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田小子
草田小子sunmiao.blog.tianya.cn 我悄悄地来,我悄悄地看,我悄悄地写.不在乎是否有人关注.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与夫书
2010-6-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今早,我们有几句言语冲突。为的是早餐咸淡的事。

 我们家都是我入厨房你不入厨房,在朋友圈中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从没有象别人家你一三五我二四六之类的分工。我觉得这是我的份内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我总是竭尽全力希望自己整理出可口饭菜,特别是最近,厨房条件改善之后,我更是觉得做菜做饭是一种享受。

 昨天拌好肉馅今早包饺子。先给你捞出一碗,再给女儿然后才轮到我自己。我这边还没出锅,你那边已经在说肉馅太咸并且每个肉馅都太大。其实你这样说我已经知道我昨天拌肉馅放多盐了,正在内心责备自己。关于馅放的太多,我说我在学东北饺子做大个的。对于你说“做这么大个就像那些乡下人一样”这句话我不想去生气。哪怕是星级的厨师也难保每次的东西都做得完美。无非下次吸取教训先试试咸淡注意大小就是了,毕竟你们夸我饺子做得好吃的日子也是有过的。

 原本对早餐的谈论就这样过去了。可是你突然又说了一句:你最近做的菜都偏咸,不知道是你口味的事还是手势的事。这话我听得不乐意了:最近你们不是一直说我做菜好吃多了吗,如果一直咸了你为何不早说呢......
草田小子 发表于 2010-06-24 09:04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中国式的客气
2008-12-15 星期一(Monday) 晴
星期天慵懒,没买菜做饭,应孩子要求,去了那个路过并瞥见广告牌已经N次的丝丝物语比萨店,所谓比萨,最通俗的解释其实就是外国的饼,象我们吃惯中国饼的人是吃不惯这类东西的,我们进去只是为满足孩子的好奇而已。

在我们事先声明“比萨其实不那么好吃”的情况下,孩子不再点比萨,在牛排和咖喱饭之间权衡再三选择了跟老爸一样的咖喱鸡饭,我要了份煲仔饭。

就在我们喝茶坐等时,先生环顾的眼神触碰到不远处一张桌子上两夫妻投过来的眼光,对方脸上似乎还堆着笑意,我看先生也回应笑意并点头示好。我问他:“你认识的?”先生转回头笑并轻声说:“不知道是谁,不认识。是认识你的吧?”是吗?我也投眼过去,对方(先生)也对我报以笑意,坐他对面背对我的妻子也扭头给了一个笑脸。我点头回应之后脑子立马开始搜索:认识?是谁?似乎找不出一点印象。

就在我决定不去多想喝自己的茶时,那女子站起身,招呼服务员为我们拿来三个盘子以及刀叉,并端来一盘(是一整盘)比萨饼(她知道我们没点比萨?),走到我们桌前,说:“尝尝看。”我们急忙推辞:“别,别,你们自己吃。”(我们真的是不想吃。)可是她分别用铲子往我们面前的盘子里各放了一块(她盘里的比萨已事先切成八块三角形),临了,又往我孩子盘里多放了一块,我一再说:“别放了,别放了。”(这是真话,不是客气。)她表示了友好,回了座位上去。我们三人面面相觑。这期间,我已想起她们一家是在前一天一起参加某个团队一起下乡摘桔的。我似乎也有了印象。是有那么一面之缘。在这一点上我甚觉欣慰:某个你不是主角的场合,有人因此记住了你,对于做人来讲也是一个小成功。这种“成功”我似乎有着不止一次,虽然我总是不那么张扬。

先生率先端走盘子:“吃吧,别拂了人家好意。虽然不爱吃。”女儿兴奋地把盘子移到面前,用叉子往嘴里送了一点点,就吐了吐舌头(她吃不惯,我们早在预料之中),我也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块放入嘴里,不甜不咸,的确是刺激不起味蕾的兴奋,这我早知道,但我还是边吃边朝那边桌子投去友好的笑脸,以示感谢,也向她们展示我在享受的吃。女儿已弃盘不理,我为难地看着先生,他笑着推辞:“人家是拿来给你的,别叫我吃,我吃我自己这块就是了。”我知道那边夫妇看我们优雅的切着往嘴里送,肯定觉得:你看,人家喜欢吃。

