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以不永伤的角落

维以不永伤的角落
wybys.blog.tianya.cn
维以不永伤的空间

博客信息
博主:wybys 
博客日历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评论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496 次
  • 日志: -243篇
  • 评论: 0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7-4-4
博客成员



漫长的等待——清新长篇爱情小说(连载)
2007-8-21 星期二(Tuesday) 晴
林默和她是在一次糟糕的生日聚会上认识的,这个聚会如同其他聚会一样喧闹,俗套的许愿和不标准的英文生日歌则是生日聚会特有的注脚。他感到有些恶心,因为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支离破碎的蛋糕在空中纷飞,他躲闪着走到了这个屋子的角落,靠在奶白色的墙上。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角落的第一个占领者并不是他,而是一个清秀的短发女孩。林默站在那里很久,实在闲着没事,只好掏出手机,开始玩贪吃蛇,虽然这个游戏同这个聚会一样无聊,但是作为他手机上唯一的游戏,这是唯一消遣的方式。

林默的技术并不好,贪吃蛇三番两次的撞在了墙上,他有些懊恼,余光却扫向旁边的那个女孩,当他发现那个女孩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玩游戏时,在游戏连连失利下,他想,应该说点什么。

“这个游戏很好玩吧”,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开始懊悔,蹩脚的搭讪并不能增加他在那个女孩心中的好印象。果然,一句具有挑衅味道的话让他觉得这个女孩是否真像看上去那么文静:“可惜你水平不行。”

他想出了一条妙计,开始自恋的佩服自己的头脑。他把自己手机调成静音,然后转向那个女孩:“你手机上有什么游戏?”很自然,那个女孩拿出了手机,然后开始边玩边讲解自己手中的各个游戏。

在看到那个女孩的手机时,林默才知道自己已经落后时代了,他要求的手机功能只在于能打电话,能发短信,起到一个正常的手机都能起到的作用,而这个女孩子的手机显然比自己高级许多,而游戏的画面也精致许多,同样的贪吃蛇,他的手机上可以更明显看出是些小方块的组合,而她的手机上则是一条蛇在寻找下一个目标。手机档次明显的差别,让他开始怀疑是否有继续这个计划的必要。他想表现出自己的大度,但是话语中并不拥有这些:“你的贪吃蛇比我的简单多了。”接着,他就得到了他想要的,但是华丽画面的贪吃蛇并不像他口中说的简单多少,笨拙的手让这条蛇一命呜呼。刚开始,她还有些兴致的看着他玩,但是接下来就发现这个男孩和其他男孩一样都喜欢在女孩子面前逞能,只是他并没有这样的能耐,可笑的逞能变成了可耻的说谎,于是,她把目光从游戏中解脱出来,投向了那些热闹的人群。

林默当然不知道那个女孩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目标一步步即将达成了,在那个女孩目光移开的那一小会,他娴熟的拨下了那一串熟悉的数字,然后删除了这段记录。他嘘了一口气,转过头时,却正好发现那个女孩又看着他。他装着轻松的口气想化解这一段尴尬:“其实贪吃蛇也不那么简单。”他希望那个女孩并没有发现他的一系列动作,只是对那个女孩表示微笑。其实他的做法糟糕透了,那个女孩开玩笑说:“你还不想还我手机吗?”在一脸尴尬的把手机还给她,他觉得自己的脸都红了,他巴不得这该死的聚会能早一点结束。突然,从对面扔来一块蛋糕,目标很明确,就是他们两个人。但是还在傻想的林默,却不能及时反应过来,他躲避不及,蛋糕结结实实得砸在他的脸上,而奶油则溅了一身都是。对面一阵欢呼,欢呼雀跃像在庆祝一次伟大的胜利。“巧克力味的,”林默掩饰自己的糗态,一边说一边抹去脸上的奶油,“我蛮喜欢这味道的。”

