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备忘录

海宇备忘录

wenzhaizi.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居闹市保书生本色 处红尘杨澡雪精神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温海宇 
栏目分类
全部博文(-27)
诗化生活 (21)
成长碎笔 (25)
虚幻城堡 (5)
神吹猛侃 (0)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在新浪了(2009-5-7)
父亲种姜(散文)(2009-2-18)
短笛无腔(散文诗)(2009-2-18)
斜柳记(散文)(2009-2-18)
金鱼(2009-2-18)
六封信(2009-2-18)
关于过年(2009-1-15)
圆月高悬(2009-1-4)
更多>>
最新评论
阅过。昨天晚上重读兄的小小说《鱼刺》,这...(2009-6-12)
重读一遍,还是觉得好.
不大习惯去...(2009-4-21)
青桐,好久不见,有点想念,呵呵!...(2009-2-18)
喜欢书生兄这样充满花草气息的文字....(2009-2-18)
现在的民风有很大改变,我们那里再也见不到...(2009-1-15)
哈哈...(2008-12-22)
加油咯,书生兄这样勤快,我倒是大饱眼福了...(2008-12-9)
"貌似神离"应为&q...(2008-12-8)
很好,欣赏....(2008-12-8)
重读一遍...(2008-12-1)
留言
圣诞快乐!!!...(2008-12-25)
来看看你,很久没有消息了,可好?...(2008-9-18)
好的,青桐也来天涯了,真高兴!...(2008-6-24)
书生兄,我是青桐,请加友情博,多多交流。...(2008-6-24)
怎么设计呀!...(2007-1-31)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9-5 ( 1 )
2009-2 ( 5 )
2009-1 ( 2 )
2008-12 ( 4 )
2008-11 ( 1 )
2008-9 ( 2 )
2008-8 ( 4 )
2008-7 ( 2 )
2008-6 ( 28 )
2008-5 ( 1 )
2008-3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52064 次
今日访问:2次
日志: -27篇
评论: 21 个
留言: 5 个
建站时间: 2007-1-2
博客成员
温海宇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2009-5-7 星期四(Thursday) 晴
在新浪了
http://blog.sina.com.cn/wenzhaizi556......
# posted by 温海宇 @ 2009-05-07 16:43 | 正常 分类:诗化生活 |评论(0)| 浏览:47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父亲种姜(散文)
 父亲种姜
 文/温海宇

 说这话大约是九零、九一年左右,我八九岁的样子,正是从老村搬到新居的时候。老村的土墙茅草屋都被堆倒了,村子向西迁了一里地,统一都盖了红砖瓦房。过路人经过我们村时都啧啧称赞我们村规划好,人心齐。
 是的,我们村能在那个并不富裕的年代全都盖上砖头瓦房确实让人羡慕。我父亲一股作气盖了六间走廊大瓦房,因为他有两个儿子,以作将来每人三间结婚生子的打算,房子盖好后,院子就有半亩地大小,种点啥呢?父亲有点犯愁。
 院子里的土都是簇新的黄土,很干净。
 父亲在院子中央打了一眼很深的压水井,水质清澈中透着丝丝的甜,邻居们也都喜欢吃我家的井水。井打好了,若大的院子荒着也怪可惜的,后来父亲突然决定种生姜,因为那两年生姜的价钱很贵,种的人也少,父亲决定种生姜换点钱,增加收入。
 于是那六间红砖瓦房的大院里便长满了绿油油的姜苗,别人到我家都会惊诧地问这满院里种的什么东西,父亲笑而不语,让他们自己俯下身子去闻,一闻别人就知道原来是生姜了。父亲人缘好,经常是来了一波又一波的......
# posted by 温海宇 @ 2009-02-18 09:42 | 正常 分类:诗化生活 |评论(0)| 浏览:5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短笛无腔(散文诗)
 短笛无腔
 文/温海宇

