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詩哥
陳詩哥
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重新成为一个孩子,意味着生命如节日般归来。 邮箱:7846894@qq.com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博客信息
博主:陈师哥 
· 全部博文(103)
·诗集:快乐与忧伤 (235)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61)
·自传体 (12)
·散文 (3)
·杂类 (33)
用户:
密码:
· “创造性的想象与野心”——评《童话之书》(2017-3-13)
· 访谈:一次关于童话的行为艺术(2016-3-22)
· 盘点:《童话之书》的童话之旅(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十至十二月)(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八、九月)(2016-3-22)
· 获2015深圳风尚人物奖(2015-11-23)
· 《童话之书》获上海好童书奖(2015-11-16)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六、七月)(2015-11-4)
·  祝贺开斌兄!找个时间去触摸下你的奖,...(2013-9-27)
·  写的真好,在微薄上也转了你这偏文章。...(2012-7-2)
·  谢谢你的童话!希望好童话能流行起来!...(2012-6-5)
·  一个可收录你喜欢的博客的网站,如果收...(2012-2-26)
·  惭愧,是我不知道什么叫抓虾...(2012-2-20)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问好千信!...(2012-2-13)
·  师兄,读你的文字,会温暖到眼眶湿润。...(2012-2-10)
·  呵呵,共勉!...(2011-10-31)
·哦…那我记错了…是姓蔡的…...(2011-3-3)
·或者加我QQ吧:7846894...(2011-3-3)
·呵呵,记得记得。这个海琳是我的师姐,我问...(2011-3-3)
·啊!真的吗?!真的是你吗?你还记得我哦?...(2011-3-3)
·呵呵红豆同学,我是你的老师。这是我的邮箱...(2011-3-3)
· 2017-3(1)
· 2016-3(4)
· 2015-11(5)
· 2015-5(1)
· 2015-3(6)
· 2015-2(2)
· 2015-1(4)
· 2014-12(5)
· 2014-11(2)
· 2014-10(2)
· 2014-9(0)
· 2014-8(3)
· 陈诗哥新浪微博
· 陈诗哥诗生活专栏
· 海琳:虚无的城市
· 王京儿的前世今生
· 志翔的道路
· 栖息地
· 阿喜
· 陈丹青
· 芒克
· 张三四
· 川江耗子
· 樊晴雪:凤凰花又开
· 凤凰社
· 阿顿:与春光同在的旅行
· 一文
· 米吉卡童话
· 阿翔
· 王蔚童话
访问:565887 次
今日访问:16次
日志: 103篇
评论: 279 个
留言: 41 个
建站时间: 2006-4-11
陈师哥 管 理 员
陈诗哥 管 理 员

小奋青滤pe
2019-11-04 04:53

小奋青滤pe
2019-10-18 04:20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3 07:08






2013-3-26 星期二(Tuesday) 晴

  

《寂静与安静——读张爱玲》发表在《福建文学》2013年第三期。

 寂静与安静——读张爱玲(《福建文学》2013年第三期)

 

寂静与安静
  ——读张爱玲

 文/陈诗哥

 

  
  一直以来我追寻人的意义,却不晓得女人或男人竟比人丰富。这一发现让我十分惊讶,仿佛是女士从街上投来的娇嗔的一瞥。
  ......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3-26 09:45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00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3-24 星期日(Sunday) 晴

  

    这是在一个师妹的博客看到的,哈哈,那是十二年前的旧事了,笑死我了:青春,那可爱的青春。

 

    穿背心、短裤、拖鞋的开斌:

    还记得第一次来编辑部报到,怯生生地推开《师大青年》的门,陈燕师姐端庄地坐在桌旁,她招呼我坐下,自我介绍到:我叫陈燕,是这里的副主编。”她的仪态得体,谈吐大方,我不觉惊讶:这样的师姐尚只做副主编,那主编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一个斯文大方、成熟稳重的形象出现在我的脑子里。就在我和师姐谈话的时候,突然闯进一个穿背心、拖鞋、短裤的家伙,风风火火地冲着陈燕说话,陈燕向我介绍:“这是这里的主编。”——我当时真的难以想象。然后他打电话(接电话),应该是找他的,但他把他的声音变成女的一样说:“陈开斌不在,你是哪位找他。我是01级的新生。”——难以置信。然后,我跪在地上写字,他帮垫报纸,还特意剥花生给我吃——陈燕说“他对每个新认识的女孩都会很好——只有两天”

......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3-24 08:40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93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3-16 星期六(Saturday) 晴

  

美国基督教文艺杂志《蔚蓝色》为我开两个关于童话的专栏http://www.skybluemagazine.org/ 。

《相信童话》、《在我睡着之后》和评论《童话先生的故事》以及《因此我信》发表在2013年3月。

 

因此我信

 

因此我信

陈诗哥

 

 上周我在一所大学做了一场讲座“你还相信童话吗?”听众中有位学生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是怎么做到相信万物是上帝创造的,而不是由进化而来的?

这个问题我分成两部分来回答。

 

一 因相信上帝而认识上帝

 

究竟是怎样相信,我也不太清楚。可能跟人的心性有关,也可能和上帝的召唤有关。相信,为什么会变成一件如此困难的事情呢?但最难的这件事其实也是最容易的事情。

认识上帝,可以通过《圣经》,也可以通过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我是两者结合。我是通过《圣经》的语调来认识神的。《创世记》里有这样的话:“神看是好的,”于是就有了这个世界。我觉得这才是神真正的语气,如此简洁明了。我由此认识到世界的本质和语言的本质:神看是好的。

如果我们不相信世界,我们是不可能认识世界的;如果我们不相信情人,那发生的肯定不是爱情;同样,如果我们不相信上帝,我们是不可能认识上帝的。

“认识”与“证明”不同。正如人没有能力证明上帝的不存在,我也认为人没有能力证明上帝的存在。证明本身就是有限的。人通过什么来证明上帝呢?通过理性。但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人若能通过理性证明上帝,那人也就是上帝了,甚至超越上帝了。显然人不是上帝,所以人是无法证明上帝的,人甚至连自身都很难证明。只能是上帝向我们显示。

那么,我们通过什么来认识上帝呢?我认为通过心灵与上帝沟通—这是一个很好的途径。上帝是一个灵。“心灵”便是心里有灵。

 

二 进化论中没有让我们站立的地方

 

我没有能力证明进化论的虚假,因为我不是科学家。但是,如果一个社会是建立在进化论的基础上,会发生什么事情?纳粹的哲学基础就是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若就其理论来说,进化论是一套没有同情心的理论,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如果这样的理论进入童话当中,会怎么样?但我们知道,进化论在儿童读物当中是普遍存在的,那些动物小说就不用说了。儿童长大之后,继续接受进化论文学的喂养,譬如《水浒传》和《三国演义》,这两部作品成为我们的传世经典真是我们民族极大的不幸。我举一个例子:《三国演义》里面,常山赵子龙杀入敌群,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嗯,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这个故事精彩不精彩?非常精彩!读得过瘾不过瘾?非常过瘾!但是,如果你很不幸,生错了地方,站错了位置,很不幸地站在“敌群”当中,成为了“敌人”,恐怕你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更不幸的是,在两军之间,没有不是敌人的。那么,在大地上,我们该如何站立?还有没有我们站立的地方?

