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鱼馆
書鱼馆
尊前侑酒止新诗 何异書鱼餐蠹简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博客搜索

删吧!洗洗就睡喽!

2010-2-28 星期日(Sunday) 晴
  

臺灣清華大學清華學院製作......

老蠹 发表于 2010-02-28 13:41 | 正常 | 分类:明信片 | 评论: 1 |

2010-2-19 星期五(Friday) 晴
  

......

老蠹 发表于 2010-02-19 11:35 | 正常 | 分类:明信片 | 评论: 0 |

2010-2-15 星期一(Monday) 小雨
  自从书鱼馆贴了一副喉痛帖,嗓子果然开始毛拉拉,最后终于夫唱妇随,彻底被痛倒,狂咳未已,过节等于养病,可见开门七件,尚有第八件——一种伟大而又深刻的传染病。
  人民大众欢庆之日,一小撮病人难受之时。出门访客未免害人,雨夹雪到处乱窜也未免害己,宅公宅婆,委曲做个“居里夫人”与“毕加索”。
     一时无辙,上床睡去,梦中但见老虎,不见情人。
  

二蠹 发表于 2010-02-15 14:56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4 |

2010-2-11 星期四(Thursday) 晴
  


  比来放假近三周,病喉已逾两周。
  偶读王志《喉痛帖》(又称《一日无申帖》,见于辽宁省博物院藏的《唐摹万岁通天帖》),颇能道尽今次之况味。右附释文:
  “一日,无申只□正属雨气方昏,得告深慰。吾夜来患喉痛,愦愦,何□晚当故造迟叙。诸惟□不□。”
  

老蠹 发表于 2010-02-11 16:10 | 正常 | 分类:明信片 | 评论: 1 |

2010-2-10 星期三(Wednesday) 小雨

二蠹 发表于 2010-02-10 13:54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0 |

2010-2-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昨偕快雪堂主踏访浦东金桥陆源君之天眷书屋。
  陆君气格冲淡,快雪堂叹为高士,吾侪望若世说新语中人也。
  半价得沽,又蒙赏茶酒,徒增愧怍耳。右录书目:
  
  金石录校证 [宋]赵明诚 广西师大
  儒学五论 蒙文通 同上
  闲话读书 [法]安妮•弗朗索瓦 同上
  兼于阁杂著 陈声聪 上海古籍
  药窗诗话 吴藕汀 中国人大
  寄庐茶座 刘衍文 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蓬山舟影 刘永翔 同上
  旧中国杂记 [美]亨特 广东人民
  日本论 戴季陶 九州出版社
  青泥莲花记 [明]梅鼎祚 黄山书社
  明语林 [清]吴肃公(惟此册重购矣)
  奥林匹斯的春天 [瑞士]斯皮特勒 漓江出版社
  叶芝文集(1-3) 东方出版社
   朝圣者的灵魂——抒情诗•诗剧
   镜中自画像——自传•日记•回忆录
   随时间而来的智慧——书信、随笔•文论
  俄尔甫斯教辑语 吴雅凌编译 华夏
  音乐圣经•CD辞典 林逸聪 同上

