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加为友情博客
普罗米修斯·天火
sldsz.blog.tianya.cn
每年冬季 我要去西伯利亚旅行 那么这里突然袭来的寒流里 就会有我的气息
<< 2020 二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日志存档
·2011-5 ( 1 )
·2010-11 ( 1 )
·2010-8 ( 1 )
·2010-6 ( 1 )
·2010-5 ( 2 )
·2009-12 ( 1 )
·2009-11 ( 1 )
·2009-7 ( 1 )
·2009-3 ( 1 )
·2008-12 ( 1 )
·2008-11 ( 2 )
·2008-8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61343 次
日志:-178篇
评论:237 个
建站时间:2004-1-16
博客成员
小木与小石 普通成员
猴笨笨 高级成员
sepayne 高级成员
深海紫寒 高级成员
安静1987 高级成员
失落的傻子 管 理 员





2012-4-2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混蛋

......
失落的傻子 发表于 2012-04-25 07:36  评论: 2 | 浏览:2191 

2011-5-8 星期日(Sunday) 晴
一连几天的晚班把作息时间进一步打乱,两点收夜,回家上网,凌晨六点睡,下午六点起,去上晚班,两点收夜。

每天Tomoshi在要睡觉的时候打一个电话给还在店里收夜的我,我有时候接,有时候没空,或者要匆匆挂掉;每天到家以后打一个电话给已经睡着很久的Tomoshi,他也是或者接或者不,或者在我响铃很久挂掉后又迷茫茫的打过来。然后我们聊聊今天一天怎样,明天一天要怎样,下次什么时候见面吃什么去哪里。
Tomoshi有空的时候会从家里坐一个多小时的车来叫我起床,陪我走去上班,再自己坐车回去。于是我要不定期对他格外好些,才不会心里有愧。

有天和Tomoshi在路上走着,看到一个樱桃小丸子样的小姑娘。Tomoshi问我那个用普通话怎么说,我就说了;他又问什么是丸子,我说就是ball;他说那不是球吗,我说用法不同,比方说meatball叫肉丸,不是肉球 。
结果Tomoshi听了没有重点地大笑,抱住我的头宣布这是他的大肉球,并且之后不分地点常常如此。
我喜欢看Tomoshi在我面前装小孩,抓着我胳膊说这是他的不给人;喜欢对着他笑,但却经常对着他哭;喜欢他躺在我旁边抱着我,不动手动脚只是让我睡觉,心里有胶水流出来。
上次喜欢一个人这么久,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学期成绩出来了大半,以为有把握的七零八落,以为没希望的倒像中奖一样。Tomoshi最怕我查成绩,坐在旁边一直问,不查好不好。偶尔也还是要哭,他在旁边拉着我的手不说话。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次为成绩哭被兔子看见,她突然就拉我到宿舍二楼洗手间的镜子前,又大声又生气地说:“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我现在还想得起她拉我下楼的样子。只有二楼的洗手间是平常没有人去的。

有时候想想现在想想以后,觉得想不出什么,禁不住担心起来。又只好这么尽量紧凑地过着。

新开了豆瓣,各种新奇的东西,有些像人人,有些像虾米,有些什么都不像。对着徐喜欢看的书单在网上找书看,《击壤歌》看了开头,还在看着,正看到里面不爱读书的小姑娘有理有据地猜古人的血型;又去听徐说最近很喜欢的民谣,尽量听完了一首歌,想了想还是换回张悬的电台听着。越是这样,却越想她。

最近看了很多外国电影。好多看不懂,边自嘲边去网上查电影攻略;也有以前看过不懂不觉得好看的电影,事隔多年再看却大赞过瘾。旧电影带着旧时光,从电影里面醒过来,惊讶我怎么突然之间变这么大年纪。

看《Lost in Translation》,真的好笑。

想不到什么歌,不如说一件演唱会的事。
用了好多天才下完的陈奕迅Duo演唱会,从头到尾没有一句不是粤语,但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最后一场的演唱会,观众不走,陈医生反场到凌晨二点多,看到他的老婆还带着女儿还在台边等着他,对着话筒悄悄对女儿说“你要是困就先回去睡呀”,引起场上尖叫声一片。
再丑的胖子,够有才华,够有疯疯癫癫的劲头,够有好爸爸的样子,也变成可爱的胖子。

