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窗静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18862 次
    • 日志: -222篇
    • 评论: 78 个
    • 留言: 0 个
    • 建站时间: 2007-4-7
    博客成员
    风景旧曾谙

     
    点点滴,声声碎

    2014-11-23 星期日(Sunday) 晴
      

           一支素烛,半罐野蜂蜜。他的眼睛现在看不见蜜。蜜在罐里,他坐在榻上。但他充满了蜜的感觉,浓,稠。他嗓子里并不泛出酸味。他的胃口很好。他一生没有呕吐过几回。一生,一生该是多久呀?我这是一生了么?没有关系,这是个很普通的口头语。谁都说:“我这一生……”就像那和尚吧,——和尚一定是常常吃这种野蜂蜜。他的眼睛眯了眯,因为烛火跳,跳着一堆影子。他笑了一下:他心里对和尚有了一个称呼,“蜂蜜和尚”。这也难怪,因为蜂蜜、和尚,后面隐了“一生”两个字。明天辞行的时候,我当真叫他一声,他会怎么样呢?和尚倒有了一个称呼了。我呢?他会称呼我什么?该不是“宝剑客人”吧(他看到和尚一眼就看到他的剑)。这蜂蜜——他想起来的时候一路听见蜜蜂叫。是的,有蜜蜂。蜜蜂真不少(叫得一座山都浮动了起来)。现在,残余的声音还在他的耳朵里。从这里开始了我今天的晚上,而明天又从这里接连下去。人生真是说不清。他忽然觉得这是秋天,从蜜蜂的声音里。从声音里他感到一身清爽。不错,普天下此刻写满了一个“秋”。他想象和尚去找蜂蜜。一大片山花。和尚站在一片花的前面,实在是好看极了。和尚摘花。大殿上的铜钵里有花,开得真好,冉冉的,像是从钵里升起一蓬雾。他喜欢这个和尚。

           和尚出去了。单举着一只手,后退了几步,既不拘礼,又似有情。和尚你一定是自自然然地行了无数次这样的礼了。和尚放下蜡烛,说了几句话,不外是庙宇偏僻,没有什么可以招待;山高,风大,气候凉,早早安息。和尚不说,他也听见。和尚说了,他可没有听。他尽着看这和尚。他起身为礼,和尚飘然而去。双袖飘飘,像一只大蝴蝶。

           他在心里画不出和尚的样子。他想和尚如果不是把头剃光,他该有一头多好的白发。一头亮亮的白发在他的心里闪耀着。

           他是想起了他的白了发的母亲。

           山里的夜来得真快!日入群动息,真是静极了。他一路走来,就觉得一片安静。可是山里和路上迥然不同。他走进小山村,小蒙舍里有孩子读书声,马的铃铛,连枷敲在豆秸上。小路上的新牛粪发散着热气,白云从草垛边缓缓移过,一个梳小辫子的小姑娘穿着一件银红色的衫子……可是原来描写着静的,现在全表示着动。他甚至想过自己作一个货郎来给这个山村添加一点声音的,这一会可不能在这万山之间扑朗朗摇他的小鼓。

        …… …… ……

    ......

    素顔 发表于 2014-11-23 22:38 | 正常 | 分类:归梦碧纱窗 | 评论: 1 | 浏览:111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9-28 星期五(Friday) 晴
      手翻《枕草子》,恰至“树花”一节,看清少纳言提到桐花,紫色。想起年少时在自家宽大的院落里,那些成串跌落在地面上的硕大花朵,身上沾着雨水,呈出风雨凋残的零落姿态,它们身边,间或躺着被昨夜狂风吹折的断枝。穿着雨鞋,站在那一片湿地里,有沉重的水滴打在头上、肩上,虽重,但不疼。抬头去看时,看见头顶上高高扬起的桐树枝,枝上那些垂下头的桐花们将雨水汇集成串,无声自坠。在当时看来,这些都不过稀松平常的易见物,随着季节的交替而开落盛衰,该来的时候就来,该走的时候便走,年年如此,从不会让人多么为之牵肠挂肚,患得患失。可到如今,却成为记忆中的清凉明亮的一幅画,很想往,却回不去了。......

