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树
 
草树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诗歌与城市 2008-11-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城市的喧嚣,诗歌的宁静,好比水与火,是绝对对立的。在中国悠久的诗歌传统里,诗歌的元素多田园牧歌,就是古代的宫廷诗人,也把一腔闺怨寄托在自然的颤动里。那些长期生活在长安的诗人,写出的诗句充满了山水情怀,“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至多如此。很难见到真正的城市特征在诗歌里出现。也许古代的城市和乡村是没有什么明显的界限的,至少没有高大的建筑遮蔽广阔的自然。
第一次到城市我是充满了惊奇。漂亮的房子,衣着时髦的人和奔涌的车流,让我睁大眼睛并满心胆怯。城市并非坚硬冷漠,它在记忆里柔情荡漾。但是,这些远不足以进入诗歌。若干年后我动手写《下河街》的时候,在我的笔下露脸的人物依旧是乡村的。在中国的现代诗里,城市仍然离诗歌很远,城市要进入诗歌,似乎还有很长的路程。我还没有见到像曼德尔斯塔姆写《列宁格勒》那样刻骨铭心的诗篇:

彼得堡,我还不想去死:
你有我的电话号码。

也许因为城市是喧嚣的,更需要时间的沉淀。我也看到一些诗歌专注于城市的描写,大多流于浮浅,日常的场景,琐碎的叙述,没有诗人和城市血肉相连的洞照和抒写,城市的形象始终......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26 23:39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7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羽毛 2008-11-24 星期一(Monday) 晴
羽毛从长椅下飞起,在大街的边缘漫舞,跃上树梢,下沉。它一直沉到汽车的轮子底下,倏的窜起,像一场虚惊。
它最终回到了原地,看上去是个奇迹,更是人生的象征。
一个人慢慢减少了欲求,就像一片脱离了血肉的羽毛:轻了,并非没有重量;飘忽,却有精确的轨迹。
记得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天,我从学校看见高考榜上,写着自己醒目的名字,一路高歌回家,不是在走,而是在飞。那一天,我就是一片羽毛。傍晚的田埂上,远远出现母亲的身影。她分享了我的喜悦,还有她背篓里的瓜花,露水。
理想本身并没有理想那么完美。那时候,沉重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当一只脚踩进水里,卷入只是迟早的事了。湿衣服是沉重的。更沉重的是生活:为了生活,生命的轨迹便像米粒上的筷子一样身不由己了。
我在长篇组诗《勺子塘》开篇写了羽毛。这羽毛,更像灵魂,因而《勺子塘》也就是灵魂对出生地的一次检阅。可我显得力不从心,没能把它贯穿始终。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在我的出生地,除了老屋,父母,池塘和田野,一切都陌生了。家其实早就沦为形式,心灵的依归在哪里,也许只有这一片羽毛知道:它最终的落点是不可预知的。
当你回......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24 23:45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81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饭局的谈资 2008-11-23 星期日(Sunday) 晴

当下饭局的谈资,多离不开性。对于性,人类的想象力是无限的丰富。性,是人类生活一个永恒的主题。而在汉语里,词语的歧义更是展开了无限的可能。
万书记说,男人坚韧不拔可能吗?不可能。
小潭说,那是说的一种精神。
别的人立刻加以发挥:不但要有坚韧不拔的精神,还要坚挺。
初冬的广西,傍晚也有了丝丝寒意。饭局是热烈的。尤其是有美女在坐。
有人讲了一则故事。1938年6月17日,东北,日本鬼子大扫荡,进入一个村子,看见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心想,这么漂亮的女子,不搞白不搞。于是就对那女子实施强奸。刚烈的女子,百般反抗,正在这时,在地里干活的丈夫扛着一把铁锹回来,一见小日本强奸自己的老婆,那有不火冒三丈之理,一不做而不休,扬起铁锹,朝那小日本砸去,不料一铁锹砸到了小日本的屁股上。那女子在下面大骂,我反抗了这么久,他都没有得逞,你倒好,一铁锹把它拍进去了。
我历来对这一类性趣闻,只做壁上观。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津津乐道于此呢?但我也不反感这样的谈话,只是保持沉默而已。
又有人说,一个男人喝醉酒回家,醒来看见旁边一个女子,就掏......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23 23:00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103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北回归线圆桌会议发言 2008-11-22 星期六(Saturday) 晴



