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如梦
此间如梦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十一
2005-9-30 星期五(Friday) 晴
倦了的鸟总要归巢,
今天回家,在外面久了,总免不了想家.回到家,感觉一切都放下了,什么也不想去想,去干.只想静静的休息.
感觉真好

天池雨 @2005-09-30 19:49   评论(0)

逆风行
2005-9-2 星期五(Friday) 晴
夜,苍苍,无星,无月,最浓的黑暗也不过如此吧。
戚少商颓废的扔下一个酒瓶,瓷落地,发出劈啪的破碎声,在寂静的黑夜尤为刺耳。戚少商苦笑,或许只有这种刺耳的声音还能提醒自己:我还活着。
地上的碎酒瓶已经成堆,酒量太大也不是好事。一个人太痛会昏过去,一个人太苦可以醉过去,可戚少商 连醉也做不到。
什么都不在了,红泪不再,朋友不再,连云寨不再,逆水寒不再。甚至连顾惜朝都不再。曾以为,祸害活千年,那个会嘲笑、会使坏、会作恶的人会象沙漠里的胡杨漫漫长长地活下去,一辈子与自己纠缠不清。但错了,顾惜朝死了,当漫天的火焰吞灭顾惜朝青衣的那一刻,戚少商陡然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顾惜朝已经牢牢的成了自己的一部分,融化到戚少商的血液,骨髓中,丝丝相扣,割舍不开,牵扯不断。没了顾惜朝,戚少商也不再。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发现你最恨的人便是你最爱的人,会是什么感觉。
这世上最痛苦的莫过于两件事:得不到的偏想要,失去了才懂得珍惜。什么大侠,什么神龙,如果心都死了,还要这些有什么用呢。
戚少商苦笑着又丢下一个空酒瓶。三年了,世上该有很多人已经记不清自己了吧。戚少商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他早该死了。周围所有的人都死去,偏偏剩他一个。或许他才是“祸害”。
记不清到底喝了多少酒,偏偏不醉。长期的酒精腐蚀了戚少商的武功和视力。直到脚下踉跄,差点没摔一跤,戚少商才发现自己踩在路边一个人身上。戚少商连忙道歉,那人却没什么反应。
天很黑,但戚少商看的出来,那是个死人。长年的习惯,戚少商弯下腰去查看那人的死因,把尸体翻过来,戚少商楞住,全身血液一瞬间凝固:金刀门二当家——杨忠,在江湖上响当当的一流高手,死在杭州城一个不算偏僻的小巷。但这并不能让戚少商失态,毕竟他什么没见过,真正让戚少商震呆的是杨忠的致命伤,颈间一道四寸长,两寸深半月形斧伤。
这是神哭小斧的痕迹。戚少商慢慢低下身,去触摸那道伤痕,手指颤抖,几乎哭出来。血早凝固,伤口丑陋狰狞。在戚少商看来却是世上最美的图画。
不会的,顾惜朝早死了,这世上只有顾惜朝才会用神哭小斧……不对!不对!戚少商用力敲敲自己脑壳:赵佚也曾用过神哭小斧,陷害顾惜朝。况且,顾惜朝早就死了,分分明明死在自己眼前。
戚少商一阵头大,几乎要把脑壳挠破,也想不出个一二三来。没办法,他本就不够聪明,这两年酒又喝多了些,越发的笨起来。
无论如何,杨忠的死都要查出来。顾惜朝不再,顾惜朝的信息便是戚少商生活中唯一的追求。
不仅戚少商,金刀门也要查杨忠的死因,二当家莫名其妙死在大街上,这是任何一个门派都不会容忍的事。以金刀门在杭州的实力,很快一份杨忠死前的详细调查表呈现在杨伯眼前。杨伯仔细看着兄弟的行程,不禁皱起眉:太白楼……白记绸缎庄……飘香苑……醉美楼……在太白楼吃醉蟹,然后去白记绸缎庄给飘香苑的女子买衣料,接着去飘香苑嫖妓,然后是去醉美楼过夜。可惜,却死在醉美楼的后街。杨伯皱着眉,杨忠去醉美楼很正常,更何况最近传闻醉美楼来了两个绝色歌姬,他不去才是奇怪。但他去醉美楼的后街干什么?以杨忠的财力和势力他不必走后门;而以杨忠的脾气,他恨不得全醉美楼的女人都来奉承他,所有去那玩的男人都羡慕他,他怎么会放着大门不走而走后门……杨伯决定再去现场一遍。
