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镜中
water_moon.blog.tianya.cn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1-4 ( 1 )
·2011-2 ( 1 )
·2010-11 ( 1 )
·2010-10 ( 2 )
·2010-8 ( 2 )
·2010-7 ( 1 )
·2010-6 ( 1 )
·2010-5 ( 3 )
·2010-3 ( 1 )
·2010-2 ( 2 )
·2010-1 ( 2 )
·2009-12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59706 次
今日访问:4次
日志:372篇
评论:1010 个
留言:3 个
建站时间:2004-2-23
博客成员
季米 普通成员
心生051 普通成员
镜中花水中月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8 04:02
天天葫芦小金刚
2019-10-25 09:28
小奋青滤pe
2019-10-20 04:38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4 20:51



2011-4-22 星期五(Friday) 晴

  本来是要去看敝乡木匠齐白石先生的画展,顺便看了沈阳故宫博物馆在台湾展出的“大清盛世”,不料想,一下就爱上了郎世宁。
  我久久站在那半面墙高的竹蔭西狑圖下,只觉内心温暖,愉悦。竹蔭西狑圖,似乎也可以叫秋蔭西狑圖,画的正上方,有一层薄薄的秋天的阳光,柔和,温暖。自然还有历来倍受赞誉的狗狗的毛色,四肢,眼神,无一不透露出驯服与温和来。我久久的盯着狗狗的眼神看,深深被打动。
  
  一位须发皆白拄着杖的老先生,问了工作人员,直奔这副画来。到了面前,问郎世宁的签名在哪里,我指给他看,在底下小小的角落里,有小小的“臣郎世宁恭绘”,老先生柱着杖,挣扎着弯下腰,杖碰到了玻璃,工作人员连忙上前阻止。老先生很不甘心,说老眼昏花,看不清签名。竹蔭西狑圖是沈阳故宫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据说去了沈阳故宫博物馆也未必能看到,今生能亲眼近距离看到这副画作,可以把鼻子贴到玻璃上细细品赏,在还算年轻力壮的时候,可以弯下腰,蹲在地上,眼清心明的看到这幅画,实在是莫大的福气。
  
  上网找了竹蔭西狑圖的图片,只能说,图片效果远不及画作的千分之一,神韵全无。网上也有在卖郎世宁的画,还放了签名印鉴特写,我单凭签名这点就可以吼一声:“假的啦!”。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1-04-22 15:29 | 正常 分类:台北生活手记 | 评论: 2 | 浏览:46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2-6 星期日(Sunday) 晴

  真的是一眨眼的功夫,又过年了。
  
  我总以为离过年还早,还早,结果快递迅速就不收件了。我还想有没有搞错啊,这么早就放年假了,深圳快递年二十九都在收件。
  
  婆婆给了年货采购款,见我迟迟没去大卖场,便自己去买了些年货回来,我一直以为离过年还很早,便说年前我去买就好了。W说:“现在已经是年前了啊。”
  
  便去大卖场买了一堆有的没的零食回来。隔日又去传统市场大肆采购年菜,又去水果市场买一种我和婆婆都爱吃的柑。在我抱着那箱柑的时候,婆婆又火速买了一箱樱桃,5公斤1700台币,近四百元人民币,我便有些吃惊,虽是过年,但也不用这么猛吧?婆婆顶着那箱樱桃,心满意足地说这是她多年来的愿望,以前过年她就很想买,但家里两个儿子都那样,意见常常分歧,她也就没什么情绪了。现在我在,她就有心情做这些事情了。我婆婆的很多夙愿都是一些小小的奢侈,比如一次买一整箱樱桃吃个饱,比如去晶华(此地五星级酒店)吃个下午茶,这个下午茶大概一千台币折人民币232元的样子,可她惦记了很多年都没有吃到。我跟W提过几次,说既然是愿望,一家人齐齐去约上阿嬷也才5000台币。W说好,说那母亲节去,到母亲节了,看新闻说餐厅预约爆满,便说改期,一改,又慢慢淡忘了。
  
  大扫除那天正是寒流的尾巴,贴完春联,婆婆又去买了樱花枝回来插在窗台,一下子就很有过年的气氛了。台湾过年不像深圳那样,没有花市,没有漫山遍野的年桔,没有粉红的热闹的桃花,但还好樱花有点桃花的味道。台湾过年的鱼一定是白鲳,取其昌旺,估计广东人是不会吃这个的,白做意头多差啊。白鲳抹盐后擦干水,小火干煎,很好吃。鱼是我煎的,双面金黄,婆婆多次盛赞,说鱼煎得美美的,表示又昌旺又美满,笑死我了。
  
