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斯泰
托尔斯泰
<< 2020 九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栏目分类
·北游北居 (76) ·习文戏文 (51) ·居家不易 (34) ·在诗言诗 (27) ·吾家有女 (6)
最新日志
·记人事不如记心情(2007-12-22)
·一点记忆(2007-12-13)
·女儿参加运动会(2007-12-1)
·归思(2007-11-29)
·阅读《收获》的人和阅读《故事会》的人(2007-10-22)
·蒋氏家书(2007-10-1)
·如厕记(2007-9-29)
·去岁末打油,检书所得(2007-5-20)
最新评论
·  推荐楼主这篇关于戴季陶《日本论》的介...(2013-9-25)
·这么久都没写了啊...(2011-3-11)
·崔老师,别来无恙?我是代,跟你师门的苏是...(2010-7-29)
·作者你好,你于案语中所提及的张翔声,李素...(2010-5-23)
·今天第一次见到您的孩子,真可爱。早就想去...(2009-12-3)
友情链接
·居楚
·东山
·小阮
·小江
·小叶
·小夏
·檀林
·谢小
·小施
·小蔡
·小龙
·老陶
·女崔
·北邓
·细金
·阿扶
·小宇
·小洛
·小金
访问计数:422045


托尔斯泰的围巾 管 理 员



记人事不如记心情
2007-12-22 星期六(Saturday) 晴

昨天,师院马大康先生来北京开会。他大概是我们这些师院里的很多年轻人比较认同的一位领导,因为他身上的一些“知识分子气息”。不过,我的记忆里没有与马先生正儿八经的聊过天,所以我对他,大概还是敬重多过亲近。下午在北师大读书的小包来,和我一起去看他。三人在一家茶馆里喝茶聊天。有小包在,大概总要了聊一些学术的,小包同志十足地“学术热情”常常让我敬仰。
过了一天,我大概已经不能很好地记起昨天我们具体说了些什么了。记得聊天的过程中,我无意中问起马老师的父亲马骅先生。不想马老师眼中有些泪意,因为马骅先生今年的身体不好,一直在医院里。马老师在介绍马骅先生的时候,我有些愧疚。
在愧疚的同时也闪过前年母亲在重症监护室中的一些情景。重症监护室是不允许家人陪护的,我们只能在外面守候,母亲不了解这些情况,迷糊中以为我们将她遗弃,痛哭斥责我们,医生听不懂她老人家的家乡话,只好将我们叫进去安慰她……也因为如此,后来我们决定将母亲送回老家。我至今没有与家人打听母亲弥留之际的情况。
今天是冬至节,老家是要去上坟,我在北地……
昨天,妻子告诉我,妻妹在医院生了一个儿子,顺产。我感......
# posted by 托尔斯泰的围巾 @ 2007-12-22 23:24 评论(8)
一点记忆
2007-12-1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我的祖籍是安徽桐城。说起来很少惭愧,我至今没有去过桐城。前些天打电话回乡,姐姐说父亲很希望能回桐城一趟,看看安葬在故土我的祖父的坟地,因为冬至就要到了。不过,今年大概他老人家的可能不能成行, 因为家里没有人能陪同他前往。桐城老家,还有一个本家兄长,我小的时候见过,现在我已近记不起来他的面容了。祖父是在父亲七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我一直没有问过父亲是否他还记得祖父的音容,不过我想,即便他老人家还有记忆,可能也是很模糊。
祖父过世之后,祖母就带着年幼的父亲逃难到了我们现在居住的望江。据说,那是因为日本人。我没有考证过日本人是什么时候来到桐城的,父亲与我说起过家族里出了一个“伪保长”,胜利后被镇压了。我一直将这样的事情当成是“电影”,因为我实在没有能力将“伪保长”和现实联系起来。
前些天,看凤凰,探寻日本侵华时期的细菌战的受害幸存者。我的眼睛突然被一幅画面所压制:一个老人的腐烂的腿。解说说老人这腐烂的腿永远不能痊愈,就是为日本人投放在水中的炭疽病毒所害。我马上想起了外祖父。
外祖父年轻的时候是一名船夫,在长江上行船。母亲生前与我说起“大军过江”......
# posted by 托尔斯泰的围巾 @ 2007-12-13 23:55 评论(2)
女儿参加运动会
2007-12-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今天,女儿首次参加运动会。下面是这次运动会的新闻通稿、赛场花序和人物专访专访。

