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镜中
water_moon.blog.tianya.cn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1-4 ( 1 )
·2011-2 ( 1 )
·2010-11 ( 1 )
·2010-10 ( 2 )
·2010-8 ( 2 )
·2010-7 ( 1 )
·2010-6 ( 1 )
·2010-5 ( 3 )
·2010-3 ( 1 )
·2010-2 ( 2 )
·2010-1 ( 2 )
·2009-12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61276 次
今日访问:11次
日志:370篇
评论:1010 个
留言:3 个
建站时间:2004-2-23
博客成员
季米 普通成员
心生051 普通成员
镜中花水中月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8 04:02
天天葫芦小金刚
2019-10-25 09:28



2009-12-19 星期六(Saturday) 晴

  台湾的俊男组合飞轮海在一个综艺节目里接受采访时,汪东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成名前,经常去吃那种廉价的吃到饱。这个吃到饱,就是自助餐,任吃。台北几乎满大街都是,那些台湾叫涮涮锅或是强强滚的火锅店,大部份都是自助式的,两个小时内任吃,除了常见的火锅材料外,还配汽水饮料、爆米花和冰淇淋。我家附近有一家生意非常好的火锅店平日中午是180元台币,折人民币三十多元,各式火锅材料在回送传转带上缓缓走着,你可以放开怀抱吃两个小时后抱着肚子出去,啊,未必,我见过一个牛高马大的女子被服务生催:“小姐,不好意思哦,你已经超太久了,我们这里只能吃两个小时的......”,这个姑娘很淡定地说:“那我把锅里吃完。”,一边吃,一边和朋友聊天,她的朋友可能比她晚来,服务生并没有催那位朋友。又过了半个小时,服务生又来催了:“小姐,不好意思哦......”,这位厚脸皮的姑娘一直服务生催了三次才走,吃过的碟子堆了半个人高,多到她朋友都在嘲笑她。
  
  今天晚上,冒着严寒,去吃了现在很热闹的一家一锅两吃店。那一个人山人海。店开在工业区,工厂要不迁了,要不倒了,厂房都空置了。店家在原有的一个停车场搭了一个铁皮房(台湾人最喜欢搭铁皮房了,他们在深圳的关外搭了许多铁皮房做工厂),然后在铁皮房里摆着挨挨挤挤的桌凳让大家烧烤。这家出名的是材料好,有很大的生蚝(可惜是冰冻的),有很粗的蟹腿,可惜一股海水味。还有非常厚实的猪排牛排羊排,有很大支的草虾,最打动我的,是网上攻略里说的樱桃,很大颗啊,任吃啊,才320台币,六十多元人民币啊,于是,就冒着十来度的严寒去了。
  
  那种人山人海的场面应该有一段时间了,里面满满当当的人,外面柜台也是满满当当的人,事先有订位,但是领位的和排号叫号的是同一个MM,这位MM在人头中费劲地喊:“张小姐,张小姐......”,然后又费劲地挤出人群,把客人领进去,半天后,再费劲地挤回来。因为她都只用嗓子喊,等候的人生怕喊到自己没有听见,只好紧紧挤在她身边。唉,这个店老板应该去深圳的华强北看一圈,看看粤菜酒楼咨客在门口询位接客,然后迅速用对讲机耳麦告诉楼梯口咨客领位,迅速,专业,井然有序。哪像这样,一团混乱。好在虽然情况混乱,人虽然多,但没有一个人质问抗议骂人。
  
  说来还是深圳的服务周到,深圳等位时通常派张椅子派一碟瓜子给大家磕磕打发时间,今天晚上只能望天发呆。
  
  樱桃不是产季,草莓倒是不错,又大又甜,哈蜜瓜也如此。原来是要自己烤肉的。还有歌手现场表演,唱得满好。一个漂亮女歌手也很会搞气氛,有食客点歌,大约是点了SJ-M的sorry sorry歌,她便邀请这一桌的年轻GG一起来跳sorry sorry舞,那位男子不肯,只听女歌手说:“不要再啃那只羊大骨了,你要是不出来,你以后的名字就叫,羊,大,骨!”,笑S,男子没办法,只得出来跟着一起跳舞。后来又跳伍佰最近很流行的花朵舞,还好没有被要求一起做花朵和波浪。

