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鱼馆
書鱼馆
尊前侑酒止新诗 何异書鱼餐蠹简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博客搜索

删吧!洗洗就睡喽!

2010-7-12 星期一(Monday) 小雨
  早睡早起,才七点半,地也扫了,碗也洗了。上网太早,轻轻带上门溜一圈去。
  依然是湿嗒嗒,潮乎乎的黄梅天,大多数人不喜欢,偶有一小撮讲情调的人会赞美江南这种从角落里也能冒出水的天气。我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生于斯长于斯几十年,要是不习惯,还能上哪去?我说太喜欢苏莲托了,又不能移去居住,甚至亦不能搬去杭州,喜欢他乡也是空喜欢一场。习惯成自然,我比较接受“生来就是这样”,不像有些人一定要怎样,结果如愿以偿了,可是心底那座不能溶化的冰山却永远透着冷气。。
  正是早高峰,街上车水马龙,兀自拐进一条河边小路,此时更无别人,恍惚中仿佛可听到草叶在生长的扑扑声,停下脚步,听了一会儿,又觉得很可笑。不见得病后耳朵变灵异了。保不准,一朵花也会和它的邻居聊聊天。跑过一条雪白的大狗,后面跟着一位年轻女子。曾考虑过要不要养一条来,想来想去下不了决断,但是想到若是生病再去住院,它岂不脏死饿死?
  路过农贸市场,买了几个桃子,几个玉米和蕃茄,一把青菜,一片冬瓜。开开门,见老蠹已起,兀自在泡麦片,剥白煮蛋,抬头问:没有肉馒头?
  

二蠹 发表于 2010-07-12 09:56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0 |

2010-6-1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早起熏炙,上下各置数盆,苍术白芷之属,一屋乌烟,急挽二蠹夺门逛超市去也。
  
  先一日,莱市场购得蒲剑一柄,悬于门首。阿姨推门问,剑锋为何不朝上朝下?
  曰:随手一挂,图个方便,别无讲究。或谓住居顶层,不见梁上君子,何妨麻雀啁啾?
  
  日日食一粽,吃来吃去,总不如那年滋味。三哥出差捎回湖州诸老大猪油裹沙枕头粽,左邻右舍分去几只,家人头上各止摊得三二枚,蠹贪吃,急急竟将老母名下的一枚活剥猛吞,念及神伤。此日老母在天之灵,必含笑戟指人间此蠹。
  
  读叶子奇撰《草木子》卷之四下“杂俎篇”,谓人之食性亦有不同者,如文王嗜昌歜。曾皙嗜羊棗。屈到嗜艾是也。
  “昌歜羊棗”,据说是指菖蒲黑枣。食艾,殊不可解。古狗一下下,“艾”当作“芰”,音枝,菱也。此书同一卷中有“菱四角”一条,菱三角曰芰,菱两角曰菱。不知是叶子奇狱中错引,还是中华书局手民误植。食菱变成食艾,屈到比屈原还冤。
  
  二蠹忽问端午来历,《草木子》中又有论古人之节一条,或可以作答:如元旦上巳重午七夕重阳皆以奇阳立节。偶月则否。此亦扶阳抑阴之义也。
  转省一月一、三月三、五月五、七月七、九月九,皆以奇阳立节,果然。
  

老蠹 发表于 2010-06-16 19:46 | 正常 | 分类:文件夹 | 评论: 3 |

2010-6-15 星期二(Tuesday) 晴
  
 一老伯伯,最怕人家动伊钞票,东藏西藏,结果连自己也找不到,于是就怀疑有人偷了伊的钞票。后来老伯伯老年痴呆,拿钞票放在伊面前,伊也不认得了,伊问:迭是啥末事?


二蠹 发表于 2010-06-15 11:12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1 |

2010-6-4 星期五(Friday) 阴
   ......