    素顔 发表于 2012-09-28 11:38 | 正常 | 分类:归梦碧纱窗 | 评论: 0 | 浏览:13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8-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她和她的猫
      ◇新海诚
      
      那是一个早春的一个雨天
      
      第一节 [介绍]   
      她的长发和我的身体一起变得潮湿而沉重
      空气中弥漫着雨的芳香
      人世间的一切的一切都在按着各自的规律运行着 
      我们两个身体的温度在慢慢的冰下来
      很久之前的一天,她选中了我
      因此,我…
      成了她的猫
      
      第二节 [她的日常生活]
      她拥有天使的脸庞,魔鬼的身材
      所以,我很快便被她征服
      她自己一个人住。并且,在每天的早上出去工作
      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而我也并不介意
      无论如何,我喜欢她那张清晨出门时的脸庞
      紧紧的盘起她的长发  
      淡淡的妆,淡淡的香水   
      她会把她的手轻轻的放在我的头上  
      "我走了"   
      她说 ...   
      她的怅怅远去的背影,和鞋跟踏地的声音都使我留恋     
      甚至是打开厚重的金属门的声音
      青青的嫩草被晨露浸泡的香气还......

    素顔 发表于 2011-08-27 19:04 | 正常 | 分类:凝淡倚西楼 | 评论: 1 | 浏览:166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露珠
      
      谁都不要告诉
      好吗?
      
      清晨
      庭院角落里,
      花儿
      悄悄掉泪的事。
      
      万一这事
      说出去了,
      传到
      蜜蜂的耳朵里,
      
      它会像
      做了亏心事一样,
      飞回去
      还蜂蜜的。
      
      
      金鱼之墓
      
      阴暗的,冷清的,土里,
      金鱼在望什么?
      望着 夏日池塘里水草的花儿,
      和摇曳的光影。
      
      静静的,静静的,土里,
      金鱼在听什么?
      听着轻轻踏过落叶的,
      夜雨的脚步声。
      
      冷冷的,冷冷的,土里,
      金鱼在想什么?
      想着在鱼贩担子里认识的,
      很久,很久以前的,伙伴。
      
      
      ......

    素顔 发表于 2010-12-02 10:36 | 正常 | 分类:凝淡倚西楼 | 评论: 5 | 浏览:22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近来意绪无聊赖,卷册在手,也没多少兴致倾读。不如换一种偶尔的方式,字字摹写,以静心,以默识。
    
    
    【明】文震亨 《长物志》
    
    卷二:花木
    
    弄花一岁,看花十日。故帏箔映蔽,铃索护持,非徒富贵容也。第繁花杂木,宜以亩计;乃若庭除槛畔,须以虬枝古干,异种奇名,枝叶扶疏,位置疏密。或水边石际,横偃斜披,或一望成林,或孤枝独秀。草花不可繁杂,随处植之,取其四时不断,皆入图画。又如桃李不可植于庭除,似宜远望,红梅绛桃,俱惜以点缀林中,不宜多植。梅生山中,有苔藓者,移置药栏最古。杏花差不耐久,开时多值风雨,仅可作片时玩。腊梅冬月最不可少。他如豆棚菜圃,山家风味,固自不恶,然必辟隙地数顷,别为一区,若于庭除种植,便非韵事。更有石磉木柱,驾缚精整者,愈入恶道。至于艺兰栽菊,古各有方,时取以课园丁,考职事,亦幽人之务也。志花木第二。
    
    牡丹 芍药
    牡丹称花王,芍药称花相,俱花中贵裔。栽植赏玩,不可毫涉酸气。用文石为栏,参差数级,以次列种。花时设宴,用木为架,张碧油幔于上,以蔽日色,夜则悬灯以照。忌二......

    素顔 发表于 2010-11-03 12:15 | 正常 | 分类:归梦碧纱窗 | 评论: 3 | 浏览:333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8-28 星期六(Saturday) 晴
      
    人静帘垂,灯昏香直,窗外芙蓉残叶,飒飒作秋声,与砌虫相和答。据梧冥坐,湛怀息机。每一念起,辄设理想排遣之。乃至万缘俱寂,吾心忽莹然开朗如满月,肌骨清凉,不知斯世何世也。斯时若有无端哀怨,棖触于万不得已,即而察之,一切境象全失,惟有小窗虚幌、笔床砚匣,一一在吾目前。
    
     清 况周颐......

