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语沉吟,但为悦己
虫语沉吟,但为悦己
夏虫的低唱,在没有边际的冬天
<< 2020 十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夏窗读书杂感 (9)
·吟风弄月 (12)
·石头记梦 (1)
·文化杂谈 (5)
·银灯小照 (2)
·情花之毒 (18)
·弹啸江山 (1)
·风雨怀萱 (7)

·清明回乡几章(2007-6-28)
·这样的收稍——悼陈晓旭(2007-5-18)
·如果有电视奇迹(2007-5-9)
·通往天国的电话(2007-5-9)
·纯真年代(2007-5-8)
·只是当时已惘然——那个时代的故事之倾城(2007-3-22)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木棉(2007-3-22)
·闲书偶记之《退步集》(2007-3-22)
更多>>>

·在一个恰当的时节,在一个恰当的地方,黛玉...(2015-6-8)
·  又过了这么多年...(2011-11-16)
·绿色豆汁里有生活的底味,也有心灵的蕴藉—...(2010-8-4)
·文章看至一半,已心酸落泪-——生命不在长...(2010-8-4)
·再也回不去了,是吗?...(2010-2-24)

·川中醒人,唐诗生活
·羽戈从黄昏起飞
·王怡的麦克风
·风月帮执法长老
·玛特写字的地方
·雍容暇豫,娱志方外
·姓梁的天海楼随笔
·钢筋水泥森林里的斧头(十年砍柴)
·往事知多少的懒屋
·西西里邮差
·小杨Tassadar 的 第二天堂
·海炎的摆渡生涯
·玛特之木卫二

访问计数:237482
鸿村 普通成员
邮差100 普通成员
kylim 普通成员
夏虫语冰钦 管 理 员



 
清明回乡几章
2007-6-28 星期四(Thursday) 晴
清明回乡几章
细雨如烟返故津,杜鹃黄桷欲伤神
积霜不觉三千丈,别泪惊留二十春
年少弦歌皆变徵,日前天气再休询
无言山外长江水,流过城楼旧与新

湿衣犹似当年事,对面楼高不识余
晓市椒香常入梦,夜灯散曲已唏嘘
镜台新染秋霜重,笔墨难如月色舒
江水亦无涌岸急,闻说坎坎未稍徐

外祖下葬
遍寻丛冢小松前,相对新碑竟漠然
玉盒今朝终隔世,纸钱他国可供田
奈何桥侧无由问,春梦酣时未魂牵
辜负月华都十万,一杯浊酒告谁边

扫家慈墓
山城时雨淬佛香,红烛缁衣扫墓凉
铭字樽前无一语,烟云林外有千江
倚罗金屋非归处,遗梦今生只此方
二十年来多少事,不堪回首冷心肠
......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6-28 12:08 评论(5)
 


 
这样的收稍——悼陈晓旭
2007-5-18 星期五(Friday) 晴
这样的收稍——悼陈晓旭
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这是妹妹的唱词。在永远见不到的曹雪芹笔下,妹妹魂归离恨天时,场景定极凄惨。但是在书外,有曹公怜她;百载之下,还有千千万万的读者怜她。
然而妹妹毕竟是太虚幻境中人,多少怜惜也不到三生石畔;三生石畔,她也只取一人的甘露。
陈晓旭不同。尽管我们心目中常常混淆了她与林妹妹。她是活生生在与我们一样的布景下存在的人。纵然我们可以懂得妹妹,但不能懂她。她是否幸福,她是否遇过自己的宝哥哥,在繁华尘世,她究竟追求什么?她又究竟得到了什么?纵然商场如战场而她是胜者为王,那疏淡如水的眼神还是说明,她是那一个异乡人。只有大观园才安得下她的性灵么?她的朋友,也还是大观园中的姐妹。大观园外,便只得那些爱着妹妹的人给她并不能解的怜惜。亦幻亦真。
18岁进入剧组,如同普通人上大学,不同的是,她上的那一所恰恰是世难容的学院。满纸荒唐言,对一个少女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有怎样决定性影响?并非她一个如此。只不过,人心的敏感度不同,有迎春的逆来顺受,也有鸳鸯的誓死不从。
晓旭,想必也挣扎过,也妥协......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5-18 11:55 评论(5)
 


 
如果有电视奇迹
2007-5-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如果有电视奇迹

是一部二流的TVB剧集,我却泪湿。分开多年的一对母子,儿子终于决定要联络母亲,发邮件让母亲告诉他儿时曾承诺讲述的叮当故事结局。而母亲说:我好高兴终于有机会兑现承诺。大雄致力科学研究,终于发明了让叮当重新运作的电池,叮当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我好挂念你!
 我好挂念你。二十年,我一直想说,便是这一句。
这么多年来,我不知想象过多少次,如果母亲忽然回到我身边,我会怎样?
当年家母离世,初初我便强迫自己相信,她不过象从前一样,出一个长长长长的远差。心理学上,这叫“抽离”。做到极致,便是精神分裂。然而,我终究还是个正常人。
后来,我便又想,因为某种原因,她不得不离开;可是,总有一天,她会回来。我永远等着,不放弃、不绝望。
早些年里,我一直毫不犹豫地认为,我——绝不会象那些肥皂剧中的主角,又是哭又是恨,非要折腾一番才原谅离开的父母。我,没有怨恨,只有狂喜和庆幸。因为经历了失去,才知道拥有的珍贵,而不计较因果和得失。
我常常幻想,母亲忽然出现,带我离开。我们分别时所有的伤痛以及反复发作不断恶化......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5-09 12:33 评论(6)
 


