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发诗歌研究资料专辑

 陈先发诗歌研究资料专辑
 


  2011年12月16日 星期五(Friday) 晴
 
  
  
  陈先发《两僧传》赏析 / 北野
  
  如果我把它看成独幕剧,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这是两个“玩偶”的寓言。或者是四个“玩偶”的寓言——哑巴、僧人、老亲戚和我。其实还有许多人,他们是隐身在这首诗歌背后的面孔模糊的乡亲——他们恰恰加深了这个故事的背景,使这首诗有了本土性和社会性。
  
  这样的演绎需要一个场:一群被尘世不断推动、打碎、重塑和淹没的小人物,自我张扬或模糊,自我粉碎或救赎,既有一个人珍贵的普世道德观,又有流氓无产者的遗产型习气。反复诵读,令人迷茫痛惜。
  
  哑巴老头一身毛病,既是盗贼,又声色犬马,直到“老病交加”“奄奄一息睡在街头”,这一幕,我们可以做到熟视无睹,因为他仍然会在“城里寻欢作乐”,不只一闪而过,这也是一僧,他若教人开悟,必是要在生活里显一流氓破落相,此相恶劣,连庙都敢拆敢卸,这反倒成就了另一真僧的名节,“我从饿虎,变成榆树,再变成人,才建起了它。为了节省一口饭的钱,我的胃里塞了几条河的砂子”,其实这庙可怕,僧也可怕,一座庙的建成和建成一座庙的代价,并不能教我们迅速成为圣徒,反而逼出了几个破......

 
# posted by 洛杉矶的黑豹 @ 2011-12-16 12:25 评论(0)

  2011年7月31日 星期日(Sunday) 晴
 
  
  
  候车室外。老藤垂下白花像
  未剪的长发
  正好覆盖了
  轮椅上的老妇人
  覆盖她瘪下去的嘴巴,
  奶子,
  眼眶,
  她干净、老练的绣花鞋
  和这场无人打扰的假寐
  
  
  而我正沦为除我之外,所有人的牺牲品。
  玻璃那一侧
  旅行者拖着笨重的行李行走
  有人焦躁地在看钟表
  我想,他们绝不会认为玻璃这一侧奇异的安宁
  这一侧我肢解语言的某种动力,
  我对看上去毫不相干的两个词(譬如雪花和扇子)
    之间神秘关系不断追索的癖好
  来源于他们。
  来源于我与他们之间的隔离。
  他们把这老妇人像一张轮椅
  那样
  制造出来,
  他们把她虚构出来。
  在这里。弥漫着纯白的安宁
  
  
  在所有白花中她是
  局部的白花耀眼,
  一如当年我
  在徐渭画下的老藤上
  为两颗硕大的葡萄取名为“善有善报”和
  “......

 
# posted by 洛杉矶的黑豹 @ 2011-07-31 09:04 评论(0)

  2011年4月15日 星期五(Friday) 晴
 
  
  
  昨晚打算收起这本诗刊——《陆》(总第四期)——以后不再观赏了。我已经读了多日。但看到别的地方,以及个别朋友几番提到这本刊物第一个作品(陈先发《写碑之心》),于是,关掉电脑,转而逐字逐句审视这首诗,并在纸上不断画圈、做标志、写杂想。我认为它够得上一次非凡的旅途。我想陆续记下自己的读后感,以便与知情人切磋。
    从外貌、体例、篇幅上看,这首长诗由四章外加注释(共十三条注释)组成。之所以发展成这个长度,或者是为何称之为“长诗”,恐怕有以下几种原因:其一,作者善于处理这种体裁,他惯于将素材与精神在长诗发酵池中混合,也可说,他掌握了一种为长诗命名的机制;其二,跟主题有关,这首诗要处理的情感与理智在作者看来适合铺展开来,属于一种宏大叙事,比如在回顾父子情深时,他不打算抓取生活的一个镜头,以点盖面,勾勒出“父亲”的形象,他意识到必须进行一番呕心沥血的表达,才足以卸除这种精神负担;其三,长度其实跟写作时间的富余量有关,也与作者寄希望于这一次尝试能获得长诗的新颖体会有关。作为读者,在阅读时密切关注哪些因素促成了“长”,是饶有趣味的举措。
    诗的前两章......