在我们国家,喜欢读《水浒传》和《三国演义》的人数以亿计,他们就是099岁的大人,甚至是099岁的老人。这些人,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对他们来说,究竟有没有不是敌人的呢?阎婆惜是宋江的敌人,宋江是李逵的敌人,李逵是朝廷的敌人,朝廷又是谁的敌人?是很多很多人的敌人。

大概正是因为这样,自人类进入历史以来,没有停止过杀戮。为了杀得有道理,人类发明了很多理由。即使为了让一个故事更精彩,人就可以堂而皇之杀很多人。我们可以这样问:究竟是赵子龙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还是罗贯中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呢?

从罗贯中得意洋洋的语调中,我可以断定:是后者。

如果罗贯中从小读童话长大,我想,《三国演义》就可能不是这样写了。那么,《三国演义》的读者便是有福的了。

童话也注重故事,但故事不是首要条件。童话的首要条件是牧养人的心灵。正是这一点,克服了故事的恩怨情仇。

因此,童话,对099岁的人来说,是一种救赎。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3-16 21:12 | 正常 分类:杂类 | 评论: 0 | 浏览:11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3-5 星期二(Tuesday) 晴

  


  我的童话集《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出版9个月,刚得知选入了《小学语文课外阅读》,深圳报业集团出版,广东中小学教材审查委员会审定。
  


  
  


  
  早上也逛了一下当当网,发现已经有72个评价了,挺惊喜的。 http://searchb.dangdang.com/?key=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内容简介:


  古语有云:有鸟飞过的地方就是鸟国,有青草生长的地方就是青草国,有蚂蚁爬过的地方就是蚂蚁国,非常清楚,这是自有天地以来就有的法律。
   在《几乎什么都有国王》里,有个外星人,他想知道地球是否有趣,如果没趣,他就想攻打地球。那风国国王、树国国王、大象国国王、蚊子国国王等等,该如何应对呢?真的要发生宇宙大战吗?结局很出人意料,因为这是很有趣的地球啊。
   在《门的故事》里,门等主人睡着了之后,跑出去“串门”,天亮之前又不动声色地站回了原来的地方,避免主人醒来的时候“找不着门”。
     在《窗口的故事》里,那扇窗口为了看到更多的风景,从南墙搬到北墙,从北墙搬到西墙,甚至从西墙搬到天花板,成为一扇天窗里。
     在《熊的梦》里,熊做了一个散发茉莉花香气的梦;《青草国的故事》里,青草国国王却一个不同寻常的武侠梦;在《童话之书》里,书的王子即使历经沧桑,依然保持信仰。
     《蘑菇汤》试图重新命名生命的形态——猪妈妈对猪宝宝说:“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再生一次……我会告诉你相同的知识、相同的故事,给你唱相同的歌,带你去相同的地方,让你认识相同的人。”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3-05 09:50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3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2-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今天是情人节,经太太同意,把这首诗发上来,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窗口写给窗帘的情诗
  陈诗哥
  
  
  亲爱的夫人
  当风轻柔地穿过我的胸口
  我就能看见你的美
  你轻轻摆动的裙裾
  仿佛天空的一角
  而当你随风起舞
  我便看见了你裙子里的
  太阳、月亮
  和星星
  是的
  是它们把我照亮
  
  亲爱的夫人
  你说,还有谁
  还有谁像你如此美丽
  又如此神秘呢?
  没有,没有!
  只有你!
  你是我的一面旗帜!
  即使那只灰头灰脸的螳螂
  也想
  迫不及待地爬上你的身体
  
  亲爱的夫人
  我爱你!
  因此,我为你敞开我的心灵
  请你看看
  里面有碧绿的树木
  清脆的鸟鸣
  和辽阔的田野
  还有偶尔路过的一两个孩子
  让人充满惊喜
  如果你喜欢
  在那遥远的深处
  还有一个偌大的宇宙
  等着你光临
  
  亲爱的夫人
  我好爱好爱你啊!
  现在
  夜色已经降临
  请拉上窗帘吧
  晚安!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2-14 20:33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9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2-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大家新年好!


  

年前给安静居写了一副春联,上联:鸟叫虫鸣即可读;下联:山川雨露皆为书;横批:富贵人家。取的是“有书真富贵,无事小神仙”的意思。


  

 


  

DSCN6283.jpg


  

DSCN6284.jpg


  

DSCN6279.jpg


  

 


  

巧的是,大年初一,接到一个珍贵的朋友前华侨城旧书店店主任和达的电话,这是自他出走后第一次接到他到电话,这可以说是最好的贺年电话了。他目前已由温州的一个寺院移居到衢州的文殊院,每天早上三点半起坐禅,然后听讲道,然后读经,这是上午的内容;下午呢,用他的话说,锻炼身体,也就是种地;晚上八点半睡觉。


  

每路过旧书店旧址,只剩那"书"字,依然说着说不尽的故事。


  

1234.jpg


  

 


  

456.jpg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2-14 20:26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09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1-22 星期二(Tuesday) 晴

  注:这是我的好友汤汤写的一篇文章,发表在《中国儿童文学》2012年秋季号理论专刊上。
  
  


  
  