    素顔 发表于 2010-08-28 16:22 | 正常 | 分类:归梦碧纱窗 | 评论: 3 | 浏览:283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6-19 星期六(Saturday) 晴
      ◇张燕淳
      
      看朝颜
      
      天微亮,我轻手轻脚掩了身后的门,散步去。
      空气迎面清凉,洗得人耳聪目明,看远山深刻,近树青翠,心里忍不住要高兴。
      绕完例行的路,太阳正出来,斜照在路旁一排排矮屋顶上。我大步走着,走着,眼角忽然闪过一抹紫——是什么那么好看?
      往回走,才转进巷子就看呆了,大剌剌敞在眼前的,是一扇又高又宽的紫花帘幕!二十几个瓦缽,沿着老屋暗褐色的 木板墙,整齐排列。每个缽里都系了塑胶绳上接房梁,不仔细还看不出来。缽口绿叶茂密,然后一朵、一朵殷紫的花,清清爽爽嵌在叶间,附着绳向上开、向上开……直攀屋檐。
      记忆里同样的紫花,叫“牵牛”,叫“喇叭”。那时见面都说:“吃饱了没?”不讲晨跑、不知瘦身的年代,迎接朝阳的早起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譬如走路上学的我,和挑着扁担粪桶,往田中施肥的赤足老农,和由老农的儿子牵着,爱在池塘里泡泥汤,一犁田就哼哼叫的大水牛……全鱼贯行在小路上,紫花总出现于同一画面,胡乱爬生在野地做背景。或者,一伙儿邻居小玩伴,在厨房偷了盐,对准破篱笆上优哉游哉的肥蜗牛,像洒痱子粉似的每个来一点,蜗牛惊跌满地,再也爬不回缠着整巷篱笆的紫花后头了。
      其实巷中不乏爱花人,李伯伯的茶花红艳,张妈妈的玉兰飘香……但那些处处可见的紫花,即便短短一轮生老病死全摊在篱笆上,也没人多看几眼。
      不想再日本洁净的曲巷中,她们成了精致盆栽,叫做优雅的“朝颜”(asagao),连气质都变了。
      眼前的日本朝颜,像是成群穿着丝绒紫裙、戴着露珠首饰的贵妇,正游行过黑木窗棂,骄傲地往蓝瓦屋顶上办大事。
      晨光中,小巷里只有我和花儿们陌生对立,我前倾、后退、细瞧、凝望……最后盯着一朵圆满的朝颜,好像看到奥黛丽•赫本在《窈窕淑女》里,由卖花娘变成名媛——不自觉掩上嘴,半声“啊”还是从指缝中泄出。
      人说日本夏天的代表花,首推朝颜。
      浮世绘里那些大头细眼的“美人”,发间插着、身上和服织着、手中纸扇画着的,的确常见朝颜。她来自承平繁华的江户时代,许多贵族赏爱,小老百姓也普遍栽种,人称“江户の子”花。大家欣赏之余,还有闲情逸致去改良品种,研发新秀。甚至有专业的“朝颜师”(asagaoshi),无限投入,带着自己的精心花作经常去参赛、选美、买卖。到一八四○......

    素顔 发表于 2010-06-19 17:48 | 正常 | 分类:闲荡木兰舟 | 评论: 1 | 浏览:31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25 星期一(Monday) 晴
      

      《说园》首篇余既阐造园动观静观之说,意有未尽,续畅论之。动静二字,本相对而言,有动必有静,有静必有动,然而在园林景观中,静寓动中,动由静出,其变化之多,造景之妙,层出不穷,所谓通其变,遂成天下之文。若静坐亭中,行云流水,鸟飞花落,皆动也。舟游人行,而山石树木,则又静止者。止水静,游鱼动,静动交织,自成佳趣。故以静观动,以动观静,则景出。“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景与人同。”事物之变,概乎其中。若园林无水、无云、无影、无声、无朝晖、无夕阳,则无以言天趣,虚者,实所倚也。
      静之物,动亦存焉。坐对石峰,透漏具备,而皴法之明快,线条之飞俊,虽静犹动。水面似静,涟漪自动。画面......

