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会

博客日历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博客信息

博主:三记小白 

博客登录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访问:1042547 次

今日访问:13次

日志: 137篇

评论: 466 个

留言: 6 个

建站时间: 2004-7-26

博客成员

溪隶 高级成员

三记小白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3 13:31

角旗杆射手
2019-10-24 18:20

小奋青滤pe
2019-10-18 15:14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3 13:48

本站域名:
http://white_blue.blog.tianya.cn/

time is goobye

三记小白 发表于 2009-12-02 00:37 | 正常 |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听说绿洲那边新开了一个游乐园。”S把最后一口米饭送进嘴里,有些含糊的说。
  “哦,那等收拾好了去看看。”L清理着桌上的碗筷,有一搭没一搭的。
  例行的饭后散步S和L两个人去了和以往相反的方向。
  L觉得很惊奇。
  每天都会从绿洲转车回家,一直以为那不过是块城市绿地而已,没想到已经被盖了游乐园。
  游乐园并不热闹,来玩的都是附近的居民,带着玩心重的孩子们,吃过晚饭,趁了夜色遛达一下。
  平时俗气的要命的花花绿绿的彩灯在夜幕下并不让人讨厌,反而带着璀璨的光芒;中古的项目也亲切的很,心中想跃跃欲试。
  “我们也去玩。”L扯扯S。
  秋千,碰碰车、旋转飞机……2个人兴致勃勃的把从小游乐园就有的项目挨个温习了一遍,好像还有点不太过瘾。
  “要不要试试那个?”S微笑的问。
  看着高高荡起,底盘五角星闪闪发亮的飞轮,L有些迟疑,他恐高的,S不是不知道。
  “有我在,只是稍微高一点,没有关系哦。”
  果然他还是记得的。
  L低头看着穿白球鞋的脚尖,鞋底反复摩擦着地面,像翘翘板两头站了小人在玩抛球游戏。
  S也不着急,跑到一旁的小卖店里买了一些零食,又拉着L在路边的贩卖小摊上买了个公仔,公仔看起来呆呆的,还被加工厂安上了一副黑框眼镜,因为做工不好,脑袋有点歪掉的朝他们傻笑。
  L决定还是试一下。
  尽管轮盘最高的地方能让人在空中完全倒过来,这简直超出了他的极限。
  帮L把护具和安全扣扣好,S才在旁边坐下。他突然吹起口哨,声音低低高高,并不成为什么调。
  很快,轮盘开始启动,一下,两下,L的心跳得很快,眼角余光撇到S时,看见他闭着眼睛,嘴角似乎还带着微笑,和自己的紧张完全成正比。
  他只能皱着眉头将眼睛狠狠关上,提醒自己深呼吸,让心脏休息一下。
  轮盘越荡越高,意识渐渐不受控制,闭上的眼里闪着五颜六色的片段,大概是毫无意义的幻觉。L全力对抗离心力,没时间管太多。
  终于到了那个最高点,脑子里的血液全部倒流,L觉得自己的心脏就要爆裂了,时间却一秒一秒的静止在这个时刻,像凝固了的胶水一样无法流动。
  眼泪不受控制地分泌出来,像临终的骆驼哀悼自己的命运。
  
  -------------------------
  他觉得自己大概永远忘不了那种温柔.
  带着一点伤感,却又有一丝怜惜。
  ——那只手轻轻的覆盖在他的掌背上。只轻轻一覆,却可万古不朽。
  
  L掐灭了最后一支烟,已经凌晨2点。
  他决定去睡。
  哪怕失眠,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好做了。
  在那灰烬的深处,是黯淡的宇宙,花开出来,也是灰色的,星球没有目标的转动,陨石静寂的漂浮,银河还是像派对结束后抛洒一地的闪片,大气层安稳。
  伤口也好了,结疤的地方已经没有感觉了。

分类:as time goes by | 评论: 1 | 浏览:10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转过这芍药栏前

