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 岳 楼
望 岳 楼
冬去冰须泮 \春来草自青
博客信息
博主:筱堂 
BLOG日历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更多>>>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63575 次
  • 日志: -202篇
  • 评论: 20 个
  • 留言: 4 个
  • 建站时间: 2006-7-12
博客成员




留言板 博客家园 注册 加为友情博客
2009-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唐德刚《晚清七十年》岳麓书社(洁本 D版)

——此书得之吾乡北门一特价书肆。 胡适先生尝谓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近现代史尤甚也。吾辈于史事但欲求其真实而已,今则并一客观公正之著作亦不易得,若有之,则唐公此书其选也。 先是,三数月前家居,遇此书于北门书肆,以其为盗版,且索价不菲,乃置之。及至上月在长沙复见此书,仍盗版,而标价九折,以其见禁于当局,且殊少见故也。念及前事,颇生懊悔,意者吾乡之此书当攀折他人手矣! 今日雪寒,晨起步行往书肆一游,流观所及,则此书犹赫然在架也!立取购之,曷胜快慰。噫!黄山谷谓天下清景端为诗人所设,吾意天下好书亦为我辈而留也。雪窗冬晚,闲翻一过,援笔书此,以志不忘云。

筱堂 丁亥岁末于宁乡家中


>>引用社区地址

筱堂 发表于 2009-02-07 16:07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1072|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周作人《雨中的人生》湖南文艺出版社1991年11月版

——查书前题记,此书购于2001年1月27日,去今刚好八年了。当时似乎是打特价,之所以选购这一本则是因为它便宜,定价才九块多,打完折也就三四块的样子,欣欣然的买回家去,却是我读知堂著作之始(之前只读过一些零星散文)。仿佛尝了结缘豆一样,这些年来,陆陆续续购读了知堂先生的不少著作,远的如岳麓八十年代出的单行本,香港三育出的《知堂回想录》,近的如止庵先生编选的“自编文集”、“苦雨斋译丛”等,都在所收之列。今年更承一位好友惠然以一套钟叔河先生主编的《周作人文类编》相赠,煌煌十巨册,典雅庄重,真令寒斋生辉不少。相形之下,不管是编选还是版式,先前的这本小册子都黯然失色了,按理说应该弃之如敝屣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非常珍爱这本小书,每次回家都要找出来翻一翻,仿佛有着不少微末的情分似的。这就好比小时候玩过的小玩意儿,如弹弓、陀螺、洋炮枪之类,长大以后再去看,难免要笑它多么简陋、笨拙,像个初生的孩子一样。然而此后不管再遇到多少高科技的、美轮美奂的、惊心动魄的玩具,都难以替代当年那些坐卧起立、形影不离的弹弓、陀螺和洋炮枪以及玩它们时的那种心情了。古语讲,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总因故人更多一份贴心和温存吧。
此番又将它找出来,抚平一下折痕,随手翻翻,发现书中隔三差五的写了不少自己的读书感受,有的是针对此书的,更多的则是旁逸斜出、借题发挥,书后更附有题跋一则,现在读来,仍然觉得很亲切,虽然当时在写它们的时候,未必都很开心也。春寒无事,心情寂寥,“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为摘录数则于次——

我在临睡前,喜欢就着昏黄的台灯读一读周作人先生的文章,从容闲淡,而又不失幽默风趣,仿佛淙淙的泉水从笔底流出,沁人心脾,令人回味悠长。苦雨是其斋名,苦茶是其独特风味也。2004、5、3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读书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古人有爱竹的说:何可一日无此君?又有嗜酒者曰:三日不饮,辄觉形神不复相亲。我想我的嗜书大概也达到了这种地步。若非有事务缠身,一日之中不近书,便觉有些惶惶然无所适从。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好现象还是坏现象。晋人又曾说,酒正自引人著胜地,我看读书于我也有这种引人入胜的功效。唯一担心的是视力似乎每况愈下,近段时间更是心力交瘁。