  童话的孩子
  ——我所认识的陈诗哥
  文/汤汤
  
     2012年五月在浙江上虞,我和陈诗哥第一次见面。这次见面,可用他的一句诗来形容:“我已走到窗前看你。”其实我们早在网上认识了。他和我想象的差不多,一双眼睛有着孩童般的明亮和羞涩。
     此番去上虞,是参加《儿童文学》首届金近奖的颁奖仪式,我们两个都获得了童话类的奖项,他获奖的篇目是《风居住的街道》。这原是一首曲子的名字,当时是我把这首曲子在QQ上传给他,我们都很喜欢这个题目,于是相约用以此为题写一篇童话。这件事我说了就忘了,没有想到几天后,他完成了它,洋洋洒洒九千字,并没有集中的故事情节,却让人读得兴致勃勃,令我暗自吃惊。
     “如果你来到这里,无论你是一只蜥蜴,还是一只蚱蜢,一定会很惊讶的。因为,这是风居住的街道。
     “风居住的街道,它的大名是601B大街……”
     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点灯的风,读书的风,阴风,五颜六色的风,干净的风,酒馆里的风,要改名字的风……一个接着一个登场。默风是一个点灯人,每天傍晚把灯光铺满了大街,这就是“风光”;风姑娘在衣服上染上了绯红的山茶花、洁白的雪花和桔黄色的月亮,这就是“风花雪月”;小伙子们不听默风的劝告,哈哈,这是“耳边风”;还有“台风、飓风、龙卷风”,它们不过是喝醉了酒的风在发酒疯而已……读着这样的童话,你会忍不住唇角含笑,而心里惊叹:这是一篇随处闪烁着词语光芒的诗一样的童话,简直就是重写了“风”这一词条。
     其实我当时没有写这个同题童话,最重要的原因不是忘了,而是找不到灵感。
     陈诗哥是怎样找到灵感的呢?他在《风居住的街道》的创作谈中说——
     “在我居住的601B房里,我经常坐在窗前,眯着眼,听风沙沙地在树上嬉戏,荡秋千,或就某个问题展开热烈的争论,然后来到我的窗前,一次又一次地拂动窗帘,如此神秘,似乎在提醒我:人只有透过梦想,才能接近世界。”
     生活如同梦幻般神秘,这便是陈诗哥灵感的根源吧。
  但是,陈诗哥也遇到一个难题:如何把这似乎无色无味无声无形的风翻译成汉语,让读者读到这些语句,便如同闻到风的呼吸?难处在于:一不留神,就会把风写得过于空灵,乃至轻飘;另外,风太常见,怎样才能写出新意,乃至写出风的深度,也就是说,如何才能诠释出一个全新的风,同时文风扎实?
     陈诗哥还是从生活中找到方法。
    “每当我坐在窗前,风就会穿过美丽的枕果榕、大叶榕和棕榈树,来到我跟前,向我述说它们的故事,要不就与我一起轻轻翻动书页。这便是第二节“读书的风”的由来。而我的书柜,我也把它进行想象变形,成为第六节风柜客栈的原型。风是有性情的。有很多次,上完班的人们回到家,在厨房里沙沙地煮菜,风会把菜的香气带到我跟前。于是,我开始想象:风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呢?它有没有衣服,要不要洗澡,会不会发脾气……就这样,风的形象就开始饱满了。就这样,这篇作品就收获了大致的故事框架。”
  没错,他童话里的想象力和诗意,带给读者完全新鲜的阅读感受,令人不得不叹服,他也许是带着点天才气质的,他的才华横溢几乎势不可挡。
    但这样的陈诗哥,小时候竟然没有看过童话,甚至不知道童话这个词语。他在一个平凡的村庄出生、长大,整天和伙伴们在田野里撒野,玩泥巴,滚铁环,躺在晒谷坪上看天空和星星……可以这样说,小时候的他虽然没有看过童话,却是生活在一个童话的世界里。
    2008年,作为汶川大地震的幸存者,陈诗哥突然开始写起童话来。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大地震给了陈诗哥多大的创伤,但陈诗哥说,童话对他而言,是治疗,是救赎,是“代替死去的人活着”的一种方式。
    我在他的童话里,仿佛看到一个刚刚诞生的生命,如此新鲜,充满喜悦。在他的童话里,我还看到对世界的重新命名,就好像他写过的一首诗。这首诗真的是太棒了,完全可以用童话来看待。我把他全文放在这里,不舍得删掉半个字: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那将是一个早晨,不,那时候,早晨不再叫早晨,而叫“安古”,那是婴儿发出的第一个声音。
      “早晨”是一只鸟儿的名字。
      因此,每个安古我们都会听到早晨在歌唱。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天空也不再叫天空,而叫游泳池,一个巨大的游泳池。
      云也不再叫云,而叫鱼。
      太阳也不再叫太阳,而叫土豆。太阳是一条狗的名字。
      每天,当土豆升起来的时候,我们会看到白色的、红色的、蓝色的鱼在巨大的游泳池里游泳。而太阳在下面汪汪叫。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天空是一只猫的名字;
      月亮是一头猪的名字;
      云是一头牛的名字;
      而星星则是一只鸡的名字。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风就会快乐地吹过来。
      不,那时候,风也不再叫风了,而叫什么呢?
      大象。
      同样。玫瑰也不再叫玫瑰了,而叫什么呢?
      老虎。
      同样,树木也不再叫树木了,而叫什么呢?
      豹子。
      同样,草儿也不在叫草儿了,而叫什么呢?
      狼。
  
       于是,我们就会看到这芳香的一幕: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大象会快乐地飞过来,在老虎的旁边轻快地跳舞,而豹子和狼在旁边鼓掌,大声叫好。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老虎也不再叫老虎了,而叫七弦琴;
      大象也不再叫大象了,而叫小提琴;
      黑熊也不再叫黑熊了,而叫钢琴;
      长颈鹿也不再叫长颈鹿了,而叫二胡;
      猴子也不再叫猴子了,而叫吉他。 
  
       那么,星期天我们将会干什么呢?
      我们将会去动物园,看凶猛的七弦琴、小提琴、钢琴、二胡和吉他。
      在动物园里,这些凶猛的动物会仰天长啸,举行一场伟大的演奏会。
  
       不过有时候,它们看着我们,心里也会在嘀咕:这些像猴子,不,像吉他的家伙到底叫什么呢?
      
   是啊,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人会叫什么呢?
     石头?菠萝?一截桃花心木?还是一只乌鸦? 
  