屋子里面的人们依旧在喧闹着,似乎整个人群都疯狂了。一个男的激动地窜上了沙发,抢过旁边女人手中的麦克风,歇斯底里地吼着歌,一首慢节奏的情歌就这样毁在他的声嘶力竭下。而远处则不停传来女人们的傻笑和哭泣声。

女孩有些厌倦这喧闹的气氛,提出自己要走,远处似乎是她的朋友,她和她们说自己要先走了,但是音响的轰响早已淹没了她的声音。她摇摇头,向门口走去。他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对那个女孩说:“你去哪?我也正要走呢。”在女孩说出一个地名以后,他马上就接着说:“哦,我们顺路,一起走吧。”女孩并没有表示,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于是他厚着脸皮,和女孩一起走了出去。

其实,在女孩没有说出她的目的地之前,林默已经想好怎样回答了,只是这次不凑巧,他住在这个城市的东边,而那个女孩则要往西边而去。不过,没事,他想,他已经准备好到了那里,再坐车回家。

起初,沉默的两个人是尴尬的,他觉得还是应该鼓起男子汉的勇气,来打破这种气氛。

“今天的聚会怎么样?”其实他问这个问题之前已经知道了答案。

“没什么意思,同事的生日,不得不参加”

“哦,其实我和过生日的人也不熟,只是认识了几个月而已。”他昧着良心把认识几年的好朋友说成了只有几个月。

路其实并不远,大概也只有几站的车程,他觉得这么短的时间无法表现出自己的才能,他并不幽默,也不是能言善谈的人。但是,在这短短的路途中,他还是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她和他是同一个高中毕业的,只不过他高中默默无闻,而她比他小一届,两人自然不认识。

其实他只擅长文学之类的,其他一概都不擅长,就如同游戏一样。所以,他在想的只是话题选择中国文学还是外国文学,因此他还在犹豫到底和她讲女人喜欢的作家,在未决定是讲安妮宝贝还是杜拉斯时,那个女孩已经到了目的地。

你叫什么名字,这句话只在林默的心里喊了一遍,之后他只能和那个女孩挥手说再见。林默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她的性格,只知道她的电话号码。

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他已经在构思第一条短信的内容了。

你今天看上去真漂亮。

刚编辑到这里就清空了,虽然这条短信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但还是过于直接,只会让他像一个色狼。他需要的是委婉一点。

到家了吗?我是你的朋友。

他觉得这条短信是最适合的,既表达了对她的关切,又足够委婉。于是,他将这条短信发了出去。但是他紧接着就发现这条短信过于简单。他本想再发一条,直接告诉她自己是谁,但还是犹豫了,因为,过于急切的短信,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

在这个城市的东边,兴奋的林默将手机紧紧握在手里,等待着短信的到来。五分钟后,手机依然没有反应,十分钟,手机震动了,林默迫不及待的查看短信,却不过是一条移动10086的短信。十五分钟,他有些踟躇不定,重新翻看已发短信。二十分钟,手机被他捂得有些发热,但是,他还是没有勇气拨打那个号码。半个小时过去了,林默把手机丢到了桌上,疲惫的他躺在床上,有些昏昏欲睡。

而在这时,手机再一次震动了。



未完待续


>>引用社区地址
wybys 发表于 2007-08-21 16:50 分类:未分类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210 | 评论: 0
漫长的等待
2007-8-20 星期一(Monday) 晴
他和她是在一次糟糕的生日聚会上认识的,这个聚会如同其他聚会一样喧闹,俗套的许愿和不标准的英文生日歌则是生日聚会特有的注脚。他感到有些恶心,因为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蛋糕在空中四处纷飞,他躲闪着走到了这个屋子的角落,靠在墙上。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角落的第一个占领者并不是他,而是一个清秀的短发女孩。他站在那里很久,实在闲着没事,只好掏出手机,开始玩贪吃蛇,虽然这个游戏同这个聚会一样无聊,但是作为他手机上唯一的游戏,这是唯一消遣的方式。

