町原的思考魔房
町原的思考魔房
町原的思考魔房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关于旅行 (0)
·关于我们 (0)
·关于生活 (0)
·关于西藏 (0)
·关于思考 (0)
·一些小说 (0)
·某些青春 (0)

·断层世界:西藏放下的美丽(2010-8-12)
·朋友,请放下沉重,方可霎那花开(2010-6-1)
·[职场女性]女孩,放下既霎那花开(2010-5-25)
·[职场女性]女孩,放下既霎那花开(2010-5-25)
·[职场女性]女孩,放下既霎那花开(2010-5-25)
·[职场女性]女孩,放下既霎那花开(2010-5-25)
·[职场女性]女孩,放下既霎那花开(2010-5-25)
·[职场女性]女孩,放下既霎那花开(2010-5-25)

·震撼...(2007-12-19)

海南岛度假网

访问计数:13527


町原 管 理 员



2010-8-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町原著
    
  
    很多年前,有一个女孩叫紫馨。她失恋后痛不欲生,决定放逐自我,来到拉萨。在放逐的藏飘的日子里,寻求解脱,但面对布达拉宫再巍峨的气势,和布达拉宫墙下的连绵金转,祈祷到拉萨冬至,却依然不得解脱。紫馨于是转而进入隐藏于各胡同里的酒吧,期望酒精来麻醉自我,放逐心灵同时放逐身体。
    飘荡拉萨街头几个月,紫馨终于绝望的徘徊在深深的胡同弯里。人生有着许多不可解释和不可逆转的命运,空灵有时仅仅只是在一个转弯的角落——于是我见到了她,邀请她进入我的断层世界。我拿着一本书给她,名字叫《断层世界》。她如许多其他断层的客人一样,安静的坐在酒吧的角落里。我给她递上一杯清水。她开始阅读。
    
    《断层世界》里记录了许多曾经如她一样的女子,她们飘荡到世界的巅峰,放逐自我。许多女孩读过本书后,虽然不能恍然大悟,却终于愿意开启紧闭的心扉,在断层世界里勇敢的倾述隐蔽内心的许多故事。她一边说,我一如既往的一边给她倒水。她看起来很口渴。我不停的倒,她不停的喝不停的说。到最后故事已说完,我却还在给她倒水。
    紫馨终于抬头迷惑的看着我问:“为什么您还一直给我倒水呢?我喝不下了。”
    我没有回答她,我只是一直在倒水,直到杯子的水蔓延开来,流淌到桌子上,再流淌到她的裙子…….
    紫馨忽然泪流满面。
    断层世界里的其他客人,都安静的看着我们。
    我用手抚摸她的头发,轻声的说:“杯子满了,水就会溢出来。溢出来的水会弄湿我们的衣服。如果我们内心的悲伤满了,也会溢出来,弄湿我们的心灵。学会放下,就像我们要学会理解我们的身体已经饱和,不需再喝水的时候拒绝别人给我们的杯子继续倒水。”
    
    当紫馨离开断层世界,离开拉萨回到她曾经的城市后,她给我写过一封邮件。内容只有一句话:谢谢您让我知道放下的智慧,让我终于知道爱情不是取决于别人,而是取决于自我的抉择。
    爱如人生,人生若爱,酸甜苦辣其实只在于我们是否知道需要放下、为何要放下和懂得如何去放下。
    放下不是让我们放下七情六欲,而是让我们认识并理解七情六欲的根源,然后坦然的去接受。
    
    现实的断层世界存在于拉萨一偶,作为拉萨一家极具特色和名气的酒吧,完全是因为这个酒吧聚集着太多迷茫的人群和迷茫的故事。人们朝圣到拉萨的断层世界,为了得到一种人生各种烦恼的解脱。有人倾述,也有人倾听。断层世界是我们人生迷茫时候的港湾。断层可以让我们得到短暂的解脱。但是逃避的安静不是纯净的快乐。真正的快乐源自于对于人生的认识,和对世事的透悟。
    而精神上的断层世界,则是我们放下后的智慧心房。当我们累了、迷茫和烦恼的时候,我们尝试一下进入自己的断层世界:请闭上眼睛,让思绪飘远,进入断层后便可参透人生快乐的禅机。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町原 @ 2010-08-12 23:27 评论(0)

2010-6-1 星期二(Tuesday) 晴

第四章 谁是老板,谁是员工
为自己而工作,快乐是我们的老板


谁是老板?
我们都是在为我们的快乐而打工


重庆以前有纤夫,是拉着船逆水行舟的人。他们赤裸着身子,用肩膀牵扯着绳子走在岸上,然后通过他们的力量将船拖动。然后在岸上有一个人,穿着衣服的,手上拿着一根鞭子。这个拿鞭子的人,看到谁偷懒不动,他就用鞭子抽谁。有一个修禅者看到这些“可怜”的纤夫被这个人抽打,就心生可怜的跟那个抽打的人说,“先生为何要打他们呢?”那个人回答他,“因为他们有人偷懒啊,谁偷懒我就打谁啊!”修禅者继续说,“他们是你雇佣的吗?”修禅者心想,就是他们只是你的工人,你也不能这样抽打吧。可是没想到那个抽打的男人却回答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不,是他们雇佣我打他们的。”修禅者大吃一惊,时候就问那些纤夫,那些纤夫就告诉他,“我们是一起做纤夫的,所以如果有人不出力偷懒的话,那么我就亏了啊,所以我们就请了一个人,看我们这边谁不出力偷懒就抽打谁了。”修禅者乃忽然恍然大悟。

以前有一次回到自己的家乡城市里,遇到过一个小学同学。她是一个已婚妈妈。在一个公司上班,却经常有着怨言,说老板从来没体谅过她。她要早点下班照顾孩子,可是老板却经常让她加班。咋一听来,似乎马上就对我的朋友产生体谅之情。可是后来,我就跟她说了开头的这个故事。
其实我们在工作当中,究竟是如何认识“老板”和“员工”的呢?比如在这个故事当中,究竟谁是老板,谁是员工呢?在我们的常识里,我们都会说,老板就是公司的老大,就是资本家,就是专门剥削我们员工的资本家。我们先看看我们身边朋友的实际情况:我有另外一个女性朋友,她开了一家公司,自己出钱聘请了几个员工。可是公司每个月几乎都只是收支平衡,没有什么利润。经常的情况是员工都有工资拿,都可以给自己添置新衣什么的,只有她自己反而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买过新衣服了。我们问她为什么这样,她讪笑自己没钱。赚到的钱都给自己的员工了。还有另外一个故事,也是一个女孩,虽然自己没开公司,但是经常炒股买基金什么的。这个朋友在股市有赚有亏,却同样的经常在我面前埋怨她的老板刻薄不近人情。然后我就问她,“难道你持有的股票,不也是那个公司的老板吗?”
经过这几个故事,我就感悟到,现在老板和员工的关系,究竟谁是老板谁是员工呢?比如说开头的故事,纤夫是老板还是拿辫子的人是老板呢?在后面的那个开公司的朋友那里,她赚到的钱都分给员工了,那么究竟谁是老板呢?还有,那些平时炒股的朋友,持有的股票,究竟被持股票的公司的那些经营者是老板,还是这些持有股票的人是老板呢?在现代社会,认可一个人是老板还是员工,几乎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可是无论怎样都好,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在我们的普通的公司里,我认为的老板确实真确无比的。老板有车开,老板年底有分红,但是我们呢,我们只是一个员工,最多年底就是发发奖金而已。所以,他们是老板,我们是员工。

