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阳光灿烂,等花开成海
等阳光灿烂,等花开成海
<< 2019 十一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64207 次
  • 今日访问:6次
  • 日志: 529篇
  • 评论: 921 个
  • 留言: 2 个
  • 建站时间: 2005-4-4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1-10-21 星期五(Friday) 晴
  
  这一周,我被两个包包弄得有点神经质了,每天临睡前总要念叨:“好想买那两个包包啊!明天一定要去买回来!”可是一觉醒来,又有点犹豫不决:我,一个住在乡村小镇的灰头土脸的家庭主妇,平常几乎没有应酬,家里大大小小的包十几个,实在没有必要再去买了;买了它们,还得买几件像样的衣服来配,况且它们的价格也超出了我的心理承受价位……好!到了晚上又想:它们虽然贵了点,但是又不是买不起呀!况且它们那么舒服、那么貌美如花、倾国倾城,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棒的两个包包了!难得遇上喜欢的,买下来就算不用,欣赏也好嘛……脑袋里总有两个小人,打过来打过去,难分胜负,唉,先让他们打吧,打出结果再说。
  我一向都是个物质女郎,只不过以前玩的东西都不用花什么钱,所以也一直没有纠结过。比如玩书,选书、买书、看书、藏书、换书,都能玩得不亦悦乎,而且玩成了习惯,玩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再比如有一段时间玩笔,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笔:好看的、好写的、好看又好写的、好看不好写的(可以换笔芯变成好写的)、好写不好看的(实用);连带着喜欢收集纸、笔记本、易事贴;以前上班的时候,一到月初领办公用品的时候就高兴万分。好长一段时间,朋友们也会留心替我收集这些小物,生日或节日时投其所好送来作礼物,总是会令我萌生幸福感。直到现在,我还有一个小箱子,装着这些年收集到的这些小东西,虽然现在这种瘾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过去了,但时不时还会打开来玩一会,还是会很快乐。
  想一想,玩得最久的当属头花了。从小就喜欢,最开始是用各种各样漂亮的毛线去缠皮筋,把一根根平淡无奇的肉色皮筋打扮得五彩缤纷,然后拿来扎头发,后来是什么绸带呀,发箍呀,发夹啦,如果把我从小到现在玩过的头花全都放在一起,估计也能装满一箱子了。
  念书的时候,买头花都是在街边的小店里买,一大堆头花里,总能挑到一两个喜欢的。曾经遇到过一个非常喜欢的发夹,一口气买了八个,宿舍里的八个女孩一人一个,出去时一人夹一个,成了校园里的一道风景,很多年过去以后,还有人提到过这件事。这个发夹不知不觉成了成长记忆里的一部份,这真让人始料未及。
  也曾到精品店里买头花,那里的头花美则美已,但价格昂贵,多数时候只是去看看,偶尔才买一个,但不久就坏掉了,让人心疼死了。
  现在我还是到街边小店里去买头花。花哨的不要,实用的就好。一元店二元店也去,如果你只是想买一根黑色的皮筋,一块钱买两根我觉得已经很贵了。而且这种朴实的小店常有惊喜给你,在这种店里买到物超所值的头花是常有的事,除了让你美丽起来,满足你的成就感也很重要。
  我现在用一个月饼盒装自己喜欢的头花,大多数时候都是随手挑一根皮筋扎住自己一头又厚又沉的头发,偶尔会根据当天的衣服配一个别致的发卡,但是由于我的头发太多,一般的发夹都无法夹住我所有的头发,所以绳状、圈状的头花比较容易得到我的宠爱——这也正合我目前的年龄阶段所适合的风格:简单、朴实。
  提到简单、朴实,我猛然醒悟过来,为什么那两个包包会让我念念不忘,因为它们就是这样:简单、朴实。一百多的包包当然不可能是真皮的,但是它们的手感非常好,很柔和,挎上身也觉得很贴服,不会有棱角感,嗯,去买下来?
  