 
# posted by 洛杉矶的黑豹 @ 2011-04-15 16:25 评论(0)

  2011年4月15日 星期五(Friday) 晴
 
  “颂”之漫谈
   ——读陈先发《垮掉颂》等九首
  
  “颂”这个词是有历史感的。在春秋战国时期,颂,是宗庙祭祀的舞曲歌辞,多是歌颂祖先的功业的。今天,中国农村的祭祀活动中,仍有“颂”出现,碑刻上的赞词,即是“颂”。颂歌或歌颂,遍布我们童年的记忆。在我们小学的语文课堂上,老师说最多的,就是“。。。歌颂了什么什么。”个人崇拜由诸多形态和式样的歌颂达到“颂”的极致——个性归于零。无怪乎希梅内斯严词批判巴勃罗·聂鲁达《献给斯大林格勒的颂歌》语调的装腔作势和美学上的得意洋洋。
  2010年下半年,陈先发陆续写了九篇“颂”,他对这个古老的词语进行了全新的现代性演绎,更准确地说是一种精神性的构建。它没有了《前世》、《丹青见》那种高迈、决绝的姿态,更没有高亢、滥情的浪漫主义腔调,而是以一种低沉而又平和的语调,凝重而又简淡的笔触,书写其一以贯之的悲悯情怀,这样的一种冷静、趋于“中性”的风格,收敛了锋芒,熔铸了睿智,从日常起身,朝着庄严肃穆之境迈进,至情之细微处,真是令人心下怦然。
  九篇颂有点像颂之片断。我不知道诗人日后是否会把它写成一个像《罗兰·巴尔特自述》......

 
# posted by 洛杉矶的黑豹 @ 2011-04-15 16:22 评论(0)

  2011年2月26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科版)》2011年第1期继续推出中国诗歌研究专栏,本期为新世纪以来的新诗研究,共有三篇论文:
  
  
  陈卫(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论陈先发的诗歌修辞》,
  
  摘要:独特的修辞更能成就个性化的诗人。近些年来,陈先发在诗歌创作上的修辞探索引起人们的关注:借故翻新的互文性写作,古诗意象的唤醒和现代灵魂的注入,使诗歌表现出对生存与写作的多重焦虑;人与物的通灵及轮回意识增强了诗的魔幻色彩,产生了第三者观察视角和意象指向不确定等美学效应。设置非象征与象征的迷宫,通过自然隐晦揭示生死意识;感觉的具象化与自然的典故化,使诗歌形象灵动;复杂的简单与意义的含混使诗歌语言节奏自然,语义多重可解,蕴藉深厚。
  
  关键词:诗歌 修辞 互文性 象征 含混
  
  (未搜到原文。)
  
  ......

 
# posted by 洛杉矶的黑豹 @ 2011-02-26 12:27 评论(0)

  2011年2月13日 星期日(Sunday) 晴
 
  1、陈先发的诗歌创作牵连着中国当代新诗诸多值得关注和追问的问题,这注定了对他的阐释可以从许多径路上展开和延伸。
  
  陈先发首先是一种“现象”,80年代末出道,90年代成名的他,新世纪之后在创作上发生了重大转型,骤变为一个以题材奇特、语言耐嚼、长短诗兼擅而独立于诗坛的个性鲜明的诗人,这种个性使他既迥异于当下其他诗家,也迥异于90年代的自己。
  
  陈先发其次代表了一种“经验”与“方法”的成功尝试,他的诗歌为当代诗人如何将传统文化的血脉与个体生命经验和精神气息灌注于诗行之间,从而构建心意辗转、余韵缠绕的集古典与现代于一体的新诗美学提供了范例。
  
  
  2、陈先发身上体现的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在一定意义上构成了当代新诗地理诗学和文化诗学建构的表征。在新的历史语境和文化条件下,陈先发不仅将桐城派的精神传统作了不失精彩的现代汉语的诗性书写,还以此为基点,扩延为对中国新诗的民族品格的思考与塑造上。他一方面寻找古典传统阐发的现代性出口,另一方面又注重新诗现代性的中国经验赋意,在以古观今和以今发古的双重维度上不断拓展着诗的疆土。他......

 
# posted by 洛杉矶的黑豹 @ 2011-02-13 13:58 评论(0)

  2011年1月2日 星期日(Sunday) 晴
 

《一次暮晚的登楼仪式》
 ——读陈先发《蟾蜍》

一
 阅读时,最初,细节吸引我。一如陈先发曾写有“用玻璃吸住我的脸。”我本人有睡前臆想的恶习,躺在床上时常会想这面镜子内部的结构。
 先发先生曾写有《孤峰》一诗(应与《蟾蜍》同一时期),诗中写到峰在其孤……我的理解,“孤”作为个人经验,在意识到它之初,就是一只不断加速而又无遐自顾的陀螺,无法停止内倾的自我,且有意识之鞭时时挥舞。
 然而,悖谬之处恰恰在于,只有不断向内挖掘,才有可能止住这只倾向疯狂的陀螺。这过程,于是接近于顿悟了,而这样的瞬间,当我读到“脚下/蟾蜍忽然一动”,秩序——,在混沌无序的运动之中,就这样突然降临了……
 《蟾蜍》第一节,寥寥数语,即抛出一个纵横开阔的空间。它的开阔,在于这空间清晰的层级——由地下一层,转而首、脚,再而是被孤鸟渐次打开的穹形空间。全诗结尾,有“薄暮”一词,结合起来无疑又为这空间增添了几分厚重和恢宏。我想额外提醒注意的一点是,作者写到脚和头,但却不是代之以“我”。是啊,“我”之为我......

