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ders On The Storm
Riders On The Storm
繁殖吧,生命短促啊。
<< 2017 九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433146 次
  • 今日访问:167次
  • 日志: 213篇
  • 评论: 765 个
  • 留言: 24 个
  • 建站时间: 2005-3-2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09-6-4 星期四(Thursday) 晴
  別的不說了。只說一句
  換博客了,這個可能就用來做一些資料存檔用。那邊用來發發牢騷。
  
  猛擊進入新博客......


便秘的骆驼 发表于 2009-06-04 03:10 | 正常 | 分类:麦田守望 | 评论: 1 | 浏览:1877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5-1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那时我迷上darkwave,在一般卖打口CD的地方是见不到这类小众音乐的。一个朋友介绍,有个卖港版黄标CD的小书店,很多darkwave乐队的专辑都有,所以去了。
  到了之后,发现书店还没开门,就在周围转悠。旁边也有一家卖CD的,同时卖军用品。一看,这里也有很多darkwave的专辑,便淘起来了。
  老板是一个光头矮个的中年人,一脸的和善。还有他的妻子,一个极其干瘦又沉默的女人,脸色惨白,都是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看我挑的都是darkwave之类的专辑,老板便跟我聊起来,然后向我推荐一些专辑。渐渐地聊起来了。
  他们也卖T恤。有一件的图案是Jim Morrison,我很是喜欢,想买。老板说,这件要95块,性价比不高,我也觉得贵,便作罢。再看其他的T恤,他悄悄跟我说,还有一些放在屋里没摆出来,我带你进去看。
  原来屋里别有洞天。一屋子的CD和DVD,墙上挂满了各种T恤,其中还有一件上面写着tibet free,我吓了一跳。老板说,这是别人要的,不能卖给你。我也不想买,买了也不敢穿出去嘛。
  我们的话题最早是关于Jim Morrison的。他向我推荐了斯通拍的莫里森传记片《大门》,又跟我说,有一本莫里森的传记写得不错,但没有中文版,他是看的英文版的。便是后来出版的《此地无人生还》。这让我刮目相看。他又隐隐约约的透露,夫妻俩都是某名校的外语系毕业的。
  那个年代的名校毕业生,怎么会沦落到来卖盗版碟,我很是奇怪,又不便细问。老板继续介绍各种专辑和电影,见识之广让当时颇为自负的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们又聊到了尼采,聊到帕斯捷尔纳克,还有,加缪的《西西弗的神话》。
  后来,我又陆陆续续去了不少次,买了不少碟,对这两夫妻也越来越佩服。
  有一天,我正在挑碟,老板娘在一边看着。老板突然从屋里急冲冲地走出来,指着妻子的鼻子骂:“你这个婊子,我要宰了你,我要开枪打死你。”我吓了一跳。女人并没有害怕,而是直楞楞地看着自己的老公,两腮瘦得深深得凹进去,眼睛里还有怜爱之意。男人却目露凶光,一字一顿地重复地说:你-是-个-婊-子,你-知-道-吗?你-是-个-婊-子,婊-子。
  女人拿着手帕要帮老公擦汗,男人手一挥,把手帕打掉。妻子显然很痛,但不作声,默默地把手帕捡起来。
  男人依然在骂着妻子,翻来覆去的就是那几句,显得词汇量不大。
  我在一边听得心烦,挑不下去了,便把原来挑好的CD放下,走到隔壁的红书店。男人在背后大声地说:我屌你妈的Jim Morrison,我屌你妈的Kurt Cobain,我屌你妈的音乐,屌你妈的全世界……
  我转过头,看到女人在拍着他的背,想让他平静下来。看到我回头,又悄悄地摇摇头。
  偶尔,我还会过来买碟。看到男人又恢复了正常,又会跟我聊起音乐。我想知道他们的来历,便想办法套他的话,没想到一说到自己的事情,他都很巧妙地回避。
  有一次,我在挑电影,男人坐在一边,嘴里呜呜地低声叫着,好像强忍着怒气不发作,更像一头困兽。女人赶紧把我拉到里屋。我翻到一张碟,娄烨的《苏州河》,女人说,这是个好电影。又说,听说这导演在拍一部戏,有讲到那一晚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唉,当时我们也……然后用眼睛的余光迅速地扫了我一下,紧闭双唇,不再说下去了。当时,我还不知道那一晚指的是什么事情。后来,看到娄烨的禁片《颐和园》,终于明白女人说的是哪一晚了。
  毕业后,我不再买CD,朋友又介绍了供销社,DVD卖得便宜,买电影就都到这边了,再也没有去过那家店了。
  几个月前,我坐车经过,下意识得抬起头,居然又看到这对夫妻。男人正指着女人的鼻子,嘴唇飞快地蠕动。女人还是一只手抓着腰包,一只手拿着手帕,望着丈夫,沉默不语。我才发现,我至今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罢了,知道又有何用呢。
  公车靠站停了一会,又开动起来。一下子把这对夫妻的身影甩掉。它又夹裹进滚滚车流里,继续前行了。
  

