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镜中
water_moon.blog.tianya.cn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1-4 ( 1 )
·2011-2 ( 1 )
·2010-11 ( 1 )
·2010-10 ( 2 )
·2010-8 ( 2 )
·2010-7 ( 1 )
·2010-6 ( 1 )
·2010-5 ( 3 )
·2010-3 ( 1 )
·2010-2 ( 2 )
·2010-1 ( 2 )
·2009-12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61336 次
今日访问:12次
日志:370篇
评论:1010 个
留言:3 个
建站时间:2004-2-23
博客成员
季米 普通成员
心生051 普通成员
镜中花水中月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25 12:15
小奋青滤pe
2019-11-28 04:02



2010-3-20 星期六(Saturday) 晴

  标题是想乐MM博客里一句话,借来做标题,哈。只是我在深圳住了那么多年,竟然不知道深圳有樱花呢,台湾倒是随处可见,比如常去的一家旧书店,旁边的人家围墙里就有一株很高的樱花。
  
  昨天呢,按W同学的话,就是我跟了一个老人团。这个老人团的团员是:阿嬷、我婆婆、婆婆的妹妹W的小阿姨,还有小阿姨的一个朋友,本来前一天晚上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让W陪着一起去玩,结果,起了个早,才知道车坐不下,W就很海皮的继续在家做宅男。
  
  台湾远近闻名的赏樱名地就在淡水,一个叫天元宫的寺庙,围着寺庙种了一圈樱花,好像日本也多是这样,寺庙喜欢环绕种植樱花,大约这样会更加衬托出一种宁静悲凄迷离的美。每个寺庙似乎都会供应山泉水给香客用,打水的时候,看到有乩童做法,一男一女,女的念念有词,男的打拳嗨哈有声,旁边的人见怪不怪,自顾自上香祈福,大约只有我瞪大眼睛旁观。婆婆介绍说这一男一女都是乩童,他们在做法要借用神仙的法力。说这个都是大陆传过来的,你们现在大陆还有没有这个,这个是真答不上来,一来我很少去寺庙,二来我们的寺庙基本都在大山里,不像台湾这样就建在生活区。
  
  出了寺庙,不远的地方就是一片墓园,邓丽君就葬在这个叫慈安园的墓地里,我本是可看可不看的,小阿姨问要不要拐进去,我见别人都没有什么兴趣,就客气了一下说不用了。没出多远就后悔了,想至少应该要去拍张照片回来给谢生看的。前段时间网上有传言说邓墓泡水,如何如何,同行的那位阿姨有去过,说确是建在半山腰,这么多年了,别的人慢慢往上建,邓的墓就压在上面了(这个我也不是很懂,怎么就会压在下面了),邓的母亲嗜赌,败落了邓的家产,香港邓丽君的故居前些年已经变卖了,台湾的房子她的弟弟在住,法国的房子留给了那个小男朋友。又说邓的墓地有她的铜像,旁边有一架模型钢琴,有CD机在反复播她的歌,墓地常有粉丝献的鲜花。这是在一个叫三芝乡的地方,有房子有农田有山,颇有点像湖南乡下,这里也是李登辉的家乡,说是李登辉绝后,他儿子年纪轻轻就得癌症后世,所以李享用了后代的福气才可以做到总统,台湾人民看事物有极重的宿命论,那一车人除了我都佛教徒。
  
  后来沿着山,沿着海,一路开,路过无数个像【海角七号】里那样的小渔村,荒凉,有码头,有海景,但没什么人烟。海滩也是很漂亮的贝壳沙滩,我捡了一块似极了信鸽的贝壳回来。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0-03-20 15:16 | 正常 分类:台北生活手记 | 评论: 3 | 浏览:34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2-19 星期五(Friday) 晴

从年三十那天开始下雨,一直下到现在都淅淅沥沥从未停过。原本的一些外游计划也因而取消,表姐一家四口从台南来,第一天去了林栅动物园看团团圆圆,第二天本来要去淡水,看雨势便在家里玩了一天的WII。我往年经常在一个人过春节,也不觉得有什么,但今年可能是地域的缘故,有一种独在异乡的孤独,很难过。网上铺天盖地的骂春晚,可以花了很大力气找网络电视看春晚,并且宽容所有的烂节目,只为它给了我仍然与大家在一起的那种气氛。