古人有尺牍之文,短小精致而能传神达意,明清小品文更是清新隽永,美不胜收,读周作人先生的文章也往往有这样的感受。我若为文,当以这样的风格为自己的追求目标。

此书选编侧重于四九年之后,不知是个人趣味问题,还是材料收集的问题。

跋:此为寒斋所购知堂书之第一种,编选虽未尽如人意,其启牖之功,亦良可怀也。知堂之思想平正而通达,文章则渐近于自然,此一而二、二而一者也。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2007、6、19记


筱堂 己丑春正月抄讫于宁乡塘湾里


>>引用社区地址

筱堂 发表于 2009-02-07 15:56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763|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谷林《情趣 知识 襟怀》三联书店1988年12月版

——余生也晚,粤自进学以后,始知谷林先生之名。初从图书馆借其《书边杂写》读之,而叹服其用心之细密、文笔之醰醰多古情与余味也。又以余时方沉迷于知堂之著作,则先生书中若《有凤来仪》、《煮豆微撒盐》等篇皆直契心曲,令人低回不已。自是厥后,遂着意搜求先生之著作,三数年于兹矣。点检箧中,计得四种,曰辽宁教育之《书边杂写》、山东画报之《书简三叠》、岳麓书社之《淡墨痕》及三联书店之此书是也,然则先生一生之珠玉略备于是矣。间尝思之,先生之著述不多,印数复少,书友朋辈间有求之累年、悬以高价而弗得者,予则从容得之新旧书肆中,且所费甚微,岂非有幸复有缘乎?
戊子冬月,余既得此书于金陵,复于寒假携归长沙,出示书友勇华兄,相与叹赏者久之,以为书缘之美,得未曾有。又越数日,忽接勇华短信,则谓谷林先生已于元月九日驾鹤西去矣!呜呼,当君怀归日,是我断肠时,方吾二人叹赏之际,岂非先生大去之时乎?斯则奇之又奇也,哀哉复哀哉!
阅时二日,读毕此书,矜平躁释,口齿留香,而斯人已去,何胜慨叹。为书其读先生书之颠末于次,并志其哀思云耳。

筱堂 戊子岁末于宁乡家中
急景凋年,岁聿云暮,此意云何,吾不知也。



>>引用社区地址

筱堂 发表于 2009-02-07 15:47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874|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读《汲古阁书跋》

