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镜中
water_moon.blog.tianya.cn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1-4 ( 1 )
·2011-2 ( 1 )
·2010-11 ( 1 )
·2010-10 ( 2 )
·2010-8 ( 2 )
·2010-7 ( 1 )
·2010-6 ( 1 )
·2010-5 ( 3 )
·2010-3 ( 1 )
·2010-2 ( 2 )
·2010-1 ( 2 )
·2009-12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61251 次
今日访问:6次
日志:370篇
评论:1010 个
留言:3 个
建站时间:2004-2-23
博客成员
季米 普通成员
心生051 普通成员
镜中花水中月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8 04:02
天天葫芦小金刚
2019-10-25 09:28



2009-7-13 星期一(Monday) 晴

多年不去医院,竟然不知现在温度计是夹腋窝而不是压舌底了。当年轻的女医生说:哎哟,你的扁桃体又红又肿......哟,39.5度呢......我都默默地点头,表示我一早就知道,医生说:打个屁股针,要不先挂一天的盐水看?屁股针就是退烧针,那扁桃体嘞?我万不得已开金口:有没有能快一点好的?我还要上班......完全忘记刚才病历表上职业栏叫医生填无业了。医生说:那再做个雾化吧,先验血。验血单出来,自己粗略看了看,有四五项超标,其中C反应蛋白是40MG/L,超了三倍。

W前一天在电话里听我声音低沉便问怎么了,我说扁桃体发炎,他便说当然要去看医生啊,不要小病拖大病。我懒得跟他解释对这个病我有丰富的经验,小时候基本上年年正月十五都要得一次这个病,长大后,基本上以三年一次的频率来报到。我想有什么大不了的,回去喷一下喉风散就好了。便在电话里跟敷衍他: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想说话,就这样吧......

小时候,我家附近有位良医,五六十岁的样子,据说是以前在大医院返乡,擅长医眼,擅长就地取材以农家现有的材料医人,比如我肚子疼,他便叫我妈去刮点柳树皮,挖点葱根,再加上什么什么用毛巾围在肚上,那时我早已独睡一张床,因为生病的缘故,母亲把我弄在大床上一起睡,方便照顾,我晚上一面睡,一面在床上转,醒来时头在床沿,肚上的药材有的已经散落在床上了,我还担心母亲会责骂,但可能因为生病的缘故,又因为我的确一觉醒来就好了,高兴的很。后来这位老医生去世了,他的胖儿子接班,手艺要差很多,只会开西药,已经不大有人去帮衬了。可惜了那位老医生的一生英名,我年幼的时候,经常给慕名远来求医的人指路,只需说:你顺着眼下这条水圳走,走到水圳没有了,就看到有两口池塘,医生家门口有很大一蓬葡萄藤......话说我家那蓬葡萄藤还是医生家那蓬葡萄藤的子孙。我那时正好学了植物,知道葡萄只要插进泥里就可以了,在看医生时就要求折枝回家,因为生病的缘故,父亲便特别的百依百顺,便由得我了。现在,那蓬葡萄藤已经爬满了我们老房子的二楼栏杆。等到我年纪渐大,婚期无动静时,我姑妈便发话了,说你们种这棵葡萄藤做什么,难怪这么大还嫁不出去,都是这藤把人挂起来了!我妈有些疑惑,说,可能也是呢,还是她亲手种的呢。便来与我说,我便嗤之以鼻,说怎么可能。我妈又念起这棵藤还是有点用的,比如小侄女爱吃,比如秋收时,劳作的农人休息时吃几颗,都说很舒服,吃不完的,基本上都被鸟啄去了,至少还喂了鸟嘛。我说,可以拿来酿葡萄酒嘛,可能我妈没那个闲工夫。

扯好远......说回生病,前天回去后便去药店买喉风散,大约是这个药太便宜,才5块多,一致药店的工作人员猛说这个药太干了,要我换别的,我不理她,说这个药我用过,好用。她便又猛叫我买消炎药,说你嗓子不舒服,肯定要消炎,这话有道理,在她的推销下,我买了一种金莲花片,觉得自己有点发烧,但要买体温计,结果她卖了个坏的体温计给我,温度永远停在38度。那个金莲花片把我害惨了,服用之前,我仔细看了说明书,副作用是不明,我想不明大概是指没有吧,结果吃了这个药后,就混混沉沉,严重嗜睡,从吃药不到一个小时就爬到床上,一直在床上躺了十几个小时,躺得腰酸背痛(女人坐月子都是怎么坐的呀),完全起不来,因为脑袋很重,眼皮也打不开。