    素顔 发表于 2010-01-25 21:06 | 正常 | 分类:归梦碧纱窗 | 评论: 2 | 浏览:22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3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岁朝清供
      ◇汪曾祺
      
      “岁朝清供”是中国画家爱画的画题。明清以后画这个题目的尤其多。任伯年就画过不少幅。画里画的、实际生活里供的,无非是这几样:天竹果、腊梅花、水仙。有时为了填补空白,画里加两个香橼。“橼”谐音圆,取其吉利。水仙、腊梅、天竹,是取其颜色鲜丽。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窗坐对,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
      我家旧园有腊梅四株,主干如汤碗,近春节时,繁花满树。这几棵腊梅磬口檀心,本来是名贵的,但是我们那里重白心而轻檀心,称白者为“冰心”,而给檀心的起一个不好听的名字,“狗心”。我觉得狗心腊梅也很好看。初一一早,我就爬上树去,选择一大枝——要枝子好看,花蕾多的,拗折下来——腊梅枝脆,极易折,插在大胆瓶里。这枝腊梅高可三尺,很壮观。天竹我们家也有一棵,在园西墙角。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长不大,细弱伶仃,结果也少。我不忍心多折,只是剪两三穗,插进胆瓶,为腊梅增色而已。
      我走过很多地方,像我们家那样粗壮的腊梅还没有见过。
      在安徽黟县参观古民居,几乎家家都有两三丛天竹。有一家有一棵天竹,结了那么多果子,简直是岂有此理!而且颜色是正红——一般天竹果都偏一点紫。我驻足看了半天,已经走出门了,又回去看了一会。大概黟县土壤气候特宜天竹。
      在杭州茶叶博物馆,看见一个山坡上种了一大片天竹。我去时不是结果的时候,不能断定果子是什么颜色的,但看梗干枝叶都作深紫色,料想果子也是偏紫的。
      任伯年画天竹,果极繁密。齐白石画天竹,果较疏;粒大,而色近朱红。叶亦不作羽状。或云此别是一种,湖南人谓之草天竹,未知是否。
      养水仙得会“刻”,否则叶子长得很高,花弱而小,甚至花未放蕾即枯瘪。但是画水仙都还是画完整的球茎,极少画刻过的,即福建画家郑州乃珖也不画刻过的水仙。刻过的水仙花美,而形态不入画。
      北京人家春节供腊梅、天竹者少,因不易得。富贵人家常在大厅粒摆两盆梅花(北京谓之“干枝梅”,很不好听),在泥盆外加开光风彩或景泰蓝套盆,很俗气。穷家过年,也要有一点颜色。很多人家养一盆青蒜。这也算代替了水仙了吧。或用大萝卜一个,削去尾,挖去肉,空壳内种蒜,铁丝为箍,以线挂在朝阳的窗下,蒜叶碧绿,萝卜皮通红,萝卜英翻卷上来,也颇悦目。
      广州春节有花市,四时鲜花皆有。曾见刘旦宅画“广州春节花市所见”,画的是一个少妇的背影,背兜里背着一个娃娃,少妇著白上衣,银灰色长裤,身材很苗条。穿浅黄色拖鞋。轻轻两笔,勾出小巧的脚跟。很美。这幅画最动人之处,正在脚跟两笔。
      这样鲜艳的繁花,很难说是“清供”了。
      曾见一幅旧画:一间茅屋,一个老者手捧一个瓦罐,内插梅花一枝,正要放到案上,题目:“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这才是“岁朝清供”!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素顔 发表于 2009-12-30 19:55 | 正常 | 分类:归梦碧纱窗 | 评论: 5 | 浏览:23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7-9 星期四(Thursday) 晴
      ◇朱良志
      
