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岑楼
洗岑楼
!!!!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也来推一把特 2009-8-31 星期一(Monday) 晴

休博十日,皆因老父脑梗住院。他梗了,我差不多也梗了。

前些日子,才发现天益,还没看出个门道,便被和谐;再注册饭否,不到两天又被和谐。怎么那些天俺就跟个丧门星似的,粘上谁谁就倒霉。

可惜这股劲儿过去了,不然的话,俺非逮个不顺眼的官儿,跟他亲切而热烈地拥抱。

那天陪老父学走路,一渠县病人说大半夜县城啸聚了十几万人,俺还以为又有群体事件发生,哪知是黄英进了前三甲。

天娱狠心,用九个快女的玉臂绞杀了郁可唯。

“贾君鹏,你妈喊你买3G手机” ——刚刚看到的一则广告。

多少年前,当炊烟升起,暮色四合,多少声嘶力竭的“你妈”在喊儿女回家吃饭,俺觉得这是世上最美的声音。

那时的川西平原,男孩多叫强啊健啊的,女孩儿叫芬啊芳的。俺下榻附近有个疯女娃子叫红英,她妈天天叫“红英。狗儿,吃饭球,死女子又到哪儿切啰——”

张洁《挖荠菜》里写妈妈呼唤回家吃饭,至今还砰砰然。

郑大爷喂牛居然长了疥癣,斑斑点......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8-31 23:03 | 正常 | 分类:玩物丧智 | 评论: 9 | 浏览:44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渐行渐近的必然:论、鲁、迅、在、教、材中的被、删 2009-8-21 星期五(Friday) 晴

  九一年的一个夏夜,我与师弟耿传明兄拜见王富仁先生。王先生端坐北师大工字楼寓所的南窗前,遥对天、安、门广场,不停地自语着出自鲁、迅的词句:“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  曾几何时,庞杂丰赡的鲁、迅话语,越来越与当今现实相、贴近,以至于现实生活中每呈事、端,均能在鲁、迅作品中找到妥帖的对应:
  
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    泪揩了,血消了,屠伯们逍遥复逍遥。用钢刀的,用软刀的,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    连杂感也被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时,我于是,只有而已而已。”
  
   “倘使连这一点反抗心都没有,岂不就成为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  
  “然则圣人为什么大呼‘中庸’呢?曰:这正因为大家并不中庸的缘故。人必有所缺,这才想起他所需。”
  
  “时代迁流了,到现在,我以为这些老玩意,也只好骗骗极端老实人。连闹这些玩意儿的人们自己尚且未必信,更何况所谓坏人们。”
  
......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8-21 23:31 | 正常 | 分类:书生癔气 | 评论: 6 | 浏览:224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丹麦散记之一 大巴惊魂 2009-8-17 星期一(Monday) 晴

前年夏天,雨葭如斯提议到哥本哈根探望多年前的学生西娜。反正离得近,干脆坐大巴,既省钱又能更好地体察风土民情,于是就在网上定了票。
那天绝早,坐电车到得大巴站,一看就乐了,比咱成都新南门车站小得不是一点两点,甭说五块石、石羊场、十陵之类的大客运中心了。这也难怪,不莱梅州就区区六十几万人口,港口还占了十几万,哪能跟俺们拼地盘拼人口呢?不过人家的袖珍小站,倒也整洁别致,一水的凯斯鲍尔,身上都涂上斜斜的EUROP ON LINE,气概不凡,敢情巴士交通都竞争得联合成一个大托拉斯了。
一路无言,大巴掠过北德一个个沉睡的市镇。车上几个乘客都在睡回龙觉,车外就没见过一个人,他们在睡连轴觉。好不容易到了汉堡,开始有了人气。我们下车活动筋骨,透气,吃早饭。待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到大巴旁。咦,咋就找不着那辆车了呢?LED显示屏说到哥本哈根的车停在十三道,上去一看,完了完了,乘客全部换了一茬,没一个面熟的!
懵了,完全懵了。我俩的行囊!暂住证、才买的尼康单反,还有欧元和克朗啊!
好在雨葭如斯有点经验,用我都听不懂的英语跟司机沟通。居然在类似值班室......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8-17 23:13 | 正常 | 分类:廊桥梦遗 | 评论: 4 | 浏览:28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再转贴一篇:菖见《由董斯岳想到几个姓董的》 2009-8-15 星期六(Saturday) 晴


( 原载《新华日报》2009年5月27日)


  我当然惊叹董斯岳。

  就连那些因学术威望而看似傲慢的专业精英们,也不约而同地惊叹这位毛头小伙自学而来的信手涂鸦,竟然与西方诸多绘画大师接上气息。

  看精英们都说了些什么?

