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花坊
夕颜花坊
请允许,借黛玉的花锄,打捞一篮子的旧时光,掩埋在文字深处。
相聚离开总有时。
2012-4-13 星期五(Friday) 多云
  四月十一日 周三 晴空
  
  今日天气很好,春光明媚,白天阳光流转,晚上清风送爽。
  早晨站在窗边,看着绿意葱茏的花草,心里便升起一种满足感。
  茉莉花不断抽出新枝,早阵子把肥料拌在水里施肥,不小心洒到叶子上,叶子一天天枯萎,忍痛用剪刀剪去。这次一定要留意茉莉花枝的生长状况,及时摘心,维持优美的枝形。去年因为没控制好,株形乱七八糟,到痛心修剪时迟矣,就像人生的很多错误。六月是茉莉花开时节,到时应该可以嗅到清芬的花香吧。
  除了茉莉,最引人注意的是薄荷,生成飞快,几乎是眼看着一截截长高。
  还有石竹花,整盆的株形变化不大,今年是移栽后的第三年开花。
  长春花施肥过后,纤瘦的枝条上生出一丛丛叶子,花朵也比施肥前大。
  朱槿花不适合种在窗前,得找个周末移栽到楼下的空地上,然后种点别的植物。去年的花种都没舍得种下去,担心小鸟又来捣乱。
  说完自家的植物,再来说说窗外那些种在路边的芒果树、琵琶树、紫荆花树、桂花。眼睛近视,看不清芒果树是否已结了青色果子,继那棵开得闪烁金光的芒果树之后,旁边的树也在陆续开花。那日在拱北街头看到一棵坠满青果的芒果树,莫非是那里人气旺盛的原因?楼下空地结满果子的不知道是不是琵琶树,要等果子稍大些方能辨认出。紫荆花事了,仔细找找,会看见几朵隐匿在茂盛的绿叶之间。桂花早就想写的,每天从外面回到小区,门口这株桂花树散发的香味令人心旷神怡,低沉的心情被愉悦替换。
  一座城市如果缺少植物,这座城市形同沙漠;没有绿意花香,人的生活便没有颜色和气味。
  喜欢一座城市,跟城市里的植物和风景分不开。也有“爱上一个人爱上一座城”的说法,但不是人人都可套用。现在的居所,往左步行十几分钟是白莲洞公园、板樟山,向右步行十几分钟是街边小公园、海滨公园、石景山公园。从中间的路走,可以到达海滨泳场、情侣路。周围都是休闲的去处。

  前天跟Y聊天,他说在家超级无聊,全村都是妇女孩子老人,独他们两兄弟赋闲在家等待出国。在背井离乡的十年,越来越多的壮年外出求学或打工,导致村庄一年三季寂悄悄,连犬吠声也少了。没有壮年的村庄,就像一棵枯树,看不到生机。对村庄突发感慨由来于最近读的一本小说——《凿空》,刘亮程的作品。
  《凿空》的介绍是“一部打开新疆真实生活的书,迷人而令人疑惑”。尤其看到最后几章节,故事到此基本结束,作者系统介绍了阿不旦村人与物的关系,读这些文字时,深深感受到不止是一个村庄在消失,更像是一个世界在消失。那个世界贫穷落后,却是上千年文化的沉淀和延续。毛驴驴车跑不过三轮车摩托车,坎土曼敌不过推挖土机,阿不旦村正在下沉和消失,而可笑的是,下沉和消失的原因是为了挖掘埋在地下的千年前的古村落。那么,再过千年,是不是也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来恢复阿不旦村?到那时候,坎土曼和毛驴将会定义为文物,加以重视和保护。这是多么可悲的发展进程。
  人生处在对一切充满困惑的年龄阶段,企图从书籍中寻找心灵的归宿,却时常引起更深的困惑。只有在读梅•萨藤的《独居日记》时,心逐渐平静。我也在独居中,每日不落地写日记,每月三四万字,无形中积累了这么一个庞大的数据是我措手不及的。
  