记得有位长者说过,读书而只拣正经正史、名人文集读,却鄙薄其他为不足道,是未免有些“势力眼”的。我从前读书就有这样的毛病,觉得“吾生也有涯而学也无涯”,除了经过时间淘洗的经典名著之外,大概没有什么值得浪费时间的。去年春节在家,破天荒的读了几部史料笔记,如《东坡志林》、《老学庵笔记》、《广阳杂记》、《分甘余话》等,欣喜不已,像是给自己开辟了一扇新的窗子,看到从来没有见过的风景,现在想来还很感激。这就好比平日里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尝一尝青菜野果,也是别有一般风味的,谁谓荼苦?其甘如荠,竹头木屑,莫非可宝,自此读书不复“论资排辈”。 今年节后趁着春寒无事,翻了几部以前不大注意的书目题跋著作,毛晋的《汲古阁书跋》即其一也,仍然觉得收获良多,不虚此行。书目题跋也有多种读法,正经的大概应如章实斋所说的,“辨章学术、考镜源流”;末学如我则只能居于识小之列,拿它来当小品文读,偏重的是题跋中流露的识见和趣味罢了。
毛晋(1599—1659)原名凤苞,字子晋,明末清初常熟人,曾从钱谦益受学,说来也算得一个明遗民了。此书原由毛氏自刻为《隐湖题跋》,经丁祖荫重刊入《虞山丛刻》中,复经今人潘景郑先生重辑,共得二百四十九条,蔚为大观。据《汲古阁主人小传》载:“晋少为诸生,萧太常伯玉特赏之,晚乃谢去,以字行。性嗜卷轴,榜于门曰:‘有以宋椠本至者,门内主人计叶酬钱,每页出二百;有以旧抄本至者,每页出四十;有以时下善本至者,别家出一千,主人出一千二百。’于是湖州书帕,云集于七星桥毛氏之门矣。”能够以这样的大气魄购书,可见真是雄于资者,全书《重镌十三经十七史缘起》条亦可为证:“不意辛巳壬午两岁灾唚,资斧告竭,亟弃负郭田三百亩以充之”云云,邑中至为之谚曰:“三百六十行生意,不如鬻书于毛氏”。“前后积书至八万四千册,构汲古阁目耕楼以庋之。子晋患经史子集率漶漫无善本,乃刻十三经十七史古今百家及二氏书,至今学者宝之。”泽及后人,为功不浅,似乎印证了阮元氏“读书不如刻书”的说法。
细读全部书跋,不难发现毛氏做了不少搜集史料和辑佚的工作,如《苏子瞻外纪》、《家世旧闻》、《米元章志林》、《倪云林遗事》等,都是作者目耕所及,搜集整理或在原有的基础上补充而成。如《米元章志林》条:“余觅宝晋斋集十余年矣,惜乎不传。凡从稗官野史,或法书名画间,见海岳遗事遗闻,辄书寸楮,斅白香山投一瓷瓶中,未可云全,鼎一脔肉也。”大抵我们对于史上的某个人感兴趣,或者钦仰其为人,就想获得他的全部材料以快观睹,“即残笺断素,珍之不啻吉光片羽”(《倪云林遗事》条),有时往往是正史全集之外的“小碎遗文”,仿佛颊上三毛一般,读来更见情致,最有趣味。这种心思就好比今天的追星族一样,对于明星的一举一动都要关注,一枝一叶总关情也。作为后来者,则应该感谢子晋这样的有心人,为我们导夫先路,做了不少铺垫的工作。然而《倪云林遗事》条又云:“昔年从天竺僧寮见《云林遗事》,如载饮食一条,似乎赞叹杀法,又载混厕诸事,俚陋之甚,今悉删去。”仅因其俚陋而加以删削,不贻苏子瞻“妄改古人书”之诮乎?此则不能为子晋讳者也。
我们平常对于一般的书目文献家或者书贾,常要怀疑他是否只是“横通”之辈,熟于版本而疏于内容,仿佛买椟还珠一样。读毛氏之书则完全没有这个顾虑,盖子晋不仅能藏书,而且善读书,是好学深思、心知其意者也。书中所收集部特多,每一部皆为之叙录,平章千古,“俾读者考其世知其人”,这些都非浅学之辈所能着力。我最为看重的则要数《洛阳伽蓝记》、《洛阳名园记》、《东京梦华录》、《清江碧嶂集》等条,写来皆提要钩玄、切中肯紊,加之作者糅合了自身的家国之痛,使我们读来如闻说法,为之动容。如《伽蓝记》条:“……此伽蓝记之所由作也。铺扬佛宇,而因及人文,著撰园林,歌舞鬼神奇怪兴亡之异,以寓其褒讥,又非徒以记伽蓝已也。妙笔葩芬,奇思清峙,虽卫叔宝之风神,王夷甫之恣态,未足以方之矣。” 钱牧斋为作《墓志铭》称:“盖世之好学者有矣,其于内外二典,世出世间之法,兼营并力,如饥渴之求饮食,殆未有如子晋者也。”可谓名下无虚士矣。 此外书中间附考证,也饶有趣味。如《梦溪笔谈》条,“括学术浩博,文艺深长。经史之外,天文方志历律音乐医卜诸家,无不通练,皆有论著。”然而说到沈括家人的名字和班辈,则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毛氏在征引了《四朝史》、《姑苏志》和马氏的说法之后,根据“兄弟命名偏旁取义相肖”的原则,指出“沈氏曰同曰周,一代也;曰振曰扶曰括,二代也;曰遼曰遘,三代也。”从而得出了“合诸家之说参之,当从马氏”的结论,可以说是令人信服的。
全书收录书目题跋之作二十多种,自东坡、山谷以降,直到真西山、朱晦庵等,皆有收集,可见子晋也是爱好题跋之作的人。在子晋看来,东坡、山谷的题跋之作最有佳趣,以其信手信腕,横竖烂漫也。如《山谷题跋》条:“从来名家落笔,谑浪小碎,皆有趣味。一时同调,辄相欣赏赞叹,不啻口出。”然而他的可贵之处尤在于有喜好而无偏党,坡谷之外,也看重理学家的题跋之作,如《西山题跋》条称道真西山曰:“故其题跋虽无坡谷风韵,余编入函中,却如三公衮衣象笏,拱立玉墀之上,其岩岩气象,可令寒乞小儒,望之神慡。”“风教陵夷之日,亦政不可少此一派”也,这也是颇可钦佩的。 《容斋题跋》条谈了作者对题跋之作的总看法:“题跋似属小品,非具翻海才射雕手,莫敢道只字。”又援容斋《自序》称:“宽闲寂寞之滨,穷胜乐时之暇,时时捉笔据几,随所趣而志之,虽无甚奇论,然意到即就,亦殊自喜”,以为宋人题跋之拈出示人者;加之前引《山谷题跋》中的“但观世间万缘如蚊蚋聚散,未尝一事横于胸中,故不择笔墨,遇纸则书,纸尽则已,亦不计工拙与人之品藻讥弹”云云,岂不正是子晋的夫子自道吗?
我们读完全书,还要感叹子晋的文章之美,盖子晋虽不以辞章名世,而文笔清新洗练,为题跋增色不少。随手翻翻,如《淮海题跋》条:“予昔在西湖僧舍,见王摩诘《江干雪霁图》,恍然策杖金焦绝巘,遇快雪初晴,身在琉璃世界中,心目都莹。恨主人矜密,不得从容展玩,无日不往来于胸中,愧未能捉笔记之。”依我看来,即以置之张宗子的《陶庵梦忆》中,恐亦未遑多让呢。又如《后村题跋》条:“后村集颇浩繁,予偏喜其题跋,因广其传。犹忆是本乃戊午年外舅濬源范公所贻,云是秦氏秘藏宋刻,其字法之妙,直追率更,纸如蝉翼,墨瀋光泽如漆,可称三绝云。今外舅墓木已拱,彦昭兄弟能读父书者,又相继云亡,为之废卷霣涕。”忱挚之情,令人感动。
诗曰:“书当快意读易尽”,我于子晋之书有之也。把卷不释,匆匆已到更阑,舌有余甘,意犹未尽,又找出叶昌炽的《藏书纪事诗》来,翻到毛晋条,照例诗不大佳,附注中有一条引《汲古阁刻板存亡考》称:“相传毛子晋有一孙,性嗜茗饮,购得洞庭山碧螺春茶,虞山玉蟹泉水,患无美薪,因顾四唐人集板而叹曰:‘以此作薪,其味当倍佳也。’遂按日劈烧之。”——板是这样,书亦可以想见,君子之泽,几世而斩?言念及此,又不禁有些爽然若失了。
*《汲古阁书跋 重辑渔洋书跋》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5年11月版