老蠹 发表于 2010-02-03 21:23 | 正常 | 分类:图书志 | 评论: 0 |

2010-1-31 星期日(Sunday) 晴
  兄弟结拜与秘密会社 [加]王大为 商务 ¥21 1. 3
  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 [英]约翰·霍布森 山东画报 ¥21.6 1.6
  大契丹国——辽代社会研究 [日]岛田正郎 内蒙古人民 ¥13.1 1.7
  缠足 [美]高彦颐 江苏人民 ¥23.1 1.8
  文学与道德杂篇 [法]卢梭 华夏 1.11
  拉丁语与希腊语 信德麟编著 外研社
  ——以上折实¥43.4 卓越网
  法国:Lonely Planet旅行指南系列 三联 ¥60 1.11 卓越网
  纳博科夫传——俄罗斯时期(上、下) 广西师大 译者赠 1.15 闵行校区
  罗马精神 [美]依迪丝·汉密尔顿 华夏
  中国思想之渊源 [美]牟复礼 北大
  论逻辑经验主义 洪谦 商务
  钱基博讲古籍版本 凤凰出版社
  法国地图册 中国地图
  英国地图册 同上
  欧洲热点观光图 同上
  ——以上折实¥101.5 1.16 卓越网
  学生特尔莱斯的困惑 [奥]罗伯特·穆西尔 同济大学
  科学是什么(第三版) [英]查尔默斯 商务
  游牧者的抉择 [台湾]王明珂 广西师大
  荷马诸问题 [美]格雷戈里·纳吉 同上
  古代的希腊与罗马 吴于廑 三联
  ——以上折实46.8 1.23 卓越网
  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梁启超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校勘学释例 陈垣 中华书局
  训诂学概论 齐佩瑢 同上
  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 柄谷行人 三联
  ——以上折实¥62.5 1.31 卓越网

老蠹 发表于 2010-01-31 20:34 | 正常 | 分类:图书志 | 评论: 0 |

2010-1-29 星期五(Friday) 晴
  

       刚听说J·D·塞林格死了,就在前天,死于新罕布什尔州的隐居地。
  趁早成就大名,而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让余生成为一个悬念,不失为一种聪明的活法。
  但是死,伴随悬念的消失,只带来一个平庸的结局。
  除了生活,死亡从来不会带来太多的悬念。
  这些年来,听说老塞林格依旧每天早起,提着饭盒一个人躲进小楼笔耕不缀。
  没准,老头儿也早鸟枪换炮,偶尔还会偷偷上网呢。
  如今,隐居的含义早已不限于足不出户,不与人交往又不上网那才算真正的隐居。
  其实我们不太会去关注一个隐士之死,而这毕竟是一个作家之死,况且这是一位已很久没有公开发表作品的作家。文学史家或许会将之视为一个最后的真正的悬念。
  我却对此并不抱以太大的期待。即使只是作为《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作者,塞林格也早已完成了自己的传世之作,从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史人物。
  但这并不等于说塞林格不会再给读者带来最后的惊喜——那将是另一个塞林格。
  阿尔贝•加缪早就在《约拿——工作中的艺术家》中设想过另一种结局。——那位终日将自己关在阁楼里创作至死的艺术家,留给人世的只是一块工作中的巨大空白的画布,画布中央重叠着两个非常非常小的字,它们看起来既似solitaire,又像solidaire.
  