  -end-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4-13 23:22 | 正常 | 分类:独居日记 | 花语: 9 | 花影:1143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3-27 星期二(Tuesday) 晴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这是三毛写给自己的话。在这清幽的夜晚,电脑翻看一帧帧春天在深圳拍摄的树,突然想起了这位喜欢多年的作家三毛的这句话,一遍遍含在舌尖默念,仿佛真的有一棵树从心底生长出来。
  来生要做一棵树,多么本真的愿望,不要做一颗傻傻守在谁窗前的树,要做就做一颗生长在旷野的树。笔直的躯干,向上伸展的枝条,春天给自己扯一袭绿纱,秋天抖落一地的枯叶,独留苍劲有力的枝杈直对苍天白日;
  来生要做一棵树,内心拥有坚定深厚的力量,在沧海桑田的流光飞舞里,修炼出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淡定,不惋惜时光的苍老,也不埋怨岁月的无情;
  来生让自己化成一棵树,只选择生活的圆满,开满心的原野,遇见最惜春的人事,倾尽生命完美临风张扬,一颗宽厚的心不依靠,也不寻找,就这样骄傲和坦然面对凡尘俗事。
  尤记得从前最爱繁花,写过一篇《深圳繁花》,而这次去深圳,给我最大感触的......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3-27 21:42 | 正常 | 分类:云想衣裳(摄图) | 花语: 13 | 花影:11672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3-13 星期二(Tuesday) 阴
菜花总是曾留处
  文/夕颜
  
  今年春天,天气连日阴云多雾,气温也在十几度徘徊不定,最冷时一夜之间好像突然回到冬天。身在南方以南,相比其他地方,天气并非那么糟糕,听浙江的朋友说,他们那里从二月到三月几乎都是阴雨天,衣服久晾不干。遥想他们那边的“水”境,心里对眼前这恶劣的天气再也抱怨不起来。朋友笑着说,人啊,应当时常进行比较,方知自己是幸福,还是应该努力。
  三月,明媚春光迟迟不来,视野里常是一片灰茫茫,心情难免会低沉、烦躁几分。若是这样,不妨择一个周末带着家人或朋友去公园踏踏青,让公园里种植的花草来涂亮你灰淡的心情。桃花、映山红、木棉花都没有因为春光不来而怠慢盛放,只是将花期略为推迟。上上个周末,三两朋友去白莲洞看桃花,他们打趣说,赶紧绕最盛的一株转三圈,那时不是桃花盛放期,好不容易挑得一棵稍茂盛桃树,转得头晕眼花。就在前些天,安年在日志上评论说她看到附近的木棉花开了,火红火红。照耀得整个人心情明朗。
  写到三月,写到花,不能忘的还有去年三月在家看油菜花。时隔多年再看到油菜花,有种故人重逢之感。人就是这样,千方百计走出家乡,却又止不住怀念家乡。更可悲的是,我们怀念的家乡可能早已不存在了。
  那天,天也是阴阴的,庆幸的是没有下雨。带了相机,名则奉旨找松枝压箩筐,实则走了许多弯弯曲曲的小路,停在一大片油菜地前不舍移步。这片地方的油菜地不多,有的花开得繁盛一些,有的稀稀落落似乎在控诉主人的照顾不周。举起相机,镜头恍惚,呼吸着油菜花熟悉的香,小时候在油菜地里帮忙栽菜、除草、跟大人去榨油的记忆忽然鲜活起来。人的嗅觉往往是最坚固的记忆,即使一件事物经年沉睡,在嗅到熟悉的气味时也会立刻苏醒。
  一家菜园里种了杏花和桃花,踩过荆棘进去拍照,没有清澈蓝天作背景,照片都拍不好,像是蒙了一层厚重的灰。站在花田间小径上,望着眼前这充满浓浓田园气息的景色,心里不是滋味,多静多美的景却留不住年轻人的心。拍照时很小心脚下,生怕践踏了满园蓬勃的生机。田埂很窄,昨儿下过雨,好多地方的泥土又潮又软,一不留神可能会踩塌。每条田埂上都铺了一层枯草,脚尖往里踢两下,可以看见藏在枯草下面的绿意,鲜嫩鲜嫩的。
  油菜在古时叫芸薹。《本草纲目》谓:“芸薹:寒菜,胡菜,苔菜,油菜。此菜易起苔,须采苔食,则分枝必多,故名全苔;而淮人谓之苔芥,即少油菜,为其子可榨油也。”油菜形似菜薹,生于长于广东的同事看了电脑桌面的油菜花壁纸,惊呼“这不是菜心吗?怎么会这么漂亮!”广东人将白菜薹叫做菜心,初入异乡费了些时间接受这个新知识,每次下馆子,在征询众位意见之后,蔬菜类通常会点一盘蒜蓉菜心或蚝油菜心。
  小时候,油菜花田是随处可见,菜油是农家人日常食油,家家户户都种,榨剩的饼块是很好的肥料。油菜冬天插苗,等到春风一起,站在堤上远望过去,一片又一片......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3-13 22:31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9 | 花影:10980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2-19 星期日(Sunday) 晴
  