  初一去新竹阿公阿嬷家。天气很好。中午去逛了新竹的城隍庙,吃了一种叫窝窝羹的小吃,还是美食节日食尚玩家介绍过的。真的不好吃,台湾小吃好吃的真的非常少,非常少,大家都被湾湾们的宣传骗了。在街上闲逛,过一个地下通道,有流浪汉在蜷睡,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大步飞奔,走得噼啪响,她的妈妈轻声喝止:“轻点,轻点,有人在睡午觉。”
  
  下午所有亲戚都齐了,开一台麻将,一台扑克牌,扑克牌玩一种叫“接龙”的游戏,我此前从未听说过这种游戏。就是一副牌,四人,梅花七先出,然后按顺序必须且只能出梅花6或是8,没有就出你手里有的7,如果这个也没有,那就盖牌,最后看谁盖得最多,算点数,最多即为输。跟要斗智斗勇的升级来说,这个实在是太简单了。
  
  在阿嬷房间看到两张早年的全家福,里面有张W大约十岁左右的样子,竟然是睡落枕了扭着脖子,样子很好笑,我便跟阿嬷嘲笑了一次又一次。
  
  晚上回家途中,很困,歪睡,下车后,发现脖子僵硬,扭向一边,跟W照片里的样子差不多,真是报应啊。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1-02-06 01:17 | 正常 分类:流年琐事 | 评论: 5 | 浏览:38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18 星期四(Thursday) 晴

  以前不论是上学还是上班,我都非常喜欢过下半年。因为下半年的假日一个接一个,中秋、国庆、元旦,这些都是大的假期,至少提前半个月期待,至少还要回味半个月,总之是很欢愉的。
  今年的下半年,虽然不用上学,也不用上班,总的来说,也是过得很欢愉的。因为老友一个接一个访台。
  最早来的是夏公子,带了足够我吃上整年的剁辣椒,还非常细心的分了红剁椒和酱椒,说吃湘菜时看到酱椒鱼头里都是这种颜色的辣椒,所以就买了一大罐。作为一个北方男子,这么细心周到,简直令我热泪盈眶。少爷也很托夏公子带了一干吃的,比如我指定要吃的煌上煌的板鸭,比如我只是说想喝绿茶因为这边都是乌龙和铁观音,少爷便很阔绰地买了400人民币一罐的毛尖带过来,我自己都舍不得对自己这么好。可想而知,大家是多么同情和照顾我这个远在异乡的家伙。
  
  
  然后是在读沙认识了近十年的金兵同学来台,在读沙认识近十年,素未谋面,却在台北碰面,真有点唏嘘。我们去逛了诚品敦化店,金兵买了他工作上要参考的书,我买了【今天.张枣纪念专辑】,一打开,就是镜中的手稿扫描件。晚上,连夜看完,简直有点恨北岛,他那篇短短的【悲情往事】里,告诉大家张枣生活失意:失业,抽烟酗酒、感情危机、儿子不听话,而且他去德国多年,仍然不习惯那边的生活,每次回家都要带很多腊肉和辣椒回德国。我真是感同身受。后来看傅维的【美丽如一个智慧】:
  “今年三月八日下午五点左右,我在丹阳一家澡堂子接到信息。张枣在德国去世---我问身边的人,愚人节是几号,对方说,今天肯定不是愚人节。心头一沉,接下来的念头是找陈东东,发短信之人平时爱嘴上跑火车,不大靠谱。陈东东听了以后惊诧莫名,说不知道,但是已经失声叫了出来---啊!我赶紧向发短信的人打电话,拨了几次才通,我气急问他---你从哪里得到消息。他说,北京,应该是从黄珂那里,我一听,心直往下沉,晓得,糟了。我赶紧又给东东打电话,他已经通过渠道证实了,电话一通,东东已经在电话那头嚎啕大哭。”
  
  我反复看着这段话,盯着嚎啕大哭四个字,也忍不住泪水滚滚。
  
  
  到11月,高生来台,住南京东路。我问:“我肥左没?”,他笑说:“肥左少少。”(我胖了没有?胖了一点点),哈,我在家里就跟W说了如果我这样问,他定是这样答的。大家模样变化都不大,但对所在的地方却已改观很多。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在一起说了很多台湾的坏话,主要集中在东西难吃这一点上。今年,我们开始说深圳说我D,因为大家都知道深圳人民都要去香港打酱油了,台湾的媒体做了一份两岸三地的物价调查,竟然上海要比香港和台北都要贵。我存疑。我前几天买了一条鲢鱼,两公斤多一点,450台币,折100人民币,至于以前经常吃的大闸蟹,台湾一只4两的要500台币,即人民币110元,我不相信还会有比这更贵更离谱的物价,我现在出去买东西基本上都尽量不去跟深圳的物价对比,否则,什么都买不成。啊,扯远了,明明说高生的,高生对物价的吃惊来自于深圳怡景中心诚的太兴茶餐厅的一份港式叉烧饭,香港卖25港币,路人还不一定帮衬,深圳卖35元人民币,人头涌涌,坐无虚席。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想生活在深圳,台湾吃的东西实在是太单一了。