突然想起几天前的一幕:几人同桌吃农家菜,某人声称已吃饱,其同伴拿起一块糕点非塞给她:“再吃块,再吃块,很好吃。”对方一再推说真的吃饱了一边为难的接过。边上某文人笑着吐出俩字:“强奸。”我扑嗤就笑出声来,中国式的客气的确就象强奸,既然无力推辞(反抗),就闭上眼睛接受(享受)吧。

此刻,我也是。


>>引用社区地址
草田小子 发表于 2008-12-15 11:02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24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都市快餐
2008-4-8 星期二(Tuesday) 晴
中餐凑合,新都市人的生活方式
顺旺基,中式快餐厅,开在那散工市场边
去,是因为门口宽敞,方便泊车
小巧的碟子,不允许人们饕餮
路边的务工者只是偶尔望望透明玻璃里面
一小碟笋干,一小碟糖醋排骨,一小碗海带汤
外加一碗米饭
你好,一共20块,收银员敲打着键盘
快餐,20块,我感受到物价飞涨
出门,我看到几人在花坛的台阶上
啃着冷包子,不经意的瞄下我
或许,她们在看我
有没有吃饱了撑着
......
草田小子 发表于 2008-04-08 12:57 |正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2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残烛
2008-4-6 星期日(Sunday) 晴
老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厚重的棉絮似乎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是的,与其说被子,不如直接说棉絮,被套是扯了路边的做广告用的横幅做的,上面的字是“脑白金”还是“红桃K”?看不清楚。缝合的地方破了,大半的发黄的棉絮裸露在外头。
床前发灰的桌子上有一碗炒得发黄的青菜,饭太硬被她倒进了抽屉。
蓬乱的头发,双眼尽力的想睁开但似乎还是只是一条缝,凹进去的嘴巴不时地做着咀嚼的动作,感觉像是在吃东西,其实老人嘴里什么也没有。
老人今年88,此刻的老人就像一盏灯油即将耗尽的灯。她无力的躺着,无声的呻吟着,因为晕眩?因为饥饿?因为人生……
老人有一女两儿,女儿嫁在外村,女婿是个篾匠,因为男人和别的女人姘居,女人正歇斯底里的和男人闹,谁说情人是有钱人的事。大儿将近60,未曾娶妻,但凡老人会走动时,都是她为儿子做饭吃,孩子在母亲眼里永远是孩子,这话不假。二儿得病早逝,留下媳妇和两个女儿紧巴巴的过日子。
老人床前无人服侍。不尽是因为晚辈不孝,更多的是因为贫穷。
老人气若游丝,没人能看出她内心的恐惧:千万等我没气了再拉去烧……


>>引用社区地址
草田小子 发表于 2008-04-06 23:59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清明让我想起一些事
2008-4-4 星期五(Friday) 晴
记得多年前,我还小。
那时村里出了两个办厂能人,是兄弟俩。追溯起来,他们的爷辈与我们父辈的爷辈是兄弟,再追溯上去,就是同祖同宗了。
同宗谱里的村人常私下议论:这财运怎么都跑他们那房去了呢?
有细心的人发现了这么一件事:他们一家子在清明祭坟时,去完自家上辈的坟头还去上上辈的坟头,去完上上辈的坟头还去上上上辈的坟头,说起那上上上辈的坟头其实也是村里很多人的上上上辈。
那香烛,那供品,那鞭炮声声,难道是祖先看到他们的孝心,在保佑他们?
于是,逢年过阴节的,也有人去那几乎接近于无主的土坟堆了,嘴里还念念有词:保佑我们……
没发财的还是没发财。
这两年,那兄弟俩的的企业一个因为儿子接班不力,一个因为涉嫌商业诈骗,相继破产的破产,入狱的入狱。
土里的人真的能保佑土外的人吗?


