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诗社
未央诗社
“未央诗社”将会聚所有喜欢诗歌的青年朋友,我们自己的民间诗社,让文字回归到“五四”时的自由,让我们青年的豪情和理想在这里展现……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22352 次
  • 日志: -138篇
  • 评论: 159 个
  • 留言: 20 个
  • 建站时间: 2006-4-19
博客成员


2008-11-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SIDE A:相约在杜鹃盛开的季节
  
  VOL.1 茶亭公园
  
  风中始终夹带 若有若无的表白 怂恿了麻雀和香樟的暧昧
  你的羞涩来得太快 却还不明白 我含化在季节嘴里的爱
  一杯珍珠牛奶 扑朔迷离的等待 氤氲着脚步和隐约的无奈
  到底什么先停下来 转身的闲猜 多少心事被路面所掩盖
  
  风啊轻轻吹 摇椅上一排排 长长的无奈
  你会在十八岁的哪个黄昏停止摇摆
  花啊静静开 空气里一回回 浅浅的悲哀
  像脸上被喷泉冲进池塘的青春光彩
  
  茶亭公园的情节被更改 单车后的你摘下耳麦
  我至今也不能忘怀 你种在我掌心的乖
  茶亭公园的牵手被完美 我用吻擦掉那些不再
  画册中的你流眼泪 像一片甘甜的意外
  
  VOL.2 琥珀雨
  
  石板路婉转得像风的语气
  雨水向西 两个人的奔跑被压抑
  原来手牵手只是一次 朦胧而狼狈的叛逆
  
  红雨伞饱满得像你的呼吸
  撑开秘密 我不在你包容的具体
  原来广场上那些鸽子 是来自季节的病句
  
  琥珀琥珀都成了雨 你的美被我比喻在诗里
  我倒映上挂在你胸前的往昔
  却始终不能让你领悟到甜蜜
  
  琥珀琥珀都成了雨 你的笑被我夹进了日记
  我还要为你描绘怎样的故事
  你才不再问我到底有多爱你
  
  VOL.3 橘城
  
  石头上还风化着南方的抒情
  雨水给爱恋压韵 谁在钢笔上嫁接眼睛
  月亮这一轮黑夜的心病
  脱缰的思念要怎么停
  
  信纸上还停泊着你给的温馨
  单车上满载憧憬 牵着你的手走到海滨
  落日深染了暧昧的时令
  我突然想摘下你鲜艳的唇印
  
  橘黄色的街景 我又想起了你
  寂寞只是曾经 被咬碎的身影
  我用你的侧脸维持生命
  橘黄色的街景 摆在城市中心
  孤独已经成群 我用你的姓名
  装饰落单的梦境
  
  VOL.4 十八岁的冰场
  
  落雨的街头 牵着你的手
  今夜我们就滑下扬州
  十八的等候 搁浅的承诺
  不过一盏水里的烛火
  摇曳的过错
  浮起谁的忧愁
  缘分已舔破
  甜蜜还有没有
  
  你怎么能让我轻易遇见你
  你怎么能让我日夜思念你
  我们的年轮还在环绕过去
  有一句永远你却匆匆收笔
  
  你怎么能让我轻易爱上你
  你怎么能让我就此忘记你
  我们的故事还在墙上继续
  分手的阴影从来身不由己
  
  下一圈寂寞 扩散在城郭
  你的侧脸是雾的理由
  灯光已猜透 绿茶的感受
  沉淀指尖是你的眼眸
  季节的娇羞
  败在谁的歌喉
  曾经已足够
  开满一亩早熟
  