当下的诗歌日益边缘化。电视,网络和其他各种各样的媒体犹如滔天大浪,把诗歌这样的一只小舟早已冲到偏僻的角落,物质主义的泛滥更是吸引了大众的眼球。但是在我看来,与其说诗歌被边缘化,还不如说诗歌回到了诗歌自身。在“边缘”,诗歌才更有可能获得自由。没有自由的写作必然带有某种功利的意图,这种“功利”,无论是政治的还是名利的,都会在一定意义上破坏诗歌的纯粹。当然,并不是说诗歌回到自身的位置就出现了真正的繁荣,诗坛的喧嚣和网络诗歌的泥沙俱下呈现一片杂芜,真正沉潜的写作是不多的。
在当下的语境,诗人何为?我想诗歌应该能够有所作为的。诗人的作为不在于指点江山,而在专注于内心,呈现时间的筛子筛去的那一部分,复活业已麻木的感官和重建我们的精神秩序。诗歌也可能成为一味良药,医治心灵的伤痛。最重要......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22 13:06 | 正常 | 分类:诗歌评论 | 评论: 0 | 浏览:7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年度诗歌 2008-11-20 星期四(Thursday) 晴

今年的写作断断续续,大部分时间不在状态。前两年的长篇写作,把颈椎弄出了问题。写作,还真是个体力活。
写作上要有所突破,是很难的。这关乎诗人的洞察力和表达力。世界是纷繁复杂的,要从一堆乱麻里找出头子和它的交错线路,是需要眼光的。诗歌要呈现事物的本质,首先需要有一双能够发现它的眼睛。当下有一种智性写作,强调转化和升华。事实上这样的写作早就有了。博尔赫斯就是一个典范。就我来讲,我更喜欢青年时代的博,关于布伊诺斯艾利斯那些诗歌,比起晚年的作品,更富有活力和激情。观念的具体化终究是枯燥的,失掉了艺术的魅力。
现代诗歌应该是向内挖掘,向外敞开,而不是强调升华。从“小”,局部,具体出发,朝着“大”和无限发展,才是诗歌正确的路子。诗歌的定义太多了,在众多的阐释中,我倒比较喜欢狄兰。托马斯的说法,诗歌,就是一种感受。......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20 18:34 | 正常 | 分类:现代诗歌 | 评论: 0 | 浏览:7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株洲 2008-11-18 星期二(Tuesday) 晴