台湾人很喜欢拜神,逢年过节尤盛。普通民众如此,电视里很多频道都说在讲新年风水,摆位,星座运程。婆婆依然住院中。看董桥的【辩证法的黄昏】,看【老友记】。

昨晚做梦,梦到尚书吧开了三间分店,人手不够,有些混乱,我便帮手做招呼客人,忙了一晚,往事历历。醒来跟W说,W哦一声。我翻身,脚抽筋,唉哟哟,W说:你还以为你昨晚真的上了一晚上的班?......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0-02-19 15:48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6 | 浏览:324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2-2 星期二(Tuesday) 晴

  以前路路他们经常说香港书展,北京书展,北京太远,成本太高,不好去。香港我没有通行证,去不了,最近,有个台北书展,我终于可以去了,而且只要搭公交车就可以去。

  1月27日至2月1日,我拖到29日才去,想反正都是新书。我是小地方来的土人,竟然不知道书展是要凭票的,俺因为内急,就直直往里面冲,结果温婉的工作人员拦住我,问:“请问是参展单位吗?”“不是。”,“请问有大会通行证吗?”,“没有。”,“那麻烦出门右转买票好吗?”,啊,还要买票啊。

  果然都是新书,偶尔有些出版社陈年的库存书。有三个馆,漫画馆,文具馆,综合馆,我就泡在综合馆里,尽迷路,看地图能看得明白,但身在一个又一个摊位前,就迷路了。有些比较好玩的,比如国际馆,有个出版社在推一本介绍阿根廷还是哪里的风土人情旅游书,还安排了工作人大跳阿根廷舞,虽然是阿姨级的人在跳,可我还是看得很海皮。
  
  1月31日又去了一次,因为第一次当天抽奖没抽完,可以凭抽奖券再去一次,无可无不可,那就去玩玩。谁知31日这天是周日,人山人海。也因为是周日的缘故,参展单位安排的主要活动都在周六周日,比如几米的签名会,比如余光中的签名会。几米的签名会夸张到什么程度呢?大块出版社派了200个号码,一大早就派完了,派完号码就不用排除了,可讲究秩序的台湾人还是排队,还热心地告诉我哪里哪里可以买得到书,哪里哪里是排100号,哪里是排150号,可工作人员却告诉我,号码已经派完了,只签200个,签完这200个就算在排队也不会签。我又是无可无不可,便去看热闹,看几米先生温文尔雅,跟前来签名的粉丝合影,签名,还微笑着对谈,慢条斯理,有台湾人民的那种不疾不徐,从容不迫,真是画如其人啊。
  
  余光中的签名也火爆得不得不了,九歌出版社没有派号码,只是在展场里迂回排队,签完2个小时即止,有很多人排了队也没签到,但老人家年纪大了,怕撑不住,这种风险谁都不愿意承担。
  
  我就只好签了几个比较好签的,比如陈冠中,因为要给陈冠中签,而陈与马家辉在一起,怕冷落了马生,也就一起买了本给马生签,马生有点生硬,人不大可亲,字也不大好看,在沙龙上讲的话也是老调重谈,没什么新意,有些笑话也一直在重复以前讲过的,听到了也还是笑了笑,马生毕竟见惯了大场面,他发言时现场气氛最好,笑声频频。这个想必马生是不会看到的,如果看到了,请不要生气,如果非要生气,那我也没办法啦。
  
  还有梁文道,这几年梁文道跟马家辉简直有点如影随行的味道,到哪都打孖上。梁文道有提到豆瓣上有个“我们讨厌梁文道”小组,哈,好玩,他说起时也很乐的样子。现场有个中山大学的研究生提问,有就讨厌者人谩骂梁文道的事扯到问梁如何看网络语言暴力,啊,首批交换生吗?梁文道这场的主持人是台湾著名的张大春,一开场,远流出版社的编辑主持就介绍说梁文道的【常识】与张大春的【认得几个字】在2009年被评大陆的十大好书,不知为何连介绍张大春都要扯上大陆?难道是获得这么多人的认可是成功的一种标志?可张大春在台湾已经很成功了嘛。我有几本张大春九几年的书,他的每本书都有他当时的照片,前不久在茉莉看到张大春出现在茉莉旧书捐赠的海报上,竟然头发都开始变灰白了,简直令人坍塌,他老了这么多?这次亲眼看到他,又觉得还好,还好,还没有老到头发花白的地步。张大春笑起来很迷人,书里的那作者照都只是帅气而已,这个动态的笑,真的很迷人,这种笑很熟悉,可想了很久,想不起来,隐约觉得有位香港男星笑起来也是那样的味道,那样的一些小动作。
  