 
# posted by 洛杉矶的黑豹 @ 2011-01-02 16:05 评论(0)

  2010年9月22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注:此文见著报纸和网络的时间是2008年4月,本站未录,现作为资料补上。)



原文按:现居合肥的著名青年诗人陈先发,以其风格独具的创作风格正引起国内文学理论界的高度关注。他自2004年以来,以井喷式的爆发状态,写下了诗集《前世》以及《残简》系列等许多向现代汉语虚心致敬的好作品,具有无可比拟的实验性和先锋性。近年来,陈先发先后当选为"1996--2006中国当代十大新锐诗人",获"十月"诗歌奖和"十月"文学奖双奖,并受邀参加了"首届中英诗歌节暨东、西方知名诗人对话会",影响日广。去年以来,国内十位活跃的诗歌评论家、文学博士撰文对陈先发诗歌进行了较为深入的研讨。

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程光炜:

 --陈先发的诗,在词语间有很大的阐释空间.他写乡村寂寞,写前世预感,写人间多变,均在有限的文字中散发着无限的意蕴,让人读后仿佛站在无限的世空中,从宇宙无常想到人世悲欢,想到人生的毫无着落。他的诗,是个体生命与大千世界关系的奇妙书写。好的诗.其实往往都不是当诗来写的。而是当非诗来写的,也......

 
# posted by 洛杉矶的黑豹 @ 2010-09-22 21:06 评论(2)

  2010年9月22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
陈先发的诗,一读之下便让人惊悚。让我来试着反省自己的阅读经验:这种惊悚的感觉我是怎么获得的?细想之下,觉得词语中蕴涵的力量的确不可小觑,运用得当,便能对人心产生极强的冲击波。陈先发的诗歌中便不乏那种一句成诗的力量。比如这样的句子:要阻止刀子从废铁中冲出来。一下便把我哽住了,来不及深究它所想表达的和能表达的,这个句子已经扎到了心底。还必须小心护着,不然刀子便真的从废铁中冲出来伤人。又比如他《冬日的雀群》中的一句:寂静把它们的心磨得发亮。这句其实平实得很,但如果你恰好在秋收冬藏的农村及他们的精神状态里浸淫过,这句诗会向你展现它所有的魔力。它会聚集起你的全部乡村经验以及你对某种灵魂状态的领悟,并且是如此的恰如其分。两个句子展现了一句成诗的两极:一极是诗句的不及物状态,它打动人只是因为它本身。一极是诗句的及物状态,它打动你是因为它所承载的人生经验。恰好是在这两极之间的张力中,陈先发自如转换的诗句带来一种语言的爆发力。比如《捕蛇者说》中:“蛇因怀疑不长四肢,它不分昼夜的/蜕皮仅仅出于对怀疑的迷恋。”蛇不长四肢,这是我们的经验,“蛇因怀疑不长四肢”却只能是诗......

 
# posted by 洛杉矶的黑豹 @ 2010-09-22 20:56 评论(0)

  2010年9月22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一

陈诗是在禅与肆之间以一心放浪,其妙在方寸之间就又忽然去了冥王星。

二

陈诗以语言之性感灌溉枯禅意念,别有异趣。是能拿来下酒的不多的当代诗人的作品。不像许多诗人把力量表现在五官和面部化妆,他的诗并不喜怒哀乐形之于色,天生一副菩萨脸,但读后走出十步以外,方知刚才的胡言乱语像拽词儿的作品的确又是风起云涌,狼奔豕突。

三

据我偏知,在诗歌的精神越来越萎缩的当代。陈先发代表了没有丧失近古传统诗学精神的知识分子写作。“去启蒙式的知识分子写作”不仅继承了道学和佛学的简易、平易、变易,还在世俗表达中分蘖出千姿百态的个人化的秘密的诗歌近道方法,陈先发的方法似乎就类似于一种文化心灵考古学。
这些东西,大约懂得的人不多,在这个类似的问题上停留三十秒钟以上的人就已经不错了,稍微经过语言基本技能的训练,他们都可以成为“优秀诗人”。看看北京奥运会开幕整的那些可笑的“官方的”“传统”演义就明白了,那种被阉割了的特别符合现在的某些需要的“传统”是假大而空的,真的传统就......

 
# posted by 洛杉矶的黑豹 @ 2010-09-22 20:46 评论(0)

页码:2/9  [1][2][3][4][5]:   本站域名:http://shigeziliao.blog.tianya.cn/




<< 2017 十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一 (68)
《东方理想国:诗的哲学,寓言与一种秩序重建》(2013-1-22)
子梵梅解读陈先发《京郊崂山记》(2013-1-22)
空灵部落:夜读陈先发现代诗经系列短诗之《秋鹮颂》(2012-11-28)
笨水:读陈先发《再读札记》(2012-11-28)
黑牙:干净得连痛苦都没有(2012-11-25)
汉家:《论异质》之二(2012-11-25)
伍明春:诗人角色的当下境遇(2012-11-25)
陈先发获首届中国海南诗歌双年奖(2011-12-18)
  写得太好了。佩服...(2012-5-18)
MARK...(2011-1-31)
然而,他的出手不凡,却还在于"...(2010-10-19)
安逸,支持...(2010-10-19)
这篇好,很喜欢...(2010-6-2)
陈先发
242557


洛杉矶的黑豹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