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量  
2012-8-13 星期一(Monday)

  主要感想:
  
  在闭幕式的时候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原来我不该一直抱怨这种国际性的头等竞赛只重体育不重文艺,重力不重脑,不符合我对人类进化前途的假设。我他妈终于明白了这是个政治问题。国际关系太敏感复杂,有人骄傲小心眼,有人爱跟人死磕,还有人脾气暴躁一触即发。只有比比谁跑得快,谁跳得远这种无关痛痒的体育项目,不会遭人猜疑嫉恨。哪怕偶尔来个例外,也不外乎是诸如“东亚病夫”之类评语后给举国上下带来的体育应赛教育章程。不涉经济,不涉军事,比分高低没理由恶化任何两国的关系,原来这个才是奥林匹克精神。听说最古老的奥运会本来是设有诗歌音乐比赛等项目的,希腊神话里的奥林匹斯十二主神本是一统天下的皇族伟人,被我们当今称为“Olympia“的参赛者,自然也应该如这十二主神一样,怎么在这世上能混到最好怎么算。可现代奥林匹克只提体育,也只能提体育,唯有这样才能把几乎每一个国家不计前嫌后果的叫到一桌来,变革的这人好聪明。
  
  次要感想:
  
  可惜这国际盛事能跨过两百多个国家间的新仇老帐,却跨不过两亲兄弟的数年争执。Liam你在顶着“Beady Eye“的头衔唱"Wonderwall“的时候,不知道在想啥?
  
  次次要感想:
  
  希腊的奥林匹斯十二主神神话源于苏美的十二主神神话。苏美神话里面说这十二主神都是外星人。也就是说,人类在追求奥林匹克的时候也就是在追求外星人。不管再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人类都当不了外星人的。真的,这是个血种问题。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8-13 12:00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6712≯ || 評論 ≮0≯


2012-8-9 星期四(Thursday)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原来易经还是很有些真知灼见,不是拿来算命用的,哈哈。离开美国我等于放弃了过去六年的工作经验,如今在一个死胡同进退不能。鲜活光亮的表面下包着我一颗郁闷的心。天天想辞职,天天找不着工作。对于老想跨国折腾的人来说,当专家这条路线原来走不得。当然现在后知后觉也没有什么后悔可言,不过就是一份工作而已,事业心早早就看淡了,有收入就行。我只是觉得我太懒,以前破釜沉舟不问成败先拼一把再说的心志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歇了去。今天,在一个毫不特殊没有任何缘由的星期三早上,我决定在未来一年里面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CFA,考CA,捞他一堆证书看什么大部队能把我降级收留了去。当然电影还是要继续学的,怎么折腾怎么办。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8-09 00:24 || 類別 ≮口水連篇 ≯ || 瀏覽 ≮5840≯ || 評論 ≮2≯


2012-8-8 星期三(Wednesday)

  从欧洲回来半个多月了没上网,原因很直接,我觉得书房太热。我一天到晚想很多的事情,尤其是穿越的事情,所以对红尘俗事都没什么兴趣。一个多星期前在多伦多拉了四十多个成都人出去烧烤,我说我有孤僻症,我见不得人,你们就是不信。我要是没病我不会天天在家门口痴望北斗七星等待外星人把我抓了去。我给包子说家里一定要常备一氧化碳他就是不能理解我这句话的精髓。死亡不可怕,但死得不舒服就很可怕。北京下大雨淹死人的时候包子说要买把锤子放车上,我还是说买一氧化碳,到现在都没买着,不知道煤气能不能网购。后来就奥运会了,开幕式我还请假回来,结果家里没电视,憋得我听了一下午收音机。到晚上转播的时候终于看成了,被自夸自骂的英伦摇滚感动得涕泪涟涟。我不由一声高呼————北极猴终于剪头发了呀。国民同庆的赛事我就不多说了,一半的心思还是在发神上,间歇性会发出“帅哥”“飞机场”“他戴帽子不热么“之类博大精深的评语。作为一个励志当肥婆的反体育分子而言,我已经算很给奥运会面子了,主要是因为我爸妈在这边陪我。爸妈来访最大的不方便是燃料问题。有燃料才会有高质量的发呆,没燃料什么都写不出来。精神萧索中后来我就被老板骂了,他说我跟他说日。老板还不是人,我就不能日老板么?我日。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8-08 06:20 || 類別 ≮口水連篇 ≯ || 瀏覽 ≮5682≯ || 評論 ≮3≯