  最后,奇特的是,有买到W丹的签名本。具体来说,他是有个小小的签名会的,但那个摊位很小,我绕了一圈才找到,找到时,他已经签完书逛书展了。我其实是满想亲眼看看他本人的。前不久在一本联经的书里有看到他当年俊朗的样子和那双智慧的眼睛,想看看时隔21年后他的样子。摊位的小姑娘跟我描述说他今天穿一件长条格子衬衣,让我去会场上找,哈,我倒也没有那么狂热。他的签名也字如其人,很俊朗的样子。
  
  会场有咖啡商免费提供咖啡和饼干,喝咖啡时,看到有野夫的沙龙,他的【江上的母亲】拿了台北国际书展大奖,29日我死活没有找到这本书,等31日找到时,价格跟我在外面买的一样,我就不累个半S扛回去了,反正在哪买都是他的书。可能是因为他不大有名气的原因,听众廖廖,但有一些他的老朋友捧场,比如陈冠中,杨渡,贝岭。野夫又是一位写作优于口头表达的人,他现场讲到他出狱后,家破人亡,准备去北京打工,他的一位女朋友扛了一口锅到火车站送他,我看到他眼圈泛红,拿麦克风的手在颤抖,他说:如果我今天拿了你这口锅,那我这一生都会抬不起头来,一生都会被这口锅盖住。我只觉得荒谬与无奈。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0-02-02 20:47 | 正常 分类:台北生活手记 | 评论: 7 | 浏览:35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30 星期六(Saturday) 晴

晚上十点多,俺正忙得不亦乐乎,W同学在一旁说:“我们去看电影吧?”,然后,就去了西门町附近看了11点的【阿凡达】。
这是俺人生看的第一部3D电影嘞,好精彩。其他大家都说完啦,俺就不废话啦,没看的赶紧去看,不要买碟,不要在网上下载,还是在电影院看3D最精彩,大片就是大片的说。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0-01-30 02:12 | 正常 分类:台北生活手记 | 评论: 0 | 浏览:309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7 星期日(Sunday) 晴

从未如此频繁地进出过医院。婆婆平安夜前一晚半夜急诊就医,刚开始以为是感冒引起的发烧,年轻的值班医生开了感冒药就打发大家回来了,吃了两天,越来越严重,一直反复发烧,再去医院详细检查,结果至今都还没有回家。
最后确诊是肝脓疡,做了引流手术后,我晚上去值班,还在急诊暂留区。到医院不到三个小时,就目睹一个生命消无声息地消失,我有些被吓到。而更令我骇然的是,婆婆因为原来的床位在门口,要求医生换位置,结果,医生要我们换到那位刚刚OVER了位置,我极力反对,说不大好吧,婆婆长年在医院工作,自是见过风浪,很淡定地说:我们这个空间是共有的。还好换过去之后不到五分钟,又换到别的位置去了。

台湾是个人口老年化非常严重的地方,这里的人普通都比较长寿与健康,比如我婆婆今年60岁,跟我父母同年,可她显然要比我父母年青近十岁的样子,她若是打扮一下,把头发染一下,俨然四十多岁的样子。这里的人是普遍都比较显年轻,比较长寿。也因为如此,街上有很多老朽得走路都是一步一步往前移的老人,医院里也很多这样老朽得不得了的老人家。

当晚在急诊室等待排查H1N1时,一个非常苍老的老先生的声音呻吟了一个晚上,大约是痛到不行,连声叫:妈妈,妈妈呀......我在凌晨冷清的急诊室里,听得要流出泪来。第二天我在急诊暂留区也有看到他,白头发白胡子白眉毛,两眼寿眉已经长到了脸颊边,但看来状况比前一晚要好多了。

