜无风,月色撩人。夜无人,龙光塔,鼻尖朝上。


徐霄鹤 发表于 2007-08-28 23:24 | 正常|分类:散文 | 评论: 6 | 浏览:103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4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