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乎乎:天涯游侠
沈乎乎:天涯游侠
http://shenhuhu.tianyablog.com
把一朵花默诵十遍她就是你的了——沈鱼
沈鱼此博客已拆,所有沈鱼作品(诗歌,散文,小说,评论,日记)转至硬骸堂
网址:http:www.yinghai.net


2007年也将偶尔写诗,主题依旧是爱与生活

2007-1-25 星期四(Thursday) 晴
今日第一首 《相爱,或冬天的白日梦》 柳叶早没影了,留下枯枝条,脱水的风景和表情 有时一阵风吹起一阵磨刀声 明月背后是去年的寒霜 湖畔一大片发白的芦苇迎着风 湖畔一大片枯草显得孤单 我倒着走,在时间深处抓紧你冰冷的手 还有一丝微温,是心底涌起的思念 你嘴唇上的热血、眼角的清泪 一次离别让人害怕突然的脱手 冬天了,我在温润的岭南想起了你 在公车上搓手,东张西望,听CD 有一首歌我只写给你,而你,只唱给我听 是一辈子的相守,还是瞬间的相爱 抑或是,一次短暂的耳语制造了多年以后的忧伤 “正如同我相信一秒钟的热爱胜过山盟海誓” 2007-1-24
# posted by 沈乎乎 @ 2007-01-25 19:29 评论(1)


《我在爱着你》(诗五首)

2007-1-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在爱着你》(沈鱼) 在匆忙的人世,你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 享受深秋偶然的小雨?随便在湖边的草地 坐下,放松双肩,看湖水的浅处低飞的白鹭 流畅的曲线,仿佛掉落在深蓝湖面上的 几朵白云,在水浮莲上玩耍 我想要的心情,不是用文字解释世界,也不是向你 倾诉突如其来的悲痛或怨恨,不是,仅仅出于喜欢 喜欢和你低声说话,或者换一个词,耳语,絮语,私语 总之,不要那么嘈杂,不要那么刻意地要表达什么 仿佛微雨,不出于什么目的飘落 有时随便一阵风,就把它们刮得没影 另外,我还必须说出一些什么,来填补时间的空白 比如,我会抽一会烟,或给你发一些"吃了没" "我困了,要睡了"一类的无聊的话 生活中有些废话其实很美,像对面山上那些四处蔓延的杂草 你不能说它们没用,其实它们青翠的样子好看,而枯萎 的样子也着实让人伤感,让你突然珍惜起人世来 这漫长的人世,还可以慢慢慢慢慢地来把它过完 你如果说是虚度我当然也没有什么意见,关键是 和你在一起,而且,我在爱着你 2006年10月18日 21:15 广州花都赤坭镇 《我已无花可落》 你热爱繁华,在旧梦里穿行 我独坐街边,喝酒 穿过咖啡色的玻璃我看见了你 