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迪的黄瓜桥

文迪的黄瓜桥
 太阳出来硬梆梆,照得被窝红艳艳 邮箱:wenduoo@163.com

首页 | 留言板 | 加为友情博客

  2011年9月26日 星期一(Monday) 晴
 

  
  《与陶行知的相遇是一次偶然》
  
  《平民之困——平民教育在基础教育领域的尝试》
  
   本刊记者 吴梅
  
  《为什么是陶行知?》
  
   本刊记者 文迪
  
  
  引言:
  
  为什么是陶行知?——不是晏阳初,不是张伯苓,不是梁漱溟,不是蔡元培,不是胡适,更不是梁启超或者章太炎——成为了新中国最著名的教育家。
  陶行知的名声,早已超出了教育界,在中国,大凡有一点文化的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受过一点教育的人,都知道他提出过著名的“生活即教育”。
  如今,“陶行知研究”和“鲁迅研究”一样,成为官方显学,“陶研会”和“鲁研所”一样,已经成了学术界的习惯用语。全国各大高校、以及省、市、州、县的“陶研会”已愈千数之众,另外,还有多少以他名字命名的学校、期刊、纪念馆以及无数立身室内外的陶行知塑像。
  
  这些塑像竖立在祖国各地的教育机构里,在几十年的风吹雨打中,严峻地凝视、关注着新中国教育的历程——从恢复高考到教育产业化,从“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到提倡素质教育,从高校扩招到学术腐败……陶行知的塑像作为中国校园里一道几乎不可缺少的景观符号,点缀在中国教育的这套符号系统里,像一道醒目的甜点。
  是甜点,不是主菜。如果我们认真审视当下应试教育的现状,甚至甜点也算不上——陶行知批评应试教育,痛斥“杀人的会考”,而现在,我们的学校却成了残酷的“考试站”;他反对书呆子,提倡学校即社会,倡导做、教、学合一,但如今,大学城的围墙把学生和社会远远隔离……在中小学生连睡眠时间也无法保证的校园时空里,可以这样说,陶行知先生的形像和话语符号是这个时代精神分裂的象征。
  但究竟为什么是陶行知?
  他是谁?
  他从哪里来?
  他要到哪里去?
  今年10月,祖国各地的“陶研会”都将举办各种各样的“陶行知诞辰120周年”纪念活动,会有无数的会议、饭局、文件。
  本刊记者走进了他的故乡,也走近了那些为数不多的、践行陶行知教育理想的教育工作者,有校长、老师、也有企业家,有发端于苏州的“新教育实验”,也有陶行知故里的“平民学校”。
  陶行知留下来的遗产......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9-26 13:58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9月19日 星期一(Monday) 晴
 
  
  在一次文化论坛上,大学教授易中天提出一个八卦问题,他说中国足球和中国教育哪个更有希望?
   “谁的问题这么难,到处都是正确答案”。答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什么时候起,中国足球和中国教育走到了相似的境地:人人都可以对它说上两句,或抱怨,或恶搞,连央视主持人都在拿教育问题说事。网络上,一家老小为孩子作业抱头痛哭的描述并不鲜见,就算耶鲁大学前校长所谓“中国教育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已被证伪,但现实是,教育支出已成为中国人仅次于食物的第二大日常开支。
  看看我们的教育成果:据报道,一项在欧州1500名酒店经理里进行的调查显示,日本人当选世界最佳游客,中国人在最差游客中列第三。“礼仪之邦” 的中国,已成了缺乏教养的反面典型。
  食品和教育这两大开支,让我们的身体和灵魂,浸染了太多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地沟油”。
  所以,办一份名为《教育家》的杂志,我们该是怎样的战战兢兢,这世界已不同以往,这是媒体和网络的盛世,人们获取知识、接受教育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容易。传播手段的快捷,让如此多的人在充当“教育者”的角色,连别墅开发商都在急吼吼地教导人们“慢生活”,所谓的“程门立雪”、“悬梁刺股”多么像远古人类的笑话。
  日元的万元大钞上,印的头像是他们的近代教育家福泽谕吉,韩元的大钞上,印的是他们的古代教育家李退溪。因为,一位教育家远比一位国王更福泽一个民族的未来。那么,我们有自己的教育家吗?
  有,陶行知先生说,常见的教育家有三种,一种是政客教育家,只会说官话。一种是书生教育家,只会读书,做文章。一种是经验教育家,只会盲行,盲动……他进一步说,在教育界有胆量创造的人,即是创造的教育家,有胆量开辟的人,即是开辟的教育家,这都是第一流的教育家。
  这也是我们对教育家的理解,知而不行,行而不知,都不是真正的教育家,教育家是行出来的,他不必有很高的职称,更不必被印上钞票,因为中国教育,已到了创造和开辟的关键。
  鲁迅说,中国一向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抚哭叛徒的吊客……少,并非没有,做教育家是很可能失败的,更是孤独的。在采访的路途上,我们见过,无论在江南水乡,还是云贵高原,无论在应试教育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我们看见了他们孤独的身影、开辟的勇气,他们是走在一流教育家路上的人。
 ......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9-19 10:51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9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9月2日 星期五(Friday) 晴
 
