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 It Down!

   Write It Down!

     有人说,人是活在记忆中的动物。而我这个人,小时候浑浑噩噩,长大了呆头呆脑。以前的朋友,见了面半天叫不出名字;以前的事情,头脑中只有模糊的印象。奇怪啊,奇怪!逻辑思维较强的自己,记忆力却怎么这么差呢?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余世维说谎了吗?答案是没有(2006-3-9)
·胡戈讥凯歌(2006-3-6)
·一只飞鸟,掠过我的天空(2006-3-1)
·同事辞职了,只剩我一个男的了。(2006-2-23)
·酸辣粉,久违的味道!(2006-2-19)
更多>>>



访问量:6132
我手写我口 管 理 员



余世维说谎了吗?答案是没有
2006-3-9 星期四(Thursday) 晴

很多人包括一些自称博士海归的人也都跳出来说余世维在说谎,我却不这样认为。
  
这些人之所以说余是个骗子,主要是抓住余的诺瓦大学是野鸡大学这一点不放。这些人的逻辑是:诺瓦大学是野鸡大学,而余说自己是诺瓦大学的毕业生,由此推出余是个骗子。这是什么逻辑呢?照这个逻辑,如果锦涛同志不幸是某某职业技术学院而不是清华的毕业生,那么某某年成中国一把手了,然后说自己的母校是某某职业技术学院就是骗子了?!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余说自己是诺瓦大学的毕业生正好说明他是多么的诚实!他并没有否认自己是一个野鸡大学的毕业生!那么,在什么情况下,余世维才是骗子呢?如果他的母校是诺瓦大学,而他却故意说成是哈佛,说成是麻省理工,又或者干脆隐瞒,那才叫骗子!
  
又有人说余世维在搞培训的时候使用了诺瓦大学公共决策博士这个称谓,迷惑了广大朴实的老百姓,而余利用了这种迷惑。我只能说,事后大呼上当的人只能怪自己无知,因为余并没有声明自己的母校是野鸡大学的义务,判断诺瓦大学是个什么大学,需要自己去调查!举个自己的例子:当年,我报考大学的时候一心想上传说中的中国科大,看见一个叫北......

 

# posted by 我手写我口 @ 2006-03-09 22:52 评论(0)

胡戈讥凯歌
2006-3-6 星期一(Monday) 阴

锦涛三年,凯歌作《无极》,国人哂之。四年,胡戈作《馒头》讥之以贺岁,布之于网,人人得而观之,于是百姓乐。凯歌以为谤,怒,告戈于公堂,戈不以为然。天下谈士闻之,怒而聚天涯群起攻歌,于是“为人不可凯歌甚!”渐传于天下。或谏歌勿弗民意,弗听。事愈烈。

吾闻之,曰:初,凯歌告戈,必不料事至如斯。今骑虎难下矣!......

 

# posted by 我手写我口 @ 2006-03-06 08:58 评论(0)

一只飞鸟,掠过我的天空
2006-3-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一只飞鸟
掠过我的天空
发现
这个城市
还有活物

七个摆POSE的野马,
那叫壁画;
一只饮水的白鹤,
那叫雕塑;
一群无聊至极的奔牛,
那叫电影;
一只会说话的懒猫,
那叫电视;

如果是一头猪
那叫超市
在那里
猪们走进坟墓

那只飞鸟
掠过我的天空
我希望
它
不叫夜市



......

 

# posted by 我手写我口 @ 2006-03-01 18:46 评论(0)

同事辞职了,只剩我一个男的了。
2006-2-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同事前天辞职了,去了一家新的公司。剩下的人里,即使算上老板,也只有我一个男的。忽然觉得很孤单。辞职那天打电话给他,想帮他搬一下家,再一起吃顿饭,算是散伙吧。没想到电话那头说已经帮到罗湖去了。我想来日方长,周末再聚也不迟。今天MSN上他突然问我去北京工作好不好?你又想跳?公司派我去北京了,今天的机票。无语...在一起工作有近一年时间了,居然突然就辞了职,突然就去了远方,连饯行都没有。他是个经历简单的人,毕业出来先在一个高中里教了两年化学,之后就来了这个公司。书生气很重,思想也比较僵,其实不太适合做外贸这个行业。而在这个公司的事实也证明如此,于是很郁闷,过年前就急着跳了。这个呆子好歹让我说服拿了年终奖再走不迟。过了年,还没工作两周,就悄无声息地走了,甚至都不和我们打一声招呼,唉,书呆子就是书呆子。他智商是不错的,情商就稍差一些。现在他要去做采购,而和人打交道非他所长,真有些替他担心。但愿担心是多余的。
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八年前我还是一个刚去北京上学连火车都没看过乡巴佬,去年还在河南天天以面当饭,现在就到了这个从不下雪的特区。以前的同学啊,同事啊好像越来越在记忆中模......

 

# posted by 我手写我口 @ 2006-02-23 22:08 评论(0)

酸辣粉,久违的味道!
2006-2-19 星期日(Sunday) 晴

今天去南山书城买书,回来的时候,被一阵奇怪的香味吸引。循着香味,找到了这家熟食店。这是一家很小的店铺,进门照例是一个大的玻璃柜台,里面放着各色熟食,鸡脖鸭脖鸡翅膀...一看那鸭板的颜色,就知道是煌上煌的。据说,这煌上煌全部是从南昌空运来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虽然时有禽流感的报道,但是似乎熟食店的生意并没有冷清很多。每到晚上六七点,柜台前还是挤满了人。

柜台旁边的地方仅容一人进出,后面很是拥挤,只能放下两个长条桌子供顾客坐食。做酸辣粉的行当,便只好放在外面的人行道上了。我被那种奇怪的香味一冲,唾液便不由自主地分泌多了一些。店员见我的样子,马上就迎了上来,笑容可掬地问我“想要点什么?”。当时,那两个不大的长条桌子已经坐上了六七个食客,而我最不喜欢和人挤在一起吃饭。但是,那位店员亲切的笑容让我动了心,当然更让我动心的是种酸辣粉特有的香味。于是坐下,没过几分钟,热气腾腾的酸辣粉就端了上来。啊,还是那种酸酸辣辣呛人喉咙让人忍不住要咳嗽的味道!

上一次吃酸辣粉是什么时候了?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总之应该是在毕业前买的应该是学校农贸市场那家小店的酸辣粉。那......

 

# posted by 我手写我口 @ 2006-02-19 16:50 评论(0)

  页码:1/-24  

本站域名:http://wsxwk.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