那就这样吧,我再看一会电影,就去睡觉了。
失落的傻子 发表于 2011-05-08 20:05  评论: 3 | 浏览:2875 

2010-11-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Studio的课程开始以后,常要做模型、画图、拍照,几天几夜过的毫不知觉。
记得夏天的时候和徐一起写小说,还写到整夜画图什么的,转眼变成实实在在的场景。
Studio在一座老房子里,老房子好像颇有些历史,改路的时候没拆掉,而是把两个车道分别从房子两侧绕过再合起来。于是从Studio正对着车道分开一面的窗户,左前方可以看到车辆笔直的迎面冲来,右前方则是车辆从侧面出现疾驰而去。

我用的桌子在窗边第一张。不知道怎么画或者不敢下笔的时候就看着外面发呆。
车前灯,车尾灯,地面的反光,十字路口拐角的7-Eleven,玻璃上的雨滴和自己抬头看的影子;看东西的焦点从远处开始拉近,中间掠过各种移动的光点,然后看到自己,再回到桌上没画完的(而且好像永远也画不完的)绘图纸上。

常常见到一起熬夜的都是各色各样的男人。 一个日本人,一个韩国人,一个牙买加人,还有几个不知道什么血统的加拿大人。
小时候以为外国人无非就是黑人白人之分,设身处地才发现竟然难以找到两个一样的外国人,各种的花样繁多。
社会心理学课上说,人大概都有种倾向,觉得亲近的都是不同的,不认识的都是一样的。

快交作业前的几个晚上,前半夜各自听着随身听画图,互相借着尺规铅笔;熬到后半夜开始神智不清载歌载舞,一起晃去7-11买咖啡,在路上聊天。
和韩国人聊天聊到家人,我说我没有兄弟姐妹。
他说,"Oh... that's really sad."
我问他,"So how many kids do you want in the future?"
他想了想,很认真地说,"I want a soccer team."
我马上为他未来的妻子抗议,"What... How about your wife? It gonna be so painful giving birth to so many kids!"
他又想了良久,然后抬头说,"No, I still want a soccer team."
我笑了好一阵,他边跟着一起笑,边问同学你笑什么啊?

Tomoshi偶尔会跟来,带着苹果和零食,坐在旁边自己上网。
我把做的东西给他看,他一般都很认真的看半天后说,”Wow...”,或者再试探地加上一句”Very... nice”,就再想不出其他的话,看着我脸色装出害怕的样子赶快递苹果上来。
其实我倒不恼他,不懂装懂要能装的好的时候才装,知道装了也装不像的时候,还是罢了。
要是装模作样说些点线面什么的,反而惹人讨厌。
更何况,就算看不懂,还是愿意坐在那里这么看着,本身已经很难得。
所以我拍拍他说,"It's ok."
他也配合地拍拍我说,"There there."

把拍的照片放在网上给徐的相册里。
徐说,你做的东西就像报纸杂志里的那些一样,看起来真不像人做的。
我说,你能夸我夸的明显一点么。
她说,哈哈点到为止。
徐在大学以来很勤快的看书写字,说话做事都像模范版的文艺女青年。
每次去她的主页看她,都见到她的好友像吟诗做赋一样给她留言;有时看见她引用的句子,要复制去Google才知道出自何处。
这样的时候忍不住也会唏嘘,那和我曾经理想中自己的样子是多么相似。
在一个现实版和理想版的自己可以面对面存在,才发现她们之间的不同有多不同。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心里很踏实。
想挽着徐一起走路。

在msn上碰到yxc,说到最近的和以前的生活。
我说我现在在身边的最好的朋友和我男朋友是一个人。
她说我可以过简单的生活是件好事;我一定不会想过她那样疯狂的日子。
我说没有过过怎么知道不想。
她说不要啊过过就知道不想了。
我说我还是想过过才知道想不想啊。
她说好吧也对。