二蠹 发表于 2010-06-04 15:24 |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2010-6-3 星期四(Thursday) 晴
  
圣吉米亚诺是托斯卡那中部的一个山城,座落在高高的山坡上,有许多城堡组成,石头砌的城墙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见,非常有特色,肯定不会错过。
我们从小城锡耶纳过去,因为走错路脱了一班要中转的车却上了另一辆直达车。本来这完全是老蠹的磨磨蹭蹭,舍不得离开锡耶纳又方向不辨犯的错,结果变成直达。这个家伙老是有这种气死你的运气,所以他从不认错,“蒜他狠”。
这个山城大概就是我们中国神话里的桃花源,主要的街道南北走向,中间由一个广场连接,四周高高的城堡就是中世纪家族权力和财富的象征。从城堡的塔楼顶放眼望去,广袤的田野郁郁葱葱,景色迷人,一派夏日托斯卡那的好风光,据说等到“最后一辆汽车开走后你就会发现一个不同的宁静的圣吉米亚诺”(LP语),可惜我们都是匆匆的游客,无法看见宁静的山城被初升的太阳渐渐染红,炊烟从塔楼里袅袅飘出,整个街道弥漫着咖啡与面包的香味。还好,我们歇脚的时候吃了一个连布莱尔首相也认为好吃的冰淇淋,我领教欧洲人吃冰淇淋——不分男女老少,经常人手一个,上面至少两至三个球,欧洲人只有在吃冰淇淋的时候是不讲吃相的,统统回到童年。不过那个味道确实没得比,不管你买几个球,售货员总要把冰淇淋夹到要掉下来了才罢手,这种卖法叫你体会什么叫富裕。
太阳渐渐西斜,要回佛洛伦萨了。我向一个女警询问汽车是不是去florence,她听了好一会儿,终于点头,并更正道:firenze(发音正是“翡冷翠”)。呵,翡冷翠啊!伟大的诗人徐志摩。










二蠹 发表于 2010-06-03 19:38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0 |

2010-5-21 星期五(Friday) 晴
  四月初八,静安寺礼佛,祈求自家与众亲朋好友及所有与我相识之人平安健康。
  浴佛之善男信女绕寺一周。
  购两枚小老虎香袋,模样甚喜人。老蠹一枚,外甥一枚,保佑他们无病无灾,百虫不侵。
  

二蠹 发表于 2010-05-21 16:20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0 |

2010-5-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或曰:可去世博会白相相?
每日里充斥耳朵眼睛的尽是有关此会的事。不看不行,不闻不行,它如空气一样裹挟着你:网络、报纸、电视,哪个媒介不介进去?
为此老爸还担心:因为每户只有一张票,他的户口上老老小小有几口,谁去呢?我送他一张,他一块石头落地,准备纠集邻居老伯伯一起前往。我也不是自己买的,属于“被买票”,五一节一人发了两张票,但是少发了三百元奖金,这种事单位经常干,属于惯例。
根据官方报道:“世博会开园以来,园区5个医疗站共接诊2198人,其中外伤病人526人。常见的是摔伤以后,用手撑地造成手腕骨折。……从5月1日上海世博会开园至5月7日晚24时,园区内5个医疗站已接诊中暑病人70人”。于是我开始闲操心:地面是不是为了追求美观造得太光滑,以至于这么些人跌倒?就算女人穿高跟鞋,男人跌倒总归不是因为穿高跟鞋吧?老人小孩肯定不在高跟鞋之列。一个馆要排1、2个小时的队,七、八十岁的老人吃得消吗?就算老人可以不排队,不知从一个馆走到另一个馆,一天走几个馆行不行?像我家老头这种非要把角角落落都看到,一天走七八个小时(他还要夜游,预计贡献两个人次)要有点冒险精神。考虑到天越来越热,七八月里三十八九度多来西,这块地方光秃秃,小树没几棵,防暑工作不能掉以轻心,像他这样小中风过的老年人中暑不是打旁的。接下来,吃饭拉尿均要考虑。他曾提到过80元一客的小笼,说是里面有鱼翅,我没吃过也没听说过。总之我说,随便你爱吃什么,钞票我包忒,你就当公费旅游好了。老头们最终决定自带干粮,喝免费自来水。我基本料到,三十几块一碗汤面老头们肯定舍不得吃,何况还要排队。不过还是在给他的票袋子里放两百块,只要想到是公款吃喝,就不会缩手缩脚,或许还有个把老奶奶,请请人家喝瓶饮料吃块蛋糕,也好在老头帮里扎扎台型。
至于那些操着“虫虫弹力腰围”的小弟小妹们我看就免了吧。坐在座车上吹吹风还行,去馆里就不合适了。一天下来,大人末吃力煞,小人末吵煞。当然这种看法有违想要开发儿童早期智力的爷娘,我就没有权力发表意见了。


