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量  
2012-10-4 星期四(Thursday)

  周末出去的风景。The one thing that impresses me in Canada.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0-04 11:54 || 類別 ≮有聲有色 ≯ || 瀏覽 ≮7119≯ || 評論 ≮5≯


2012-10-1 星期一(Monday)

  昨天没看到梁博胜出我就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我不是愤怒这个结果,我是痛恨这些人动不动左一个摇滚右一个摇滚的往自己头上戴。你摇滚个屁!你摇滚你跑这儿流行音乐综艺节目上来搅和什么?我不只是说梁博,我还说那所有自诩摇滚被淘汰出局的谁谁谁谁谁。唱流行歌就唱流行歌,好好唱,别他妈侮辱摇滚。摇滚是种态度,不是技术不是模仿。崔建在八十年代之所以算作中国摇滚因为他敢在那个死板压抑的年代大反正道大无畏。这根本不是他唱得好,也不是他歌好,是他敢。试问这些上好呻吟屈膝颜卑一心一意拉票的“摇滚青年”们谁有这个胆子?说实话你越被主流肯定你就越失败,你甭说什么摇滚可以不是愤怒也可以表达爱。迪伦操起当时为世人不容的噪音武器电吉他,甘愿把成千上万辛苦培养的乡村乐迷们都吓跑,他并不愤怒,他依然是个诗人。六十年代反战Woodstock音乐节人们在草地上群交要做爱不作战这是和平这是爱,但他们反政府。哪怕当今世局没有这种机遇了,至少你的表演得准备着被嘘被扔鸡蛋被当局禁被制作商喝令下台。大野洋子曾说不被人讨厌的艺术不是好艺术,因为它不能唤人重新思考。而你们这些谁谁谁,有什么突破,有什么无畏?一点新意都没有,还连个敏感字符都嚷不出来。光嚎叫两声就叫摇滚?那我家养的那只狗都比你厉害。
  
  刚巧在微博上看人转发了Green Day昨天在演唱会上一通吐嘈,这个早已不再摇滚的商业乐团至少还敢把主办方操一通后再下台。有朋友正好拿来跟好呻吟一比,我的无名之火更是蹭蹭冒上来,不骂那些伪摇滚们一顿简直不解气。要是有谁没看懂以为我这篇是捧谁不捧谁的粉丝大战之类的就快快先滚吧,就这样。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0-02 01:02 || 類別 ≮有聲有色 ≯ || 瀏覽 ≮6217≯ || 評論 ≮2≯


2012-9-30 星期日(Sunday)

  在加拿大这边听得最多的消闲地盘是去什么什么cottage,也就是美国有钱人在山上水边另置的小木屋。我老板甚至是先在乡下买了个cottage然后在多伦多城里到处蹭地方住。他说他的cottage里面是有鬼的,经常在周遭无人的情况下听到门口传来脚步敲门声。恐怖片里面小木屋的主题实在是太多了,弄得我有点嫉妒。这个周末终于带上我妈和一条狗到北边某cottage去享受了一下有钱人的生活。不可否认的是这项活动太适合宅女了,我可以一整天的躺在沙发上,盖上毛毯翘起腿,眼光平视窗外的湖光斑斓和五彩秋色,边听古典音乐边打字。窗外无边落叶萧萧下,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是我怎么能够听一整天的古典音乐。
  