你从街的这边走到街的那边 又转回来,仿佛在等人 你偶然对着我梳理刘海,练习微笑 你看不见我,我也不知道你 叫什么名字 爱一个匆匆而过的人,爱一个 在地铁上擦肩的人,爱一个未谋面的 网上聊客,这显然不真实,但却是现实 或者我相信,有部分情感是现实的 你我都曾经被感动,但你不可能把臆想的爱情 带回生活中 你也不可能把一个和你一起醉酒的陌生女人 带回家中(其实你也没有这种经验) 在一部武侠小说里怀念早年的江湖 或者,在江湖里怀念那些被你深爱过人 她们都已远得记不起面容 总是这样,衰老的不仅仅是容颜,还有记忆 你已回忆不起一把断刀,一缕青丝,或者 一个温存的漫漫长夜 刚刚入秋,但我已无花可落 夏日你有繁花盛大,而我连落叶也没有 我斜斜插入湖水,腐烂的不只是我的身体 我的心已空,如你所见,一杆乱竹 不曾是洞箫,也不会是青笛 我只是在漫漫长夜中为我深爱的人痛哭过 2006-9-20 夜 《鸟飞或不飞那又有什么关系》 与其描述一只鸟,比如鲲鹏飞鹰一类的东西 不如在傍晚时分的木窗前坐下 随手拔弄 一朵干花 它枯萎了,但曾经鲜艳在新娘的额际 或一个浪子的唇边,或者曾经是一个美丽的誓言 但现在爱恨都已消散了花香 与其说我厌倦,不如说我累了 突如其来的风雨浸湿了我的骨头 危险的事比如爱情已如隔岸观火 说我需要怀念不如说我需要一次安静的手淫 一张毛片比一部线装书使这个上午变得充实 2006.9.16 《此刻》 在屋子谈论天气像一个读书人 在雨中回家像一个异乡人 其实我是在文字中描述故乡 在浴室里反复洗手 时光弃我如污垢 一只鸟,翅膀疲惫而下垂 一朵鲜艳的梅花,雕刻在衰朽的肌肤上 一场爱情无非一场旧梦 一夜狂欢无非一夜宿醉 我舞蹈、无人喝彩 我摔碎了镜子,但没有一个心碎的人 2006.9.16 《我愿意赞美》 转瞬即逝的事物实在太多,也太美 我已倦于描述那些略带感伤的风景 唯有青青草地上的一只哈蟆,不忧无虑 它跳得缓慢,也没有固定方向,可能刚吃过蚊虫 喝足了水,它没有什么责任需要负担 落叶也是这样,傍晚没有风,但它依旧斜斜地落 有的落在泥上,有的落进湖里,有薄薄的斜阳和晚霞 有一瓶微凉的啤酒,有红塔山香烟,或者五叶神 我想,就这样懒洋洋地度过一个初秋的傍晚其实也很不错 有时会有电视里也会有缥缈的琴声传来 有时湖里的水会翻出水面,弄出很大的水声 时过境迁,我们都会丧失了热情,但生命中细腻与敏感的局部 仿佛腐叶,生活的细节遗失了,但会留下回忆的线索 透过叶脉,我仿佛看见你,微笑着,有时也失声痛哭 但我仍相信你的生活依旧如橙子般甜美 也包括你的嗓子,你的音韵,你的浅笑,你的肚脐 2006-9-20
# posted by 沈乎乎 @ 2007-01-24 09:40 评论(0)