  然后我们又对比了三地居民的精神状态,生活在深圳无疑非常紧张,焦虑的,出门怕小偷,包要捂得紧紧的,被偷了报警也没用,只能自求多福。台北不会,我有次在外面,忘了拉拉链,后面有年轻MM轻拍我胳膊,告诉我拉链没拉。我去KFC对柜台说我要一个鸡米花,旁边点餐的女子马上把手里的优惠券递给我,说这里有券,你要不要?于是我就省了6元台币。坐公车,后面有个空位,但不确定上面有没有坐小朋友,我望多两次,邻座的人就招手示意我去坐,在深圳可能没人会理这种闲事。这边的人相对和善,和善是因为生活压力不大,内心平和,生病健保会付90%,所以这里的老年人相对来说,要比深圳同龄的人年轻10岁。教育虽然也贵,不生就是了,所以台湾全球出生率倒数第一。政府鼓励生育,生一个奖多少钱,市里奖,县里奖,重重奖,跟我们奥运拿金牌似的,可大家都说,奖得太少了,要那一二万台币做得了什么用。
  
  后来高生请我去吃鼎泰丰,我有两张悠悠卡(公车卡),说我翻一张出来给你用,那我们就可以搭地铁过去。高生说:“不用了,我也有悠悠卡。”,我吃了一惊,说:“你是台湾人啊,连悠悠卡都有。”,高生笑。然后,我们准备进地铁站,竟然有路边卖果汁的老板娘跟高生互相招手微笑,我大呼:“你真的是台湾人啊!连小贩都认识!”。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0-11-18 02:16 | 正常 分类:台北生活手记 | 评论: 5 | 浏览:38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0-16 星期六(Saturday) 晴

  昨天去重庆南路,办完事,看天色尚早,想反正出来了,就去一趟诚品敦化店好了,上一次去那里好像是去年的这个时候。于是,到自由市场站搭公车,上得车来,发现大巴竟然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乘客。我要到南昌路转235,所以只坐了两个站就按铃要下车,司机一见,便大声问:“小姐,是不是坐错车啊?”
我便笑:“没有,我要在前面转车。奇怪,车上怎么这么空?”
司机先生也笑,说他也觉得奇怪:“刚才进去中和的时候就是一个人都没有。我想回来总该有人了吧?结果我跑了这么远,还是一个人都没有,真是奇怪。中和你知道在哪吧?过来很远喽,一个人都没有!”
“是中间上了又下了吗?”
“不是,一个人都没有上过。你是第一个上车的!”
我看司机先生依依不舍的样子,倒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好像觉得有道义要陪他久一点似的。当时是下等三四点的样子,但天气阴沉昏晦。
我只好强调告诉他我没有坐错车,“我要在南昌路转235去敦化南路”,司机先生依依不舍地哦一声:“那你不用刷卡了,当招待你了。”,这个,其实我一上车就刷了卡,因为公车上的“上车刷卡”灯是亮的。但也不忍纠正,免得拂人好意,便连声说谢谢。

到了诚品,闲逛一圈,买了本吴兴文的藏书票,一本自己要看的闲书,一本张爱玲的私语录,便出来买单。已经是下午六点左右,大部份在外闲逛的人已经赶下班人潮来临前回家,而下班的人还在下班或是晚餐中,收银处只有寂寥的二三个人,其中有一位正在付款的人很打眼,米白色长风衣,招牌墨镜,普通路人真的很少这么穿啊,再一看头,挖哦,这不是李敖大师么?收银小姐循例在问他要不要纸袋,他买了个正在19元台币特价推广中的白色无纺布环保袋,没有要纸袋,付现买了二三书的样子。我有点小兴奋,但一看旁边等结账的人和收银小姐都淡定,都没有理他,我也只好不理他,以免显得乡气。但他显然有点名人的局促,就是意识到旁人可能在关注他,而现场又完全没人跟他打招呼,哈,真是有点小尴尬。