  《教育家》杂志健康栏目供稿——
  
  王化桥
  
  
  这些年,养生差点成了笑话。
  也成为热点,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谈论养生,古代人不怎么谈的,甚至,摊到每一个人头上的医生数量也极少。比如,在古罗马时代,医生的社会地位相当低,属于奴隶,在奴隶里也只是中等,60个苏可买一个会医术的奴隶,而一个被阉掉的手艺人要卖70个苏(《古罗马的医生》雅克·安德烈)。
  在中医里,“医”这个字意为:把箭拨出来放入筐里,特指战争中的创伤性外科。古人是朴素的,道法自然而已,不需要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养生图书。
  据出版界的朋友说,张悟本之后,出养生图书很难了,审查很严。身边也时常听到这样的故事:一位朋友平时很注意养生,烟酒不沾,夜卧早起,然后他被查出了晚期肺癌……
  养生之所以成为笑谈,是因为道家的学问容易似是而非,梁漱溟在《东方学术概观》里说:“早熟的学术文化最易失传,后世道家之学浸以纷杂肤浅,而远本道家的医家亦渐自分离,只在临床实用上暗自揣量摸索……”
  拿民间常说的谚语“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来说,一些养生家指出,这是依据《黄帝内经》的“春夏养阳,秋冬养阴”的原则,谓生姜温经散寒,可以养阳,萝卜消食降气,足以滋阴。大自然似乎也这样迎合着人类:夏季盛产仔姜,冬天则萝卜上市。于是,有的人夏天不吃萝卜了、甚至......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9-02 14:06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0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8月18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昨晚白夜中美诗人朗诵会上,朗诵了一首以前写《念青唐古拉雪山》的英文版,杂志的英文编辑帮着翻的。
  
  
  《the snow mountain of Tang kula》
  
  I see a snow mountain
  I see another snow mountain
  And many many others
  just like the pyramid
  Slim in the above
  And strong in the bottorn

原诗:《念青唐古拉雪山》

我看见一座雪山
又看见一座雪山
还有好多雪山
它们和金字塔一样
上边细
下边粗

  ......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8-18 18:41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0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6月12日 星期日(Sunday) 晴
 
  
  
  一高端人文类杂志即将在成都创刊,全国发行,诚邀采编人才加盟,也欢迎优秀应届毕业生。尤其欢迎有好奇心、有追求、愿做深度报道的年轻记者加盟。
  该杂志目前由本人和小你(参看博客链接:小你的虚空间)担岗轮值主编。
  
  简历发邮箱:wenduoo@163.com......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6-12 14:51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2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5月30日 星期一(Monday) 晴
 
