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弋


劳弋
xinlaoyi.blog.tianya.cn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yiweixin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30206 次
  • 今日访问:13次
  • 日志: -118篇
  • 评论: 25 个
  • 留言: 32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2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9-10-27 星期日(Sunday) 晴

   家中有人出远门儿当然要吃饺子,这叫“出门饺子回家面”;而一句:过年了,我们吃饺子!“的话语里包含着多少力量,多少憧憬。

 

                                                   崔岱远:《京味儿食足》   P59

 

 

劳弋曰:崔岱远”好吃不过饺子“篇中两句俗语似乎少了一点什么。

              ”好吃不过饺子“,在散文家杨朔的名著《三千里江山》中,写一河北籍志愿军......


yiweixin 发表于 2019-10-27 09:39 | 正常 | 分类:半雅斋琐记 | 评论: 0 | 浏览:28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8-11-9 星期五(Friday) 晴

         登北固楼    劳弋

 

  人皆望金焦,   余独欣北固。

 

  罡风山楼起,   日月江上浮。

 

  神州极目远......


yiweixin 发表于 2018-11-09 14:48 | | 分类:半雅斋诗词 | 评论: 0 | 浏览: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2-31 星期日(Sunday) 晴

    两淮盐商程某请盐务道铁大人清明于扬州平山堂雅聚,顺带请文人雅集陪同,“扬州的名流显贵都已到齐。藩臬二司,河工漕运,当地耆绅,清客名士,济济一堂。”.......,席间吟诗作对以为乐。“酒过三巡,铁保珊提出寡饮无趣,要行一个酒令。他提出的这个酒令叫作‘飞红令’,各人说一句或两句古人诗词,要有‘飞’ ‘红’二字,或明嵌,或暗藏,都可以。”  这在今天,多数所谓从事文化工作的人,连题目都不能领会,而在当时,“这令不算苛”,即不难。

    ......轮到东主程某,此人喜欢诗人,尊重诗人,自己也写诗,只是不那么精。酒酣之时,程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吟出一句:“柳絮飞来片片红。”  举座惊讶,都说这句子不通,是瞎杜撰,要罚酒。 大盐商程某急得涨红了脸。此时,金东心从容道:“这是元人咏平山堂的诗:‘夕阳返照桃花渡,柳絮飞来片......


yiweixin 发表于 2017-12-31 09:56 | 正常 | 分类:半雅斋诗话 | 评论: 0 | 浏览:57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2-29 星期五(Friday) 晴

   八国联军分驻北京时日本兵地区已经试办警务。回銮后,北京设立巡警部,并分设内外城巡警总厅,外城巡警总厅厅丞朱启钤向法部借调许氏任行政处佥事。许氏当时巡视外城区域,发现若干地区常发生交通阻塞现象,尤其如大栅栏一带更甚,于是下令把大栅栏和珠宝廊划为单行道,由珠宝廊出,有大栅栏进。实行之初,时有人违反规则。有一天,肃王善耆福晋至瑞蚨祥买东西,从大栅栏进出了四次,巡警不敢干涉,向许氏作了报告,许氏依法判罚福晋银洋十元。这一来,触怒了福晋,向肃王投诉。肃王大怒,召了厅丞朱启钤去,又召见了许氏。肃王盛气凌人地问他为什么处罚福晋。许氏答道:“本朝宗法规定,立法必自亲贵始,盖所以为民模范也。现在巡警厅为了改善全城交通,把大栅栏改为单行道,实行未久,民众尚未能遵行,如今处罚了福晋,可以让民众知道,连肃王的福晋都要处罚,他们绝对不敢违反交通规则了。我可以保证,从明天起,那边的交通秩序,一定可以完全改观,政府的命令就可以完全贯彻了。” 肃王听了他的话,怒意便消失了,还很高兴的对他说:“好!我一定支持你。”许氏说:“这件......


yiweixin 发表于 2017-12-29 20:43 | 正常 | 分类:半雅斋琐记 | 评论: 0 | 浏览:113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2-24 星期日(Sunday) 晴

   世上痴湖心亭者,着实不少。这里说段往事:民国时的浙江省民政厅长阮毅成老先生到台湾后,念念不忘西湖,记得湖心亭庙宇中曾有一联,中有“有多少青红儿女,停桡都学捧心来”之句,但上联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为此,他专门在香港一家刊物上征集此联,引来不少西湖迷应对,有一联云:

 

     一碧浸孤亭,看参差烟柳楼台,绕岸几人沽酒去;

    明漪比西子,有多少青红儿女,停桡都学捧心回。

    

   联是佳联,却不知拟者何人。

                                                                    王旭峰:《西湖新梦寻》

......

yiweixin 发表于 2017-12-24 09:38 | 正常 | 分类:半雅斋诗话 | 评论: 0 | 浏览:16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2-16 星期六(Saturday) 晴