  你怎么能让我轻易遇见你
  你怎么能让我日夜思念你
  舌尖上还圈养彼此的名字
  爱的潜台词却从未被提起
  
  你怎么能让我轻易爱上你
  你怎么能让我就此忘记你
  我们的认真至今不曾开始
  你却执意返回过去的日期
  听不进去 我爱你
  
  VOL.5 立春的火车
  
  三号地下铁 封装在七号厢的离别
  下一站气节 是你想要到达的完结
  一双高跟鞋 提起在双手里的情节
  年华已重叠 启程的后悔如何停歇
  
  雨季不了解 偏折向正北方的长街
  我怎么退却 你给的伤心顺风排列
  压韵的细节 再见的理由等待回绝
  立春的新月 不过一轮唯美的残缺
  
  眼泪和分手相切 在这春天的地铁
  青梅竹马的田野
  还有一枚采摘不到的纯洁
  
  眼泪和分手相切 在这春天的地铁
  青铜镜里的无邪
  缘分在那年那天就已决裂
  
  SIDE B:雨中的紫藤萝
  
  VOL.6 路过你的下雨天
  
  被季节流放的杜鹃 开在嬗变的根源
  月亮抬高了思念 星光漂白了侧脸
  从前 只剩下一幕隐忍的擦肩
  爱恋 已被风吹到了千里之远
  
  被红伞打开的雨天 洗涤褪色的经年
  雨水混淆了泪眼 影子攀上了旧墙
  语言 静止成一张彩色的照片
  画面 左手握右手不懂得风霜
  
  路过你的下雨天 缠缠绵绵的春天
  去日的诗句被娇惯
  你笑看着我写下了永远
  
  路过你的下雨天 缠缠绵绵的春天
  阁楼的灯色被镂穿
  你背对着我说了声再见
  
  VOL.7 空城
  
  风吹不走衬衣 你留下的香气
  月光把我们的影子 折射进街灯的记忆
  花香被虫唱解释
  你的美丽 在左手掌心 变成一首诗
  你的笑语 在发香延续 缠绕着过去
  我用整夜的雨 作思念的旋律
  
  昨夜的人相偎相依
  今夜的人各奔东西
  有种伤心我无法向你 描述地如此具体
  每一寸土地都还在温习你给的甜蜜
  
  昨夜的城我在吻你
  今夜的城我们分离
  有种落单始终在坚持 尾随地那么彻底
  每一个方向都已扩散成浩瀚的孤寂
  
  我那么爱你
  城那么孤寂
  
  VOL.8 冰红茶恋人
  
  如果侧脸可以溶进时间
  雨水清洗春天的浓妆
  这瓶装的思念 你是我一勺晶莹的红糖
  
  如果单车继续开往江边
  温柔开始蔓延成发香
  这闭目的欣赏 你是我沉淀舌尖的芬芳
  
  暧昧在肩膀上开放
  这途中收集到的腼腆
  该用几公升的眼泪才能泡开回忆的画面
  幸福还弥漫在指尖
  街灯下的笑容被隐藏
  该用几分钟的亲吻才能抵达甘甜的爱恋
  
  握在十九岁掌心的情话
  还能不能被消化
  还能不能看到月光就想起你和她
  并肩走过五月的藤萝花下
  
  路过池塘边的小桥人家
  还有没有那幅画
  还有没有情歌能让你想起你和她
  爱的那么深也爱的那么傻
  像一瓶纯真的冰红茶
  
  VOL.9 雨镇
  
  花格伞下隐藏的过往
  那一声轻轻的喜欢
  停息在亲吻的字面
  尾随的主张 连雨水也没有听见
  
  香樟路上恬淡的侧脸
  那一夜静静的模样
  你彷佛是我的偏旁
  暧昧的视线 连街灯也还没数完
  
  雨中的小镇 谁把爱情落款在南方
  一笔概括不尽的流年
  你隐约还亏欠我一个完整的聚散
  
  雨中的小镇 谁想把你长留在身边
  一束望眼欲穿的月光
  你何时能归还我一个思念的方向
  
  VOL.10 落单的雨季
  
  往昔 在旧墙上还剩下浅浅的一笔
  不肯妥协的日记 再浸渍一遍当年事
  有一些暧昧的称呼尚在练习
  你却提前走出我的保质期
  
  甜蜜 在白纸上风干成隐忍的暗喻
  用来形容的回忆 竟描绘不出一个你
  现在的侧脸习惯有什么天气
  我至今还困在你设的哑谜
  
  落单的雨季 我在十字街头想你
  眼泪往你走的方向汹涌成潮汐
  我在荒芜的开始 拾捡起一枚生锈的过去
  
  落单的雨季 我在青瓦檐下想你
  伤心被落雨的声音拉长成诗句
  我迟迟不愿下笔 刻画与从前相反的结局

引用部落地址

477584387 发表于 2008-11-12 11:54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6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20070507:上街镇的幸福时光》
  
  1
  
  夜晚必然降临
  思念之人像街灯般被点亮
  挂在城市的高处
  今夜你将缓缓上升
  成为月亮,让所有光芒
  流离失所,不知所踪
  
  2
  
  每一首情歌都开始针对你
  每一句闽水汤汤
  都不可能比我的叹息还长
  今夜所有的诗句
  将一路向西,追赶你的客车
  今夜所有幸福的理由
  将被你回收,成为过期的珍藏
  你只在照片里笑,如果看到月光
  顺便想想我。这孤独的夏夜
  已经解下了眼泪的上衣
  
  3
  
  房间整齐,被单整齐
  街灯整齐,斑马线整齐
  客车整齐
  牵手整齐,戒指整齐
  只有我们被时间
  任意安放,成为摆设或象征
  在今夜的上街镇,我手中只剩下一句
  相见时难别亦难。雨水和眼泪
  都不能冲走你留在我掌心的味道
  