筱堂 己丑春正月于宁乡塘湾里



>>引用社区地址

筱堂 发表于 2009-02-07 15:3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875|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无 题

昔年一见玉楼东,
风华不与众人同。
和似春风拂杨柳,
澹如秋水映长空。
一自绿衣相经过,
几番清梦与君逢。
他日虽嗟缘分尽,
此心吾不负鸥盟。


笺:
《诗经·邶风·绿衣》——
 绿兮衣兮,绿衣黄裹。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列子·黄帝》——
海上之人有好沤鸟者,每旦之海上,从沤鸟游,沤鸟之至者,百往而不止.其父曰:"吾闻沤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沤鸟舞而不下也.


>>引用社区地址

筱堂 发表于 2009-01-28 16:22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781|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日前翻检书箧,得十五年前旧日记一册,时方就读茆田完小,小学五年级是也。晴明无事,快读一过,往事历历,重来眼底,欲歌欲哭,且喜且慰。人生苦短,老大无成,为赋打油诗一首,略志其感慨云。

十五年前一卷书,
读之历历如当初。
同学少年多不赖,
兄弟怡怡亦见诸。
长辈叮咛甚周至,
吾自爱我小茅庐。
看山看水看试卷,
偷桃打鸟捉鲫鱼。
有时学习好榜样,
惯常出现小疏忽。
我读此书何怅触,
回看往事如车毂。
人生一去不复返,
何当更作牧猪奴?