   枣树还在,奶奶已经不在这个世界。那一天,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很多老人去得那么安详,原来,他们的世界,在那边的一半远远多过了在这边的一半,他们走得安详,必是因为这一生过得踏实,没有亏欠,那边有太多他们爱或曾经爱过的人。“视死如归”原来还有这样一种解读的方法。

   不知道那边可也有树,天热了,没有树,怎么遮凉。

 

                                                                                                 萨苏:《萨书场》 第一辑

......

yiweixin 发表于 2017-12-16 16:39 | 正常 | 分类:半雅斋琐记 | 评论: 0 | 浏览:109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张大千曾祖旧藏王右军《曹娥碑》,唐人题记累累,有位名江紫宸的索求一观,紫宸居住沪地孟德芝路。当时有诗钟博戏社,实则就是赌局,陈散原,夏敬观,郑海藏,张大千常在局中。 一次,大千大负,向紫宸借款,仅数局,全又负尽,数贷数负,无以为偿,紫宸提出这个曹娥卷归了他吧,大千不得已,忍痛让出了。但先人遗物,从此归了外人,心中悔恨,也就绝迹该处。 十年后,大千母病,居住在安徽郎溪,大千与其兄善孖每周轮次伺候汤药。母病日笃,其日忽问大千:“祖传的《曹娥碑》,多事未见,颇思重睹。”  大千不敢实告,鬼称《曹娥碑》现留在苏州。母嘱必须携来,作为病榻展观。大千十分惶恐,再找江紫宸,紫宸说早已出售,目前不知落于何处。 大千心急如焚,如何回去向老母交待。 正愁急间,在苏州网思园适遇叶恭绰和王秋湄,大千详述其事,正一筹莫展。 恭绰却笑指自鼻,说:“《曹娥碑》在我这里。” 大千喜极,即拉王秋湄于屋隅,求其代恳恭绰,并提出三点:“一如能割让,请许以原值为赎。二如不忍割爱,则以自己所藏书画,任其拣择,不计件数......


yiweixin 发表于 2017-12-06 20:56 | 正常 | 分类:半雅斋琐记 | 评论: 0 | 浏览:17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2-4 星期一(Monday) 晴

    恭绰字玉甫,又字誉虎,号遐庵,别署矩园。广东番禺人,生于清光绪六年(1880年),卒于北京,时为1968年8月6日,终年八十八岁。他早年追随孙中山先生,颇多策划,对中山先生的一生事业甚为崇敬。中山先生逝世后,卜葬南京钟山,名中山陵。照例在中山陵畔是绝对不允许旁人有所建筑的,但独许叶恭绰在此造个仰止亭,亭边遍植梅花。恭绰深愿自己身后能埋骨于此,及恭绰死,经周恩来批示,特准于亭侧建墓,并树碑石。

 

 

                                                                                朱孔芬辑:《郑逸梅笔下的艺坛逸事》

......

yiweixin 发表于 2017-12-04 20:31 | 正常 | 分类:半雅斋琐记 | 评论: 0 | 浏览:221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1-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酒肆烹鲜,先以生者示客,即掷毙之,以示不窃更。

 

                                     浙江严碯生:《忆京都词》注

                                            邓云乡:《云乡话食》

 

余曰:此事至今在酒楼亦可见,原来有自。

......

yiweixin 发表于 2017-11-30 16:26 | 正常 | 分类:半雅斋琐记 | 评论: 0 | 浏览:226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7-11-28 星期二(Tuesday) 晴

1939年7月7日,大学的教授们举行了一次书法义卖,滇中人士争以得之为幸,传为一时佳话。吾师魏天行(建功)先生独独刻制印章义卖,而且是刻在云南特产的藤子上,尤其受人欢迎。原定只治一百方,后来由于求索者大走“后门”,不能却之,又增加了十七方,共一百十七方。

   .....这次义卖藤印......方师铎负责采购南诏白藤手杖;杨佩铭则把藤杖锯成二寸左右的小段,然后用砂纸打磨平滑,我做“经理”管收件和送件,同时还把刻成的藤印钤了十份,准备装订成册,名曰《义卖藤印存》,再义卖九册,自留一册存念。我把那九册寄给北平琉璃厂的来薰阁书店,嘱为装订后寄回昆明。不想竟被邮局全部干没,卖给光华路的一个旧书店了。.....最后我把自存的一部孤本送给了天行师,沈兼士师为题七律一首,有句云:“蕉萃行吟客,遐方振铎人”。张丛碧(伯驹)先生为题五古二首,其一曰:“不需砍作邛竹杖,直为摩成汉殿砖。钤入丹青画图里,苍茫犹带五溪烟”。

 

                                                                                                                吴晓铃:《话说那年》

......

yiweixin 发表于 2017-11-28 11:24 | | 分类:半雅斋诗话 | 评论: 0 | 浏览:11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11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