他的技术并不好,贪吃蛇三番两次的撞在了墙上,他有些懊恼,余光却扫向旁边的那个女孩,当他发现那个女孩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玩游戏时,在游戏连连失利下,他想,应该说点什么。
“这个游戏很好玩吧”,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开始懊悔,蹩脚的搭讪并不能增加他在那个女孩心中的印象。果然,一句具有挑衅味道的话让他觉得这个女孩是否像看上去那么文静:“可惜你水平不行。”

他想出了一条妙计,开始自恋的佩服自己的头脑。他把自己手机调成静音,然后转向那个女孩:“你手机上有什么游戏?”很自然,那个女孩拿出了手机,然后开始边玩边讲解自己手中的各个游戏。

在看到那个女孩的手机时,他才知道自己已经落后时代了,他要求的手机功能只在于能打电话,能发短信,起到一个正常的手机都能起到的作用,而这个女孩子的手机显然比自己高级许多,而游戏的画面也精致许多,同样的贪吃蛇,他的手机上可以更明显看出是些小方块的组合,而她的手机上则是一条蛇在寻找下一个目标。手机档次明显的差别,让他开始怀疑是否有继续这个计划的必要。他想表现出自己的大度,但是话语中并不拥有这些:“你的贪吃蛇比我的简单多了。”接着,他就得到了他想要的,但是华丽画面的贪吃蛇并不像他口中说的简单多少,笨拙的手让这条蛇一命呜呼。刚开始,她还有些兴致的看着他玩,但是接下来就发现这个男孩和其他男孩一样都喜欢在女孩子面前逞能,只是他并没有这样的能耐,可笑的逞能变成了可耻的说谎,于是,她把目光从游戏中解脱出来,投向了那些热闹的人群。

他当然不知道那个女孩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目标一步步即将达成了,在那个女孩目光移开的那一小会,他娴熟的拨下了那一串熟悉的数字,然后删除了这段记录。他嘘了一口气,转过头时,却正好发现那个女孩又看着他。他装着轻松的口气想化解这一段尴尬:“其实贪吃蛇也不那么简单。”他希望那个女孩并没有发现他的一系列动作,只是对那个女孩表示微笑。其实他的做法糟糕透了,那个女孩开玩笑得说:“你还不想还我手机吗?”在一脸尴尬的把手机还给她,他觉得自己的脸都红了,他巴不得这该死的聚会能早一点结束。突然,从对面扔来一块蛋糕,目标很明确,他们两个人,但是还在傻想的他,却不能及时反应过来,蛋糕结结实实得砸在他的脸上,而奶油则溅了一身都是。对面一阵欢呼,欢呼雀跃像在庆祝一次伟大的胜利

女孩有些厌倦这喧闹的气氛,提出自己要走,远处似乎是她的朋友,她和她们说自己要先走了,但是音响的轰响早已淹没了她的声音。她摇摇头,向门口走去。他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对那个女孩说:“你去哪?我也正要走呢。”在女孩说出一个地名以后,他马上就接着说:“哦,我们顺路,一起走吧。”女孩并没有表示,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于是他厚着脸皮,和女孩一起走了出去。

其实,在女孩没有说出她的目的地之前,他已经想好这样回答了,只是这次不凑巧,他住在这个城市的东边,而那个女孩则要往西边而去。不过,没事,他想,他已经准备好到了那里,再坐车回家。

起初,沉默的两个人是尴尬的,他觉得还是应该鼓起男子汉的勇气,来打破这种气氛。

“今天的聚会怎么样?”其实他问这个问题之前已经知道了答案。

“没什么意思,同事的生日,不得不参加”

“哦,其实我和过生日的人也不熟,只是认识了几个月而已。”他昧着良心把认识几年的好朋友说成了只有几个月。

路其实并不远,大概也只有几站的车程,他觉得这么短的时间无法表现出自己的才能,他并不幽默,也不是能言善谈的人。但是,在这短短的路途中,他还是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她和他是同一个高中毕业的,只不过他高中默默无闻,而她比他小一届,两人自然不认识。