  老了啊。
  
  在我动身出发的头一天晚上,我参与的是非常不宅女的集体活动:听讲座。包子他们这些金融行业的“精英”时不时就要组织个怎样赚钱的讲座。我不是精英,于是我去混迹一堆拿政府失业救济的人才里面,听他们讲电影剪辑,听他们讲干四个月的活接下八个月找不到工作。我没见过世面,所以相当激动。我在酒吧里跟艾美奖的得主聊了一会儿,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我不由想起那个每人都能通过四五个联系而间接认识总统之类的老话,我认识了个帅哥,他是柯南伯格他儿的朋友,欣喜发现这两人可以算是我校友,虽然人家比我小很多就可以上戛纳。我最高兴的不是这些三姑六婆的关系,而是终于有机会扎在电影行业的人堆里面被人鄙视一番。被人鄙视总好过看不见摸不着,脸皮厚是正道。其实我本来最感触的是那个艾美奖得主在谈及他跟凯文科斯特纳的合作时,说科斯特纳非但不在意剪辑师在片里对他的宣传包装,反而还常常留言说某某有他的镜头是可以去掉的,一切以最佳化的展现故事为主。这再度坚定了我对好莱坞明星的敬仰之情,镁光灯背后的认真执着是最动人的。也就是说,哪怕没有一星点儿的镁光灯,只要认真执着就足够。加油这种肉麻的口号我已经说不出口了,三十岁的人,不要脸去努力的话只有记在心头。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9-30 05:24 || 類別 ≮口水連篇 ≯ || 瀏覽 ≮6093≯ || 評論 ≮0≯


2012-9-23 星期日(Sunday)

  因为包子要看好声音,所以我也跟着看,然后每一集都边看边吐槽,发表一些几分钟后总会被那些评委复述的评论。到现在包子回国了,没人听我吐槽,所以只有跑到这个网上来吼一声:我太太太喜欢吴莫愁啦!我第一次看她表演就断然说她有巨星潜力。中国人唱歌天生比不上黑人白人,这是个生理问题。她的怪异妖娆让我看到中国歌手在国际立足的新希望。昨天唱的那个《痒》,看得我嘴巴都张大了。这种突破这种勇气这种诠释能力超越了我知道的所有中国流行歌星(备注:我不听流行歌,我知道的歌星很有限)。其实放在哪怕半年前我恐怕都不会吐这种槽的,因为我自诩清高,装逼文艺,我会觉得唱歌的人远比不上写歌的人。大部分明星都只是模特,跟“艺术”半点不沾边。开始尝试导演后才深度认识到表现型和创作型的人才同样值得赞叹。因此我不喜好莱坞,但我敬佩好莱坞的许多戏骨们,这些“国际巨星”当之无愧可称为艺术家。这一点,在中国娱乐圈里实在太难太难。政策在此,规则在此,一整个社会培养的都是功利心,大众文化素质又上不去。所以现在中国能做得最好的只有技术活,要多炫有多炫,就像满地开花的微电影,说穿了只是摄影师与剪辑师的活。好的导演,没有;好的编剧,没有。不是中国没人才,中国人才满地抓,只是第一过不了商关,第二过不了官关。其实在看奥运的时候我心里就想,什么时候中国像培养奥运之星那样重视发展艺术了,中国的艺术家与作品绝对可以世界第一。可惜可惜,我这个旁观者只有时时扼腕长叹。这篇表扬吴莫愁的帖子怎么突然跑题那么远?就此打住,去洗澡。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9-23 08:45 || 類別 ≮口水連篇 ≯ || 瀏覽 ≮6380≯ || 評論 ≮1≯


2012-9-21 星期五(Friday)

  应群众要求上图。突然发现好久没上过自己的照片了,人长丑了就是没办法,照相都只能照侧面。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9-21 10:34 || 類別 ≮有聲有色 ≯ || 瀏覽 ≮6282≯ || 評論 ≮4≯


2012-9-16 星期日(Sunday)

  今天我去剪了个短发,然后我就眩晕了。我不明白我咋五年多一来就一直留长发呢?还是今天直到躺在洗头妹怀里的时候突发奇想的设想老子干脆剪短发。我发觉,我好像终于慢慢在找到我自己的风格了。这句话说出来我自己都鸡皮疙瘩掉一地。但是我喜欢波西米亚风,喜欢复古,喜欢冷艳狂野胜于清纯贤淑。我很得意的发觉,我居然还是有一点女人的嘛!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9-16 15:38 || 類別 ≮口水連篇 ≯ || 瀏覽 ≮6199≯ || 評論 ≮1≯


2012-9-9 星期日(Sunday)