可是,事实上真的是如此么?我们每一个人都看到的只是表象。这就是“盲识”的到的结果,这就是“名色”不分产生的结果。我们每一个人都只会看到“老板”的一面,而忽视了其他的一面。比如,当我们知道了我们老板的车是贷款买的,当我们知道老板每年都在亏钱,当我们知道老板经常为了给员工发工资的事情而烦恼焦虑万千的时候,我们还会认为,老板就是老板,而我们只是为了老板创造利润的人吗?

我们在前面的时候已经说过,“我们为谁工作?”这个话题,我们已经是知道的,我们工作的目的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快乐,是为了满足我们的生活需要的金钱的满足和成就事业的满足感。而老板只不过是给我们提供和创造了一个平台。所以,相对而言,难道“老板”不是为我们“打工”吗。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町原 @ 2010-06-01 17:42 评论(0)

2010-5-25 星期二(Tuesday) 晴

第四章 我明明了,偏见不存

我明明了

曾有一修禅者,路遇一禅宗大师。于是就问大师,如何修禅。大师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叫修禅者闭上眼睛。然后问之:你看到什么了?修禅者如实回答:什么也看不到。大师叫修禅者睁开眼睛,再问:你看到什么了?修禅者如实回答:我看到的是大师你也。大师往侧边移动几步,再问:你看到什么了?修禅者依然如实回答:我看到前面的森林。大师摇摇头,然后再叫修禅者闭上眼睛。边走边问:你看到什么了?修禅者由于知道自己的回答必然是错误,于是索性闭眼沉思良久。直到大师已经远去,只有修禅者伫立于此。良久之后,修禅者忽然悟破禅机:破无明,却依然无明。

很多人以为,破无明,就可以明。其实这完全是不对的。就比如这个修禅者,无明在于他闭着眼睛,让闭着的眼睛睁开,这个动作我们就是叫破无明。睁开眼睛这个动作,只是我们对无明之业障的点破而已,并非能让我们的心灵真正就明了。因此,我们破无明只是第一步,立明了才是真正重要事情。

事实上,到最后我们是否闭着眼睛还是睁着眼睛,对于“破无明”而言,已经显然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无论是睁眼还是闭眼,无明既破,明了才方可明了。比如苏东坡先生修禅,开始的时候看山是山,这个时候的他是因为根本不知道无明为何物,目之所及必然以为就是万物之观。后来知道无明为何物,知道自己乃凡夫俗子业障无明者,乃立志破无明,终于得悟。得悟之后,他就是看山已不是山了。可是,他虽破无明却无得明了——可以说,依然是无明者也。直到后来,继续禅悟所得,明明了,看山还是山。苏东坡先生将自己的这三种境界写成了三首诗:


修禅前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皆不同;
不识卢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参禅时
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
及至归来无一事,卢山烟雨浙江潮。

悟禅后
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
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似人?

所以:
愚昧者,不知无明,乃看山就是山。
破无明者,无明虽破,看山非山。
破无明者,明明了,看山才是山。

我们一起跟随禅道,用之于职场,修之于生活,破无明,放下我执。然而,无明虽破,明了却无立。不明明了者无明者无异也。我们应该如何在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之中明明了呢?我们知道,破无明在于挽救死亡的心灵——让自己别那么忙。

让自己的心灵有更多的时间来观察自己和观察他人世界。放下我执,在于破除我们对别人、各种事物和自己的偏见。破除我们内心的各种偏见,我执方可放下。在工作中,我们学会让自己更好更高效率更妥当的安排我们的工作计划,让我们的工作时间尽量减少在自己的可控的范围之内,这点对女孩子来说尤其重要。

因为女孩本身就要面对公司对于女孩工作能力的各种评价、偏见,如果太忙,必然让自己无暇估计自我,最终就形成强大的我执,再也破不了。对待公司、职位、薪水、上司、同事等等,都务必要刨除对他们的偏见,让自己的心灵真实的感受自己所在的公司、所担任的职位、所领的薪水、所跟随的上司和所共同工作的同事们。当然,更加要刨除自己对自己的各种偏见,不能人言亦言,相信自己。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破无明,放我执而已,就跟开头的故事的那个修禅者一样,只是学会了如何睁开眼睛而已,对于明明了,却还没立得。我们这次主要是一起修禅,如何立明明了。

什么是明了?刨除偏见是放下我执,放下我执就可以破无明。明了就是对我们所在的世界、自己所拥有的生命和生命的意义有着一个正确的认识。生命和世界,禅题都太过宽宏庞大,相对于职场而言,对于我们美丽的女孩而言,对自己所在的公司、职位、薪水、上司、同和对自己的正确的立体的认识,就是明明了。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町原 @ 2010-05-25 16:36 评论(0)

2010-5-25 星期二(Tuesday) 晴

第三章 我执不除,业行不消


我执不除

有一女性朋友,自小家庭多姐妹,因而少得关爱,自卑寡言。从小就认为自己没人喜爱,认为自己不优秀,也认为父母偏心。由于一直都有这个想法,恶心循环就不可避免了:读书成绩不好,毕业后工作也并无起色,乃天天怨天愁地的,牢骚度日,然而生活并无好转,时到28,依然只是公司一职员,脸无光色,青春不在。后来我们相遇,我怂恿她去旅行一趟,在外面呆了一个多月。回来后,她变得容光换面,精神斗数,似乎花开二度一般光彩照人。我就问她,旅行的时候究竟遇到过什么事情让她改变如此之大。她就告诉我旅途中的各种故事:原来她在旅途中由于身边都是陌生人,有众多主动搭讪者,结交了众多朋友……

破无明,则必破行;破行必先破偏见;破偏见,则必先破我执也。破除对这个世界的偏见容易,但是破除对自己的偏见则难。什么是我执?我执乃自己最自己的偏见。尤其在职场,日积月累忙,导致自己无暇自顾的人多的很。一个女孩,职场上要比男人付出更多的辛苦和时间,也是公司中最忙的群体。非但如此,女孩工作上要忙,日常中美容护肤等亦忙,这双重的忙,日积月累的对自己的偏见就自然而言的形成了。

