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老鸹
2008-6-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一点小屁文章发在这里,也会有敏感字眼。真是的。不发了。让他虎头蛇尾去吧。......

山老鸹 发表于 2008-06-11 13:53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1 | 浏览:55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6-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而据说我们取得了胜利,好像等着活该活的都活了。而有人说我们没得什么胜利,余下的不过是人对人的尊重而已。听着或许更熨帖些。灾区的人很麻木,人们不满意,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是不轻巧的。尴尬,哭笑不得。生存者的庆幸自己未死......

山老鸹 发表于 2008-06-11 13:52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1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6-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一
总认为在译文中用汉语本有的成语典故及方言,不大妥帖。譬如一本书中竟用到“关公战秦琼”,在译者看来,大概以为用来表意是不错的。当然早期译文用文言,译者本有“以夏变夷”的念头,我们也不觉得怎样。当代译者似不能以此为借口。前人已讽刺过译者总将外国人姓氏迁就《百家姓》的作为,那么我们今天抛开原文的美是否被译者保留这标准,即便基于表意的目的,亦不当于译文中用汉语典故吧。读到这些译文中的成语典故时,分明可感译者脸上的自得神情,而一旦如此,译者就当得起恶俗一词了。译文终当以悠然有余裕为好——自然不是要把紧张的文章译为有余裕的,而是指译者的一番涵泳文意的功夫。轻用典故及方言,随之而来即是卖弄。而最当防范的便是国人总有的韵文化倾向。一篇译文读来铿锵有力,节奏分明,四六文一般,译文好坏自明。因此觉着当下将外国长诗译为散文体,或译文有散文化倾向,像是再好没有的事情。
二
买得一部书,我见到时,“看这设计、纸质,摸着舒服”(大意),和这样的朋友交往总是愉快的。但又发觉好像朋友不求上进的心思,我便以为好。大有害人的意思。我想还不至于这样吧。 真怕一套套大道理的人。这本《远书......

山老鸹 发表于 2008-06-11 13:51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5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6-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会多于对死者的悲伤吧。不是我们不懂,而是声音太大,热闹。感动不够。片刻的爱心、捐助都不够。或者对我们的以后作为影响会很大吧,谁知道呢。但我不再想去看我们这些远方人现场外的什么义正词严了。人们自然愿意做些微投入便“对”的没理由的事情,没人敢说个不字,绝对的排斥何来尊重。在对受灾者的同情中人们随意的辱骂,不讲理。我说不讲理很可笑,窝囊。我感到了。又讲的什么理呢?单是诧异,四川人一下子可爱了吗?怪怪的。那么河南人呢,女人呢,农民工呢,装孙子的呢。利用是小事,这里用不上利用这些话,那本是赈灾的题中应有之义。我只想人们在这种事情面前稍微冷冷心,冷心的人脸色平实些,又有什么呢。受灾者不久会感到生命重于一切的时候过去了,或者本不存在。谁来拍胸脯子允诺他们,谁来做这以后更为烦难的事情。自己的烂摊子终要自己收。人们避重就轻,那样体面些,光鲜。问问受灾者吧,我想他们的需求会让我们愤怒。我们还没到一个心心相印的时候。但肯定可以做的更好些,比如做好自己的事情(帮扶要有资格,难道不是么),凑热闹的好心冷一冷。不是凑热闹的作假,是无用。无用对人对己,不好。喧嚣,忘了我们是怎样的。比如我们不懂尊重人,乱扔什么,......