  每次去淇澳岛,都会看到许多人不远千里来此拍婚纱照。天气乍暖还寒,可他们心里有爱温暖。
  
  看到这永恒不移的石头,
......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2-19 15:07 | 正常 | 分类:云想衣裳(摄图) | 花语: 14 | 花影:11530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2-31 星期六(Saturday) 晴
散文随笔:
  萧红 《生死场•呼兰河传》
  安然 《壹步御光年:青春电影随笔》
  喻丽清 《在海风里飞翔》
  沈胜衣 《书房花木》
  虹影 《离别后,爱你不顾一切》
  素素 《独自跳舞:素素散文》
  华珂如 《一期一会》
  钱红丽 《诗经别意》
  落落 《须臾》
  席慕容 《槭树下的家》
  雪小禅 《烟花那么凉》
  梁实秋 《人生几度秋凉》
  丰子恺 《还我缘缘堂》
  《花草布置我的家》
  孙犁 《故事和书》
  一泓 《红尘中微笑》
  沈从文 《沈从文散文》
  鹤见祐辅 《思想•山水•人物》
  汪曾祺 《寄意故乡》
  车前子 《不寒窗集》
  永井荷风 《永井荷风散文选》
  
  小说:
  花想容 《血色天堂》
  茨威格 《茨威格小说精选》
  (日)乙一 《夏天 烟火 我的尸体》
......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1-01 01:17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16 | 花影:11634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1-24 星期四(Thursday) 多云
  春子
  文/夕颜
  春子在早春的时候嫁了,上车前她悄悄从前院一棵枣树上折走一根还未发芽的小树枝。没有鼓乐,乡下原本冷清,因为春子的“喜事”更衬出几分凄清之感。
  春子是我小时的伙伴,她长我两岁,我们亲热但无姐妹之分。从小学到初中,上下学路上,我和春子几乎形影不离,春子的爸妈找她吃饭首先肯定是到我家找,我爸妈也是。俩人也会闹点小矛盾,小孩子间闹矛盾很好玩,两人一脸严肃地面对面,一人伸出一根小指头,勾到一起,嘴里说,不跟你玩了,搞得跟宣战似的。没过两天,俩人又手拉手上学放学,之前的恩怨好像从未发生过。春子初二下学期辍了学,那个时候辍学是很正常的一个事,我问春子,她说,不想读,没意思。虽然心里面觉得很遗憾,为自己以后上学放学少了个伴感到伤心,但也没有做出什么举动挽留,既然家长都同意,我一个小孩还能怎么样。春子辍学不仅给家里减轻了经济负担,而且给家里添了个好帮手,大到下田种地,小到洗衣做饭,她原本就是个勤劳听话的姑娘。有年她家种甘蔗卖,她早上摘一根新鲜粗壮的甘蔗等在我上学路上,往我书包一塞就立即转身钻进秋雾还未散尽的甘蔗林。我掏出来一看,都削好了皮。
  等到可以拿身份证的年龄,春子跟她的一个亲戚去浙江打工,是做裁缝,事先她在街上铺子里学了半年。春子辍学以后我们来往少了,她跟她爸妈早出晚归,我因为课业加重,玩乐的时间大大减少,有时意识这个改变时心里就像被手抓了一把,有种掏空感。后来,老师教宋词,他跟我们讲解“惆怅”,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春子,原来惆怅就是掏空。春子是过完年走的,她走的前晚来我家道别。新年的喜庆氛围还没有散去,屋外不时响起燃放鞭炮、烟花的喧闹声,我和春子坐在床沿都没有说话,我第一次品尝到离别的沉重,还有一丝对未来的好奇和恐惧。
  “记得给我写信啊”,这是我对春子临行前说的最后一句。春子第二天早晨很早就搭车走了,我头天晚想好要去给她送行,结果睡过了头,为此还跟我妈发了通脾气。
  春子去浙江一个月后果然给我写来一封信,这封信仅写了一页纸。春子的字我一眼就认出来,个头小小,拥挤在信纸的划线上像一群站在电线杆上的麻雀。信的一开头,春子就说这是她第一次写信,写不好叫我不要见怪。接着写了一大段她在浙江的经过,最后两段是写给她爸妈的,用一句简单话概括就是,我在外面很好,不要挂念。
