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花坊
夕颜花坊
请允许,借黛玉的花锄,打捞一篮子的旧时光,掩埋在文字深处。
相聚离开总有时。
2011-7-14 星期四(Thursday) 阴
  半瓶芝麻油
  文/夕颜
  
  芝麻油装在一个普通的绿茶瓶子里,只剩下半瓶,被我视作珍宝储放在冰箱里,并不常拿出来使用。
  这瓶芝麻油是过完春节离家前,爷爷嘱咐奶奶特意送过来的,我慎重地接过来用保鲜袋封好放进行李箱。母亲在一旁打趣道,这东西,就你拿来当宝贝。我笑了笑,继续埋头整理行李。
  在我心里,芝麻油早已超出了它的实际价值,那满满一瓶装的是爷爷和奶奶的牵挂与疼爱。看着奶奶拄着拐杖蹒跚远去的瘦小背影,心酸的泪水漫上来在眼眶打转。只恨自己常年远走他乡,不能在他们面前尽孝。
  摇晃剩下的半瓶芝麻油,透过瓶中流淌的蜜色,仿佛看见一片芝麻地,青青的杆子节节拔高,爷爷猫着腰在地里劳作,等到收割的季节,小部分留作他用大部分拿去酿油。对于一瓶芝麻油需要从多少粒芝麻身上榨取,我全无概念,也不知道这里面包含了多少勤劳的汗水。掀开瓶盖,芝麻油醇厚的香气欢快地跑出来,深嗅一口,一股暖意从心底升起,感恩之情裹着思念借由这浓浓的芝麻香充塞心间,鼻头禁不住又酸涩起来。

  其实,自小与爷爷奶奶的感情并不太亲厚,甚至由于母亲与爷爷奶奶之间的淡漠关系,尚在襁褓时,爷爷奶奶很少没抱我。可他们毕竟是我的爷爷奶奶,血脉亲缘不可分离,这在长大之后渐渐领会。当时我家与爷爷家两家相邻,爷爷家的烟囱总是先于我家升起炊烟,我常常不请自到去爷爷家凑饭吃。奶奶炒的菜似乎永远比爸爸妈妈炒的好吃,而且奶奶知道我爱吃锅巴,于是特意将锅巴烧得又薄又香又脆,我最爱将锅巴团成一团,里面放酸菜,嚼起来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奶奶偏爱二叔家的孩子是事实,每次姑姑姑婆们带来的好吃的都是堂妹堂弟先沾光,这其中也离不开二叔家同爷爷奶奶住在一个屋子的原因。堂妹吃了好吃的常会到我面前报告(她那时是我的小跟班),收到风声,食虫立即开始在肚子里议论纷纷,讨论去还是不去。有时碍于母亲在一旁,不管多么馋嘴也只能忍住,母亲不在时,食虫大战脸面,立马巴巴地跑去奶奶家。奶奶跟所有那辈的老人一样,喜欢把好吃的藏着掖着,等到拿出来吃时,苹果烂了一块、香脆的米糕变软了、芝麻丸粘乎乎的……
  尽管如此,那些仍是物质清贫年代的美味。最难忘的要数奶奶用红薯粉做出来的糊糊,特别好吃,白白的红薯粉末徐徐倒进滚水里,迅速用筷子不停搅拌成朱红色,快熟时放入白糖,软软糯糯,入口即化,一口气可以吃下两碗。
  印象中,爷爷不苟言笑,话也不多,教训起人来十分严厉,所以我自小怕他。但爷爷也会疼人,比如悄悄塞零花钱给我、摇枣子给我吃、捎花草给我等等。做这些事情他从不公开,大概是担心其他兄弟姐妹怪他偏心。这一生都是要感激爷爷的,是他教会我种花,并因此喜爱与植物交往。我种的第一株植物是栀子,爷爷给的,他见我喜欢,后来下班经常带各种盆栽回来,有时是月季,有时是满天星,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从小到大,跟爷爷的交流不多,近年来不常相见,坐一起更是找不到话题,而且在家时间不多,每次相聚匆匆忙忙,这几乎成为每年的憾事。
  爷爷和奶奶都快是八十高龄的老人,他们的晚年不太顺当,我常为此忧心,奈何没有能力给予他们一个安详舒泰的晚年。每当掀开芝麻油的瓶盖,同时也开启了我的自责和无助。我们家算不是大家族,特别是到我这一辈,爷爷奶奶膝下只有两个孙女三个孙儿(其中一个堂弟患病多年,一直是奶奶在照顾),堂妹在她13岁那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记得堂妹离开后的几年,每次和奶奶提起,两人相对擦泪。堂妹从小与我亲,她的骤然离去是我心中永远无法愈合的一道伤疤。