便秘的骆驼 发表于 2009-05-13 00:48 | 正常 |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 4 | 浏览:1259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5-12 星期二(Tuesday) 晴
 一周年了。之前我没到过四川,这一年,入川三次,加起来有一个半月。不想再多说什么。有一个稿子,上个月回访的稿子,发出来之后,已经被删得七零八落。在这里贴出原稿,献给死去和活着的诸君。


艰难重生

本刊记者 郑廷鑫 发自北川、都江堰、绵竹

这个清明节和以往没什么两样。油菜花依然准时开放,天气依然阴冷,只是雨水少了点。
这个清明节又和以往不同。
北川旧城的天气,一直是阴沉沉的。一早就起风,大风从废墟里呼啸而过,警戒线被吹得绷直。油菜花是开放了,只是,开放在残垣断壁的角落里。
一种情绪在北川老县城的废墟上蔓延开来。按照这里的习俗,祭拜亲人是在清明节的前几天。因此,从4月1日开始,封锁已久的北川老县城就开放了。从上午8点,一直到下午6点,震后余生的人们,纷纷赶来废墟祭拜。再看一眼曾经的家园,和再也看不到的亲人。
经历了地震后,曾经的北川,只留在照片里。没塌下的房子怪异地矗立或倾斜着。泥石流又把废墟盖上一层厚厚的尘土,原来的三楼成了一楼,一楼深埋泥土中。有人在搜寻自己以前的房子,看到的只是已经开出野花的瓦砾,和从山上冲刷下来的枯枝。
废墟边上,每走几步就能看到一个标语,提示着:“放轻你的脚步,放低你的声音,给逝者一个安宁。”同时,公安局的车在来回巡逻,车上的广播大声地播着:“严禁扰乱治安秩序……”
空气里弥漫着烧纸的焦味、倒在石头上的白酒的香味。耳边间或传来几下鞭炮声,短暂急促且响亮。还有断断续续的抽噎声从风中飘来,又在无言中,悄悄把泪水抹去。不知什么时候,两个布娃娃被放在废墟上,伴着插在地上的菊花、和飞扬起来的纸屑,有些纷乱。废墟依然无语,冷冷地把活着的和逝去的人分隔在阴阳两端。
5·12纪念碑前,近百人排开,每个人手里拿着一支菊花,在主持人的引导下排练公祭的仪式。有人说笑,有人左顾右盼。再过半小时,绵阳和北川的领导到达,公祭开始。很多人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静静听着领导讲话。然后,默哀三分钟。之前有些喧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沉默蔓延。最角落一个中年男子再也忍不住,全然不顾摄影的人都把镜头对准了他,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地下掉。
20分钟后,公祭结束,人群散开。
中午,任家坪板房社区的饭馆里,大都人头挤挤。一......