>>引用社区地址

筱堂 发表于 2009-01-28 16:16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743|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9-14 星期日(Sunday) 晴
戊子秋月,有事金陵
三更有梦书当枕,千里怀人月在峰
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

2008/9/7

1、金性尧《土中录》

2、周劭《清明集》
~都是《古今》的老前辈了。


9/9

3、薛福成《庸庵笔记》
~江苏古籍的那套小册子。


9/11

4、汪穰卿《汪穰卿笔记》
~上海书店的。

5、沈 张《从文家书》上海远东
~先前张兆和是不爱从文先生的,为此颇费了一番周折,终成眷属。也称得是“文章知己,患难夫妻”了。


9/12

6、《诗经》
~上海古籍影印朱子的《诗集传》,比较清晰,闲来翻翻,殊为方便。从前买过一册,送给了朋友路远君。

7、钱仲联《清文举要》
~安徽教育出的,没有注释。

8、李庆 编《东瀛遗墨》
~作者在日本时搜集整理的一些大学者的文字,如黄遵宪、章太炎、叶德辉、周作人等。

9、陈登原《颜习斋哲学思想述》中国大百科
`从前读习斋的《四存编》,觉得真是一个豪杰。

>>引用社区地址

筱堂 发表于 2008-09-14 19:24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827|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9-5 星期五(Friday) 晴
我读书喜欢选几种不同类型的一起读,正经与闲适齐头并进,好处是不枯燥,可以随时调剂,坏处则是瞻前顾后,泛滥无所依归。先是读完了钱钟书先生的《谈艺录》(已前读过大半),钱先生论李长吉、黄山谷、袁简斋及诗与禅等部分皆可谓鞭辟入里,益人神智, 使我对于唐宋以降之诗歌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对于清代的一些诗人也发生了兴趣。即找来《随园诗话》一阅,觉得很有意思,袁枚提倡性灵说,此中也可以看出他的性情和才学。所选诗歌虽不免徇情之请,自吹自擂也有些令人生厌,然而要亦有其一以贯之的东西,好的诗歌真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相对而言,我尤其喜欢他谈人情世态的条目,如云“人但知满口公卿之人俗,而不知满口不趋公卿之人更俗”,发名教之伪药,令人解颐。子才子才,真才子也!又读俞蛟《梦厂杂著》,文笔清通,写景如绘,所谈潮州风俗等卷亦可广人闻见,然而思想境界不高,充斥因果报应之说,是效阅微草堂而无其博雅通达者也,读之雅所不喜,刘叶秋先生乃誉之为“近代少有的一部好笔记”,倘亦别有所见乎?

钟叔河先生是我非常崇敬的一位学者,今夏就读了他的一本《走向世界——近代知识分子考察西方的历史》,感觉这是一部思想之作、忧患之作,先辈筚路蓝缕之功真不可灭也。其中谈容闳、郭嵩焘、曾纪泽、钱单士厘等篇尤其写得真情郁勃、元气淋漓,可以想见先生借他人酒杯浇自家块垒,在表彰这些先辈求索真文明的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对于民主科学的一腔向往之情。钱钟书先生为作序称这是一部可以启发人深思的书,我读此书就颇为感染,联系到以前读的唐德刚氏的《晚清七十年》,觉得尽管我们不愿意承认,近代历史其实就是一个走向世界或者说全盘西化的过程,就今天而言,不管是物质文明还是价值观念,都在向西方靠拢,这真是一件无可如何的事情,至于好还是不好,以及好到什么程度,那就很难说了。我甚至时常同情那些遗老遗少们,是他们为传统文化奏响了一支支挽歌,斜阳芳草,诚挚哀痛。左宗棠说,他人骑马,吾人不得傲以骑驴(大意如此),我们的打开大门走向世界,事实上也是一个不得已而然的过程,不得不在奔竞与追逐之中追求工具理性,追求利益最大化,最后像那个佛教里的虫子一样,自吞自食,以至毁灭,时日曷丧,与之偕亡!