  毛焰说,他的画有很强的精神性,很强的个人内心的东西。

  吴为山说,有这样一位了不起的青年,他用自己的手和他自己那种并不流行也不规范的方法来表现这种绘画,这是我们当今艺术应该倡导的。

  陈传席说,董斯岳好就好在既不是油画,也不是国画,可以说他已经开创了一个新的画派。

  聂危谷说,在他的作品里都能看到大师的影子,但是,他自己综合后,还是形成了他个人的语言。

  萧平说,他是一个天生的艺术家,他不是与自己国度的传统在沟通,而是与千里之外,万里之外的国外大师在对话,我非常欣赏他的才华。

  ……

  德国......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8-15 22:39 | 正常 | 分类:玩物丧智 | 评论: 11 | 浏览:308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转贴一篇:沈阿瑟 不及十一而见诛 2009-8-9 星期日(Sunday) 晴
李生培英者,冀南邯郸郡广平人也,共和二年生。其祖世世为啬夫,培英少时,家綦贫,食无宿粟,父常行乞于市廛。李虽出寒门,然性聪慧,好读书,及壮,即为小吏,食皇粮。后一路营升,竟掌京师机场。李绣衣还乡,意甚得,其母诫曰:“自我为汝家妇,未尝闻汝先古之有贵者。今暴得大名,不祥。”培英哂之,弗理。

初,李君未贵时,尝游于野寺,遇卜师某,某见而异之,趋曰:“君龙准而狮鼻,印堂弘阔,双颧朝拱,此武威之相也。君当身致亿金。”李生微哂之,曰:“诚如尊言,取富贵如探囊耳,当与君共之!”竟径笑而去。卦师顾其去,良久乃曰:“此公骨相虽奇,然耳廓轮反,观其眼神,虽聚但浊,此命数必不寿之象也。虽累亿金,焉用耶?惜哉!”

丁亥夏,培英事发,双规。己丑春,堂审一过,坐诛。培英讼曰:“陈生同海受赂二亿,弗诛,吾受赂惟二千万,不及其什一,何见诛?”司官笑曰:“彼父助太祖夺鼎有功,尔父乃庶民,何功之有哉?”李生哑然。
......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8-09 22:10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9 | 浏览:229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德绍的包豪斯 2009-8-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七月下旬,世界上所有流着包豪斯血脉的徒子徒孙们,齐聚柏林,开了一次最大规模的祭祖大香会。那地儿选得也真不赖,唤作“马丁-葛罗皮乌斯博物馆”,是包豪斯首任校长沃尔特-葛罗皮乌斯的二大爷,文气点儿的说法就是叔祖父留下的庙堂。那地儿离柏林墙很近,原盖世太保总部就在旁边,不少国人在那里留下过傻不腻叽的影子。
据说这个叫《包豪斯:概念性模型》的大型回顾展要延续到十月,然后还要上米国、日本人国巡回。心头有点儿痒痒,是吧?俺小弟是个工程师,又有点艺术家情结,上周电话说要去柏林开一个庞巴迪公司的会,让俺着实艳羡了一回。哪知就在去上海签证的当儿,接到会议改在上海开的通知,又让俺着实遗憾了一回。要知道包豪斯的玩意儿,基本上都是工程师玩的,纯艺术家也许还尿不到一个壶里。
七八年前随雨葭如斯在马德格堡当陪教家属,德国东边委实走了不少地儿。其中最遗憾的,就是没找到德绍的包豪斯校址。魏玛的包豪斯博物馆倒是去过,说实话,与那么多的歌德席勒赫尔德故居相比,真的算不上啥了。包豪斯魏玛、德绍、柏林三支,前两个都是UNESCO,柏林包豪斯龟缩在一个叫斯特格利兹的废弃工厂里,恐怕被盟军炸得影儿都寻不着......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8-05 00:04 | 正常 | 分类:廊桥梦遗 | 评论: 13 | 浏览:473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每况愈下的成都双年展 2009-7-31 星期五(Friday) 晴