恩慈农场-慈 发表于 2011-10-21 11:49 | 正常分类:慈 | 评论: 0 | 浏览:183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6-21 星期二(Tuesday) 晴
  买了新衣服,喜欢的不舍得穿;买时喜欢,买下又后悔的,自然是不愿意去穿,于是大家看到的我,总是穿着那几件穿了五年以上,款式早就过时,但是非常舒服的旧衣裳。我对旧衣一直有莫名的好感,很多衣服,往往要在穿旧了以后,才会显露出它底子里温婉体贴的一面。
  小时候,我总穿表姐们的旧衣服,还记得有一套蓝色的运动服,爱了好些年,至今还在老家的大木箱子里放着。后来也穿妹妹的旧衣。记得有几年,每到年尾,就去翻妹妹的衣柜,哪件她不要了就拿来穿。她淘汰的旧衣,我还能穿个三五年。至于我的旧衣,是捐赠都要被打回来的。
  一件旧衣,常会带来诸多回忆及联想。它在哪买的?谁陪着一起去的?穿着它都经历过哪些事?它是否有特殊的含义?上一个穿着它的人,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有时也会想起为数不多送人的几件衣服,甚至会后悔:那两条紫色大花的曳地长裙,是母亲在我去大学报到前,特意去买的,因为价钱谈不拢,还差点和摊贩老板吵起来,可是几年后却被我认为太过时,轻易送人了。而我后来再也没有遇到过一条那样美丽的长裙。
  有一条白底蓝花的棉布碎花长裙,好像也是表姐淘汰下来的旧衣裳。曾陪伴过走过高三那痛苦的一年,并因为它,头一次被人称赞“美丽”,让我重新认识母亲眼中的那个丑丫头,重新一点点建立自信心,到了大学校园,我已经成了大多数人眼中的“美丽女孩”。一件衣服的力量就有这么大。这条长裙,我没有把它送人,可是现在也找不它了,或许它在我身上的使命已完成,又去重建另一个女孩的自信了。
  去前我在网上买了一条看上去一模一样的长裙,可是收到后还是失望了。颜色花纹款式似乎都一样,可是感觉就是不对,或许因为它是一条陌生的新裙子?
  还有一条紫色的蕾丝花边长裙,在1999年的街边流动小摊上,花十五元买下,穿上它,开始我在东莞的打工生活。它很美丽,长及脚踝,却不累赘。我很喜欢它,每隔一天穿一次。或许因为它太美丽了,又承受了我太多的宠爱,引来了嫉恨,某一天,它被人粘上了几团香口胶,彻底毁了。我到处去找相同的另一条,至今也没有找到。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太爱蕾丝了,只不过还牵挂着一样美丽的东西罢了。
  还有几件简单的衬衫,从上班服穿成了买菜服,舍不得丢弃。我常常站在衣柜前,一件一件拿出来试穿,最后真正穿上身的,还是原来那几件旧衣。旧衣之于我,就像闺蜜,了解我的一切,包容我的一切,低调不张扬,却总是带给你最舒服的感受。
  现在的我已经很少淘汰旧衣了。反正捐赠也没有人要。小了,不合身了,就收起来,时常翻看;破了的,做袖套、收纳袋,剪下的布条扎拖把……总之,不再肯轻易放弃,必要将其物尽其用。
  而由此引发的,是我对一切旧物都有好感。即使是别人视为垃圾的东西,我也要翻检再翻检,就是舍不得轻易丢弃——还好翻检的是自己的东西,不然就要成为一名“拾荒客”了,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恩慈农场-慈 发表于 2011-06-21 12:33 | 正常分类:慈 | 评论: 1 | 浏览:142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6-12 星期日(Sunday) 晴
  小时候邻居大姐姐家种了几棵无花果,低矮的小树,叶子像伸开的手掌,没见过它开花的样子,果实也貌不惊人。
  当年是不放在眼里的,山上比它好吃的野果实在太多了。
  果实成熟的时候,大多都掉在地上烂掉了,我们常拿它来当作打仗游戏的武器。烂熟的果实打在衣服上会绽开一朵浅浅的花,回家是会给妈妈打的。
  偶尔也会吃上一两颗,但也是咬一口就呸呸吐掉了——它其实是很清甜的,只是小孩子很难得会喜欢。
  后来离开那个山区去镇上念高中,看到有人拿到街上卖,价格虽然很便宜却仍然让我感到很震惊,这也值得卖么?
  再后来到城里念大学,超市里偶尔也能看到,卖得比苹果还贵,却觉得是应该的。对于城里人来说,这个算得上是稀罕物了。
  到了现在,其实已经很难看到新鲜的无花果了,我也很多年没有吃过了。
  倒是常在超市里看到无花果的干果,被当成一种汤料来卖。我常买了来家,当作小零食,边读书边嚼上几颗。偶尔也会拿来煲猪肺汤,但煲软后的无花果干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的味道,我总是把它们捞出来扔掉,只喝汤,汤很清甜。
  今天和菊影由一道苹果海带排骨汤聊起,最后聊到它。我突然很想念童年的,没有任何污染的,无花果鲜果的味道。
  