便秘的骆驼 发表于 2009-05-12 11:56 | 正常 | 分类:世说新语 | 评论: 2 | 浏览:1233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3-16 星期一(Monday) 晴



便秘的骆驼 发表于 2009-03-16 13:47 | 正常 | 分类:麦田守望 | 评论: 0 | 浏览:122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3-10 星期二(Tuesday) 晴

 这世上只有桩黄金的心事:
 让我摆脱你的重负,时间。

便秘的骆驼 发表于 2009-03-10 12:28 | 正常 | 分类:麦田守望 | 评论: 0 | 浏览:1253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3-10 星期二(Tuesday) 晴
那是2008年的1月,我在陕北绥德采访。一个职业中学校长因为国家助学金的事情找县长签字,拉住县长的车门不让他走,后来遭到公安机关和教育局的处罚。事情经媒体报道之后,县长被网民冠以“史上最牛县长”的称号。

采访的前两天很不顺利,据说县长是到西安开会去了,校长也一直闭门不见客,采访了一些退休老官员之后,对县里的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便直接到县政府和县委找人。

在教育局,工作人员态度非常傲慢,一副“我就不合作你能拿我怎么着”的态度,一问三不知。连日的奔波让我也变得有些急躁,拍桌子指着工作人员吼:你作为教育局工作人员,对教育局的事情啥都不清楚,那你到底在做什么?花着纳税人的钱你不觉得心里有愧吗?

估计这样跟他说话的人不多,他吓了一跳,嘟囔说你发什么火,去找我们领导啊。我说,那你把领导电话给我。他把电话给我后说,领导很忙,能找到他就是你的本事了。

教育局长办公室里有两个人,我刚一进门,一个人站起来就走,另一个问,你是什么人?我表明身份后,他立刻说,我不是局长,我也是办事的,现在要走了。把我推出门外,锁上门就走人。此后几天局长的电话再也没人接,发短信也没回,办公室的门一直都是紧闭的。

后来我拿到了县里主要领导的通讯录,挨个给领导打电话,要么关机、要么不接、要么一听记者就挂断。我只好继续在政府大院里转,到处找人。

终于找到县政府秘书长,不过问什么都不回答,只有一句话:你去找我们宣传部沟通后再说。

宣传部某负责人接待了我,第一句话就是,你的记者证呢?刚工作半年,没有记者证,只能拿出单位的工作证。就因为这点,他拒绝了我的采访要求,还意味深长地说,现在假记者这么多,我们要注意点,语气也变得很强硬:以前不来报道我们绥德的大好形势,现在一出这事就过来,这不是给我们的工作添乱吗?

然后,语气又一个转变,拍着我的肩膀说,去吃饭吧。我谢绝了。他又说,小郑,我看你头发也挺长了,我带你去理发吧,给你找两个漂亮的姑娘。我还是拒绝。他爽朗地笑着说,大家都知道绥德的汉子长得好,其实我们这里的姑娘也不错的。

我只能离开,继续找人。

晚上我在酒店整理采访记录,正为有了一点小突破欣喜,有人敲门。

来人自称是某报驻陕西记者,一进门就掏出一包中华给我递烟,说跟绥德的官员都很熟悉,可以帮我联系采访。然后开始给我出谋划策,“你应该从正面的角度来报道这个事情嘛,要不报道就没意义了。”

我明白了他的来意,先装着答应,让他帮我联系领导。他一听,立刻说,那好办,现在你不用担心了,我们去找个地方按摩或桑拿吧。我以累了要休息为由拒绝了。

第二天中午他给我电话,说约了公安局和宣传部的负责人吃饭。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便先把房间退掉,准备随时离开。

宣传部的负责人果然就是前一天接待我的人。吃饭时我把录音笔悄悄放进口袋。几个人轮流向我敬酒,我一再拒绝,他们又找来酒店领班,要她给我敬酒,如果我拒绝就要炒她鱿鱼。没办法喝了一杯,接下来就坚决拒绝。慢慢地他们不再逼我喝,自己喝得欢。

我慢慢地引导话题,开始讲到那个新闻。该负责人突然说,网上都是胡说八道的,然后感叹:“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