  4
  
  亲爱的,今夜我搂着你
  穿过上街镇奶色的月光
  街灯一盏盏亮起来,淹没了尽头
  
  我在你的瞳孔里
  看到了我,和我瞳孔里
  的那个你
  
  ——作于上街镇
  
  《20070512:最后的闽侯城》
  
  1、初夏,燕子向西
  
  你怎么忍心
  移动我的嘴唇
  自你的嘴唇
  抵达某一张照片
  而此刻坐在客车上向西的
  又偏偏是你
  
  2、曾过闽侯照影来
  
  亲爱的,把你的手放在我的肋骨
  如果不能抽走它
  就请保管我的心跳
  它日趋平淡,力不从心
  它将在相框里停止新陈代谢
  再没有语言可以敲打你的双眸
  等眼泪下楼,像当时我在风中等你
  核心部位正在向嘴唇悄悄转移
  你怎么可能
  看不见碰不着
  
  3、致跳楼的学妹,愿安息
  
  从六楼上迫不及待下来的
  是生命,还是爱情
  如果谈及分手
  又何必瓜熟蒂落
  这么干脆,那么彻底
  
  ——作于上街镇
  
  《20070513》
  
  还有多少距离需要思念
  就像你的肌肤,一寸一寸下来
  那是月光照过的地方
  夜色总因此被洗涤,在天亮之前
  我要苦苦恳求你
  接受我的情话、情欲,以及情殇
  
  《20070514凌晨:上街之夜》
  
  1、初夏
  
  那一夜是初夏,你比街灯含蓄
  似笑非笑
  当我看着你,我要你把朦胧都还给雨水
  我要为你哼七里香
  顺便偷袭你倔强的嘴。我保证不惊扰任何的虫唱
  
  2、给母亲
  
  妈妈,此刻我是地上的娃娃
  多么爱你。我的思念幅员辽阔
  今晚有雨,但明天就会放晴
  
  3、当时的夏天
  
  推开柴门,月亮就掉进池塘
  声音是这样被打湿的
  此刻玻璃朦胧,黑暗朦胧,在月光里萌芽的
  绝不止你一朵昙花
  我愿意用一个午夜
  陪你说话,看你流泪,等你风干
  
  ——作于上街镇
  
  《20070515凌晨: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1、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莉莉周的以太覆盖稻田。伤口被隐藏在七月
  那列火车发现了它。他在列车的座位上
  受困于惯性原理,看到的不仅仅是他
  每一段旋律都像是糖,颜色缠绕
  风也是这么吹。二零零一,二零零五
  破坏语言的顺序。你是一场蒙太奇
  却拼不出当年的语气
  而我缺乏逻辑,认为以太如你,始终不曾远离
  
  2、关于以太
  
  它们穿行于你的灵魂。肉体腐朽
  你的伤要用以太治疗
  而你面容完好,与此间的少年
  小有争执。你不曾有过谦让
  新的信仰已开始破坏意志
  除了分离,就是回忆,正在形成的路上
  
  3、此间的少年
  
  你好,当我想起你,照片是湿的
  泪珠儿摇晃。它们从哪里来
  滋润你。我关心你说过的话,包括你的沉默
  有种表情适合冷藏
  以为未来将逐一盛开在自信的脸颊
  那时的阳光一定很温暖
  
  ——作于上街镇
  
  《20070516凌晨》
  
  燕儿,今夜我用影子想你
  我想你的影子。那些街灯就要破裂
  我等它们
  把你那夜的娇羞都还给我
  
  燕儿,今夜月光已经开始偏离
  你这善解人意的恋人
  在我头顶三十度的方向
  不让我的眼泪掉下来。只有风知道它的味道
  
  《20070517凌晨》
  
  亲爱的,今夜我在香樟下想你
  叶绿素沉睡。那些红叶题诗
  都是唐朝的相片
  当我看着你,思念溢出叶脉
  他在街灯下游走
  他手挽月光。不是月光,是你的泪
  
  《20070517中午》
  
  一别多日,除非月亮再圆
  网路再慢,该说的爱我还是会让你听到
  这多么令人感伤
  我只剩下小木梳,顺走你
  当日的温柔
  它像固执的水,容纳我,又最终带走我
  
  《20070522凌晨》
  
  你再次向我询问上街镇的花格伞
  雨水下得那么深刻
  我想把照片寄给你
  以为记忆如同无奈
  请你剪下所有你的影像
  请你认真听见我的流泪
  
  《20070701》
  
  1
  
  你这小小的眼泪还挂在树梢
  让我一眼摘下它
  我有一个大大的西瓜要与你分享
  此刻的月光多么甜
  叫人遗忘这五月,遗忘这微风
  将软化所有的情绪
  有一首情诗预谋已久,却总也不能表达出来
  