【天涯托网讯】秋高气爽,为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和为以后各届奥运会挑选运动人才,我市“幼儿奥运会”于今日隆重举行。后国际奥委会主席萨其马蓝出席了开幕式,并全程观看了大赛。萨其马蓝表示,这次大赛是一次成功的大赛,参赛运动员赛出了风格,赛出了友谊,赛出了和平,很好地体现了奥林匹克精神。萨其马蓝主席着重强调,这次大赛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以来最干净的大赛,大赛自始至终无一人服用兴奋剂。更难得的是,大赛真正超越了政治的干扰,所有参赛运动员围绕在一面旗帜——奥林匹克旗帜下,体现了体育无国界的精髓。他为所有运动员的感到骄傲,并表示今后的奥运会都会以本次奥运会为标准,他本人会为奥林匹克运动会奉献毕生的精力。(通稿)

【赛场花序】这次大赛最大的特色是每一位参赛选手都自备了新闻发言人和记者(主要是摄像记者)。比赛开始的时候,就一片闪光。不过,每一个镜头都有自己的焦点,基本上不关心冠军的归属。后勤力量也极大,每位选手都配有两到三个专门的服务人员。一般来说,他们要比运动员花费的气力......
# posted by 托尔斯泰的围巾 @ 2007-12-01 15:31 评论(8)
归思
2007-11-29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夜读宗白华《流云小诗》后记《我与诗》,云彼在上海读书时,同屋所居为一位佛教信徒,常常盘坐床上诵读《楞严经》。“音调高朗清远有出世之感”,让他很感动,遂于彼诵经之时,躺卧床上,瞑目静听。一片庄严肃穆中,定了研究哲学的方向。决定日后“拿叔本华的眼睛看世界,拿歌德的精神做人” 。前些日子,看朱寿桐说闻一多,谓梁实秋言闻一多有“拉丁区趣味”不确,闻依然“绅士”。脑中盘旋,不知道怎样将闻一多定位。忽忽想:大概闻是“以庄周的眼睛看世界,以孔丘的精神做人”。倒是宗白华是说很是相似。不过那个想法只是忽闪而过,没有深究。
昨山长招安,令余归位。本当为掌教大人牵马坠镫,奈何犹有羁绊。引庾子山《枯树赋》,以答山长:
风云不感,羁旅无归,未能采葛,还成食薇,沉沦穷巷,芜没荆扉,既伤摇落,弥嗟变衰。《淮南子》云:“木叶落,长年悲。”斯之谓矣。
北地初冬,落叶一日三扫,尤能覆地。行走之间,沙沙作响,深静之中,有苍凉哀感 ......
# posted by 托尔斯泰的围巾 @ 2007-11-29 07:11 评论(3)
阅读《收获》的人和阅读《故事会》的人
2007-10-22 星期一(Monday) 晴