老蠹 发表于 2010-01-29 17:01 | 正常 | 分类:文件夹 | 评论: 0 |

2010-1-27 星期三(Wednesday) 小雨

如果你在上海这种大而无当、交通混乱的城市呆过,你还会害怕去地球上别的什么城市呢?
到米兰的当晚老板就向我们兜售一种“天票” —— 3欧元一张,从打票时起算,24小时内有效,可以无限止乘坐公交,地铁。第二天一早,客栈老板娘拿来一张地图,这里那里画了好多圈圈,从洛雷托广场出发,可以乘红线去DOMO(大教堂)。
推开公寓楼大门,走到略显空旷的大街,基本没有什么陌生感,看上去约摸仿佛走在复兴中路茂名路重庆南路,只是人更少,更干净一点。在米兰的头一天,除了着实被大教堂震了一震,被金色广场晃了下眼,其余倒真的一点也没有“陈奂生进城”的感觉。要说不同点就太多了。传说中在大教堂广场上到处游逛,伺机作作案的黑人小混混也是有的,不过不会比上海新客站南北两个广场上的国产混混们更多,起码没有黄牛这种有中国特色的怪物。因为没有预约,错过《最后的晚餐》,改去斯福尔扎城堡;经时尚的布列拉,返回埃马纽埃尔长廊,在街角喝了一杯不知名目的鸡尾酒,就着免费的手指餐,又尝过意式冰琪琳,东张西望一番,天色已晚,赶紧到烟纸店里买好第二天的单次车票,1.2 欧一张,可一次性使用乘坐包括公交、地铁在内的交通工具。
米兰仅仅是个开始,第二天一早就准备离开,经维罗那去威尼斯。算好时间出门,乘红线换绿线到米兰中央车站。可是一出站就觉察不对劲:中央车站不会这么冷清吧?到服务台一问,果然不是中央车站!!!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匆忙中倒回去,可是那根闸杆是不会倒转的。要知道意大利地铁里是没有售票处的,这意味着必须上到地面找到咖啡馆或者烟纸店买好票再下来乘车!菜透了!友善的意大利地铁帅哥看着两只一筹莫展背着大背包拖着行李箱的菜鸟,挥手叽咕了几句%#¥,开闸示意我们返回去。中央车站是大站,穿行于人流就像突围,转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地铁出口。转出来已是7:50分,离火车发车只差半小时了。过了大半年,依然不知道那天是从哪里开始出的错,兴许是因为第一回在异国他乡移动倒车,潜意识焦虑,昏头昏脑搭错筋走错路,后来就再也没有重复过类似的错误。
排队买票时间很紧张,老蠹叫我先排着,他用信用卡去自动售票机上试试。像他这样患有典型“机器恐惧症”的人自告奋勇到自动售票机买票可见是急了。奇迹没有出现,面对多国文字的机器,捣鼓了半天也没弄出一张票来(不过一到威尼斯他突然开窍,过后已经可以手把手教擦得喷喷香的意大利阿姨如何对付这种机器了)。这边我已经排到,将事先写好抵达站、车次、张数的纸条递进窗口,此时8:10分,离发车还有十分钟。我按照中国人的思路,表示来不及赶车,要买下一班。售票员用疑惑的眼神盯着我,因为下一班是“欧洲之星”,价佃翻一倍,两班车发车前后差50分钟,但到达的时间差不多,为什么要买贵的?钱多得没处使吗?
到站台其实用不了三分钟,黄色打票机上一打过票,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要乘的那班车徐徐驶出站台,这时才理解售票员眼光的意思了:十分钟里买票乘车刚刚好,除非你想欣赏这座火车站。米兰中央车站或许是意大利最华丽的火车站,也是我迄今见到过的最漂亮的火车站。拱型走廊带有强烈装饰风格的天花板上的画像,跟博物馆里的一些画像有得一比,兴许真的是出自名家之手亦未可知呢。
欧洲的火车站和中国的火车站太不一样,候车室一般很小(半小时里可以买票乘车一起搞掂的事,何必挤在候车室浪费时间呢?),车站的结构像一把梳子,梳子柄就是通道,梳齿就是每一条站台。电子屏幕不断翻滚,显示车次、时间、到达站以及BIN——这是个意大利字,发音“bang”(读成沪语里的“棚”),意即站台。找到屏幕显示列车将停靠的“棚”,不一会儿那一趟列车迎面进来,上车坐定,火车慢慢倒出“棚”,行进在波河平原上,驶向美丽的VERONA——罗米欧与朱丽叶的故乡。


1931年重建的米兰火车站



大家都在这个报刊亭边候车,注意前面的牌子,标17、18的地方就是站台通道。



火车站内部



BIN棚——站台,火车要倒出去。



二蠹 发表于 2010-01-27 16:36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0 |

2010-1-1 星期五(Friday) 晴
  1.
  一年梦中的通辑犯
  全体被警车声惊醒
  
  2.
  旧刀片,在一张老脸上留下了新口子。
  
  3.
  全人类的新年,自己的日子
  但此刻,惟有沉默是动物性的
  

老蠹 发表于 2010-01-01 13:26 | 正常 | 分类:小周天 | 评论: 2 |

2009-12-31 星期四(Thursday) 晴
网购:
  

历史著作史(......


老蠹 发表于 2009-12-31 12:39 | 正常 | 分类:图书志 | 评论: 2 |

2009-12-28 星期一(Monday) 晴
  

......