二蠹 发表于 2010-05-12 12:55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0 |

  卡图卢斯《歌集》:拉中对照译注本 中国青年
  历史讲稿 [德]布克哈特 三联
  不列颠诸王史 蒙茅斯的杰佛里 广西师大
  密涅瓦火柴盒 [意]埃柯 上海译文
  宋论 王夫之
  汉语史稿 王力 中华书局
  上古音 何九盈 同上
  中古音 李新魁 同上
  文字学概要 裘锡圭 商务
  世界•文本•批评家 萨义德 三联
  论晚期风格 同上
  ——以上卓越网,4.26-5.3
  文化的哲学 [俄]别尔嘉耶夫 上海人民
  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 [美]本尼迪克特•安德森 同上
  艺术和人文——艺术导论 [美]马丁、雅各布斯 上海社科
  阿多诺:一部政治传记 [德]洛伦茨•耶格尔 上海人民
  ——以上上图,5.8
  陆地与海洋——古今之法变 [德]C. 施米特 华东师大
  希腊的生活观 [英]狄金森 同上
  背影 [法]巴尼等著 同上
  西方的中华帝国观 [美]M•G•马森 时事
  信 [英]简•奥斯丁 新星
  小人物日记 [英]哥罗斯密兄弟 浙江文艺
  生命与希望之歌 [尼加拉瓜]达里奥 云南人民
  逛书架 重庆
  ——以上上海文化商厦,5.8
  
  

老蠹 发表于 2010-05-09 12:39 | 正常 | 分类:图书志 | 评论: 2 |

2010-5-8 星期六(Saturday) 阴
  吃过立夏的蛋蛋,就要进入夏天。标志之一就是某夜某人突然烦躁异常,双手于黑暗中乱挥一气——拍蚊子,一人不睡,全家跟着失眠。第二天起来,拉开纱窗,检视一下是否有灰,是否有洞。果然书房里的窗纱被拉破了一个口子,带上老花镜,一针针补齐捺平,趁晴用湿海绵擦拭一遍,坐在凉爽的绿纱窗前,喝一杯新茶,果然夏天了。
  以前这个时候就盼望暑假,今年不盼了,暑假与病假,反正一个假——在家闲呆着,不能到处乱跑。老蠹布置作业,让现在就开始读Lonely planet 法国篇,本来是今年的活,现明摆着要等明年了,现在就预习未免太劳模。也怪,所有的Lonely planet一买来就翻过,独独这本法国篇连塑封也懒得去拆。
  普鲁旺斯总归要走走的,有一句话要到凯旋门下去实现。活着嘛,就去轧轧闹忙凑凑人数。近来在看吉卜林的《从大海到大海》,这位在印度出生的英国人,从他的眼光中看到的香港啊日本啊竟然和我们看到的如此不同!旅行好玩的地方就在于不一样:一样的路途,不一样的风物,一个万花筒里有万种风情,慢慢地看,总是有看头。
  

二蠹 发表于 2010-05-08 11:55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0 |

2010-5-4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去庞贝那天,骄阳似火——没一天不是这样,所以大太阳是寻常事啦。不过太阳实在太厉害了,以至坐在“环威苏维火车”上热到要中暑,这个火车是没有空调的,可是车上的意大利人并没有像是热得不行的样子,他们照样兴致勃勃坐在晒得到太阳的一边,提着从那波里买来的大包小包,回到苏莲托去。
  沿着庞贝的街道,我们路过酒店、食肆、浴场……当然现在里面空无一人,除了我们这些好奇者——千里迢迢从自己的家乡赶来,目的就是想看看千年以前,别人都在干些什么:吃什么?穿什么?玩什么?想什么?
  那一天风很大,刮得满天尘土飞扬,所有的人在一座空城里灰头土脸,只要一张嘴就吃进一口千年的沙尘。一座成为展品的城市,我也不知道能给远方的客人带来什么?除非你是一个对历史感兴趣的人。走出城门,我说,其实庞贝不来也罢。就像楼兰,高昌一样:一堆土丘,依稀散发着两千年前陈旧而又华丽的气味。
  庞贝城外如所有旅游点一般热闹,有着生气,活力。纪念品、小吃摊一溜顺。我们仍然乘座“环威苏维火车”前往苏莲托镇。可是在庞贝车站,遗失了一把折扇,这把扇子是在京都买的,黄色的扇面上是一位黑发如瀑的女子,因为只画了背影,所以只能不停地想像她的面容。经常会记起这把日本扇,不知现在流落谁人之手?这是否暗示着某一日我将重归?
  