第二天,还是很难受,持续发烧,昏沉。只好去医院。拖着不去医院,实则是现在医患关系太紧张,被吓得有心理阴影。我们店里有位客人有段时间疲于打官司,因为他老家的远方亲戚的儿子有次感冒,去医院吊盐水,吊着吊着就死了。老实巴交的父母,只有这么个二十出头的宝贝儿子。我可不想我父母困于这种悲痛之中。打车去我家附近的人民医院三分院,医生问有没有过敏史,我搜肠刮肚说对虾米和芒果过敏,其实我对芒果只有一点点反应,但还是放大来说。话说人的免疫系统真是奇怪,我以前对虾米不过敏的,前几年开始吃了以后就又红又痒,今年最夸张。医生又问是否对青霉素过敏,我说我以前好像没打过,也不确定那哪种药物是不是过敏,医生说,哦,那就是没有药物过敏喽?俺超紧张地纠正:不是,是我不确定。于是,做皮试,打点滴,做雾化,打退烧针,护士态度也满好。中间W来电话,问怎么样,我说正在医院打点滴,这位同学追着问:你是实在不舒服了才去的医院还是没时间现在才去的医院?言下之意是你到底有没有听我的话第一时间去看医生,我便很罗嗦地解释我对这个很有经验,以前只要用喉风散就行了,但这次比较严重,我自己治不了......W又很有求知精神地追问这个病发病的原因是什么,我说大约是细菌入侵,也可能是天气太热没休息好......然后他说句让我颇温暖的话:过来以后我们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彻底根治......又问打了多久,是刚开始打还是打了一半,我说大约打了三分之二,抬头一看:呀,打完了哎,不跟你说了......我实在是有点怕这位兄台跟我秋后算账,怪我小病托大病,搞得我很理亏。以前C跟我说:结婚还是有好处的,至少你生病了有个人在面前端茶送水。我当时便默然,心想人又不是天天生病,总不至于因为这个理由结婚吧,现在对她的话算是略有体会了。

打完点滴出来后,天还没黑,回家,没有什么胃口,闻到油味和食物的味道有些作呕,但精神好多了。到现在,除了嗓子还有点不舒服,偶尔还有些头痛外,其他无甚大碍。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07-13 11:45 | 正常 分类:流年琐事 | 评论: 5 | 浏览:95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11 星期六(Saturday) 晴

至少有35度吧,今天早上还乌云朵朵,我还想可能要降温撩,特意带了个长柄伞出门上班,结果,一到公司,竟然又是一个艳阳天。

我的个天,昨晚感觉自己都要长痱子了,多年没感受过脖子后皮肤上那种针痛感了。结果,痱子没长出来,倒是开始扁桃体开始发炎了,可怜我早上还兴致勃勃割韭菜炒蛋做早餐吃。现在头疼吞咽困难唯有猛含西瓜霜。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07-11 12:26 | 正常 分类:流年琐事 | 评论: 3 | 浏览:8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25 星期四(Thursday) 晴

【甲骨事件】发生在1951年1、2月份,是由当时的加拿大大使馆临时代办切斯特朗宁(Chester Ronning)引起的。事件本身并不复杂:朗宁先生在奉命回国之前,将已故加拿大传教士明义士(Menzies)收藏的满满一箱价值连城的商朝甲骨片通过杨宪益转交给南京博物馆,使这批稀世珍宝失而复得。这明明是一件大好事,可杨宪益和朗宁先生却为做了这件好事而受到了牵连。杨宪益在自传中说:
  