2012-6-29 星期五(Friday)

  来不及了,赶快出发去法国。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6-29 01:31 || 類別 ≮口水連篇 ≯ || 瀏覽 ≮6781≯ || 評論 ≮3≯


2012-6-22 星期五(Friday)

  星期一的时候我发现路上有坨狗屎,具体说是三坨。我当时就特别上了下心,我想晓得狗屎在街上的存活寿命到底是多长。星期二的时候苍蝇是最多的,一踩过去密密麻麻几十只苍蝇飞起来。到星期三,星期四,这坨狗屎就都已经风干了,没营养了,连苍蝇都不过问了。今天,也就是星期五,我发现这坨狗屎已经被风吹得零散了,看上去体积不足从前的一半。照这个样子下去,估计到了明后天,狗屎可能就会完全不见了。
  
  我的结论是:一坨狗屎在大街上的存活寿命大约是一个礼拜。
  
  我真是个无聊的人。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6-22 22:26 || 類別 ≮口水連篇 ≯ || 瀏覽 ≮5996≯ || 評論 ≮1≯


2012-6-21 星期四(Thursday)

  今天把最后一堂电影制作课上完了,心头有点落寞。按说这种成人课程不应该有很多小孩子参与,但班上几乎百分之八十都是想进这个学校本科学位的,才发现原来这学校的正房电影系是全国最好的,几千个人里面收一人。我觉得更加落寞,我连去跟人家争一争都没有这个福分,谁叫我没有钱,又已经有了两个学位呢。怨天尤人一下,马上又自我安慰起来。看一下走过的与没走过的路,比较一下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觉得只要这辈子活得还是有意思的就好。啊,我对自己的要求总是那么低,频繁补偿满足感。
  
  于是我回家后就想到一个问题来,这个事情是从Toto身上起的。这个问题是,如果当一个宠物,就像Toto这个样子,从来不愁穿,不愁吃,不愁没有屋檐睡觉,也从来不需上班,它到底是快乐还是不快乐的呢?人一辈子要花那么多的时间在营造舒适生活上,而它什么都有了,也一辈子不会有这方面的担忧。但是它不能在自然中探险玩耍,不能享尽天性与自由,这会不会对它来说是更重要的呢?不过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像Toto这种宠物,从生下来就没自由过,理论上来说估计脑子里根本就没想过这种事情。那我还操心什么?不过庄子说了,子非鱼,我又凭什么知道Toto不是天天在对我强颜欢笑呢?
  
  我很苦恼。我苦恼我他妈是个神经病。昨天看了Woody Allen的成名作《Annie Hall》,无疑认为是他最好的作品。里面电影没开始多久他就讲了个故事,让我大有同病相怜感。他说他小时候患抑郁症,不做作业,他妈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医生问他为什么抑郁,小屁孩抬起头来认真严肃的说:因为宇宙在扩张——宇宙扩张就意味着星球与星球间会隔得越来越远,我们这个世界有的东西就再也不会一样了,这件事情让我想起来很抑郁。他妈崩溃:宇宙扩张他妈关你屁事啊,布鲁克林又没在扩张!
  