二蠹 发表于 2010-05-04 13:41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0 |

2010-4-17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上海市府真个要算是比较IN的,提倡不结婚,没有家庭,或者一人家庭。何以见得?此番他们号称“送”了上海人每户一只大礼包:一张世博门票+一张交通卡。为啥介戳刻样样只是一张?每户人均数难道只有一人?如果不是一人,以三人计,想去白相白相世博会呢?就是讲这个家庭最底开支再加两张门票、两个人的交通费(虽然有200元,但是一张交通卡又不可供3个人同时刷)、3人份的中餐晚餐(咬咬牙吃得艰苦点,人均30元一顿,不晓得供应不供应,反正吃了饱来西也跑勿动咯)、水(凉白开不准带,挨个排排队吃沙滤水吧,饮料不分硬软就免了吧),七搭八搭,不扔下五、六百元一家门就别指望出来。明明是侬一边纳税,一边帮伊拉动消费,结果变成侬捞了人家一只大礼包,还欢呼雀跃以为忒着便宜,格记俉拨伊弄糊涂了,扳手指头也算勿里气,侬自介慢慢去算伐。

二蠹 发表于 2010-04-17 17:35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2 |

2010-4-16 星期五(Friday) 多云
  生了一场病,住院三星期,医药费近十万,自己掏了一半。隔壁安徽霍县农村来的病人,因为跨省治疗不知能否报个10~20%,否则基本自费。对那些泡夜店一掷十万的人确实只是小菜一碟,对一介平民算得上又被一个恶棍,着实敲了一记。若是贫民后果还要不敢设想。生些小病的人算拎得清,生大病的人完全就是麻烦制造者,与“和些”社会格格不入,不要说政府不管你,谁叫你死去活来瞎折腾,有钱去医院,没钱回家躺着去。可怕。
  上星期六去了趟菜场,一个月不去看不懂了:草头8块,米苋5块,甜椒4块,黄瓜4块……按理现在是蔬菜大量上市季节,价格应当比上个月下降才对,不见得是储存起来为了盛大节日,到时再赚它一把?可恶。
  病后目力更加不行,看书看电脑亦不可久,居家无所事事,看电视吧,几十个台,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一派贾雨村言,关掉了事。想晒晒太阳,好几天冷得要命,连个日头都不见。可恨。
  老蠹劝说,年纪大了嘛生毛病性子勿好太急脾气要温和一点,怎么比以前更急更烈嘞呢。呵,据说此病的后遗症之一可能就是躁狂症,诸如在病床上,老姐叫我吃个梨,我坚不吃,理由是太甜了。老姐说,梨都是甜的呀。我说,哪你去给我种一棵咸的梨树来。听上去一派胡言乱语,可是在一个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地方,搞七搞八没准就创造出一颗咸水梨来哦。
  

二蠹 发表于 2010-04-16 10:45 | 正常 | 分类:二蠹阁 | 评论: 7 |

2010-4-15 星期四(Thursday) 晴
  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所所索命,蹊跷死因,日新月异,试问何处寻公理!
  工商局,税务局,城管局,局局逼人,苛捐杂税,国人齿冷,跪求上天救苍生!
  黑医院,  黑法院,   黑检院,  院院认钱,   权钱交易,  层出不穷,   贫民百姓盼天明!
  教育局、卫生局、人事局,局局据理,收钱办事,上床升职,岂非是天经地义!
  大医院,小医院,卫生院,坑蒙拐骗,东邪西毒,跨越时代,敢和砒霜比高低!
  检查院,高法院,中医院,院院受贿,神奇脱贫,千奇百怪,敢问哪里有公平!......

老蠹 发表于 2010-04-15 09:50 | 正常 | 分类:文件夹 | 评论: 1 |

2010-4-11 星期日(Sunday) 晴
  创口在恢复,生活在恢复。代表生活出场的逻辑甲暂时驳到了代表死亡的逻辑乙
  这是最常见的喜剧结构。
  对驳场总是安排在开场与歌队进场之后,而现在是评议场。
  生活暂时赢回了这一局。
  逻辑乙已然默默无声地退场。
  逻辑乙通常总是沉默的,因此,他常常是最后一个发言者。
  
  

老蠹 发表于 2010-04-11 17:31 | 正常 | 分类:文件夹 | 评论: 1 |

2010-3-6 星期六(Saturday) 晴


老顽固:哥尔多尼喜剧集 花城......


老蠹 发表于 2010-03-06 12:55 | 正常 | 分类:图书志 | 评论: 7 |


统计信息
  • 访问:777657 次
  • 日志: 528篇
  • 评论: 1520 个
  • 留言: 31 个
  • 建站时间: 2005-3-26
尚书房
标签列表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链接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