       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仙人掌。
     
  
     他的许多童话都与“命名”有关。《门的故事》重新命名了“串门”——门等主人睡着了之后,跑出去“串门”,天亮之前又不动声色地站回了原来的地方,避免主人醒来的时候“找不着门”;《窗口的故事》里,那扇窗口为了看到更多的风景,从南墙搬到北墙,从北墙搬到西墙,甚至从西墙搬到天花板,成为一扇天窗;《蘑菇汤》重新命名了生命的形态——猪妈妈对猪宝宝说:“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再生一次。……还是同一个你。我会告诉你相同的知识、相同的故事,给你唱相同的歌,带你去相同的地方,让你认识相同的人。”
     陈诗哥的童话,十分明显地呈现出异于他人的特质,他的童话,有诗,有哲学,有神性和灵性,是与众不同的,是独特有新意的,是才华横溢的,是孩子气调皮的,是有迷人的单纯的。比如《几乎什么都有国王》这篇童话,我特别喜欢,大家不妨找来读读,便能真切地感受到我说的这几点了。
     陈诗哥原先是个诗人,他的每一篇童话里几乎都有诗的特质。如《如果上帝是个孩子》、《一句话的故事》,如《在我睡着之后》:“在我睡着之后,彩虹跑来看我,于是我就做一个美梦。在我睡着之后,乌云跑来看我,于是我就做一个黑黑的梦。在我睡着之后,一个奇怪的东西跑来看我,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陈诗哥有一个比喻:“诗歌与童话,对我来说,就像天使的两只翅膀,一个带着快乐,一个带着忧伤。”是的,好的一首诗和好的一篇童话,对他来说,同样是上帝的声音。他是基督徒,在他心里,童话与《圣经》是如此接近,是通往信仰最佳的路径之一。
     他写童话不过四年时间,他在童话创作之初就不是懵懂的,他有自己鲜明的童话观,他对童话有属于自己的十分个性的理解。他提出要相信童话,童话是一种信仰,童话是一种奇迹,相信童话,即相信希望,相信宽恕,相信爱。童话之所以为童话,是因为它拥有一种伟大的单纯。
     有一个读者看了他的童话后说:“从作者悠悠的述说里,我看到了一个哲人‘丢盔弃甲’的全过程,从他的童话里,我读出了诗人的婉约,读出了哲人的朴素。”我认为这句话说得相当精准。在陈看来,童话,最得哲学的精髓,而且比哲学更完美,可以这样理解,所谓童话——就是哲学的最本真的状态。那么,童话是童话主义吗?不,陈诗哥认为,如果变成了主义,那就不是童话了。
     因此,读陈诗哥的童话,不能分析思考,而只能用心灵。
     在陈诗哥的童话里,有时候我可以看到舒比格的影子。他是如此喜爱舒比格,乃至在《童话之书》(曾获冰心奖)专门为舒比格写了一个故事,名字就叫“一个故事的故事”。
   有时候,我读陈诗哥的童话会感到累,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他的童话是以诗意而非故事来推动。所谓诗意,照他的理解,是在事物之间寻找关联。如此我们便在他的童话里看到一环扣一环的缜密的意象。我知道他并不太在乎童话的故事性。他认为:“故事,谋求的是自身的精彩。而童话,更多是为了他人的美好。童话也注重故事,但故事不是首要条件。童话的首要条件是牧养人的心灵。正是这一点,克服了故事的恩怨情仇。”这是一种哲学本体上的区分。
     而在我看来,童话的牧养人心,还是要靠有智慧的故事来实现。他的一些童话更适合成人阅读。
     陈诗哥说,会去读童话的大人其实就是孩子。他发现,孩子和儿童是有区别的,后者是一个生理概念。他自有他的说法:人不能重新成为一个儿童,因为人不能返老还童;人却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而孩子是永远可以重新开始的。
     他这样定义孩子:“孩子是指最初的人,也就是有一颗温柔、谦卑的心,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喜欢不义。他对事物有着直接的喜爱,而非仅仅拥有一个概念。他可能是一个弱者,不会对别人造成攻击。他可能90岁,也可能只有8岁。他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喜爱,凡事宽容。”
     陈诗哥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吧。
     或者说,他之所以写童话,就是为了重新成为这样的一个孩子吧。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1-22 14:51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3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1-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注:这篇文章贵在简洁,清晰。四个要点:
  1.政府本身若不是对人性的最大耻辱,又是什么呢?如果人都是天使,就不需要任何政府了。如果是天使统治人就不需要对政府有任何外来的或内在的控制了。在组织一个人统治人的政府时,最大困难在于必须首先使政府能管理被统治者,然后再使政府管理自身。——《联邦党人文集》
  2.无赖假定”,作为宪政设计的思想指导。休谟说:在设计任何政府体制时,必须把政府里的每个掌权者“都设想为无赖之徒,并设想他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谋求私利,别无其他目标。——英国保守主义思想家大卫·休谟
  3.在宪政之下,宪法是防范政府与执政者的,是用来限制政府权力的。任何以防范民众为目的、对政府与执政者的权力不设防的宪法与法律,都是反宪政的。
  4.宪政是暴政的天敌。宪政是关于设防的学说与政治。它要防备暴政,不论这种暴政是来自政府还是来自民众。因此,必须通过宪政来保护少数派。
  
  
  什么是宪政?──评《联邦党人文集》
  文/刘军宁
  
  新的一年来临之际,一家南方媒体关于中国宪政梦的新年献词激起了阵阵涟漪,“......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1-12 22:10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92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1-7 星期一(Monday) 晴

    
    注:天涯小秘书,辛苦你了!你再删,我再贴。
    这是《南方周末》2013年被广东省委宣传部粗暴删改前的新年献词,请广而告之,以正视听。
    我是2002年《南方周末》新闻部的实习生,虽早已告别新闻梦,但宪政梦是不变的梦想!让我们一起支援《南方周末》!
    
    


   
  
   
      中国梦,宪政梦
    文/戴志勇
    
    
    
      天地之间,时间绽放。
    
     这是我们在2013年的第一次相见,愿你被梦想点亮。
    
     2012年,你守护自己的生活,他们守护自己的工作。守护这份工作,就是在守护他们对生活的梦想。
    
     2012年,庙堂之上发出的宪政强音嗡然回响:“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我们期待宪法长出牙齿,宪政早日落地。惟如此,才能成就这个沧桑古国的艰难转型;惟如此,国家与人民才能重新站立于坚实的大地之上。
    
     今天,已是能够梦想的中国,今天,已是兑......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1-07 09:31 | 正常 分类:杂类 | 评论: 0 | 浏览:128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2-24 星期一(Monday) 晴

  感谢美国基督教文艺杂志《蔚蓝色》为我开两个关于童话的专栏http://dnn5.jgospel.net/Default.aspx?tabid=2376 。《献给0—99岁的孩子》、《我为什么写童话》、《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一句话的故事》、《天空的故事》发表在2012年12月圣诞专号,后四篇已在博客上贴出,现在把《献给0—99岁的孩子》贴出,祝大家圣诞快乐,内心有真正的平安和喜悦。
  


  
  生命河畔的对话
  
  献给0—99岁的孩子
  
  
  重返伊甸
  
  
  亲爱的宁子:
  
  您好!
  我整理了两期的稿子。第一期童话理论我以《我为什么写童话》作为开篇,配的童话我准备了两篇:《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和《在我睡着之后》。这两篇童话我还犹豫不定,不知选哪篇好,前者故事性强,比较有趣,意思也好;后者散文性强,带有一些梦幻的色彩。您觉得哪篇大人会喜欢一些呢?第二期,我用了《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一句话》和《天空的故事》,这三篇放在一起,正好有一些内在肌理。关于专栏名称,我比较倾向“童话之书”,因为直接,一目了然,我还想在栏目名下配一行口号:“献给0—99岁的孩子”,或“献给上帝的孩子们”,字体比栏目名小一些,因为 “所有大人都曾经是个孩子”呵,您觉得如何?
  