 
通往天国的电话
2007-5-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通往天国的电话

新年里,望着桌上的电话机,我想,该拨哪一个号码才能找到妈妈给她拜年呢?
然而我知,这世上,是没有这样一个号码存在的。
当年我家亦有电话,80年代初期,可是教养极严的我,从未觉得优越,也未想过要动用这个父母工作需要的电话。细想来,我,竟从未与妈妈通过电话。更别提,短信,EMAIL,MSN了。
如果她还在,于这些大概比我还要熟练。她是那样肯学习进步绝不放松自己的的人。我却懒得多,对一切都提不起意趣来。这里的原因太多,然而,原因归原因,我终究是辜负她的了。
但,打哪个电话我才能给她拜年呢?哪怕是简短的问候以及承认我所有的错误和懒惰?
除夕晚十点,经过六榕寺,已有许多人在门前排队,他们也都是想找到那个电话号码么?
这世间有许多人,向不懂得珍惜所有的,而为了一粥一饭争执,茶杯里的风波最是毁人不倦。他们,大概也是手中拜年的电话太多打不过来了吧。
当年,有时候,只有我同不会做饭的妈妈在家,是暑天,她便日日煮稀饭,炒她唯一会的榨菜肉丝。后来的许多年里,我尽在节日或非节日里鲍参翅肚的吃着,可是......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5-09 12:32 评论(2)
 


 
纯真年代
2007-5-8 星期二(Tuesday) 晴
纯真年代

架上的书,显得很新,买了之后,我并没有读过。翻开来,仔细看,才能发现微微的折痕,是借给朋友的遗留物。
我借过许多书给这位朋友。从生涩的《存在与自由》到媚俗的《廊桥遗梦》。他是守信之人,总是很快归还,有来有往,所以愿意借书给他。只除了《纯真年代》,也许忘了,一直没还给我。
我们常常讨论书中的内容,只有这本书,朋友从不提起。我也不问。不知道朋友到底看了没有。
后来,我出国念书。临走前,到底还是没有见他一面。
等我回来,什么都不同了。他不再向我借书,我也不再借书给任何人。
过了好久,朋友说好还给我这书,和其他一些书信。我接过手,漠然地说声再见,昂然地走开。
可是,我又到窗前,想看看朋友离开的身影。是楼层太高,还是我视线太模糊?只有一轮正午的太阳。
书,回到新书架上。很多年里都不曾打开过封面。
似乎,借出时,书里还有书签,我在上面写了些字;书签不见了,年深月久,我写过什么,也不记得。倒是当初借书的情景,历历在目。
“最近无聊得很,你书多,找本来看看。”朋友说。我顺手抽出......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5-08 16:46 评论(8)
 


 
只是当时已惘然——那个时代的故事之倾城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只是当时已惘然——那个时代的故事之倾城

如果不是那样一个疯狂的时代,他们一生或许就只停留在一个微笑里。

认识他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小到如同秀兰邓波儿般的天真无邪。每一个少女的青春总要由某一个异性来唤醒。而唤醒她的,是他的微笑。直到许多年以后,她还常常在屏幕上或人群中发现相似的笑容,象一道冰冰凉凉的刀锋,划过已经结痂的心脏。她是他最好的学生,后来,也是他最器重最钟爱的学生。他教的那门课,在整个学生时代,都是她成绩最好的功课,虽然,她一点也不喜欢那些枯燥的定理。那年,她十二岁。
你这个小精灵。他曾经这样说,对不交作业却考满分她叹气。许多年后,她读到《洛丽塔》,惊觉那些相似的心理,却又惊觉如此相异的场景。如初开百合花般纯净的她,甚至还没有意识到春天的来临,只是喜欢这个最年轻的老师那温和而鼓励的微笑;而他,更是从一开始便森然藩篱,不想亦是真的不曾想过一越雷池。
他的妻,足以让朋友羡慕的美丽、贤惠。每到黄昏,他们常相携在江边漫步,看对岸隐约满山的杜鹃,如火如荼。虽然他只有一间斗室,然而亦是他的全部世界。他对生活无所奢求,如果......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12 评论(9)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木棉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木棉