他走后,我结账时问收银小姐:“刚才那个是李敖吗?”,小姑娘点头暗笑,挖,莫非你也跟我一样在装淡定装司空见惯?他慢悠悠地走,诚品书店在二楼,我走楼梯,然后看到他才从电梯里出来,手里却多了根拐杖,他出电梯时,有位中年女士进电梯,弯腰可能叫了声李敖老师好,大师便微笑弯腰连声说你好你好,谢谢谢谢。
我其实是满想找他签个名什么的,可情急之间,手头没有他的书,总不能叫他签在吴兴文的书上吧?等我再进卖场买了他书再出来,他老人家早就不见了嘛。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0-10-16 13:47 | 正常 分类:台北生活手记 | 评论: 4 | 浏览:383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0-10 星期日(Sunday) 晴

今天是10月10日,双十节,从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衍生而来的纪念日。听说早上有花车游行之类的纪念活动,我一觉睡到11点,所以不清楚。晚上有很盛大的烟花汇演,大家就兴致勃勃计划去看。我的想法是7点的烟花,就在家附近,六点半出发就好了,结果,W他们搞得很隆重。中午就去类似山姆会员店那样的卖场买东西,说要要去占位,顺便野餐。买了烟熏鲑鱼卷啤酒饮料之类的东西,带了帆布,不到五点就到了河岸边。
烟花一共放了52分钟,中间有几分钟是凑数性质的,跟春节邻居家放的差不多,其他都还满精彩的,不时有观众的挖挖声伴着掌声,我们身后是几个年轻人,不时发表专业意见:“笑脸!笑脸!铃铛!铃铛!”,有时还嘲笑同伴“俗辣”,我便略略有在异乡的感觉。
因为是在台北市和台北县中间的连接桥上放烟花,所以观看地点很多,两边的河堤河滩都可以,W的同学说根据风向,最好的地点在对岸,这样烟会飘往相反的方向。所以,在烟花灭后,还可以看到余烟随着风袅袅退场。大部份台湾人都是讲秩序的,但也颇有些不自觉的人,在满场都是坐着的观众前站着,我们后面就有个小姑娘义正严辞地大声喊:“前面的人请蹲下,请发扬公共道德精神。”,汗。散场时,满地废报纸,饮料瓶。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0-10-10 21:36 | 正常 分类:流年琐事 | 评论: 5 | 浏览:377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8-29 星期日(Sunday) 晴

  一早,三娘来短信:“你到台北一年了哇!”,赫赫,我自己都没留意呢,我知道是8月底,但没留心就是今天。时间真是倏忽即逝。有时觉得一天很漫长,有时又觉得一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
那就说说这一年里遇到的那nice的台湾人们吧。
有一次,我去跳蚤市场买了比较重的东西,满满一小拖车(就是买菜地那种两轮小拖车),要越过一个大约5厘米高的马路障碍栏。我看着这个高度,估量着重量,有点犯难,嘴里还自言自语:“挖,怎么办?”。这时,后面来了一个大约六十岁左右的阿嬷,她走到我面前,一弯腰,捞住拖车的底部,帮我抬了过去。
另一次,还是在这个市场,从市场回家我抄捷径回家,需要翻过一个河堤,河堤的通道是一个窄窄的台阶。也还是拖着有点重的东西。当我费力地在台阶上前进的时候,后面来了个年轻人,说:“我来帮你吧?”,就迅速扛起拖车,帮我送到河堤的另一边。这个市场我一年中也只去那么两三次,几乎每次去都会有人主动帮忙,在他们看来,只是举手之劳,在我,总觉得温暖。

另一次就涉及到钱钱了。
我去逛一家旧书店,跟老板见过二三次,老板人很好,很nice。我一面盯着书架,一面问:“有没有A的书?”,老板答:“A的书没有,不过B的书倒是有一本,在这个行业里,B的这本比A的更好,A是帮B出了这本书后才自己出了A书。”我是不知道这个渊源的,老板见多识广的狠。B书我听说过,但不知其价值与地位。老板翻出一本拍卖图录,说这本书在某年拍卖价格是九千多人民币,是本好书,你要买就要买这本。我翻开后面的定价:3000台币。嗯,六百多人民币。
买单时,老板还要给我熟客的折扣,8折。我慌得连连摇手:“不用再折了,不用再折了。”,推让一番,最后老板送了其中一本小书给我。临走时,老板叮嘱:“这个书你要卖的话就要送到拍卖公司去,就这样放出来标拍卖公司的价格会被人骂的......”,嗯,不急着卖,镇个店先。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0-08-29 09:45 | 正常 分类:台北生活手记 | 评论: 7 | 浏览:401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62  [1][2][3][4][5]: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