  身边常常听到这样的话,“我家里叔伯捎了蜂蜜来,又香又浓,外面不容易买到”、“我母亲回家探亲,从乡间收集了些土鸡蛋,很营养的”等等之类的话语。说这话的人通常是满脸得意,好像手上捧的是这世上最珍稀的宝物。
  我没有像别人那样炫耀这瓶芝麻油,而是放在家中独享,有时炒青菜放几匙,有时用来做蛋炒饭,饭菜里因多了亲情的味道而变得美味无比。
  在这个鱼目混杂的社会,纯正的事物越来稀有,也因此倍受珍惜。亲情也是如此,这是一个功利时代,每天不知多少家庭纷争的法律事件上演。真想把我的芝麻油也分一点给他们。
  
  2011/07/14 周四,夏天是多雨的季节。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7-14 22:20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9 | 花影:1024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6-23 星期四(Thursday) 小雨
  洗了头发坐在电脑前,像往常一样打开我的花坊,说实话,花坊比我想象要热闹很多,更是胜过从前。更新仍停留在11天前,这篇日志不小心又上了首页推荐,访客络绎不绝,心烦广告便关了评论。花坊是精神领地,所以,希望她是安静的。
  看着最后一篇日志,心里想,是不是该写些什么。向来不喜欢勉强的时候下笔,觉得这样的状态下写出来的文字可能缺失真情。但在打开编辑器界面的这一刻,许多思绪奔涌而来,它们甚至有些争先恐后。是啊,怎么会缺失真情呢,在这个台风过境清凉而又安静的夜晚,内心有那么多话语想要付诸笔端。
  比如,窗台的花开了。
  继扶桑之后,长春也开了花,紫红色花瓣衬着青碧的绿叶显得格外鲜艳、秀丽,有一种邻家女孩的可爱与娇美。长春是非常繁茂的植物,长势特别旺盛,从公园移植到花盆之后的一个星期,叶子几乎落尽,再过一个星期,一片片叶子像雨后竹笋似的从枝上冒出来,生机勃勃,可以令心情沮丧的......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6-24 02:25 | 正常 | 分类:淡烟流水(杂事) | 花语: 37 | 花影:11734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6-12 星期日(Sunday) 多云
  这样的窗台,透着小清新,是想象中的样子。
  ......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6-12 22:16 | 正常 | 分类:云想衣裳(摄图) | 花语: 18 | 花影:13410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6-4 星期六(Saturday) 多云
  种一个绿色的梦
  文/夕颜
  搬了新住所,最满意的是两扇窗子,一面朝南一面朝西。南面较宽阔,不足处是面对马路,有点吵;西面窗台是南面的一半,窗外绿树成林,绿叶婆娑,感觉像是住在一片小森林里。两面窗子都安装了防盗网,伸出去的空间给人无限想象,由于年月较久,架子已是锈迹斑斑。
  窗台空荡荡多可惜,于是自然而然想到种养花草,这也是阔别多年的一个爱好。小时,户户乡村家门前空地宽敞,大数人家都会种上几棵树,可吃可玩,夏天树下好乘凉。记得当年,我家门前种了十几棵枣树,暑假正是枣子成熟的季节,有时几乎全家出动,敲得或红或青的枣儿落个满地。但更多时候,是我们几个小孩子的天堂,男孩爬树,女孩拿起长长的竹杆踮起脚尖儿,卖力地朝枣子密集的树枝刷过去。除了枣树,还种了几棵又壮又高的泡桐树,紫色花瓣雨和比巴掌还大的落叶都是童年不可缺少的记忆。
  如今,种树的人家少了,家家门前是冰凉坚硬的水泥地,别提种树,连草儿也没影儿。也有人家用高墙圈地,里面倒是种了不少树啊花啊,奈何高墙隔绝,无缘欣赏。在房价持续飙升的同时,农村也领略到了土地的重要,个个树立起危机感,从此,乡村路越来越狭窄......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6-04 23:08 | 正常 | 分类:淡烟流水(杂事) | 花语: 21 | 花影:968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5-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上午十时左右,收到前天下午从浙江仙居城寄出的快件,里面是山居清供店里的特产。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以作存念。
  这张图是个引子,菊花茶是前年云姐姐从桐乡寄来的杭白菊,一直藏在抽屉底层不怎么舍得喝。这天正拿出来缅怀,恰逢同事上火来问有没有什么清火茶之类,只好故作大方地捧出来,顺便也给自己泡了一杯。清幽的菊香,仿佛将人带入一片开满菊花的田园。
  ......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5-26 21:24 | 正常 | 分类:淡烟流水(杂事) | 花语: 16 | 花影:1054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5-20 星期五(Friday) 晴
  夏日香气
  ■ 夕颜
  