回北京经过上海,在华师大武冈邓兄处喝了一瓶的“泸州老窖”。结果是上车的时候,依然头晕脑胀。坐的车是从上海到北京的动车——D—32。也就是传说中的“河#蟹号 ”。据说时速可以达到200km/h的。说实话,我是没有多注意这样的快速到底有什么河×蟹。坐火车的经历如我这样的人,大概还是有些经验的贫困。不过我至今还记得1994年从龙岩到厦门坐那趟车——古老的蒸汽车。后来我在侯孝贤的电影中看到它的身影的时候,眼睛还是一亮,马上复活了我那仅有的一次蒸汽车经历。这种蒸汽车我知道在《铁道游击队》中是有的,不过,彼时,飞虎队矫健的身手和电影中的民族大义以及倭人的猥亵基本上淹没了电影中的蒸汽车的文学性,当然是侯孝贤电影中的一路的乡愁很好地使得我对蒸汽车有一种审美的愉悦。
虽是“河×蟹号”,毕竟京沪之间还是有些距离的,所以还是要在车上呆坐十个小时之久。看看风景并不能填充这个巨大而漫长的时间。所以从书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杂志《收获》。周作人在《乌篷船》中教人如何坐船,说在绍兴坐船,不可性急,应该是“游山的态度”,看看四周的物色的同时,手中应该准备一本随笔和一杯清茶。这样是“......
# posted by 托尔斯泰的围巾 @ 2007-10-22 16:40 评论(2)
蒋氏家书
2007-10-1 星期一(Monday) 晴

前些日子,凯风公子来京开会。得凯风介绍,得识丽水王家平君。家平君设宴款待凯风,余叨陪末座,大快朵颐。席间,云南段兄及家平君均谈及大陆学界对毛的态度。二位仁者俱对毛有深刻检讨,并谈及慈溪蒋公。余对此段历史不甚了了。家平君博士论文乃文革文学研究,精研有道。家国天下,文道世道本与我隔离较远。席间但云:若没有毛,大概如我这样贫寒子弟,大概不会有书可读。虽是实话,但我深知历史是容不得假设的。
前些日子,看《闻一多年谱》,记载1936年“西安事变”东北张杨挟蒋事后,清华教授会就此事曾有一宣言,责张挟蒋为武人坏国事,直言张此举乃叛变行为。宣言为闻一多张奚若等执笔。此事亦见苏云峰《从清华学堂到清华大学1929—1936》。时清华学生会已为中共地下党所掌,闻蒋被捉,激进同学多要求公审蒋。清华学生领袖蒋南翔,亦是中共。与另一位领袖韦君宜言,“不可上街,等消息。”后事变和解,蒋回南京。韦君宜对蒋南翔大为叹服。时全国上下,申讨张杨的舆论颇多,时在重庆拘押的五四大号陈独秀,闻言叹云:看来蒋还是有人气的。
听段王二位侃侃而谈毕。会宿舍想,我们对蒋对毛,可能都没有什么真正的了解。毛的《记念张......
# posted by 托尔斯泰的围巾 @ 2007-10-01 01:31 评论(0)
如厕记
2007-9-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近来睡眠不佳,晨昏颠倒也导致我如厕的次数锐减。学期初买了一堆的如厕用纸,也落满了尘灰。夜,读闻一多的诗集,有“灯光漂白了四壁”句,忽忽然有如厕意,大感“通了”。“通”是不容易的。记得以前看《春田花花同学会》,有一个场景让我忍俊不止:一医生反复问“大便怎么样”,那个小同学一脸茫然地怎么答,现在已经不甚了了,只是当时那笑是真实的。我不是一个“有痔之士”,对“大便”之事关心不多,有就拉,没有也从不强拉。说是身体好的人,大便应该是一日一拉。如果养成了习惯,一日不拉,大概总是不舒服。我有一个朋友,是标准的“大便一日一拉者”,有一回与我等人嬉戏至通宵,第二天一早,苦等大便不来,遂深刻检讨:以后再也不与你们这样疯玩了。
说回来。“灯光漂白了四壁”之后,也就如了厕。我所住的学生宿舍的厕所现在已经很“现代”了,是一人一个坑位,拉好之后,冲水,那“五谷轮回之物”,也就流到了黑暗之所了。不想这一次冲水的器械不灵光,没有水下来。本想一走了之,奈何看那阿杂物横陈,更想到一会儿旁人再来如厕,一定要“腹诽”的。所以还是回去拿了面盆,取水冲之,方才安心。
这么一折腾,回来就座,与这个厕所就多想......
# posted by 托尔斯泰的围巾 @ 2007-09-29 01:27 评论(3)
去岁末打油,检书所得
2007-5-20 星期日(Sunday) 晴