  作业
  
  王化桥
  
  
  儿童是祖国的花朵。这话是诗人冰心的名言,冰心女士在幼教界广受推崇,文学界比较不一样,要多元一些。另外,由于诗歌要追求“美即是真”,所以,我更愿意说“儿童像祖国的花朵”,这样显得客观一点。
  文学作品常常有这样描写:孩子的笑脸像阳光一样灿烂,能让冰雪消融,让顽石点头,让刽子手的心也会柔软起来……
  这都是比喻,不过,前两年奥运期间的一条新闻却显示出,孩子的笑脸并没有以上的效果:北京复兴门外某小学组织600多位小朋友花了一个周末,随机在大街上对路人微笑,在3000名路人中,绝大多数人面无表情、或将视线移开,有500多人露出了莫名其妙的、或者模棱两可的表情,只有400人回报了会心的笑容。
  也就是说,只有一成的大人回报了孩子们的笑脸(据《北京晨报》)。
  这项“微笑体验”活动的失败,对于我们的城市环境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却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城市里越来越稀薄的情感,越来越高涨的房价,让大人都很忙碌、很焦虑,人们对物价越来越敏感,对人情却越来越麻木。
  
  但是,如果我以乐观的心态来揣度城市文明,我要认为,孩子的笑脸一定是灿烂的、有感染力的,只要是发自内心的。但是,如果是被统一组织、被策划安排的笑容,则未必个个灿烂如花。
  当然,这活动的正面意义是为了提倡“新北京、新奥运”,用以警醒北京市民,而它的负面意义则是,有些学校有”官本位“意识,利用了孩子的笑脸。
  
  又一个儿童节来临了,孩子的笑脸一定会比平时更灿烂,很多小朋友会得到心爱的礼物,小学生还会放假,还有很多幼儿园推出了老师和孩子们共同排演的节目。
  我观看过一些这样的节目,老师和孩子们都很积极、充满热情,孩子们也很开心,但是,也会有一些没能登上舞台的孩子有失落感。尤其,当......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5-30 14:15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1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5月10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作业
  
  王化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母亲,我也不例外,大家都说母爱是伟大的、无私的,至少大多数是这样,尤其在母亲节来临的日子,我不能说任何一位母亲的坏话,包括我自己的。
  前不久,母亲和我吵了一架,回家后辗转难眠,然后在博客里录下一首诗,葡萄牙诗人安德拉德的《致母亲》:
   母亲,我知道我背叛了你
    在你的内心深处。
    因为,我已经不是
    你眼睛里
    那一幅酣睡的肖像
    因为你不知道
    还有寒冷在床塌上延宕
    清晨的水在呜咽黑夜
    因此,我有时对你
    言辞敷衍,母亲
    我们的爱是不幸的……
  母子之爱的辛酸和苦痛,中外无不同。我也知道,母亲大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这是难以改变的人性。
  很多儿子长大以后,有时难免会对母亲言辞敷衍,尤其是这个儿子没有像母亲所期望的那样,升官发财、光宗耀祖,却从事着一项越来越边缘的“写作”行业。
  以前,媒体曾经赞扬邱吉尔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因......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5-10 12:56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54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3月21日 星期一(Monday) 晴
 
