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这般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姹紫嫣红开遍……
sulanduo.blog.tianya.cn
苏兰朵: 金牛座,O型血,满族。70一代,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中文系。电台主播、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诗人、辽宁省作协签约作家、皮皮的妈妈。 本博文字,纸刊选用前请征询本人意见。网络转载请标明博客出处。联系邮箱:sulanduo666@126.com
<< 2017 七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博客信息
博主:as苏兰朵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8-12 ( 1 )
·2008-11 ( 1 )
·2008-6 ( 1 )
·2008-5 ( 2 )
·2008-4 ( 4 )
·2008-3 ( 1 )
·2008-1 ( 3 )
·2007-11 ( 1 )
·2007-10 ( 1 )
·2007-7 ( 1 )
·2007-6 ( 4 )
·2007-5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53985 次
日志:-25篇
评论:10 个
留言:4 个
建站时间:2006-9-12
博客成员
as苏兰朵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今日心情

2008-12-14 星期日(Sunday) 晴

河对岸的水晶村庄
读苏兰朵这本散文集,觉得比导读更值得做的一件事是以此作为样本,探讨散文写作的一些新的可能性。

时尚与乡土重逢
在许多人的写作中,时尚与乡土是一对死敌,永不见面。苏兰朵这本散文集,从容鲜明地占有并呈现了这两块领地,这让我有些惊讶。
时尚与乡土几乎是散文家写作的两大母题,并可以由此延伸出两种题材以及截然不同的写作风格,也可以划分成两派。
时尚尖锐、绮靡、混乱、重叠、蓬张、喊叫。乡土清晰、厚重、安然、陈旧、芳香、内敛。时尚借助嚣张的才华,以假乱真,百般妖娆。乡土根植长时期的感受,白描技法以及宽阔的视野。故而,难得见到凭借这两种手段在文坛横行的人。
但是应该看清楚一点:作为被散文表达的时尚与乡土并没有想像得那么对立。时尚是都市的媚眼,是枝叶,即使纽约米兰的时尚也是乡土这棵大树在天空的外延。因此,如果具有足够的才情,完全能够写好这两样题材。区别在,写乡土离不开深厚的爱与不容混淆的细节,时尚是调制鸡尾酒。
苏兰朵笔下的《我和小麦一起经过的夏天》、《祖屋风景》细致入微地写出北方的乡村——炕、农具、......
as苏兰朵 发表于 2008-12-14 08:42 | 正常 分类:散文 | 评论: 1 | 浏览:15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11 星期二(Tuesday) 晴

午夜的露珠
(2008-9-26)

是午夜的露珠
我心房里的一滴雨水
保持住了将碎未碎的姿势
这很难,让人疼

让人感动,像泪一样
在暗夜闪闪,发着光辉
我从不轻易凝望它们
害怕,把持不好目光的重量

我们因而互相忘记一些
再互相记起,悄悄地,各自地
延迟着岁月
和它周围的温度

烟一般,是的
那正是露珠的命运
不凝固,也不溃散

我们因而很美
在午夜时分,美得像水


玉米
(2008-7-24)

我在这个季节说到玉米
说到玉米他就在身旁倒下,劈啪作响
与我身体的摩擦,早于初恋
这个季节,胸膛是满的,充满欲望
隐藏中颤抖的金黄,会忘记关于平原的梦想

我在这个季节说到玉米
说到玉米就等于告诉你一个地方
铺满淤沙的......
as苏兰朵 发表于 2008-11-11 22:17 | 偷笑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51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6-7 星期六(Saturday) 晴

