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回家
    
 
2006-4-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一段锦]
  我从未遭遇过这样自怜自伤无从叹息的心事。
  自那日我跌入他的墨砚,我便与这段心事兜心撞上,逃避不得。
  是,我跌入了他的墨砚,因我只是一只小小的虫,青色的薄翼,青色的头尾,名唤青螟。
  夏虫不可语冰。青螟的生命,总是特别的短促,只活在当下。因此,亦特别珍视自己的生命。
  但我那日竟懵懂地撞破了他的窗纱,撞进了他的书房。
   他的窗纱也是绿色,黯黯的松石绿,但映衬起窗个火红灼灼的美人蕉,却显得俏丽。
  他便在那窗下练字。
  初时我只对他案上那方石砚有意。七窍玲珑一方砚,泪眼斑斑。中间有一湖黑色静墨,深沉沉,是谁的心思,看也看不透。
  我好奇地飞近。新砚的墨的异香,那方墨汁越发显得莫测。
  我好奇愈炙,便飞得愈近。也许是早有定数,我不知哪里不小心,竟跌在其中。
  我在其中载浮载沉。我的夏天,竟这么快就要结束,有东西托起我,轻而易举把我带离水深火热。
  原来是他用手中的毛笔搭救我。
  他把笔尖上的我拿到面前,端详一阵,啧啧叹息:“可怜呢,要不是我,今天你可就丧命于此了。”
  他放我在案旁一盆云竹的枝叶上,转身又去读书。
  我有点怔怔,要离得那么近,才能看清原来他眉目清越,眼唇带笑。
  我终于得救,但我的一只翅膀,已染上薄薄的黑色,永生不褪,仿佛一段记忆,矢志不移。
  我流连在他的房中不肯离去,夜来他掌起灯,我便能与他共享一盏温暖。
  我冷眼看他日日夜夜,渐渐知晓他的头尾。原来他是府中少爷,如今在书房闭门苦读,自然是为异日金榜提名。府中的人都不敢来惊扰他,连一日三餐都叫人送来。
  只是之下另有旖旎。
  每逢三更,总有一个妙龄少女不叩响他的窗。她亦穿绿色衣裙,裙角层叠,仿佛一潭静水,但在行动时又荡漾。
  她自然是美,不然他也不会那样欢喜。
  但她究竟是谁,是谁家的女儿,好人家的女儿怎么会夜半翻墙逾户地来见他?
  不解之处其实众多,但这些,他并非没想过,只是不愿想起。
  她美,且奇异,这是致命的吸引。他早就被障了双眼,迷了心神。她从来没有误过他,从头到尾,他自己误自己。
  芙蓉账暖,我听见他许她,“等我改日金榜提名,必娶你不妻。”
  他的声音轻而暖,仿佛是凑在耳边的耳语,叫人听了耳边也忍不住一阵濡痒。
  我仍旧靠在灯下,烛火已经微弱,清晨正是下露水的时候,冷而潮湿,我忍不住重重地打了一个寒战。
  
  他再沉迷,也仍要上京赶考。
  临去时,他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他可是怕,今夜她再寻来时,要面对人去屋空?
  我卧在他行李衣物间,只是冷眼旁观。
  三科会试,他答得流畅自如,文思泉涌。只是有时,会忽然现出迷惘甜蜜,魂不守舍的神情。
  那么熟悉,若我是人,一定也会常出现那个表情。
  终于到了金殿,他一早写好文章,只坐在一边怔怔出神。
  是,答完这一场,他就可以衣锦还乡,封妻荫子。
  但只有我在一旁看得分明,他太心急了,文章固然写得精彩,可其中有一字犯了天子名讳,他竟然忘了添笔或是删笔。
  这样的忌讳一出,不但前程无望,还会因此获罪。
  我很矛盾,矛盾年翅膀都颤抖起来,微微扑闪,遍身战栗。
  我为什么要帮他,他的前程,与我无关。他永远不会知道有一个我,小小飞虫的心事,从来无人知晓。
  但我终究还是不舍得。
  我振翅起飞,那么绝望茫然,又坚定温存。我在他身边绕来绕去,嗡嗡作响,他的绵长思念被打断,立刻不悦起来,伸手来驱赶我。我飞舞的赵发卖力,他终于不耐烦起来,手掌微微用力,将我按死在试卷上。
  是,那个地方,正是犯了忌讳的字。多了我这么一点,忌讳便不再成为忌讳。
  我心头十分迷惘,这样真的值得么?但时光已容不得我多想,我那只被染成黑色的翅膀缓缓地挣扎了一下,终于垂垂死去,带一个谜样的笑容。
  那个夏天的午后,我爱上了那个救我的少年。
  只是,一只飞虫的爱,太薄了。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xiamolly @ 2006-04-01 16:11 评论(0)
 