  今天我感觉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就是居然站在了建材商店里卖水管零件的那块地盘。我用一根棍和这么几个零件,就可以向鲁班同志学习,把一个拍电影的录音举杆做出来。活生生节约几百块钱啊!咱们工人有力量。
  
  这几天太忙了,天天上班到十一点。其实加班到十一点在以前都是不值一提的事情,我印象深刻的是无数个日夜我们在凌晨十二点车库关门前出来把车子挪走然后又继续回去上班。但是我现在真是老了,我一累我就觉得我需要深刻慰藉。本来想去吃吃那个满记甜品,结果没吃到,我直到现在都觉得很难过。
  
  今天看完片子后突然发现我弟是个帅哥,就这么上来到处感叹一下。我居然能这样欣赏刚刚成年的小男人了,也就是说我已经在完全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看待青春与它的张扬酸涩了。老牛闻嫩草,我离老巫婆的日子不远了。我一万年不登陆QQ今天上去把我自己吓一跳。那一年与现在的我完全是两回事。怎么曾经那么喜欢哗众取宠呢?我觉得我脸皮厚得还是有点可以。我现在,尤其是最近,我唯一做出的贡献就是天天认真写几句短影评了,不过都没人看,我连想在淘宝上找人给我数码放大制作个Jackson Pollock的画都找不到。长路漫漫得很哪,睡觉去。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9-09 12:18 || 類別 ≮口水連篇 ≯ || 瀏覽 ≮6092≯ || 評論 ≮6≯


2012-8-30 星期四(Thursday)

  我在阳台发愣时,包子开门走出来抽烟。我跟他说,刚刚我正在想一个问题:那些吸|毒忘掉了小孩宠物的人们,因为他们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在那个世界里他们有更强烈饱满的情绪感受,有更活感的人生。这,你能不能理解?包子居然点点头。我大喜,接着说,但他们的感觉都是不真实的,因为那是药物下去的幻觉。越有强烈感觉的地方,生命居然越不真实,这是不是说,在我们清醒活着的世界里,同样在越有感觉的地方,离生命的真意越远呢?倘若最踏实生活的方式是不被情感欲念所迷糊,换句说法就像是佛家里的空,你能听懂我的意思么?包子这次没搞怪,抽了一口烟,认真严肃的跟我说他觉得我有道理。我反而不知道怎么应对了,于是接着慢慢说,佛家的无嗔无欲,无喜无悲,无非就是像我们警戒人们不要掉进毒|品制造的幻觉那样,试图让我们同样不掉进现实世界这个幻境里。如何才能醒过来?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佛门使用的那些不能吃荤,不能打pao这些条条款款。如果”空“是逃离现实这个”浊“的唯一门路,任何一种有形体表象的存在都不会是开启它的钥匙。戒本身就是种欲望。
  
  我刚刚说完包子就走了,因为他的烟抽完了。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病,他说我有病得厉害。
  
  我还可以一瞬间变成一只小兔子,立身翘起毛茸茸的两支爪子,屁股上像松鼠般长一条火红蓬松的狐狸尾巴,甩到自己胸前被两支爪子紧紧抱住。我就是这么一只小动物,朝你呲牙咧嘴的发威。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8-30 11:49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5912≯ || 評論 ≮3≯


2012-8-29 星期三(Wednesday)

  你们都不知道我其实还真又有一个私人博客的,这回真的是当日记写,一个都不让看。刚刚在警察局门口跟dealer完成了交易,回来好久未见的弟娃儿给我打电话,他问我最近有什么想法。我一边飞一边说我没什么想法。其实那瞬间我想法很多的,只是挨个思量一遍,没一个是能让人感兴趣的。回房睡觉前又非觉得心里空捞捞的,转身随手敲了篇日记,完了突然又想转到这里来。我没什么,我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我在那边写日记喜欢用蹩脚的英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每次写日记都像一电影主角在旁白她经历的故事,而我的中文电影看得太少。有审批不分级的这种制度,中国的好电影发展起来太难。扯到国事又远了,我早不是热血青年。还是安安转我的日记。
  
  August 28, 2012
  
  Peter asked me what I’ve thought about lately. He needs an information refill. I didn’t know what to say. I have thoughts almost everyday. Thoughts with vivid imaginary feelings, with fear, bewilderment, hope, and the possible extreme sadness of losing ones I really love. Thoughts about history and future, life and mankind. Thoughts about uncertainty and fate. Thoughts about truth and pain. But I can’t tell anything. Nobody in the world would like to listen. I need to hide inside this ordinary human being to get by. I’m too fucking lazy.
  