 广场建得很好,这里原来是一块荒地。因为城市的扩张,这里有了名字,如同一个进城的放牛娃有了学名,并且熟悉了自己的姓氏。我经常要路过这里,去离家两公里外的邮局。从我居住的公寓小区到科技大学对面的邮局,就只有这个广场。白天除了清洁工人不太容易遇到别人,因为这片广场的草木都资历尚浅,不容易找到绿荫,但因为广阔,还是很引人期待。
 广场的周围新建了很多公寓小区,因此有了广场。它方方正正,四面是笔直的路,它像个岛。这块地,建广场足够大,建公寓小区就很小,因此有了广场。它存在得很有意义,附近小区的售楼宣传单上经常出现它的照片,而事实上,它被附近居民利用的频率并不高,它就像一张照片。从我家到邮局的直线距离与它擦边,我常常为了穿越它而走弯路,我觉得,它那么孤零零地存在着,很可惜。
 都是小树,广场因而像个少年。梓树是最美的,宽阔的叶子,将来可以有很浓稠的绿荫,种在家园附近,很有福相。我一度以为这树木是梧桐,后来看到一株的干上挂了一个小铁牌,写着品名:梓树;产地:东北。于是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竟然搜到:别名臭梧桐。这臭字缘何而来?不得其解。槐树是必不可少的,这座......
as苏兰朵 发表于 2008-06-07 10:51 | 正常 分类:散文 | 评论: 3 | 浏览:6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23 星期五(Friday) 晴

请尊重我的悲痛


我身体的重量不及一块碎石
但
请尊重我的悲痛
我眼中的泪水太容易涌出
但
请尊重我的悲痛

请尊重我的悲痛
我的素衣、短信、网络留言
对电视机的守候、更换博客模版以及
其他悲痛的方式
请尊重

我的悲痛
微不足道 抵不上一句四川话
安慰失去孩子的妈妈
甚至一顶帐篷
一瓶矿泉水
一个完整的门板

我的悲痛
却不能停止
像一朵小小的浪花溶入波涛汹涌的悲痛中
暗自悲痛

我不是明星
拿不出太多钱
但
请尊重我的悲痛
我有我的工作不能去前线
但
请尊重我的悲痛

请尊重
一个学生对着镜头高呼“中国加油!四川挺住!”
请尊重
一群学生点燃一群蜡烛对一群生命默念
“一路走好!”
......
as苏兰朵 发表于 2008-05-23 09:02 | 正常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81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6 星期二(Tuesday) 晴

 (此文拒绝纸刊选用)

 我们彼此都感到陌生,如同分手多年的初恋情人。事实上,我们每年冬天都会见一面,在干冷的西北风中,共同守候新一年的来临,证明彼此的存在或者一种靠形式来维系的模糊的坚守。你知道,在我的生命中,她将是独一无二的。
 她的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站在这块土地上。这里曾经是一片荒草丛生的平原,西伯利亚的寒流在冬天长驱直入。我母亲的祖先,可能梳着奇怪的发式,围裹着动物毛皮,骑马或奔跑。这是我常常会臆想到的,特别是看到那样装扮的戏剧中的人物。也许正是因了那些戏剧,才有了我的臆想。因为,我确实不曾考察过那个时代的服装、发型或者语言、生活习俗。语言已经濒于遗失。我的母亲,一个满族的旗人,并不会一句满语,它可能最终浓缩为一种形式,犹如一个巨大的恐龙化石所昭示的。我的存在也隐含了一部分消失,我的父亲,一个脾气火爆的生活在东北的汉人,终将让我的母亲成为一个女人,变得温顺,犹如这片荒漠终于有了城池。
 她应该存在很久了,我是说在我离开她以前。那时候,(这三个字让我充满怀念,)经常可以看到泥土。路,房屋,虽然也有非泥土的商店和工......
as苏兰朵 发表于 2008-05-06 23:12 | 正常 分类:散文 | 评论: 1 | 浏览:5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21 星期一(Monday) 晴