  作业
  
  王化桥
  
  
  看过《非诚勿扰》的朋友,一定记得电影里葛优的那位日本朋友,一位面容慈祥的中年男人。在《非诚勿扰2》中,这个叫邬桑的演员,在汽车里为朋友的绝症而失声痛哭那一幕,也打动了不少中国观众。
  当然,那是在演戏。
  而在日本大地震中,邬桑一家正在千叶县,到现在为止,他仍然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坚守在风雨飘摇的灾区。
  上周末,我看到他在微博上说:“现在缺食品,水,熟泡面,内衣内裤,卫生用品。有的小超市已经开始供应一些食品,价格比平时低很多……”
  以邬桑在中国演艺圈的人脉,他早可以回到春暖花开的北京,和他的母亲、姐姐在一起,他的朋友葛优、冯小刚也一直在召唤他回京。但是他没有,他留在日本天天吃泡面,经受余震、海啸和核辐射的威胁,因为他认为,他是家长,让自己的孩子和小伙伴们一起经历苦难,能培养他们的勇气和团结互助的道德观念。
  在灾难中,邬桑不过是一位普通的日本家长,日本百姓在巨震中表现出的坚毅、文明和秩序并不逊色于5·12大地震中四川灾区的老师和孩子们。要知道,这可是破坏性30倍于5·12的特大地震啊。
  日本巨震之后,网上曾有一部分中国“人”幸灾乐祸地说“活该”,之所以要在“人”字上加个引号,是因为,我以为中国人和日本老百姓都属于人类。
  的确是的,在过去,在有些人眼中,“日本”是抽象的,是银幕上的军国主义者,是“小日本”。而此时此刻,日本人才是具体的,就是那些沉稳坚毅的日本母亲,是福鸟核电站那几十位视死如归的死士,也是这位一脸沧桑、面容坚定的邬桑。
  现在,关注邬桑博客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他有时忍不住向大家传播一些常识和经验。比如,当他听说有些国人愚蠢抢购食盐时,他说:“我妈妈说,前一段时候有个骗子教授在电视上讲绿豆能治百病。结果市场上绿豆价格涨了好......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3-21 13:57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7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3月17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作业
  
  王化桥
  
  过去有一些名师,自己教得轻松,孩子们学习也很快乐。比如朱自清,有一次,他在学生期末考试的时候,就和同学们站在楼道上,往下扔考卷,谁的卷子扔得远,谁就得第一名。
  还有一位蒙文通,原四川大学的国学大师,考试的时候,他就请学生到望江公园喝茶,让每个学生问他一个问题,他根据问题的深度给学生打分,假如有位学生问:“宋朝经济繁荣,科技领先,GDP占了全世界的80%,为什么被蒙古灭了?”
  这位学生只能及格,他的问题虽然有深度,但不够细微。
  那时候没死记硬背,没有繁琐变态的习题,这样的考试多么有创意啊!还不用阅卷!
  当然,朱自清是在旧社会,蒙文通在50年代,那个时候大师如云,教育,对于中国人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学前教育更不是问题啦,普通家长们也深谙懂教养之道。
  现在的家长,往往把教育责任完全推给幼儿园和学校,老师就应该搞定一切,特别是父亲们,很喜欢逃避教育责任,他们也有理由:我要去工作,要挣钱。于是把令人头疼的家教工作丢给母亲。
  女人是感性的,容易凭感性办事,在日本,女人甚至不允许做......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3-17 12:57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32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三八作业
  
  王化桥
  
  
  “妇女”这两个字,将在什么时代才不被重视,不需要特别地被提出呢?——这是丁玲《三八节有感》的开篇。
  明天又是三八妇女节了,只要人类社会仍然处在父系社会,女性,都需要被特别的说一说。
  上周,我参加了两场女性活动,一是南方女艺术家群展,另一场则是著名女诗人翟永明新诗集《素歌》发布会的专场诗朗诵会,我是这活动的主持,在开场时我说:“作为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诗人之一,翟姐从80年代以来,一直在寻求风格上的各种可能,除了创作,还策划了一系列美术、电影活动,让“白夜”成为成都、乃至全国的文化地标,她的才情、美丽和智慧是中国文坛的一个传奇。”
  这不仅是我的由衷之言,也是文坛所公认的,媒体也做了相关报道。
  是什么力量,让一位年过五旬的女人依然保持青春活力和旺盛的创作能力,评论家往往简单地说是爱,以及对女性生命的洞察和悲悯。
  在人类文明史上,女性的作用往往是隐性的,她们更像大地,古人用坤卦来象征女性: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所以,中国人对于女性的评价,也以德、容、言、工为序例,而现......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3-09 10:56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372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3月2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作业
  