戚少商也在现场,他没有金刀门的势力,只有自己查。现场尚留有刀兵相斗的痕迹,可以看的出凶手是个剑客,在醉香楼后墙石壁上留有一道极细的剑痕。剑身很薄,也很锋利。这人剑法很好,剑痕笔直如墨绳,又有一处急折,折处剑痕又深两分。在坚硬的石壁上留下剑痕,这人的功力想来深厚;剑痕笔直说明这人的剑很快;而很快的剑中途变向更说明用剑者对剑高超的控制能力。
戚少商皱着眉想:最近杭州城没有这样的用剑高手出现啊。
杨伯也皱着眉看着石壁上的剑痕,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一句:“戚大侠,顾惜朝真的死了?”
戚少商吓了一大跳,道:“他自然死了,我亲眼看着他死的。”又问:“杨门主有什么疑问么?”
杨伯不说话,伸出手,摊开,手掌中是两颗金扣子,作工精细,式样新颖。
“这是什么?” 戚少商问
杨伯叹口气:“扣子,我在街角后十步的地方找到的,杨忠衣服领子上的扣子就少两颗这样的扣子,扣子是被人拽掉的,衣领也被拽松,我想凶手是没兴趣拽掉什么扣子的,这扣子是我兄弟自己拽掉的。”
戚少商仍皱着眉,他没弄明白杨伯到底要说什么。
杨伯只好再暗自叹气:怪不得当初这家伙带领联云寨抗敌老吃败仗,连云寨居然找得着这么笨的大当家,到是难得。
杨伯道:“我兄弟本来是要去醉香楼看两个绝色歌姬,却不知什么原因转到醉香楼的后街,我想必有什么东西比那两个绝色歌姬还吸引人,他在街角把衣领上的扣子都扯掉了。我兄弟向来很注意自己的服饰,有什么原因能让一个注意服饰的男人深夜跑到这里扯松自己的衣领,还扯掉衣领上的扣子。”
戚少商再笨也明白杨伯什么意思了,不由笑起来:“你怀疑顾惜朝?”又笑一笑,“他已死了三年了。”顿一下,“再说,他是男人。”
“你说他死了,没有别人看到。”杨忠道:“我兄弟也喜欢男人,顾惜朝是个绝色的男人,尸体上有他的神哭小斧伤痕,墙上有一个高手划出的剑痕,我想不出除了顾惜朝谁还具备所有的条件。”
戚少商楞住,陷入沉思,杨忠临走前的话还历历在耳:“我不管你与顾惜朝什么关系,我只要查到凶手,为兄弟报仇。”
杨伯的话很重,但戚少商不担心,不生气,反而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喜悦,明知不可能,但一线希望按捺不住地从心底冒出来:或许……或许……

天池雨 @2005-09-02 15:50   评论(0)

初到
2005-9-2 星期五(Friday) 晴
总想写点什么东西,又总顾虑重重,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写手那块料.
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形容我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不管如何,尝试一下吧,以后就把我的东西慢慢搬过来.
天池雨 @2005-09-02 15:47   评论(0)
页码:1/-24     本站域名:http://tianchiyu.blog.tianya.cn/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 十一(2005-9-30)
· 逆风行(2005-9-2)
· 初到(2005-9-2)



[访问计数:2387]


天池雨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