  2
  
  思念透出纸面。上街镇的小情人
  请记住我在桥上抽烟的模样
  月亮那么圆,而我只有一个影子
  用来想你。这多么令人伤感
  风中隐藏危机
  今夜没有发如雪
  今夜只有东风破
  
  ——作于上街镇
  
  《20070704中午》
  
  已是七月,气温在西瓜里冷藏,在绿茶里变更
  你有一个大大的学士帽要抛向我
  这两年的时光
  日头不曾有过偏移。它开始渐渐
  稀释你的背影
  和我慷慨的情绪
  
  《20070709中午》
  
  1、安静
  
  七月的风带来呼吸的湿度
  你还有什么秘密尚未盛开
  而我守着月光,如同月光守着你
  这样的深夜,我要请你闭上眼
  安静地等候我的嘴唇。如同你此刻的请求一样
  
  2、月色
  
  亲爱的,今夜只有半轮月色
  你是那另外的一半
  赶来与我相见,与我执手相看泪眼
  我为你积累了一闽江的潮水
  这涨涌,这奔腾,将依次覆盖陈旧的心事
  
  《20070711深夜》
  
  今夜,请你夜凉如水
  摘下如花似玉的年龄
  我爱着你的前缀
  如同爱你温柔的真身
  它像水一样扩散
  适可而止。世界只有这夜色中的
  你和我那么大
  请载我过重阳,再渡我过清明
  
  《20070718:遥思曲》
  
  1
  
  他将在星期一归来
  单手扶车把,单手撑花格伞
  在雨中丢失年龄
  如果闭眼,就一定有吻
  等待表露;如果有风
  一定是沿着木兰溪的方向
  
  一路顺风。他将在星期一离去
  遗弃单车的后座,遗弃小名
  和他们暧昧的嘴型
  在这南方以南的城池
  任何方向都是北方
  任何眼泪要么为离别而流
  要么为重逢而留。他不得已收起花格伞
  让天放晴。有种方言正在萎缩
  有种脚印已欲罢不能
  
  2
  
  在雨水中,淘洗两年前的对白
  两年前的语气正在回归的路上
  今夜,我们隐姓埋名
  推敲当时的月色
  
  一首歌即将流行。还要多少次
  芦苇漫上坪陈岭
  六月的雨,像是落下的流星
  哪一颗将承载你的许愿
  如同承载你的十八岁。它摇摇晃晃
  挂在江南的屋檐,任凭风吹。不成曲调
  
  3
  
  这浮在水上的城,浮在城上的月光
  和浮在月光上的下一个夜晚
  让我一度靠近。你已成一道风景
  不肯顺从2007的逻辑
  当我看着你,所有的目光都已干涸
  没有语言流出。当你看着我
  就顺便探望2005。他站在
  来年堆叠的地方
  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4
  
  你这小小的白玉兰
  缓缓飘下金石山。风儿收藏了最初的心事
  夜色正在山脚悄悄铺开
  今夜,回忆如同黑暗,让我穿越
  让我画你的模样
  你这小小的恋人,沾染玉兰花的香气
  缓缓走下金石山。月光在南墙上
  醉得东倒西歪
  今夜你只属于我和它
  我愿是你的水中央
  等你清衣起舞,苦于泅渡我内心的河流
  
  5
  
  一别多年,我生活在有你的段落
  送给你一双翅膀。而我静静站在这里
  看你飞翔,做你唯一的终点
  
  ——作于仙游党校路(发表于《网络作品》2007第5期)
  
  《20070720:兰溪谣》
  
  1
  
  兰溪的风,请点燃所有的灯光
  我们那时侯,夜晚不是夜晚
  它只有一则童话那么大
  我们由幸福分娩,年轻,相爱直至老去
  过程势必让人怀念。有永恒一词
  我们打开字典,找彼此的姓名
  如同打开流水的身体
  打捞你的侧脸。它空有泪腺,缺乏眼泪
  而液体总在心脏流动
  
  2
  
  兰溪的光,请复活所有的月色
  让你再度透明。时光仿若鳞片
  可以拼接,可以游动。我们怀念某个夜晚
  可能有过肌肤之亲
  我们曾经站在这里,如今站在这里
  明天还将继续站在这里。爱像是雨水不可断线
  而你始终因太阳而撑伞,不肯住进我的桥洞
  
  3
  
  兰溪的月,请洗净所有的诗句
  你修书一封,仿佛修理琐碎的时光
  让梦境再度侵略我的床头
  让我不能认出你。你有细微变化,曾经太过年轻
  可以喝酒,歌唱,写草书。气温向八月收敛
  如今不适合叙旧,不适合站在桥头
  想起谁,就把苍老寄给谁
  