2006-2-1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她去染了一个头发。酒红、砖红、绯红以及枫叶红。。。。。。她轻轻拂开调色板:“不,给我你能实现的,最红的红。”对着镜子,她看见大毛巾底下漫出一线血。刹时间她以为自己脑裂已然发生,镜中的自己即将肝脑涂地。。。。。。
  她又买了一副绿色的隐形眼镜,专柜小姐温柔地称之为“湖泊色”。一小汪湖水在她眼眶里,眼睛不能不刺痒,于是扑籁籁,掉下绿色的泪,她一面哭泣一面想,终于有了安全的落泪理由。
  她一个人去熟悉的馆子。茶师满脸笑容:“还是菊花茶?”服务生也很殷情:“两位?”她答:“不,一位。”不是什么大馆子,服务生不曾身经百战,那一愣清晓如画,遮不住。不用看菜单,她直接点下三菜一汤。这一次,不是比是“她的菜”还是“他的菜”先上了,都是她的。她非常想非常想吃光,但她拿筷子的手软了。
  他什么衣服也不缺,却在一天里扫荡三家商场,拎着一堆纸袋,身体极度疲倦,精神惊人亢奋。她还想去第四家,却看到商场前的广场上停着献血车。献血原来这么容易,等待针管刺入的时刻,像很多年前的初夜。。。。。医生问:“你怎么了?”她答:“没事。“忍着剧烈的心跳和虚汗。她其实最怕打针,连预防针都抗拒,她还晕血。但她不想说,她只是默默地看着满管殷红的血,如她的红发。
  她在公共汽车上给抱小孩的妇女让座,妇女连声道谢,小孩却怕得躲在母亲的怀里,不敢看,去又偷偷从手指缝里看她,她只好假装专心看车头电视。正在放《憨豆先生》,她也跟着嘿嘿笑,忽然眼前一闪,糟,隐形眼镜掉了一只。她蹲在动荡的车厢上,盲目探摸,忽然遇见小孩明澈的双目。小孩鼓足勇气问:“阿姨,你红头发,一只眼睛是绿色的,一只是黑色的,你在笑,可是你也流眼泪。。。。。。你是巫婆吗?”她脱口而出:“不,我只是一个人,心碎了的人。”泪如泉涌。
  痛啊。不,发生了什么,她只是失恋。失去的爱情如一只被砍断的手,她知道那里只剩了光秃秃的手腕,除此一无所有,但她还是分明地觉得痛,缓慢、破碎然而不离不弃的痛。人家说,这叫做幻痛。所有的医书上都说:幻痛,不能以言语来解释,不能用文字来翻译,只是,痛得无法形容。
  她于是以身体的荒谬及暴烈来传达,一声又一声无声地惨叫。
  没人听见。没人。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xiamolly @ 2006-02-15 17:10 评论(0)
 
2006-2-9 星期四(Thursday) 晴
  在一个非常宁静而美丽的小城,有一对非常恩爱的恋人,他们每天都去海边看日出,晚上去海边送夕阳,每个见过他们的人都向他们投来羡慕的目光。
  