职场之我执,则是职场上对于自己职位和能力上的我执,乃是在职位和能力上对自我的偏见。每一个女孩毕业进入社会,都必须要从基层开始。而基层工作许多是执行性工作,能力高低立见分晓,如立竿见影一般。但是由于每一个职员的进入时间不长,于是经验者往往居上。人们对自己的能力的评价就会多如牛毛,算上公司内部的勾心斗角恶言更多,久而久之偏弱的女孩便偏见自立,我执生:我就是一个没能力的人,我就是一个做不好事的人,我就是一个不优秀的员工,我就是一个只能做这些具体的执行工作的小职员。这样的话,在内心里说上N次以后,就会变成一种自我催眠,直至本非如此却最终如此的小职员的自我之偏见,自我之我执。

我们的俗语有云,“人云亦云者痴”。很多人对这个禅机尽显的话有所误解:别人怎么说他就是怎么说的人是愚痴的。事实上禅机应该如此:别人怎么评说自己而自己真当如此的人才是愚痴的。简单来说就是,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无论是褒是贬,那皆是别人之见而已。别人口中的自己并非是真的自己。生活中如此,职场中亦如此。

在职场中,无论是上司还是同事,都会对自己有着各种各样的评价。同事如此,朋友如此,家人也是如此。

曾经禅宗故事:马祖与百丈山行,见野鸭飞过。马祖问:“是什么?” 百丈答:“野鸭子。”马祖问:“甚么处去?”百丈说:“飞过去了。”马祖于是扭住百丈鼻头,百丈痛得大叫。马祖说:“何曾飞去?”

这个故事的本意是想让我们回归自我,反求诸己,自求自观的意思。然而无论是在生活还是职场上,我们的心都是飞往飞鸭,而对自己却是忽视了。而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则是这个飞鸭。在工作当中,有多少人会对我们的工作结果评价呢?有多少同事会对我们的能力评说呢?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评价,都会对我们对自己的态度和认识进行影响。人们经常说,最了解自己的人依然是自己。但是由于前面已经说过,人们太忙,导致心死,没时间和心思来观察自我,最后变成了最“了解”的人是别人,而不是自己。到最后,别人“了解”的自己本来并非如此,最后由于我们的忙——既无明的根本——导致我们最后真的成了别人眼中的样子了。这,不是忠言逆耳的对别人的评价的抗拒,而是如果我们的内心,对自己少了内察觉,最终只能是成为别人口中的那样子了。

我们从别人的评价中,可以更加立体的认识自己。但是如果我们内心不够坚强,不够内察,我们对别人的评价,非但不能立体的认识自己,反而会将自己对自己的认识变成一条线。而这条线,不是自己的,而是别人的眼缝。一个用眼缝看待的自己怎么会立体呢?

认识自己,难。做到不人言亦言,更难。这就是为什么“我执”在禅宗里是最难破的一个环节的原因。然而,我执不破,行不破,偏见不破,无明亦难破啊!

但是我们应该如何做到破我执呢?前面,我们已经说过那个飞鸭的故事,我们只要少点关注每一个飞过的飞鸭——别人对我们自己的评价——多点关注我们自己的内心即可。

然而,说容易,做到却难。难在于我们很多时候不敢勇敢的面对真实的自己。比如说,当我们很想吃雪糕,而口袋里又没钱,经过一个哈根达斯店,我们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我们要进去偷一个来吃——但是这样的念头一产生,我们马上就会对自己喝止,我怎么可以偷东西呢,那我不是成了一个小偷了吗?是的,你就是一个小偷。这个就是真实的自我。可是我们并非有许多人愿意看待这个真实的自我。同样,当我们在做一个工作的时候,我们自己认为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可是一旦迎接别人质疑的目光,我们就马上产生了动摇:我做的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一个小偷的自己,和一个优秀的自己,我们都不敢正视。这就是一个无明的心,和一个我执的苦果。

生活中如此,职场中亦是如此啊。承认自己做的不好,我们的工作才可以做到更好。承认我们做的很好,我们的工作才会做到比更好还好。

无论对错,无论善恶,我还是那个我。改正自己错误的思想和行为,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摒弃自己恶的念头和冲动,弘扬自己身上的真善美,我们方可真正达到一个真实而高大的自我。

只要认识了一个真实而高大的自己,我们方可对于别人的评价淡然处之。然后才可以破我执。然后才可以破无明。

苏东坡游庐山东林寺作偈(《罗湖野录》卷四):

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
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似人?

广长舌是佛陀的舌头,本诗的原意是说山水静听佛陀的教诲都可以悟破禅机。但是我却认为并非如此:在我们身边,无论是同事还是朋友,他们都总会像佛陀一样认为他们是绝对的正确的,对我们指三道四评头论足,然而他们并非佛陀。佛陀并非他人,佛偈也并非出自他们之嘴——佛陀本就是我们自己。顽石都可以悟破禅机,何况我们呢?就如开头的故事一般,我们在一个太熟悉的环境里,经常听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最后反而就产生了对自己的偏见。这个偏见最终让自己自卑不已。然而,我们出去一走,却发现,身边人虽然是陌生人,却反而会更加真实而客观的对自己产生一种友好而欣赏的行动,这样,我们才发现,我们本来就是优秀的。我们认为自己不优秀,自卑,完全是我执不除的原因啊。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町原 @ 2010-05-25 16:31 评论(0)

2010-5-25 星期二(Tuesday) 晴

行生我执

有一女友,平时见我总是诉苦良多。我就问他为何而叹。她说,“你不知道,我平时工作累得要死,但是却从来都没有被公司重视过。”于是我问她,“那你知道你所做的工作,对于公司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吗?”她沉思良久,摇头不知。我于是就告诉她,“无论你的工作是多么卑微,无论你所做的事情是多么的细小,无论你所做的事情是多么繁琐和具体,但是,你所在的职位,所进行的工作对于公司而言确实不能说是不重要的。”

她依然不明白我所说的话。
“你的工作不是不被重视,而是你自己不重视。你对自己所担任的职位和职位所担当的责任,和所要做的事情对于公司而言的意义完全不知道。正式因为你不重视你才不知道。你自己都不重视,公司怎么会重视你呢?其实你不是认为公司不重视你的工作,而是你认为公司不重视你的这个人。”我说。

她听后惭愧不已。下次再见的时候,她不再是诉苦,而是告诉我她工作中的各种快乐的事情。


行是业行,因为有了无明迷惑妄心,所以于诸法本来无我妄执有我,本来无法可得,妄执有法。因有我法二执,就起惑造业,就有了业行。无明缘行,是过去惑业的因。而在我们工作当中,这样的行有着许多。开头的故事说的就是我们工作之“行”:对自己职位的不认识而造成的“行”。这样的行,是由于“无明”而至。无明则行的意思就是如此。