  4
  
  兰溪的诗,请篡改所有的风向
  让我的歌声飘向你
  啤酒花上升,烟雾上升,你一定尚未走远
  躲在哪棵树下看我
  所有的天气由你掌控,你哼不同的小曲
  阴转晴,晴转多云。教我如何不牵挂
  
  ——作于仙游党校路
  
  《20070731:东莞小夜曲》
  
  1
  
  我们一定生活在巴黎,在每个清晨接吻
  阳光倾斜的角度
  恰似我昨夜仰望月色,不可避免地想你
  我们还有几个生命可以相爱
  你终将带走这一切,惟独留下姓名
  让我怀念,教我垂泪
  
  2
  
  把你融化在冰淇淋里,一直保鲜
  我要一遍一遍地吻你
  如同打开你尖锐的冰山。你有一个纪元
  停驻在我的星球,让我垂暮,让你永恒
  
  3
  
  在板樟巷,圆月和小屋正在形成
  月色余光未泯,我们牵过手的小径
  有池塘等候秋波
  有鱼儿潜入水底,等候另一半
  他们分久乃合,合久乃分,缠缠绵绵,直到死亡
  
  4
  
  想到要与你分别
  这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就是我生命最后的时光
  请你保存我最后的姓名
  最后的眼泪正在发酵
  请你用来将我祭奠
  
  5
  
  月光在柳枝上反弹
  你是水中的倒影,如此不真实
  仅仅存在一次。我吟咏起雨霖淋
  杨柳岸晓风残月
  仅仅描述一次。如果柳永苏醒
  会不会离开江南,在此爱上你
  
  ——作于虫子的小窝
  
  《20070801:东莞小令》
  
  1
  
  天气持续炎热,在东莞的花格伞下
  我们没有距离。你的鼻息停在岔路口
  等候雨水和道别
  它是如此吝啬,迟迟不愿出现,掩饰我的眼泪
  
  2
  
  亲爱的,路边的小花正在开放
  此刻你身穿淡蓝色制服
  走在上班的路上。微风多么温暖
  将你的背影浓缩成一个姓名
  让我这株小小的植物从此枯萎,从此心碎
  
  ——作于虫子的小窝
  
  《20070802:在厚街》
  
  1
  
  在莞深高速上,你只开一半的花
  侧脸埋进怀里
  很有梦的湿度
  昨夜今晨,天气凉了几许
  请你为我添衣
  适时遮住我落泪的细节
  
  2
  
  一辈子何其短暂
  悲伤何其漫长
  你放下电话,离开显示屏
  这些年仿佛只是一段电波
  或者一组镜像
  这叫我如何相信
  你就是永恒,且始终存在
  
  ——作于虫子的小窝
  
  《20070803:宝屯之夜》
  
  1
  
  在板樟,还有最后一枚硬币
  可以支配点唱机
  我的情话藏在歌词里
  左右你的情绪。秋天就要来临
  请你在右手冷却之前牵我的左手
  请你拒绝所有的方向。我找一个无风的角落
  等你回家。我们在深夜说话,或者悄悄流泪
  坚信幸福就该这样开花
  
  2
  
  再轻的脚步也在感应路灯。有些爱藏在掌心
  不能让你轻易看见。有些吻藏在门后
  喷上暧昧的标记
  三零三,我们上楼,开锁,其间拐过几个弯道
  听见鱼儿在窗外吸食月光
  思念在水面苦于消化。你站在阳台看鱼塘
  仿佛化身黑暗,吸食我。一些心事就要深沉
  
  3
  
  亲爱的连衣裙,我将宣布爱你
  请描眉,卷睫毛,涂唇膏
  为我扑上暖色的粉底
  请你想我,不惧风吹,不怕日晒
  定期注视我手中的镜子
  如果看到香樟不开花
  那一定是在十九岁的炎夏。你把美丽全部打包
  又被我一一留下
  
  ——作于虫子的小窝
  
  《20070805:板樟的小巷》
  
  1、未知的事
  
  你躺在我怀里说话。空气潮湿
  仿佛是你写在风中的书信
  我多想读懂你的情绪
  雨水到达我的睫毛就戛然而止。你不懂的
  秋天正在扩散。去年今日,明年今日
  都是些什么时光
  你用了什么表情,应付我的思念。围绕我此刻的沉默呈中心对称
  
  2、伤逝
  
  你在遥远的南方宣读我的仆告
  阳光浇灭了所有的花伞
  只有一人走出来。再没有比绝望更唯美的事物了
  眼泪在诗题里就已饱满
  让你头重脚轻。风是有色有味的
  我们也曾红男绿女,手捧奶茶,走在八月的步行街上
  