又因便找来萧一山先生的《曾国藩传》和汪荣祖先生的《走向世界的挫折——郭嵩焘与道咸同光时代》一看。萧先生的书与其说是一部史传,不如说是一部评传,特为推崇曾文正公的学术修养,以为最能得儒家修己立人、经世济民之大体,所以能立德立功立言,三臻不朽。我读此书尤叹服于文正公困境中立得住、人事上行得通的倔强精神,“功业文章,皆须有此二字贯注其中,否则柔靡不能成一事”,扎硬寨,打硬仗,步步为营,撑起两根穷骨头,养活一团春意思,真南方之强也!汪书表彰郭筠仙的先见之明,能以世界的眼光审视老大中华,并且较早的提出从文化和政治的层面进行改革,孤怀宏识,迥拔时流,亦以此之故,不能为时人所了解。郭氏胸襟不够恢宏,观其与副使刘锡鸿交恶一段可知也,曾文正称其”芬芳悱恻,著述之才“,不为无见也。然而到底是一位改革的先行者,他的很多观点在今天看来仍不失其现实意义。汪书勾稽史料,持论公允,可谓发潜德之幽光也。前人谓一切历史都是近代史,岂不以近代史最为切近我们的身心性命之故也?我们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以后又将何去何从?民主科学是个好东西,可是我们今天大多数对于民主科学的基本观念都还很淡漠,社会政治又仍是“民主下的集中,集中下的民主”,思之真如钟先生所言,是不免河清难俟之叹。

此外闲书还读了唐德刚先生的《书缘与人缘》,郑蹇先生的《永嘉室杂文》,台静农先生的《龙坡杂文》,叶灵凤先生的《世界性俗丛谈》和罗尔纲先生的《胡适琐记》等。唐书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前于《胡适口述自传》已领教矣。郑书明快幽默,时骋才气,颇有雅舍风味。台先生文笔沉静、大气,一往而有深情,信如编者所言,是一部性情与学识交相辉映的难得之作。叶书可口可乐。罗先生此书则可与他的另一部《师门五年记》并传,如果说前书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奖掖后进不遗余力、实事求是一丝不苟的适之先生的话,后书则让我看到了先生光风霁月之胸怀与独立自由之思想,高山仰止,心向往之。

《通鉴》看了两册,有志在这几年里通读一遍。知堂先生说,历史是个好东西,他告诉我们曾经发生过什么,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我读《通鉴》的时候就常有这样的感受,盖太阳底下没有新鲜的事物,今古人情相去不远也。读汉武帝部分感触最深,君王专制,一意孤行,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意气用事,百身何赎,虽然晚年有所追悔,亦何补于民生之凋敝?温公至拟之为秦始皇,以为有亡秦之失,盖亦慨乎言之。要之,武帝一朝为汉代政治一大转机,可明言也。这几天又找来《一士类稿》一读,其中记王壬秋、章太炎、柯绍忞等篇皆甚有雅趣,尤其令我感到惊喜的是,其中有两篇写的是我们宁乡的先贤廖树蘅和隆观易,旧国旧都,望之畅然,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真让我有空谷足音之叹了。



>>引用社区地址

筱堂 发表于 2008-09-05 10:41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841|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6-16 星期一(Monday) 晴
不亦快哉!
金圣叹

其一:夏七月,赤日停天,亦无风,亦无云;前后庭赫然如洪炉,无一鸟敢来飞.汗出遍身,纵横成渠.置饭於前,不可得吃.呼簟欲卧地上,则地湿如膏,苍蝇又来缘颈附鼻,驱之不去.正莫可如何,忽然大黑车轴,疾澍澎湃之声,如数百万金鼓.檐溜浩於瀑布.身汗顿收,地燥如扫,苍蝇尽去,饭便得吃.不亦快哉!

其二:十年别友,抵暮忽至.开门一揖毕,不及问其船来陆来,并不及命其坐床坐榻,便自疾趋入内,卑辞叩内子:「君岂有斗酒如东坡妇乎」内子欣然拔金簪相付.计之可作三日供也.不亦快哉!

其三:空斋独坐,正思夜来床头鼠耗可恼,不知其戛戛者是损我何器,嗤嗤者是裂我何书.中心回惑,其理莫措,忽见一狻猫,注目摇尾,似有所瞷.歛声屏息,少复待之,则疾趋如风,唧然一声,而此物竟去矣.不亦快哉!