山老鸹 发表于 2008-06-11 13:49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4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6-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贾凡
阿城有一段话说,中文里的颓废,是先要有物质、文化的底子的,在这底子上沉溺,养成敏感乃至大废不起,精致到欲语无言,赏心悦目把玩终日却涕泪忽至,《红楼梦》的颓废就是由此发展起来的,最后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可见原来并非是白茫茫大地。我看到这里,忍不住要大笑:说的太通透分明了。又觉得惭愧:平日里老以为自己颓废啊颓废的,照阿城的话来说,原来充其量不过是沮丧罢了,毕竟,再怎么敏感无言涕泪沉溺,到底是没有颓废的底子的。这样就增添些许不安,明白颓废也不是人人都享受得起的,从而觉得自己无权无份无纪念。登时打催眠躺椅上坐起来,慌慌张张要跑出去的样子,终是给自己开的那扇门压扁在门后了。吃饭回来,瞧见一只小麻雀横过马路,那种悠悠闲闲,叫人又羡又怜,我绕一边走过……不忍惊了它的世界。校园一角贴有张韶涵的巨幅海报,很久了,一直在那儿,风吹日晒雨淋的。每次路过,都惯性地要抬头望上一眼。不知怎么的,说不见就不见了。
......

山老鸹 发表于 2008-06-11 13:47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6-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顾随有些文字语近佛家语录,有人说他的讲录真好,自然也因他的著作所遭的厄运。还有他的不轻易发表自己文字。四卷本全集有一卷即为叶嘉莹所作课堂笔录。我向来不喜欢节录文章,这次来选些片段,不知道自己有没做得小心。择取了豆瓣上的一则小文,已得到他的允诺,可以用这里,他说不必客气,叫大哥就可以了。我喜爱周作人,我信托着止庵。但我怀疑他们是否是可以一伙的人,我不想那样的作出独异。忍受不了的时候,我可以说,“我们是一伙的”,可真好,
我们是一伙的
马黛茶
回北京的飞机上读顾随,看他说陶渊明,然后回头看了看窗外白云,默默的流泪了。
我感他的诚恳,感他的纯净和野蛮,君子坦荡荡,感他对渊明穿越时空的心心相印。
读书读到穿过文字,和作者赤诚相见,有肝胆相照的念头,这是无与伦比的快乐,孤寂,私密,美好,似乎以前只有读薇依的时候有类似的感觉。当然,读薇依是有赞叹而有愧,又有自我清洁的愿望。读顾随则是寻找到先行者埋下的食粮,固然可口和窍要,也证实此行必不虚往。欣欣然走去罢,一句诗“到死誓相寻”,顾随说,做学问,求知的人,要有这样的心。
......

山老鸹 发表于 2008-06-11 13:47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
鲁迅
一
致李秉中
庸倩兄:
回家后看见来信。给幼渔先生的信,已经写出了,我现在也难料结果如何,但好在这并非生死问题的事,何妨随随便便,暂且听其自然。
关于我这一方面的推测,并不算对。我诚然总算帮过几回忙,但若是一个有力者,这些便都是些微的小事,或者简直不算是小事,现在之所以看去很象帮忙者,其原因即在我之无力,所以还是无效的回数多。即使有效,也算什么,都可以毫不放在心里。
我恐怕是以不好见客出名的。但也不尽然,我所怕见的是谈不来的生客,熟识的不在内,因为我可以不必装出陪客的态度。我这里的客并不多,我喜欢寂寞,又憎恶寂寞,所以有青年肯来访问我,很使我喜欢。但我说一句真话罢,这大约你未曾觉得的,就是这人如果以我为是,我便发生一种悲哀,怕他要陷入我一类的命运;倘若一见之后,觉得我非其族类,不复再来,我便知道他较我更有希望,十分放心了。
其实我何尝坦白?我已经能够细嚼黄连而不皱眉了。我很憎恶我自己,因为有若干人,或则愿我有钱,有名,有势,或则愿我陨灭,死亡,而我偏偏无钱无名无势,又不灭不亡,对于各方面,都无以......