无明生行,行生我执。我执者,对身边的事物的偏见也。在公司里,大部分具体的繁琐的事情都是由女孩来做。因此,许多女孩就形成了这样的一个偏见:我在公司做的事情是具体的,微不足道的。这样的偏见,就会让女孩总是有着一种不被需要不被重视的失落感。这样的失落感转化为敷衍了事的应付工作,最终离升职加薪无缘也是理所当然了。

要破除无明,就是先要自己不忙。不忙的时候就要多加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我的工作对于公司而言,意义在哪里?如果我们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就说明我们根本没有破无明。在任何一家公司里,每一个人的工作都是重要的,都是关键的。这就比如一部车一样,车上每一个零件都不是可有可无的,都是至关重要的。少了某个零件,纵使只一个雨刷,下雨的时候车少了它,最终都会可能酿成惨剧。公司就是这样的一部车。少了你的工作,公司就可能会无法运转。所以,我们的每一个人,在公司里的工作怎么会是不重要的呢?

其实就像故事的开头一般,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并不是埋怨公司对我们工作的不重视,而是公司的老板或者上司对我们个人的不重视。我们换位思考一下,我们有过重视我们身边的老板或者上司吗?我们有重视过我们身边的每一个同事吗?我想能正面回答肯定的人不多。公司人数众多,女孩子总是选择一两个作为亲密好友,而不会满室皆朋。而自己对其他公司的同事如此,其他同事何况不也如此呢?再说了,我们又有多少次关心和重视过我们上司和老板呢?他们的工作虽然外表上看起来比我们重要,但是他们肩膀上扛着的责任和风险却哪一点不比我们的重要呢?因此,我们平时如果不想得到别人对自己的“漠视”,那么我们也请应该对我们身边的同事和朋友重视起来。纵使每天只是一个善意的笑容,我们也会换来一天灿烂的阳光。

无门关一书记载一则禅宗公案:一次,怀海禅师说法结束,大众皆退,惟独一老者逗留,于是怀海禅师问道:“你是何人?”
老者答道:“我不是人,是一只野狐,过去佛时曾在此山修禅传法,因一位弟子问我:‘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我回答:‘不落因果!’因此一语,五百世堕落野狐之身,今请大师慈悲开示,令我脱野狐之身!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
怀海禅师答道:“不昧因果!”(不被因果蒙蔽)老者大悟,随即告辞。
翌日,怀海禅师领寺中众僧到后山,并找出一狐尸,令以亡僧之礼火葬。

不落因果,指大修行人不受因果报应,并不符合因果的道理,有因就有果,任何人都无法逃出因果之外,佛教故事中,连已经得道成佛的释迦牟尼佛,都曾经因为因果报应所苦,头痛三天。我们很多时候,在工作中就是这只“不落因果”的狐狸。所有有无明造成的“我执”,都是因为每一个“行”而成。而“行”的根源则是我们对我们平时生活的各种事情的“无明”,而造成这个“无明”的原因则是我对生活的“不落因果”而至。禅机很简单:我们怎么对待他人,他人就会对待我们。这就是最基本的“破我执”之禅机。

我们重视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工作就是公司最重要的工作。我们重视我们身边的同事、上司和老板,他们也会重视我们。同样,我们热爱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工作就会变得乐趣起来。


宋.何山守珣诗

终日看天不举头,桃花烂漫始抬眸。

饶君更有遮天网,透得牢关即便休

不落因果的人,就如诗里所言:终日看天不抬头。我们平时工作,天天都只是埋头苦干,却从未整体的系统的站在整个公司的高度来看待自己的工作。桃花烂漫始抬眸——只有在发薪水的时候才会关注一下公司的发展状况。人生如此,工作如此。我们经常可以断定,一个人如果在工作得不到快乐,他在生活中同样也得不到快乐。何况,工作就是生活。

行生我执,破我执,快乐工作。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町原 @ 2010-05-25 16:29 评论(0)

2010-5-25 星期二(Tuesday) 晴

第二章 无明成行,行生我执

无明成行

有两女友,两者皆年方22。其一心高气傲,非世界500强公司不入。其二无所抱负,喜欢画画进入一小广告公司。三年后,前者一身职业装,星巴克喝咖啡,摩登商城购物,大型影院看电影,追求者众。后者整天型不顾体,喝的是冲泡咖啡,购物是淘宝,电影是迅雷,追求者寥。



无名成行,行为偏见。是哪些偏见让我们进入了无明这个黑暗之地的?
1、 工作乃谋生手段;
2、 女人缺乏管理能力;
3、 迟早嫁人安家,工作无所谓;
4、 女人者应该安心立命,薪水够用就好;

破无明,必先破行。破行必先破偏见。消除我们对自我的偏见,方可破除我们对职场的一些根深蒂固的偏见。
1、 工作乃谋生手段;
工作乃占据任何一个人一天的1/3之时间,扣除睡觉8个小时,就占据了我们生活的一半时间。生活在大城市,加上上下班的2个小时时间,是占据了我生活的一半以上。请问,一个占据我们如此之多时间的事情,怎么会仅仅只是我们的谋生手段而已呢?古语有云“君子谋道不谋食”。女人也是君子。一件占据我们人生如此之重要的事情,我们竟然认为仅仅只是在“谋食”,那我们活着跟畜生何异呢?我们是在生活,我们不是仅仅只是生存。

什么是生活?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尤其是对于一个年轻的女孩而言,生活就是:像花朵一样,绽放自己,呼吸这个世界的新鲜空气;而工作,就是我们的土壤,是我们绽放的基础。所以对于一朵花而言,选择一个土地就显得异常重要了。可是我们应该如何选择我们的土地呢?

一件伴随我们大半生时间的事情,我们必须要选择我们“喜欢”的。我们只会烦恼于我们做我们不喜欢的事情,但是我们从来不会烦恼于我们喜欢的事情。对于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而言,即使24小时加班,我们非但不会觉得自己很“忙”——而是充实和开心。再疲惫的心灵都不会亡。而只会让我们的心灵越加明澈,让我们的心灵越加踏实。

所以,选择我们喜欢的工作mp,选择我们喜欢的公司,我们的无明既破,忙者不碌碌,而是铮铮。

2、 女人缺乏管理能力;
很多人,无论男女都认为女人缺乏管理能力。这是千年以来男权至上的镣铐锁住了女人的心灵而至。并非事实。众所皆知,所有大小家庭,持家者无非都是女人,内到家务,外到家族朋友关系,无不是女人撑起一片天。左有孩子哭闹,右有米饭刚熟等等纷扰事情纷沓而至,只有女人才可以淡然处理,利落当然。如果让男人来做会怎样?肯定会手忙脚乱,大发雷霆。有此可见,女人既可管一家之事,何况只是公司一部门了!所以,每一个女孩都可以清楚的认识到,女人者不但不缺乏管理能力,并且还具备高超的管理能力。这点,务必要客观的充满自信,不折不挠。

3、 迟早嫁人安家,工作无所谓;
是的,我承认,女人者迟早要嫁人。可是,事实上,我们也知道,男人也迟早要娶人。同样的道理,无论是嫁人还是娶人,最终都是负责一个家;供楼公车水电费哪一样不都是需要女人承担的?既然如此,工作怎么会是无所谓呢?