经历多了到头来总不会是件坏事,遇到困难的时候,想着从前更困难的时候,相比之下便觉得也并没什么大不了。
把自己带到哪里,便该好好的待在那里;努力生活的结果总不会太糟糕。
就像现在这样,尽量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偶尔工作赚钱,也有充足时间和理由哭或笑。
虽然和理想相左,仍然常常觉得满足。

我们总是这样,面对未来,时而犹豫,时而觉得死而无憾。


《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陈绮贞翻唱

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脾气
有时善解人意 有时粗心大意
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真的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真的喜欢你写的每一个东西
有时“嗒~嗒哒哒~~” 有时想你寂寞
我真的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不要轻易尝试任何改变
改变你现在所有的一切
因为我能再多爱你一些

不要怀疑自己
属于你的一切都是美丽
我相信只有真心能永远不变

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脾气
有时千言万语 有时不说一句
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不要随便改变 你现在的样子
不要随便改变 你现在的样子
失落的傻子 发表于 2010-11-24 20:13  评论: 5 | 浏览:2385 

2010-8-20 星期五(Friday) 晴
三天前。
Tomoshi在我家门口隔着一块草坪,远远地第一次对我说了我爱你,那时我们在一起九个月差十天。

两天前。
我们从Downtown坐车去了很远的Markham,然后走路回Toronto。
途中吃了P-Mall买的一串五粒的牛丸和$2.39/100g的无核话梅,椰子岛的泰国汤面,没名字小店的芒果金橘酸奶冰淇淋,许留山的新鲜水果仙草冻,Destiny的热奶茶。
Markham傍晚的天空好像Photoshop过的照片那样布满彩云,从橘黄渐变成粉红深紫靛蓝。
Tomoshi咬到很辣的泰国辣椒,要忍着疼吃完我剩下的面。
在没有人行道的Highway上小心地走不让野草扎着,一边尖叫一边在汽车的呼啸声里横穿跑去路的另一边,发现走错又跑回来。
若无其事地踱步走进各种豪华宾馆上厕所,又若无其事地踱步走出来。

一天前。
睡到下午四点半,上班的路上Tomoshi打电话来说,我想叫你起来去上班的。

有过那么几年,会常常坏笑着问“How much do you love me?”,会想要悄悄准备惊喜讨好某人,会在短信息的末尾用“love, [昵称]”的格式署名,会相信各式各样的永远不变。
这些事情,现在都很久不做了,或者很久才做一次。
不相信承诺,不相信甜言蜜语,不相信未来生生死死都会在一起。
我说,I think it’s easier this way, at least for me.
Tomoshi停下来抱抱我说,Poor you, insecure little thing.

他没有像剧本里常写的那样接着说些什么天长地久之类的话,知道反正我也不会信。
但是他会告诉我很远以后的计划,三年以后要和我做什么,五年以后要和我去那里。
他会在路上指着路边透着灯光的窗口和我讨论希望的家的样子,让我做了建筑师以后给他盖房子,盖成我们都喜欢的样子。
我们收集各种念起来好听的单词,说以后可以拿来给孩子或者宠物刺猬当名字。
我常常看着这个在以后的生活里给我留出许多位置的男人,觉得很想拥抱他。
上一次如此想要拥抱谁,还是很多年前,小小的刚在新加坡立足的时候。

而我清醒地知道,那个位置可以是任何一个其他人的,不管他心里现在想要给的是谁。
一个带着各种不相信的大人还能在另外一个大人的心里这样住着,哪怕只是一阵子,也该算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以前怎样,以后怎样,我都不记得了。
现在这样常常笑着,无论做什么都很认真努力的我,是我很喜欢他也很喜欢的样子。


《喜欢》- 张悬

片段中 有些散落
有些深刻的错
还不懂 这一秒钟
怎么举动 怎么好好地和谁牵手

那寂寞 有些许不同
我挑着留下没说
那生活 还过分激动
没什么我已经以为能够把握

而我 不再觉得失去是舍不得
有时候只愿意听你唱完一首歌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
我最喜欢你

片段中 有些散落
有些深刻的错
就快懂 这一秒钟
怎么举动 怎么好好和你过

那寂寞 有些许不同
我挑着留下没说
那生活 还过分激动
没什么我已经以为能够把握

你知道 你曾经让人被爱并且经过
毕竟是有着怯怯但能 给的沉默
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
我最喜欢你