  3、浅夏
  
  暧昧让我们忘了彼此的姓名
  蝴蝶贴上嘴唇,想从我的心里吸食你
  此刻我的目光都是你的牛仔裙
  它只有几分米的半径,而你站在中心
  轻易稀释了一个季节。爱是什么颜色
  如果翠绿香樟,如果淡蓝月光
  等候在鱼塘,向你问起我
  
  ——作于虫子的小窝
  
  《20070818:遥远的时光》
  
  那些遥远的时光
  如同童年的稻田。稻穗饱满
  是来自夏末的眼泪。雷声即将熄灭
  你们打马,迷藏,还有一个影子尚未暴露
  你们迷路,回家,还有一段笑声尚未蒸发
  隐约中夹带着当年的小名,垂询东南风
  
  我的祖母已年迈
  坐在后门的石墩。小剪子锈迹斑斑
  多年前的牡丹,在丝绸上还未收针
  它们枯萎,凋零,还有一半花香尚未消散
  它们发芽,开放,还有一个秋冬未能拼接
  手中泛黄的照片,是否象征你如今的份量
  
  夜色多么轻巧,搁浅了一座雨季
  你有黑色的语言,让我轻信未来和永恒
  你有一轮月亮,要寄往我的
  南院,篱笆墙。水井里有酒
  酝酿你孩提时侧脸的味道。那些遥远的时光
  黎明总像一只寂静的船
  盛放你的安详。摇床悬浮在潮湿的空气里
  不曾停歇;影子斑驳了陈旧的年历
  墙上剥落的黄土,据说不是泪的味
  
  ——作于大王里
  
  《20071004凌

引用部落地址

477584387 发表于 2008-11-12 11:4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1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11 星期二(Tuesday) 晴
  SIDE A 雪娃娃
  Vol。01 雪娃娃》》
  
  夜幕还未落下 街角唱起童话
  我静静站在路口等你回家
  月光穿过枝桠 从我身后到达
  你轻轻躲进橱窗笑着我傻
  幸福像一幅素描画 下秒钟就发芽
  你用风一样的步伐 亲吻我的面颊
  为我带来一枚甜蜜的惊讶
  
  候鸟飞往天涯 潮汐濡湿泥沙
  我默默看着远方世界多大
  水位开始变化 梦想正被冲刷
  你悄悄篡改了未来的想法
  而手心冷却的绿茶 总来不及挣扎
  而我们中间的时差 说散就散了吧
  再没什么誓言让季节停靠
  
  你是一个雪娃娃
  绕过天真的篱笆
  回忆里的他和她
  王子变成青蛙 爱过公主飘逸的长发
  
  你是一个雪娃娃
  过了冬天就融化
  春雨中的百合花
  是我寄的牵挂 你在远方都收到了吗
  我还爱你啊
  
  Vol。02 茉莉的音乐盒》》
  
  情歌冷却了夜晚 离凌晨零点
  还剩下一个小时的失眠
  谁的思念 行走缓慢
  手心汗潮湿了相框
  谁的泪腺 不停浇灌
  一张张枯萎的时光
  十八岁的倔强 都挂在斑驳的砖墙
  
  茉莉茉莉 我轻轻想你
  在公园涂写幼稚的词句
  而你总没有注意 暧昧的手迹
  原来那鸟儿早已 衔走了你的名字
  
  日记通往的秋天 潦草的两行
  还能看见背影后的忧伤
  谁在路边 吻你脸庞
  空中落叶遮蔽夕阳
  谁在河畔 转身再见
  让风把眼泪都珍藏
  那一年的勇敢 是一枚早熟的遗憾
  