第四届成都双年展昨日开幕,忽大忽小的雨忽悠得人流淅淅落落,全然未现以往几届特有的大庙会似的热乎劲儿。本以为这种气氛最适宜表达此次展会的严肃主题,哪知错了,货不对板。就像是面对买LV的主儿,准备的却尽是地摊儿的货色。
前几届都拿出硬货的顶级艺术品供应商们,也就是所谓的大腕儿,此次全都闪人了。本土顶尖的腕儿,还搞了个叫《废话》的展来唱对台戏。唯一可慰的是,朱成和谭云还OEM了个产品来交差,但也可叹的是人却跑到对台那里,跟何多多、周芽芽他们废话连篇了。
成都双年展再牛,也还牛不到国家及世界的级别,所以本土艺术家的参与度是衡量展会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朱、谭二位虽说也是大腕儿,但此次拿出的货色却太稀松,基本上是院校学徒的集体制作,活儿糙得不行。朱成首届双年展《酒色财气》,那才真叫TMD解气!基本思路差不多,但在不锈钢板上粘的材料,竟然是上万枚孔方兄,仅凭巨量青蚨欲飞不能,就该叫声行不得也哥哥!
朱哥哥那次给成都艺术拿了脸,就是放在谷文达、徐冰、吴山专的大型装置面前也毫不逊色。谷哥子跟吴哥子大概参加了一两届就溜了号,其他或大或小的腕儿,不知咋的也都跟着......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7-31 23:59 | 正常 | 分类:玩物丧智 | 评论: 11 | 浏览:24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我的日全食 2009-7-27 星期一(Monday) 晴

此次五百年一遇的日全食,是在蒙顶山与友人们一起遭遇的。那天计有花公花婆、哼哈与哈公、哼爸哼妈、雨葭如斯、归归和宋哥儿,从晦暗到入夜再到复明之间,大有此时此刻休戚与共,情谊指数陡然攀升之感。
对这种天象无动于衷的人,也未免太实际太功利了。不过那天我们都静静地,没有惊呼,没有感叹,就如同经历了一次重新来过的日出。回到果园,郑大爷对一朵花打趣:戴老板,今天要发两天工资哟!
各种异象如日偏食、月全食、月偏食也见过不少回了。此次虽然未见初亏、食甚等各阶段的真容,更不用说贝利珠、日冕之类的奇观,但天色晦暗之际,如同法海和尚以袈裟遮天一般,也足以令人动容了。
尝忆幼时一次经历的日食,一块玻璃涂上墨汁,便与其他人等一同观看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傻啊,嫌那块黑玻璃看得不真切,看着看着就用裸眼了。被强光刺得受不了,竟然一边看一边狂奔,最终给摔了个大马趴。那次日食似乎也是全食,有个邻家哥哥叫“大弟”,带着我们六七个小毛头,活活把人家一扇完好的窗子给打碎,挑了形状好的玻璃,用一方橡皮砚台磨了一池墨涂了两三层,才达到大弟满意的减光效果。
按相同地方日食发生的......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7-27 12:54 | 正常 | 分类:草根记事 | 评论: 6 | 浏览:232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犬儒主义者龙龙 2009-7-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龙龙本来很阳光很积极,自从换了个环境之后,陡然变了,变得我们都快认不出他了。
首先是不思茶饭,食欲大减。原本浑圆的身体硬是吊出了个极细的腰,其过程与我的博导伯先君因胆结石影响胃纳,由纺锤体变成倒纺锤体的时间基本一致。其次是兴致阑珊,意趣低迷。对原来及其喜爱的事物都丧失了兴趣,见了谁都不理不睬——当然一朵花除外——即便如此,那劲头都已经减了七八分。
看到龙龙变成这样,我们见证过他成长过程的人都很心疼。一朵花每次在外进餐,都要特意多点一个龙龙爱吃的菜,打包回去。可是龙龙并不领情,还是那样沉浸在他自已的世界中。我觉得最让人动容的,是龙龙精神上的苦闷。为什么过得好好的非得换地方?非得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要来到一个陌生的去处?虽然相距只有几百米,但是毕竟不是一个地方嘛!在他成长的关键期,任何一点不慎,都会造成巨大的后果。
这次的结果就是这样,龙龙因此开始怀疑生活,怀疑周围的一切,你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他的感受。有时甚至能感觉出龙龙因此次变故而生出的委屈和愤懑:你们大人可因一些细故而丝毫不顾我的感受,那我为什么不可以绝食的方式表达我的抗议?既然你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置我......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7-22 21:41 | 正常 | 分类:草根记事 | 评论: 8 | 浏览:20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管天管地你还管说什么话 2009-7-17 星期五(Friday) 晴
广电总急有个叫猪拱的发炎人,今儿放了个狠话,说以后影视剧一律不准说方言,哪怕是领袖人物也概莫能外。一旦触犯,格杀勿论。
牛啊,简直牛大了。
所有特型演员里,恐怕只有唐国强偷着乐。这一招太反动,太阴险,太混账了,咋的?这不把毛刘周朱从坟墓里拽出来,强行让他们说普通话吗?还有那总设计师一口的广安话,江姆姆一口的扬州话,都给改啰!都学学胡老大的号称普通话的话,不然就给我闭嘴。
不知广电总急的急长是谁,总感觉有点拍胡老大马屁的嫌疑。不知那个猪发炎人,说的是什么话?怎么都跟歪交部那个秦刚似的?
以正统马列主义而论,广电总急违反了现实主义文艺观,应该好好批判;以封建专制主义而论,广电总急触犯了天条,可以判大不敬罪;以而今的科学发展观而论,也公然与科学发展观对抗,没有一点河蟹的意思。所以,不论从那个主义上讲,广电总急都不靠谱,所以他只能总是急吼吼的,没办法,谁给他起个广电总急的名呢!
最不靠谱的还不是这个急,伪教育部更厉害,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但是没办法,而今是奸佞、妄臣、巨骗、泼皮最自由最狂欢的年代。2009.7.17
......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7-17 14:30 | 正常 | 分类:书生癔气 | 评论: 9 | 浏览:182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云驭风 2009-7-17 星期五(Friday) 晴