孙玉良:清风明月,星光点点,在这充满诗情画意的夜晚,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迎来了著名节目主持人、作家苏兰朵老师。今天的在线访谈有两个特别:一是嘉宾特别,集主持人、作家、心理咨询师、美女于一身;二是主持人访谈主持人,这在17XIE也是第一次,我们不如苏老师有经验哈。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苏老师闪亮登场.
苏兰朵:玉良和各位朋友好!很高兴这个聚会。
虬髯公:建议美女的博客作者头像更换一下!这个的色彩偏青,就是俗话说的“面带菜色”!苦口良药啊!呵呵
苏兰朵:头像经常换,常换常新。接受您的提醒。呵呵~~
虬髯公:呵呵,美女虚怀若谷啊!
苏兰朵:我觉得自己已经离美女远了,希望自己离作家近一些。

关于主持人和心理咨询师的职业:
孙玉良:苏老师,人们一般觉得做电台主持人工作是很神秘的,那水一样的声音,优雅、淡然的仪态,令人神往。请问您一般是主持什么栏目呢?这个工作很轻松吗?主持前需做什么准备工作?是看着台词念吗?不知今天主持人的神秘面纱能不能被您揭开?
苏兰朵:直播和录播的最主要的区别就是亲切,消除了与听众的......
as苏兰朵 发表于 2008-04-21 20:16 | 正常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7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21 星期一(Monday) 晴

 丽江可能是个假象。对于其他相似的城市来说,丽江是不存在的。
 相似的城市属于相似的人,他们像潮水一样在特定的日子互相涌来涌去,如浮萍,却相信自己是有根的。只有到了丽江,才知道,其实活着也可以没有根。
 去过丽江的人都说服自己丽江是个梦境,这样才能继续相信躯体的真实是不受精神控制的,相信秩序,绝对物质的确凿无疑,如同相信自己的房子,床,厨房和散发婚姻气息的餐具。是的,我们在某一时刻都会聚精会神地进入餐具,那是感知自己存在的最幸福的时刻。我们希望此刻被经常地重复,让它成为仪式之后就生了根,把我们的存在固定住,这样我们行走起来就有了安全感。人其实是非常脆弱的生物。
 如果相似的重复构成了安全感,相似的重复(包括城市、婚姻、公寓楼房、看不见原木的原木地板、写字楼、注视着茶杯的饮水机……)就汇成了海洋(或沙漠),丽江就这样变成了岛屿(或绿洲)。丽江在我们的身体之外,也在我们的身体之中。人,永远都是自己的推翻者,勇敢而无能。
 我们要去丽江,表明我们是一朵不同的浮萍,叶的深处经常恍惚颤动,它无形,便把持不定。我们羞于承认自......
as苏兰朵 发表于 2008-04-21 20:09 | 正常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7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1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尚未发表,纸刊选用请联系:sulanduo666@126.com)

充分矫揉造作地谈论五轮真弓的声音
 苏兰朵

 我想找一种文字来形容这声音的感觉,但是在有限的阅读中,却找不到匹配的女性作家。我读过的女性文字,不是痛苦太多就是怨毒太多,不是受伤害的小女子就是强势的泛女权主义者,总没有一个准确的位置和松弛的状态。这声音的火候不太好掌握,稍弱一点就流于浮靡。我不愿意在思维将文字引领到此处时伤害成千上万迷恋邓丽君的男人和女人们的感情,她足够经典,承担得起人们对她日益失真的喜爱。我在KTV也经常选择她的歌曲,我投入的感情常常比她过分,凡事一旦过分就丧失了琢磨的乐趣。邓丽君的声音处理确实值得玩味,笑容表达的信息也足够模糊,这些都是构成经典的元素,但是我觉得她的歌声还是缺少了一点精神力量,它与歌词无关,是声音的品质。靠歌词传达精神比较直接和容易,靠声音来传达则进入了艺术本身。在这个意义上,我爱恋的崔健也更接近思想......
as苏兰朵 发表于 2008-04-16 14:20 | 晕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83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4-6 星期日(Sunday) 晴

在清明悼念一些时光
(2008-4-3)