工作做好了,职位上升了,薪水增加了,一个女人才可以让自己更加花枝招展魅力四射,最终寻夫亦可自信满面,择优而嫁。否则,拿着一份薄弱的薪水,嫁人反而就失去了筹码。薪水不高,护肤、美容、见识等等都会跟不上,平日工作劳累,青春稍纵即逝,何以可以自信的对于优秀的男人择优而嫁呢?
因此,无论抱以任何的目的,工作都不是无所谓,刚好相反,是非常重要!

4、 女人者应该安心立命,薪水够用就好;
女人者安心立命中的命是哪方面的命?是底薪矮职的命?还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命?无论是哪一种命,都不是女孩的命。俗话说,女孩者,明珠也。什么是明珠?高贵、优雅、美丽。这才是女子的命。而要成为明珠,并非看上天造化,而是看自我的造化。
女子无命。命在自己。

让我们再回到我们开头的故事。究竟谁破无明?貌似前者衣领光线,却昏暗无明。表面上看,我们觉得前者进入世界500强公司,廖遂心愿,实际上她的选择确实无明的。原因就在于她错误的以为选择公司只看薪水,而薪水用来生活何处,却是懵然不知的。反而是后者,虽然只是进入了小广告公司,确实破无明的。用8个小时的忙——既心死——换取短暂的快乐值得吗?然而,8个小时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本身就不是值得和不值的事情。

《庄子列御寇》说:“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骊珠”也就是千金宝珠,佛教常以之譬智慧。智慧如宝珠,能照愚痴昏暗。丹霞禅师《玩珠吟》说这颗宝珠具有莫大的威力:“般若灵珠妙难测,法性海中亲认得。隐显常游五蕴中,内外光明大神力。”“烧六贼,烁众魔,能摧我山竭爱河。”佛教形容智慧的另一个常用比喻是“慧剑’。智慧如利剑,能断一切烦恼。《维摩经菩萨行品》说:“以智慧剑,破烦恼贼。”

人人都以为,生活在于职场之外。将生活和工作对立起来,这是无明业障最大的苦果之一。事实上,综上所述我们知道,职场本身就是生活,生活的重点并且也在于职场。我们职场的“骊珠”就是我们破解无明之道。而这个道就是禅机:生活并非在职场之外。了解此禅机,你还懵懂你为何而努力工作吗?

当然,破无明不仅仅只是思维上的事情,还要付诸行动。之前无明之选还可以再选,但是以后需慎重,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和公司,方可快乐工作快乐生活。建立女子也有管理能力的自信,将公司或部门当成自家打理便可。工作并非无所谓,乃是幸福之根本。有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并且高薪,方可拥有更持久的青春、美丽和才华,方可对于爱情婚姻处于主动,择优而嫁。不安心也不立命,命运乃在自己手中。

再此,为我们努力破无明的美丽女孩送上一诗:

左手握骊珠,右手执慧剑。
先破无明贼,神珠自吐焰。
伤嗟愚痴人,贪爱那生厌。
一堕三途间,始觉前途险。

骊珠乃是我们上面所说的各种禅机智慧,慧剑则是我们“不忙”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状态。唯有不忙,心灵方可清澈,方可破除无明。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町原 @ 2010-05-25 16:27 评论(0)

2010-5-25 星期二(Tuesday) 晴

无明则碌


老富翁一年之后再次来到那个岛屿。这一年以来,他不在整天忙碌,而是尽量将公司的事情交给其他属下打理。逐渐他的属下也就习惯了独当一面。而老富翁也就天天乐哉于空闲了。
老富翁这次再次来到这个岛屿上。老渔民还是在那里晒太阳。可是这次却有点不同。老渔民脸上是愁容满面的,而老富翁反而是乐呵呵的一脸开心。

老渔民见到了老朋友,于是就不解的问:为何你这次那么开心的呢?老富翁回答:我再次来到这里,再次见到这里美丽的海和舒适的阳光,我当然开心啊!
老渔民却嘟嘟的说:你就好了,那么开心。
老富翁不解,问:你不也跟我一样晒太阳吗?为什么那么不开心了啊?
老渔民答:我本来也跟你那么开心的。可是前段时间里,风浪巨大,而我有没有任何储备,我今天都还没吃饭呢。
老富翁乐哈哈的给了他一些吃的。可是老渔民还是不开心。于是老富翁就更加不解的问:你为何还不开心啊?
老渔民皱眉嘟哝:我担心这几天还是会有风浪…….



我身边有着许多非常忙碌的同事。一年如此,两年如此,三年依然如此,可是职位和薪水却没有多大的变化,而女孩子却似乎老了许多,皱纹暗爬。而男孩子熬成了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父亲,最终还是公司一普通职员。而我们公司的其他同事,如我平时不忙的人也有一些,反而是这些不忙的同事最终都是升职加薪。这让许多人困惑不已。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呢?

有许多同事因此而生恨,恨自己没能力,恨不忙的上司给自己那么多工作,恨这个社会不公平。而这样的恨让自己终究是烦恼多多。而,忙碌的生活并无多大改观。

这当然也是禅机之一。只是这个禅机跟忙等于心死的禅机一样,我们的老祖宗也一早就给了我们答案。忙碌者,忙而碌碌无为也!

在我们公司,女孩一般都是从事一些文职的工作,纵然有管理的工作也仅仅限于行政和财会方面。而在公司的高管中,却难得有女孩一面。如果我们细心观察一下就会发现,我们身边最忙的不开交的往往是我们的女同事。而他们却又只是公司的普通职员,甚至连主管都少有,这究竟什么原因呢?