三记小白 发表于 2009-11-21 23:47 | 正常 | 星期六(Saturday) 晴

  因着宠物同学昨晚成功的酱油经历,今天加好班后从公司出来和小苏在兰心会面,打了三百大洋的坂东桑。
  老实讲,《牡丹亭》真的是淫词艳曲,唱到“转过这芍药栏前,紧靠着湖山石边,和你把领扣松,衣带宽,袖梢儿蕴着牙儿苫也”的时候,忍不住都要喷“柳梦梅,你也太轻浮了点吧”,“杜丽娘,你就是贪图他的美貌吧?!”我觉得整场的柳梦梅太轻浪了点==不过,这几句词我倒是一直挺喜欢的。
  大概是因为语言还有歌舞伎不唱的差别,坂东的声音和苏昆的人差别很多,整体声音沉在下面,但唱念转承的地方高低错落,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微妙感觉来,有的地方很漂亮,有的地方又很不漂亮,到倒数第二折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他会不会是知道论原味是无论如何比不过,于是想把自己的声音当成一种乐器,削弱台词本身的韵律,让自己的唱腔尽量融合到音乐中去,形成另一种美感?反正,日本人也听不懂中文,中国人有字幕也不会在意他中文好不好....囧
  值得一提的是扮相,端庄大方。宠物同学和我说最恨他一直仰着脖子,开场时我也挺不习惯的,不过到后来我发现,当杜丽娘进入和柳梦梅调情的模式时,开关马上就被关掉,坂东桑正常很多,果然,有爱就是不一样啊~所以我最喜欢看他俩扯着袖子飞来转去明送秋波啦~捧脸
  春香非常到位,动作语言都很可爱,我也想要这么个丫头啊~>"<
  石道姑的苏白也非常有味道!拍手!
  到目前为止,最喜欢的古典戏剧还是昆曲,按照小苏娘的话说“就喜欢它那个调调”。
-----------------------------

顺便插花一句,我对灾难片果然没有下限,只要特效好,其他都不要紧!
下周去把第九区看了!

分类:中年意趣窗前草 | 评论: 0 | 浏览:15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琴会

三记小白 发表于 2009-11-14 23:33 | 正常 | 星期六(Saturday) 晴

  晚上去听了李祥霆桑后,把高中听的中国古代名曲大全的磁带翻了出来,居然还带到上海来了,由此可见,当年我是多喜欢这2盘磁带。
  对了一下,发现当年听的古琴都是林友仁桑演奏的,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雏鸟情结”,于是一直挺喜欢他的风格。
  对比起来,李桑的演奏中即兴的成分真的很多,《流水》的曲子我已经是烂熟于心,可今天开场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我始终觉得李桑的演奏有些地方太快了,所以,这难道是他《酒狂》版本好,而《幽兰》听得我有点走神的原因(?),而且在起势的时候,伊几乎完全不需要酝酿的时间上场就直接演奏了;演奏时有的音,对我来说浊了点,反正外行看个热闹,也只是讲自己的感受而已。
  《离骚》的曲很好听,因为没有听过其他人的版本也不好说什么,至少我有“郁郁”的感觉。
  其中有2首是琴箫合奏,箫的声音太赞了!
  第一曲起势的地方真的是太美妙了,可是到后面就情势急降,我一直在担心李桑和古琴助演的那姑娘合不上,不过勉强是合上了,但有的地方意韵就完全不到。。。。可箫的声音真是太美好了,心心眼
  没想到的是,李桑的饭居然意外的多,每一曲开始结束的时候鼓掌那叫一个响亮啊,安可的掌声也很热烈,于是有了2次。

分类:中年意趣窗前草 | 评论: 0 | 浏览:8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存/通往濟慈心靈的窗戶

三记小白 发表于 2009-11-07 23:12 | 正常 |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下午12:30的西班牙廣場(the Piazza di Spagna),一隊英國文學的學生正東倒西歪地走在26號的樓梯上。他們原準備中午到達這里,但來到羅馬的無比興奮和當地噩夢般的公交系統都在破壞準時的計劃。他們走得頭也暈了,身體也微微出汗了,才被帶到一間木地板的圖書館的接待室里就座,此時他們垂頭喪氣,笨拙得象一群牛。

我們在哪?在羅馬一間被旅遊指南稱之為「較好地保存著秘密」的三樓公寓里,約翰•濟慈就在這里度過了他人生的最後幾個月。這是一間正式的博物館,但它感覺上更像一座聖殿,一個文學的朝聖地。這位偉大的浪漫派詩人終於在25歲的年紀屈服於肺結核,死在薄木板的雪橇床上,濟慈的愛好者看到這張床時,誰不為詩人掬一把淚。

訪客簿上的一些私人留言傳達出濟慈對他的眾多仰慕者的意義。有一條說:「我想來這兒已經有40年了。終我一生。」另外有一位詩人的妻子記下了她丈夫的去世時間。她說,她讀了濟慈的詩,並在羅馬參觀了他的家後,感到莫大的安慰。