左眼明媚,左眼忧伤——沈鱼2005年诗选

2006-2-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醉生梦死》(短诗选)


简单的死
困难地活着
半夜的一场雨,到了中午还在下着
一本书翻到翻不开的一页
可能是一场恶梦,也可能是
夭折


最近翻书,嘴里喃喃自语
下意识地
感觉离肉体很远,身心疲惫
看阳光下缓慢的灰,落在漆黑的袖口


多年以前落下的雨,多年以后不再下了
但潮湿的语言还搁在那
低矮的阁楼,你转不过身
看见她匆匆转过小巷
她不是丁香,不是桂花
只是一片曾经青翠的叶子被雨打湿
我捡起她时已经被人踩烂了


秋风凉
回忆则是冰的
中间是斜斜的雨
你穿过马路走到对面寄信
转过身看见三十年后
对着旧信痛哭流涕的人


事实是,你摔碎玉佩
或摔碎镜子,结局早已注定
那不可挽回的
在一首诗中,仍旧破碎


黄昏到来,然后是黑夜
睡得很香或者失眠
我渐渐年老,害怕你说
秋天!雪


青花瓷瓶易碎
还有骨头和清水
还有
那个女孩子的美


十一月,我们一人拿着一把刀
我用来杀人
你用来
砍瓜切菜
在街心花园相遇
我们认作知已,并互换了佩刀
我用来杀人
你用来砍瓜切菜
谁能保持一生的纯洁


阳光灿烂
我在花园喝酒
然后落泪
多少年了
我不曾落泪
仿佛我从未深情过


你故意侧身
我却是因为消瘦
秋风很快就过去了
枯草的表情只有露水能懂


我喜欢刀
你却钟情于剑
我恨谁爱谁分得清楚
你爱谁恨谁
都是伤害


刀鞘里藏旧信是我说的
旧信里藏刀却是你做的
我恨你



我年轻时喜欢抽烟
喝烈酒
现在我只喝清水
冷清,微苦
我没有太多的怨恨要向你倾诉


危险的事跟她有关
一个女人取名桃花是美丽的
但结局可能痛苦
我言语轻柔
尽量不触及你的痛处
但你的痛哭突如其来
令我不知所措


那么喝酒吧
如果每个女人都天生伤感
那么男人也是
只不过
他把伤感留到最后
包括那些酸辣的残酒


不知不觉老去
没有鲜花那么快
你笑不露齿
只是怕暴露脱落的牙齿
我从不痛哭
害怕对你说出伤心的往事


我从每片花瓣里抽出细丝
为你编织婚纱
你却从中发现了鲜血


谈论阳光至少说明你有一个好心情
但说着说着天就暗了
然后下雨
“结束我们抱着哭”
我们都有难过的往事
不幸的是
你是一个特别怀旧的人


喜欢在阳光下喝酒
醉了也能暖和些
泪水很快就干透
脸上的泪痕
你看不清楚


以前喜欢看烟火
喜欢瞬间的美
那是理想的事
现在
我希望事物存在得长久一些
不管是树上的花
墙角的青苔
还是你脸上
轻微的笑


迟早要被耗尽的
不只是青春、热爱、眼泪和精液
还有血、肉、日趋松脆的骨头
还有疲惫
对过往的事物熟视无睹


你唱歌吗?

我曾经倾诉、低语、歌唱
但现在我坐下来
既不聆听
也不说话


我的远方在你这边
你的远方却不在我这里
躲在树上吃桃子的想念着那些结不成果的
桃花
整个夜晚无比惆怅


露水是露骨的凉
但你还穿着单衣坐在窗前
很久了
我想在一首诗中改变你的坐姿是不可能的
我设法虚构
不能让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情变成婚姻
现实如此
我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说
“所有相爱者一生错过”


唯有醉酒的人获得安静的片刻
此时烂泥即是眠床
嘴角的落叶即是鲜美的花


有时夏天死掉的树会在冬天被大雪冻醒
而雪地里喝酒的人突然对整个世界充满信心
换句话说:
“从死亡开始明亮的生活!”


我不说骨头了
太硬的东西容易对喉咙和胃造成伤害
我现在喜欢说
乳房、臀、圆润的肩和腰
我喜欢抓着你的奶子睡觉
一翻身我们都睡着了
沉醉在梦乡
我们其实一点瓜葛也没有


不去厌恶某些人
转而喜欢一些人
我的快乐只是因为跟你喝了几杯酒
你醉了而我还醒着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沈乎乎 @ 2006-02-22 14:42 评论(0)


没有诗,有个人

2005-12-15 星期四(Thursday) 晴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沈乎乎 @ 2005-12-15 10:20 评论(0)


欢迎访问硬骸堂

2005-5-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点此进入硬骸堂《《《
# posted by 沈乎乎 @ 2005-05-12 13:41 评论(0)


页码:1/-14  

<< 2017 七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2007年也将偶尔写诗,主题依旧是爱与生活(2007-1-25)
·《我在爱着你》(诗五首)(2007-1-24)
·左眼明媚,左眼忧伤——沈鱼2005年诗选(2006-2-22)
·没有诗,有个人(2005-12-15)
·欢迎访问硬骸堂(2005-5-12)

·沈乎乎的密码忘记了,此博废了...(2009-3-9)

·硬骸堂

访问计数:18802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