株洲对我来说早不是故乡意义上的城市了。宽敞的马路,鳞次栉比的高楼,覆盖了早年的足迹。一切都变的陌生。
在朋友的陪同下,去解放街办身份证。石板街的影子已经荡然无存,原来的教堂也拆除了,所有的房子都在对过去说不,把记忆埋在了人们看不见、可能也找不着的地方。
单位的房子已经夷为平地。王敏在电话里说他在劳动局:他为一个公务员名额的诱惑在为职工料理“后事”;李垠说她刚从广州回来,很累;曹新丽在我住的宾馆附近买菜,她来见了我。我去了她的新家,很冷清。她的疲惫,皱纹,使我感觉到我刚工作的时候见到的那一批人确切的老了。他们身上的活力已经消失殆尽。每个人都进入了自己的轨道。友情只是东流水。
只有征宇是弥新的。和他,石总,聊了一个下午。我更多是倾听者。石总是成功人士,也是擅谈之人,他总是有层出不穷的故事。他说冶炼厂有一个朋友亏了一千多万,一时想不通,“割个脉哒”,结果把他这个好心人也拉进了债务官司:此前他给担保借了200万。
在人间,悲喜剧不断上演。
征宇说机会会出现在明年六月以后。他越来越像个哲学家了。我从来没有叫过他“王主席”。得说明一......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18 19:39 | 正常 | 分类:现代诗歌 | 评论: 0 | 浏览:7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现实主义”的时代 2008-11-1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梧桐苑1号楼的楼下,忽然聚集了一大帮人。他们交头接耳的行动很快有了结论:找公司索赔。这是又一次有组织的行动。
在项目收官之时,忽然一片山雨欲来的景象。在中国舆论和大环境的主导下,作为房屋的消费者,纷纷拿起了"维权“的武器。这看似法律意识的觉醒,实则是十分初级的行动,一切弄得像攻击巴士底狱一样。
开发商看来必须放弃理想,走自己的维权路。这个时代只有一样东西现实,高于一切,那就是利益。社会的暗流涌动。每一个角度都是自己的。
局面已经形成,大有不可逆转之势。
我不知道政府能有多少作为。维持稳定,拿谁的利益做代价?结果是不言自明的。但是,斗争,会在一片宁静的生活里造成多大的混乱?最终的结果如何?这一切需要有一个准确的预判。
损失不可避免。弥补损失的空间还有多大?
好在住宅的销售已经接近尾声。
从深层次看,这也是大的危机下的人人自危,是最后一根稻草的浮现激发了最深层的社会矛盾。
枪打出头鸟,也许是现阶段最后的一种斗争手段。
让更大的暴风雨来吧。......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13 15:13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1 | 浏览:101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伟大的理想 2008-11-9 星期日(Sunday) 晴


在当下谈论理想主义,几乎成了一种笑话。
一个肥胖、瘸脚的矿老板走进销售部,声音洪亮,声称要买一套房子给小蜜。房屋模型另一端的一个年轻姑娘,很仔细地看小区的规划,一脸幸福的表情。没过多久,他一个人来聊天,放出话来:哪个姑娘给他生一个男孩,就给二十万。居然有人暗暗动心。
金钱的号召力比什么都大。没有谁喊口号了。口号进入了老年甚至黄土。理想主义的光芒,也黯然失色了。
八十年代一个春天的晚上,新来的同事和我在一间简陋的宿舍里,彻夜畅谈。由此一发不可收。他老婆竟有了醋意,仿佛我们患了同性恋。从文学到生活,从工作到理想,最终有了一点实质的东西出来:辞职,到沿海去。我们的决定令他的老婆和岳母一家大吃一惊。
理想照耀的世界是美好的。久雨后的晴空,那蓝是蓝的透彻而明净,没有了一丝杂念。
一片荒地前的沉思,或许有理想的闪光。孤行的街道,布满了鲜花和植物,安静的雕塑,带来法兰西遥远的风情。这是多么美好的设想。从图纸上的规划到大地上的行动、建设,经过了多少风雨和斗争。仿佛在一片急流里,一只只挣扎的手慢慢沉没,消失了,最终只有一个人趟......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09 19:44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7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艰辛的历程 2008-11-7 星期五(Friday) 晴


傍晚去小区散步,华灯初上,刚刚冲洗的街道泛着水光。一些准备开业的店铺灯火通明,忙碌的人影成为了夜色中最具活力的部分。在月光中,小广场的树木看上去更加柔美,它空旷,但相信不久以后就会摆脱寂寞了。一个崭新的街区渐渐呈现出美的端倪。没有人知道,在这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的背后,有多少斗争、绝望和艰辛。