  饭后去白莲洞公园散心。出门尚可看清眼前街道、建筑、行人车辆,自行车踩了小段路程,夜色迅速包抄四周,有树的地方一团团暗影。
  这是搬新住处后第一次去公园,不远,去途与从前反向,先经过畅景园,再穿一段没有路灯的路到达公园。公园内已是黑乎乎一片,没有月亮,晚风送送阵阵馨香。
  多么熟悉的香气。春去夏来,又到一年鸡蛋花飘香。比起学名,我更喜欢它的别名:缅栀子花。一面嗅着风里的花香,一面遗憾差点错过,搬的新住处离公园不远,如果这样错过不免会可惜一阵子。在心底猜测,它们是什么时候绽放的呢?最后一次去好像是四月,应该是四月中旬吧,下旬忙找房子,忽略很多身边事。所以,缅栀子花应该是四月底开的吧,如此推算,岂不是迟来半月。这些花没有因为任何人的迟来表现一丝不满,仍旧忘我绽放,忘我幽香。
  带着珍惜的心情从草地拾起一朵朵白花,捧在鼻底嗅闻,随即发现吸入肺腑的香气似乎有些陌生,心想可能是雨改变了它原本的气息。一年一年,花相似,香不变,人,不同。
  从公园出来,一时兴起去了旧居所。其实,与其说兴起,不如干脆点说“早有预谋”。搬家之后,一直想回去看看,两年光阴,足以留下无数回忆。这不,一走进无比熟悉的小区,那些往事如蝴蝶一样纷飞出记忆之匣,让我一时仓皇无措。在熟悉的小店买玻璃装可乐,心里空空的时候就想喝可乐,感受酸性液体在喉间冒泡。
  居住位置发生变化,随之改变的东西很多,比如不能像从前住在竹苑那样一出小区门口便可看到天空,蓝天或乌云,再或是铅灰;比如路过白莲洞公园,可以从香气分辨公园里的鸡蛋花开了没有;再看不到那只猫,再也没有饭后散步,再没有我们远亲不如近邻的笑闹声……以为自己真的具备足够勇气抵抗悲伤,可是忆起过去种种,还是会不觉地潸然泪下。
  告诉自己,且行且遗忘,不管是美好的还是伤心的都悉数封存,目光坚定向前,如此才能躲过旧悲伤侵袭。不定时地清除手机短信,清除过去的痕迹,于是有些惊讶地发现,一个月以来的天气预报开场白几乎相同,一率是,今晚到明天,多云到阴天……不管阴晴,天气逐渐炎热是不争的事实,好在初夏凉风清爽。
  将拾来的鸡蛋花小心放入装了1/3清水的金鱼缸里,芳香四溢,满屋馨香。坐在窗边看书,窗户半开,风起时拂动花布窗帘,想起看过的一本书——风吹浮世。
  风吹浮世,连香气也浅淡到似有若无。时光之翼栖息在斑驳的墙上,忘了飞走。
  