门前的木棉正在怒放,真是“四厢花影怒如潮”。除了木棉,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花木能够这样奔放不羁。
我回头,正好看见刚刚进门的宏。他轻轻一笑,有些腼腆。于我,却如电光火石。《时光倒流七十年》里,简西摩目光如梦地说:是你吗?是你吗?而我知道,是他。
我们在同一个项目组工作,每天有十几个小时在一起,从清晨到夜深。宏会帮我做那些他认为吃力或危险的事,不发一言,而我也同样沉默,却分外默契。工地上也有几株木棉。休息的时候,我们并坐在木棉树下。有花朵慢慢旋转着落下,有时在我发上,有时在他膝头。
木棉花过着双重生活:枝头的还在开放,树下的,虽然红颜依旧,却终究凋零。而我,也陷入相似的情境。早上,送我上班是景;晚上,最后一个道别的是宏。我变得喜怒无常,时而莫名其妙落泪,时而又高兴得象个孩子。爱和被爱都是体力劳动,远胜于工地上的劳作。
也许我就是从那时开始衰老。我等着每一朵木棉从初开到凋谢,我数着满树红花一天又一天。直到盛夏的台风来临,摧毁了最后一朵芳菲,我也没有等到宏对我说那一句。
工程结束的那天,......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10 评论(1)
 


 
闲书偶记之《退步集》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闲书偶记之《退步集》

近来始读《退步集》。画我是不懂的,上过几堂课知道几个术语,其实比不知道还危险。陈丹青的绘画水平与艺术理论如何,我一概不知。可是他的文字端的是好。善于吹毛求疵之辈当然也能找到毛病,比如模仿痕迹、文白夹杂、下江口音等等。但是,十全十美的作家与作品,真有人见过么?透过陈丹青的文字依稀可见许多熟悉的背影,单是这个原因我就会喜欢。何况,除了语言本身,更为佩服的是他的见识。许多人徒有运笔挥毫的上等技巧,涂抹出来的不过腐朽平庸自恋。难得一个学画的人对世情看得如此睿智透彻,更难得的是他徐徐道来恰倒好处的分寸。单凭这份拿捏分寸的本事,陈丹青就完全可以被称作“杰出”的散文家。我自己也写写弄弄,所以明白这分寸的难度,往往控制不住自己,沉溺于煽情或刻薄。年轻时,觉得非要极端、尖锐才是个性;现在知道真正的个性必定要建立在成熟的独立思考之上,表面却完全可能温文。“中庸”并非无原则的妥协,而是源于自信的游刃有余。
《退步集》是临床读物,聊附风雅而已;这几日来花时间正经拜读的却是另一本:《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读本》——想必人在天涯的读者不止我一个。为了完成作......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09 评论(0)
 


 
西风吹起号角——洋人趣事二三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西风吹起号角——洋人趣事二三

据说,这是“全球化”的时代。全球化的意思,似乎包罗万象,无坚不摧、无孔不入。我有幸赶上了这个全球化的浪潮,在社交生活里也拉了一把“全球化”的虎皮。虽说都是人类,然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中国人看外国鬼子,大概跟“洋人看京戏”差不多吧?

一、大鼻子情圣
七十年代早期,毛主席划了四个圈,父母工作的企业有幸入围,引进了西方技术,那个长江边的荒凉之地因此涌入了许多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对于当时的国人,他们是新鲜事物;对于这些初次踏足红色中国的洋人来说,眼前的一切又何尝不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那个时候,老外对中国的感情还不错,时间长了,许多中国人也与他们交上了朋友——在严格的外事纪律允许的范围内。我母亲便是其中一个。
她最好的朋友是个瘦瘦的法国工程师安祖,大概30岁左右,淡黄的头发,腼腆的笑容。他的妻子身段很高,丰腴、性感,什么模样记不得了,只记得她有一件赫本式的无领无袖连衣裙,让幼小的我也知道眼馋。
法国人好美食,安祖夫妻也不例外。喜欢中国菜,却没有通常欧美人士的那么多忌讳。他们常来我家品......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07 评论(0)
 


 
失忆症还要持续多久
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失忆症还要持续多久——孩子离去两个月了…

有这样两组信息。第一组只是些数字:
1994年新疆克拉玛衣火灾事故死亡300多人。
1996年江西一所小学厕所倒塌死亡28人。
2000年3月27日吉林省扶余县万发乡中学发生火灾, 4名学生被烧死,重伤者12名,大火还烧毁了12间校舍。
2001年南昌八一幼儿园火灾事故死亡11人。
2002年9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盟丰镇市二中楼梯护栏断裂,21人死亡,48人受伤。
2003年1月5日,陕西省宝鸡县虢镇初级中学放学时发生拥挤踩踏事故,3名学生死亡,6名学生重伤,13名学生轻伤。
2004年3 月 25 日,安徽省太和县坟台中学和坟台小学联合举办法制报告会,厕所墙体倒塌,致使 1 名学生死亡,1名学生被砸伤。
2005年3月8日,山东省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小神童"幼儿园园车超载运送师生,车辆起火造成12名儿童死亡、5人受伤(4名儿童及随车教师)。
2005年6月10日,黑龙江省宁安沙兰镇小学因“洪灾”死亡人数最终确定为117人,其中学生为105人。
......
# posted by 夏虫语冰钦 @ 2007-03-22 16:06 评论(0)
 

  页码:1/-19     本站域名:http://xiachongYBQ.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