      ─陈诗哥
  
  
  亲爱的诗哥:
  
  读到你的童话札记,我好像遇见了一个重返伊甸的天使,很多年了,我还是头一次读到这么透彻、这么纯粹地谈童话的文字,作为编辑,我自然有些喜不自禁。你的童话也很有趣,对于没有童话的中国来说,这或许是个美丽的开始。但我对是否在蔚蓝色杂志上直接登载你的童话还是有些犹豫,因为,适合于成人阅读的童话实在不容易写,你的《几乎什么都有国王》,虽然故事性强,故事中的意象、角色都比较有意思,孩子们读来会饶有兴趣,但成人的阅读兴趣就可能不在这里。我个人觉得,成人读童话更喜欢简单的意象,简单的故事,简单的生活情境,简单到你不觉得是在读童话(虚拟感几乎消失),而是发现了被你不经意中弄丢了的好东西─一种在时光隧道中蓦然回首的惊喜。《小王子》、安徒生童话,台湾绘本作家几米的《地下铁》、《向左转,向右转》都有这个特点。而你童话的叙事方式,角色表现,虚拟感很强,这不会消减儿童的阅读兴趣,但对成人读者来说,“虚拟感”的强化可能引起阅读兴趣的递减,因此,我考虑再三,还是倾向于从你的童话创作谈开始,附录一篇童话,专栏名称可用“重返伊甸”,你意如何?
  
      ─宁子
  
   孩子不属于时间
  
  
  亲爱的宁子:
  
  您的意见对我很好。因为我一直跟同样喜欢童话的成人,或为孩子读童话的父母交流,而您的视角则与他们不同。
  我也喜欢读几米的作品,但我有一个感觉,几米的作品着重情调,而非童趣。我觉得两者还是有区别的。情调是光滑的,适合中产阶层阅读;而童趣则带有一些笨拙,则这种笨拙很耐人寻味,对人很有启发。我并不是说哪个比哪个好。但,对于童话来说,童趣肯定比情调重要。
  我说要“重新成为一个孩子”,与一般说的“不想长大”不同。后者带有较浓的小资情调,这两者的区别在于,“不想长大”其实就是“不想承担”。而童话是有承担的。我还特别想研究一下童话与苦难之间的关系:童话里面有苦难吗?正如有了信仰之后,还会有苦难吗?在苦难面前,我们还相信童话吗?我们还相信上帝吗?
  我区分过“孩子”与“儿童”之间的区别,对于孩子来说,并不存在“想不想长大”的问题。因为孩子不属于时间。我有时候也会想:“为何一个农民不会说“不想长大”?而一个小资却常常把“不想长大”挂在嘴边?
  
  但您说的问题依然存在,因为大人的生理特点和思维特点依然存在。如何让一个大人对童话产生兴趣?这是我一直想知道的事情,很想听听您和其他人的看法。
  
  您起的专栏名字“重返伊甸”很好,就用这个名字吧。
  
   ─陈诗哥
  
  重新成为上帝的孩子
  
  
  亲爱的诗哥:我很喜欢《在我睡着之后》,其它一些短篇也意味深长,我会陆续选用一些。今年十二月那期,我先用《我为什么写童话》,后附《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你邮件中闪烁的智慧真让我欣喜,对“情调”和“童趣”的界定,你说得很精准。对“重新成为一个孩子”和“不想长大的区别”,你分析得很到位。我想,我们何妨把这些邮件的内容稍加整理,以书简的方式分享给《蔚蓝色》读者?
  
  “童话是有承担的”、“孩子不属于时间”,这些洞见宛若午夜灯火,让我看见了童话世界的光明。和你交流,真是件美事。 ─宁子
  
  
  亲爱的宁子:
  
  谢谢您喜欢我的童话!在写童话的时候,我是希望0—99岁的孩子都来读童话。您相信吗?正如有0—99岁的孩子,也有0—99岁的老人。目前,我估计,0—99岁的老人会更多一些。我和深圳其他的朋友,一起来宣传大人读童话,而且大人比孩子更需要读童话。
  对我曾经影响很大的鲁迅有一句话:“救救孩子吧。”但是,这个世界的问题不是出在孩子的身上,而是出在大人的身上。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暴力都是以爱的名义进行的。所以,鲁迅说:“救救孩子吧。”但我说:“救救大人吧!”我甚至还想说:“救救鲁迅吧!”
  长期以来,鲁迅被誉为我们民族精神的重要代表。那么鲁迅精神是什么呢?鲁迅精神可以称之为“硬骨头”精神,是“一个都不宽恕”,是“批判一切”。但这种“硬”的背后,是“恨”。再联系鲁迅的童年,他是在一个破落的大家庭出生、长大的,从小饱受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所以,我们并不奇怪鲁迅对钱的态度。但是这种“恨”成为了我们的民族精神,这不是极大的悲哀吗?在这种精神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大人,是否还懂得温柔、宽恕和忍耐呢?恐怕懂的人不会很多。
  我在一篇文章里说,我发现了童话与《圣经》的关联。《圣经》有一个重要的主题:修复人与神的关系,即让人重新成为神的的孩子。《圣经》,就是给孩子阅读的童话。耶稣说:“你们若不重新成为一个孩子,断乎不能进入天国。”
  我相信,童话、孩子、信仰是同一种事物,都是通往基督的事物。大人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孩子,这意味着生命将如节日般地归来。
     
     ─陈诗哥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12-24 11:20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28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2-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在网上看到这篇文章,觉得很好,转给大家。
  
  教育专家给家长的100条建议
  
  教育篇:
  1.每天花半个小时和孩子交流。
  2.和孩子在家也要使用文明用语,“早上好,请,谢谢,晚安”等等。
  3.让孩子养成爱卫生的好习惯。
  4.多听听孩子的声音!——用耐心、用爱心、用开心,心是长着眼睛的!
  5.不要为了提醒孩子,而总是揭孩子的伤疤。
  6.严肃指出孩子的错误!
  7.不要总对孩子一本正经,要多和孩子一起欢笑:因为笑声能让孩子更加热爱生活;引导孩子积极、轻松愉快的看待事物。
  8.给孩子讲故事,要有耐心,故事有一定的教育意义。
  9.不要把当年未曾实现的理想强加在孩子身上,想让孩子去实现。
  10.关爱孩子但适当时候适当的惩罚也是需要的,不要护孩子的短。
  11.教育并不一定只是讲道理,有时适当可以采取一些强硬的措施。
  12.结合孩子的表现,每天思考至少一个关于孩子成长的问题。
  13.对幼儿进行艺术教育,培养......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12-12 11:03 | 正常 分类:杂类 | 评论: 0 | 浏览:10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2-10 星期一(Monday) 晴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续)(大标题)
  
  编者按:自陈诗哥的《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在本刊登出后,社会各界反映热烈,北京、上海、浙江、湖南、福建、广东等地的学校纷纷用来晨颂、教学,各地孩子更是纷纷模仿进行创作!
  