云怎么能驾驭风呢?这绝对违反常识,因为我们日常所见,都是风吹着云跑,哪有像坐在战车上的云,对见不着的风指哪打哪的?这不成了苍穹之上的古战场了吗?
还真有其事,这场厮杀都已经满一年了。
这里说的云驭风,乃是我住处附近的一间不大的特价书店。今天是它的周年庆,据店主说发了一万三千条短信,通报在二至五折的基础上再打七折,也就是说最高三五、最低一七。为检验这个折扣的杀伤力,我就着拖鞋大裤衩便奔了那哈儿。待我到达时,店里已经人头攒动,连评了叫兽之后很少出来的洪淫兄,都腆个小肚子笑嘻嘻地光临了。
一年前冯兄打电话告诉我,磨子桥科华北路侧开了个打折书店,有不少错过或价昂而未曾入囊的所谓学术书。冯兄眼光那还有说的?他说还将就,在我这里就是很好;他说还不错,我这儿就等于绝好;他要是说好,我这儿可就没了个对应了。
其实一周前刚逛过,新货还没怎么上架,只有把那套价格奇昂的列维—斯特劳斯的文集捡了几本。收银台堵着,就跟店主站在外边闲聊。这一聊不打紧,聊出了很多有价值有意思的东西。
原以为他是北京人,听谈吐好歹也是个硕士生吧。哪知全错了,小学生一个......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7-17 10:52 | 正常 | 分类:玩物丧智 | 评论: 7 | 浏览:294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挟持与解脱 2009-7-12 星期日(Sunday) 晴



今晨,季羡林先生驾鹤西行。
季先生的学问,吾人不敢置喙;但其人品,我等则可从大量文字中从容感知,尤其是晚年“摘帽搬山”之举,与时下热衷挂牌加冕的伪大师分出轩轾。而那篇在胡适墓前的遐思,更是集中体现了神州鼎革之后读书人的反思与良知。
我的朋友于青女士曾给他写过传记,据说她这位山东老乡非常可爱。至于如何可爱,因我至今未见这本书,所以也无从知晓。但是,从我有限的阅读当中,我能体验到这种可爱,那就是无异于寻常“田舍翁”的率真与固执。
季先生几十个头衔当中,有一个是中国比较文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从学术师承而言,他应该是哥廷根梵文大家本发伊的再传弟子。本发伊在解释世界各地民间故事的相似性时,提出了一个“印度源头论”的假说,是当时主流“播化论”的始作俑者。季先生即是一个坚定的“印度源头论”者,写过大量考释中国事典出于印度的论文。就比较文学的学术性而言,季先生陆续写成的论文,尚不能达到三十年代同为“印度源头论”者霍世休先生的水准,而季先生全然无视“播化论”早已被“共生论”取代的事实,在撰写《糖史》的四十年间,不断有这类文字问世。其实德......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7-12 02:52 | 正常 | 分类:书生癔气 | 评论: 15 | 浏览:24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蒙马特高地二则 2009-7-6 星期一(Monday) 晴
厚诚老师追忆失窃细节的能力,简直让我惊叹不已。
我只迷迷糊糊记得,我们在小丘广场附近也经历了一场失窃案。不过那次的主角不是我,也不是雨葭如斯,而是号称巴黎通的导游萧非。这个大胖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单凭他带着全团游客逃卢浮宫的票,两小时之内安排人以八百法郎进红磨坊观看表演,就可窥见其在巴黎的能量了。然而,就是这个波恩大学老是毕不了业的老童生,疑似贫穷实则暴富的彪悍小伙,却偏偏被高手光顾,而把我们众多的菜鸟傻蛋闲置一边。
那天像是刚离开小丘广场,就忽然听得一声暴喝。我与另一游客赶紧奔了过去,只见萧胖一只大膀子死死拽住一小个子。小个子拼命挣扎,两人都弄得衣衫不整,咋一看像是蒋门神怒打什么来着?其实萧胖只是拽住他,那人根本就扳不脱,萧胖的胳膊比他大腿还粗哩!好在几步路便到了警署——也不知是否陈老师登记的那个地点——胖子才松开他那大号咸猪手。
我与另一位胖子跟进警署为萧胖子助威,这才看清那毛贼的模样。原来他是个吉普赛人,棕发碧眼,假装委屈地摊手耸肩,并把所有的衣袋翻开,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和钢镚亮在众人面前。一个傲慢的法国警察明显偏袒这小偷,试图劝说胖子就此罢休。好胖......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7-06 20:24 | 正常 | 分类:草根记事 | 评论: 8 | 浏览:178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蒙马特高地二则 2009-7-5 星期日(Sunday) 晴
陈厚成老师新近刊布《蒙马特高地遇窃记》,写他与余维钦老师联袂作花都游,甫将鸡蛋俱置一篮即鸡飞蛋打,尔后又获神助蛋去篮归的故事。此篇写来栩栩如生,陈余伉俪于文中仿佛可睹其身,可闻其声,可辨其行,令后学好生赞叹!因而缘文生情,追忆往事,奈何逝水八载,如梦如幻。今特拣二事,敷衍成文,以期遥相呼应,或聊附骥尾,或借彼增色耳.