让我们继续来破解无明和忙碌之间的关系。在职场上,我们往往会将那种不知道为何而工作的人称之为“职场无明者”。职场无明者的意思就是:在职场中,往往不知道自己为何而努力的同事。而这样的职场无明者往往大多数都是女生。为何如此呢?我们会责怪于女无大志,事实上并非如此。并非女生无大志,而是女生太无明。无论我们的女孩,在公司中担任任何职位,都会表现在几个地方的无明:
1、 不清楚自己为何要选择这个公司;选择无明。
2、 不清楚自己为何要选择这个职位;职位无明。
3、 不清楚自己所在的职位如何才可以升职;升职为明。
4、 不清楚自己所在的职位如何才可以提高竞争力;加薪无明。

这四种职场无明,是我们女孩子在职场中表现最为关键的。我们经常会发现,在公司里,经常拿到全勤奖的人往往是女生居多。这个可能是女孩子从小都比较乖的优良传统有关。但是,我们回顾一下,又有几个女生知道当初自己为何而努力考取高分呢?职场上同样如此。

这四者无明,决定了女孩子在公司的“忙”的状态。这种忙的状态倒过来又阻碍了女孩子思考这四个无明的根源,心灵已死,纵使不死也是被繁忙给奴役着,腾不出时间好好思考破无明之解。无法破职场无明,在职者当然是“碌碌无为”者了。

今天,你有缘阅得此书,正好可以尝试着让自己的心灵静下来,好好分析一番。
破无明者,在于破行。行者,偏见也。

回到我们开头的故事,老富翁是懂得了如何破无明。因为他早已破除自己内心的烦恼之行,追求自己人生终极想要的东西。虽然职场四无明都仅仅只是职场中的无明之行,但是其内涵依然是关于我们的人生之禅。而反而是那个老渔民,虽然活在逍遥悠哉当中,而他那种逍遥悠哉却是不同的。所谓庄子谓鱼,鱼之快乐源自于无知之乐也。而庄子的逍遥之乐,却因为有知之乐也,两者内涵不一样。鱼池若无水,鱼则痛苦万分。而庄子纵使生老病死亦可快乐依旧。再说李白欲斩断三千烦丝,却断水水更流的道理是一样的。如不明白烦丝之根源,则我们永远都无法破除无明。

王梵志在禅诗里有云:
“观影元非有,观身一是空。
如采水底月,似捉树头风。
揽之不可见,寻之不可穷。
众生随业转,恰似梦寐中!”

破无明,则必须要了解影子本无,水底月只是倒影,欲得月还要仰头看星空。同样,我们要破除我们职场之无明,我们则必须要回顾生活,寻找生活之禅机。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町原 @ 2010-05-25 16:26 评论(0)

2010-5-25 星期二(Tuesday) 晴

第一部 破无明,放下我执

第一部前言


“无明”,乃在于心灵蒙昧,迟钝中生,麻木者也。我们从小到大,无不慢慢学会习惯,习惯这个习惯那个。习惯善恶,也习惯对错。久而久之,人们便我执生,“无明”了。何为我执?乃人生之偏见,乃日常之习惯,乃生活之麻木。

“无明”者久之就成“行”。何为“行”?行者也为偏见。偏见一成,驷马难追。沧海可成桑田,而偏见却终其一生依旧不改。所以修禅者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破无明,放我执。

但是忙碌如我者,亦无时日钻研经典。唯有感于生活造化,以求茅塞顿开罢了。各位读者也无需研读经典,闲看我言,则可以破无明,放下我执了。

尤其是职场中,女孩受到的偏见多,自己形成的偏见也多。职场本已硝烟弥漫,如不破无明,不放下我执,哪怕再多苦劳最后也无法快乐于世。





第一章 忙等于心死,无明则碌

忙等于心死


有一个老富翁,有次到某岛度假。本来应该满怀快乐度假,却由于工作烦身,身神俱不得放松,乃一路愁眉来到该岛上。然,见一老者,乃渔民也,一个烟斗,两腿叉开,老富翁诧异不已。
上前问之:君为何悠哉不工?老者答之:我乃一渔民,早上出海,捕获鱼若干,中午市场卖了,如今便闲暇了。傍晚太阳刚好,不伤皮肤,所以就晒晒太阳,放松放松。
老富翁悲愤不已,我乃天天劳累,积累财富,腾挪时间,一年都无暇来此晒太阳,而你一渔民,却如此轻松就得到我终生劳累之所得。
进而问之:君乃天天如此?老者诧异,答:我就天天如此。
老富翁更加郁闷不已,还天天如此!而我劳累大半生,至今依然无法完全放开度假晒太阳,而他乃只一渔民竟可以如此享受!
老者见老富翁愁眉苦脸,乃不解问之:君为何苦?
老富翁哑言无对。



我曾经在西藏呆过半年。身边朋友无不羡慕。我却非常不解的问他们究竟有什么可以羡慕。他们就说,你竟然那么容易就可以到西藏呆着,而我却不能,可想你家庭应该比较富裕。我对他们的回答也惊讶不已,我到西藏,完全是因为我觉得我应该到西藏呆呆,因为我喜欢那个地方。而我家庭也只是平凡家庭,完全没有任何资助。
后来我就经常问我的朋友,你为什么不也来西藏呆呆呢?那么好的地方。他们大部分都只是一个答案:忙。有钱的时候抽不出时间,有时间的时候却抽不出钱。

后来我在西藏认识了一个修习佛学的上海来的男孩。我们两个在色拉寺后山相遇,然后我就问题我心中的疑问: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忙?他没有直面我的问题,沉思良久,然后抛下一句“忙等于心死”就翩然离去。我当场怔在哪里,良久之后,方才如雷灌顶,茅塞顿开。

我们的老祖宗其实在几千年前创造文字的时候就已经将此禅机告诉我们,只是我们“太忙”了,忙到我们连如此简单的禅机都错失了。将忙字拆开,就是心亡。心亡就是心死也。心亡为忙,忙为心死,禅机尽显。了解此禅机,半年之后我回到内地,客居广州,在一个公司上班。我经常都是优哉游哉的上下班,天天都是精神饱满的上班,同事们见到我总是以为我每天中了彩票一样兴高采烈的。同样,他们更加惊讶于为何我时间那么充裕,一边在公司上班工作,另一边上班时候也空闲时间多,平时还研究这个研究那个的,给他们的感觉是我就是天天无所事事的样子。他们真是羡慕妒嫉恨。为什么我会那么忙,而他就那么空闲的呢?他们以为我是做到了公司的高职,才可以如此空闲。

其实他们错了,我自从踏入社会上班以来,我从来都是如此的空暇。不是因为我真的是无所事事,而是因为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我不应该做什么。在工作上,我的工作计划也安排的非常妥当,从来不会将自己的一天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空暇时间并不多,但是后来就越来越多的空暇时间了。而我的心就不至于亡了。反而还是充满了活力。无论是对生活还是对自己喜好的各种研究,无都充满着激情和浪漫的休闲。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有的人一辈子都在忙,却看不到他对自己的生活有一点点的布施呢?我有些朋友,30不到,却早已愁云满脸,看上去就像个小老头一般。生活也是乱糟糟的。为什么会如此呢?