  孩子,是天生的诗人(标题)
  文 /雷 劲(福建省福州市教育学院附属第一小学教师)
  
     我们读诗,耳中装满了竹笋般活泼泼的生命旋律;我们赏诗,眼里承载着鸟鸣蝶舞、云开花笑的真真乐趣;我们写诗,心中全都是善良、美丽、爱与神圣。乘着诗的翅膀飞翔,我们再欣赏周围的世界,它们仿佛都闪着神奇的光。
     所以,最后的最后,世界就这样重新开始了:(以下是我们读陈诗哥的作品《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后,孩子在课堂上即兴创作的片段)——
     邱谷杭同学:如果世界重新开始,蛇不叫作蛇了,而叫什么呢?火车。同样的,蜥蜴不叫做蜥蜴了,而叫什么呢?拖拉机。同样的,猪不叫做猪了,而叫什么呢?轮船。同样的,白鹅不叫做白鹅了,而叫什么呢?飞机。   于是,我们将在丛林里看到这样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火车在地上慢慢地爬动着,拖拉机静坐在树干上摆着POSS,轮船在圈里吃了睡、睡了吃,飞机在湖面上高傲地仰着头。(雷老师插话:走进这样的丛林,我一定以为自己穿越了!)
     吴思佳同学: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鸭子不叫作鸭子了,而叫什么呢?奶酪。同样的,狗不叫做狗了,而叫什么呢?香肠。同样的,猫不叫做猫了,而叫什么呢?面包。同样的,鸡不叫做鸡了,而叫什么呢?冰淇淋。   于是,我们会看到农场里这样的一幕: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奶酪在湖里游泳,香肠在门边“汪汪”地叫,面包竟然追着老鼠满地跑,冰淇淋在窝里“咯咯”地下蛋呢。(雷老师插话:是《5月35日》到了吗?还是《疯狂星期二》的新版?)
     叶乔欣同学: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那时候,桌子不叫作桌子了,而叫什么呢?鹈鹕。同样的,椅子不叫做椅子了,而叫什么呢?鸭子。同样的,书包不叫做书包了,而叫什么呢?猴子。同样的,笔盒不叫做笔盒了,而叫什么呢?鲸鱼。同样的,铅笔不叫做铅笔了,而叫什么呢?毛毛虫。   于是,如果世界重新开始,我们将在教室里看到这样惊人的一幕:孩子们坐在鸭子身上,取下背上的猴子,放进鹈鹕的嘴里,再从猴子里取出鲸鱼,从鲸鱼里揪出毛毛虫,开始写作业。(雷老师插话:这样的作业估计全世界没有几个老师敢改,也就我还敢看一看。)
     范俊杰同学:如果世界重新开始,我不叫作我了,而叫什么呢?神灵。同样的,哥哥不叫做哥哥了,而叫什么呢?佛祖。同样的,弟弟不叫做弟弟了,而叫什么呢?天兵。同样的,妈妈不叫做妈妈了,而叫什么呢?孙悟空。   于是,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大家看到这样“美好而神奇”的一幕:神灵在兴奋地玩着电脑游戏,佛祖在写作业,天兵在院子里捉蜻蜓,而孙悟空在阳台上洗衣服。(雷老师插话:额滴神哪……)
     郑彦斌同学: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那时候,橡皮不叫作橡皮了,而叫什么呢?QQ糖。同样的,铅笔不叫做铅笔了,而叫什么呢?棒棒糖。同样的,修正液不叫做修正液了,而叫什么呢?牛奶糖。同样的,尺子不叫做尺子了,而叫什么呢?口香糖。   于是,我们将在教室里看到这样的一幕: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同学们用QQ糖擦掉墨迹,用棒棒糖写字,用牛奶糖修正错别字,用口香糖连线。(雷老师插话:那个。。。这样的作业写多了,会不会蛀牙?!)
     到了最后,我也忍不住写上几句,和孩子们完成一片: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学校也不再叫学校了,而叫什么呢?
     森林。
     同样,老师也不再叫老师了,而叫什么呢?
     蝴蝶。
     同样,学生也不再叫学生了而叫什么呢?
     小溪流。
   那么,我们就会看到这样动人的一幕——
   在芬芳静谧的森林中,蝶影倒映在水面上,水滴飞舞在翅膀间,他们一路——有时呢喃沉思,有时欢笑跳跃。
   乘着诗的翅膀,我们
   向着明亮那方
   飞——翔——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毕晓涵(北京市朝阳区芳草地国际学校世纪小学四(3)班)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但愿妈妈还是妈妈,我还是我,爸爸还是爸爸,三宝(猫)还是三宝,白肚肚(猫)还是白肚肚。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我们一定还在一起,只不过空气会变新鲜许多,再也没有工厂废气、汽车尾气。
    也许我们会飞,也许我会瞬间转移,也许妈妈做饭的时间会由一个小时改为一分钟,也许爸爸可以做到一年才抽一根烟,或者不抽。
    但愿我们过得比现在好。
    但愿我们能买一栋更大的房子。
    但是要那么大的房子干什么用呢?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我要多养几只三宝宝(猫)和白肚肚(猫)
    ……
    
    一切都是:如果、但愿、也许、可能……
    没有肯定。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文/左零右火B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会发生什么事呢?
    学生会叫做馒头,教师called面条,课桌呢?喜欢的话就叫台灯吧,教室啊?!就按你说的叫微波炉吧。课本,我要把它叫做你喜欢的枕头。哦,不要忘了还有粉笔、黑板,我要把它叫做,呃,嗯,玫瑰和地板。
    好了,那我们天天都会亲切的感受到:一个个馒头捧着枕头趴在台灯上,一根根面条轮流着进微波炉上课,拿着玫瑰在地板上不停的写,面条汁滴在馒头上,呃。
    最喜欢的英语老师要叫做意大利面,体育老师要叫做牛肉面,因为他好胖,物理老师就饭团面吧,呃,好像没有哦,可是他的脸好像饭团,还有其他的要叫洋葱面,鸡蛋面,胡椒面,海鲜面,粽子面……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12-10 15:03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84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1-26 星期一(Monday) 晴