  2011/05/20 晴朗。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5-20 11:26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19 | 花影:977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5-8 星期日(Sunday) 晴
  
  一
  初夏到来,最大的一个变化便是搬了新住处,走一条陌生的没有林荫树的上班路。这间屋子向南,在四楼,楼下是一片教师家属栽种的蔬菜,再往前是马路,所以每天“呼啦啦”的车声不绝于耳,唯有夜半突然醒来,周围静悄悄。几经斟酌租下这套房子,按理是喜欢的,可心里时常浮起不真实感,恍惚一场梦游。
  好在,每天都有清凉的风从阳台从窗子灌进来,吹落一地的梦幻。常常姿势慵懒地半躺在客厅软软的沙发上,持一本书,看别人的故事在眼皮底下轮番登场。也许,我也该写写故事,自己的,与自己相关的,或是他人的。 
  搬家前,一度担心自己不能适应新环境,心中百般挣扎。而实际上,来到这里,就很少再怀念过去的住处,甚至连那条步行上班的宽阔人行林荫道也很少出现在脑海。只有自己知道,曾经多么喜欢那条路,喜欢清晨路面斑驳的树影、喜欢不分季节的落叶随风轻舞、喜欢冬末春初光秃遒劲的枝桠。
  善忘旧事物显然不符合我的念旧情怀,不过,这也不一定是坏事。生命中,任何缘分都有终结的一天,与人如此,与事物也如此。况且,漂泊之人四海为家,此心安处即吾乡。
    
  二
  害怕夏天,除了似火的骄阳和灼人的炙热,最怕的是梦魇。
  每年夏季,受尽梦的折磨,美梦少恶梦多。搬到新住处的这些天,一个晚上从这个梦境跌进另个梦境,梦到追杀,梦到死亡,那逼真的窒人的气息将我半夜惊醒。意志复苏,却不敢睁开眼睛,扯过一旁的被子以最快的速度将整个人紧紧裹成一团粽子。不明白那些死亡的梦源从何而来。
  老人都说,早上不宜说梦。内心的恐惧在最深沉的时刻唯靠自己消融。
    
  三
  闲来无事,从便签盒取出几张便签纸拿在手上把玩,寻思着折出个什么形状。脑海里突然浮现许多个旧时片段,有折千纸鹤的,有折五角星星的、有折信纸的,还有帆船、玫瑰、纸手枪、青蛙、圣诞树、灯笼,等等。每想到一个名字,便立即追忆折叠方法,然而,很多名字都令我摇头,到最后,脑子里只剩下千纸鹤与圣诞树的折叠方法。
  心动,行动,小小便签纸在手上翻飞起来,不一会儿功夫,飞出一只千纸鹤,接着出现第二只,第三只……
  中小学生时代的手工游戏,如今成为令人怀念的回忆。那时,几乎每个女生都心灵手巧,物质贫乏的年代,我们将得不到的东西按自己的想象变成各种模型,手工制作的乐趣远远超越了拥有。
    
  四
  有人说来陪我过儿童节。我知道其实自己并不需要也无期待。儿童节早已不属于我,连回忆也不想再刻意翻起。过去的纯真美好更衬托出现在的囹圉。习惯一个人自由自在的生活,情感于我更像是盘丝洞里的蜘蛛精吐出的缕缕白丝,一旦粘上将是无休无止的牵扯。可这到底是每个人生的一道坎,关键时刻咬咬牙,兴许就过去了。
    
  五
  今天是五月的第二个周日,母亲节。母亲节在20世纪末传入中国,到现在,母亲节已成为一个约定俗成的节日。在这一天,我们可以大方地表示对母亲的爱,当然方式多样。在此,祝愿我的母亲身体健康、笑口常开,也祝愿全世界的母亲,节日快乐。
    
  2011/05/08 晴朗夏日,母亲节。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5-08 09:33 | 正常 | 分类:淡烟流水(杂事) | 花语: 12 | 花影:963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5-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别让我一个人醉
  