吃完饭,我知道采访难以继续了,决定离开。准备走的时候,自称记者的那人找到了我,拿着一叠现金塞过来说,房费我来付吧,记得正面报道。

我吓了一跳,推辞之后赶紧离开,结束了这次不成功的采访。离开陕西时,开始降温、下雪,当时并不知道,雪灾即将开始。

遇上封口费,这是很多记者都有过的经历。山西记者收取封口费的事情发生后,封口费更由业内进入了公众视野。毫无疑问,这是这个行业的耻辱。但我相信,更多同行选择的是拒绝接受。而且在我一年半的从业经历中,更多时候收到的是封口的消息。那个时候,记者们只有离开,眼睁睁看着大雪封山,独自心寒。


便秘的骆驼 发表于 2009-03-10 12:27 | 正常 | 分类:世说新语 | 评论: 1 | 浏览:119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24 星期二(Tuesday) 晴
PS;有朋友问,南方人怎么看赵本山和小沈阳。其实很简单,看看春晚在广东的收视率,就是一个侧面的反应。不过,这倒是一个好玩的现象,关于这两个人的一些事情,以及其他。做完版没事,随便敲几段,权当对朋友的答复。


一、 小沈阳的三板斧
小沈阳一夜暴红。网上有人总结出小沈阳的搞笑3绝招:超强模仿能力;“嗯哼”式的奇怪语气、假装摔倒以及不男不女的装扮。
这三招其实出自同一路数,可以用一个词概括:距离感。
模仿其实并不幽默,只是对于某一个固定的形象的复制,但这个复制因为面孔的不同,有了距离因此而产生了对比的效果,正是这个对比引人发笑。
奇怪的语气和假装摔倒,已经摆明了就是奇怪和假装,就是和平常不一样,就是这不一样产生的距离让人觉得好玩。
不男不女的装扮也是这样的道理,虽然中性化似乎成为一种潮流,但毕竟很多人都没有尝试过把类似的装扮日常化,小沈阳的出场,就视觉效果来说,已经造成了特别的差异性。
幽默有很多种,为何这种特意的扮野现在特别容易引起人们发笑,这个比探究小沈阳的绝招更值得深思。
屡屡有社会新闻报道,某办公室的上班族,白天是白领晚上是坐台;某学校的老师,白天为人师表晚上禽兽不如;至于某些领导,白天衣冠楚楚晚上衣冠禽兽更是不在话下。上海乐队顶楼马戏团的主唱陆晨,白天是一个安静的小公务员,晚上在酒吧唱歌则是大爆粗口当众脱裤子,更是一个鲜明的个案。
这种分裂感,是现代社会所特有的。在社会中,每个人都在进行cosplay,如果不幸的,这个角色不是你所向往的,自然就会产生分裂。而更加不幸的是,大部分人都是不幸的那个角色。
做回自己,这句话并不是现在才有的。一千多年前的陶渊明老师在《归园田居》就说了: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只不过,现代文明的社会加剧了这种分裂,我们误落尘网而无法返回,只有偶尔的在适当的时候,才能扮演回自己,或者,扮演另外一个与正常绝然不同的角色,发泄也罢,过瘾也罢,调节也罢,兼有之。
也因为分裂,造成我们对分裂本身产生了兴趣。看到小沈阳穿个裙子在台上的娘娘腔调,再来一句“我可是纯爷们儿”,这种分裂让我们发笑,原因之一在于我们自身的分裂。我们因为小沈阳的表演而发笑,也是在对自己的表演而发笑,同时也是在对这样的一个体制发笑。