毫无疑问,蒙马特高地是巴黎最HIGH的地方。
 穿出诞生过《亚威农少女》的洗衣船(据说已立中文标识“浣衣舫”,倒是风雅得很),几步路便汇入人头攒动的小丘广场。开头我说蒙马特HIGH,在我看来这HIGH不在“爱墙”,不在红磨坊,也不在圣心大教堂,我的意思是小丘广场才称得上整个巴黎的G点。
 其实那地儿叫广场都寒碜了词儿了,说白了小丘就相当于咱北京的潘家园,哦不,只当得了潘家园里的F区的001到100号摊位。为啥这个小不丁点儿地儿,咋就那么拽呢?拽就拽在它是全世界寻梦者的天堂——当然,也有可能是地狱——一步登天或万复不劫就这样奇妙地存于......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7-05 20:16 | 正常 | 分类:玩物丧智 | 评论: 1 | 浏览:20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人黄及其他 2009-7-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我的博导昨天受罪了。
常在我们博间晃悠的朋友想必知道,昨天下午三点左右,导导的苦胆给摘了。
晚上去探望,一进门便被粉腻而浑浊的香水百合熏得一激灵——怎么着的?我的博导人缘好啊!抚慰他的人络绎不绝,窗台上的花束排成纵队,齐崭崭的一摸一样,透着精神气儿;我们探望的人呢,也差不多密集地排在病床两旁,哦不,三旁,床尾也站了三四个哩!直搞得我导师急忙喊人把床摇高,以便向我们亲切致意。那架势,就差在四个床脚安上轱轳,然后徐徐开动,众人齐呼“首长好——”,导导慢悠悠地回应“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嗨,你还别说,真的挺像的,声音低沉,有点儿颤巍巍的。
相对于昨晚同受首长检阅幸福的同仁而言,我为自己的空手而去感到羞愧,所以赶紧写篇小文补救一下,权当一瓣心香,奉于床前。
大概十年前,导导的阑尾被割时,也是这人,这楼,这仲夏的夜晚。但那次肯定是实习生操刀,推到病房时,我的导导脸上显现着委屈,那刀口拉得老长不说,从车上该翻到床上时,丢在地上就扬长而去!我们几个手忙脚乱地抱他上床,结果被单耷落,春光乍泄……虽说此时的春光也不能咋地,跟那褥单一般柔弱无依......

haihuihuayan 发表于 2009-07-01 17:43 | 正常 | 分类:玩物丧智 | 评论: 13 | 浏览:34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页码:1/-1     
本站域名:http://xicenlou.blog.tianya.cn/ ↑回到项部
博客信息
博主:haihuihuayan 
博客日历
<< 2017 五月 >>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91951 次
    ·今日访问:11次
    ·日志: -15篇
    ·评论: 549 个
    ·留言: 10 个
    ·建站时间: 2009-3-1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