  王化桥
  
  春节期间,几位媒体朋友喝茶,两个家长突然争论起“可不可以打孩子”的问题。
  一位妈妈认为,不得已的时候应该打,另一位刚有宝贝女儿的父亲则认为:坚决不能打。
  双方有理有据。对于这个问题,教育界向来有正方和反方两个意见,媒体也时不时地请专家探讨,一直还没有定论。正方认为,要尊重孩子,不能打,只能说服和沟通。反方则认为,打孩子是惩前毖后的教育手段,甚至合乎人性地提出:家长不得已时,轻度体罚在情理之中,只是不能次数太多、太用力。
  最后,我平息了两位家长的争论。我说,这其实是一个伪问题,在中国的传统智慧早已经解决。这不是“可不可以打”的问题,而是由谁来决定打、谁来打、怎么打这三个方面问题。古人甚至认为“大义灭亲”都行的,假如孩子过于顽劣,家长可以管教,这是由孩子的行为来决定,而不是家长来决定打不打。打孩子的前提,决不能出自于家长的情绪如愤怒,此其一。
  其二,谁来打?中国人讲究因性施教,古代的“诗教”也由同性别的长辈亲授,所谓“养不教,父之过”,父亲可以打儿子,但打女儿,或者母亲打儿子这都是不对的......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3-02 11:08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53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2月12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情人节作业
  
  王化桥
  
  
  春节前夕,一位朋友的酒吧开业,邀请了我和几位文化人去捧场,当时,邻座坐了一位企业老总和几位80后的白领,可能因为老总说起他读过我的作品,也许开酒吧的朋友觉得文人善于言辞,于是,让我们去给那一桌敬下酒,拜个年。我和诗人何小竹走了过去,端着酒杯,说了两句祝福的话,除了老总之外,几位姑娘都没有欠起身,伸手草草和我们碰了一下杯。
  我能理解这一点,毕竟,我们不是老总,没有开奔驰宝马,得不到尊重是应该的。但是,长我十岁,以礼敬之,“礼敬长者”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新春佳节的迎来送往中,传统礼数还是挺重要的。后来,酒吧老板安慰我说,因为我们看起来显得太年轻了,但何小竹这样对汉语写作做出过贡献的优秀诗人,80年代他出名时,这些姑娘还没有上幼儿园呢。
  圣人曰:“不患人之不已知,患不知人也。”这意思是说,别人瞧不起我、不尊敬我一点不要紧,重要的是我不去理解和尊重别人。显然,我还没有到圣人的境界,内心还是有计较,有被轻贱的失落。
  这样的失落感,一直持续到了“2010感动四川十位幼教工作者颁奖典礼”那天。开展这个活动之前,我曾经非常犹豫——还有人关注这些默默奉献的幼教工作者吗?还有人尊敬这些和我们一样的“卑贱者”吗?
  这是一个趾高气扬的GDP时代,一个媒体和大众急吼吼地追逐成功者的时代,别以为我在危言耸听,两年前,本地主流大报的头版出现了这样的新闻标题:《张怡宁结婚了,老公比梁锦松还有钱!》,多么精彩的一个“还”字!原来,婚姻的本质不再是爱情、幸福和美满,而是“有钱”!
  那一天,我看着这10位幼教工作者一一登上了颁奖台,她们不卑不亢,沉静而又从容,她们不过是保育员、普通教师和业务园长,典礼落幕后的饭局上,以我媒体人贯有的铁石心肠,我没有流下感动的泪水,却偷偷抹去了感激的......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2-12 13:01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2 | 浏览:169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2月7日 星期一(Monday) 晴
 

  
  初一
  
  送父母到乡下看亲戚,一个人爬上仁寿宝飞的山顶,听见一百多米远的山脚下,鸡叫,狗叫和父亲的谈笑声。
  
  
  初二
  
  上午去了祖父母和太祖的坟,乡下的田早已没人种了,小路已被杂草淹没,山林间,随时可见白鹭飘过,父亲说,阴宅找人看过:面对笔架山……
  我说,咋个我还是混得不好呢,老婆都找不到。
  不远处,正在修的成自高速(成都到自贡)年内通车,到时成都到汪洋镇仅一小时车程。我说,我们租几十亩地一起养老吧。父亲说,我找不到老婆他不会退休。快70的人了,一年挣的钱比壮年的儿子多,我真是大不孝啊。
  