二、“屁精”与同性恋
当赵本山在《不差钱》里的说出一句“屁精”,我立刻想到,同性恋的朋友一定有话说。果不其然。
抛开这句话,再回到小沈阳的表演上,那种不男不女的腔调,已经有人抗议:这是对同性恋者的侮辱!
其实,这句话也是对同性恋者的侮辱。你真的见过同志吗?谁说同性恋者就一定是不男不女的?
去年年底,因为工作关系,采访了不少的同性恋者。就个人的观感,还没有见到一个同志是所谓的娘娘腔的。其实就是性取向不同,我们喜欢女人他们喜欢男人罢了,其他地方还是一样,没什么可妖魔化的。而且,就我所见,很多人在现实生活中都是圈子里的精英分子,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良好的习惯和品位的。
但是,他们有一点共同的地方:对社会的评价特别的敏感。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在权利长期受到压制的情况下,人都会对与自己有关的一切言论和行为特别的留意。不难理解他们对于赵本山的一句话的反应之大。
赵本山的解释大概是,屁精的原意是马屁精,是东北话的一句口语而已。赵老师看上去很委屈,可能觉得自己随便的一句话,怎么会引起某个群体这么大的反应。不过,这个推断并不成立。至少,春晚的每句台词都是经过紧密的加工和审查过的,这点路人皆知。
还有一个关键之处。赵老师的小品中,向来以对底层的、农民的模仿著称,他本人更加一直以农民自居,并因此而进行自嘲,所以才有评论称其为“朝向底层的笑声“。一些时候,对于农民的愚昧无知的嘲弄,就是小品的小店所在。问题在于,为什么没见到有多少的农民对此提出抗议呢?
这就涉及到话语权的问题了。普通的中国农民的话语权,和一个精英的同志的话语权,孰高孰低?不言而喻。所以,农民成了沉默的大多数,而同志就成了愤怒的博客主。再加上农民本身特有的自嘲精神,对于这样的嘲弄往往也不以为意,就更不会提出抗议了。
到了这里,可以有两方面的阐释。一个是话语权问题,我们可以看到掌握话语权的重要性,至少,有了话语权就有了表达的机会,而自由的表达,这是多么奢侈的一个愿望啊。
另一方面,这也提醒了赵老师,幽默并不来自于对弱势群体的模仿和嘲弄。如果真的是把这个当成一门艺术的话,应该更新换代改变笑点了。当然,如果只是把这个当成赚钱,这样的路数又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那就继续嘲弄吧。
只是,以为千万别说自己是艺术家。


三、 赵本山的江湖
这个是本刊上一期杂志的封面标题。个人感觉,没有做出原来想要的效果。
借用黄健翔老师的句式:赵本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然不是,在他背后,有一个精良的团对在运作,怎么操作怎么包装怎么推销,最后都可以归到一个关键词:赚钱。
小沈阳就是这条流水线上的最新的成功产品。君不见春晚后台小沈阳对于赵本山的磕头。某个程度上讲,这头磕得值,磕得应该。没有赵老师,小沈阳哪来的途锐开。
所以啊,最好别称赵老师为艺术家,商人才是他的真正身份。
现在的媒体很喜欢说一种身份:幕后推手。老赵当然算,虽然他整天出现在台前,让人忘记了他在幕后的表现。
据不知道是否可靠的消息说,小沈阳身价暴涨是没错,但他的收入里,有大半是要上缴给赵老师。这个传闻,立刻让赵老师的形象,从一个油腔滑调的老农民,变成一个在背后数钱的江湖大佬。
当然,赵老师肯定是不差钱的。不信的话,去翻一下去年的娱乐新闻,看看赵本山嫁女的报道,看看那个排场,啧啧,不差钱就是不差钱。

便秘的骆驼 发表于 2009-02-24 15:13 | 正常 | 分类:世说新语 | 评论: 1 | 浏览:1193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2-9 星期一(Monday) 晴
  便秘的骆驼:
  
   非常抱歉,你参与的 纪念“让领导先走”发表14周年 线上活动已从网站上移除,缘由如下 :
  
  
  
   附注:含有豆瓣社区指导原则中不欢迎的内容
  
  
   --豆瓣

  亲爱的便秘的骆驼:您好!
  