  今天收到《语文报·高考版》2012年37—44期,这是一期高考作文的专号,它邀请了很多作家也一起来写高考作文,因此看到了很多熟悉朋友的名字:周莲珊老师的《莫以善小而不为》、大卫老师的《穿越时代的旅途》、徐长顺老师的《享受风的掌声》、董恒波老师的《找准自己的社会角色》、彭绪洛老师的《书信:是联接情感的桥梁》……我被要求写四川省的作文题目,我大概用了四十分钟写了这篇《看见水的人》。
     
  四川卷高考作文题:
  阅读下面这首诗,按照要求作文。
  手握一滴水/聂沛
  一滴水里有阳光的谱系图/有雪的过去和未来式/有大陆架和沙漠/有人的生命……
  我手握一滴水/就是握着一个世界/但一个小小的意外,比如一个趔趄/足以丢失这一切    
  
  
  看见水的人
  文/陈诗哥  
  
  英国诗人布莱克说:“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那么,水呢?
  水的里面,当然也有一个辽阔的世界了。因此,佛祖说,他从一碗水里,看见八万四千虫。拥有八万四千虫的一碗水,不啻于一片汪洋。
  然而,当你打完球回来,大汗淋漓,匆匆端起这碗水,咕噜咕噜地一口喝完,你有想过你喝下的是一片汪洋吗?你喝下的有八万四千个生命吗?
  通常,你是想不到的,因为你看不见。
  你看不见,一滴水里有大千世界,一滴水里有芸芸众生;你甚至看不见,从水里发展出来的事物,如从水变来的酒,从水长出的花草和参天大树;你更加看不见,一滴水能解救一位在沙漠里频临死亡的旅人。
  这个你,当然就是我了。
  水的世界和救赎很重要,但是,看见水的人更重要。因为他能利益更多人。所以,我要学会看见水。
  一个水手,如果他看不见水,恐怕他和他的朋友,就只能葬身大海了。
  一位君王,如果他看不见“民为水,君为舟”,那他就更加看不见“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因此,如果君王看不见水,那他的国家就有祸了,他的百姓就有祸了。
  而孔夫子,我们伟大的教师,他从水里看见了什么呢?他站在河岸上,发出千古感叹:“逝者如斯夫,不分昼夜。”他从水里看见了时间的秘密,所以,他和他的学问能穿越时间,来到我们的面前,使我们得到教养。
  而另一位伟大的人物,我们道家的圣哲老子,他从水里看见什么呢?他看见:“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他的意思是说:最高境界的善行就像水的品性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如果我们能从水里获得这种教育,这个世界便是天堂。
  那么,我从水里看见什么呢?我既不是水手,也不是君王,更不是孔子、老子和释迦牟尼,我能从水里看见什么呢?
  我希望从水里看见自己。
  这并不是像希腊神话里的那个英俊的水仙少年,天天跑到湖边欣赏自己英俊的容貌,他对自己的容貌如痴如醉,竟掉进湖里,溺水身亡。这是一个美丽的故事,美丽当中有一种自恋。
  那么,我希望从水里看见一个怎样的自己呢?我不知道。但我有耐心,我愿意静静地等待水的启示,和它对我的教育。
  我知道,若不能从水里看见自己,是无法看见他人的。
  这个他人,包括整个世界和芸芸众生。 

 (作者简介陈诗哥,诗人、童话作家。获2009年冰心儿童文学奖、2010—2011年《儿童文学》金近奖。出版童话集《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名师点评:
  
  内容:四川卷高考作文“手握一滴水”,透过一滴水,感受整个世界,思辨性强,所涉主题也比较丰富。此文从“看见水的人”这个角度切入继而大谈要“看见水中的自己”,因为“若不能从水里看见自己,是无法看见他人的”,立意新,角度巧,思考深。
  
  表达:这篇文章结构完整,构思巧妙,可谓匠心独运。文章从一滴水里能看见什么写起,把自己与佛祖释迦牟尼对比,引出“要学会看见水”,继而从水手、君王、孔子以及老子多个角度、多个侧面阐释对水的认识,内容充实,材料丰富,想象大胆而又极富逻辑,最后又深入到“从水里看见自己”,可谓层层深入、曲尽其妙,令读者犹如空山寻宝,惊喜不断。
  
  特征:立意富于哲理与禅思,已令常人无法企及;语言更富魅力,文化味极浓,但又如清风拂面,没有掉书袋之嫌,反增添斐然文采。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11-26 15:10 | 正常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11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1-24 星期六(Saturday) 晴

童话中的宗教情怀
——读陈诗哥《茶杯的故事》和《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文/樊晴雪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在《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一文中,开始得相当有趣,充满了想象的空间。
  接着,作者对世界进行了重新的诠释和命名:“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那将是一个早晨,不,那时候,早晨不再叫早晨,而叫“安古”,那是婴儿发出的第一个声音。“早晨”是一只鸟儿的名字。因此,每个安古我们都会听到早晨在歌唱。” 在《圣经》的《创世纪》中,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接着的几天,上帝给自己创造的世界进行了命名,使世界有了最初的秩序。童话从一个早晨开始,从一个婴儿的第一个声音开始,似乎预示着那与上帝一起的那个最初时刻。
  重新开始的世界充满了乐趣,虽对现世没有直接的关联,却对现世充满了启示与可能。“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天空也不再叫天空,而叫游泳池,一个巨大的游泳池。云也不再叫云,而叫鱼。太阳也不再叫太阳,而叫土豆。太阳是一条狗的名字。每天,当土豆升起来的时候,我们会看到白色的、红色的、蓝色的鱼在巨大的游泳池里游泳。而太阳在下面汪汪叫。…….”就连最后的答案,也是那么神奇:作者竟然想到“人”的名字不叫“人”,而叫“仙人掌!”。
  应该说,这篇牧歌式的童话基调轻松自在,充满了智慧之光。对于信徒陈诗哥来说,应该是源于“上帝的召唤”吧。于是,他让我们回到了童话中的“很久很久以前“。于是,有了这个能够成为连接”很久很久以前“那个乐园的纽带的童话,有了那个得以见证人神共处的时刻。陈诗哥把那个美妙的时刻写的非常有趣,幽默,纯粹,明净得纤尘不染。
  《茶杯的故事》是陈诗哥童话中一则与中国禅文化境界接近的童话。在这篇童话中,更多地体现出了一种禅意。