期间还有地震,只觉和左右一阵摇晃,众人哇然,大概摇了二下秒,因为是在一楼,上面铁皮顶又高估计也不重,所以大家仍然很淡定地烤肉,没有当一回事。歌手也很敬业,在大家齐声“哇~~”的时候,音乐竟然没有断过,跟京剧大师们有得拼啊。

吃到尾声,有工作人员过来提醒说还有十分钟,准备撤场,W问我吃饱了没有。这种吃到饱是很容易吃撑的,因为任吃嘛,我怀疑台湾是经济滑坡的缘故,这种吃到饱的火锅店三步一家,五步一店,蔚然成风。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12-19 23:11 | 正常 分类:台北生活手记 | 评论: 4 | 浏览:31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15 星期二(Tuesday) 晴


乍到台北,两眼一抹黑。幸好有工具书可以按图索骥,一本是官方出的方便游客的《飞行台北逛书店》,对于在台湾只有几天行程的游客来说,按这本书上的路线,足可对台北旧书店蜻蜓点水,浮光掠影一下。如果时间充足,就一定要看傅月庵的《蠹鱼头的旧书店地图》,从旧书店的地址电话到书店内部格局老板脾性,到台湾出版社的梳理,看完基本上有概念了,可惜的是,这本书2004年由台湾远流出版,现在已经绝版,能不能买到要看运气了。

在台湾,有趣的是,买书不仅可以在类似于书城那样的大卖场买,也可以旧书店,竟然还可以在跳蚤市场买。按傅先生在书里的讲法,光华商场一位旧书店老板,就是靠几十年如一日地,每个周六周日清晨骑半个小时的摩托车到跳蚤市场去淘书,坚持了几十年,终于淘成了一个专卖好书贵书的旧书店老板。于是,我便慕名而去,当然不是去看那个贵书好书,而是去跳蚤市场。可是起不了早,待睡到自然醒再去时,估计跳蚤市场已经被那位仁兄洗劫过了,所以我至今没在那个跳蚤市场买到什么好书,但基于家庭主妇的本色,倒是在那买过菜,买过盆栽。而让我大开眼界的是,这个跳蚤市场竟然有摊位是专卖A片的,摆得相当整齐讲究,很大的一个摊位,台湾真是又传统又OPEN啊。

台北的旧书店基本上都集中在台湾大学和师范大学附近。只是旧书店这样的东东,如同世间万物,此消彼长。我按图索骥去到著名的牯岭街,临街一家开了十多年的旧书店闭户紧锁,问斜对面的同行,人冷冷答道:“早就不开了。”,可招牌仍在,名声仍在。这家同行的书,价格不算便宜,有些没定价的,则主人看客下菜,令人泄气。店里可能有跳蚤或是蚊子之类的东西,挑拣一番,双手便奇痒难耐,不便久留。另一家开了许多年的老书店,大约是店主老先生聊以度日打发时光而已,因为书多到无法翻找。店里多年前曾遭火灾,主人也懒得整理,就任那半壁焦书与黑墙成为一体杵在那里。整个店面竟然只容人侧身进去,胖子估计只能望缝兴叹,坐外面和主人聊聊天算了。我虽然得以侧身进去,可完全没办法看书,因为书脊就是在你鼻子边,我只能斜视上方的书名。能想象那样的情景吗?老先生则坐在门口的躲椅上,摇着蒲扇,喝着茶,大声笑着邀你坐,喝茶。我后来看书上介绍说这位先生唯一的女儿在国外,大约老先生也不指望靠这间店赚钱吧。