而我不再觉得
而我不再觉得
...
失落的傻子 发表于 2010-08-20 17:59  评论: 1 | 浏览:2646 

2010-6-8 星期二(Tuesday) 晴
今天气温骤降,六月初夏的季节,混合了大概30%的冬天。

下午在Woodsworth “Wheeled Chair Lounge” 和新交的白人朋友第一次见面,年纪大我一点的会说中文的Aaron。我们聊天,他说高中毕业以后不想马上进大学,于是去中国在各地游历了三年,教教小朋友英文,学学各地的方言。
我是看到他贴在图书馆找人练习中文口语的广告,主动联系的他。
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是很有趣的人。
结果发现他的长相果真是很有趣。

见Aaron之前Tomoshi很开心地给我示范怎么用Mac的操作系统,像一个小朋友在给另一个小朋友炫耀稀奇的玩具。
我们很没有公德的一直笑,笑的周围安静学习的人都躲去远处。但Lounge里本来就是可以聊天讲话的地方,便也不觉得愧疚。

用新的电脑好像认识一个新的人一样,处理很多事情的方式都相似但不相同,有的地方可以根据之前的习惯设置,另外有些地方则没有办法,必须迁就。
最开始的时候我有很多抱怨,Tomoshi让我烦的很无奈,只能一直说“poor you...”;等到学会了多一点,开始发现各种有趣,意识到其实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到了和Aaron约定的时间,Tomoshi问,我要不要躲起来?我只是笑。他自己说,我还是躲起来吧。收好书包站起来,又加上一句,我会在暗中看着你的!我看着他走出去,当真跑到对面二楼刚好可以看到我的玻璃窗前夸张地跟我挥手。Aaron走后我跑上去他,他却并不在那里。

我看遍四周,找不到他。
于是笑着打他电话,笑着跑去找他。

晚上在图书馆吃饭,我做的没有名字的菜,红红绿绿装满一饭盒。Tomoshi从来都是我装多少就吃多少,不过我并不觉得是他喜欢吃还是怎样,而是就像爷爷奶奶小时候教我的,碗里必须吃干净不剩一粒饭,这是教养,也是礼貌。
但不管原因如何,有人干干净净吃完我做的无论什么,这是我从很久前就在潜意识里一直期待的场景。
我说过我是贤妻良母型的,我是认真的。

在图书馆的学习室里读Jean Baudrillard写的《Simulations》。是我最怕的那种reading:作者是哲学家,原著不是英文,翻译有好多个人,一句话里有要反复读才能理出头绪的各种结构。且就算每句话里的每个词都认识,也不见得能明白全部连起来表达什么。
十八页的文章,读到天都黑了,还剩4/9。
下午刚考完试的完全没需要学习的Tomoshi坐在我旁边,我把电脑给他玩;他也不吵,自己悠悠的在各个网页上转,偶尔看看我有没有看他,然后继续转着。
“I don’t understand...” 我苦着脸看他。
“Aww...” Tomoshi靠过来用力抱抱我,说没关系不用懂,我们去吃冰淇淋。

有些人的特别之处就在于此 ,言行举止都带着暖意,实际的或者抽象的。Tomoshi的体温常年略高于我,我们牵着手,去吃买一赠一的冰淇淋。

我想起很久前说过这样的话,“你葬送了我生命中最后的温暖和坚持,我再也没什么可以给你了。”
最后的温暖,谁给了你,你又给了谁?
之后,一个人的温度,渐渐低下去,低到不足以传递热量给其余任何人。
还好我所以为的“最后”并不是最后,我只是太冷了。

希望我能像你一样的温暖。
希望我能让你一样的温暖。


《如果你冷》- 张悬翻唱

如果你冷
我将你拥入怀中
如果你恨
我替你擦去泪痕
如果你爱我
我要向全世界广播
如果你离开我
我会默默的承受

我只是要你知道一件事
就是我爱你
就是我爱你
爱你
失落的傻子 发表于 2010-06-08 16:24  评论: 2 | 浏览:2352 

  页码:1/-35     
本站域名:http://sldsz.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