山老鸹 发表于 2008-05-22 10:21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45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
我们都读过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自然连带看到了他的《秋》,
秋
秋天深了,神的家中鹰在集合
神的故乡鹰在言语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我们会感到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不同,说不清,但没关系。是确实是可以读的。我们不应当用渲染的语调去读这《秋》,而应当是慢慢的且有些拗口才好,“秋天深了”,我们很有趣的想到这样的“秋天到了天气凉了。树叶黄了。一片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天空那么蓝,那么高。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个一字。啊!秋天到了。”但想多了是不成的,只不过《秋》也可这样的读,秋天到了天气凉了。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恰切地低徊,很合理的流动。但读去稍稍觉着不洽心意。然而不应当说的玄乎,好像一断章就绝佳,即可化腐朽为神奇一样。有时的推敲是有些冬烘气的。只觉得前面的四行有着完好的语调,诗是具备自己的语调,我不喜欢赏析诗意,但诗是有很好的可念叨的拗口的语调。这才是可琢磨......

山老鸹 发表于 2008-05-22 10:21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3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
过分夸张了底层的正义与良善,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好的事情。只有在底层与上层的转化中,我们或者可以说底层的价值得以体现。至少当人说底层的正义值得信托时,说者的立场与角度是虚幻的。其中不乏保持底层当下境遇的暗含语义。在人的宽容中正有一种顽固自信等级分明在。而自信正是排他的。实际上只有人在往上爬时,才有正义出现。正义不在同情不在感动时出现。同样,当下应去思考淳朴与狡狯为什么同时现于底层民众。实在这即是一种公平。可作为另样思考中的正义。我们往往面对人接触到底线时的坚持而感动,这有什么好处呢?真的有普及意义么?这种坚持是值得怀疑的。这样的坚持应该被提倡?不是有很多打破了底线的事么?打破了底线完全意味着人是不会有底线的。社会的人也应考虑到这点。底线并不使人安心。不应该让人面对绝境时拾起“正义”,究竟那样的正义有些廉价。惠而不费,这是当四海承平时必然的结论。让人铭记,不会是提醒,只能让人的“正义”是向外发散的,强迫的授受关系,当人有这样资本时,才是自诩的时候。而不会有评点中的正义。
另,三代以上也是农民么,多么怯懦无力的话。三代以上也是奴才很能使人心平?难道这句话真的在将 “......

山老鸹 发表于 2008-05-22 10:20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5-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
过分夸张了底层的正义与良善,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好的事情。只有在底层与上层的转化中,我们或者可以说底层的价值得以体现。至少当人说底层的正义值得信托时,说者的立场与角度是虚幻的。其中不乏保持底层当下境遇的暗含语义。在人的宽容中正有一种顽固自信等级分明在。而自信正是排他的。实际上只有人在往上爬时,才有正义出现。正义不在同情不在感动时出现。同样,当下应去思考淳朴与狡狯为什么同时现于底层民众。实在这即是一种公平。可作为另样思考中的正义。我们往往面对人接触到底线时的坚持而感动,这有什么好处呢?真的有普及意义么?这种坚持是值得怀疑的。这样的坚持应该被提倡?不是有很多打破了底线的事么?打破了底线完全意味着人是不会有底线的。社会的人也应考虑到这点。底线并不使人安心。不应该让人面对绝境时拾起“正义”,究竟那样的正义有些廉价。惠而不费,这是当四海承平时必然的结论。让人铭记,不会是提醒,只能让人的“正义”是向外发散的,强迫的授受关系,当人有这样资本时,才是自诩的时候。而不会有评点中的正义。
另,三代以上也是农民么,多么怯懦无力的话。三代以上也是奴才很能使人心平?难道这句话真的在将 “......

山老鸹 发表于 2008-05-22 10:20 | 正常分类:未分类 | 评论: 0 | 浏览:27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3      ↑回到项部
<< 2017 十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博客信息
博主:山老鸹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8-6 ( 6 )
·2008-5 ( 8 )
·2008-3 ( 28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7360 次
今日访问:5次
日志:-39篇
评论:1 个
留言:0 个
建站时间:2008-3-15
博客成员
山老鸹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