  茉莉茉莉 我悄悄爱你
  在窗前挥霍唯美的比喻
  而情书总是太迟 到达你手里
  你笑得有些神秘 是最迷人的消息
  
  月半弯 好喜欢 我一遍一遍 为你弹唱
  回忆在绿茶里流浪
  情话像冰糖 你笑得很甜
  曾经的爱有着嫩绿色的安详
  
  菊花残 满地殇 你一瓣一瓣 散发清香
  脚步在雨水中凌乱
  大雁在飞散 我没有打伞
  季节的诗都滴在了我的脸上
  
  Vol。03 午夜的情鸽》》
  
  午夜零点一刻
  迎着风唱情歌
  让所有失眠的花朵
  都悄悄爱上我
  
  那年我曾来过
  漫渡回忆的河
  在月光萧索的村落
  洒下流星几颗
  
  她们等着我
  笑得很羞涩
  烛光中依稀还残留泪眼婆娑
  
  她们对着我
  低头把话说
  手掌心合十在祈祷幸福快乐
  
  午夜零点一刻
  迎着风唱情歌
  让所有失眠的花朵
  都悄悄爱上我
  
  我的去日无多
  秋天就要过河
  故乡与南下的火车
  总是一再错过
  
  她们挽留我
  隐瞒了时刻
  情话声如梦一夜不知身是客
  
  她们送别我
  流浪的白鸽
  瞳孔里只剩下了白色的寂寞
  
  她们唱着歌
  继续爱着我
  在秋天登上从前抒情的山坡
  
  她们唱着歌
  偶尔思念我
  忧郁的爱情过程和结局一样坎坷
  
  Vol。04 落雨城池》》
  
  雨水像晚唐的诗句 爱上肖邦的钢琴曲
  窗帘延展成漫长的世纪
  有种颜色叫做忧郁 你的侧脸背叛了心事
  
  写不出墨水的钢笔 思念候鸟的航海志
  云层怀抱来沉睡的花季
  在某个潮湿的日期 我连春天都充满失意
  
  南方的街景 月光在穿行
  一两颗闪烁的流星 割伤了夜晚的宁静
  你低声问我亲吻后是不是就有永恒的爱情
  
  三月的江滨 风吹的很轻
  落叶碎了城市的心 你穿起忧伤的脚印
  将过往的约定都凄美成一幕蒙太奇的电影
  
  能不能再下一场雨(让我再牵起你的手)
  雨水翻起你的回忆(仿若我们的小时候)
  忆当年我们的秘密(说永远永远一起走)
  密散在落雨的城池(向每个晴天雨天微笑问候)
  
  能不能再下一场雨(给我留住你的理由)
  雨水掩盖我的惋惜(剩几分多余的温柔)
  惜今夜我们的别离(来做一只我的蝴蝶)
  离开这落雨的城池(我不舍得你飞到时光之后)
  
  Vol。05 一夜一首歌》》
  
  月光照耀去年的山坡
  你的温柔已所剩无多
  回忆和香烟燃点寂寞
  如果梦见我 你会有什么话对我说
  
  那些时光漂流成河
  那时想你一夜一首歌
  那片记忆随风飘落
  那年秋天一夜一首歌
  
  你曾对着月亮说爱我
  唇语潮湿了整晚夜色
  而流星总是一闪而过
  许愿池的错 我的伤心你怎么舍得
  
  那些时光漂流成河
  那时想你一夜一首歌
  那片记忆随风飘落
  那年秋天一夜一首歌 你还能否记得我
  
  SIDE B 再见,蒲公英
  Vol。06 再见,蒲公英》》
  
  雨把南方的伤心 洒进北方的梦境
  你的背影 无比安宁 却依然惊醒
  沉睡在墓碑下的爱情
  那出土的眼泪绽放的很动听
  
  风把从前的约定 撕成过期的声音
  我的钢琴 一路安静 飞过了江滨
  铭刻在沙滩上的脚印
  那回忆的方向开始四处飘零
  
  你是一朵蒲公英 再见蒲公英
  今夜我的呢喃很轻
  却没有一首歌能让你暂停
  
  我爱你是蒲公英 再见蒲公英
  雪花是春天的心病
  而你是我无法挽留的风景
  
  Vol。07 90爱》》
  
  男:
  寂寞来的太快 把个性揣在口袋
  我总害怕一个人的天黑
  一个人坐在墙角发呆 幻想玩转一个时代
  把每一片天空和大海 都涂上非主流的色彩
  
  女:
  其实我很可爱 自恋的时候很乖
  给自己画上浓密的眼彩
  把自己的大眼睛睁开 认真地为自己闪拍
  时光从相机里走出来 那是我对自己的关爱
  
  合:
  爸爸妈妈总是太累 除了钞票之外
  再没有一盘亲手炒的菜
  周围的人总是很怪 说我头脑残废
  玩起劲舞总是火星乱飞
  
  男:
  他们不理解的玩味 就留给他们去猜
  我只爱我的嘻哈节拍
  朋克和碎发是不是俗不可耐 绑两种颜色鞋带
  出门才不被淘汰
  我的琴盖 杰伦曾经说过要靠自己来打开
  
  女:
  隔壁班的那个猪仔 有种专属的依赖
  仿佛天生为我而存在
  你说我们在街上会不会另类 奶茶要什么滋味
  银饰要多少光辉
  我的亲爱 让我们永远做一对幸福的小孩
  