我和朗宁很熟,他常请我吃饭,一起鉴赏他的中国古玩。这些古玩是从当地古董商那儿买来的,多数是赝品。由于中国政府不承认仍然留在南京的加拿大大使馆,所以切斯特朗宁只被当作普通外国公民。一天晚上,朗宁邀请乃迭和我去吃晚饭。饭后他说,由于加拿大政府决定跟美国站在一起,他很快就要离开中国了。在清点使馆财产和打包和储藏时,他发现一个旧柜子里有许多骨头碎片,是一个叫明义士的传教士留下来的。明义士早已去世。因为物主已经不在了,他可以随意处置这些东西。他觉得这些东西像是商朝的用作占卜的甲骨碎片,上面有甲骨文。他请我鉴别这些古董,看看古董商们是否愿意收购。我经过仔细鉴别后,告诉他这些无疑是商朝甲骨,至于它们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我说,如果是真的,它们应该送往博物馆,但是他与地方政府没有联系。他提议如果我真认为这些东西有价值,他想把这些东西给我,让我来处置。我答应了。第二天,这些东西连同那个柜子一块儿送到了我家,是一个年轻人力车夫送来的。一共有四千多块甲骨。我立刻给南京博物馆打电话。博物馆的女馆长曾昭燏(雷注:曾照燏,字子雍,湖南湘乡人,曾国藩的曾孙女)是我的老朋友 ,也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她在伦敦大学主修埃及学。她立即把甲骨运到博物馆。经过鉴定,她打电话给我,激动地说这些就是著名的【明义士商朝甲骨收藏】。外界以为这批甲骨早已被运往国外了。这批甲骨大部分是真品,只有少数赝品。这批收藏的发现对于古代商朝历史和语言的研究是个重大贡献。她马上报告北京。中央政府一定会为这一贡献而感谢我。
  
   (【白虎星照命】,页一七七、一七八)
  
 那一次,向来孤傲矜持的曾昭燏一反常态,兴奋地在电话中说:“这是了不起的一笔宝贝。我们以为明义士的东西早就丢了,你居然又给他收回来了。”她还说要让中央给杨宪益发“奖状”。当然,杨宪益没有得到中央的“奖状”,相反,他还挨了一顿批。一位听到电话的同事当即批评杨宪益对这事“处理不当”。杨宪益在回忆中说:
南京统战部的同志跑来跟我说:“副委员长,你这样做不妥当。我们跟外国现在没有联系,你手头的这批东西不应该通过你私下收授交给博物馆,应该通过官方,说加拿大使馆里有这么一批东西,我们就可以给们判罪,说他们私藏了我们的东西。”我说人家明明是愿意把这东西交出来,没法子交,托给我,让我转给博物馆的。我就是转一下手。他说那也不对。原则上不对。我们跟外国使馆没有这个关系。
  
   (杨宪益访谈,1994年5月14日,北京)
  
对人对事从来不设防的杨宪益是公开在统战部的办公室给曾昭燏打电话的。尽管朗宁曾叮嘱过他不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大大咧咧的杨宪益仍然把朗宁和盘托出。听到电话的那个同事立刻向统战部领导汇报了这件事,领导当即批评杨宪益“不懂政治”,让“外国帝国主义间谍钻了空子”,“离间了共产党政府和民主党派的关系”。
事态的发展变得十分严重。杨宪益突然被南京公安局传讯了一夜。戴乃迭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当朗宁去杨宪益家时,看见她为了杨突然被传讯一夜不归而“吓得发抖”。虽然最后杨宪益安然无恙地回了家,但在以后的历次运动中,“甲骨事件”和“紫石英号事件”都成了杨宪益“丧失阶级立场”和“丧失民族立场”的两个典型事件。
  
 而此事的另一位“肇事者”朗宁先生的遭遇更险。为这事,他受到了南京市公安局的反复盘查。公安局有关部门彻底搜查了大使馆官邸,但没有任何“罪证”。当朗宁先生离境时,他受了种种非难。非便他的行李受到彻底检查,还在深圳罗湖桥被边防警查搜身,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搜了个遍。作为外交官,他受了不应有侮辱。他的所有私人照片的底片都被没收,还差一点不让他出境。
  
  ......
  
  
 而曾昭燏,那位深知这批“明义士甲骨收藏”文化价值的南京博物馆馆长却于196@4年12月22日自杀身亡。她从南京灵谷寺塔顶上一跃而下,结束了年仅五十五岁的生命。曾昭燏终身未婚,友人程千帆说她“位高心寂,鲜友朋之乐,无室家之好,幽忧憔悴”,终至自戕。而据杨宪益说,她是被斗而死。在六@四年城市四清运动中,“上面”把四九年国民党运送故宫文物到台湾去的账算在她头上,她选择死。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06-25 14:03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1 | 浏览:9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25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三娘显然是有备而来:没带俩少爷,没带随从。一进门,就说:我们去听歌吧。

盛夏的傍晚,暑气渐消,晚风习习。我们就坐在少年宫水池旁温热的地阶上。还是我们热捧的那个组合,我们一致看好主唱男。三娘突然说:你说我上去唱歌好不好?......我哑然失笑,这个,这个。她酝酿了一下,一个人在那心理挣扎了一会,然后,鼓起勇气,把车钥匙手机以及一张五十元的大钞给我,让我等下她唱歌时去给钱......