可是學生們並不是很清楚他們在這要做什麼。濟慈—雪萊館的館長不耐煩地哼了一聲,打斷了年輕人的幻想,一息清醒過來的戰慄在屋子里傳開。Katherine Payling已經在這里工作了12年,她是一位熱情的學者,具有只用幾句適當的話就能表達出非凡的知識的本領。即便從她那不經意的著裝,也看得出她很高傲。

窗戶開著,有那麼一會,西班牙廣場的噪音在威脅要毀掉學生們關注的東西。當然,它比濟慈聽過的噪音要現代化得多——更多的手機聲,更少的馬蹄聲——而且自從廣場在19世紀早期被工匠和賣花的人佔據以來,這窗戶看到的景致也變了。現在,這里是你來Dior或者襯衣製造商Byron購物的地方。為了和山上三一天主教堂(the church of Trinità dei Monti)爭搶注意力,一些聰明的廣告商掛出了巨大的黃色霓虹燈手套廣告牌。不過,濟慈曾經看到的那些基礎還在那裡:廣場階梯(Scalinata)是當然有的,還有它後面的Pincian山。成百位遍佈西班牙階梯上的遊客的喧鬧聲中,依然可以聽到破船噴泉(the Fontana della Baraccia)的噴灑。

Payling關上了窗子。「我要開始了,要不我們什麼也做不了。」她說,「好了——你們都讀過什麼?」

一陣難受的沉寂後,一個臉上長著疙瘩的小男生戰戰兢兢地說:「希腊古瓮之歌。」Pauling說:「不錯。」受到了鼓勵,一個穿黃色開襟羊毛衫的小女生脫口說道:「致雲雀!」Payling反駁道:「不對。這是雪萊的。」學生們尷尬地低下了頭。

認識自己的無知總是讓人慚愧的。我飛到這里就是為了拿到Andrew Motion磚塊般厚的濟慈傳記。通過這個介紹臨時抱佛腳,我為自己說不出一首濟慈詩作的名字而深受打擊。

「這就象酒吧競猜。」Payling有點憤怒地說。最終,可以確認她的大多數聽眾讀過《明星》,或者至少聽說過它,因為Jane Campion即將推出的濟慈傳記片與之同名。「所以它在你們的腦海里還很新鮮。」她寬厚地說道。然後,她找了一個好話題。人們往往先注意到濟慈的生平事跡,才喜歡上他的詩。於是當payling問「你們知道濟慈是怎麼死的嗎?」的時候,滿屋子的學生一下子活躍起來。

「肺結核!」一個女生笑著說。

「回答正確。」Payling說,「那雪萊呢?」

「他是淹死的。」更多的聲音一起答道。

「對的。他在他30歲生日前的一個星期淹死的。拜倫,你們都知道的,三年之後死於發燒。也就是說,濟慈、雪萊和拜倫在三年之間相繼去世。到1824年,所有的第二代浪漫主義詩人都死了。」整個屋子都在思索這其中的意義。接著Payling又向學生們扔了顆手榴彈:「你們能告訴我第一代都有誰嗎?」又是一陣可怕的安靜。

「華茲……華斯?」終於有一個女生大膽地發言,但念出前桂冠詩人的名字時彷彿他是連鎖便民超市。「對。」Payling問,「還有誰呢?誰寫的忽必烈汗?」她被逼著自問自答:「柯勒律治。還有一位早期的浪漫派詩人,他還是一位插圖畫家哦。」

一個感冒很重、而她的眼線更重的女生小聲說,「布萊克?」Payling滿意地說。「這意味著第一代的浪漫派詩人比第二代更長命。」

第二代詩人的悲劇生涯吸引了年輕人。而其中最可怕的,不,是最悲慘的,是濟慈的人生,這是一個從生之初就被厄運一路追隨的人。Payling先就告訴我,她對詩人的生平始終感到傷心。「他很招人喜歡,但你不能說所有的作家都是這樣。他的抱負很容易得到欽佩,但他的希望全部落空了。

就象Payling现在告訴這屋子的,「雪莱、拜伦和济慈之间的差异很明显,而这一差异已经影响到评论家们接受济慈的著作的程度。雪莱和拜伦是贵族子弟,而济慈只是一个旅馆老板的儿子。他要做的是,不是一位医生。是药剂员。」她接着解释了当时英国文学界的势利:很多批评家并没有认真地把济慈看作一位诗人,对他头两卷作品的评论也带着故意的恶意。