师大与台大周边,是著名的温州街与罗斯福路,是董桥与余光中的作品里都经常出现的地名。台北多巷子,容易迷路,但巷子里可能时不时就有家旧书店冒出来。就在某天下午的那二三个小时里,我在不同的几家旧书店里,见到了同一本书:1986年4月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陈从周与潘洪萱编著的《绍兴石桥》,这个书二十多年的定价是50元人民币,在二十年后的彼岸,折成人民币,价格已直接在后面添了一个零。更奇特的是,这本书当年只印了2000册,2000册啊,隔了这漫长的二十年,我竟然一个下午就见到了其中三册,这些年里,他们从上海来,我从深圳来,他们或是在天花板下最高的那层书架上,或是杂乱地扔在书堆,我都毫不例外地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如同他们在呼唤我,让我去到那千陌纵横的小巷子里,带他们回家。

我就在这些千陌纵横的小巷子里,意外地发现了殷海光故居。低矮窄小的院门里,是一个青藤缠树,幽静阔落的大院子。据说房子是殷海光自己挖沟开渠自己建的,想必满院的参天大树,满庭芳香硕美的野姜花也是他亲手栽的吧?据说殷的学生很喜欢来他家烤肉,殷先生家那个二百多平方米的大院子里光石桌椅就有二台,真是烤肉的好去处啊。院子很阔落,平房也大而舒服,阳光透过玻璃窗,静静地照在书桌上。只有一位温婉美丽的中年妇人在接待游客,她剪了灿烂的大朵的姜花插在水瓶里,满室清香。她问我们可是台大交换生,我不敢掠美,只称是游客来逛旧书店的,她便热情地介绍附近的书店以及景点起来。同行人问我殷海光是做甚么的,我便想起何兆武在《上学记》里说殷当年在西南联大不过一鲁莽青涩后生,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到了台湾后他倒是成了自由主义的开创者,不禁哑然失笑。同时参观的游客啧啧称赞,想不到如此昂贵的地段竟然还保有这么大的一片故居,说至少值十亿新台币吧?那位美丽热情的工作人员说这里并不是不可拆的历史遗迹,以后拆不拆也很难说。但我看她安稳平和,很笃定的样子,便宽下心来。




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12-15 21:40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5 | 浏览:320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7 星期一(Monday) 晴

  今天,俺正在拖地的时候,刚从外面回来的婆婆捧着个首饰袋递给我:“送给你的!”,哦也,钻石项链哦:“挖,比我的结婚钻戒还大呢。”,PP答:“就是啊,就是看到你的结婚钻戒不大,所以才买个大点的项链,弥补一下!”,我倒。
  
  PP是个很细心的人,比如我卖书,跟她闲聊时说过诚品的书袋最适合拿来做包装纸,她上班的楼里就有诚品,她便留意着,看到就给我收起来,不仅如此,还跟同事打招呼:“这个袋子你们以后看到就帮我留起来,我媳妇要用!”,复述时用的非常骄傲的口气,我心想别人心里会不会暗想:“你媳妇要用,你媳妇了不起啊......”。她说她在单位没什么好炫耀的,就跟同事炫耀媳妇:“我媳妇对我好好哦,我下班回去什么都不用做,家务都是我媳妇做!我什么都不用做。”,同事说:“吃完饭连碗都不用洗?”,“是啊!连碗都不用洗!”,同事便说:“挖,你好好命哦......”,我听后简直被她笑S。PP是深绿,有时也会说一些政治过头的话,我一向不参与他们的政辩,有不同意见时就说“哦,是吧......”,她对大陆也是有偏见的,比如家里的挂钟坏了好几个:“我怀疑这个闹钟都是大陆产的,质量太差了!”,我哭笑不得,随她说。
  
  台湾人们都很朴素,所以俺也穿得很朴素,配着这么大颗的钻石项链,觉得自己的衣着简直衬不起这项链的阔气来。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12-07 22:27 | 正常 分类:浮生趣记 | 评论: 6 | 浏览:117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17 星期二(Tuesday) 晴