......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07 22:26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54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梦的解析 2008-11-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天灰蒙蒙的。我走到教学楼的下面,整个大楼鸦雀无声,看见二楼的教室坐满了,大家都安静地低头看书,我不敢进去了。迟到的尴尬使我好一会迟疑。转身拦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个女人,右座上坐着一个孩子。她把孩子抱到驾驶位上,给我腾出座位,自己背靠挡风玻璃面朝我,发动了车子。我说你这样开车不可以,不安全的。她就在中间换了方向,只穿一条短裤的腿伸到了我的旁边。下车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是什么时候搭在她的腿上。也许是这样亲密的、没有知觉的接触产生了一种神秘的亲昵感,我们反复地道别,就像一对老朋友。
抬头朝家门口走,梦就醒了。但有好一会,现实仍如在梦中。
  弗罗伊德有一套完备的梦的解析理论,对20世纪的文学和思潮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梦也许就是人类的潜意识的一种表现方式。我想每个人对学生时代都会有很深的情结,尤其到了中年,回忆还没有多少机会抬头,但是,潜意识已经有了。黄永玉先生关于文昌中学的描述就是典型一例。这种恍惚和尴尬,是中年的原乡情怀的特征,也是对青少年时代美好的追恋。
  至于那手和腿的亲昵,在现实生活是不存在的。现实充满了戒备和冷漠。......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05 12:33 | 正常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 0 | 浏览:59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勺子塘 2008-11-2 星期日(Sunday) 晴