济慈的出身可以算是他的厄运的头一次打击。当他决定放弃医药的职业投身于诗歌写作时,这已经预定了爱情故事并不可能以婚姻告终。因此,诗人在搬到Hampstead,遇到了住在隔壁的Fanny Brawne,并深深地爱上了这位18岁的姑娘,可以说是他的劫数,这时他已20余岁(23岁)。在他身后出版的、写给她的情书,冒犯了维多利亚时期社交界的道德观念。

如果他是一个更加不道德的人物,这种关系大概本不会给他带来这样的痛苦,尤其是在他人生的末期,已经很明显他再也看不到Fanny的时刻。

济慈的生命并不仅仅只是被灾难给压迫,在每次命运的转折点,灾难也会不期而至:当他8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在骑马时出了事故逝世。他的母亲再嫁也失败了,而且在此之前她的丈夫拿走了她的大部分财产。她转头专心教养孩子,但在济慈才10岁时她就过世了。他的弟弟汤姆死于肺结核(1818年),而诗人在一次咳血之后不久,也确诊出身患相同的不治之症。他当时说的话被记录下来:「我知道这血的颜色:它是动脉的血……血滴是我的死亡通知书。我必定要死了。」

医生給他开的处方是饥饿疗法和放血疗法,结果卻只是加剧了他的症状。1820年7月5日,他被命令去意大利旅游。这个国家令他着迷;他已经掌握了意大利文,足以读懂但丁,但这次旅行的环境却剥夺了所有的欢乐。

那年九月,他和朋友艺术家Joseph Severn一道从Gravesend起航。这一旅程是场小灾——暴风雨骤起,接着又死一般的沉寂,延缓了航程。当船最终到达那不勒斯时,因为怀疑英国有霍乱暴发,又被隔离了十天。济慈11月14日才到罗马,他希望赶上温暖些的气候的愿望破灭了。他暂时恢复了健康,在11月30日写下了他为人所知的最后一封信,到了12月10日,旧疾复发。远离Fanny的困扰,文学上的无所建树,此时他又接近死亡,从此他就再未离开过西班牙广场的公寓。他本打算自杀,但Severn把一瓶鸦片酊没收了,后来这位艺术家对这一决定半怀悔意。2月23日,济慈感觉幻灭,在情感与身体的巨大混乱中,他逝世了。那时是晚上11点,他的遗言就是著名的「Severn,我,拉我起来,我要死了——我会死得很从容的;别害怕,要坚强,感谢上帝它已经来了。」(此处与通常所见有异,一般都说其墓碑上所书者系其遗言。)

一旦参观过济慈在罗马的公寓,就不可能不往南边多走一下。15分钟的地铁,就到新教墓园。和公寓一样,它由一位志願長期在這工作的外國人Amanda Thursfield管理。雖然墓地侧面就是一条吵闹的意大利拐角路,他确实應該为这里出人意料的宁静感到骄傲。德国人到这来看歌德唯一的儿子August的墳地;美国人到这来瞻仰忧伤的天使——雕刻家William Story制作的优雅墓碑(系Story與其妻的合葬墓),或是Henry James小说的女主角Daisy Miller(1878年作者在罗马时写成)。Thursfield说,意大利人很少来这参观,只有这个国家的左翼成员偶尔会给意大利的马克思主义导师Antonio Gramsci扫墓。“”

墓園老區在濟慈下葬的時候還是片空地,現在這里松樹如蓋,紫羅蘭如氈,還有桃金娘和玫瑰。濟慈只希望一個無名的墓碑。在他的一生中,評論家們從未停止他們的誹謗,甚至連華茲華斯也把他的詩當作「沒有宗教信仰的漂亮小玩意」而置之一邊。他為自己選的墓志銘很有名:「這里躺著一個人,他的名字寫在水上。」

「這是五步格的詩句。」Thursfield說,「有種無常的感覺,覺得他的名字不可能流傳後世。他想做一位偉大的詩人,這是他人生的目標。」年輕的濟慈才華出眾又勇敢,卻被關在歐洲最有文化活力的城市的中心一間小屋裡,無助地被病痛折磨,這一形象讓人有些不舒服。

後來,Severn和濟慈的朋友Charles Brown在他的墓碑上加刻了一把斷弦的豎琴,和詩人如何「在臨終前心裡懷著受到他的敵人惡毒攻擊的痛苦」選擇他的墓志銘的說明文字。

在墓地旁邊經常可以找到書信體詩,在便箋上潦草寫下的豆蔻年華的浪漫詩,還有親切的獻辭。墓前的草匍匐在地上。「人們經常在這待上好久。」Thursfield說,「他們大多數很敏感。學校里的年輕人常被他的詩感動。」