恩慈农场-慈 发表于 2011-06-12 12:53 | 正常分类:慈 | 评论: 1 | 浏览:18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6-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看见小容姐在博客上说到天涯的旧模板都没了,赶紧跑上来看一下,我关了博客那么久,难为她还记得我博客的模板是哪个,我自己是早就忘记了的。
  旧模板果然都没了,不过我倒是不太在意,虽然旧模板里也有几个是我极爱的,不过没了就没了吧。去看了一下新模板,有几个还可以一用,比如“童年”、“紫色心情”、“心素如简”、“雏菊”,但现在我还不想有改变。
  
  自从玩上新浪微博之后,这里是基本荒废了,除了在这里备份一下读书笔记之外,没再写过什么五百字以上的东西了。今天翻了一下旧文,发现自己从前真是个话唠呀,现在再写,恐怕是写不出来了——被微博那140个字的框框套住太久了。
  但是最近在新浪微博玩得不太顺利,打不上字,发不了言。好几个人告诉我她们都是先在写字板打好字,再粘贴上微博——唉!我哪有那么好的性情!一个地方不好玩就换一个地方好了。不过我又是一个不太喜欢与陌生事物打交道的人,看来也只好回豆瓣和天涯了。
  天涯改版,也改得不太合我意,特别是友情博客乱糟糟的,让人烦心。能不能回得来还不好说,且让我先习惯一下吧。
  