  Vol。08 双子座的钟摆》》
  
  梧桐花的悲哀 留给了季风去猜
  落叶是秋天的眼泪 一片片掉下来
  而我从你的脸颊 读懂这忧伤的意外
  
  远方降下暮霭 天空阴霾 歌声洗净年代
  教堂的颂诗通往巴洛克的记载 鸽子依偎着石碑
  英雄的嘴唇曾在它前世的刘海 烙下潮湿的关怀
  
  点燃一盏等待 默默注视双子座的钟摆
  在午夜一再 一再 提醒你我从未离开
  吹灭一盏等待 静静聆听双子座的钟摆
  在凌晨嘀嗒 嘀嗒 告诉你我正在回来
  
  下雨天的恋爱 交给了格伞安排
  来不及风干的无奈 又转变成愉快
  你说有梦的灌溉 就不怕漫长的天黑
  
  等到燕子归来 门窗打开 月光清洗案台
  星星的私语彻夜闪烁得很唯美 我怎么舍得去拆
  情书的结尾预示着潮汐的更改 你的心一直存在
  
  点燃一盏等待 默默注视双子座的钟摆
  在午夜一再 一再 提醒你我从未离开
  吹灭一盏等待 静静聆听双子座的钟摆
  在凌晨嘀嗒 嘀嗒 告诉你我正在回来
  
  点燃一盏等待 静静注视双子座的钟摆
  (你若不爱 回忆该如何晾晒)
  在午夜一再 一再 提醒你我从未离开
  (聆听花开 去追回你的香味)
  吹灭一盏等待 轻轻聆听双子座的钟摆
  (你还深爱 在纸上画我眼眉)
  在凌晨嘀嗒 嘀嗒 告诉你我正在回来
  (注视窗外 东方浮现鱼肚白)
  
  Vol。09 醉美人》》
  
  日暮未深 月光已倾城
  那季节氤氲难分
  长亭是溪水的梦 不沾风尘
  离愁别恨 才过渡口已凄冷
  
  酒过三更 乱桨惹秋风
  那白鹭惊散花丛
  荷藕香碎怎堪闻 谁来心疼
  今晚舟中 半阕小令沾泪痕
  
  醉美人 错将断缘细细缝
  彻夜等 和衣推窗燃烛灯
  墙上斑驳的眼神 还留着多年前的天真
  
  醉美人 尤抱琵琶轻轻弹
  落雨声 像思念欲罢不能
  马蹄铁惊醒清晨 少年是过客不是归人
  
  Vol。10 红茶屋》》
  
  夕阳下的梧桐树 影子偏折向深秋的小路
  香烟重温了熄灭的幸福
  侧脸也开始熟悉眼泪的温度
  冰冷的碎步 时有时无 走得仓促
  没有了你的夜幕 我再也等不到下一个日出
  
  街道旁的冷饮屋 微风拉扯着季节的孤独
  落叶表达了迟到的爱慕
  你却已提前走进冬天的地图
  对桌的烟雾 仿若远处 看不清楚
  沉淀了你的水珠 还继续在我的镜片里匍匐
  
  你说冰红茶的浓度 已经和年龄不相符
  那成长太过残酷 而当时却又太难领悟
  许下的未来依然高挂誓言的乔木 久久不肯成熟
  
  你说矿泉水的淳朴 最能解释你的退出
  那回忆成了约束 连誓言都变成了辛苦
  说过的情话始终都被装作不在乎 你怎么记录 我怎么留住
  
  记得不要哭
  记得要幸福

引用部落地址

477584387 发表于 2008-11-11 21:58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67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8-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个人打电话叫我
  
  叫我过去找她
  
  她在老地方
  
  我说
  
  马上
  
  我现在要离开网吧
  
  我点击结帐
  
  因为我是会员
  
  现在离开
  
  很无聊
  

>>引用社区地址

韩驰 发表于 2007-08-02 11:20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139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前面帖过地址的朋友,诺青以分别在9号和10号从邮局递出。

请还没有帖地址的朋友把自己的最近地址留在下面,别忘了认真看下面帖子里的公告。

(更新中)

14日,西子西子,醉奴,已收到诗刊

江宁织造 发表于 2007-06-11 08:42 | 正常 | 分类:未央启示 | 评论: 14 | 浏览:105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主题:祝贺〈未央诗刊〉创刊诗歌朗诵会
时间:2007年6月3日晚7时至9时
地点:西安市小寨嘉汇汉唐书城南侧动感地带、
参加人员:耿翔、周公度、石乐、三色堇、路男、昊飞泓、马召平、王琪、满娃、郦楹、闻风、兰逸尘、非击、童子、锤子、换、秦唐
主持:之道
组织:诺青


       找找诺青是哪个?嘿嘿,


       参加的诗社成员有:诺青,换,非击,晓佳,杜迁:封面设计:雅生.买合木提




未央诗社 发表于 2007-06-04 18:12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10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4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