>>引用社区地址
草田小子 发表于 2008-04-04 23:44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自信这东西
2008-4-1 星期二(Tuesday) 晴
三年前,路过某品牌服装店,看到上面标着高得离谱的价格,“这么贵?别进去看了。”她心虚的离开。

三年后,同样路过某品牌服装店,价格依然高得离谱,“这么贵,谁会买,不过看看乍的了。”她进去看看试试后没买坦然的离开。

三年前,老公说:“你这衣服穿着不好看。”是吗,她惴惴不安,第二天,那身衣服就被压入箱底永无出头之日。

三年后,老公说:“这衣服不好看,感觉你买衣服没眼光。”是吗,她呵呵笑,我自己穿着很舒服,别人爱看不看。

三年前,她骑自行车。

三年后,她开汽车。

三年前,她无业,只有老公和孩子。

三年后,她除了有老公孩子,还有事业。

自信这东西。





>>引用社区地址
草田小子 发表于 2008-04-01 09:26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4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他与他说
2008-3-22 星期六(Saturday) 晴
某集团办公室,他与他说:“这年头企业难办啊,手头有闲钱的话,我们一起投某项目去,收益比较稳。”

某楼道楼梯口,他与他说:“最近收废品生意不好,我也改象你一样送煤气得了。”

聊天也是有阶级的。



>>引用社区地址
草田小子 发表于 2008-03-22 09:02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2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孙子不是东西
2008-3-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载着孩子车行路口,遇女儿小友随其父回,唤其同往同玩。简称大丫与小丫。

购得两小丫自挑的蛋糕后,两人根据自己名字的谐音自称自己是“小猫”和“小鸭”,手中的蛋糕是“猫食”和“鸭食”。

我在前面笑,忍不住搭嘴,问:

“你们都称自己是动物,那我是什么呀?”

小丫略一思索,估计在想我名字有何音,随即兴冲冲地说:

“你名字有‘孙’字,你就当‘孙子’吧。”

我爆笑,假装生气的说:

“不行,不行,这话我听着怎么象是骂我呢。”

敢情小丫不知“孙子”为何意,急忙惴惴不安的问:

“孙子是什么东西呀?”

我正想着该怎么回答,大丫已抢着做了经典的答复:

“孙子不是东西。”


>>引用社区地址
草田小子 发表于 2008-03-12 12:55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谁在让亲情待价而沽
2008-3-8 星期六(Saturday) 晴
去年曾有一则新闻,说大连某市一对老夫妻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叫儿女回来吃饭并付儿女们工资。
“花钱叫儿女回来吃顿饭”,曾羞臊了很多年轻人,让很多忙碌而不时常回家的儿女们感到深深自责。人们也都在感叹“不知何时起,亲情已经被面临着待价而沽”。
古时自有“父母在,不远游”的孝道之说,可是纵观现在,基本有能耐的子女几乎都是远游的,都不是侍奉在父母身边的。工作的压力,孝道的舆论其实一直压着这类远游的人,谁能理解他们不回家吃饭的理由?其实我能理解,这跟亲情淡薄与否无关。
说起来真正淡薄了亲情的又何止只是年轻人?古时老辈总是把带孙辈当成己任,儿孙绕膝是一种天伦,而现今,多少年轻人让父母带孩子却也是要付他们工资?
有一朋友孩子适学龄,自己忙生意,想叫公公婆婆来城里接送孩子,谁知公婆拐弯抹角的说某厂招门卫夫妻对出的工资是一万八每年,言下之意夫妻俩去带孩子值这个数。做儿子的听了不为意,做媳妇的就上心了,每月千把千把的给,味道就变了,本来也要给生活费的,可这样成工资了。
刚刚听说有个妇人嫌抱小孩的工资低,让孩子父母再加两百每月,对于专业保姆,这样的讨价还价不足为奇,可我事后得知,那妇人是孩子亲奶奶,孩子父母都在小厂打工,只为赚钱把村里和母亲一起的房子造上去。
说起来亲情又何止只是在年轻一辈待价而沽?
或许“一代管一代”真的已成了这个社会的大趋势,年轻人忙生活忙照顾自己的孩子不同程度上忽视了父母,忽视了亲情。而自己也在做着以后被孩子忽视的准备,你在攒养老的本吧?你在交养老保险吧?
要我说,别动不动就把年轻人不回家吃饭拿来说事,如果上面所述亲情真已这样待价而沽,那也是社会使然,趋势使然。