忙,等于心死的意思在于,我们太忙于我们的工作,而导致我们的心灵死亡,对于生活,对于这个世界的美和善,慢慢失去了基本的感知能力。天天忙,就天天被各种要忙的事情的烦恼占据自己的心灵。然后就恶性循环。继续忙。继续心死。心死,就无明了。

什么叫无明?辟支佛在小乘圣人中称为利根。他们听到佛说十二因缘流转门的互相关系,互为因果的道理,觉悟到无明这一支,正是十二支因缘中间苦因苦果的总根源。无明一灭掉,所有其他的十一支因缘就会一起断灭了。因此辟支佛就下定决心来斩断无明。譬喻砍树一样,先砍树根,树根一断,而整棵大树,便自然倒下。无明灭才能复还真性,灭除烦恼,所以叫做还灭门。这就是缘觉圣人所修的十二因缘的道理。

我们不是圣人,我们没有那么高深的顿悟能力,但是我们可以做到力所能及的,将我们的无明慢慢灭了。怎么灭?其实很简单,让自己不要那么忙即可。给自己留多点闲暇时间,让自己的心灵从忙中解放出来,然后心灵就会恢复原来的样子,清澈如水。一旦我们的心灵恢复生机,清澈如水,我们的“无明”就自然而破了。

廓庵师远〈十牛图颂〉 里有一个小诗,借以此诗,让忙者不忙。

寻牛∶忙忙拨草去追寻,水阔山遥路更深,力尽神疲无处觅,但闻枫树晚蝉吟。

心灵不死,才可以闻得枫树晚蝉吟。枫树晚蝉吟便是我们心灵的归属所在,一切美的东西无不是顺其自然,自然而乐,自然而欢。再回到我们开篇的故事,我们就应该如那老渔民,工作乃只占自己一天的一个上午而已。唯有如此,不忙,才可以悠哉晒太阳。而只有这样的安然自得,才可以真正说是度假。否则,纵使仙境,带着心死的忙,也只是充充过客罢了。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町原 @ 2010-05-25 16:24 评论(0)

2010-5-25 星期二(Tuesday) 晴

放下,霎那花开
前言:

十二因缘,无明起,我执立,无识名色,无识识;六入开,触之生,受之情,恨中生;取之欲,守之有,贪念起,恶边生;生于无,死亦无,生老病死,禅宗无形;欲放下,无放下;心中无禅自有禅。人生之苦无非在于执着于各种道,有所儒,亦也有所佛。有所爱,亦有所恨。有所忙,亦也有所盲。环环相扣,一错皆错,烦恼无解也。

安身立命于城市,如飞鸟按命于苍穹,风涌云起身不由己;职场如战场,个个如履薄冰;瑜伽天天练,对酒当歌亦无乐。尤其是城市白领女孩,青春靓丽,却谁会在地铁或公车上的汗侵妆容而开心呢?青春不是用来挥霍,在城市中,女孩的青春竟然是用来葬送的。然而,有多少个女孩知道自己目前所牺牲的青春,换来的究竟是否是自己想要的?忙碌的时间里,纵使周末也只能蜗居埋头苦睡,殊不知再补救都无法挽救青春逝去的容颜。

容颜渐黄,心却如秋后之草枯萎无趣。白领光鲜,而又有谁知道白领丽人背后的深夜无眠呢?我们经常会埋怨靓丽背后的上班压力如乌云盖顶般难受,却又情不自禁的加班和对明天的恐惧。我们,究竟是要高薪,还是更高的职位,抑或一种自我的成就感?可是为什么我们越是奋斗,我们反而就越是失去安全感?为什么每天都为明天担忧和焦虑?我们究竟是想要什么?纵使容颜美丽,如若无城市工作依然失却幸福和安全感。光有一个男友,一个依靠却自身都无法撑起一片天地。然而投入工作,努力赚钱,拼命加班背后却不得不孤单和寂寞,社交狭隘,无密友,无知朋,蜗居生活无人懂。

办公室刀光剑影,话说是杀人不见血者如潜伏的暗箭,防不胜防。这个防,男生都情以何堪,更何况一个弱女子?证明自我,非但要争取平等的女权——其实更多的是机会权利,女孩在公司里往往比男生缺失机会——为了这个机会那个机会,有几个女孩还可以单纯如冰,冰清玉洁换来的只是埋头苦干薪水若干罢了。

我们的总理说,要活的有尊严。我们的主席也说,要体面的劳动。可是面对无法避免的公车的挤压,地铁的追赶,梦幻般的全勤奖,所有女孩都顾不得矜持,汗流浃背的到公司,靓丽全失。想泡杯咖啡小资小资,却还没坐下,工作就接踵而来——甚至多年同事纵使就是坐在旁边依然不知全名,更何况每天道个早安了!拼搏再拼搏,为了一个尊严,为了一个体面的劳动,女孩啊,要面对多少烦恼!

我不能给你提供尊严,我也不能给你一个体面的劳动,但是此书却可以让你揭开烦恼之源,了却烦恼之本,拥抱一个自己有尊严的灵魂,和一种体面的生活方式。

十二因缘: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和老死;人生之禅在于人生;生活之禅在于生活;职场之禅在于职场。——职场修禅,不用打坐,亦不用静思,枕边放着枕边书,闲暇时刻随性而阅,了知一二,顿悟渐开,十二因缘便如解锁,别有洞天的明天,快乐生活。

职场禅宗,在于放下。我不是叫你消极面对生活,我不是叫你在办公室里软弱逃避,放下不是叫你放下一切:放下,是为了获得到更多。有一个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一个猴子在路上捡到了一个西瓜,却以为下一个还更好,于是就扔掉了。然后走啊走的,却发现只有芝麻。”这个故事很多人都认为猴子是错的。我们取笑猴子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因小失大。却殊不知,愚昧的不是猴子,而是我们这些愚昧人们。猴子的放下,是因为要更好的,是因为要找到更加适合自己的,是要找到自己喜欢的,这个有错吗?不,猴子没错。这就是一种生活态度。这就是禅宗。——职场中,你手中的西瓜是不是你想要的?如果你不喜欢吃西瓜,捡到芝麻何尝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放下,因为我们要得到更多。更多的快乐。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町原 @ 2010-05-25 16:22 评论(0)

2010-4-26 星期一(Monday) 晴

伦理与法2:法中的对错善恶

现代的人类文明,法是人类生活最不可缺少的东西。法源自于人类的伦理,是规则化的伦理,我想许多人都不会反对。然而,我们的许多书籍里许多的中文著作(无论是翻译还是本土著作)中关于法和统治的关系,我必然是要批驳的。因为根据伦理,我认为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愿意“被统治”;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愿意被统治的。因为再强大的力量最终都需要“人”来执行。而执行的人往往就是所谓“被统治者”——这个本身就是逻辑勃论。

法必然是得到“被统治”者同意(或者妥协)才可以被强力执行——因此代表统治者权力(或者力量)才会有效。然而矛盾之处就在这里:所谓统治,往往是被强力强迫的人服从强力者我们才能说这是统治。然而,人们却是“自愿”的“被统治”——这就变得矛盾和不可理喻了。