恩慈农场-慈 发表于 2011-06-08 21:13 | 正常分类:慈 | 评论: 0 | 浏览:132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我从2005年开始看西门媚的博客,同年,开始收集她的文字,排版,并打印出来——那是在我生活最稳定的那几年里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从2005年到现在,我搬过四次家,打印出来的那几本小册子和其它的一些文件被我装在一个农民工进城背的那种条纹袋里,跟着我搬了四次家。还好,这种袋子防水防潮又防虫,今年打开来看,还是好好的——庆幸当年工作的那家公司用的不是喷墨打印机,不然,那字得褪色褪得多厉害呀!
  她的文字不是一眼看到就令人惊艳的那种,初读时,只觉得妥贴。那时我的生活刚刚稳定下来,内心仍有一丝惶恐与不安,不知道自己的这种稳定能持续多久,未来又有什么样的考验等着我……此时从她的文字里看到她的生活,不禁让我充满了向往和期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阅读的延伸,这种向往和期待弱了,内心充满了苍凉——她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是遥不可及,也没有实现的可能——这是一种很不好的心态,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心态,是因为在那段时间里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故,让我对爱情、家庭充满了怀疑和排斥。看她的文字,对情绪是一种缓解,但控制不好,内心也会悲伤。好在那段时间我很快就扛过去了。生活依然波折,但还是懂得欣赏美好的事物。
  看她博客的习惯一直没有变,偶尔也会有机会在杂志上看到她的专栏,她出书出得好慢,《结庐记》之后,好长时间没有出书。我只好还像从前一样,收集她的博客文字,但由于条件所限,无法再打印出来。有时我会在深夜打开她的文档或者博客,把从前的文字再细看一遍。只觉得,她的文字如一把熨斗,熨平心里的波波折折,获得一刻的安心与稳妥。
  她又是一个很大方的人,毫无保留地与人分享她看过的好书、好碟(和大多数人的分享不一样,是真正的好东西,不藏着掖着,也不故作高深像某些人那样推荐一些自己可能也没看懂的东西),她推荐的我都会想办法找来看,哪怕有些还看不懂呢。她一直是我阅读的风向标。我还跟着她的博客学会了做各种各样的果酱、冰棒以及有趣的小玩意。
  我曾经在她的博客上留过言,她回复过我,但在她博客上留言的,大多是她多年的朋友,我,不过是一个陌生人,后来又看到她写了一篇关于怎样称呼她的博客,让我误会她对朋友之外的人是冷淡而疏离的,于是不敢在她的博客上再多言。
  今年为了买她自印的短篇小说集,我和她正面打了次交道。因为有了前面的那种误会,我打算下了单付了款就赶紧走人,不能让她觉得烦。可是她居然主动和我聊天,并且丝毫不介意我对她的长篇小说的不成熟的看法(我的直爽常常得罪人,但还是改不了有话直说的毛病),还说“很希望能跟真正的读者对话,平时接触到的多是朋友。”原来我以前对她的那种误会,其实只是自己的小心眼。
  后来又买了她的这本《说,我爱你》。可能是因为对她的文字太熟悉了,刚翻开目录时,我看到一些熟悉的标题,心里竟然有些失望:为什么要收录旧作呢?可是整本书读下来,又觉得这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从前看她的文字,只是单纯地从文字中寻找一种舒适的感觉,而忽略了这些妥贴的文字中传达出的巨大的信息量。这些信息会引导我去看更多的书,开辟更宽的视野;又比如在书中她提到的一些人和事,我心里有不同的看法,有些甚至是与她的看法相对立的,从前我会单纯地接受她的看法或者坚持自己的看法,但现在我会仔细去阅读,去思考——作品会因为不同的读者而产生不同的评价,也会让一个读者在不同的时间里阅读而产生不同的看法。一个好的作品,应该是能令读者成长的。
  她最新的一篇博客标题是《试问卷帘人》,我觉得她也是一个“卷帘人”,卷起她家窗户上的帘子,让窗外的人也能一起分享她的生活中美好的一切。我可以想象当她卷起帘子时,明媚的阳光在她的身上投射出的光影,是多么动人。
  

恩慈农场-慈 发表于 2011-05-25 19:28 | 正常分类:书 | 评论: 0 | 浏览:118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这本书不厚,却看了很久,即使内容在思呈的博客上看过一些了。
  思呈的文字是灵动的,我想她应该是个思维很跳跃的人,不然写不出这样一本书来。
  《西游记》看过很多遍了,但是却只是看个热闹,眼睛也跳着走,细节都给跳过了,看了这本书,再去寻了原文来看,才觉得:呀!《西游记》我根本就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嘛。挑起了我细读的兴趣——当然,再细读也不可能读得比思呈仔细了。
  思呈的这本书,毁了我一向最爱的孙悟空的形象,我甚至都有点讨厌起这只猴子来了,相反的,却激起了我对“妖怪”的热爱。这一点仔细想想其实早应该是这样的,因为我一向都对主流的东西喜欢不起来,爱的,基本上都是些偏的,可咋就会一直被只猴子蒙了心了呢?
  最近几年,我身边很多朋友都一门心思地修起佛来,我也不免跟着读了些书,听了些讲座,但是总是心不在焉,疑问太多,寻来的答案又不能完全说服我,所以总是那么吊着,朋友说我是“机缘不到”,我却知道他们是说我没有慧根呢。思呈说《西游记》是本颠覆性的小说,而她偏偏又做了颠覆性的解读,看完她的解读,我是彻底对学佛一事死心了。凡人一个,做好自己本份就好了,谁又知道那么多人倾心倾力追求的,又是不是值得呢?就像这个可怜的取经四人组,最后看似“功德圆满”结果,到底又是不是他们所想要的呢?
  每个人读任何一本书,都有自己的看法与见解,但有的时候,真正读懂一本书,是需要一个“导师”的,思呈是一个好导师,如果她能继续引导我们一页页读下去,而不仅仅是“风吹哪页读哪页”就更好了——这是一个笨且懒的学生的想法。
  