>>引用社区地址
草田小子 发表于 2008-03-08 10:01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5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拾捡儿时的快乐
2008-2-8 星期五(Friday) 晴
过年穿新衣收红包放鞭炮,这似乎是儿时最大的企盼和期待了。

年纪大了,年似乎变味了。过年不再意味着快乐。

再看现在的孩子,除了放寒假不用早起上学是快乐的,我发现孩子对别的事其实都是漠然的。新衣一年到头隔三差五的给她买,过年的新衣似乎没有更特别的意义,平时孩子想买什么时基本上都能随时满足她,红包里的钱对她也没有意义,好不容易等到燃放烟花爆竹开禁了,看到路边的鞭炮摊讨好的问孩子“给你买鞭炮哦”,孩子说不要。

倒是先生自作主张的给孩子买来一些鞭炮,感叹“小时候要是有这么些鞭炮,可威风死了,邻家孩子们肯定都唯我是瞻的跟着我了”。

带着孩子去乡下婆婆家,闲着无聊,先生拎起鞭炮带我们去了河边,说是让孩子放鞭炮,其实孩子是远远的站着看,我看先生时而点着一个扔入水中,时而点着一个故意做要扔向我们的样,看我和女儿尖叫着跑远,他又随手把鞭炮扔在自己两三米外,时而遗憾的喊几句:“不够响,不够响。”

对于鞭炮我也有自己的记忆,那时有钱买鞭炮是奢侈的,顶多跟着哥哥把爸妈藏着准备过年开门或者迎龙灯时放的鞭炮找到,偷偷拆散拿几个来,很多的时候是在谁家放完一串鞭炮后,去纸屑中翻找,有些还未燃放过的漏网之鱼是小伙伴们争相抢要的,那些引信已经燃完还没燃响的也不错,捡了来,要么用锤子锤,里面的火药在锤子的敲击中会也会燃烧并发出“啪”声,或者把小鞭炮拦腰折断,露出火药,对着火,就会“嘘”的一声火药燃烧冒出火苗。小伙伴们因此烧着手指炸痛手指的也不少,可是大家似乎都无所畏惧着,因为那时能引起孩子们注意的事实在太少了。记得那时还有人不时地把点燃的鞭炮扔入一些人家的粪缸,结果把粪缸炸破了遭大人骂。想到这我不觉“扑哧”笑出声。

再看先生,他正拿了个八宝粥的空罐来,点燃一个后,把空罐盖了上去,几秒静寂后随着沉闷的一声响空罐腾空而起,于是我也加入其中,跑着帮他捡空罐,炸飞一个去捡回来,炸飞一个去捡回来。孩子雀跃着拍手,我和先生也相视而笑。

村人路过时都呵呵笑着慈祥的望望我们。

冷冷的寒风中,我感觉拾捡回了一丝儿时的快乐。


>>引用社区地址
草田小子 发表于 2008-02-08 00:07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1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4 本站域名:http://sunmiao.blog.tianya.cn/ ↑回到项部

<< 2017 九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用户:
密码:

copyValue=function(element) { if(isIE()) { element=$(element); switch(element.tagName.toLowerCase()) { case"input":element.select(); clipboardData.setData("Text",element.value); alert("您已经复制了此链接地址"); break; default:clipboardData.setData("Text",element.innerHTML); break; } } else { element=$(element); element.select(); copy(element.value) alert("您已经复制了此链接地址"); } } function isIE(number) { if(typeof(number)!=number) { return!!document.all; } } function $() { var results=[],element; for(var i=0;i1?results:results[0]; } //ie,friefox function CopyText(id) { copy(document.getElementById(id).value); } function copy(text2copy) { var flashcopier = 'flashcopier'; if(!document.getElementById(flashcopier)) { var divholder = document.createElement('div'); divholder.id = flashcopier; document.body.appendChild(divholder); } document.getElementById(flashcopier).innerHTML = ''; var divinfo = '';//这里是关键 document.getElementById(flashcopier).innerHTML = divinfo; } function addBookmark(strUrl,strTitle) { if(window.sidebar) { window.sidebar.addPanel(strTitle,strUrl,""); } else { 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strUrl,strTitl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