其四:於书斋前,拔去垂丝海棠紫荆等树,多种芭蕉一二十本.不亦快哉!

其五:春夜与诸豪士快饮,至半醉,住本难住,进则难进.旁一解意童子,忽送大纸炮可十余枚,便自起身出席,取火放之.硫磺之香,自鼻入脑,通身怡然.不亦快哉!

其六:街行见两措大执争一理,既皆目裂颈赤,如不戴天,而又高拱手,低曲腰,满口仍用者也之乎等字.其语剌剌,势将连年不休.忽有壮夫掉臂行来,振威从中一喝而解.不亦快哉!

其七:子弟背诵书烂熟,如瓶中泻水.不亦快哉!

其八:饭后无事,入市闲行,见有小物,戏复买之,买亦已成矣,所差者甚少,而市儿苦争,必不相饶.便掏袖下一件,其轻重与前直相上下者,掷而与之.市儿忽改笑容,拱手连称不敢.不亦快哉!

其九:饭后无事,翻倒敝箧.则见新旧逋欠文契不下数十百通,其人或存或亡,总之无有还理.背人取火拉杂烧净,仰看高天,萧然无云.不亦快哉!

其十:夏月科头赤足,自持凉繖遮日,看壮夫唱吴歌,踏桔槔.水一时湥涌而上,譬如翻银滚雪.不亦快哉!

其十一:朝眠初觉,似闻家人叹息之声,言某人夜来已死.急呼而讯之,正是一城中第一绝有心计人.不亦快哉!

其十二:夏月早起,看人於松棚下,锯大竹作筩用.不亦快哉!

其十三:重阴匝月,如醉如病,朝眠不起.忽闻众鸟毕作弄晴之声,急引手搴帷,推窗视之,日光晶荧,林木如洗.不亦快哉!

其十四:夜来似闻某人素心,明日试往看之.入其门,窥其闺,见所谓某人,方据案面南看一文书.顾客入来,默然一揖,便拉袖命坐曰:「君既来,可亦试看此书.」相与欢笑,日影尽去.既已自饥;徐问客曰:「君亦饥耶」不亦快哉!

其十五:本不欲造屋,偶得闲钱,试造一屋.自此日为始,需木,需石,需瓦,需砖,需灰,需钉,无晨无夕,不来聒於两耳.乃至罗雀掘鼠,无非为屋校计,而又都不得屋住,既已安之如命矣.忽然一日屋竟落成,刷墙扫地;糊窗挂画.一切匠作出门毕去,同人乃来分榻列坐.不亦快哉!

其十六:冬夜饮酒,转复寒甚,推窗试看,雪大如手,已积三四寸矣.不亦快哉!

其十七:夏日於朱红盘中,自拔快刀,切绿沉西瓜.不亦快哉!

其十八:久欲为比邱,苦不得公然吃肉.若许为比邱,又得公然吃肉,则夏月以热汤快刀,净割头发.不亦快哉!

其十九:箧中无意忽检得故人手迹.不亦快哉!

其二十:存得三四癞疮於私处,时呼热汤关门澡之.不亦快哉!

其廿一:寒士来借银,谓不可启齿,於是唯唯亦说他事.我窥其苦意,拉向无人处,问所需多少.急趋入内,如数给与,然而问其必当速归料理是事耶,为尚得少留共饮酒耶.不亦快哉!

其廿二:坐小船,遇利风,苦不得张帆,一快其心.忽逢艑舸,疾行如风.试伸挽钩,聊复挽之.不意挽之便著,因取缆缆向其尾,口中高吟老杜「青惜峰峦,共知橘柚」之句;极大笑乐.不亦快哉!

其廿三:久欲觅别居与友人共住,而苦无善地.忽一人传来云有屋不多,可十余间,而门临大河,嘉树葱然.便与此人共吃饭毕,试走看之,都未知屋如何.入门先见空地一片,大可六七亩许,异日瓜菜不足复虑.不亦快哉!

其廿四:久客得归,望见郭门,两岸童妇,皆作故乡之声.不亦快哉!