  我们非常遗憾地通知您,
  
  您参与的小组 NZ小组 ( http://www.douban.com/group/10598/ ) 因含有大量的激进时政、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与讨论,属于社区指导原则所明确的豆瓣不欢迎内容,已于三天前通知管理员小组将在三日内解散,并请小组管理员通知组员自行备份小组内合法的内容。依据小组管理细则第1条之规定,现在小组已正式解散。
  
  作为一家在中国境内运营的网站,豆瓣严格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的要求。我们从服务范围的选择上也希望能够保持对用户产生内容的最少干涉,基于对法律法规的尊重,对用户法律安全的保证,豆瓣在全站范围内明确不欢迎激进时政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和讨论,并将继续加强此方面的管理工作。
  
  我们感谢您对豆瓣的关注与支持!因小组解散而对您可能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同时亦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理解和配合。
  
  附 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http://www.cnnic.net.cn/html/Dir/2000/09/25/0652.htm
   社区指导原则:http://www.douban.com/about?policy=guideline
   小组管理原则:http://www.douban.com/about?policy=grouprules
  
  ——豆瓣

  尊敬的用户:
  
  作为一家在中国境内运营的网站,豆瓣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的要求。( 相关法律法规,请参考《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http://www.cnnic.net.cn/html/Dir/2000/09/25/0652.htm 第十五条。)
  
  你参与的小组 BS环球时报 因讨论主题属于社区指导原则不允许、不欢迎的内容,已被解散。
  
  由此给你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并感谢你的理解和配合。
  
  附 社区指导原则:http://www.douban.com/about?policy=guideline
  
  ——豆瓣

  便秘的骆驼:
  
   非常抱歉,你参与的 旗帜鲜明地拒绝低俗——积极响应豆瓣的反低俗清污运动 线上活动已从网站上移除,缘由如下 :
  
  
  