 一
 年味儿浓浓地在乡间氤氲,北方的乡间此刻也落了雪。雪花飘飘洒洒,忙忙碌碌一如一座城市农民工的返乡,回归大地,大地是淳朴的归宿。
 过年了,城市也过年了。城市的过年有着响亮的口号,内容却显得空洞而无力,效率有时用在年上显然不甚合适,就像稚气未脱的小女孩被人为地涂上猩红的口红。过年了,回家的路突然窄了,拥挤了。那惊慌的眼神焦急的等待抑或一种满足的期盼里,该有着多少张似曾相识的脸,这张脸曾经很夸张地哭过、笑过,这张脸稚气未脱或者皱纹累累,这张脸此刻都聚在一起,如洪潮一般涌向回家的路。回家的路近咫尺却又远在天涯,回家的路是一段滋味,慢慢的咬嚼,细细的品尝。双亲的白发又被岁月染白了些许?高堂的房屋是否还屋漏着雨水?孩子会叫爸了,还不曾认识,孩子是个啥样子呢?女儿还会因书包的破旧哭鼻子吗?村里的马媒婆跟俺娘说了,那闺女可俊哩,人家能看上我吗?我的他从部队探亲早到了家,可别变了心,他是胖了还是瘦了?俺家的狗还认得俺吗?黄牛是否生了犊子?回家的路就这样被温存着、琢磨着,就连疲倦也......
# posted by 温海宇 @ 2009-02-18 09:40 | 正常 分类:诗化生活 |评论(0)| 浏览:3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斜柳记(散文)
 斜柳记
 文/温海宇

 斜柳生在护村河旁,树干像船一样弯横在水面上,这株斜柳什么时候长在这里?又是经历了怎样的际遇长成这般模样?实在是无从考究了。袁村人不管这些,只是姑娘媳妇们喜欢蹲在其干上洗衣洗菜。护村河的水是活水,常年流向下游的马家潭,马家潭是淮河的一个小支流。袁村只有八九户人家,村后是一大片茂密的竹园。袁村杂树丛生,郁郁葱葱,从外观上看袁村乌黑一片,像上苍遣留在田野上一团水墨,透着古韵沧桑。
 斜柳的躯干有一抱粗,乌乌的树皮展示着它年岁的久远。春天来了,斜柳的枝条远远地泛着一抹浅黄,似有薄薄的寒烟笼罩着,春天的太阳格外的红,照在袁村就有了一种空灵明丽的色调。紫气东来,斜柳的枝条在春意的督促下由浅黄变为嫩绿,都水灵灵地下垂着,似乎触及到刚刚寒冰融化的春水。经过一个枯寂而漫长的寒冬,斜柳像刚睡醒的样子,焕发出恒久的活力,是最先长出绿叶的树木。鸟儿们对这一抹久违的新绿也由衷地青睐,三三两两,穿梭其中,唧唧咋咋,呼朋引伴,为柳增色。《闲情偶寄》说:“此树为纳弹之所,诸鸟亦集,长夏不寂寞,得时闻鼓吹者,是树皆有功,而高......
# posted by 温海宇 @ 2009-02-18 09:36 | 正常 分类:诗化生活 |评论(0)| 浏览:33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金鱼
 金鱼
 文/温海宇

 大年初四,我买了三条鱼,都是金鱼。一条黑的,两条红的,其中一条是虎头红,头上凸出一片花纹来,像檀木的雕饰,别致。
 我把这三条金鱼放进一个直径约一尺长的圆型玻璃鱼缸里,它们顿时就活跃开了,扭动着身子,摆动着尾巴,欢愉之极。这三条金鱼身子长约两寸,黑的通黑,虎头红自然浑身通红,另一条是红中带着白斑。我对金鱼品种了解很少,也不知这三条属于哪一类,哪一种,只是看过一些关于金鱼的文章,又有点喜欢,加之价钱不贵,所以就买来养着玩。
 它们在鱼缸里游来游去显得非常精神,鱼缸顿时就有了生气。红的那么鲜艳、喜庆,黑的又那么纯粹、细腻,像一团灵动的墨。黑红相配,怪扎眼的。从外面看上去,金鱼比实际体型都大了一倍,又忽而恢复原型,大大小小地变幻着,看着就让人喜欢。
所以金鱼是画家的宠儿。
 清代画家吕佐善画金鱼,其金鱼画形态色泽活泼绚丽,甚为可喜。当然他自己也很珍惜,从不轻易给人画的。虚谷和尚也是善画金鱼的人,他的金鱼画寓生动于冷隽古朴中,另辟蹊径。一般很难为大众理解,知道......
# posted by 温海宇 @ 2009-02-18 09:34 | 正常 分类:诗化生活 |评论(0)| 浏览:4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六封信
 六封信(小说)
 文/温海宇