老蠹 发表于 2009-12-28 11:43 | 正常 | 分类:照相册 | 评论: 0 |

2009-12-20 星期日(Sunday) 晴
  门前终于冒出来一条地铁,14分钟静安寺,16分钟常熟路。又找回了一点城里人的感觉。但,一切快意来得慢、去得快,让人追忆可惜所有被浪掷在上班路上的时间与精力。
  老蠹最初住校,八点钟的课七点半起床,加上梳洗吃早点。下课跑不多几步路回到屋里吃中饭,老妈那里永远有好饭好菜。后来搬的那个远啊!单程转三路公交车,来回3个半小时打底。暑热,手腕缠一条手巾,仿佛烧锅炉拉榻车。回家中暑,帮伊刮痧,背脊部一派大明星的风范——红得发紫。后来发配到闵行,更是南辕北辙。早上5点半被闹钟叫醒,我也跟着“被上早班”。这几年每入冬他就会生一两场病,搞得像节气一样准时。上周五下课总算抓紧时间打一的,恰好搭上早九晚四试运行的末班地铁,一路恨不得要唱翻身道情。
  我反正自打出生就居近城乡结合部,上哪儿都是一个远,当然不是现在这种远法。那时市区就是内环的概念,乘49路到华亭路换校车,一上车就算到校。后来学校堕落到啥都没了,上班几成行路难,一个来回3个半小时算是正常水平。上周二更是邪乎气,三点半出校门,五点半还没进家门。地铁开通可以解决入城娱乐问题,还是不能解决城外谋生问题。
  好心人建议索性到五角场或闵行买套房子,先解决一位。但他们不晓得,另一位就要从东北角到大西南来回穿行超出100公里的对角线。最佳方案自是取中,等到人民广场征地造房或者搭一顶旅行帐篷,要等到共产的实现。
  如果说上班的时间等于金钱,漫漫上班路则是耗时又耗钱。想来想去,要么不上班,要么不在乎挣这俩钱。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不上班也是万万不能的。折中就是:尽可能以最少的时间挣一小把可以买一二册新书,喝几口小酒,偶或还可以到日月光中遛遛腿的碎银子。
  

二蠹 发表于 2009-12-20 18:08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6 |

2009-11-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最后的游牧帝国:准噶尔部的兴亡 []宫胁淳子 内蒙古人民
蒙古高原行纪 []江上波夫 同上
蒙古纪闻
汪国钧 同上
西方艺术新论 Cynthia Freeland 译林
文艺理论入门 Jonathan Culler 同上
诗的艺术 布瓦洛 人民文学
电影艺术:形式与风格(插图第8版) 大卫·波德威尔 世界图书
——10.19 卓越网 折实¥128.44
古希腊罗马名人传[古罗马]普鲁塔克 吉林出版集团
爱比克泰德论说集 [古希腊]爱比克泰德 商务印书馆
精致的瓮:诗歌结构研究 []克林斯·布鲁克斯
夹边沟纪事 杨显惠 花城出版社
凶宅 孪生兄弟 [古罗马]普劳图斯 上海人民
——11. 14-17 卓越网  折实¥255.56
金驴记[古罗马] 老蠹 发表于 2009-11-26 11:52 | 正常 | 分类:图书志 | 评论: 1 |


2009-11-20 星期五(Friday) 小雨

十一月
  






在十一月落雨的黄昏
细数从前的灯火与泪滴







无题
 






坐对门前的夕阳
等待






一只叫“回来”的狗
 







秘密
  






你看见一道鲜明的创口
却没有发现那把剑







最后的疑问






一个神识破另一个神的诡计
单凭一点点常识
一个人难道能够识破这一切?






 






两个结尾
  







那着火的船
终于逃离燃烧的码头


但那鲜艳湿润的船
已经在雨中靠岸

老蠹 发表于 2009-11-20 18:31 | 正常 | 分类:小周天 | 评论: 0 |


统计信息
  • 访问:781454 次
  • 日志: 524篇
  • 评论: 1520 个
  • 留言: 31 个
  • 建站时间: 2005-3-26
尚书房
标签列表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链接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