    可是有一天,在一场车祸中,女孩不幸受了重伤,她静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几天几夜都没有醒过来。白天,男孩就守在床前不停地呼唤毫无知觉的恋人;晚上,他就跑到小城的教堂里向上帝祷告,他已经哭干了眼泪。
  
    一个月过去了,女孩仍然昏睡着,而男孩早已憔悴不堪了,但他仍苦苦地支撑着。终于有一天,上帝被这个痴情的男孩感动了。于是他决定给这个执着的男孩一个例外。上帝问他:“你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交换吗?”男孩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上帝说:“那好吧,我可以让你的恋人很快醒过来,但你要答应化作三年的蜻蜓,你愿意吗?”男孩听了,还是坚定地回答道:“我愿意!”
  
    天亮了,男孩已经变成了一只漂亮的蜻蜓,他告别了上帝便匆匆地飞到了医院。女孩真的醒了,而且她还在跟身旁的一位医生交谈着什么,可惜他听不到。
  
    几天后,女孩便康复出院了,但是她并不快乐。她四处打听着男孩的下落,但没有人知道男孩究竟去了哪里。女孩整天不停地寻找着,然而早已化身成蜻蜓的男孩却无时无刻不围绕在她身边,只是他不会呼喊,不会拥抱,他只能默默地承受着她的视而不见。夏天过去了,秋天的凉风吹落了树叶,蜻蜓不得不离开这里。于是他最后一次飞落在女孩的肩上。他想用自己的翅膀抚摸她的脸,用细小的嘴来亲吻她的额头,然而他弱小的身体还是不足以被她发现。
  
    转眼间,春天来了,蜻蜓迫不及待地飞回来寻找自己的恋人。然而,她那熟悉的身影旁站着一个高大而英俊的男人,那一刹那,蜻蜓几乎快从半空中坠落下来。人们讲起车祸后女孩病得多么的严重,描述着那名男医生有多么的善良、可爱,还描述着他们的爱情有多么的理所当然,当然也描述了女孩已经快乐如从前。
  
    蜻蜓伤心极了,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他常常会看到那个男人带着自己的恋人在海边看日出,晚上又在海边看日落,而他自己除了偶尔能停落在她的肩上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这一年的夏天特别长,蜻蜓每天痛苦地低飞着,他已经没有勇气接近自己昔日的恋人。她和那男人之间的喃喃细语,他和她快乐的笑声,都令他窒息。
  
    第三年的夏天,蜻蜓已不再常常去看望自己的恋人了。她的肩被男医生轻拥着,脸被男医生轻轻地吻着,根本没有时间去留意一只伤心的蜻蜓,更没有心情去怀念过去。
  
    上帝约定的三年期限很快就要到了。就在最后一天,蜻蜓昔日的恋人跟那个男医生举行了婚礼。
  
    蜻蜓悄悄地飞进教堂,落在上帝的肩膀上,他听到下面的恋人对上帝发誓说:我愿意!他看着那个男医生把戒指戴到昔日恋人的手上,然后看着他们甜蜜地亲吻着。蜻蜓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上帝叹息着:“你后悔了吗?”蜻蜓擦干了眼泪:“没有!”上帝又带着一丝愉悦说:“那么,明天你就可以变回你自己了。”蜻蜓摇了摇头:“就让我做一辈子蜻蜓吧……”
  
    有些缘分是注定要失去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好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但拥有一个人就一定要好好去爱他。你的肩上有蜻蜓吗?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xiamolly @ 2006-02-09 20:04 评论(0)
  页码:1/-24  

本站域名:http://xiamolly.blog.tianya.cn/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吴门试笔]三 段 锦(2006-4-1)
[心情手记]痛(2006-2-15)
[心情手记]你的肩上有蜻蜓吗?(2006-2-9)
 


访问计数:2058


chh0309 普通成员
xiamolly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