 一
 南方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早。晚上,我站在阳台上明显地感受到风的柔弱,像你的呼吸,缠绵、挑逗而充满奇花异草的香味。这香味足以把我带回过去的时光。
 我们都有着稚嫩而透明的脸。
 二月的脸,早春呈现出它独有的特色。我们相识于闽南的一个小镇,那是一个有教堂的并不偏远的小镇。小镇有着自由的气流。
 当你悄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一道光亮把我彻底包围,我在你面前投降了,我的心跳得厉害,我就在那一刻爱上了你。
 我爱上了你。
 你的眼睛大得夸张,白净的脸有一对浅浅的酒窝。你身体高挑,头发直顺,穿着白色的优雅的长裙。还有帽子,淡粉色的遮阳帽。你有点矜持却又不失活泼,你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你从画里走出来了,你遇上了我。
 我那时在闽南一家媒体当记者,被派往这个小镇驻扎,负责采访。生活过得悠闲自在,偶尔也打打篮球。二十一岁的我精力特别的旺盛,特别是春天,内心有一种莫名的躁动和不安。晚上,我会经常做轰轰烈......
# posted by 温海宇 @ 2009-02-18 09:18 | 正常 分类:虚幻城堡 |评论(2)| 浏览:3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5 星期四(Thursday) 晴
关于过年
 关于过年
 文/温海宇

 喜欢老舍写的关于北京过年的文章,很有井市喧哗热闹的风貌。读之亲切。从地域关系来看,安徽和北京也相差千里,从时间上说显然时代也今非昔比,但是在过年这一点上几乎是大同小异。
 家乡的年味儿从喝了腊八粥之后就开始浓起来了,主要体现在对年的准备上。这时乡下的街道是拥挤的,熙熙攘攘比平时多出几倍的人来,吃的,穿的,用的,都要采购。买卖的嘈杂声,熟人的招呼声,混着各种熟食小吃的香味儿,在空气中交织着荡漾着。鸡市、鱼市、肉市最为红火。红火是街市特点。家里也颇为忙碌,猪的嚎叫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辛劳了一年,杀头猪过个肥年,也是顺理成章。蒸圆馍、炸馓子、炸丸子、炸鸡炸鱼,豆油的香味儿从家家户户冒出来。在做吃的当儿,突然响起一两声炮仗声,吓人一跳。空气中暗含火药辛香味儿的蓝烟,一下子就把年拉近了许多。
 过了俗称小年的祭灶节,就要准备贴春联了。贴春联贴得极为琐细,大门、小门及窗子要贴,柜子、箱子和桌子也要贴。贴的内容也很有趣,猪圈上贴:六畜兴旺;水井上贴:五湖四海;箱柜上贴:金玉满堂;就连......
# posted by 温海宇 @ 2009-01-15 14:54 | 正常 分类:成长碎笔 |评论(1)| 浏览:35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4 星期日(Sunday) 晴
圆月高悬
 圆月高悬
 文/温海宇