  从汪洋镇跨过越溪河,是内江威远县境内,山路险峻,帕儿很给力,半小时到大表哥家,两个侄女婿已是英俊中年,一位侄孙长成翩翩少年,还带回一成都女友,侄孙女也已出落成如花似玉的美少女。
  父亲常为说起大姑的贤良,我说大姑的遗传很强大。
  也在镇上接到了三姑,80多岁了,天天下地种菜喂猪,一直不肯来成都的女儿家养老。
  
  初三
  
  
......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2-07 14:14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7 | 浏览:15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2月2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每到除夕,便会想起一首诗:
  
  千家笑语漏迟迟
  忧患潜从物外知
  悄立市桥无人识
  一星如月看多时
   ——黄仲则《除夕》......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2-02 11:52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47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1月17日 星期一(Monday) 晴
 
  《2011年的第一场大雪》
  
  
  2011年1月17日
  我在微博上看一段视频
  衡阳的一座楼上
  一位女子抛下内裤和皮包
  呼喊:“爸爸,他们把我强奸了”
  然后坠下高楼
  此时此刻的成都
  天空飘着鹅毛大雪
  一个诗人在渴望婚姻
  他突然觉得
  这是多么可耻啊
  ......

深爱金莲 发表于 2011-01-17 22:31 |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5 | 浏览:168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3/29  [1][2][3][4][5]:   本站域名:http://wanghuaqian.blog.tianya.cn/







<< 2017 十二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小说《成都粉子》 (5)
用户:
密码:
在弘道基金捐赠仪式上的发言(2014-5-17)
《圣经》随喜之二(2014-1-10)
成德之地,莫美于斯(2014-1-9)
《教育家》七月刊卷首:江山有思(2013-7-7)
老师的衣着与礼乐(2013-4-2)
猪八戒与《孔雀东南飞》(2013-2-26)
儒学复兴之绝无可能(2013-2-16)
春节的现代化与学校(2013-1-31)
  发人深省。可惜,该读这些文字的人,永...(2013-7-25)
  醉人的春晖。向往是因为缺乏。...(2013-7-25)
  这个时代,盛产奇闻。...(2013-7-25)
  我比较关心土壤问题。...(2013-4-3)
  开眼了....(2013-2-17)
  世俗化,在春节尤感明显...(2013-2-17)
  先生之言入木三分。正因为基础教育的匮...(2012-10-15)
  写的好哈。...(2011-12-19)
  “在我家小区旁边,是一所重点中学的初...(2011-12-19)
  这位兄弟的思想很五毛!翻出了六年前的...(2011-7-24)
  稍觉楼主有乱放屁之嫌。...(2011-7-23)
邮箱不方便,建议留个QQ。...(2011-3-16)
金莲同学N年前拜读了你的《粉子》至今意犹...(2011-3-16)
欢迎有缘光临,弱弱地问一声,您是男是女?...(2011-3-11)
“她们历经沧桑,依然风华正茂。”,茂盛的...(2011-3-9)
在这给我留言吧 >>
1100
800
2014-5(1)
2014-1(2)
2013-7(1)
2013-4(1)
2013-2(2)
2013-1(2)
2012-12(1)
2012-11(1)
2012-10(1)
2012-8(5)
2012-6(2)
2012-4(2)
小竹厨房
阿潘茶花
名女作家
美女家长
小凡散打
扫舍客厅
80后帅哥
建院浪子
庸青偶像
陈胡思客
美女饭饭
牙尖帮主
长平是非
珈利专栏
翟姐翟永明
花由叶生
西闪书评
白夜酒吧官方网
川大第一耍家
闲云易鸿
诗人柏桦
诗人杨黎
阿曼达女
女诗刘涛
女诗小静
车手飞飞
小你虚空间回天涯
婷婷公主
远远阳光
清凉世界
何萍分析
西门媚家
粉群花湖
小鸟起舞
小满安禅
夏莉莉博
夏小茶博
阿沿评论

小说《成都粉子》

小说《北京怨妇》
访问:1112191 次
日志: 434篇
评论: 2184 个
留言: 34 个
建站时间: 2004-4-12
深爱金莲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