  写信成了我和春子之间新的交流方式,收到......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11-24 22:14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11 | 花影:12520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1-21 星期一(Monday) 晴
  米线
  文/夕颜
  古代烹饪书《食次》之中,记米线为“粲”。这个“粲càn”字不查字典,还真有点陌生。
  说到米线,有的人可能会即刻联想到“过桥米线”,一种云南的特色吃食。米线,在南方更通俗的叫法是米粉,还有一种宽的叫做河粉。而在我的家乡大冶,米线叫做“线粉”,是否综合米线和米粉的名称而来就不得而知了,也有人叫“粉丝”。
  米粉和米线其实有所区别,从口感上讲,米线较为劲道滑爽,而米粉粘糯柔软。
  米线很多做法,我所知道的除了“云南过桥米线”,还有就是“桂林米粉”和“酸辣粉”两种。三种都吃过,孰优孰劣没有作过细致比较。不过,制作酸辣粉的粉最好吃的一种是红薯粉,不论外形与口感都完全不同于米线,所以严格来讲,“酸辣粉”跟这篇入题的米线关系并不大。有一点需要说明,对吃我并不太擅长,也从无研究,写这篇字其意不在讨论美食,而是借此缅怀乡情与亲情。
  在小时候的印象中,米线一般是用来做汤,比如夏季煮丝瓜汤时放一团米线,味道清甜爽口,是幼时我们姐妹俩争抢的一道极品佳肴,每每拉长脖子伸着筷子在汤碗里捞个意犹未尽。乡里人做菜极少讲究五花八门的营养搭配,其做法都是最原始最简单的,到了什么季节就吃什么菜,没有一丝刻意。所以,往汤里丢一两团米线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现在想来,丝瓜粉丝汤只在家里吃过,如今已是好多年不食其味。
  在我家,母亲隔段时间就会备一些米线,要么是袋装的,要么是散买。备米线大概有三个用途,一是做汤,二是招待客人,三是应急。汪曾祺在《炒米和焦屑》文中写他们那里的人家预备炒米和焦屑除了方便,还有层意思是应急,在不能正常煮饭时,可以用来充饥。我们那里也正是这个意思。常见的汤有蛋花粉丝汤、丝瓜粉丝汤,都非常美味,令我至今难以忘怀。招待客人一般是过时过节,家里来客人碰巧面条用完的话就用米线替代,米线下锅前敲几个荷包蛋煎得嫩黄盛起,待米线煮熟了就铺在晶莹的米线上面,好看又好吃。应付晚餐是迫不得已,农忙时节经常没空淘米做饭,我们又都吃住在学校,父母两人做完活回来便下几团线粉简简单单填塞饥腹。有时也用做早餐,不过下面条的时候更多些,可能米线不耐饿的缘故。
  工作之后,因距离遥远,一年也难得回家一两次。而几乎每次下火车回到在异乡想念千百遍的家中,母亲总会问,想吃什么,线粉呐。这一句简单朴实的问话问得我差点泪流满面。这么多年,母亲仍然记得我从小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回家路上风尘仆仆,明明饥肠辘辘,却什么也吃不下,唯有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鸡汤线粉端到面前,方能唤醒迷路的味蕾和沉睡的记忆。满满一碗哪里吃得完,可即使空着腹,母亲也从不肯给自己碗里盛上半碗。她边忙边说,你吃,多吃点,锅里还有。
  现在,我们大多数人吃到的米线是一团团包装好的干米线,煮之前用清水浸泡,或是图省事直接丢进沸水里,然后放几棵青菜、几片瘦肉,捞起即食。就在方才,我吃着“原味汤粉王”家现煮的猪杂米线,心里想的全是母亲做的鸡汤线粉。
  
  2010.11.21 周一,多云,干燥。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11-21 21:18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9 | 花影:1074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1-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天涯四年
              我 守候在这里
              就像每一盏路灯守着大海