其廿五:佳磁既损,必无完理.反覆多看,徒乱人意.因宣付厨人作杂器充用,永不更令到眼.不亦快哉!

其廿六:身非圣人,安能无过.夜来不觉私作一事,早起怦怦,实不自安.忽然想到佛家有布萨之法,不自覆藏,便成忏悔,因明对生熟众客,快然自陈其失.不亦快哉!

其廿七:看人作擘窠大书,不亦快哉!

其廿八:推纸窗放蜂出去,不亦快哉!

其廿九:作县官,每日打鼓退堂时,不亦快哉!

其三十:看人风筝断,不亦快哉!

其卅一:看野烧,不亦快哉!

其卅二:还债毕,不亦快哉!

其卅三:读虬髯客传,不亦快哉!


附记:早上翻书时,外面正打雷下雨,忽然想起金圣叹这篇妙文来,赶紧找来洛诵一过,如:硫磺之香,自鼻入脑,通身怡然;背人取火拉杂烧净,仰看高天,萧然无云;引手搴帷,推窗视之,日光晶荧,林木如洗;夏日於朱红盘中,自拔快刀,切绿沉西瓜;推纸窗放蜂出去;乃至看人风筝断,读虬髯客传等,皆何其有风趣也,欣喜非常,不亦快哉!据说此翁被砍头的时候,还念念不忘的对他儿子说:“五香豆腐干与花生米同嚼,有火腿味道!”——前贤风致,毕竟非吾后辈可及也,言念及此,不禁惘然。

>>引用社区地址

筱堂 发表于 2008-06-16 20:57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857|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6-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知堂从前写过一篇关于“我慢”的文章,一时不记得在哪里了。百度一个——

【我慢(梵a^tma-ma^na,藏bdag-tu n%a-rgyal )】

谓恃我,令心高举之烦恼。七慢之一,九慢之一。如《俱舍论》卷十九云(大正29·101a)∶‘于五取蕴,执我我所,令心高举,名为我慢。’《成唯识论》卷四云(大正31·22b)∶‘我慢者,谓倨傲,恃所执我,令心高举,故名我慢。’

数论外道以其为二十五谛之一。《金七十论》卷上云(大正54·1250c)∶‘大次生我慢。我慢者,或名五大初,或名转异,或名焰炽。’又,同书卷中云(大正54·1251b)∶‘我慢我所执,从此生二种,(一)十一根生,(二)五唯五大。’此谓自性谛与神我相依,先生大谛,大谛中之觉用变易,而起我所之执,生我慢谛。而相应大谛之三德,令大初、转异、焰炽三我慢顺次增长,由此而生五唯、五大、五知根、五作根、心根等二十一谛。

〔参考资料〕 《大毗婆沙论》卷五十;《成唯识论》卷六;《俱舍论光记》卷十九;《俱舍论宝疏》卷十九;《成唯识论述记》卷五(本)、卷六(末)。


FROM:【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我慢】


梵语 a^tma-ma^na。谓视“我”为一己之中心,由此所执之“我”而形成憍慢心。为七慢之一,九慢之一。成唯识论卷四(大三一·二二中):“我慢者,谓踞傲恃所执我,令心高举,故名我慢。”
数论外道立我慢为二十五谛之一,由大谛(万象所变现最初之法,即决智)中觉用之变易而起。〔成唯识论卷六、金七十论卷上、大毗婆沙论卷五十、俱舍论卷十九、俱舍论光记卷十九〕((参见:我慢谛)2943、“慢”5812)p2943

FROM:【《佛光大辞典》(第三版)】

【我慢重障】


谓我慢贡高,邪见执蔽,不能下心敬事诸佛菩萨师僧父母,及不能学如来正法,是名我慢重障。

FROM:【《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我慢】

自高自大,侮慢他人。

FROM:【《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我慢】

(术语)梵语Asmima%na,恃我而自贡高,慢他也。唯识论四曰:‘我慢者,谓倨傲恃所执我。令心高举,故名我慢。’法华经方便品曰:‘我慢自矜高,谄曲心不实。’

FROM:【《佛学大辞典》丁福保 编】

>>引用社区地址

筱堂 发表于 2008-06-04 11:46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869|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0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