  Then I thought about my parents, all those fights and distance were just a matter of my impatience. I can’t help it, I’m selfishly realistic. Impatience is part of my character, and it’s part of my inherited DNA. I wonder what DNA really is. How could some enzymes, or other physical matter, creates something so intangible? Where does emotion come from? We can use the most sophisticated technology to make a robot, we can even program its pattern of behaviors, but we can never make it feel. Life is amazing.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8-29 22:50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14593≯ || 評論 ≮0≯


2012-8-13 星期一(Monday)

  主要感想:
  
  在闭幕式的时候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原来我不该一直抱怨这种国际性的头等竞赛只重体育不重文艺,重力不重脑,不符合我对人类进化前途的假设。我他妈终于明白了这是个政治问题。国际关系太敏感复杂,有人骄傲小心眼,有人爱跟人死磕,还有人脾气暴躁一触即发。只有比比谁跑得快,谁跳得远这种无关痛痒的体育项目,不会遭人猜疑嫉恨。哪怕偶尔来个例外,也不外乎是诸如“东亚病夫”之类评语后给举国上下带来的体育应赛教育章程。不涉经济,不涉军事,比分高低没理由恶化任何两国的关系,原来这个才是奥林匹克精神。听说最古老的奥运会本来是设有诗歌音乐比赛等项目的,希腊神话里的奥林匹斯十二主神本是一统天下的皇族伟人,被我们当今称为“Olympia“的参赛者,自然也应该如这十二主神一样,怎么在这世上能混到最好怎么算。可现代奥林匹克只提体育,也只能提体育,唯有这样才能把几乎每一个国家不计前嫌后果的叫到一桌来,变革的这人好聪明。
  
  次要感想:
  
  可惜这国际盛事能跨过两百多个国家间的新仇老帐,却跨不过两亲兄弟的数年争执。Liam你在顶着“Beady Eye“的头衔唱"Wonderwall“的时候,不知道在想啥?
  
  次次要感想:
  
  希腊的奥林匹斯十二主神神话源于苏美的十二主神神话。苏美神话里面说这十二主神都是外星人。也就是说,人类在追求奥林匹克的时候也就是在追求外星人。不管再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人类都当不了外星人的。真的,这是个血种问题。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8-13 12:00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6834≯ || 評論 ≮0≯


頁碼:5/83  [1][2][3][4][5]:
 

COPYRIGHT SEONLADY 2007-2008 | SOME RIGHTS RESERVED


seonlady
seonlady,
真名思阳,
混迹北美十余年。

豬圈號碼 18944287

RSS订阅 打死不視頻
White Rabbit
| 關於本人 |
| 最新評論 |
| 最新留言 |
| 最新訪客 |
| 全部日誌 |
| 友情鏈接 |
努力的連載
 
彼岸的月亮彼岸的月亮 | 半自传小说

点击阅读: (1)


上次更新日期:2012年3月24日

鼠尾草鼠尾草 | 实验文字

点击阅读


上次更新日期:2011年8月4日
 
音乐盒
 



/ 每周更新,随机播放
/ 查看音乐介绍及下载方式  
口水微博
 

 
最近看的電影
 
 
最近聼的專輯
 
 
最近讀的書
 
 
最新日志
 
 
欄目分類
 
 
本人其他链接
 
 
搜索日志
 
 
統計數據
 
訪問統計:6252959
今日訪問:102
建站日期:2005-5-28
文章总數:838
評論总數:18085
留言总數:216
 
查看文章列表