其实他只擅长文学之类的,其他一概都不擅长,就如同游戏一样。所以,他在想的只是话题选择中国文学还是外国文学,因此他还在犹豫到底和她讲安妮宝贝还是杜拉斯。然而,当他没有决定好时,那个女孩已经到了目的地了。

他只能和那个女孩挥手说再见,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幸好,他的小聪明让他知道了她的电话。

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他已经在构思第一条短信的内容了。

你今天看上去真漂亮。

刚编辑到这里就清空了,虽然这条短信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但还是过于直接,只会让他像一个色狼。他需要的是委婉一点。

到家了吗?我是你的朋友,收到请回复。

他觉得这条短信是最适合的,既表达了对她的关切,又足够委婉。于是,他将这条短信发了出去。但是他紧接着就发现这条短信过于简单。他本想再发一条,直接告诉她自己是谁,但还是犹豫了,因为,过于急切的短信,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

在这个城市的东边,兴奋的他将手机紧紧握在手里,等待着短信的到来。五分钟后,手机依然没有反应,十分钟,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他迫不及待的去看,却只是一条移动10086的短信。十五分钟,他有些踟躇不定。二十分钟,手机被他捂得有些发热,但是,他还是没有勇气拨打那个号码。

在这个城市的西边,这个女孩收到了一条短信。

到家了吗?我是你的朋友,收到请回复。

奇怪。这个女孩看着这个陌生号码的短信,心想,我从来没有把号码告诉过不认识的人。

女孩把目光停留在报纸上,短信诈骗,报纸上的几个大字触目惊心。女孩仔细看了看内容,原来,现在回复一些陌生短信会直接扣钱。

女孩叹了口气,庆幸自己刚刚看到报纸的消息,删除了这条短信。

而那个在城市东边的男孩,仍在继续等待。

>>引用社区地址
wybys 发表于 2007-08-20 17:00 分类:未分类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210 | 评论: 0
窝囊
2007-6-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当大雁从泛白的天空中飞过时,二子正站在村口。村口树立着高大的匾

牌,大概已经有一千多年了,原本鲜艳的红色已经褪去,只剩下灰色展示着这千

年风风雨雨过后的伤口。二子望望这被大山遮住后不大的天空,叹了口气,到处

是山,看到的除了山还是山,说是靠山吃山,可这荒芜的山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呢。确实,这村里的年轻人能走的都走了,只剩下二子一个。走出村的人大多只

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凭着一副好身板,发了大财衣锦还乡;还有一种是从此再也

没有音讯。二子难以忘记这两种反差,那时邻居石柱从城里回来时,众人那羡慕

的眼神,而帮子再没有回来,他母亲边向别人讲诉边抹老泪的情景,让二子的心

有些疼痛。


直到太阳升得老高时,二子才想到回家,媳妇已经开始埋怨了:“你一早去

哪了?这么早起来也不帮我干点活。”二子张了张嘴没有说些什么。二子脱了鞋

往床上躺,媳妇出去时顺便抛下一句:“和你过日子真是窝囊。”二子虽然知道

这只是她一时的气话,但还是念叨着这些字眼:“窝囊,窝囊……”等他已经把

窝囊重复了几十次以后,开始想出新的话继续下去:“窝囊,真的,我真的窝囊。”

可是外人眼中,二子有一个不窝囊的爹。二子想起了爹,可是这种回忆只是停留

在小时候。二子小时候总是缠着爹不肯睡觉,爹没有办法,只好哼着不成调的歌,

或是把几个故事翻来覆去地讲,才能哄着二子进入梦乡。这一切平淡而快乐的日

子随着爹的失踪结束,据说爹是偷偷瞒着娘出去闯世界,结果是一去不复还,虽

然爹在别人眼中成了英雄,可是娘那时候还是哭得厉害。自从那时起,娘对于闯

这个字眼就变得很敏感,所以二子到现在还留在家中,外人嘴上都常常嘟囔着:

“他爹都出去闯了,他在家倒要他媳妇服侍呢,真窝囊。”虽然窝囊,但对于娘

来说,反而是一种寄托,一种对于晚年的寄托。二子心底里的那种闯劲早已经被

灰尘覆盖了很久,几乎就要尘封起来了,但他还是需要诉说,诉说自己窝囊的原

因,他需要别人知道,他窝囊并不是不敢出去,而是为了自己的娘,而今天他诉说

的欲望达到了顶点,缺少的只是一个倾听者,娘不行,剩下的只是自己的媳妇,

媳妇在嫁到二子家前,还对于二子有很大的期望,以为他年轻力壮,真的能出去

闯一闯,可是日子一过下来,她也和外人一样开始对二子失去了信心,认为他就

是没能耐,窝囊,但日子总要过下去,等她挑起了家里的整个担子,二子的娘甚

至包括二子都对于她由衷的感激。


二子不停地对房间内那盏只有15瓦的灯泡叙说自己的情绪,然后反复地练习

如何不经意间地吐露自己想出去的意愿,接着让媳妇理解自己,这就够了。二子

的媳妇进门的时候,她已经忙完了所有活了,对于还躺在床上的二子只是白了一

眼,她已经习惯了窝囊的二子。二子的计划被打乱了,本来以为媳妇会再骂他一

句窝囊,然后他可以接着说:“真的,我不窝囊。”最后让媳妇静静地听他诉说

自己的苦衷,然而他没料到自己的媳妇干完活,没有心思数落他了,现在他只好

直接开了口,趁媳妇还没出门。他摇晃着脑袋:“真的,我不窝囊。”在探视到

自己的媳妇对此无动于衷后,开始把主题拉到了前面:“我也想出去闯一闯。”

二子的媳妇稍稍动了心,开始坐下来听二子诉说他所谓的原因,

从爹失踪到二子现在的想法,听得一清二楚。二子起初的想法只是让自己的媳妇

理解自己就可以了,但令他措手不及的是媳妇对于二子出去闯十分的支持,二子

试图解释出去闯的困难来让媳妇摆脱这种想法,也好让自己安逸地呆在家里,可

是这失败了。二子的媳妇抑制不住兴奋,对于出去闯做了很多种设想,不外乎如

何赚钱如何找工作之类。在自己的媳妇达到兴奋点时,二子决定泼她一头冷水:

“那娘怎么办?”有能耐的媳妇把这件事包揽下来:“我去讲。”


当二子的媳妇给娘讲起二子要出去闯时,娘已经抹起了老泪了,这么多年都

过去了,可娘还是想起了二子的爹,娘已经看着二子的爹失踪了,要再看着二子

离自己而去,而且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时,这很正常。二子的媳妇等娘平静下来,

把自己的看法一一给娘讲了一遍,最后终结于那一句老话:“与其窝窝囊囊地活

着,不如轰轰烈烈地死。”二子的娘已经抹不出老泪了,无休止的悲痛已经让她

欲哭无泪,或许是为了自己的二子,让他在别人面前能抬得起头,娘点了点头。


第二天,娘和媳妇帮二子把行李弄得整整齐齐,每往里面塞一件东西,就嘱

付二子一句,时间过得很慢,似乎是大家都不愿任时间流逝。终于要上路了,

迈着蹒跚的步子的娘和媳妇送二子到了村口。泛白的天空蒙了一层灰,豆大的

雨点已经将泥土变了颜色,风夹杂着黄土迷住了大家的眼睛,也刺痛着二子的心。

不大的天与那片黄土地连成了一片,让人间的泪消失在云间。


>>引用社区地址
wybys 发表于 2007-06-06 11:11 分类:未分类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233 | 评论: 0

 页码: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