雖然濟慈最熱烈的擁護者雪萊也在這兒安葬。「人們看來對濟慈更親近些。」奧斯卡•王爾德來這參觀的時候,一時難以自抑,跪倒在墓邊的草上。Severn經常來看他的朋友。「可憐的濟慈現在滿足了自己的願望——他謙卑的願望。」他寫道:「他在寧靜的墓地里安息了。我前幾天到那去,發現那到處長滿了雛菊。那是羅馬最可愛的偏僻角落。你不可能在英國找到這樣的地方。我帶著愉悅的憂鬱去了那裡,它減輕了我的悲傷。」

這里依然是悲傷的。一個看上去很奇怪的女孩子手里拿著一張紙條在周圍徘徊。英國文學班明天還要參觀,在聽完這位年輕詩人不同尋常的人生故事後,現在他們又全神貫注地接聽手機去了。

被咒罵的美女

济慈的朋友们不喜欢Fanny Brawne,后来的评论家和传记作家对她也不友好。这部分是因为在诗人死后揭露出的半真半假的事实。他的朋友为谁有权为他写传记而争执不下。Fanny不想参和到这场丑陋的狗咬狗的闹剧里,于是写道「最合适的方式是让他默默无闻地在这个否定过他的、不幸环境里,永远地安息。」这对她而言,实是一个大错误;即使她是出于好意,批评她的人却把它当做她那颗无情的心的证据。他们说,她「对诗人的名气毫无信心」,「无论是感情上,还是精神上,她都配不上诗人。」

最要紧的是,济慈的朋友相信Fanny并不像济慈爱她一样地爱着济慈,而他的疯狂迷恋只是加速了他的死亡。有些人认为,他和Fanny生活得这么近,却无法实现他的爱,这样的性挫折导致了他肺部的血管爆裂。Leigh Hunt有一次与济慈在Hampstead Heath散步,途中,他们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诗人「的眼里不寻常地含着泪水」告诉他,「他的心碎了。」

Fanny被人讽刺,遭人憎恨,成了济慈的故事里不讨人喜欢的荡妇。由于暴露她和济慈的关系可能引起潜在的丑闻,她无力还击,于是保持沉默,只是秘密地保存着诗人的信缄(这些信在她死后才发表)。她写给济慈的信则永远地消失了。濒死的诗人在罗马读到她写给他的信时,感情深受刺激,于是简单地要求把它们放进他那还未开启的箱子——他的棺材里随他下葬。

Jennifer Wallace


發現濟慈
你可以在西班牙廣場的西班牙階梯旁邊找到濟慈—雪萊館。這間小博物館除了有濟慈去世時所躺的床外,還有大量的紀念品,其中包括書信和他的死亡面模。
……
如欲拜祭濟慈,請往Testaccio的聖保祿公共廣場(Piazza di Porta San Paolo)附近的Acattolico 外國人公墓(the Cimitero Acattolico Per Gli Stranieri)(地鐵Piramide站)。濟慈與他的朋友、畫家Joseph Severn為鄰,都葬在墓園老區。週一至週五9:00-17:00開放。



分类:中年意趣窗前草 | 评论: 0 | 浏览:9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附庸风雅一记

三记小白 发表于 2009-11-01 10:04 | 正常 | 星期日(Sunday) 晴

连赶了2场,上午是在东艺的上译厂“译制音乐会”,原本以为时间来不及,结果结束后看了下勉强能赶上,于是下午跑到吴江去听了民乐,还颇有些“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境界(喂,你想太多了吧!)
事实证明,所谓风雅就是附庸出来了,在四进的宅子里耳闻琴筝之音,头顶明月一轮,偶有小风拂过,虽然演奏水准参差不齐了点,但,就为这闲散的气氛都可以忍了嘛,整个晚上过得相当愉快。
古琴的曲子都是以前听过的,相当大路货的《流水》和以前听过的《神人畅》,4万多的琴出来的声音也不是盖的,《流水》只出了一句,就想打滚,心里念着“这个声音哟!”
二胡小哥明显是博外快来的,号称民乐团的台柱,用一句老话形容那就是“美也不美,更不用提灵魂了...”(囧)
古筝姑娘奏了2首,其中1首是新作非古曲,听介绍是北京人做的,在里面能听到很明显的西洋曲式,非常现代的编曲而且过于炫技,不是很喜欢==,新民乐还是和平之月做的比较合我口味,风潮也有几张不错的。