勺子塘

文/ 草树



乡村就是我们不在的地方。在那里,只有在那里,才存在着真正的黑夜,真正的树林。


——费尔南多•佩索阿



1




《土地》


我要低低地飞翔
在树枝腾出的空间
在昔日的瓦檐

我要细细地看一回
这片土地——

春天的犁沟注入
绿色的血液
夏天半夏在麦丛
安静地生长
秋天的田野一只禾鸡
露出羞涩的屁股
冬天红薯红了。在那条坡道上

小火箱里的火
翻倒在雪地

3

《探访》


薄霜沙沙。脚步提示
许多事物已经碎裂

锁早已徒具形式
咒语曾经打开的门楣:乱枝横亘
黄符落地

一声咳嗽带来了雪
屋檐下的冰凌
滴着太阳的光芒

我不敢大声的呼喊
鸦雀无声的剧院
隐约的回声

4

《犁》

麻雀还在梁上
梁上的红薯藤
已经黑瘦

犁也在梁上
犁坯纷纷的岁月
紫云英的绿毯
铺到天边

我要去再打一个滚
看清楚背下
露水里的春天是如何
逼向真实

2006.12.4

5

《伤逝》


我记得这个孩子
童年的兄弟,春天的兄弟
你的骨头已白
头顶茅草枯黄

水桶横卧水缸上
黄昏在喧哗
你的父亲母亲
四目相对

哦,兄弟
你躺了多少年
你的父亲做了异地的父亲
你的母亲做了他乡的嫁娘
 
6


《雕花床》


雕花床在厢房
奶奶的呻吟蒙尘
玻璃片闪光,刺破舌筋
缓解了生命的疼痛

满手是灰
摸不到爷爷的水烟筒
它在墙壁上咕咕响
不冒火星

花鸟沉默,许多声音
一齐说话,譬如
“盐多是碗水”。雨后初霁
山峦多么明净

摇晃它。它发出
最初的摇篮的声音
一只翠鸟抖落灰尘
张着翅膀

......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02 19:11 | 正常 | 分类:现代诗歌 | 评论: 0 | 浏览:13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自由资本主义理论破产下的个人生活 2008-11-2 星期日(Sunday) 晴
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使人们对自由资本主义的理论产生了怀疑。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衍生品不但欺骗了世界人民,也坑害了美国人民。华尔街昨天的趾高气扬沦为今天的垂头丧气:拖着行李箱离开巨大的建筑物的眼睛四顾茫然,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站在哪里。其实人生何尝不是这样?当你站在门口看着川流不息的大街,没有一辆车在你面前停下你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同学,朋友,童年,青春,都远去了,消失在雾一般的大海,你连打捞那些碎片的可能性都失去了。
资本的牙齿是锋利的。伤害别人也包括自己。当代社会,见利忘义,惟利是图似乎成了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尤其在金融风暴不断蔓延的今年,我隐约看见整个社会也处在了风暴的前夜。我慢慢明白,几千年前中国朝堂上那个指鹿为马的赵高一点也不荒诞,他时时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哎,不说股票了。”耿哥说。就在几个月前他还兴致勃勃地和我说他吵股的经历,一个权证的上天入地让他尿湿了裤子。没有知道每一个股民在黑夜期待黎明进入更漫长的黑夜的绝望。他们也许只叹一口气,不说了。绝望到无言。
一只巨兽的贪婪所向披靡。没有奥特曼。只有孩子相信这样的宇宙英雄。孩子的赞叹是......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02 12:57 | 正常 | 分类:现代诗歌 | 评论: 0 | 浏览:6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新时期“战略” 2008-11-1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一大群黑压压的人聚集在一起,发出了吼声。他们站在围墙前,像示威一样。对抗实际上是由来已久。当我们离去以后,围墙给拆除了。
在这样的时期,必须退却。中国有句古话,众怒难犯。那就让火自行熄灭。
现在的政府是以稳定为根本目标。对峙只会落败。只能从另外的角度,反戈一击。
又下雨了。持续的雨声,犹如春天。
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之下,百业惨淡,对社会不满的情绪在蔓延。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些为生存而挣扎的人,都在不择手段地图谋利益。利益的驱动可以毁掉一切:诚信,道德,规则等等。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宽阔的河面,看似平静,实际上正是急流涌进,乱石争锋的混乱,必须有更隐蔽、更缜密的“战略”,才能确保行船的“安全”和前进。
毛主席说得好,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1-01 09:30 | 正常 | 分类:现代诗歌 | 评论: 1 | 浏览:88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看到非亚做的切片展所想起的 2008-10-28 星期二(Tuesday) 晴
非亚做了很久的切片展今天出来了。大致看了点,感觉很好,尤其是对他的热情,不得不赞叹。
在南宁见过非亚一面,典型白面书生,戴着一副眼镜,面孔白皙,五官清秀,说话沉稳,不张扬,不另类。1960年代的特征,在他身上可以一扫而见。也许是因为他在湖南读书的经历,他和三湘大地,和诗歌,有了很深的结缘。今年我听说他辞去了公职,对一个诗人来说,他应该早做出这样的决定。况且做为建筑师的他,在市场上是大有可为的。可惜黄金的时间过去了。
我想对非亚来说,最主要的恐怕是内心的自由。他自由了,但是自由也是有代价的。我希望他不要面临生活的压力就好。
同样,像我这样在大学时代在心里种下诗歌的人,到了人生的中流,慢慢看见许多事物的内核,于是诗歌更加显示出魅力。生命的漂浮,也因为诗歌而得到片刻的休憩。
......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0-28 19:39 | 正常 | 分类:现代诗歌 | 评论: 0 | 浏览:6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链条 2008-10-27 星期一(Monday) 晴
《链条》


自行车斜搁在记忆的墙角
链条耷拉,有几节
落到了地上

火车站长长的队伍
貌似连接却各自分散
每个人怀揣的链条
在心里

你坐上了我昨天的位置
下一环的锈。秘密的组织
遗忘了暗号

我和世界
各自独立,又彼此关联
我摸过那长长的东西
闪光。并不光滑
每一节都有锋利的牙齿

师傅,请帮我修一回
昨天的链条
在那单调的循环里
明天要继续前行




......

草树tianya 发表于 2008-10-27 23:21 | 正常 | 分类:现代诗歌 | 评论: 0 | 浏览:45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页码:2/4  [1][2][3][4]   
本站域名:http://tangjuliang.blog.tianya.cn/ ↑回到项部
博客信息
博主:草树tianya 
博客日历
<< 2017 七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52335 次
    ·今日访问:15次
    ·日志: 60篇
    ·评论: 20 个
    ·留言: 2 个
    ·建站时间: 2006-4-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