几天前,扫红说过几天高生要去台北,有没有什么要带的。俺便要求带用开的一种洗发水和【尚书吧故事】的签名本过来。

话说这位高生,是尚书吧的一位常客,时常去喝咖啡,办公之余,与我们倾哈偈(聊会天)。他的经典语录是:某天黄昏,他收拾电脑准备买单走,我们说:“走啦?番屋企食饭?(回家吃饭?)”,他说:“系呀。”,“一个人食?”,“系呀。”,扫红:“好凄凉哦......”,他说:“唔凄凉,莫得食就话凄凉哉,有得食怎凄凉?(不凄凉,没得吃就说凄凉,有得吃还凄凉?”,笑翻。

今天下午见到高生,在酒店附近找了间咖啡店小座,台湾菜虽然不好吃,但咖啡还是不错的。他一坐下,就说:“洗头水,扫红嘞,就给了我一支大的,一支小的。”,俺好开心,两支嘞,已经分别在想象容量大小了。“但是嘞,我上机之前,不记得托运了。”,俺心里一咯噔,“因为我行李好少嘛,就没有托运,我忘记了洗头水是要托运的。结果嘞,就被没收了。我进去以后,里面有间万宁,就找了一圈,也没看到有卖的,莫意思......”,这个,这个,也是没有法子的,好在还收到【尚书吧故事】的签名本,这个才是主题。

婆婆坚持让我带两个阿公种的甜柿给高生,我则送了高生一本于右任的线装诗集,自印本。高生便在咖啡馆跟我讲了个于生的故事:于右任呢,以前是做官的嘛。他上班的地方呢,那些职员喜欢随地小便。于佑任见了呢,就随手找了张纸,写了“不可随处小便。”,写了就交给工友去贴上,工友见了,哗,书法家的字哦,于是就工友自己写了张“不可随处小便”贴上去,把于右任的字拿回家,裁开,裱起来。裁的时候呢,就各个字的次序打乱了,意思就完全不同了。对了,就是“小处不可随便”.....

然后,看时间尚早,便打了车去茉莉书店,逛了一圈,也没什么大的收获,算是逛了一下旧书店。今天17度,下着毛毛雨,天黑了,便找地方吃饭。又是罗斯福路,我们茫然地站在那里,放眼看去,没有吃饭的地方。便打车回台北车站,一上车,说请去台北车站,司机说:“你们过马路,去对面打车吧,这边走绕得太远了......”,这个,我们便又下车,想此地真是民风淳朴啊,台北的计程车没什么生意,因为大家都骑摩托车,可人家竟然建议我们下车去对面坐......

回到台北车站附近,我竟然忘记了可以到台北车站上面的微风美食广场吃饭,便和高生往人多的地方走,一直走到南阳街,两个外乡人,看着满街的人和铺头,实在想不起要吃什么,就随便找了家牛肉面馆。然后,就在这个面馆里,两人讲着一口广东话,把台湾这个地方臧否了一番。比如,我愤恨地说:“厘个地方嘞,实在莫咩也好食偈(这个地方呢,实在没什么好吃的)”,高生也淡然批评:“系喽,咩也都系甜偈(是啊,什么都是甜的)”,我恨不能击掌大赞:“就系喽!(就是喽!)”......“哩个鬼地方嘞,实在莫咩也拿得出手,我想带点手信番去俾扫红,都唔知买咩也(这个鬼地方嘞,实在没什么拿也出手,我想带点手信回去给扫红,都不知买什么好。”,高生说以前香港人很喜欢来台湾买猪肉干回去,这个,这个,尚书吧楼上的自然派就有.....当然,在这里吃住,也不能老是批评人家,高生问台湾治安好不好,我说几好啊,我家的防盗门从来都不锁,哪像深圳,就是锁了都会被偷。而且街上的单车也很多不锁的,也不会丢,深圳就是上好几把锁都可能会丢......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11-17 21:54 | 正常 分类:浮生趣记 | 评论: 3 | 浏览:13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昨天,不,前天下午,我在台北的一家旧书店里,在店家收银台旁小书架的最底下一层,看到了那套中华书局的小书。因为开本与装帧很像之前上海书店出的那套,又因为是出现在一个旧书店里簇新的书,又因为书脊上那几个我大约一生也不会忘记的字。
    