夜雪飘飘欲何事,废书不观把酒盅;
病肝犹能容我醉,狂歌且过北二冬。
百年师事皆外夷,一岁祛魅无夏虫;
漫言平生任天动,大罗山下乞食终。

案:午后翻书,查《吴宓诗话》(商务印书馆2005年5月)。书内夹一纸条,上有几句打油数句。去年岁末,北地夜雪,虽寂寥无声,犹能惊我,乃废书观雪,打油所得,今略改字句,录存于此。托于1997年病肝,虽病愈之后,犹能饮酒,但北游之后,酒事不兴。去岁末,先生召饮,因事不能赴席。“二冬”者,此地菜馆,有菜名为“炒双冬”,乃冬瓜炒冬笋,味清,颇合胃口。又,托北游亦越二冬,始见飘雪。
......
# posted by 托尔斯泰的围巾 @ 2007-05-20 18:08 评论(4)
黄子平讲《故事新编》
2007-5-1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晚上去北大听黄子平的讲座,钱理群先生主持。讲坛确是很拥挤,不过秩序很好,大抵到这里来听讲的人都是知道秩序的。我曾经与我的学生说过去北京要做三件事情:去人艺看一场话剧;去北大听一堂课;爬一次长城。当时应该还是戏言,因为这三件事情大抵还是体现了一种现实的“政治权力”,有一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意思。北游之后,我倒是去过北大若干次,不过从来没有听过一次课。说实在话,我与凯风兄不同,没有什么“北大情节”。去年冬天去北大的时候,倒是想,如果当年高考之前,我若是能来北大一次,说不好会努力一些吧。不过这些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我这个人不是一个“四有新人”,标准的“任天而动”,懵懂人一个。即便是有很大的刺激,没有三天,大概也就过了。也曾经自省过自己的这种惰性,不过还是没有多大的用处。
这一次去听黄子平,还是师弟的提醒。我对黄子平比较推崇,他的文章和书,看到的基本上还是比较认真的看。他大抵不是一个八股的人,文章有热度,也有些力度,眼光比较独到。我有他的一本《灰澜中的叙事》(现在还在山长手里?记得不是很清楚。),比较宝贝。他应该是现在的学界中“聪明人”。今天钱理群的开场中也说到“黄......
# posted by 托尔斯泰的围巾 @ 2007-05-16 22:03 评论(3)
女儿得了肠套叠
2007-5-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女儿六个月了。妻一直说,这个小东西越来越好玩了,电话里也常常听到她的笑声,真是有些挂念。婴儿六个月后,免疫力可能慢慢生成,这个时候是最容易得个小病小灾的。前些天感冒已经让她妈妈急了一场,昨天更是吓坏了我们。听着电话里妻子的哽咽之声,我也是手足无措,只想飞回家去。好在及时发现,用空气灌肠法就将套叠的部位贯通了。直到妻电话里说“通了”之后,我才知道我什么也没有做,一切都辛苦了她。温州儿童医院就是附二医,是我们家不太愿意多谈及的地方,因为前年母亲的缘故。人们都说孩子小时候有点小恙,大的时候会好一点。可是孩子得病,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虽然现在的医疗条件不错,但看着医生漫不经心的样子,实在是折磨人。谢天谢地!总算是好了。
有人说不望儿富贵,惟愿儿无病无灾过一生,但这如何可能。可能我们这一生都是要这样与我们不愿意打交道的内容,打一些交道,可能这也是我们成长的必要,我们夫妇自从有了孩子之后,才知道我们要学习的东西真的还很多。只是希望这些病灾少一些就好!忽然想,做儿女的可能真的不能体会母亲的辛劳,老家的话讲“水都是往下流的”,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打电话回老家的
......
# posted by 托尔斯泰的围巾 @ 2007-05-12 20:32 评论(5)

页码:1/-3     本站域名:http://tuoersitaidefeijin.blog.tianya.cn/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