  唉,我根本没把这段当笑话看。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6-21 10:51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5468≯ || 評論 ≮2≯


2012-6-20 星期三(Wednesday)

把我的电影课作业摆上来马克一下。作业要求是一分钟的黑白默片,讲述某人在试图完成某个目标时遇到两个以上的障碍需要解决。我想作业的主要目的是让我们试试如何把一个故事讲流畅清楚。因为只有一分钟,又只有一个星期时间准备,我编一个现实可行又简单的故事就想了两三天。在没有钱也没有场地的情况下,编一个不用道具不用花钱的故事是大关键。我觉得拍故事片非常好玩,比拍纪录片好玩。第一天开拍的时候我的所有演员都迟到两个钟头,我眼睁睁看着太阳都下山了,心头暗道一句洗白——我本来就没有灯光器材,后来光线更混乱。三分钟的片子拍了两个傍晚。我的干弟娃儿在里面演小三,他居然给我说他犹豫了很久,怕我整他安排一个丑女给他抱。有豆腐吃还不积极踊跃的去吃,我都不知道该咋个语重心长的去教育他。剪完片子后我给女猪脚发的一句留言是:你下次脱光点儿。他们拍床戏拍得特别不情愿,因为我的铺盖厚,巨热,NG又多,我一边拍一边幸灾乐祸半天。这个作业拍得相当不好,不管是摄影还是导演上面都错好多,最后那个镜头完全不能看。不过我的演员们还是很敬业的,第一次拍片子连饭都没有吃的,甚至还被我传染上感冒。下次我希望搞个彩色的试试看,还希望自己做个灯泡和杠杆出来。以前以为拍电影是文艺范,现在发觉更像是电工和木匠,昨天上课居然把初中物理温习了一遍,怪不得摄影师里面很少有女的,我又没福气光当导演。
  
PS:视频在Youtube,不翻墙就看不了。没办法,文件太大,土豆网这些我传不上去。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6-21 00:19 || 類別 ≮有聲有色 ≯ || 瀏覽 ≮5636≯ || 評論 ≮2≯


2012-6-18 星期一(Monday)

  多伦多有个很大的华人商场叫太古,我每次都不敢到那里去。我看到密密麻麻的中文招牌和正宗地摊货就感到很紧张。我不喜欢眼花缭乱的东西,选择多了让我觉得我可以一辈子的纠结下去,这是最没有效率的事。我今天下午跑哪儿转了转,头一回除珍珠奶茶外买了个东西——手机套。其实我以前本来也有动力在太古买点东西的,是很早前见过的一家high药打pao工艺用品店,两道窗帘。我后来一直想在那儿买个屯叶子的罐罐,但再也找不到这家店了,一直到今天我都还在找。
  
  人家是换手机吐个槽,我是换手机套套也来吐个槽。主要是我这个人太深情了,我跟我以前那个貌似卫生巾的手机套套有近乎五年的不解之缘。前几天,这个套套的护翼终于断了,它断了好几天,一厘一厘的裂开,我既不想去补也不想去扯,就每天摸出来观摩一下进展。今天手机店小妹帮我把新买的绿套套装起的时候,我的心情一点也不花哨。我觉得我可以把我的红套套连同断翅一起拿去行李箱里面藏起来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seonlady 寫于 2012-06-18 12:08 || 類別 ≮有聲有色 ≯ || 瀏覽 ≮5738≯ || 評論 ≮1≯


2012-6-16 星期六(Saturday)

  接连发了三四天的烧,烧退的那天我还是没上班,我把音乐打开冲到楼下,一个人对着楼梯跳舞。我的狗趴在地上仰着头,聚精会神的听音乐。我觉得太神奇了。那天我听的是博客里面Wetsuit这首歌,我现在还是在听这首歌,我已经很久没听歌了,我不知道把这首歌蹂躏完后我还能跳什么。
  
  与其说是敬业不如说是无奈,高烧里面强撑起来拍电影作业,拍电影是个体力活,拍个一分钟的作业胜我看十年的片子。我再也不会写所谓的影评了,什么都不干只知道说人家这不好那不好的心态是可耻的。不管水平如何,天赋如何,能拿起相机,拿起画笔,拿起吉他,拿起任何东西来创造一个作品的就是勇敢的人。我活到三十岁不能再算是个摇滚青年,但是我会永远欣赏朋克精神————那群不会弹吉他照样上台写歌表演的傻逼们。我想起很久以前,自己还很轻狂浮躁的时候在博客上力捧“操”这个口头禅。我说操不仅是个口头禅,它是一个人生态度。我那天突然想起这件事,依然深表赞同,而且只有更加赞同。小时候背过一句名言警句叫“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句话太长,而且没有爆发感。“操”是永垂不朽的。我很遗憾这个年代人们崇商,连艺术也变成了商,一个文艺作品能吸引那么多的鼓噪,满大街都是买椟还珠的人。相比起来,坐在写字台前解数学题的那些同样一根筋的疯子们不被干扰,不用妥协,这份孤独是幸福的。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6-16 04:32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5494≯ || 評論 ≮2≯