  我眉开眼笑地扯出那本【尚书吧故事】,胖胖的男店员出声阻止:“不好意思,那是不卖的。”,“哦?”,我倒也不意外,这句话我以前也经常坐在收银台里跟客人说啊,想必每个旧书店老板难免都会自己舍不得卖的和自己要留着看的书。店员复又解释:“那是我们老板自己买来看的,不卖的。”,看看,如出一辙,连理由都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我暗暗觉得自己解释时的态度要比他诚恳得多。
    
  我仍然非常高兴,只差跟他炫耀说我有签名本哦,又觉得突兀,自己在那嘿嘿乐。可忍不住三八:“你们怎么会有这个书呢?在哪买的嘞?”,店员仍然解释说是老板买来自己看的,或许对面的学津堂有卖的,那是专卖简体书的。店员转过去和来探他的朋友闲聊,不再理我。我就那样单膝抵地,半蹲半跪在那里,开始翻这本小书。看到其中一篇有自己的名字,咧嘴傻笑一下,又看到一篇有自己的名字,忍不住了,向男店员和他的朋友炫耀:“这里面有好多地方有提到我哦......”,说完又觉得很傻,又补着结巴着解释:“我以前就是在这家书店上班的。”,店员随口木然敷衍了一句什么,大约是说哦,在书店上班满好之类的,完全无视我的激动。我的情绪扑了个空,一时间,竟就地取材,与店员分享我的喜悦,可惜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是那个落空的巴掌,只得问了那个卖简体书的地址,兴冲冲地对直走去,内心筹划着买回家后再拿给家人看。
    
  进得这家叫学津堂的书店,果然全是简体新书,我问柜台有没有一本中华书局出的叫尚书吧故事的书?年长的老先生抬头从眼镜缝上看我,我逐一组词解释:“高尚的尚,书本的书,酒吧的吧......”,许是以前说过太多次的缘故,这一连串现在完全无意识都可以顺口讲出来。老先生:“扫红?”,“是”。一阵暗喜,系统查得到,说明有。“卖完了。”
  “啊?”
  “卖完了。”
  “卖完了?”
  “是。”
  “这书是新书的呀,这么快就卖完了??”
  “是啊,10月4号进的,已经一个月了。卖完了。”
  我站在柜台前,久久不愿离去。后面有人要买单,我又不得不离去。不死心,侧到一边,很没礼貌的打听:“请问这本书您这里进了多少本?”,老先生有点意外,但还是看了一下电脑,说:“10本。”,10本?一个月哦,不错,销量满好的嘛。
    
  就这样,远隔重洋,从深圳,到台北,在异乡的旧书店里,过去三年的岁月又在我面前缓缓展开。我转身出来,站在车水马龙的罗斯福路,汽车摩托车从我面前呼啸而过,夕阳就照在我身上,我站在那里,激动得几乎要落下泪来。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11-11 01:01 | 正常 分类:流年琐事 | 评论: 11 | 浏览:11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17 星期六(Saturday) 晴

  那就大大方方地广告一下下:
  俺的书店:錦 書 堂
    
  取名字的时候,我说不如叫镜花堂,结果被死眼(啊,不,苏歌同学,或者事了同学)嘲笑,说你不如学周董的叫菊花台啊,吐血,叫水月什么好像更不合适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尼姑庵,我随便到一个山里去玩,就会看到有水月庵,于是,在众人群策之下,取了这个中规中矩地名字。
  前几天,苏歌同学(同上)又说当初应该叫水月堂,说他在西安碑林见过康熙的字,里面有因写过“水月堂”,如果叫这个名字的话,我就可以用康熙的字来做店里的招牌了,挖塞,也太牛了吧!可惜啊,年费已经交撩。
  
  俺因利就便,平装新书我竞争不过别人,拼低价这种只能以本伤人,古藉线装书水太深,俺不懂兼没财力,俺本小利微,只好卖别人不卖地书。所以嘞,准备专攻张爱玲,台湾可是张爱玲的大本营啊,请祖师奶奶赏口饭吃喂。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10-17 21:44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9 | 浏览:117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4/62  [1][2][3][4][5]: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