风不再伪装年轻
灰尘也开始安静
在清明,我熟练地画好表情
纤尘不染

一些无字的信件在路边燃烧
不是所有人
都能忍住悲痛

许多名字在火光中闪烁
经过我深红的心脏
总是你走得迂回曲折

那些盼望的时光滴答作响
我常疑心是魂灵
不时在身边飘动


我在初春看到的景色
(2008-3-25)

谁把云朵搅厚,饱满
拥有复杂的内容
谁
低下头面对或者躲避命运
降落的雨滴
不是一种倾诉的情怀
它在进展着自己
人生,有些随波逐流
是抵挡不了的

这个冬的细节被春色渐次覆盖的时节
我的内心如同水的微波


所有
(2008-3-12)

这是我的所......
as苏兰朵 发表于 2008-04-06 19:12 | 正常 分类:诗歌 | 评论: 1 | 浏览:69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3-17 星期一(Monday) 晴

 葡萄架下有一条简陋的木质长凳,是五叔做木工活时临时拼钉的工作台,没有涂油漆,但是异常稳固。它足够大。1975年到1980年的酷热夏季,我在那上面摆放过一些凋落的花朵、粗磁碗的残片、冰棍杆、完好无损的玻璃药瓶,里面盛装着我精心筛过的细土,有时是砂子。我喜欢砂子。邻里盖屋,垒院墙,常有砂子卸在路边,湿的,颗粒均匀,手伸进去有片刻的宁静。我还在那上面摆放过一些自制的仙女。通常是白色的一张纸,撕成32开大小,选中间偏上一点的位置一掐,就有了腰,再如法显现出一个脖子。头小些没关系,后续的另外一张永远可以让她秀发如云。我的仙女都是单色,不画眼睛眉毛,很是写意,裙裾飘飘。一阵风过,她们就毫无情意地飞走了……当然,那上面,也摆放过我的梦。两条又细又黄的麻花辫、一张皮肤微黑、五官细小的脸,披着布裙的瘦弱身躯,当它们贴着粗糙的木板睡去的时候,梦就散落在长凳的缝隙,像洁白而无名的仙女,来去无由。
 1978年一个惯常的夏夜,睡了一觉之后,我被一种沉闷的挪动声响吸引至窗边。借着皎洁的月色,看到矮小的五叔正在移动那条长凳。显然有些吃力。过了有一会,长凳终于贴至屋檐下,五叔两手按住凳子,轻快地跳了上去。这时候,有一只手拽着我的背心从身后靠过来,然后在五叔向房檐决然地伸出手的刹那,传来了奶奶惊慌的喊声……这是一次著名的事件。家族中每一个人都熟记于心。性情平和的五叔因为爷爷奶奶反对婚事而企图触电自杀。
 有关祖屋的风景,长凳是确确实实的,甚至那上面细碎的从葡萄架泻落的月光。矮小的五叔已经很久不在上面忙碌了,光着上身匀速地推动刨子,飘逸的刨花就云朵般在他周身散落。五叔最终没有办婚事,带着自己争取来的妻子远走县城,靠精细的木工活养家糊口。那女子高大丰腴,泼辣。再见到五叔,已经是两个男孩的父亲,面目红润。在松花江边租了一个小小的院落,婶在我审视的目光中烙好吃的糖饼。
通常在早晨,爷爷会提一只白铁皮的大喷壶,裤管绾至膝下,带着我在园子里穿梭。祖屋时代,他一直是健硕的,皮肤黝黑,落在叔叔们身上的拳脚极重。他不喜欢说话,用动作交流。从小镇白酒厂下班后,安静地坐在海棠树下,舒展灵巧的手指,编谷秸的笤帚,或者铁丝的笊篱,结实、美观,一看就是在一种交流下完成的。我哭的时候,他抱着我,站在炕上,指着年画,只会反复说,看!大红马。
 园子有一年突然被......
as苏兰朵 发表于 2008-03-17 00:19 | 正常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63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     

本站域名:http://sulanduo.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