所以,我们从伦理角度出发,我们往往会得出一些让我们悲哀的结论:我们人类(尤其是许多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中国人)“被统治”并非因为我们不具备“反统治”的力量,而是因为我们本身就是跟“统治者”一样可以从这个“所谓的统治政治制度”里得到好处。然而中国人的悲哀之处在于,我们明明知道我们是借助了这个“统治政治制度”里得到好处,却依然要为自己塑造一个悲剧的悲情形象。也就是说,没有人可以统治“我们”,这个世界里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真的统治到我们。我们之所以天天呼喊着我们“被不公平的不正义的统治”,往往并非我们真的是如此悲情。事实是:我们身边许多人本身就不具备“公平和正义”。

这就像一群强盗。强盗者往往会说我们是被社会抛弃,我们是食不果腹,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导致,反正我们就是得到过“不公平和不正义”的对待,我们才会成为强盗。我们是这个不公平和不正义的社会的“受害者”——所以我们要做强盗。按照这样的伦理逻辑,并非真的想强调强盗的悲情成分,而仅仅是为自己作为强盗做的各种强盗行为(难道强盗者的一切强盗行为是公平正义的吗?)做借口,以此作为一种伦理的合理性。

事实是:强盗就是强盗,再怎么在自己身上寻找悲情成分都无法改变强盗的性质。同样,一个人民或者公民,无论其如何寻找自己“被不正义和不公平的统治”悲情成分都无法改变这个人民或者公民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同样是不正义和不公平的事实。至于具体实例,我想我已经不用在这里赘述,我们生活中我们自己所做过的有失正义和公平的事情难道还不够多吗?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治。同样,人们有着什么样的伦理就会有着什么样的法。因此,一个民族或者一个群体,如果其主体(人民)有着暴戾的伦理观,就必然会有着暴戾的法;同样,如果一个民族或者一个群体,如果有着宽容的伦理观,他们的法必然也是充满着宽容。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杀人者偿命”这样的伦理,如果这个国家的人民多数信奉这样的伦理观的话,要废除关于死刑的法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如果这个国家是民主国家,那么信奉“杀人者偿命”的公民决然不可能通过废除死刑的法的。如果这个国家不是民主国家,靠精英来决定,纵使这样的法得以“形式上通过”,其结果必然在法之外依然会实行“法外死刑”。

所以,法是伦理的规则化。法是伦理的集体(或者说是多数者)意志。而这个意志跟任何政治制度无关,事实上的法最终必然是遵守着这个规律。然而,我们又知道,一个普通人是不会像我这样分析问题。对于一个国家的人民而言,大部分人民或公民都不会研究什么是伦理。甚至连什么是“多数人的意志”都不懂。那么,一个国家的法究竟是如何被建立、执行和监督的呢?

要考察法和伦理的关系,我们必须要回归到最普通人的视角和伦理观进行分析。什么是普通人的视角和伦理观?对于普通人而言,最基本的伦理观就是对于身边所发生的事情的“关于对错善恶”的判断。

如果我跟我爸爸说,民主制度好于集权制度,他只会一脸茫然。因为他不懂什么是民主什么是集权。但是他的伦理观念里,却有着基本的甚至是异常保守的关于什么是“对错善恶”之分。同样,当我跟他大谈什么是人权的时候,他就更加茫然不知所措了。然而,这并不代表他不具备关于“民主、集权、人权”等结果(或者预测的结果)是“对错善恶”的判断能力。

我父亲不懂得民主,但是他决然是知道民主的伦理观。我家今天要摆一个宴席。要做什么菜肴来招待朋友。关于这个问题上,究竟是由我妈妈完全决定(集权)还是我们一家人讨论决定(民主)这个事情上,我父亲当然是具备基本的伦理判断的。如果我妈妈一直以来都是做菜最好吃的,一直以来家里的菜肴都是她烹饪的。那么,我父亲会觉得由我妈妈完全一个人做主(集权)是对的。如果我妈妈并非一个经常烹饪的人,我父亲肯定就会觉得由我妈妈一人做主是错的。所以,究竟是要民主还是要集权,这取决于我妈妈是否烹饪高手,和我们是否一直信任其烹饪的能力。关于前者,那是历史原因。而许多的法不也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传统伦理观吗?而关于后者,是否信任完全是取决于我们一家人。——这一家人也就是一个国家的主体,信任终究就是一种民主的实质。在国家工作的方方面面,我们不可能做到什么事情都民主,而民主的结果其实反而就是集权。所以我们往往在讨论民主或集权的时候,总是对之矛盾化,事实上两者却根本是不可剥离的混合体。

同样,关于什么是人权,我父亲也会有着基本的伦理观念。比如,我父亲觉得我弟弟犯错了,我弟弟将家里的一件很贵重的东西给毁坏了。我父亲很生气,甚至我们家里人其他成员也会很生气。事实上,我弟弟确实是做错了事,他必须要接受惩罚。而这个惩罚的度,就是人权。如果我们骂他,那么我们不会觉得这个是错的。如果我们打他甚至是有辫子抽他,那么我父亲和我家其他成员都会觉得这是错的。所以,这就是人权。所以,我们可以说我父亲不懂人权吗?

所以人权就是一种基本的权利。但是人的基本权利往往并不能是空洞的说辞,而是具体到我们生活中的最具体的一些甚至是繁琐的事情。而关于人权究竟应该怎么做,许多人并不懂。但是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样做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

然而问题就在于:虽然大多数人并不懂什么是边泌功利论或者是斯密的道德情操论,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背诵和理解半本论语,然而人们每每遇到各种事情的时候,却可以根据自己的思维作出判断,究竟什么对和错的。那么,人们得出什么是对错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样的伦理观念在起着作用?十个人对于什么一件事情的对错是否可以有着不同的答案?而这些不同的答案人们究竟又是如何判断的?以前我以为边泌的功利论就是决定一切对错善恶判断的原理,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却又总是遇到互相矛盾的事情,究竟是为什么?

究竟什么是对的?究竟什么是错的?究竟什么是善的?究竟什么是恶的?对的是否一定是善的?错的是否一定是恶的?伦理跟法的边界在哪里?如何判断一个法是对的还是错的?如何判断一个法是善的还是恶的?作为一个普通的没有接受过专门政治哲学训练的人民而言,他们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又是如何判断的?他们的伦理系统究竟是怎么样的?功利是否作为人们唯一的伦理标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标准影响伦理判断?一个民族或者国家,他们的传统、文化、艺术、法律、地理环境、生存状况等等要素,又是如何影响着他们的伦理的?而这样的伦理又是如何倒着来影响他们的法的?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町原 @ 2010-04-26 23:05 评论(0)

页码:1/-18    本站域名:http://tohainan.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