话说急诊区那晚过得痛苦极了。因为是暂留区,要等待分至各病房去,所以家属只有一张塑料折叠椅要作休憩用。前一晚是小叔子守夜,他教我侧睡在三张排椅上,隔壁床高雄的家属也是用这个方法,实在困倦得不行,便尝试躺在椅子上,结果一直在椅子上寻找舒适的位置,椅子被辗得吱吱个不停。我便无比艳羡旁边病床的印尼护工,竟然有张自带的折叠躺椅,专业人士果然装备不同凡响啊。

幸好第二天就转病房,病房的条件实在是好太多了!用W的话说:“看,风景多好,还可以看到总统府!”。这边也有家属的睡床,就是窄得连我这样的身形都无法平睡。这个可以看到总统府的房间一天大约三百元人民币,几天后,排到了健保房,这种健保房就完全是免费的。台湾的医疗福利果然好得没话说,病人自己只需付百分之十的费用,其他全部健保局负责。护士小姐也个个脾气很好,周到体贴。

现在住了二十多天院了,W、我、小叔子、阿嬷、婆婆的妹妹几个人轮流照顾,一直到前天,晚上开始可以不用留人,我就便解放了,因为我白天通常都有事,只能晚上陪护,晚上虽然可以睡觉,但是平均三个小时要起来一次。好在就快要结束了。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0-01-17 01:03 | 正常 分类:台北生活手记 | 评论: 2 | 浏览:327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22 星期二(Tuesday) 晴

晚上去看二轮片,所谓二轮片,是还有点新鲜的,但是就要下片了的电影,两片一起看80台币,折合9块人民币看一部电影,嗯,好划算的,我喜欢。以前深圳的电影票贵得要S,动不动就是大半张毛爷爷,搞得我只有免费赠票的时候才进电影院。

看电影之前,去卖场买零食与干粮。路过鱼档,看到上次遗憾没买到的鲢鱼,还剩最后一条,好高兴,赶紧要了。然后跟W说:“有鲢鱼嗳!我叫人杀了......”,W不可置信:“带条鱼去看电影?”,小地方的人就是少见多怪,安伯托.艾柯可以带着鲑鱼去旅行,我就不能带着鲢鱼去看电影?

看的李安的【胡士托风波】和【猎杀代理人】,【胡士托风波】虽然讲了家庭,讲了越战,讲了嬉皮,讲了音乐,讲了民族,但感觉很平淡。【猎杀代理人】虽然没讲什么,但情节还算精彩紧张,W同学说感觉很像【骇客任务】。上次看电影基本上是陪W看的,他非要看【结终者3】,看的过程中怕我不明白,不断跟我复述前面二部中与这部有牵连的情节,结果是两个人都没看好,于是,我就选择了睡觉。当时看的另一部彼时觉得还可以,至少没让我睡着,但今晚两个人都想不起到底看的是部什么片子了,杳无印象。

我之前闹着要去看大S和古天乐的【密探零零狗】,因为感觉像是搞笑片。W同学不肯,因为W同学一家人都不喜欢大小S,都觉得这姐妹俩疯疯癫癫的,PP甚至认为她们经常在节目上大讲夜店,完全是现在年轻人的坏榜样。没多久,电视里电影频道就在预告下周六晚上放【密探零零狗】,这个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一点,感觉外面电影的广告都还没卸下,就转电视播了。12月刚在金钟奖拿大奖的【证人】与【梅兰芳】也火速排着在一个晚上就播了,连广告都很少,话说台湾的电影频道还真是敬业啊。

X的MSN签名说三枪很弱智,被忽悠了。我想一个卫生衣品牌如何就得罪她了?一问,说三枪是部张艺谋的电影,火得不得了,我的天,我完全不知道,完全没有听说过,我自我安慰,说张导一点都不国际化嘛,隔个海就听不到动静了。X往我伤口上撒盐,说我是被祖国抛弃了。我只得问远在迪拜的苏歌同学,苏歌真是好人,他说他也没听说过,我便感到很安慰,因为祖国不止抛弃俺一个。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12-22 23:54 | 正常 分类:台北生活手记 | 评论: 6 | 浏览:33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3/62  [1][2][3][4][5]: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