              每一盏路灯是孤独的
              虽然它们不说
              就像世间
              所有的孤独者一样
      

                      2011/11/12 周六,晴。......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11-12 23:14 | 正常 | 分类:淡烟流水(杂事) | 花语: 10 | 花影:1133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1-4 星期五(Friday) 多云
  

外 婆
  文/夕颜
  不管走在哪里,见到抽烟的老妇人我都会无一例外地想起我的外婆,每回想起都控制不住泪流。特别是身形与外婆相仿的,更是不由自主多望两眼,接着眼神慢慢暗下去。
  外婆的烟龄我不知道,只记得小时候常从她手上拿了钱去村里小卖店买烟,买的最多的是烟盒上立着一只白鹤的那种,好像是七毛钱一包,没有黄黄的那截过滤烟嘴。小时候从来不觉得女人吸烟有什么特别之处,直到拥有了自己的审美观,看到女人抽烟便会多看两眼,觉得这人很勇敢、很酷。外婆抽烟的姿势已经相当熟练,无关优雅无关妩媚,完全出自本能,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家族中,外婆是唯一一个会抽烟的女人,单这一点,外婆的特别给我们儿孙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里不包括后出世的表弟表妹们)
  我自小养在外婆家,那时母亲刚从学校退下来一个人忙家里的农活,父亲在单位上班,早出晚归,他们都无暇照养我,只得将不到1岁的我送给外婆带。外婆一共六个孩子,三男三女,母亲是老大,我哥和我是外婆的第一个外孙和外孙女,外婆由此格外疼爱。
  说起来,我们兄妹三人或长或短都由外婆带过,而我是被外婆带得最久的那个。我们兄妹仨跟外婆亲而不跟奶奶亲大概就是幼时外婆带过我们的原因,在2岁前的岁月里,是外婆代替母亲充当了母亲的角色。一两岁的孩童没有记忆,关于那时的点滴都是由母亲转述,末了母亲总要说,你要知恩报恩啊。可等我有能力报恩的时候,外婆却永远地离我而去,除了怀念这个精瘦勤劳整洁的女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到她的坟前点几根烟、敬三杯白酒。
  外婆于1999年去世,至今已有12年。外婆没有留下任何照片,但我依然能清晰回忆起她的音容笑貌。写到这里,猛然想到外婆是有相片的,那是在街上请画匠画的一幅黑白遗照。画匠画得很逼真,像框里的外婆慈眉善目,眼带笑意,与这双眼睛对视,仿佛她从来不曾离开我们。
  按人生的不同时期来计算,59岁只能算是中年,60岁才是老年的开始。外婆的生命终结在老年到来的前一刻,这是她的子孙亲友最不能接受的一点,这么好的人竟然早早辞世。没有外婆的前几年,我们过年去外婆家都不能适应没有外婆的春节,不管场面多么喜乐,心里面总有个角落在悲伤在哭泣。外婆是得了一场大病去的,折腾三个多月,终没能逃出病魔的恶爪,撒手离我们而去。我永远记住那一天,冰冷的秋雨天,一向很少来学校的父亲突然出现在教室外......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11-04 21:04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10 | 花影:11210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0-17 星期一(Monday) 晴
  
  今天一早,收到小暖从海南寄来的明信片,很开心。
  小暖,谢谢你用心写的信,虽简短,却让我重温了一次过去通信的感觉,甜蜜、美好。说到明信片,九月收到小怡自拍的小镇风光,底下写着:我把我的静谧时光寄给你,去年云姐姐也给我寄了一张她的家乡学校的明信片,再往前的话,大概要追溯到学生年代。如今通信发展,学生恐怕都不写信吧,可视电话、手机、电脑,哪个不比写信快捷、方便。但是,它们都缺少一种感觉,一种遥远而珍惜的感觉。等待来信的心情很微妙,等啊等盼啊盼,明明着急却又很快乐,终于收到信了,激动得仿佛自己就......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10-17 21:41 | 正常 | 分类:淡烟流水(杂事) | 花语: 13 | 花影:11025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3/5  [1][2][3][4][5]    ↑回到项部

夕颜花坊
博主:flora夕颜 
花开又一日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花路入溪口
用户:
密码:
众里寻她
静听松风寒
独奏
别来沧海事
花落知多少
  • 花影:22176978 个
  • 花魂: 55篇
  • 花语: 4967 个
  • 花萼: 61 个
  • 花初綻: 2007-11-12
花坊成员
时有落花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