2012-6-3 星期日(Sunday)

  2. 神奇峡湾
    
  本来我到新西兰的一大目的就是看它的Fiordland(峡湾区)。我跟所有可怜兮兮跟风谄媚的电视观众一样,把电影里面有名的地方踩一遍,好像自己也就了不起了。不过我不是《指环王》的死忠,还是在烧燃料的时候把第一集在PPS上又看了遍。我没学到任何知识,只一厢情愿的认为我应该到Fiordland去找遗迹。
  
  幸好我到了新西兰以后就没再一厢情愿下去了。该玩就玩,该看就看,人家做过什么关我屁事啊。
  
  在网上做功课时实在是被所有游客对Fiordland的赞美之词震撼了。我在那个相当有名的Milford Sound(米佛峡湾)和相对不咋有名的Doubtful Sound(神奇峡湾)中选择了半天,排出行程是先去神奇峡湾住两天,再去米佛峡湾瞅一眼。我不知道Doubtful Sound为什么要被翻译成“神奇峡湾”。Captain Cook(库克船长)探险发现这块地方的时候,不太确定船能不能开进湾里面,所以这地方就叫做“疑惑”峡湾。库克船长是个相当神奇的人物,我记得我小时候就看他的历险故事我以为是童话书。新西兰南岛我们去过的所有风景名胜基本上都跟他有牵连,我羡慕死这个人,生在那个年代能把探险旅游当成全职事业。
  
  到达神奇峡湾还要颇经几番周折,先跨过一名叫Lake Manaopouri的湖,然后再翻山,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跋山涉水了,一点都不辛苦,还有奶茶喝。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到处都可以泡免费奶茶喝,其中最重要的成分是免费开水。我每天早上出门前接满一水壶,寒风劲峭中个把钟头就凉了,节约我三块钱的矿泉水钱。在山上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俯瞰一下神奇峡湾,除此以外回来的路上旅游公司非要把人拉去一发电站参观,我在电梯上又按照靠右让人的习惯站错了位置被人骂了一顿,我觉得我还不如留在大巴上睡觉。
  
  
  
  我们跟的旅游公司叫Fiordland Expeditions,是个夫妻运营的小生意,同船的加我俩一共有9个人。我......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6-04 02:47 || 類別 ≮游魂野鬼 ≯ || 瀏覽 ≮8254≯ || 評論 ≮2≯


頁碼:6/84  9[6][7][8][9][10]:
 

COPYRIGHT SEONLADY 2007-2008 | SOME RIGHTS RESERVED


seonlady
seonlady,
真名思阳,
混迹北美十余年。

豬圈號碼 18944287

RSS订阅 打死不視頻
White Rabbit
| 關於本人 |
| 最新評論 |
| 最新留言 |
| 最新訪客 |
| 全部日誌 |
| 友情鏈接 |
努力的連載
 
彼岸的月亮彼岸的月亮 | 半自传小说

点击阅读: (1)


上次更新日期:2012年3月24日

鼠尾草鼠尾草 | 实验文字

点击阅读


上次更新日期:2011年8月4日
 
音乐盒
 



/ 每周更新,随机播放
/ 查看音乐介绍及下载方式  
口水微博
 

 
最近看的電影
 
 
最近聼的專輯
 
 
最近讀的書
 
 
最新日志
 
 
欄目分類
 
 
本人其他链接
 
 
搜索日志
 
 
統計數據
 
訪問統計:6181927
今日訪問:9
建站日期:2005-5-28
文章总數:846
評論总數:18097
留言总數:216
 
查看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