 月光下的瞎子
 我七岁的时候,村子搬迁至新宅,我们都把旧宅称为老家。老家是一个叫温寨的村子,关于温寨的建立历史,我从寨里的老人口中隐约知道了一个大概,炮台、寨墙、护村河、这些方位名词依然在人们口中传叫着,实际上已经不复存在,即便护村河也早已干涸了。但温寨留给我的总体印象是悠久的历史、古朴的民风以及我记忆中那朦朦胧胧的月光,那圆月在我的记忆中已略显陈旧甚或有了几分飘忽不定的模糊,所以我说它是朦朦胧胧的。那是一种诗意的境界。
 那两年,民间的戏班总是如期而至。他们唱着泗州戏(安徽的一种地方戏),简陋的锣鼓和戏装,廉价的脂粉头油,就能把皖西北地域风情演绎得有声有色,那戏的内容大都是关于家庭伦理的,休妻的,赶考的,晚娘戏,结局无疑都是皆大欢喜的圆满。但戏的过程缓慢曲折,常常唱得老妪和妇女们落下眼泪,我当时并不能体味多少那些苦戏的情节,只喜欢看花脸红脸,和小丑翻跟头的英姿飒爽,当然还有所谓的刀剑。那刀剑都是木头做成的,粘上一层明晃晃的亮漆,和真的刀剑十分逼真。大约受《白眉大侠》的影响......
# posted by 温海宇 @ 2009-01-04 16:22 | 正常 分类:诗化生活 |评论(0)| 浏览:4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读周作人
 读周作人
 文/温海宇

 看了周作人写的《金鱼》,我就更加坚定了“原来文章可以这么写”的立场。如果让一个严谨而刻板的语文老师来点评和分析这篇文章,他肯定会皱起眉头,冷冷地在结尾用红笔写下两个大字:离题。文章说写金鱼,其实写金鱼处的笔墨极少,既然这样题目就不该叫《金鱼》嘛,起个别的名字亦未尝不可。但是这个道理知堂会不知道?我看未必,这是刻意而为之的吧,知堂就是知堂,如果他按常规的作文法写下去,知堂或许就不是知堂了,这话说得也不完全对,即使不是冲淡平和这个大致的风格,那也总该是别的另一类风格了,什么风格呢?不知道,但有一点值得肯定,绝不会中规中矩得像八股文一样,因为知堂虽有个好性情,但笔风实在活跃得很,这是一种有甚说甚的平实。不轻意发一些主观的抒情,也就谈不上矫情造作;不轻意用绚丽多姿的辞藻,也就谈不上媚俗和香艳。去除这些在常人眼中作文必不可少的材料后,知堂就找到了自己的独特的话语权,写文章就是他自己的说话,或喋喋不休地说东道西,或简单明了地说过去的经历。在他的文章中从来很少见到描写性的句子,这是很不容易的,说他直来直去又似粗俗,说他......
# posted by 温海宇 @ 2008-12-27 09:07 | 正常 分类:诗化生活 |评论(1)| 浏览:81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23 星期二(Tuesday) 晴
钟情千字文(随笔)
 钟情千字文
 文/温海宇

 我是喜欢读专栏的。这和读散文和随笔似乎没有什么分别,可仔细追究起来,又很不同。香港专栏作家蔡澜写过一篇《万箭穿胸》的文章。文中好像说了这样的话:专栏作家有点像茶叶,被水泡得淡极了的时候可能就有危机感,才华上的危机感。并说他写了很多专栏,像万箭穿胸,但依然不倒。没办法有才华呀。蔡澜的专栏设在香港的《明报》以三四百字的段子居多。我不是很推崇,觉得字数太单薄,有点轻浮。
 我喜欢两个人的专栏,一个是成都洁尘,一个是广州的沈宏非。
 最早知道洁尘是在天津的《散文》杂志上。她在那里开了两年的专栏,众所周知,《散文》月刊是中国文学界响当当的牌子,能在那里写就是实力的最好说明,后来又在《书城》以及各大晚报上读她的专栏,很是喜欢。再说说沈宏非的,沈宏非的专栏是别致的,有点一枝独秀的意思,因为喜欢我陆续买了他的两本专栏集子,一本是《写食主义》,开在《南方周末》的谈饮食的专栏集。影响不小。一本是前几天刚买的《思想工作》开在《三联生活周刊》上的专栏集子,《三联生活周刊》主编对沈宏非的评价很高,......
# posted by 温海宇 @ 2008-12-23 12:28 | 正常 分类:成长碎笔 |评论(1)| 浏览:4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     
本站域名:http://wenzhaizi.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