   附注:含有豆瓣社区指导原则不欢迎的内容
  
  
   --豆瓣


便秘的骆驼 发表于 2009-02-09 12:31 | 正常 | 分类:世说新语 | 评论: 1 | 浏览:118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25 星期二(Tuesday) 晴
  又有一个甘肃的代课老师发短信给我,讲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辛苦。看得心酸,但心里清楚,自己帮不上一点的忙。不过,这让我突然想起另一个代课老师。
  他是我隔壁村人,小学的时候,教过我两年的语文课。在那之前我就认识了他,我们都叫他碾米老,因为他开了一个碾米的小店。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家里碾米的活一直都是我在干。每当家里米快吃完的时候,我妈就会提醒我:该去碾米了。我就去找堂伯,借一个铁斗车,最初的时候力气不够,我妈会帮我把一袋几十斤重的稻谷抬到斗车里,我就拉着斗车到隔壁村去。大概一公里的路程,要走二十多分钟,那是他开的小店,是周围几个村唯一的碾米的地方。
  碾米的小店是一个木板搭的小屋子,漏水漏风,里面放着一个用柴油发动的碾米机,运转的时候噪音很大。屋子的四周长满了牵牛花,枝枝叶叶蔓延开来。当时的他其实很年轻,可能跟我现在的年纪差不多,很高,又黑,且瘦骨嶙峋。
  到了店里,他就帮我把稻谷抬下来,开始忙碌起来。我就坐着旁边一张满是尘土的条凳上,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或者趴在窗户看着外面地里的小花小草。牵牛花开的时候,也会摘几朵下来,撕开花瓣,舔一下花蕊,有点甜甜的味道。
  一开始,他会问我,“你爸叫什么名字?”我说了,他就说,“哦,我认识他。”那时候,我有点烦他的热情,总是问这个问那个,我更喜欢一个人发呆。
  四年级的时候,开学第一天,我发现语文课的老师竟然是他。进门的时候,他看着坐在第一排的我,微笑的向我点头。第一次登上讲台,他好像有些紧张,说话也没有平时流利,不过,因为三年级我很讨厌那个语文老师,我一直称之为“肥姿娘”(在家乡话里就是肥女人的意思),相比起来,他让我更有亲切感,对语文课也更有兴趣了。
  他上课很认真生动,而且和之前其他老师的古板不同,会跟我们讲一些他在外地的所见所闻。对于我们这些从生下来就没离开过这个村庄的小孩来说,显得很新奇,听得津津有味。
  平时没课的时候,他还是会到木屋里给人碾米,我去的时候,他总会问我,功课做完了吗?对他的讲课方式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喜欢老师上课讲的哪些内容?我也答不出一个所以然。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后,我记得我的语文考了班里最高分,被他在课堂上夸聪明好学,特别的开心。更开心的是,总分是成绩班里第二名,奖励了三块钱(学校规定第一名奖励五块,第三名奖励两块)。拿到奖金回家的时候,母亲正好卧病在床,我把钱交给她,她也很开心,抽出一块钱奖励我,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零花钱,让我可以买十块大大泡泡糖吃个够。
  期末考试后,老师都会在给学生的家长报告上写评语。他写的评语特别的详细,而且没有其他老师那样的全是套话。说实话的结果是,因为他在评语里写的“好动”两个字,我被父亲骂了很久。在我们那里,好动的小孩会被理解为不乖的、喜欢捣蛋的小孩,也是父母最不喜欢的小孩,因为不听话。
  这次评语让我对他有了怨气。正好,在他的碾米店隔壁又开了一家新的碾米点,下一次碾米的时候,我就不去他那里,到了隔壁。碾完出来,竟然碰到他,他在跟我打招呼,我却满脸通红,低着头拉着铁斗车狂奔起来。
  在家里,父亲问我老师是谁,我跟他说了,父亲说,“是胜利的儿子啊,我认识他爸。”后来,又听到大人们讲起他的一些故事,才知道他曾经是他们村里为数不多的读过中专的人。又说他读中专的时候,跟一个城里的女孩谈恋爱了,结果毕业后学校就不给他安排工作,只能回到老家,那个女的也跟着过来,嫁给他了。因为这件事,村里的人都在背后偷偷议论他,说他不长进,没出息,为了一个女人而葬送了大好的前程。
  我见过他的妻子,也是在碾米店里。有时看到她给他送饭去。也是面有土色,扎着辫子,眼睛很大,人很客气,但不是我想象中的城里人的样子。
  上了五年级后,换了语文老师,我又只能在碾米的时候才能见到他。不过,见面的时候,他会详细地询问我的学习成绩,然后认真地给我提意见,但那时候的我想到更多的往往是碾完米之后找同学去地里偷挖番薯来烤着吃。
  很意外的,六年级的时候,他又来上我们的语文课。这一次,他变得比以前严肃,也不讲很多好玩的故事,只是不断催促我们学习,因为我们要参加初中的升学考试,在村里,考不上镇里的重点初中,基本上就等于学生时代的结束。
  我还是贪玩,而且又迷上了到街边打电子游戏机。什么三国志、名将、街头霸王、恐龙快打,打游戏的技术突飞猛进,就是成绩一直在下降。他知道情况后,找过我谈话,严厉地警告我,说要跟我父母揭发我打游戏的事情,我非常害怕,不断恳求他原谅,并保证好好学习把成绩补回来,他才作罢。
  不过,我还是继续的钻空子去打游戏机,也继续找借口想母亲要钱。升中考的时候,果然没考上重点初中。成绩出来后,又被母亲知道了打游戏的事情,被打了一顿,打到脚上裂了长长的一口,一直流血。还威胁不让我读书。威胁很有效,我还是想读书的,而且想读重点中学,所以一下子就哭了,求着父母让我读下去,而且写了保证书,以后至少要考上县里最好的高中,父亲终于答应了,去找关系,掏了两千块择校费,让我进了重点中学。
  再去碾米的时候,他已经听说了我的事情,又教训了我一通,叫我在初中要好好学习,“要对得起你爸出的两千块。”
  上初中后,我就听说他被学校解聘了,说是换了校长,新来的校长要清理代课老师,把很多老师都赶走了。见到他的时候,我也不敢问,他也没跟我提起这回事,还是继续的问一些我在初中学习的情况,听说我的成绩还不错,他也挺开心的。
  中考后,我完成了三年前保证书上所保证的,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到了市区读书。家里也不再种地,直接到市场买米吃,也不需要我再去碾米了。跟我们家一样,自己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他的碾米店也经营不下去,倒闭了。听父亲说,他和哥哥一起开了一家收废品站。
  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高考后。那个暑假特别漫长,有一天,我收拾了很多家里的废品到废品站卖,在一堆旧电线中见到了他,他正埋头拨电线皮,还是瘦骨嶙峋,握着钳子的手青筋暴突,汗水浸透了他那脏兮兮的的衣服,头发蓬松,全身上下找不到一点当年做老师时候的儒雅和风趣,抬头看到我,有些意外的表情。阳光从屋顶的缝隙照进屋里,无数的灰尘在乱舞。
  我跟他说,我考上大学了,他说恭喜恭喜,很客气的神态,然后继续忙着手里的活,不再搭理我。他的妻子过来收了废品,把钱给我,我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从那之后,我来到广州,大学,然后工作,为了生活四处奔波,再也没见过他了。
  