恩慈农场-慈 发表于 2011-05-25 19:27 | 正常分类:书 | 评论: 0 | 浏览:14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沧月的文字是很早就开始读的了,但真正买下的,这是第一本。
  花镜的故事可能不是沧月最好的作品,却是我个人最喜欢的。
  沧月的文字很美,但是在其它故事中,这种美带了些许的凛冽,而花镜的故事却很温暖。
  沧月的长篇写得很好,但我始终认为,能把短篇写好,才是一个作家的真本事,就这本书看来,沧月是有真本事的。
  希望花镜的故事能一直写下去,这里的故事有爱,而且是那种温暖的,贴心的爱,这样的爱,才是平常人所追求并有可能追求得到的。
  当然花镜里的故事并不是个个都是欢喜收场,但在这些或悲或喜的故事里,凡世间的人,或多或少可以得到一些领悟与警醒,这也就是意义所在了。
  白螺在天是司花女史,在地却又管着世间情事,花与女子,女子与爱情,从来就是不可分割的,说她是司情女史也不为过。但只愿,她自身的情事终有一天能得到圆满,这应该是读者所期盼的了。
  全书九个故事,尤喜《长生草》这一篇,在这个故事里,作为谪仙的白螺,人情味更浓些,也更生动了。私下以为,白螺与明风衡应该是一对的。
  不喜的是书中的插图,人物都画得太单薄了,尤其是女人公。另外附送的那本《花谱》,只是读者名单的罗列,省下这笔纸张费用更好——我都不知道拿它怎么办才好。
  

恩慈农场-慈 发表于 2011-05-25 19:26 | 正常分类:书 | 评论: 0 | 浏览:145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当沧月还在清韵写文时就开始阅读她的文字了,她的作品一度充满了令人喘不过气的凄绝的美,是扣人心弦的,但有时难免感到压抑。最爱的还是《花镜》系列,因为这个系列温和得多。这次看到的《七夜雪》开始没那么决绝,人性也不再非黑即白,有转变,有妥协,也有坚持,开始成熟了。
  里面的人物,最爱的是“沐春风”妙风,这个人物虽然是书的后半段才出现,却是刻画得最丰满最灵性的,如果没有了他,这个故事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武侠爱情小说。他的人生,真正印证了佛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句话;
  最不喜欢的是瞳,最恶的也应该是他吧,薛紫夜舍命救他,却依然无法根除他心底的“恶”与“欲”,这样的人物,终究是会入魔道的吧。
  霍展白,是一个好得有些矛盾的人物,这样的人,爱又爱不起来,恨又恨不起来,他和秋水音,一个施虐,一个受虐,真真是一对“宝”!所以,薛紫夜和妙风才应该是一对!
  而妙空这个人,虽然可恶,但仔细想想,却最符合最大众的人性,换了你我,在他那样的境遇里,难免不做出同样的选择。
  女角方面,最不喜欢的是那个折磨了霍展白一辈子的“中原第一美女”秋水音,这个女人,实在是令人,无话可说。她激起了我的暴力意识,真是恨不得冲进书里把她给掐死!
  妙水,和妙风这一对真正的姐弟,她和人生轨迹,和他是如此相似。她的隐忍,她的坚强,她的聪明,她的自我牺牲,这个出现的篇幅并不多的人物,却是全书唯一一个由始至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如何去做的人物,她差一点要就要超过薛紫夜,成为我最喜欢的女角了。
  薛紫夜,这个和《雪山飞狐》里的程灵素有着极度相似的女子,结局甚至死法居然也和我大爱的程姑娘一样,实在令人扼腕叹息。沧月还是残酷了一点,一个程灵素已经够让我伤心了(程灵素一死,我可是好长一段时间恨透了金庸先生呢)!
  最令人羡慕的是卫风行和廖青染这一对,总算有一对不必经历过那么多残酷的苦难的神仙眷侣,这一对的出现,是全书的润滑剂,温情散,看到他们,总会感到一丝暖意。
  腰封上说,这是沧月最好的武侠小说,我赞同。这么多人物,每一个人物几乎又都带着完全不同的多样化的人性,还有缠绕不清的江湖事,一一细细写来,丝毫不乱,最难得的是,不再有用力过度的痕迹了,这算是一种成熟吧。不过书中借鉴的东西还是明显多了些,药王谷、七星海棠、金针封脑、暴雨梨花针等等,都不是原创,虽是小节,却多多少少对全书有些影响,期待看到更多更成熟更好看更新鲜的故事。
  