三娘一共唱了三首歌,【人间】、【原来你也在这里】,还有一首不记得撩。我只能说,唱得比俺好太多撩。三娘本来瞅准只有三五个人听众才跑上去唱,结果,结果,在她唱的那会,路人看到一个女子有点紧张的在麦前唱歌,觉得好生奇怪,纷纷停下来看热闹,在她唱第二首时,我的个天,我坐着的那条长台阶,竟然坐满了人!放眼一看,估计有上百号人听众,当三娘唱到H时,说:下面这首歌送给水月......并顺势一指俺,路人又纷纷笑着探头看俺......

富家少奶奶三娘同学,说她以前的理想就是做一个流浪歌手,这个,这个,幸好这个理想没实现,否则,大家不得天天有钱时捧个钱场,没钱时捧个人场,俺呢,除了在尚书吧做收银,还得跟BOSS申请下班后去给三娘乐队兼职收银。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06-25 14:00 | 正常 分类:浮生趣记 | 评论: 8 | 浏览:9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13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们家端午时节新添了一个小侄女,前二天因为黄疸住院。哥嫂很担心,一面办入院手续,一面让我查相关资料。我翻了通网页后,问医生有没有判断是什么类型的黄疸,如果是生理性黄疸就没事,如果是病理性就要住院。嫂子说医生也没说,胆黄素是290,让住院照蓝光。我建议不要轻易照蓝光,会有负作用,影响眼睛也折腾BB。
照了一天后,胆黄色降到170,我在网上查到的正常值是205,照理已经可以出院了,但医生蒙骗说正常值是120,还要住院,不然会影响智力发育,我嫂子被吓到了,就只好继续住院。

第三天,医生竟然不再做黄胆素测试(当然不用测了,昨天就正常了),只说还不能出院,嫂子目测孩子黄疸已经降下来了,拿不定主意,便打电话问我,此时医生还没告知到底是生理性还病理性,嫂子追着问也不说,不知是确实不知道还是明知道但不愿意说以免住二三天就出院了少了住院费。我问医生有没有做母亲的血液测试,说没有,只知道BB的是A型,我让嫂子去做血型测试,做完就知道是不是最可怕的溶血性黄疸,一面极力主张出院,嫂子备受折磨,说照蓝光时BB一直在哭,BB在里面哭多久,她就在外面哭多久。

今天上午,嫂子打电话来,欢天喜地说她的血型也是A型,那就不存在AO溶血性黄疸。

昨晚与X吃饭,愤慨了一通。X说她知道一些单位的会计在付款前有意刁难人,多少都要给点好处才行,哪怕是个杯子或是一罐可乐。这些医生与会计,都是为私利而罔顾道德者,刮得一点是一点。我听罢,觉得这个社会没救了。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06-13 17:32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3 | 浏览:10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年轻的姑娘问:“有没有【万历十五年】?”
俺:“有啊,有啊。”递一本三联的增订版过去。
姑娘:“这个排版不好,字太小。”
俺:“哦,这个已经是大32开的啦,现在市面上基本上都是这个版本。我们还一个九几年的小32开,那个才排得确实有点挤......”
姑娘:“哦,拿过来看看......”
幸好就在眼皮子下。递过去。
书哗哗响:“不喜欢,这两本字体都太小了,唉,年纪大了,看不得小字......”,姑娘轻声说笑,俺愕然......

客人:“有没有张五常的书?”
“有!”,找出来。客人就张生发表一通高见。
又道:“有没有XX的书?”
“有!”,又就此书或此作者发表一通高见,洗耳恭听。
再道:“有没有某某的书?”
“不好意思,没有。”,这个是真没有。
这位客人是来找人聊天地。

以下是电话内容:
俺:“你好,尚书吧”
客人:“你好,扫红吗?”
俺:“不是。”
客人:“扫红在吗?”
俺:“不在。请问您有甚么事么?”
客人:“那个,你们是不是有【陈寅恪(ke)的最后二十年】?”
俺:“以前有,好像卖掉了。请问是要找这本书么?”
客人:“那作者是谁去了?”
俺:“陆键东。”
客人:“哪个键?”
俺:“键盘的键。”
客人:“是金字旁那个键对吧?”
俺:“是的。”
客人:“好,谢谢,88.”
俺:“不客气,88.”
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06-03 15:34 | 正常 分类:浮生趣记 | 评论: 6 | 浏览:9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6/62  9[6][7][8][9][10]: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