便秘的骆驼 发表于 2008-11-25 02:27 | 正常 |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 11 | 浏览:693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常有朋友问:什么时候再写乐评?一直都是摇头。
 不觉得以前写的那些音乐的东西是所谓的乐评,也不觉得所谓的乐评和扯淡有什么区别。音乐这东西,回到普通人的触觉上,最重要的,不是听觉也不是好听,而是能触动某根心里的弦。而对于一个疲于奔命到头又自我否定的人来说,如同寒冬夜行人,首先是与寒冷挣扎,其次是埋头赶路,早就没有听觉了。
 手头这张大乔小乔的《消失的光年》,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朋友给的,还强烈推荐,但一直扔在某个角落,随着心里某个地带一起荒芜。今晚翻出来听,吓了一跳,相见恨晚。
 喜欢,某个程度上是一种类似的观照和对比的反衬。比如,大乔的男声,平静如水、透明,足以让那些觉得生活平淡如水的人在百无聊赖的时候找到共振的频率;比如,小乔的童音,怯生生的有些颤抖的稚气,也能让那些红尘已不再假装先知先觉看透一切的老油条们汗颜且心慌。
 再有一问:什么时候都不在乎都觉得看得比别人远知道得别人多,真的是很niubility吗?我看zhuangbility更合适。
 开心网上曾有个投票,选一句歌词最能代表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得票最多的是“一个人在梦游,像奔跑的犀牛”,我也选了这个,后来一查,竟然是孙楠那个2B唱的,但不可否认,这句写得好。延伸来讲,就成了《消失的光年》里的这句:“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眼中的星辰月光,消失在心中的光年。”可以让鸟人们的赘肉颤动起来,呆坐在电脑前,看着浑浊的眼睛所投射出来的世界,又掉了一根头发。
 《采花》这样的流氓歌曲让一个小姑娘唱起来,竟然不见流氓气,而是真诚。这该让我们这些老流氓们脸红,总习惯以淫秽来代替隐晦,以隐晦来隐射,以隐射来发泄,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没办法正常的发泄,所以回到最初,所谓的淫秽也只是太监谈A片。现在小乔这个小姑娘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们,除了耍流氓,还有最初的真诚。可能就是《暗光》里唱的:“那是我心里的光,藏在最黑的地方。”
 记得梁龙也唱过《采花》,那是风骚,骚得出汁,在小乔唱的《采花》里,有一个男人的和声,听上去好像是梁龙,没有查证,不敢肯定,但在这里风骚都收起来了,他们竟然还回得起,真是不容易。这倒是验证了李宗盛一首老歌里唱的一句:关于我们的事,他们统统都猜错。
 希望我真的猜错,犬儒们也能踩着七色的云朵回去,回去原本想有过的结尾。


便秘的骆驼 发表于 2008-11-12 00:13 | 正常 | 分类:声色犬马 | 评论: 0 | 浏览:678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2  [1][2][3][4][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