恩慈农场-慈 发表于 2010-11-22 01:56 | 正常分类:书 | 评论: 1 | 浏览:15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0-19 星期二(Tuesday) 晴
  最近我又不能在别人的博客留言了,总是提示我联系管理员。以前也常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一般一两天就正常了,这次有半个月了吧,我甚至无法在自己的博客留言。
我给尘翎姐复博,没复上;留了言,没留上;发短信,没发出,只好放弃;
我给光辉留言,给西娅留言,给潇湘留言,给丽敏姐留言,都没留上;小容姐最直接,她干脆把留言功能就给关掉了,于是我就写邮件给她,上帝保佑,邮件她还是能收到的。
每次上来,天涯还老提醒我“升级新博客”,我干嘛要升级呀,有人升级了之后页面难看得要死!
微博也烦,老说我密码错误,怎么可能呢,我是登记在小本子上照着敲上去的,为啥有时能登陆有时不能呢?索性微博也不去了。
还是豆瓣最忠心,它从没有说过我密码错误,从来没有打不开页面,每天都给我小惊喜。
我还是上豆瓣玩去。

恩慈农场-慈 发表于 2010-10-19 21:47 | 正常分类:慈 | 评论: 3 | 浏览:22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0-8 星期五(Friday) 晴
  我一直很不喜欢塑封书,若是同时买了好几本书,其中有一本塑封书,那它一定是我最后才会去阅读的一本。
刚刚收到的7本书里,有五本塑封书。这让我很抓狂。
说实话,我一直想不通在限塑令执行了这么久的今天,为何还允许塑封书的存在,塑料袋起码还有再利用的机会,而塑封书,一旦你撕开了那层薄薄的塑封膜,它就只能成为一个无法再利用不能回收的垃圾!
最近塑封书惹得我非常不高兴。小镇上新开了一间大型书店,在那里我发现了好几本目前在网上书店找不到的,貌似还不错的新书,但是它们是塑封书。
在以往逛过的书店里,虽然也有塑封书的存在,但是他们一般会拆开其中一本让读者阅读,这是一种非常人性化的表现。我还以为,这是实体书店一种约定俗成的做法。
当我建议这家书店的负责人也这样做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地拒绝了,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然后又冷漠地补充说:“如果你自行拆开,就要买下!”我看了看手里那本薄薄的小书,定价是32元。
如果我会在实体书店甘心付出封底所标示的价钱买下一本书,那这本书除了内容要好,设计、纸张、排版、字体字色等等都要符合我的要求才行,如果我只能看到封面封底,只能隔着那该死的塑封薄膜摸到它,那我还是等到它在网上书店出现吧,至少到那时,我可以少付一点钱。
或许,塑封书是为作者的死忠Fans准备的吧。


恩慈农场-慈 发表于 2010-10-08 16:05 | 正常分类:慈 | 评论: 3 | 浏览:243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22      ↑回到项部
本站域名:http://shichen.blog.tianya.cn/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