      中国瓷器自北宋以来追求宁静渊澄,和中国人的文化追求有关。“步步寒花结,言言彻底清”是一种审美理想世界,“一片冰心在玉壶”反映了人们自律的精神。世界永远充满着龌龊和清洁之间的角逐。清清世界,朗朗乾坤不仅是一种社会理想,也是一种审美追求。
      明徐上瀛《溪山琴况》就推崇音乐中的清清世界:“语云:弹琴不清,不如弹筝。言失雅也。故清者,大雅之原本,而为声音之主宰。地不僻,则不清;琴不实,则不清;弦不洁,则不清;心不静,则不清;气不肃,则不清。皆清之至要也……试一听之,澄然秋潭,皎然寒月, 湱然山涛,幽然谷应,始知弦上有此一种清况,真令人心骨俱冷,体气欲仙矣。”
      清清的世界,是凄寒的。清寒境界是片宁静的天地。宁静驱除了尘世的喧嚣,将人们带入幽远精澄的世界中;宁静荡涤了人们的心灵污垢,使心如冰壶彻底冷,从而会归于浩然明澈之宇宙;而宁静本身就是道、一,就是宇宙之本,宇宙生命之秘密就在宁静中跃然显露。
      老子说:“夫物云云,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曰复命。”他把静和道联系在一起的,万物的存在之根是渊深的,又是宁静的,这就是永恒的道。归于静,也就是归于道,大道就在于静。
      中国艺术追求这种绝对的宁静。
      如在中国画中,永恒的宁静是其当家面目。烟林寒树,古木老泉,雪夜归舟,深山萧寺,秋霁岚起,龙潭暮云,空翠风烟,幽人山居,幽亭枯槎,渔庄清夏,这些习见的画题,都在幽冷中透出宁静,这里没有鼓荡与聒噪,没有激烈的冲突,记事像范宽《溪山行旅》中的飞瀑,也在阴晦空寂的氛围中,失去了如雷的喧嚣。寒江静横,雪空绵延,淡岚轻起,孤舟闲泛,枯树兀自萧森,将人们带入那太古般永恒的宁静中。如北宋画家王晋卿,善画“烟江远壑,柳溪渔浦,晴岚绝涧,寒林幽谷,桃溪苇村”,静寒是其基本特点,如其传世名作《渔村小雪图卷》,画山间晴雪之状,意境清幽,画中渔村山体均以薄雪轻施,寒林点缀于石间崖隙,江水滉漾,与远山相应,一切都在清晖中浮动,真是幽寒宁静之极。中国古代画论中颇多玩味嫩寒之语,周亮工《读画录》卷三录明胡长白题画诗数首,如“一水带寒月,孤村幕夕烟”、“残月半窗白,寒星彻夜疏”正所谓冷风过林,自协音徽;凉月晖席,都成秋痕。嫩寒之意,历历可见。
      中国画家酷爱静寒之境,是因为静反映了一种独特的心境。画之静是画家静观默照的结果,也是画家高旷怀抱的一种写照,画家以静寒来表现他与尘世的距离,如陆治自题画云:“松下寒泉落翠阴,坐来长日澹玄心。”在静寒之中冶澹心灵;同时,画家也通过静寒来表现对宇宙的独特理解。
      中国艺术的静寒之境,绝不是追求空虚和死寂,而是要在静寒氛围中展现生命的跃迁。以静观动,动静相宜,可以说是中国艺术的通则,它一般是在静寒中表现生趣,像戴熙所说的“一丸凉月”,则“大有生趣在”,恽南田所说的,在“荒荒寂寂”中,感受到一片生机鼓吹,即属于此。静寒为盎然的天机跃动提供了一个背景。文嘉自题《仿倪元镇山水》:“高天爽气澄,落日横烟冷,寂寞草云亭,孤云乱小影。”在静寂冷寒的天地中,空亭孑立,似是令人窒息的死寂,然而,你见那孤云舒卷,轻烟缥缈,使青山浮荡,孤亭影乱,这不正是一个无比喧闹的世界吗!彻骨的冷寒、逼人的死寂,在这动静转换中全然荡去。
      静与空是相联系的,静作用于听觉,空作用于视觉,听觉的静能推荡视觉的空,而视觉的空也能加重静的气氛。在中国画中,空绝非别无一物,往往与静相融合,形成一宁静空茫的境界。因此静之寒,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空之寒。中国艺术热衷于创造“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的境界,不介入人世的概念、俗世的欲望,不介入人的复杂文化活动,人的社会活动场景渐渐从绘画的主流中逝去,尽量保持“自然的纯粹性”,即以山水面貌的原样呈现,不去割裂自然的原有联系。空山无人,任物兴现,山水林泉都加入到自然的生命合唱中去。王绂自题《水墨小景》云:“云山淡含烟,疏树晴延日,亭空寂无人,秋光自萧瑟。”万物自在兴现,无劳人作,故突出一个“闲”字,所谓闲看浮云自舒卷,心付孤舟随意还。奚冈说:“闲将散笔写倪迂,树色岚光淡欲无,心随孤蓬随去住,一窗寒雨梦江湖。”物自起而人闲,人自闲则物之生意更浓。郑板桥诗云:“流水澹然去,孤舟随意还”,正是此境。
      
      ......

    素顔 发表于 2009-07-09 09:19 | 正常 | 分类:凝淡倚西楼 | 评论: 6 | 浏览:30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2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