  茶杯的故事
   陈诗哥


  这是一只茶杯。
  是的。
  它为什么是一只茶杯?
  因为我们用它来喝茶。
  如果我把它倒过来,它还是一只茶杯吗?
  还是一只茶杯。我们不过是世界的倒影。
  如果我松手,它掉在地上碎了,它还是一只茶杯吗?
  还是一只茶杯。它像花蕾一样开放。
  如果我把它拿走,茶杯还在吗?
  还在。茶杯无处不在。
  茶杯只是一只茶杯,岂不是很单调?
  不会。画家会为它画画,作家会为它编故事。所以,茶杯旁边有一只你看不见的苹果。
  除了是一只茶杯,它还是别的什么吗?
  它可以是一个孩子的玩具。
  茶杯为什么叫茶杯?
  如果世界可以重新开始,它可能会叫吉他,而茶杯则可能是老虎的名字。
  那我们还是先喝一杯茶吧。
  好茶。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对于名相,对于世界,陈诗哥有了很禅式的思考,富有哲理。茶杯虽然只是茶杯,但它会有因缘而产生的变化,比如“倒过来”,比如“打碎了”,比如“拿走了”。这些都没关系,因为本质不变,茶杯的名相不变。所以无处不在。而由此生发出来的故事,那会是另一种因缘。比如画家与作家眼中的茶杯,比如孩子眼中的茶杯,茶杯因此成了故事,成了道具,成了玩具。茶杯的名相发生了变化。于是作者再提出了禅式的思考:“茶杯为什么叫茶杯?”原来一切的名相,是为了人的理性辨识而已。就如《金刚经》所说的,也只是因为“无法可说,是名说法”。所以,茶杯如果不被世俗所定义成“茶杯”,它可能被定义成“吉他”或者别的一万种可能。“那我们还是先喝一杯茶吧。好茶。”大有“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的境界。
  童话与哲学,与宗教,与神学,乃是殊途同归的心灵之事。简单,深邃,纯净,平和,喜乐,陈诗哥做到了。
  也许,正如诗哥所说的,“童话,是修复人神关系的。”因此,它才有了那么多动人的赤子之心,有了人世间的快乐与忧伤。 也因此,让陈诗哥的童话创作,有了那样自觉的宗教情怀。

   2012年6月4日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11-24 22:06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15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1-9 星期五(Friday) 晴

  
  一万个我
     文/陈诗哥
   
   
  ——在浩瀚的宇宙中,会有另一个你吗?
  ——有的。那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你吧。
  
  在宇宙中某个时刻,有一万个人同时出生,他们有着同样的长相、体重、手势、笑容和哭声,不同的是,他们的父母给他们取了不同的的名字:有的叫史蒂芬,有的叫木木,有的叫土土,有的叫山峰,有的叫椅子,有的叫陈诗哥……
  他们有的住在地球上一间平凡的屋子里,屋子里有一间书房,窗外爬满了常青藤;
  有的住在火星上的小火山旁边,每天用小火山来热早餐;
  有的住在月亮上,他的梦想是有朝一日拜访地球;
  有的住在海王星上,他喜欢在海边钓鱼;
  有的住在一颗小小的行星上,那颗行星很小,只住着他爸爸、妈妈和他一家人,他们在宇宙中过着漂流的日子……
  一开始,他们想的东西都是一样的,都是:“天空真蓝啊。”但很快,他们就有不同的想法了。有的在想:“天空真蓝啊。我能否成为一个画家,把那种神秘的蓝涂出来呢?”有的在想:“天空真蓝啊。我能否成为一个航空员,探索星空的奥秘?”有的在想:“天空真蓝啊。我能否成为一个诗人,歌唱最美丽的星空?”
  于是,他们便踏上了不同的道路。
  久而久之,他们就有了不同的人生,一万种不同的人生,一万种不同的快乐与幸福,一万种不同的悲伤与痛苦……
  
  有时候,他们会梦见对方,梦见对方看日落、捉蜗牛、荡秋千、打妖怪,梦见对方望着星空痴痴地发呆,梦见对方穿过茫茫的沙漠,翻过高高的雪山,游过浩瀚的大海,只为去看一朵只在日出时分开放的一朵蓝色小花。
  有时候,他们分不清梦见的究竟是对方,还是自己。
  有时候,他们什么都梦不到。
  在没有梦的日子里,夜空总是一片黑色,什么也看不到。
  在有梦的夜晚里,夜空星光璀璨,发出做梦时才会有的光芒。
  而我们总会看到满天星光。
  
  而我,是住在地球上的陈诗哥。
  我住在地球上一间平凡又安静的房子里,我把它称作“安静居”。这个房子周围有葱郁的树木,每天天没亮大树上的居民就会把我吵醒,而风,当然是从树的后面透进来的,十分的透凉,心旷神怡,而我就在这房子里面读书、写作、睡觉,更多的是发呆,落入到思想的深处。
  我是一名诗人和童话作家。
  每当我构思童话的时候,我会落入到久久的沉默,那感觉就好像一个人在浩瀚的宇宙中静静地穿行,有些孤独,却不会寂寞。我在宇宙中寻找我的故事,同时也寻找那些跟我同时出生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的故事。我时常思索,那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故事与他们有着什么神秘的关联呢?抑或,我的灵感来自他们,来自他们所做的梦幻?
  我写作,便是为了找到他们,获得某种程度的答案。
  我在漆黑的宇宙中寻找着,这个希望指引着我前行。
  我的笔像一艘宇宙飞船慢慢地等待,飞行,寻找。它运载着词语,词语是我的粮食。我在我的笔里坐着旅行,里面竟还有许多宽余。一路上,有些客人来访,又离去。他们有的给我捎来一声神秘的问候,让我知道我并不孤单;有的给我投来一两颗星光,让我避开潜伏在写作中的宇宙黑洞;有的给我送来一束小白花,散发着我所要寻找的故事的香气。
  我很高兴在飞行过程中认识那么多的朋友和事物。如果没有他们,谁晓得我的旅途会是多么孤单!
  最后,我不一定能寻见我的故事。
  但有时候,当我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在某处突然找到我的故事的时候,整个宇宙就像一个箱子“嘭”的一声打开了,从里面冲出满天的星光。
  我的朋友们在跟我一起庆祝。
  然而,我却分不清,这究竟是我的故事,还是我那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朋友的故事?
  我甚至分不清,现在这个故事,究竟是我们当中的哪一位写的?
  
  此刻,我站在阳台上,仰望星空,心里想着宇宙中那些跟我同时出生、一开始有着同样的长相、体重和想法、但随即就有不同人生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他们正在干什么呢?他们高兴吗?孤单吗?也在仰望星空吗?也在想着另外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吗?天空真蓝啊!终有一天,我们会相遇吗?”
  这时候,我打了一个喷嚏,满天的星斗都颤动了。
  他们似乎在说:“是的,只要你的宇宙飞船继续前行,终有一天,我们会相遇的。”
  
  
   2012年2月 安静居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11-09 22:40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10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6/7  9[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