分类:中年意趣窗前草 | 评论: 0 | 浏览:8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琴伤

三记小白 发表于 2009-08-22 18:24 | 正常 | 星期六(Saturday) 晴

……她知道她会好好活下去的,即使失了草原上最明亮的星星,再没有浓的要醉了的酥茶和呛的喉咙发苦的烈酒,她也会好好的活下去。
小小的火苗已经在心中烧着了,依着这把琴,这一副哑了的嗓,这残了破了的身躯,也要好好活下去。
风还在吹,新世界已经来了。


现在的BGM是萨顶顶的琴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9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YESTERDAY,I feel I''m growing old

三记小白 发表于 2009-08-04 23:45 | 正常 | 星期二(Tuesday) 晴

  这几天一直反复在听枪花的几首歌.
  不管这几个伯伯多不靠谱,私生活多么烂泥,歌还是很好的==
  现在的BGM,是他们的YESTERDAY。

用一张AXL ROSE的囧照来结束怀念吧~


分类:中年意趣窗前草 | 评论: 0 | 浏览:10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秀秀到家了

三记小白 发表于 2009-07-22 20:31 | 正常 |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


下午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接到前台姑娘的电话说有快递到了。
开始还在想是什么呀,结果一看是秀娃。
很开心。
这个射手座,12月13日出生的男人,是我唯一想注视着前进,同时却可以纯粹的没有一丝杂念的IDOL。

分类:未妨拍桌拾芝麻 | 评论: 5 | 浏览:94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这是伟大的中国姑娘的胜利~~

三记小白 发表于 2009-06-27 16:15 | 正常 | 星期六(Saturday) 晴





经过昨晚的惨痛教训,终于认识到“有即决不即决就是傻冒”的真理性,于是今天下午在看到干妈小苏扔来的链接时,毫不犹豫的即决了--
我家秀娃~~~~~~~(仍旧旅日中)
感谢干妈小苏,感谢国际倒爷兔子,感谢不懈战斗在日拍的伟大中国姑娘我自己~
此篇纯属得瑟,激励继续战斗在日拍的日子~~~~~

分类:未妨拍桌拾芝麻 | 评论: 0 | 浏览:9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这里也扔一份

三记小白 发表于 2009-06-24 21:02 | 正常 |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昨天和小苏去看了杨小哥的LIVE,结果是音乐会变成搞笑录音会。
  小哥明显将上海音乐厅当成自家录音棚,又一次滴把想听抒情,浪漫风的孩子们扔进外太空,自管自地继续玩实验音乐。
  看到这样场景的我,忍不住笑了...囧。
  只见2个工科宅男(杨和另外一个吉他手)不停滴拨弄自己脚下的音效控制器,行至高潮处两人十分有默契的双双同时(真的是同时,误差绝不超过0.1秒!)跪在音效控制器前,手指癫狂上下拨动,拍拍这里,踩踩哪里,时间持续10分钟之久...(我和小苏都一致觉得他们散发出微妙的工科宅男气场)
  剩下的3位成员,其中2位在“搞基”。贝斯手站在鼓手面前,像打了鸡血一样,不停地用乐器挑逗伊,身体用一种很ERO的步调在晃动,以至于我真的很不CJ的联想到H....(捂脸)
  唯一的女性KEYBOARD,又是自成一体。整张脸几乎已经贴到键盘上,陶醉的按着琴键,我只是在想这距离还能看清琴键吗...
  当现场出现这样的场景,我真的忍不住笑了。
  一样具有喜剧效果的还有杨小哥的滑步。
  小苏出来后一直纠结在“为什么他没有被线绊倒???”这个问题上,小哥保持斗鸡(还是称此为拳击手?)的步伐,在同一个地方前后跳来跳去至少1小时,当中和观众的交流仅停留在“THANK YOU”的程度。
  最后结束时,工作人员匆匆献了束花上来,小哥拿着花就直接走到舞台旁喝起水来,乐队的成员干脆在台侧唠嗑,一副刚刚在棚里录音结束,赶上休息时间顺便讨论下待会去哪儿宵夜。
  而我们,真的,只是来打酱油的...捶地
  
  
  ---------最-后-是-抱-怨-的-分-割-线-----------
  
  不知道什么原因,音效太不好,鼓声一起,所有乐器的声音都全被掩盖,几乎没有层次可言。

分类:中年意趣窗前草 | 评论: 1 | 浏览:8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2/13  [1][2][3][4][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