  ■ 文/夕颜
  (前话:初夏的凉风从窗口灌进来,午后的时光弥漫着甜腻的味道,如一酝上好女儿红。浅浅睡了一觉,醒来一阵恍惚,不知是梦还是尘世。抛下睡前看的一本《南风》杂志,翻读从前的字,于是看到这篇,写字距今相隔一年又30天。再读,不敢相信竟出自自己笔下。想一想,很久不沾酒了。)
  
  别让我一个人醉,别让我一个人走……
  播放器里,一个忧郁的声音在流淌,渐渐塞满整个心房。听到高潮处,眼泪险些落下来。
  忧郁王子——姜育恒的歌,以前怎么没发现呀?也许,邂逅一首歌,如同邂逅一个情人,需要发生在对的时间以及对的地点。
  从前也一个人,很想一个人醉。想象独自去酒吧,自斟自饮,喝下一杯杯断肠酒。醉到不醒人事,摇摇晃晃走出酒吧,倒在路边,睡到天蒙蒙亮。醒来,身上最好是盖了层报纸。小小的举动,感受到的是人间温暖。于是,忘了昨夜的宿醉,阔步走在清晨。
  也只是想象,想象总能使人从中获取慰藉。倘若真的付诸行动,想必是人生最低潮的时候吧,彻底看不到希望,但愿长醉不醒,淡出这个伤心弥漫的世界。
  酒是不是好东西,无法定论。有些人嗜酒,饭桌上无酒不欢;有些人喝酒喝的是豪气和一杯凉。我属后者。酒桌上,三朋四友,叫叫嚷嚷,劝酒词花样百出。面对盛情,词穷,不如举杯,仰脖。干脆利落,一副气吞山河的架式。啤酒苦涩,白酒辛辣,笑饮一杯,谁明五脏六肺的抗拒。不,你看到的是我轻松地往嘴角一抹,回你一个明媚笑脸。豪爽如侠女。
  除了词穷,还因为受古人诗词的蛊惑。自古有诗云:“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酒是时光飞船,可载我回到古代,与古人相会。
  娱人娱己,举杯吧!
  醉酒,图的是一时痛快,可以借酒发疯,做平时不敢做的事说平时不敢说的话。可酒醒的滋味实在不好受,脑袋昏沉,好像随时可能炸开,胃部翻腾,如孙悟空潜入。醉酒,是践踏身体的放纵行为。可是,痛快呀。
  别让我一个人醉。与谁说去?几分矫情几分撒娇,谁人消受。还是唱给自己......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5-07 17:42 | 正常 | 分类:淡烟流水(杂事) | 花语: 21 | 花影:9648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5-3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最后来说《温柔的叹息》,这是一本温馨的小书。放在最后的往往是压轴好戏,至少在我眼中,《温柔的叹息》是近期读到的最好的一个小说。
  如果有人问,你今天做了什么?你会怎么回答,会像圆那样用添油加醋来逃避生活的单调和乏味吗?还是为了使生活变得丰富而做出诸种改变,制造故事内容?风太作为记录人,并不对圆的谎言做出评价,甚至也不干涉圆和绿约会,他只是单纯、如实地记录许多人的日常生活,仿佛一切与自己无关。看似潇洒的风太,其实是最寂寞和孤独的那个人吧,不然常年不着家的他怎么可能会去到哪里就打电话告知家中呢。是害怕被人遗忘,所以才会留下线索吧。
  小说立意简单,从日常画面入手,在纯熟老练的描绘中,感觉到的是文字背后无穷绵长的深意。人生到底应当如何度过,是轰轰烈烈还是平平淡淡,这恐怕是大多数人的烦恼。当我们遵循所谓的“理想”的生活方式构筑自己前进的目标时,结果发现越来越不快乐,也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于是,人人学会了假装,假装幸福,假装快乐,假装爱假装恨。到底哪个是真实的自己,我们迷惑了。也许,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得用尽全力留下印痕,也不是每一天都要过得似生命中的最后一天那样光芒闪耀,正如圆所想的:对于今后可能会发生的各种事情,不管再怎么想,该发生的照样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也不会发生,到时候总是有办法应对的。
  是呵,平平淡淡的生活虽然像白开水一样令人乏味,但平淡比热烈长久。过日子就应该细水长流。
  说来也是巧缘,搁在畅销书的书架上的《温柔的叹息》没能引起我的关注,等到它被挪到其他不显著的位置,我的视线不经意地停留在橙色书脊上。阅读前并不抱以期望,即便失望也在预料之中,没想到这本书带给我的却是一场警醒而欢畅的阅读之旅。
  为更多了解作者,我从网上搜来一段她的介绍:
  “青山七惠(1983- ),日本新锐小说家,生于埼玉县熊谷市,筑波大学毕业。2005年,凭借小说处女作《窗灯》获第42届日本文艺奖,在文学界崭露头角。2007年,以《一个人的好天气》荣膺第136届芥川龙之介奖。”
  居然,青山七惠居然可以这么年轻,《窗灯》获取日本文艺奖时她仅22岁。而在读《温柔的叹息》时,我几乎忘记她的年龄,她那沉稳清新的叙述风格给人以老练之感。青山七惠改变了我对畅销书的偏见,也影响了我对人生观的重新审视。
  日常记录于我再熟悉不过。这些年一直保留写日记的习惯,每天真实细致地记录生活点滴。这份殷勤的记录其主要目的不像小说写的那样在于反思生活平淡或精彩,而是写给以后的自己。有时觉得自己就像风太,写完一天的日记就很少再回头看,仿佛那些与现在的自己脱离了干系。
  
  2010/05/02 整理。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5-03 21:32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13 | 花影:916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1

2011-5-2 星期一(Monday) 晴
  
  之前写过希区柯克的另一本小说集《深闺疑云》的读后感,至今仍然记得故事《后窗》带给我的触动,一直说要观看这部由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却老是忘掉。
  这本《私人侦探》是我读希区柯克的第二本书,从书架上抽出这本书时犹豫良久。那排书架摆放了近十本他的小说精品集,让人一时间不知从哪本下手。在面临多个外观相似的选择时,我喜欢闭上眼睛由天意来做决定。默数10下,指尖正好停留在这本《私人侦探》书脊上。
  遗憾的是,《私人侦探》令我失望了。对一个着迷推理悬疑小说的读者来说,《私人侦探》里的故事未免太小儿科,有些根本不涉及悬疑情节,单纯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活故事。尽管一开始就感到失望,但抱着好戏在后头的心理继续看,结果仍然是失望。
  所以,这本书只读了一半,正好到了一个月还书期限,于是毫不犹豫地拿去还了。

  
  也许是过了情窦初开的少女时期,情怀与过去大不相同,所以读这本《酥时光记》时,心里不止一次嘲讽:好幼稚啊。几乎忘记自己也是从那个年龄走过来的人。
  借《酥时光记》完全是冲书名而去,另外也是想见识下新概念作家们的“厉害”,到底是否真如网上闹得那般热劲。初喜欢上文学时,哪里懂得挑选作品,读者、知音、故事会、佛山文学等来者不拒,不管精彩与否,都觉得能写出洋洋洒洒几千字的人着实厉害。现在不同,书读多了自然懂得甄别,阅读过程中不免计较作品的好坏。可是,作品的好坏到底该用怎样的标准来区分呢?很多次思考这个问题,最后得到的答案却是:不同时期,人的思想程度势必影响人的主观判断,好与坏全凭兴趣。比如儿童时期喜欢童话,少年时期喜欢武侠、风花雪月,青年时期倾向深层次的作品等等。这个答案令心底释然不少,人确实很难从一而终地喜欢某个事物。
  《酥时光记》并不是写得不好,它对于我就像是儿时喜爱的糖果,现在已经不合口味。况且,他们的年代与我的年代不同,他们的故事无法引起深层共鸣。  
......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5-02 19:47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2 | 花影:867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5/5  [1][2][3][4][5]    ↑回到项部

夕颜花坊
博主:flora夕颜 
花开又一日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花路入溪口
用户:
密码:
众里寻她
静听松风寒
独奏
别来沧海事
花落知多少
  • 花影:22178024 个
  • 花魂: 55篇
  • 花语: 4967 个
  • 花萼: 61 个
  • 花初綻: 2007-11-12
花坊成员
时有落花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